【老婆的耻奸地狱】(番外二)2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老婆的耻奸地狱】(番外二)2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我爱性中性
2021/5/29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6016

  2、

  「喂~高总,您好高总」

  「喂!哪位?」

  「高总,我,新街口支行张明远」

  「张科啊,在开车,什么事?」

  「哎呀,还是上次跟您说开户的事,您看?」

  「好说,好说,财务总监那我已经通过气了,基本户就开在你们行。」

  「谢谢,谢谢啦!那先不说了,下午您方便吗?」

  「下午还有个会」

  「我让同事过去取一下资料」

  「哦,叫小韩来拿,我方便」

  「嘿嘿,那回儿见,您内」

  「回儿见,爷么」

  新街口支行整洁的大厅内,广播播报着

  「请,A1304号客户,到3号柜台办理业务,请A1304号客户到3
号柜台办理业务」。客户等待区坐满了客户。

  「先生您好,请问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韩玲端坐在柜台前微笑着说道

  二楼走廊第一间,金融市场部办公室内,张科长笑嘻嘻的挂上电话,吸了一
口刚刚点燃的九五至尊,把油光发亮的背头,靠向老板椅的真皮靠背上,摇晃着
吐出一口烟。掏出西服口袋里的遥控器,打到OFF档,继续摇晃着。

  「咚咚咚」敲门声

  「进来」

  韩玲进来是一身深蓝色职业套装,胸口别着名牌,脖颈系着蓝白相间的领巾
,关上门,含着螓首怯生生,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

  「主人……」

  「下午三点,跟我去一趟四方集团」

  「好~好的,知道了~」韩玲点了点头。

  平时光着身子看多了,一袭职业装的韩玲,略显知性,亭亭玉立美貌动人,
俊俏的小脸上一对酒窝更是镶嵌的恰到好处。

  张科长从老板椅上站了起来,扶了一下金丝眼镜,走到韩玲面前,抬起韩玲
的下巴,对着韩玲柔软的小嘴深深吻了一口,又把嘴巴贴近韩玲的耳垂边小声说
:「高总看来挺喜欢你的,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

  韩玲只是低着头,脸上微微泛起一丝红晕

  职业套裙的群摆被向上拉起一截,张科长手掌伸进腿间又说

  「吐出来,检查检查」

  早上上班前,既然黄毛撒尿这么讲究,张科长也立了一条新规矩,在单位,
韩玲的尿道和膀胱就是用来盛自己的尿,还用去啥洗手间,连胶皮空气球都下岗
了,有了接尿控制程序可真是方便多了啊。

  至于,韩玲什么时候该去敲张科长房门,阴道里的遥控跳弹就是命令,停止
震动,就要尽快办结业务,在同事怀疑的目光中去往二楼。

  就像母鸡生蛋一样,闭合着紧窄的阴道口,缓慢张开,露出一个白白的东西
,缓缓下坠,顶开夹合的大阴唇。

  「啵」

  一颗草鸡蛋大小的白色跳弹落入张科长手掌里

  张科长把跳弹捏在鼻子上闻了闻

  「还是有淫液的味道」

  「…呜…玲奴已经很努力了~可能是~跳弹塞入的时间~太长~」

  「还狡辩,八成是下午要见高总,让你淌骚水了吧?哈哈」张科长轻蔑道

  「没有~」韩玲低着头,脸蛋越来越红,一对葱指反复扯着衣角。

  「要当一名,合格员工,办着业务,下面犯骚,不像话!回家随你怎么浪,
在行里,骚逼必须干干的,给我舔」

  原来张科长有舔屄的嗜好,特别是美屄,每次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她爱
人拉上楼舔屄,哪怕家里有客人,他也是直接拉起就走,这个爱好从结婚到现在
已经坚持二十多年了,现在被舔的任务已经从他爱人转移到韩玲身上,而且从每
日两舔变成现在每日四舔。

  张科长停顿了一下,又说

  「待会好好去把味,冲洗一下,下午犒劳犒劳高总,中午别喝水」

  「是~主人」,随着抚摸韩玲秀发的手,掠过耳垂,轻轻捏了一下耳钉,韩
玲默默转过身,背对着张科长,俯下上身,撅起屁股,把裙摆捋到腰上,露出光
洁无暇的阴门,白嫩的阴阜像桃子一样可爱,一条细缝从粉色的菊门向下裂开,
细缝中吐露出一个开着口的喇叭花。

  「尿一泡,玲奴,这是第几泡了?」

  「呜~呜~呜~嗯哼~~呜~」

  「哭哭哭,就知道哭,让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你了一样!」

  说话间,张科长拉开裤门拉链,掏出15cm软鸡巴,在冠状沟套弄两下,
随即把龟头怼上喇叭花,片刻,女奴后背稍稍弓了一下。

  「尿一泡哭一泡,尿一泡哭一泡,四泡尿下肚,小肚肚都鼓起来了还哭,再
哭,再哭让你唱着征服陪我尿!」张科长厉声道。

  用尿道装满整整一泡尿,主人们立的规矩是,前,尿道口不可漏一滴,后,
膀胱颈不可倒灌一滴,整段尿道用来装一泡男人的尿液,平常女人想都不敢想,
得益于前些日子张科长用胶皮空气球一杯一杯注射进女奴的尿道,尿道管已经锻
炼的相当有弹性,只是勉强装满一泡尿后,整个尿道管会涨得像个球,紧紧压迫
前庭、阴道,连肛门都被撑得有些凸起,要命的是男人激射的尿液快速冲开紧窄
的尿道口,女奴总会忍不住「嗯哼」一声,同理,整泡尿倒灌回膀胱,松开膀胱
颈使尿液通过时,也会受不住「嗯~哼」一声,只是这一声听起来长一些。这些
都不是最主要的,杀人不过头点地,尿液浇身、喝尿这种仁慈的事,很少发生在
韩玲身上,用自己娇嫩的身体接纳男人的秽物,她感到极度的屈辱,总是忍不住
流着泪哭出声,只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半夜拖着疲惫的身体,顶着强烈的困
意,在主人呼叫自己,跨上主人腿间,在主人开始排泄的时候,太累,实在哭不
出来。

  韩玲哭声渐渐停止,张科长已经拉上了裤门拉链,伸手在韩玲另一侧耳垂上
捏了一下,好像便后冲厕一样,「嗯~嗯哼哼」,这次哼的时间有点长,韩玲喉
咙发干,而且抖动。

  「不好意思啊,茶喝的有点多,从王行长那顺来的普洱确实不错,人家高总
给这么大一个面子,能不叫他尝尝嘛」张科长边说边打开老板桌下面的抽屉。

  「四方~四方的户,从中行~移到我们这~了?」

  韩玲一手托着明显胀大一圈的小腹,一手整理着衣裙,看着张科长问道。

  「对,十几个亿的存款,这月奖金能拿不少,不过,这~可都是你的功劳」

  「高总~人~挺好的」

  韩玲整理完衣裙,仍折弄着衣角,害羞的说。

  「你们俩,肯定有一腿」

  「不是您想的那样~」

  「先不管那些狗屁吊灶,把这个拿上,下午我先去他们财务,你直接去高总
办公室」

  张科长说着,递给韩玲一个包装精美的茶叶礼盒。

  韩玲一手提着礼盒,一手撑着后腰,俨然一副妙龄孕妇的背影消失在门口。

  坐落在城西一栋最高的玻璃建筑,位于68层的董事长办公室,一位身穿一
身白色运动服,手握高尔夫球杆的男子在做着挥球动作,偌大的办工桌上,四部
电话的其中一只响起铃声,男子快步走上前去按下免提。

  「董事长,有位新街口支行的业务员要见…」

  「请她进来」没等电话里说完

  高总平复着内心的激动,倚在办公桌上,不知该左手插兜右手搭桌,还是右
手插兜左手搭桌,正犹豫时,门外传来啼嗒啼嗒高跟鞋的脚步声,高总赶紧来到
双扇红木大门前。

  「噔噔噔」

  高总在敲门声响起的同时,拉来大门,四目相对,韩玲水汪汪的大眼睛抬头
看着自己,高总双手捧住韩玲略施淡妆的俏脸,深情的吻上红唇。

  「玲玲,我想你」

  高总一边在韩玲柔软的双唇上热情的交合着一边情声说道。

  「唔~嗯~唔~唔,高总~嗯唔~您别这样」

  韩玲推着高总的胸膛,一边抿主嘴抵抗高总舌头的进入,一边挣扎着。

  「我想你,玲玲,我想你想得,发疯」

  高总爽完嘴上的,又把脸贴在韩玲嫩白如脂的光滑皮肤上,轻轻摩擦。

  「高总,我,我是来办公事的」

  高总按耐快要跳出心脏的心情,感觉有些失态,赶紧把韩玲让进来,请她到
沙发上就坐。

  韩玲穿着一身碎花连衣裙,脚上蹬着水钻高跟凉鞋,梳着马尾辫,要说这姑
娘只有16都有人信。

  待高总在身边就坐定后,韩玲把茶叶礼盒放在茶几上,扶了一下腰,坐在沙
发边沿。

  高总觉得韩玲今天走路和坐的姿势不对,可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只好转移话
题问

  「张科带给我的?」高总对礼盒指了一下。

  「对,我们领导说谢谢您,谢谢您信任我们行」韩玲说着双手端起礼盒放在
高总面前。

  「嗯~好茶,好茶,张科破费了」高总说着从包装手提袋中抽出礼盒,却发
现礼盒的封签是打开过的,没在乎这些,把茶叶盒放在了差几一边,转向韩玲,
清了清嗓子,慢声问道

  「最近过的怎么样?」

  韩玲略微低着头,腰杆挺直,半个屁股坐在沙发边缘。

  「……」

  「工作上有困难?」

  「……」

  「谁欺负你了?你说,我找他去!」高总睁大眼睛,明显声音提高了一个声
调。

  「没有~家里的事情~」韩玲坐姿显得不舒服,扶着腰向后挪了一点。

  「是不是?」

  「……」

  「离婚了」韩玲抹了一下眼角滴出的眼泪。

  高总收回欠过去的身子,四指交叉,拇指互相打着转,安静了半晌。

  「嫁给我,我离婚要你嫁给我」

  高总下了很大决心,把韩玲揽入怀中,头靠在一起,继续说

  「你愿意吗?」

  「高总~对不….」

  还没等韩玲把起字说完,高总又把韩玲一双红唇吸在口中,用舌头大肆舔弄
,咂咂直响。

  亲吻间

  「玲玲,我爱你,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深深的爱上你了,做梦都是你,我要
用一生去保护你,爱你,和我在一起吧,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韩玲昂着脸,任由双唇在对方的唇齿间来回翻滚,微微张开的齿缝,伸出的
丁香小舌被互相缠绕吸吮,微闭的眼角流下滚烫的泪水,顺着面颊,流淌在脖梗
间。

  「我也~爱你」

  韩玲在对方亲吻的力道松动一点的时候答到。

  高总像得到鼓励一样,更加用情的湿吻韩玲,两条舌头火热的交缠在一起,
两个人的口水溢出韩玲嘴角,一双大手攀上韩玲的胸脯。

  隔着连衣裙的布料,翘挺的美乳相当柔软,在高总手中变幻着各种形状,随
着揉攥捏搓,慢慢的从V领出挤出半个乳房,半勃起的乳蒂微微呈现出小龟头的
形状,跳出领口。

  厚重的红木大门闪出一条缝隙,闪光灯一闪,半扇门被推开。

  「高总好兴致啊~」

  张科长拿着手机对高总摇晃了一下,打着招呼,踱步走向二人。

  「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高总脸涨的通红,虽快速收回了摸乳的手,但仍有一条胳膊搭在韩玲肩上,
嘴唇外沾有大量的口水,磕巴的说道。

  「就刚刚,嗨~您继续」

  张科长摆着无所谓,一副看戏的样子,把手机往旁边单人沙发上一扔,一屁
股坐了上去。

  「我,你,我」

  高总你我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小韩说她刚离婚,我也打算跟我家那黄脸婆摊牌,既然小韩愿意嫁给我,
张科长何不顺水推舟,作个媒人?」

  高总抽回搭在韩玲肩上的手,放在膝间,端坐在张科长面前,有板有眼的说
道,毕竟身居高位,还是有些定力。

  「呵呵呵,高总不要拿我们两口子开玩笑了,亲亲摸摸也就算了,今天我就
当作没看见,咱们生意归生意,你我兄弟,女人如衣服」

  高总瞪大眼睛,难以理解眼前的张科长表现出来的定力,更是惊愕怎么会说
出这样的话,不可相信的是,他们竟是两口子。

  「韩,韩玲说她离婚了,又,又和你,结合了?」

  「对头,不瞒您说,昨天领的证,酒席还没办」

  「是不,老婆?」张科长说完,对视韩玲,挑了一下下巴。

  韩玲屁股几乎都快挂不住沙发边缘了,委屈的看着高总一副不敢相信的眼睛
,随后,用力点了两下头。

  「吁~」

  高总长出了一口气

  「那既然这样,韩玲,我恭喜你,婚礼什么时候办,我一定去」

  高总越说越没有底气,只能接受现实。

  韩玲不知如何回答,躲开目光,看向油光锃亮的张科长。

  「哈哈哈哈,还没定,还没定具体日子,哈哈哈,高总肯赏光,那,我们这
婚礼最重要的嘉宾席可就非您莫属了,呵呵呵」

  「一定去…一定去…」

  高总虽然点着头,可越说越把身子卷缩在一起。

  张科长见状,打开茶叶盒,从只剩一半的8小瓶玻璃瓶中拿了一瓶,对高总

  「高兄爱喝茶不?」

  「还可以」

  高总抬起头,振作一下精神。

  张科长把手里的小瓶又塞回茶叶盒原来镶嵌的位置

  「来的前面就泡好了,呵呵呵,媳妇,过来,倒茶」

  张科长从茶几下端出茶盘,里面四只功夫茶盅,一把茶壶,拿出其中一盅,
捏在手里。

  韩玲低着头坐在那里没有动

  「韩~玲!」

  张科长命令似的叫着韩玲的名字

  瘦弱的身子明显惊了一下,抬头弱弱的对张科长说道。

  「主…老公~老~公~」

  话语间有些乞求的味道

  「请你高哥喝茶啊,愣着干什么,是不是,皮又痒痒了?!!!」

  张科长咬着牙,有些发狠

  韩玲赶快站起身,挪着内八字步,转过茶几角,稍微叉开双腿站在捏着茶盅
的手跟前。

  碎花连衣裙稍有宽松,下摆也很长,张科长撩起长裙一角,把手伸到韩玲双
腿间,大腿立刻分开,光洁白嫩的大阴唇夹成一条细缝。

  「开」

  张科长话音传出,只见唇缝顶端哆嗦着渗出几滴液体,滴在张科长捏着杯子
的手腕上,张科长甩了甩手,肉眼可见,大阴唇缓缓张开,露出前端晶莹剔透的
阴蒂,鲜粉小巧的尿道口,然后是张开有一元硬币大小的阴道口,在阴道口干涩
的粘膜与肉芽中,一个中间带孔的半圆肉团慢慢探出头,停留外阴道口内,凸出
一丁点儿。

  张科长赶紧把茶盅接在半圆小孔下,扭头对高总说

  「本来是在阴道里也泡了一壶的,来的路上,摸着屄,没忍住,操了一把,
全撒了,现在就剩子宫里这壶了」

  子宫颈张开小孔,一股红色茶水注入茶盅,又一只茶盅接了上去。

  张科长把两杯茶盅搁在茶几上,一杯放在自己面前,一杯推到高总面前。

  高总也不知是看傻了,还是被张科长的话雷傻了,张着嘴,看看茶几上盛满
茶水的茶盅,又看看他们俩,心一横,拿起茶盅,往嘴里一倒。

  「好喝吧?普洱茶,茉莉味」

  高总把水含在嘴里,对张科长频频点着头。

  张科长拿起面前的杯子,一饮而尽,随即把空杯交到韩玲手中。

  韩玲正欲撩起裙摆

  「先给高总,倒」

  张科长捏过高总的茶盅又递到韩玲手里。

  嗤嗤嗤

  茶水撒了一手,韩玲含着腰,从裙摆下收回的手中,茶盅里并没有茶水。

  「地主家也不能这么浪费,坐上去,我们自己来」

  张科长接过茶盅,指着茶几喝声道。

  「脱光,掰开」

  韩玲屁股还没坐上茶几,张科长又命令到。

  「高总,对不起~呜呜呜~」

  韩玲把连衣裙一点一点向上提,哭着对高总说。

  张科长看看一直盯着韩玲身体的高总,此时高总的目光中,有一丝温润闪过
,但更多的是欲火,喉头吞咽着口水。

  一件碎花连衣裙落到地上,光洁如玉的女体呈现在二人面前,张科长早已司
空见惯,可高总鼻血都出来了,这哪是女人的裸体,简直是仙女下凡,家里那个
黄脸婆除了一身赘肉,给这位嫦娥姐姐提鞋都不配。

  韩玲坐在茶几角上,双腿叉开,一双玉手按在大阴唇上,向两边最大限度掰
开,柳叶缝,鲜嫩的粘膜泛着白光,鲜红的尿道口突出一圈豆蕾,甜甜圈一样镶
嵌在阴蒂下边,张开的梨花瓣阴道口足有茶盅杯口大小,里面层层叠叠的皱褶异
常鲜嫩,一颗半圆形肉球缓缓吐出,带出一圈圈满是凸起的阴道内壁,停留在阴
户外一寸有余。

  「高总,请」

  高总不顾鼻子滴着鼻血,哆哆嗦嗦拿起一个空杯,伸到子宫口下方

  嗤嗤嗤

  又一杯,茶水红得像鼻血一般

  张科长一杯接完,茶盅在茶几上还没放稳

  「噗通」跪在地上,恶心的大嘴罩上脱垂的子宫,又裹又咬,舌尖在带着口
水打着转往宫颈里顶,宛如高总与韩玲深情缠绵的情景再现。

  「咕叽~咕叽」

  张科长喉结动了几下,剩余的茶水,经过口腔,流入胃中。可怜女奴的整个
阴道内壁、子宫表面被吸得通红,泛白的宫颈口张开两指宽一个洞,隐约可以见
到洞中内壁一圈接着一圈的浮点凸起,滴滴答答全是口水,张科长捧着从裤门里
钻出来的20cm巨物,捏住子宫壁,对准宫颈,一插到底,女性的阴阜上顶出
一个小鼓包,吞在阴茎根部的宫颈口,胀大三圈,三道裂痕冒着鲜血。

  再看看歪倒在沙发里的高总,两道鼻血加上仍睁着的眼角,流出的两道,一
共四道,比韩玲还多了一道。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