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劫】(8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红尘劫】(81)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xingxing209
2021/2/14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6506

                八十一

  「老公,是你吗?」在回去的路上,她小心翼翼的问我。

  「废话咯。除了我还能有谁知道咱俩的小秘密。」

  「呜呜……呜呜……」她闻言后哭了起来。

  「别哭了,乖,先和我说说,这是咋回事。你俩不是去拍写真了嘛,咋就成
现在这样了?」我紧紧搂住她,安慰道。

  「老公,事情是这样的。」她开始了慢慢的叙述。

  因为之前我对她俩说过她们穿得太清凉了,容易勾引色狼,于是她们就想只
拍这最后一次,以后不拍了。

  而就在这一次拍摄中,她们出了事。

  她俩那天,被带到一栋大楼内,随即两人就被分开了。

  她俩被带到同一个楼道的左右两侧各一个大房间内,据说,这是拍人体艺术
写真的专业摄影棚。

  房间里出了摄影机等摄影用的器械之外,还摆放着许多家具,比如居然摆放
着一张大型圆形水床。

  「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怎么会有床呢?所以,我就想着早点拍完好早点
离开这是非之地。」

  「接着,他递给我一个袋子,里面放了要换上的服装。我接过袋子就去卫生
间稍微冲洗了下身子,然后换上了服装,」说着,她脸上不由得出现了一抹红晕。

  「怎么啦?」我问道。

  「没啥,那衣服太性感了,太暴露了。」她说道。

  「喔,我见过视频里的这衣服,我也是看到视频才知道你们出事了。没事了,
一切有我。」我安慰道。

  「嗯,接下去,我换号衣服就走了出去,来到了他面前,他盯着我,看得都
有点发呆了,我喊了好几下,才反应过来。」

  「然后,让我摆出各种姿势,拍了许多照片。」她继续叙述着,从她的话中,
我可以看出,她其实心里有点讨厌他,但碍于是公司派来给她们拍摄的,为了完
成公司交与她俩的任务,她不得已而为之,不然,让她穿着这么清凉性感的服装
摆出各种诱惑男人的姿势被拍摄,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且她还告诉我好几次差点
走光露点了,让我不禁想起之前视频里看到的情况,虽然她俩姐妹各处一个房间,
但经历的过程应该是类似的。

  大约过了半小时左右吧,在原定的拍摄计划差不多完成时,她突然感到心中
一阵燥热,脸上浮现一抹抹红晕,身体内突然窜出一团团欲火,大脑也逐渐开始
恍惚起来。

  「我当时就知道事情不对劲了,但我又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连一口水都没喝,
就是怕遇到色狼。」她说道,「我当时就想着要跑出去,喊妹妹来扶我回去透透
气。但却被他从背后死死的抱住了。他……他……」她欲言又止……

  「他怎么了?」

  「他,他用手臂夹抱住我的腰后,双手往上摸到我的胸口,开始揉捏起来。
我挣扎不掉,喊了几句妹妹,也没见有反应,他说房间是隔音的。。渐渐的,我
大脑变得恍恍惚惚的,浑身燥热难忍,尤其,尤其是各个敏感部位都既兴奋又骚
痒,而他,见我开始迷糊了,就放开了我,诱导我主动慢慢的脱去身上本就不多
的衣裤。」

  就这样,全身赤裸的她,挺着胸前这一对高耸的雪白奶子,在他的诱导下,
摆出各种春情勃发的诱人姿势,而他一边拍摄一边动手动脚,甚至在她摆出一个
高高翘起臀部的姿势时,还将一只手深入她的小穴微微抽插起来。

  在他的不断挑逗下,她满脸绯红,呼吸急促,浑身酥麻,忍不住发出了一声
声的轻微的呻吟,小穴也渐渐的湿润,而这时,她已经完全失去了判断思考的能
力,心中的抗拒也在药物的作用下一点点的消退,而欲望却再越烧越旺。

  接着,他又让她躺在床上,分开自己的双腿,并且让她一手捂着自己的丰满
乳房,一手拨开她的阴唇花瓣,摆出一副正在自慰的模样,供他拍摄和欣赏。

  在药物的作用下无比听话的她高抬着自己的一双修长美腿,一手分开自己的
阴唇来回爱抚还时不时的插入几下,一手摸着自己的乳房轻轻揉捏着,慢慢的,
她的脸上也充满了春情,皮肤也呈现出一片片绯红的红晕,乳房也涨得更大更圆
了,乳房顶端的蓓蕾也硬硬的凸起,私处也是泥泞一片,小穴向外流出了一股股
晶莹剔透的爱液。

  勉强淡定的欣赏了一阵之后,他再也忍不住了,他脱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
早已坚硬挺起的肉棒来到床跟前。毕竟面对这么一个大美人,又是正在自慰充满
春情的大美人,魅力实在太大了。

  「你就这样被他干了?」我突然板起脸,问道。

  「老公,我,我当时迷迷糊糊,还全身无力。后来在我醒来后,他说,说,
都拍下来了,别人看起来就,就是我在勾引他。」她见我脸色似乎有点不对。

  「好啦。逗你玩呢。继续。」老婆断断续续的讲述着过程。

  他爬上床之后,先把玩起她胸前这对丰满的乳房,揉搓了下她变硬凸起的乳
头,惹得她一阵呻吟。接着又将手深入她的双腿内侧,抓着她的两片花瓣揉捏了
几下,再缓缓伸进窄小的阴道入口慢慢抽插着。

  连续不断的挑逗刺激,让沉浸在欲海中的她产生了强烈的反应,小穴里不断
向外喷射出大量爱液,脸蛋也红彤彤的发出激烈的喘息和呻吟。。

  看到她如此的娇媚表现,他再也忍不住,将已经发硬到极点的肉棒顶开花瓣
插了进去,慢慢的九浅一深抽插着。

  在抽插之下,她的欲望更加高涨,本能的抬起臀部迎合男人的动作,发出充
满诱惑的叫声,还不停的扭动腰肢,使得肉棒更插入的更深一点,以满足她骚痒
不堪的小穴。

  胸前的一对大白兔也随着腰肢的扭动而甩动着,双手紧抓住床单,脚趾弯曲,
整张脸充满春情,意乱情迷。

  小穴也紧紧咬住深深插入其中的粗大肉棒,似乎不想让它拔出去。而他也为
了更好的玩弄和享受这大美女,拼命忍住,他先把肉棒从小穴中抽了出来,等到
了洞口附近时,再猛的一插到底,然后再慢慢拔出来,再一贯到底,重复这么动
作进行不间断的连续抽插。

  她的娇躯在这种冲击之下不断颤抖着,娇喘着,呻吟着,身下淫水爱液越来
越多的被喷出来,胸前的大奶子也不断的被甩动晃动着。

  突然,他暂停了抽插,将她翻转过来,抬起臀部,准备尝尝后入的滋味,他
双手抱住翘臀,将肉棒对准蜜穴的入口再次插了进去。这次他采取的是缓慢而有
力的抽插方式,不像之前那样快速凶猛。

  抽插了一阵后,当她的呻吟声逐渐加大时,他知道她就快高潮了,于是加速
抽插了起来。

  就这样又抽插了几十下后,随着她「啊」的一声长叫,跪趴着的她娇躯猛的
一颤,高潮了,接着小穴也是一阵收缩,使得他差点也射了出来,急忙将肉棒拔
出,刚拔出不久,从她小穴深处就喷出了一股阴精。

  接着,他又将肉棒放到她布满高潮红晕的俏脸的嘴边,被高潮的快感刺激得
精神恍惚的她,本能的张开小嘴将大肉棒大半含入嘴中,像品尝冷饮似得一上一
下的吸吮起来。

  也许是被吸得太爽,没多久,他就支持不住,也大叫着喷射了,他按住她的
脑袋,将大量精华射在她的嘴里,并且让她喝下之后,才喘着粗气松开按住她的
脑袋的手。

  稍微休息了一下之后,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玩弄……

  「他把视频都拍了,给我看了,还说以后不听话就放给大家看,呜呜呜……」

  「没事,有老公在呢,放心。」我拍拍她的肩膀。

  「真的?」她抬头看向我。

  「当然是真的。怎么?对老公没信心?」

  「有吧。但敌人好像很强大,我怕你……」她表现出一丝担忧。

  「我可是天选之人,就像小说里有主角光环的男人。」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臭美……」

  「对了,你妹在哪?」我问道。

  「其实,她是我姐姐,」她停顿了一下,「我和你说个事,还记得我们逃跑
被追的那个事吗?」

  「记得啊。怎么了?后来我找燕燕的堂哥帮忙端掉了俱乐部,在半路上救回
你了,可惜你失忆了,还好久没理我呢。」

  「其实,你救回的是我姐,我被掉包了,然后……」她迟疑了下。

  「什么?你被掉包了?然后,然后怎么了?」我感到震惊。

  「然后我就被送到这里来了,调教了好久好久,你不知道,我当时听说有人
冒充我在你身边时,有多绝望。」她哭着说道,「那时他们说会让冒充我的人和
你慢慢的离婚,从此我就要在这里待一辈子了。」

  「那你后来是怎么逃出来的?我们怎么会在国色楼天香阁那里遇到的?」

  「我后来绝望了,想着不如死了算了,就趁他们不注意,跳海了,然后就漂
到了那里,被人救了,但我失忆了,接着,又被坏蛋看上,又进了那种地方。幸
亏,后来,又遇到老公你了。这次又被他们抓回来了,我看到岛上熟悉的一切,
记忆就恢复了。」

  「那是,我们有缘嘛。」我想起之前寺庙那位大师说过的「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是不是就是指这个?但后面还有一句呢,不知道啥意思。

  「老公,你待会还要去救我姐,虽然她之前冒充了我,但她当时并不知情我
俩是双胞胎,而且这次又被抓回岛上,她为了我和孩子,下海了,所以我已经不
怪她了。」

  「好吧,我也不差多救这一个。」我答应道。

  「慕思姐,」我们走了一会儿,终于来到房间外,我刚打开门,屋里的蓓蓓
看到老婆,说道。

  「蓓蓓?你,你怎么也在这。」老婆惊讶不已。

  「咳咳,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我看了看她俩,浑身不着片缕,在这么淫
荡的情形下见面,她们也感觉到了什么,脸蛋刷的一下红了,煞是可爱。

  「你们,没衣服嘛?或者岛上有卖女性服装的嘛?」我问道。

  「我们没衣服,太贵了,买不起,」老婆答道,「我在各式坊里辛苦的承受
着调教虐待,所赚的钱只是刚好够我还算体面的生存下去,衣物店的衣服只有,
只有那些下海的才买得起。」

  「喔。老婆你辛苦了。你的坚贞不屈我都看在眼里。」

  「老公,我,我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没告诉你。」老婆突然支支吾吾起来。

  「什么事?」我疑惑道。

  「我,我有一个孩子。」

  「小星星?他好好的啊,等我救你出去,就可以看到了。」我笑着说道。

  「不是,我是说,我在这里生了一个娃。」

  「什么?你说啥?」我被惊呆了,这还咋整?难不成是嫖客的种?

  「老公,你先别急啊,听我说,」她见我呆若木鸡,急忙解释道:「这孩子
是来岛之前就怀上的,所以,不是岛上的男人的。」

  「喔,那……让我捋一捋,当初,好像是……」突然我一拍脑袋,「好像是
那个啥富二代想内射你,被我掉包了,对吧,那就是说是我的娃咯。哈哈。那娃
现在在哪?」

  「嗯,他们找了户人家替我养着,我每隔段时间可以见到孩子,现在距离这
个日子还有不到一周吧,具体时间不确定,大致就是一周内吧。」

  「嗯,这样说,我要把娃一起带走才行。」我思衬着。

  「嗯,还有,老公,我们现在虽然在你这里了,你可以支付乐币一直包我们,
就算没包我们,我们也可以拒绝客人的邀请;但一周内,还有个活动要举办,按
岛上规矩,在这个活动上,所有下海的妹子都会出席,竞价拍卖,且我们不能拒
绝和拍得我们侍寝权的客人同房。」

  「那就是说,要是先找到孩子,我们就可以悄悄的离开,不用理会这个什么
活动;而若是先活动后见到孩子,那就要……」

  「所以,老公,要不,我们还是先回去吧,等你到时来救我……」

  「不行,我怎么能让你再待在那种地方呢?相信老公,无论你怎样,我都不
会抛弃你们的。那天我会尽量拍卖到你们的侍寝权。万一失手,到时再想办法。
总之,你不能再去坊里受罪了,俺心疼。」

  「老公,我……」

  「不要再说了,就这样决定了。别人要是问起,我就说美色太诱人了,先包
一周再说呗。」

  「讨厌,快去找回我姐。」老婆催促着我。

  「好好,马上就去。不过,她现在在哪呢?」我问道。

  「应该,在那边的海滩上吧。」

  「明白。」

  等我来到那片海滩上时,与当时我被孙总带着第一次来时的情况差不多,海
滩上有不少妹子,大多都是全裸,只有少数几个穿着很清凉的比基尼,看来她们
收入不错,能买得起衣服,应该是档次比较高的。

  根据我后来了解到的规则,她们的脖子上应该挂有颜色各异的一串项链,代
表其不同的档次,从高到低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灰白。

  我来到那几个穿衣服的妹子身边,看到她们脖子上戴着的果然是比较高排位
的颜色项链,都是橙色的,我再往前走去,陆续看到了绿青蓝紫等颜色的项链。

  「奇怪,思莹在哪呢?她应该档次不会低,起码也该和刚才那几个橙色的一
样,说不定还是赤色的,但人这么多,地区这么广,我得找到啥时候,万一到时
被人先带走了咋办?」

  「有了,这样办。」我思考了一阵,有了一个想法。

  我走到一个戴青色项链的裸女边上,她以为来了生意,激动急了。

  「我靠,卖逼都这么激动,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中了几百万大奖呢。」我
心想着,但嘴上还是不能这么说的。

  于是我说道,「美女,向你打听个事,这里有赤色或橙色牌子的,但全身光
光的美女吗?」

  「不知道。」她见我是来询问的,顿时没了兴致。

  「真的吗?如果告诉我的话,我就支付给你一笔乐币,相当于包你一晚,但
你不用陪我。」

  「真的吗?让我想想喔。」

  「嗯,快点哦,不然我只能向别人询问了呢。」我催促道。

  「想到了,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平时都在前面那块沙滩上呢。」她指了指方
位。

  「好,多谢,这钱就给你了,把脖子伸过来。。」我对着她脖子上的项链上
的二维码扫了一下,这年头,卖逼买春居然也流行移动支付了。

  之后,我快速赶往那片沙滩,到了后,一阵争吵声便传入了我的耳中,朝着
争吵传来的方向看去,却是瞳孔一缩!我发现,有几个裸女,把另一个女子围在
中间,而被围住的那名女子,正是思莹!

  此时的思莹,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她和慕思真的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
样,光看长相就连我这个做老公的都没发现有啥很大的不同,她代替慕思的这些
年,我也只是觉得她自从失忆后,口味和性情有些变化而已,但那时我以为是失
忆的后遗症也就没多想。

  我仔细看去,围住思莹的共有三名女子,其中两人的项链是绿色的,另一个
是黄色的。从颜色上看,她们在岛上应该属于中等档次,并不显眼,但随便拿一
个出去,放在外面,起码都是系花级别的吧。

  那名黄色的女子,看起来像是她们的头头。根据岛上提供的信息来看,黄色,
属于上三档的最后一档,虽然是只比中档的绿色高了一级,但待遇上相差很多,
想必是她们三个嫉妒心泛滥了,故意针对她的吧。

  只见领头的黄色项链的女子上下打量着思莹,冷笑道:「看你这搔首弄姿的
模样,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到处卖弄风骚,想勾引谁呢?」

  思莹面无表情的开口道:「滚开一点。」

  黄色项链女子脸上闪过一丝狠毒之色道:「哎呦呦,生气了还?看不出来嘛,
就说你两句,还有脾气了?以为自己冰清玉洁?」

  「神经病。」思莹说完,欲转身离开。

  「你骂谁神经病呢?」黄色项链女子听到思莹骂她神经病后,顿时火冒三丈。

  思莹不理她。你继续往前走,黄色项链女子见状一把拉住思莹的手臂,两人
争执了起来,并且不久之后就扭打在一起,另外两个绿色项链女子也上前帮着黄
色项链女子一起对付思莹。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我一看情势不大对劲,打算立马上前制止,虽然我
对她冒充慕思这一件事还怒气未消,但好歹她也以「老婆」的身份和我一起生活
了一年多,还一起拍过婚纱照,感情多少还是有的,更何况慕思也让我救她,老
婆之命不能不从吧……

  正当我准备上前时,另外有一个男子走到她们面前,将她们分开,「让你们
来招待客人的,不是让你们来打架的。」说着,朝思莹露出一个微笑道,「你没
事吧?」

  黄色项链女子见男子偏向思莹,就轻浮的问道:「这位公子,是看上她了吗
?」

  不等男子回应,思莹对男子说道:「感谢你刚才的帮助,但你之前的要求我
无法做到。抱歉。」说完就再次转身离去。

  「咯咯咯,公子你有什么要求,小女子一定做得比她更好。」黄色项链女子
这时开口说道。

  「你给我闭嘴。你什么货色你不知道吗?滚一边去。」男子对她怒吼道,接
着,又对思莹说道:「你真忍心看你那姐妹受虐待嘛?不再考虑考虑?」

  「姐妹?难道是说的是慕思?他想干啥,难道想双飞?然后思莹不同意?」
我猜想应该是这样。

  「不用了,她不会下海的。」思莹拒绝道。

  「你知道为啥你这些天在这里揽客都没什么人愿意搭理你吗?」这时男子又
开口道,「因为,他们都一致决定要双飞你们姐妹。你一直不答应就会一直收入
很低,连累她还要去被虐待调教赚钱,你真忍心吗?」

  「你们真卑鄙。」思莹这时扭过头来对他说道。

  「没办法,谁让你们姐妹这么极品呢?只要你们答应,我保证支付你们双倍
费用,你看?」

  「不行就是不行,不用再说了。」思莹说完,快步离开。

  「靠,一对骚货,敬酒不吃吃罚酒,还装矜持贞洁。」男子怒骂一声。

  「公子,要不,我们陪陪您?」那三个女子凑上前献殷勤。

  「滚。」男子不耐烦道,甩开这几个女子的手向思莹离开的方向追去……

  「靠,他这样还要追?」我嘟囔了几声,也朝思莹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