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之沦丧的新婚夜】(上)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圣墟》之沦丧的新婚夜】(上)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圣墟》之沦丧的新婚夜(上)】
作者:狼血沸腾
2021/01/23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174

  大梦净土深处,一座秀丽的神山前,这里有一座宫阙,白色仙雾缭绕,悠扬
乐声荡漾。正是圣女秦珞音的新房。

  宫阙深处,布置得极为喜庆的洞房内,秦珞音凤冠霞帔,正安静的坐在喜床
上,毫无瑕疵的绝色容颜在精心妆点下如梦似幻,仿佛夺尽天地间的光彩。此刻,
秦珞音风华绝代的俏脸表情有些怔松,璀璨如星辰般的美目中有着些许恍惚。

  在这之前,秦珞音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居然会和楚风走到一起,毕竟他们之
间的关系委实太过复杂,从一开始的相识便是在傲慢与偏见中对立。即使经历了
地狱中那荒唐的一夕之缘,甚至她还意外的有了楚风的孩子,也没有让她对楚风
的观感有半分的改观。

  奈何造化弄人,她亲自出手作废请柬非但没有成功阻止楚风的到来,在异域
百年的相依为命更是让她的心思慢慢起了变化,离开前夕楚风不顾自身安危,甘
冒奇险将她从亚圣手中救走的行动更是撩动了这位无数年轻俊杰心中女神的的心
弦,以至于在圣地招亲时因为映谪仙的存在而第一次产生了一种名叫醋意的东西。
在某种不知名的情绪作用下啊,她甚至不顾诸位长老的反对,公告全宇宙,挑衅
般的发布了那一条宣言,给了楚风一个机会。

  当那日楚风真的如天神下凡般出现在大梦净土圣地,以无敌之姿横推一众长
老和年青一代的俊彦,宣誓对她的所有权,秦珞音不得不承认,那一刹的楚魔王
当真是光芒万丈,自己尘封了二十余年的芳心更是第一次被人敲开,在不安,茫
然,惶恐,却又带着几分期待的复杂心情下,含羞带怯的默认了和楚风的关系。

  今天是她的洞房花烛夜啊!

  过了今天,她就再也不是一个人了,余生,都会和那个男人携手共渡。

  正陷入回忆中,满腔柔情的秦珞音突然感受到了一阵不安,冥冥中的灵觉在
预警。宫阙突然间剧震,伴随着天崩地裂般的巨响,房间内华美的家具被震得东
倒西歪,一片狼藉,秦珞音一把扯掉了盖头,手持一柄秋水般的神剑,俏脸上肃
杀一片。

  外间,一道道做侍女装扮的人影出现,在大殿前汇合。她们至少都是餐霞境
界的进化者,塑形境界者也不在少数,为首的两名老妪更是金身级高手,乃是大
梦净土中的两名长老,奉命守护于此。

  此刻,一众大梦净土的强者面色极为难看,敢在大梦净土圣女大喜的日子上
门滋事,这是对圣地的挑衅,来人不是愣头青就是有恃无恐。今日,恐怕难以善
了了。

  狼烟渐渐消散,三道人影显现,穿过被攻破的防御场域来到了宫阙前。三人
看起来颇为年轻,但是修为却惊人的达到了金身层次,而且气息更是深不可测,
远非寻常的金身强者可比,修为高深如两名金身长老,更是能够隐隐感知到他们
体内那股隐晦深沉却磅礴无比的威压,让她们为之心惊,更是面沉如水。

  三人中为首的白发男子一脸倨傲,看着如临大敌的一众大梦净土弟子,一脸
漫不经心的说道:「有这么多人守着,看来消息没错,这里应该就是新房了,那
么新娘子肯定也在里面了。」

  此人看起来不足三十岁的样子,称得上英武,脸上笑意很浓,只是在讲宇宙
通用语时有点生硬别扭。

  「应该没错,看来这次的任务很快就能完成了。」另一人淡然道,言语间浑
然没有把守护在此的大梦净土强者放在眼里。

  突然闯入的三人让大梦净土的一众人心头一紧,三人言语间的轻慢更是让他
们很是不满。

  虽心知对方恐怕来者不善,而且如此强敌恐怕非她们能够力敌,但是为了大
梦净土的颜面,一名长老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开口道:「你等何人,敢在大梦
净土撒野,还不速速退去,不然休怪本长老手下无情。」

  白发男子哂笑道:「这片宇宙里的人都是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么?既然撞到
了,也只能怪你们命不好了。」

  说着,白发男子抖手祭出一幅有些残破的图卷,化为一片朦胧的场域遮天蔽
日般当头罩下,将大梦净土众人及后方的宫阙完全封锁,一股沉重的压力陡然出
现,压得大梦净土的强者身子一沉,行动间竟然颇有滞涩之感。

  先前开口说话的长老面色一变,大喝道:「众弟子听令,布阵,先轰开这片
场域。」

  下令的同时,她还取出一枚令符当即捏碎,一道道流光四溢的符文冲天而起,
要将讯息传出,却被一道朦胧的屏障所阻,冲击了片刻后,传讯符文便能量耗尽
湮灭成无数细碎的彩光。

  白发男子祭出的图卷乃是一件极为厉害的场域宝物,是上古时期一位场域圣
师炼制而成,虽然过于残破导致威力大减,但是也足以困住亚圣级强者一段时间。
一旦发动,能完全隔绝一方空间,就连讯息也无法传出。他们三人既然敢在大梦
净土里强行动手,自然做好了万全准备。

  见这些已然成为瓮中之鳖的这梦净土弟子还在做着无谓的挣扎,三位来自残
破宇宙的金身强者颇为不屑,白发男子讥讽道:「这什么大梦净土不过如此,先
把这些人解决掉,再把那个什么圣女带走,小圣还在等着呢。」

  「不错,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地盘,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

  三人如虎入羊群般杀入大梦净土的人群。以他们金身层次的修为,体内更是
封印了少许亚圣的本源力量,这些大梦净土的弟子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就连两名
金身长老也完全不是对手,联手布下的阵势在三人发挥出几近亚圣的威能下如摧
枯拉朽被直接攻破,不过片刻时间,所有餐霞、塑形境界的弟子如同割草般被屠
杀殆尽,两位金身长老也是身负重伤,浑身浴血,在三人的围攻下如风中火烛般
随时可能殒命。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大梦净土与你们有何仇怨,为什么要在我大梦净土
造下这等杀孽?」

  被围攻的其中一位老妪大口咯血,悲愤的怒吼道,她的伤势极重,已经快要
支撑不住了。

  「老不死的死到临头还那么多废话,你就做个糊涂鬼吧。」白发男子冷酷无
比,催动了体内亚圣本源能量,全身缭绕着令人窒息的亚圣威压,拳头将金身长
老的护体秘宝击碎后重重轰击在老妪的胸口上,让她的身体瞬间僵硬,接着被另
一人持着一柄杀光缭绕的战刀枭首。大好头颅飞起,凌厉的刀气也将老妪的元神
彻底斩灭,这名大梦净土的金身长老在两人的合击之下不甘的就此陨落。

  同时,另一位长老也挡不住第三人的攻势,被一杆长矛贯穿了身体,喷出漫
天血雨,踉跄着倒地,再无还手之力。

  「唔,这些侍女实力太弱,两个老怪物虽然有点意思,但也还是不够看,不
禁杀啊,呵呵!」

  「传讯吧,已经得手。」

  白发男子说道,带着淡淡笑意,镇定而平和。

  「楚风,一个渣子而已,也想娶这等国色天香的美人,呵呵,今夜换个新郎,
让他看着!」

  这种话语很阴冷,也非常的恶毒,让感应到外面的动静,从新房内刚刚走出
的秦珞音脸色一变,冰冷的目光带着凛冽的杀意直直盯着三人,冷声道:「你们
是什么人,敢在大梦净土杀人,有种的报上名来,看我大梦净土接不接的下。」

  「珞音不要出来!」一名金身级长老还没有彻底死去,虚弱地喊道。

  「长老!」秦珞音果断地扔掉凤冠,手提一口神剑,五色神光爆发,站在新
房中,胸部起伏剧烈。

  「哦,你就是秦珞音?果然是国色天香,看来这片宇宙所谓的丽人榜倒是有
点东西啊。」

  「可惜,小圣已经先看上了,不然我还真想做一次新郎试试。」

  「小圣吃肉,我们喝点汤还是可以的。这么美的新娘子,洞房花烛夜只有一
个新郎怎么够呢,哈哈哈。」

  「嘿嘿,不错。赶紧把她带回去,让小圣快点享用完,我们也好多点时间享
受。」

  三人越说越露骨,气的秦珞音俏脸发青,她虽然曾经失身于楚风,而且连孩
子都有了,但是那一次也是被轮回火迷失了神智之下意外发生的,后来就再也没
有经历过男人了,从心理上她还是很保守的。在她的大婚之日突然冒出来三个身
份不明的外来人,张口就要把她带走,还说什么小圣要在今晚替楚风当新郎,就
连他们也要一起来,这简直就是对她的羞辱。秦珞音恨不得一剑将他们斩成十八
块。

  虽然愤怒以极,但是秦珞音没有头脑发热的就这么冲出去。这三人能够在这
么短的时间内将保护她的一众弟子和两名长老杀死,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匹敌的。

  如果逞一时血勇毫无用处,眼下只能尽量周旋拖延时间,寄希望于同门发现
不对之后前来探查方才稳妥。

  三人冲进了大殿内就要动手,想要擒住秦珞音,然而,那最后的房间却光芒
腾起,符文闪耀,早已布置下无比惊人的场域。

  「什么情况,新房有场域?!」一人蹙眉。

  接着,另一人抬手间,化出一只光质化的大手,将地上的那名老妪拎起来,
逼问怎么进去,但是却一无所获,老妪宁死不屈,任他怎么逼迫都毫无所得,一
怒之下当场拧断了老妪的脖子,将她杀死泄愤。

  「不要耽搁时间了,尽快把这里的场域破开,把人带走。」

  与此同时,外间,楚风正向净土深处走去,离开热闹的宾客聚集地,可现在
还是被人拦住,有人跟他打招呼。

  「楚风兄,久仰。」

  一个白发男子带着微笑,向他举杯,并走了过来,敬酒示意。

  楚风略感意外,注意到这个人的进化层次真的不低,金身级高手,而且身上
有一股磅礴能量源。

  「叮!」

  两人碰杯,酒浆入口的同时,这个人笑了笑,拍了拍楚风的肩膀,道:「新
娘不错,很漂亮。」

  白发男子的话若有深意,只是楚风刚才一路过来被一群圣子圣女灌了不少酒,
此刻已经有些微醺,飘飘然间并没有多想什么,笑着举杯一饮而尽。

  随意的攀谈几句之后,楚风晃了晃脑袋,对着白发男子拱了拱手,道:「楚
某今日不便久留,日后有瑕必定上门造访,先告辞了。」

  「呵呵,春宵一刻值千金,楚风兄走好。」白发男子笑盈盈的对着楚风举了
举酒杯,看着他搂着元媛告辞离开,向新房的方向走去。背对着白发男子的楚风
并没有看到他的笑容渐渐变得阴鹜,充满了恶意和嘲讽。

  「楚风,真想看看你等会儿发现新娘不见了时候的表情啊!我们送你的这份
大礼,你可要好好的消受着。」

  端着酒杯又饮了一杯酒,白发男子的目光瞄到了元媛窈窕的背影上,在她那
走动间摇曳的完美腰线和妖娆扭动的浑圆翘臀上扫过。想起方才见过的这位始魔
族公主的绝代风华,白发男子目光中闪动着浓厚的淫欲。

  「楚风,你身边的美人还真是不少。这个什么始魔族的公主看起来也很有味
道呢,有机会一定要擒下来尝一尝是什么滋味儿。」

  白发男子意淫着元媛的美貌和身体,见前方楚风的身影已经不可见,这具身
体也无声无息的开始解体,化为一道道的神霞四散。霞光暗淡消散后,此地再无
白发男子的踪迹。

  新房中,三人已经攻破了场域,并且生擒了秦珞音,白发男子突然眉头一皱,
对另外两人道:「我的化身刚才遇到了那个楚风,他似乎在往这个方向过来。我
们现在不宜跟他打照面,必须马上离开。」

  「来的这么快?看来这家伙真是猴急啊。可惜,已经晚了,今晚他的新娘要
跟别人入洞房了,他注定当不了新郎。」

  一人嗤笑道,将昏迷过去的秦珞音抱了起来扛在肩上,顺手拍了拍她浑圆的
翘臀和修长的美腿,触手之下柔软滑腻,弹力十足的触感让他心中一荡,不自觉
的又摸了几把。

  正要跑路,突然发现两个同伙正瞪着他,他顿时没好气的骂道:「看什么看,
等下人人都有份,赶紧收拾一下走了。」

  三人将外面一地的尸体全部收走,准备回去毁尸灭迹,又将方才大战的痕迹
清理了一下,确认没有留下什么线索之后,立刻遁走。原地只留下一座空荡荡的
新房。

  外间,宾客云集的广场前方,有一个大湖,青翠碧绿,如同一块透亮的宝石,
折射着晶莹的光彩,湖中各种奇异物种游来游去,有大鱼,有千年的银色老龟,
有疑似蛟龙的生物。大湖畔,一行六人,其中五人都带着亚圣本源气息,实力强
大,不弱于早先在新房中劫持了秦珞音的三人。

  而其中为首者,也就是那最后一人,容貌普通,只能算是一般人,但是气质
很出众,懒洋洋,什么都不在乎,坐在绿茵地上,对着湖泊浅饮,其他五人都围
绕着他。

  湖边,一人问道:「小圣,对那秦珞音可满意,现在估计已经送到你的房间。」

  「很满意,称得风华绝世。」为首的年轻人终于开口,他容貌普通,但气质
不凡,带着淡淡的笑意,像是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所谓小圣,便是混沌天神宫这一代最强大的传人,无出其右者。

  而在混沌宇宙中,他们这代人中被尊为小圣的人不多,没有多少个。

  「那就好,小圣满意,作为堂弟我等也就放心了,哈哈!」那人微笑,又道:
「一会儿让那楚风去发呆去发傻吧,洞房花烛夜没有新娘,这个乐子就大了,看
他如何气急败坏与收场。而等小圣休息好,天明之后再去找他,告诉他真相,同
时扼杀!」

  「这婚礼也没甚意思,还是早点回去入洞房来的好,不然新娘子该等急了,
哈哈哈。」恶意满满的的阴沉笑声中,小圣罗雍将杯中酒饮下,就带着手下五人
无声无息的离开,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们的离去。

  六人回到了属于他们的客房,一处极为偏僻幽静的庭院,先前的三人已经在
此等候了。

  白发男子罗坤上前道:「小圣,那秦珞音已经送到你的房间,小圣随时可以
享用。」

  「很好。」

  罗雍拍了拍白发男子的肩膀,笑道:「好好替我办事,日后少不了你们的好
处。」

  「多谢小圣栽培。如此,我等就不打扰小圣的时间了。」白发男子看到了罗
雍眼中的欲望,知情识趣的先行告退。

  顶层的房间中,秦珞音合衣躺在大床上,身上鲜艳的嫁衣如同怒放的火红玫
瑰般铺散在百色的床单上,星辰般璀璨的明眸不住地张合翕动。她已经苏醒了过
来,但是却被封禁了一身的修为,甚至连一根手指头都不能动,只能这般直挺挺
的躺着等着那所谓的小圣来「享用」。秦珞音从未试想过这等无力的境遇,虽然
她心志坚毅,但是面对这等绝对的困境,还是忍不住颓丧。尤其是是她根本无法
反抗,只能寄希望有人有人能发现异状,然后前来解救于她。

  虽然明知道希望渺茫,但是此刻得秦珞音也只能默默的期盼着。

  大门被从外面推开又迅速关闭,秦珞音满腔的期待瞬间化为泡影,来的既非
大梦净土的同门,也非她所认识的熟人,更不是楚风。这个男人目光中充斥着欲
望和恶意让秦珞音全身一紧。不用猜也知道,这肯定是刚才那三个人口中的所谓
小圣了。

  罗雍的目光在床上的佳人扫过,盛装之下的秦珞音更显风华绝代,精心妆扮
的俏脸仿佛要夺尽世间的艳色,动人的娇躯虽然被嫁衣包裹,却依然能看出凹凸
起伏的诱人曲线,即使平躺在床上也高高耸起的玉女峰此刻起伏的节奏有些快,
想来现在这位美人应该很紧张吧。

  「秦珞音,宇宙排名第六的美人,果然出色。」罗雍赞叹道,来到了大床边。
随着他的靠近,秦珞音的呼吸节奏不知不觉间又加快了许多。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无端破坏婚礼,将我掳走,还杀死我大梦净土长老,
到底有什么目的?」虽然无法动弹,但是秦珞音一双凤目却是寒光闪闪,毫不示
弱的逼视着罗雍,如同脆玉般的嗓音冷冰冰的呵斥道,气势丝毫不弱。

  「这个表情,真是有味道呢,不愧是大梦净土圣女。」罗雍啧啧称赞着秦珞
音,坐到了床边,伸出手在她嫩滑的俏脸上抚摸了一下,让秦珞音的娇躯一抖,
充满了侵略性的视线对上了秦珞音冷冽的目光,淫笑道:「在下久慕大梦净土圣
女之名,听闻秦小姐即将嫁作人妇,下嫁之人更是楚风那等野蛮暴徒,实在是暴
殄天物。秦仙子仙姿玉质,又岂是那等渣子可以染指的?将小姐请来,也是为了
拯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免得楚风那等粗野土着玷污了小姐的仙肌玉体,当然顺
便能一亲芳泽呢,哈哈哈。」

  一边儿说着,罗雍的手继续抚摸着秦珞音绝艳的俏脸,抚过雪白修长的粉颈,
渐渐要滑入微微敞开的衣襟之中。

  「无耻!」秦珞音凤目中的冷意更甚,冷然道:「阁下也算是一方俊彦,行
事何必遮遮掩掩。你是为了楚风来的吧。你到底是哪一方势力的人,幽冥族、灵
族、还是天神族?又或者是前十大中的其他某族?」

  「大梦净土的圣女,果然不是胸大无脑的花瓶。」罗雍赞道,只是目光中的
戏谑之意更浓。

  「告诉你也无妨,我乃混沌天神宫当代小圣。那楚风不过是一方废土中刚刚
开化的土着,如此狂妄的号称魔王,对这方宇宙中的天神族痛下杀手在先,杀我
族弟罗尚在后,屡次冒犯我混沌天神宫威严。如今我罗雍秉承混沌天神宫的意志,
前来诛杀此獠。」

  「何况,这楚风犯下如此大罪,就这么杀了他岂不是太便宜了他?我今天先
代他入洞房,占有他的新婚妻子,明日再当众将他击杀,让他去地狱里忏悔,下
辈子别再。」

  罗雍言语间对楚风颇为不屑。他为混沌天神宫当代小圣,身份何等高贵,受
到宫内倾力栽培,体内更是封印了亚圣本源,在残破的混沌宇宙中为年青一代绝
顶俊彦,楚风在他们看来,不过是这蛮荒的宇宙中一个小小的金身修士,与蝼蚁
无异,随手就能碾死。今日之事只是为了给他增加一点「乐趣」而已。而且,这
秦珞音也的确是风华绝代,不是他以前玩儿过的那些庸脂俗粉能随便相比,让他
的兴致颇浓。

  欣赏着秦珞音的芳容,口鼻间充斥着馥郁的体香,罗雍的目光越发炽热,不
自觉的咽了口口水,胯间都已经顶起了一个帐篷。

  「你……」秦珞音芳心一颤,虽然早听到白发男子三人说过,她也有所猜测,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些人居然会如此恶毒。洞房花烛夜,被人鸩占鹊巢,玷污新
娘,要是真让此人得逞,不但楚风会遭受奇耻大辱,即使能保住性命也会沦为宇
宙中的笑柄,再也抬不起头来,她自己也会清名尽毁,哪怕他们不杀了她也没脸
再立足宇宙,大梦净土更会因此蒙羞。

  一想到那可怕的后果,秦珞音的娇躯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望着罗雍的目光
中充满了惊诧和愤怒,还有隐隐的恐惧。

  这罗雍好狠毒的算计!

  「好了,该让你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还是不要浪
费时间了。宇宙第六美人,楚风的新娘,让我来代他品尝一番到底是什么滋味儿
吧,哈哈哈哈。」罗永猖狂的笑道,撩起衣摆爬上了床榻,向躺着的秦珞音伏下
了身来要品尝这绝美的仇敌新娘的滋味儿。

  「混蛋,你……呜呜……呜……」

  秦珞音的娇斥被堵在了红唇中,罗雍俯下身来捏着她雪白的下巴,大嘴凑了
上去强吻,吸吮着柔嫩的红唇,细密的银牙被舌头强行撬开伸进了小嘴中撩拨着
嫩滑的香舌,被迫和他湿吻起来。唇舌交缠间,秦珞音凤目圆瞪,银牙用力的想
要咬下去将伸进她小嘴里乱动的舌头咬断,但是却仿佛咬在一段坚韧无比的橡胶
上一般,只能在无助的「呜呜」声被迫咽下罗雍注入的口水。

  许久,罗雍松开了秦珞音的红唇,低下头俯视着俏脸通红的秦珞音,砸了咂
嘴淫笑道:「好甜的小嘴儿,真是好味道呢。」

  一边说着,右手食指在秦珞音红唇上摩挲着,当秦珞音想要张开嘴咬向他时
却被他一把捏着下巴不能动弹。注视着秦珞音充满了杀意和羞愤的美目,罗雍轻
佻道:「女人就是不听话。今天晚上我会好好教你的,怎么样做一个女人,这张
嘴只需要用来浪叫和吃男人的肉棒就行了。」

  「下流!」秦珞音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明眸中仿佛燃烧着火焰般,狠狠盯
着罗雍怒斥道。

  「说得好,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是如何的下流无耻,哈哈哈哈!」

  罗雍猖狂的大笑起来,双手齐上,在秦珞音的惊叫声中隔着衣服在那一对儿
丰满坚挺的玉女峰上用力捏了几把,将顺滑的衣服揉皱了两团,然后扯开束腰的
丝带,抓着衣襟将大红的喜服扯了开来,接着扒开雪白神蚕丝中衣,露出一具玲
珑有致的半裸胴体,大片雪白的肌肤仿佛美玉般白的晃眼,被鲜红的贴身亵衣包
裹着的一对儿丰硕酥胸高高耸起,颤巍巍的抖动着,两团浑圆肉球中间挤出的雪
白沟壑深不见底,吸引着别人来寻幽探秘。

  罗雍深嗅一口淡淡的体香,双眼淫光大放,仿佛饿狗扑食一般将头部埋进了
雪白的柔腻中拱来拱去,一边磨蹭一边乱亲发出吧唧吧唧的淫靡声音,让秦珞音
发出惊恐的尖叫声。

  「混蛋,放开我,滚开啊……啊!」

  秦珞音俏脸涨得通红,拼命的摇着头,感受到那两只手在她的身体上下其手,
不断触碰敏感部位,秦珞音羞愤欲死,但是正被罗雍双手乱摸的身体却丝毫不能
动弹,在强烈的感官刺激之下,白皙的肌肤上已经起了细密的疙瘩。感觉到包裹
着胸部的裹胸已经被剥掉,秦珞音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娇美的玉体绷得紧紧地,
风华绝代的俏脸一时间慌乱无比。

  「好软好弹,这对儿奶子已经是极品了,奶头还是粉红色的,真好吃,啧啧。」

  罗雍扑在秦珞音的身上,双手揉搓着两团绵软滑腻的饱满酥肉,含住了雪白
肉球顶端的嫣红乳尖用力嘬弄着,发出「啧啧」的声音,舌尖在同样粉红地的乳
晕上来回滑动,口鼻之间充斥着浓郁的女子体香让罗雍吸吮的动作的更加激烈。

  将乳尖吸吮的硬挺凸起后,罗雍一边儿揉搓着酥软滑腻的乳球,一边儿张开
嘴在雪白滑腻的酥肉上咬来咬去,浑圆的肉球上到处都是浅浅的粉红色牙印和口
水。

  「住手,停下来,你,停下来——啊,不要再动了,停下!」

  吧唧吧唧的声音中,来回品尝秦珞音丰满的酥胸后,罗雍的嘴巴沿着平坦的
小腹一寸一寸的往下亲吻下去,在秦珞音越发慌乱的惊叫声中中撕开了短小的贴
身亵裤,火热的嘴唇落到了胯间的私密部位,直到触碰到两片紧闭地娇嫩花瓣。

  「不要碰那里……快停下来……那里不行……嗯啊……停下……丫……」秦
珞音惊叫起来,清冷的声音中充满了惊慌,窈窕的娇躯绷得紧紧地,白皙的肌肤
上出现了细密的疙瘩。在秦珞音的惊叫声中,罗雍淫笑着将手指插进浓密的紫色
森林中,指尖触摸着娇嫩的性器,摩挲着耻部上浅浅的细密肉缝,然后剥开粉嫩
的肉唇将手指缓缓插入甬道里徐徐抽动着,贴着柔嫩细滑的媚肉旋转摩擦,温柔
的动作却让秦珞音全身发麻。

  手指稍稍深入之后,指尖触碰到了一层薄薄的肉膜,这是大梦净土的长老们
为了瞒过楚风,特意让秦珞音服食灵药洗礼肉身,让她的身体完全恢复到了处子
的状态,这层薄膜自然也再生了出来。不明真相的罗雍自然不会怀疑什么,看向
秦珞音的的目光不由更加灼热,手指抽送的节奏渐渐加快,另一只手在秦珞音的
酥胸翘臀上肆意乱摸,让秦珞音的喘息声变得越来越急促。

  最私密的部位被略微粗糙的东西不断侵入,秦珞音娇嫩的肌肤上起了一层细
密的疙瘩。虽然她曾经失身于楚风,但是当时她被炼狱火焰迷失了神智,一切感
官都很模糊,不像现在处于完全清醒的状态下,罗雍每一个动作带来的感官刺激
都被她清晰的感觉到。

  罗雍身为混沌天神宫的小圣,身份无比尊崇,自然不缺乏女人投怀送抱,身
经百战的技巧极为纯属,那双在秦珞音的私密部位肆意抚摸的魔手动作熟练而直
接,专挑她的敏感部位下手,每一次的触摸都让她娇躯一阵剧颤。持续的性刺激
让还没有更多经验的大梦净土圣女身体无法自控的颤栗着,喉咙处仿佛被什么堵
住了一般只能发出意味不明的短促音节。

  随着罗雍动作的进一步深入,一股股略为粘稠的液体从鲜嫩的性器中持续流
淌出来,让罗雍的手指抽送的更加顺畅,在湿泞的甬道里肆意的搅动着柔嫩的肉
壁,被蜜汁沾湿的手指进出的速度越发迅疾,在「咕唧咕唧」的淫靡声音中摩擦
着粉嫩的媚肉,让秦珞音颤抖的娇媚呻吟越发响亮。

  「嘿嘿,新娘子,你下面的水儿好多啊,被仇人玩弄也这么爽吗,你可真是
淫荡啊。」

  罗雍淫笑着道,让秦珞音羞愤无比,咬着银牙喘息着道:「住口,你,这般
辱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啊!」

  「哼,还真是口嫌体正直,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巴老实多了,随便摸两下就
发浪了。这么嘴硬,就先让你泄一次吧。」罗雍目光中充满了淫亵,手指抽送的
速度变得飞快,拇指按在充血挺立的阴核上来回摩擦,「不要,快停下,呃,呃
啊……」

  充满了屈辱和愉悦的高亢呻吟声中,温热香软的丰满娇躯仿佛触电般一阵颤
抖,瞬间变得僵硬,然后慢慢软了下来。秦珞音目光有些涣散,坚挺饱满的酥胸
随着细细的娇喘上下起伏,两团浑圆白腻的酥肉仿佛小兔子般弹跳着,被罗雍握
在手中肆意掐弄。

  将湿淋淋的手指从秦珞音濡湿的小穴里抽了出来,放到嘴巴里舔了舔,罗雍
不屑道:「味道这么骚,想来你这个圣女也只是表面上清高而已。待会儿我会好
好炮制你,剥掉你这层伪装,让你看看自己到底有多么的骚。」

  「你,住口!你一介亚圣,行事却如此卑鄙,简直让人不齿,你就不怕……

  呃啊……」秦珞音咬着银牙,冷冰冰的呵斥道,却不防刚刚高潮过后充血凸
起的阴核被突然罗雍掐了一下,强烈的痛楚伴随着激烈的刺激让她不由的呻吟出
声,接着就感觉到被分开向上举起,一个火热的硬物顶在了敏感的耻部,微微向
里面用力,娇嫩的肉唇就被顶的分开。已经有过经验的秦珞音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顿时心跳如雷。

  虽然已经不是处子之身,而且早就有了再次失身的觉悟,但是真的事到临头,
秦珞音依然不能平淡视之,她毕竟只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女而已。即将被强暴,
惊慌不已的秦珞音声音有些急促的尖叫道:「停下!你若现在住手,还有可以缓
和的余地,否则,我秦珞音,不,还有大梦净土都将和你不死不休!」

  「呵呵,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我若就此罢手,岂不是禽兽不如?」罗雍双手
抓着秦珞音的小腿,缓缓俯身向前,随着身体的下压,顶在秦珞音私密部位的肉
棒也随之一点一点的挤开柔嫩的蜜唇,缓缓撑开柔嫩的腔道。

  感受到身下这具丰润的胴体的僵硬和不自觉的颤抖,看着秦珞音俏脸上明明
惊惶却又强行装出的冷漠和镇定,罗雍的声音中充满了嘲弄和快意:「不死不休?
区区一个映照诸天级强者还有几个圣人又能奈我混沌天神宫何?女人只需要乖乖
的张开腿等着被男人操就行了,打打杀杀什么的真的不适合呢。等下我会让你知
道,我混沌天神宫的男人是如何的强壮。」

  一边儿说着,他的双手从秦珞音修长的小腿处缓缓下滑,抚摸过圆润的大腿,
按在挺翘的美臀上揉搓着肥美的臀瓣,柔软棉弹的翘臀满手生香,让他啧啧不已。

  「住手,停下,放开我,不要,不要啊——」

  秦珞音突然发现自己能动了,猛的举起手按在罗雍的胸口用力向后推拒着,
弓起腰激烈扭动着,竭尽全力想要摆脱罗雍的侵犯。只是她体内的力量依然被全
部封禁,现在之所以能够动弹,也只不过相当于一个普通的女子而已。

  秦珞音拼命的挣扎着,激烈扭动的浑圆翘臀被罗雍十指肆意的揉搓掐弄之下
不断变形,却丝毫没有察觉,她的心神已经全部集中到了两腿间那正在缓缓插入
她小穴的肉棒,仿佛即将那下锅的鱼儿一般,即使明知无用却依然徒劳的做着最
后挣扎。

  双手牢牢抓着秦珞音的一双美腿,控制着秦珞音的身体,让这具诱人的女体
无法真正的逃离自己的掌控,罗雍戏谑的笑着注视着秦珞音花容失色的俏脸,享
受着秦珞音绝望的挣扎,也没有急于马上给她开苞,而是一点一点缓缓地进入秦
珞音紧致的花径,动作不疾不徐,仿佛猫戏老鼠一般,一边儿享受着秦珞音娇柔
的女体触碰时带来的柔滑之感。

  惊惶的尖叫声中,一具汗湿了的雪白胴体和精壮的古铜色躯体纠缠在一起,
在一阵激烈的反抗后,终于醒悟的秦珞音放弃了无谓的挣扎,凹凸有致的胴体因
为体力的大量消耗软软的躺在床上急促的喘息着,坚挺高耸的胸部仿佛一对儿白
兔剧烈的晃动起伏。秦珞音森冷的目光注视着一脸淫笑的罗雍,语气变得极为冷
漠:「你想要我的身子,就放马过来吧,我权当被狗咬了一口,但你休想我会屈
服于你。今日之辱,他日我秦珞音必十倍百倍回敬。」

  「嘿嘿嘿,好大的威风。希望等会儿我干你的时候,你嘴巴还能这么倔呢。」
见秦珞音已经认命般泛起了挣扎,罗雍也不再用力的按着她的身子,双手在秦珞
音丰润诱人的胴体上来回抚摸着,秦珞音只是咬着牙偏开头,不去看他。

  「天色已经不早了,春宵一刻值千金,现在就让我们来洞房花烛吧,哈哈哈
哈哈。」

  最后调整了一下姿势,已经按捺不住的罗雍猖狂的大笑起来,腰部向前一送,
在秦珞音充满了痛楚的呻吟声中,坚硬如铁的肉棒毫不留情的贯穿了秦珞音柔嫩
紧窄的腔道,轻易撕裂了那层薄薄的肉膜,深深插入了小穴深处,紧紧相贴的耻
部,漆黑和紫色的毛发在肉体的颤抖中紧紧纠缠在一起。

  虽然曾经失身于楚风,但是下身传来的仿佛撕裂身体般的剧痛还是让秦珞音
疼的娇躯直打颤,双手在罗雍的手臂上一阵乱抓,在上面抓出了一条条淡淡的红
痕,细密的银牙紧咬着润泽的红唇,一丝鲜红的血迹从嘴角缓缓流下。

  比起身体上的痛楚,秦珞音心中的凄苦更甚,她恨不能将这个亵渎了自己的
家伙剥皮拆骨,碎尸万段。秦珞音泪盈盈的美目狠狠的瞪着罗雍,目光中充满了
恨意。

  胯下的美人此刻痛不欲生,罗雍却是志得意满。秦珞音温热的花径内惊人的
紧凑和撕裂那层肉膜的真实触感让罗雍丝毫没有怀疑秦珞音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夺走这等绝色佳人的处子之身给罗雍带来了极大的满足感,更兼淫辱仇敌楚
风的新娘的复仇快感,双重的刺激让他欲罢不能。刚刚才被他用手指玩弄到高潮
泄身的秦珞音蜜穴也足够的湿润,让罗雍的抽送没有丝毫的阻滞。

  「好紧的小穴,奥,真是让人受不了啊,太爽了。」罗雍惬意的挺着腰在秦
珞音紧凑的嫩穴里不住抽送着,享受着柔嫩紧窄的肉壁紧紧包裹着肉棒带来的销
魂蚀骨般的快感,胯部每一次的顶入都贴着秦珞音贲起的耻部,将肉棒深深地插
入蜜穴的最深处,开垦着大梦圣女水嫩诱人的身体。

  大梦净土中,带着元媛正往新房走去楚风没走多远就又被一群宾客给堵了个
正着,被架了回去,在起哄声中开始了第二轮的拼酒。一杯又一杯的珍酿下肚,
渐渐上头的楚风完全不知道她的新娘此刻已经入了别人的洞房,被他的仇人压在
胯下肆意侵犯。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