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录】未发布章节(有断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17665

首发:第一会所

  
             第一百八十八章看望

  清晨雾起昨夜风,惊散许多往年梦。

  浅夜还是月明繁星,深夜入城之后,起了好一阵突兀刮起来的大风,直到白
天清晨,满城都笼罩在大雾里边,天色也是暗沉无光。

  养在文武馆的文征卿本也不是什么大恶人,也就爱出一些风头,脾性刁钻了
些,遇到昨夜那种事后,好在有医官救治,被及时送到了馆里边。

  因是深夜都已入睡,也没有人知道都发生了什么,今天又雾大天沉,都是还
没有起来。

  城中大道之上,一辆外饰朱红色的马车行驶在雾气里边,马车停下的时候,
只见厢内极其的探出一只莲花样式的高跟冰鞋,动作端庄淡雅的踩在车架上。

  不必看她女子容貌如何,仅看她穿在莲鞋内的玉足,便已是令人怦然心动,
其色丝滑雪白,处处都是婉约高贵的曲线诱惑,透过微露细长美腿的肌肤,一袭
镂空薄丝的雪衣裙底,若隐若现的覆盖在莲鞋花纹,流露出许多晃眼春色……

  当她穿着的细长鞋跟踩在地上时,顺着她一袭白衣纱裙往上看去,修长高挑
的美女身材,比之男人都要高上许多,一张仙子容颜抬目看来时,正是喜欢清净
的妃裳雪。

  因是现在人少未起,她才选在这个时候过来看望。

  文武馆要解散的事实已经铁板钉钉,很多人提前就搬了出去。

  在大雾里边,她白衣裙底,穿着冰玉雪莲的细长鞋跟踩在青石板上的清脆击
打声,哒哒作响的回荡在雾气里边,清冷圣洁的仙子倩影也慢慢消失在深处。

  正在睡梦里边的文征卿惊魂未定,连做梦都是被人追杀,恍恍惚惚的大梦醒
来后,也是劫后余生,满头大汗淋漓。

  正混沌不知时辰的时候,门外走廊远远的传来清脆作响的走步声,由远至近
的渐渐清晰,拨动人的心弦,让文征卿瞬间听的云里雾里,又不敢往那处去想。

  直到房门被轻轻推开,一道仙女下凡的白衣身影,圣洁无比的立在门口,看
的他如在梦里道:「哎呀,老天爷,我不会是死了吧?」

  仙女只看他房间里摆设,便瞬间蹙起眉来,轻抬玉足莲鞋走了过来,看他头
缠绷带的样子大是滑稽,轻启红唇道:「脑袋还疼吗?」

  文征卿这才反应过来,感动的差点当场哭了出来,激动至极道:「女皇陛下,
是您来看望我啦?」

  妃裳雪看他样子,轻叹一声道:「我这个女皇,做的也是太多心了。」

  文征卿两眼发光,犹如兴奋孩童道:「您能看我一次,真是死了也值啦!」

  妃裳雪看四周也没可以坐的地方,他房间里边又是邋遢,摆设杂乱,还有股
经久不散的酒味,难闻的很,让她这个冰清玉洁,不食烟火的高冷仙子,大是皱
眉的道:「以后可别喝这么多酒了。」

  文征卿连忙点头道:「是是是,我都听女皇陛下的。」

  她姿态端庄轻提纱裙,穿着莲鞋的高跟玉足绕过地上狼藉,来到窗前打开木
窗,把清风引进房间里边吹散秽气,绝美容颜看着外边竹林道:「我本来不想过
来,可念起自己身为康国女皇,手下人受了这等重伤,不来看看于心不忍,你知
道吗?」

  文征卿老毛病故犯的看着妃裳雪的仙子背影,一袭白衣纱裙随风飘舞,清晰
勾勒出她高挑身材的婀娜诱惑,尤其是圣洁高贵,散发着明亮光泽,顺着她背影
落到纱裙包裹的两瓣美臀处,隔着裙衣都能看出其中紧致浑圆的轮廓,一时色眼
迷离道:「小人知道的,全念女皇陛下保佑,这才脱离凶险。」

  妃裳雪闻着窗外清风,话语动听道:「说起昨夜之事,缘自你出言不逊,得
罪了别人,这才引起祸端,今后可要以此为戒,我这女皇陛下也不能保你一辈子。」

  文征卿想了一想,犹豫说道:「那他们那边怎么办?」

  妃裳雪淡声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景乾那边,自有我们去说。」

  文征卿恍然似梦道:「多谢女皇陛下……」

  外边的风吹的里边清清凉凉,浓重味道释然许多,这房间里边坐也无处去坐,
椅子上还有酒水污渍,只有床上还算被褥崭新,想是昨夜新换的,文征卿也难得
客气道:「女皇陛下,您别老站着,也快来坐。」

  妃裳雪略微一想,终究是轻抬玉足来到他床前,坐到床边道:「还有什么要
说的没有?」

  文征卿这时候也想报答她恩情,知道此时无人道:「城里都知道雍州现在是
争夺城主激烈,那个景乾背后,在雍州是盘踞已久的名门贵族,势力遍及各处,
如果不考虑这些,就选定城主继承人,只怕是要狗急跳墙。」

  妃裳雪难得看他正容说话道:「当初景胜靠这些人才获得支持,如今正是要
等到收获回报时候,自然不想拱手让人了。」

  文征卿道:「那女皇陛下想如何?」

  妃裳雪轻抬玉手整理衣裙,仙子美眸看来道:「这世上做人难免有些瑕疵,
这都是避免不了的,如果因为小过错,就彻底否定他,甚至激怒他,都不是明智
之举,只消懂得君臣之礼,不触及底线,城主之位给他又何妨?」

  文征卿眉头紧皱,摇头晃脑道:「那也就是,女皇陛下打算妥协了?」

  妃裳雪浅浅一笑道:「我从来又没和他有什么争斗,怎么谈的上妥协?」

  文征卿道:「那您知道瑾月小姐如何看吗?」

  妃裳雪淡声道:「她会如我一般。」

  文征卿长叹道:「这样一说,就都明白了。」

  妃裳雪看着他道:「所以我来这里,一是要你不再挑衅生事,二是保证你的
安全,也就不要再想着对昨夜事情追究到底了,似是这般,是要激起大的动乱。」

  文征卿倔强脾气上来道:「所以小人就觉得,要论硬气还是看馆主,不管是
北国,还是察贺台,都从来不妥协,要打就打,该退就退,满国文武服服帖帖,
不敢造次,可现在女皇陛下和瑾月小姐毕竟新主登基,根系未稳,面对小城竖子,
也要有此妥协,真是我等情理之中了。」

  妃裳雪听的蹙眉,却又消释一笑道:「你要说我不如欧阳馆主的话,那你看
你个人怎么想了,身在高位,总不能全顾忌一人之感受。」

  文征卿道:「妥协一回,就有第二回,那今后二主的威严怎么办?」

  妃裳雪道:「我今天过来是讲和的,不是和谁人争夺道理的。」

  文征卿偏过头,表现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道:「小人大不了豁出这条
命啦,也免得女皇陛下屈尊降贵,找一个毛头小子去求情。」

  妃裳雪抬起玉手制止道:「我们现在一切安定,没人愿意为了个人感受,而
去挑起一场战争,仅凭他赶走别人霸占武场一件事,就要剥夺他争夺城主的权力,
只说出去,也难以让别人心服口服,你就不懂吗?」

  文征卿气声道:「女皇陛下说了算,小人又算的什么?」

  妃裳雪也是气的好笑道:「真搞不懂你这人,抓住别人一点小过失就死活不
放,非要你死我活,鱼死网破的,就没想过你能如此,我却万万不能斤斤计较,
这样是会激起内乱,甚至引起反叛的。」

  文征卿瞪着眼睛道:「您就是借给他们胆子,问问谁敢判乱?现在可不是从
前了,瑾月小姐掌管的军队就算不计雍州,也有六十几万,谁人敢反?」

  妃裳雪摇头笑道:「这等军政大事,可不是按你这么来算的,大动干戈又岂
是儿戏?」

  文征卿道:「反正小人也说不过您,女皇陛下做主就好了。」

  妃裳雪展露一笑道:「那咱们就如此说定了,本宫替你去说,不准景乾找你
寻仇,你也不要再去言语激怒他,毕竟你也该明白,他这个人记仇的很,昨夜救
你一命,也是深为怨恨本宫和少帝多管闲事,你可不要让本宫出力不讨好。」

  文征卿偏着脑袋道:「小人听懂啦!」

  她看这人头缠绷带,满脸倔强的神情,也禁不住噗嗤笑道:「这样才乖!」

  文征卿压抑着怒火后,才闻到她说话时的红唇香气,偏过脸一看,正见绝美
仙子含笑看来的模样,云鬓秀发随风飘飘,落在香肩秀发,白衣胸前内,绣着云
彩花纹的雪白抹胸,花边镂空薄丝的覆盖在微露两座浑圆的玉峰,看去高耸挺拔,
曲线饱满,泛着丝滑诱人的光泽,一道深沟延伸往下,让人想一探究竟。

  鬼使神差里边,坐在床上的文征卿糊里糊涂的就把脑袋凑近几分,瞪大眼睛
往她胸衣内看去,若隐若现的看见诱惑深沟里边,两团圆滑细腻的仙子玉峰,紧
致滚圆的挤在一起,被那薄丝胸衣包裹的雪白晃眼,芳香四溢,目瞪口呆的咕咚
吞咽口水,神魂皆消的痴痴道:「好深!」

  妃裳雪瞬间反应过来,猛的蹙眉伸起玉手挡在胸前道:「你想死吗?」

  文征卿吞咽口水,意犹未尽的就差痛心疾首了,想着如果刚才再近一点,说
不得还能看到冰冷仙子的玉峰蓓蕾,要是能看到一眼,只说有幸能欣赏到女皇陛
下高不可攀的仙子峰顶,就算死了也都值。

  更是毫无悔意的撒泼道:「我想活!」

  妃裳雪气极起身道:「想活就把眼睛老实点。」

  文征卿睁大眼睛,销魂蚀骨的沉浸刚才滋味,满满都是她浑圆雪乳的饱满曲
线,雪白晃眼的在脑袋里回荡道:「小人就看上一眼,女皇陛下不至于要杀人吧?」

  妃裳雪站在床前看他两腿中间,把被子顶起来一个帐篷,红唇冰冷道:「看
你那丑样子,不觉恶心吗?」

  文征卿俩眼瞅瞅底下,引以为荣的表现出一脸无辜,装可怜道:「我,我也
不想的,是它自己要起来的……」

  妃裳雪懒得跟他争辩,大是嫌弃的直接转身就走,消失在雾气里边。

             第一百八十九章围攻

  满城浓雾经久不散里,还飘起了一层层叠叠细雨,细如丝线的清晰可见,大
道上的车马就行驶在雾里边,只是掀开车帘往外看去时,从空气里边还飘着未曾
散去的美女幽香,这香气迷人,透着深深的绝色清冷。

  他皱着眉细闻片刻,香气渐渐散去,印象里边好像在哪闻过,却一时想不起
来。

  大队簇拥的仪仗队,走在城中虽是已经减少了许多跟随,但有三百多人的随
从,细雨雾气里边铁蹄践踏,依然是很威严壮观的。

  车马人声,熙熙攘攘的喧哗,来到位于偏僻清幽的美景所在,近看有河边清
澈,竹林成群,远看有若隐若现的雾气山川,门前狮子两旁,把守严密的站满按
刀侍卫,春风得意的景乾,一身墨衣飘飘的走下马车。

  抬头仰望,豪杰之气溢于神色表情,正要抬步登上台阶,从雾气细雨忽然闪
现人群,神情激愤的找上门来!

  本也是今天有雾,时清时沉的,就见雾气里边人影戳戳,群情激愤,夹杂着
群声征讨,一眼望去,明晃晃挥来挥去的,全都是刀剑棍棒,叫人看的云里雾里,
顿时就懵的不知所措……

  最近喜欢站在高处欣赏风景的妃裳雪,即便是此时雾天,也照旧登上宫中高
楼,居高临下的俯瞰风景。

  而新任总管的小芸,性格古灵精怪外,还很聪明,正对着一架古琴细心擦拭。

  时不时坐在旁边的小魔头,津津有味的看着仙子倩影,迷恋不已道:「看这
个样子,肯定是要有一场大雨。」

  妃裳雪扶着栏杆笑道:「这样的大雾,还真是第一次见。」

  冉儿在后边道:「不过仙子姐姐去看完那文征卿,也没说说怎么样啦?」

  妃裳雪微微一想,轻言淡语道:「我是有意为他讲和,只是伤的比较厉害,
他对此心有不甘,也算勉强答应了。」

  冉儿点头道:「万事宜解不宜结吧。」

  小芸在旁道:「女皇陛下为他说和,那可也是给了天大面子啦!」

  妃裳雪姿态端庄转过身,冰清莲鞋踏在地板高贵走来道:「我也明白他们都
是强盛性子,谁都不愿意低头,但到此为止,总是为好的。」

  冉儿道:「相信暗示一番,那景乾也该知难而退了。」

  妃裳雪背负玉手道:「夫君和他都是少年人,只是人和人总归不一样。」

  冉儿想也不想道:「我从来不爱计较那些的。」

  妃裳雪看小芸擦完了琴,轻抬高跟莲鞋哒哒作响的走过来道:「要听琴吗?」

  冉儿眼睛一亮道:「那就听听好了。」

  妃裳雪把琴放在架上,浅浅一想,便坐在椅上拨琴弹奏,看去楼外云里雾里,
房中白衣仙子美景如画,犹如置身仙境。

  也只因她是神秘高贵的天上仙子,欧阳霓十分放心的把小魔头交给她读书后,
无论是天文,或是各种经学音律,诗词歌赋,都教的是手到擒来,把他也调教的
是个音律行家。

  令小芸万万没想到的是,明明女皇陛下弹的琴声动人好听,悠扬婉转,曲调
惊艳,一袭白衣胜雪美的仙女下凡,高贵圣洁的不容侵犯,可这魔头偏偏看着看
着,就已是两眼色眯眯,大是垂涎仙子美色,让她都觉得有些脸红。

  也就在小芸脸红时候,旁边小魔头已经忍受不住,不顾仙子扶琴的冷艳绝美,
直接就走到她身后,悄悄伸手在底下来回摸索,似是从两腿之间掏出了什么东西,
这才做贼心虚的探头探脑道:「小芸,你可不要乱看啊!」

  小芸满脸通红道:「大白天的,怎么可以这样啊?」

  冉儿撇撇嘴,急不可耐道:「你别看不就行啦!」

  依旧弹琴的妃裳雪听到二人对话,偏过绝美容颜圣洁一笑道:「你这时候和
他说这些,能听进去才怪了。」

  冉儿躲在她身后,两眼发光道:「还是仙子姐姐了解我!」

  妃裳雪指尖在琴弦拨弄,仙子容颜清冷高贵,穿着的一袭白衣纱裙,在房间
内散发着圣洁光泽,丝丝秀发拂过红唇,更增诱人。

  而她身后小魔头,却是大煞风景的做着亵渎动作,对这不容侵犯的仙子,大
是熟练的掀起一件雪白纱裙往上撩去……

  就让小芸看见任他摆布的妃裳雪,从纱裙里边露出两条曲线笔直的细长美腿,
丝滑晃眼的暴露在空气当中,更加惹火诱惑的是,就连高贵仙子最令男人梦寐向
往的神秘销魂……

  只见她眼里的女皇陛下,一袭薄纱雪裙凌乱的被撩起来时,神秘圣洁的萋萋
乌黑芳草,掩饰着令她都要羡慕的仙子美穴,极其勾魂的展现在空气里边。

  小芸正看的眼花缭乱,已经看见小魔头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两腿之间挺着
粗长狰狞,扶住仙子玉体坐往自己怀里,随着高高竖起的粗长宝贝一点一点消失
进阴毛茂盛的仙子美洞,听的他舒服至极畅快一声,满脸欲仙欲死道:「嗷呜,
好紧!」

  经过一番折腾,被掀起来的雪白纱裙才凌乱散开,把两人结合处遮掩起来,
背对着坐在他怀里的妃裳雪,保持着她的清冷高贵,姿态端庄的伸出玉手重新落
到琴弦,又是重新弹奏起来。

  满脸通红的小芸目睹一场活春宫,直羞的不知所措,还忍不住想偷看。

  看见保持镇静的妃裳雪,努力不被此时情欲所打扰,一双美眸清澈的看着琴
弦,玉手来回拨弄,发出阵阵悠扬音律,身后小魔头也似有默契一样,即使一动
不动,同样享受到无比欢乐的仙子包围,只觉她美穴里边紧窄难言,层层夹紧的
吞噬着粗长肉棒,情不自禁的就把手伸进她胸衣里边,细致入微的揉捏着傲人双
峰……

  随着他揉捏动作的徐徐滋味,不知不觉已然蹙眉的仙子,也渐渐有些动情,
弹琴的动作开始有瞬间的停顿,两人大是默契的开始迎合起来。

  眼见坐怀不乱的美女仙子,云鬓秀发缓缓显得微乱,穿着高跟莲鞋的冰清玉
足也踏在地上,开始支撑着上下起伏的动作,在空气里边渐渐传出少年阳物抽插
仙子美穴的汁水声,听的小芸再难忍受,用手捂眼的羞叫一声道:「啊,人家要
出去啦!」

  说完一溜烟的匆忙窜了出来,只留二人在房间里边。

  楼上琴声断断续续的凌乱里,当她胸前两团浑圆雪乳,从薄丝花边的胸衣里
边被揉出来时,在他怀里弹琴的妃裳雪张开红唇娇喘叫道:「嗯……噢……」

  享受她叫床的小魔头兴奋不已,两只手在仙子姐姐胸前丝滑雪乳揉的波涛涌
动,芳香四溢,怀中仙子也偏过仙子容颜,美眸动情的献出红唇,还未说话,就
被他直接含进嘴里,激情火热的舌吻起来。

  两人舌吻的同时,不停传出阵阵口水搅动的声音,正是小魔头饥渴难耐的吃
着仙子口水,手里托住她胸前双峰揉的卖力。

  妃裳雪美眸微闭的和他深吻中,坐在少年怀里来回晃动仙子美臀,好把他粗
长肉棒夹在玉洞深处跟着左右夹弄,情不自禁的发出阵阵娇喘道:「晤,晤……」

  在她这般晃动里的小魔头很快就销魂蚀骨,直接把她按在桌上,站在后边就
是凶猛征伐,次次深入的猛烈动作,直做的天昏地暗,把绝美仙子干的死去活来,
一根粗长肉棒在仙穴里边噗叽噗叽直响,戳的水汁乱洒道:「仙子姐姐以前不是
爱打我吗,现在被操得爽不爽?」

  妃裳雪埋脸贴在桌子上,大把乌黑秀发乱甩,张着红唇大声叫道:「啊啊啊,
宝宝好厉害,操的仙子姐姐好舒服,要被你干死了!」

  两手捧住她腰的冉儿奋力驰骋,揉着她纱裙看自己男人肉棒在仙子姐姐的美
穴里边激烈进出,干的水汁乱洒,满脸通红口不择言道:「我让你清冷,我让你
高贵,还不是老老实实夹着我的大鸡巴被操,嗷呜,爽死了!」

  妃裳雪从来都是被世人尊为不容侵犯的高冷仙子,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语,
还真觉得别样兴奋道:「你敢这样说我,不怕姐姐回头打死你吗?」

  冉儿大咽口水道:「看我先操死你这个仙子,嗷呜,快叫爹爹!」

  妃裳雪听到这里时候,伴随着两人结合之处噗嗤一声,大股穴水都被插了出
来,美的她修长身材曼妙扭动,曲线诱人至极,偏过脸来些许清冷的高贵道:
「啊,你想死吗?」

  冉儿急忙探手捞住她胸前浑圆雪乳,来回揉捏,感觉到她将自己夹的更紧,
叫他舒服的倒吸凉气道:「哎呀,快叫,快叫!」

  妃裳雪只得趴在床上,声音诱人的勾引道:「啊,爹爹操我!」

  这话把个小魔头听完只欲火沸腾道:「仙子姐姐,我要操死你,干死你,嗷
呜,不行了,不行了!」

  坚持大半天的小魔头也是到了强弩之末,妃裳雪此时此刻被男女色欲主宰的
仙子玉体,当真是渴望极了被他火热精液灌满的美妙滋味,不顾形象的摆动美臀
迎合他道:「呜呜,快射进来,都射进来,灌满仙子姐姐!」

  冉儿听的此处,再也不能强忍的嗷呜一声紧紧贴住她美臀,闭着眼睛,满脸
欲仙欲死的享受内射仙子姐姐的极致销魂,浑身颤抖里边,一股一股火热精液灌
进她玉穴里边,一起到达了情欲高峰。

  缠绵过后的二人都是有些疲惫,尤其是冉儿呼呼大喘,坐在椅子上满脸大汗。

  就连妃裳雪也给弄得一袭白衣纱裙皱褶,如同坠落凡尘被玷污的仙子,浓稠
的精液从激情张合的玉穴里边缓缓流淌出来,绝美容颜云雨神情明显,以至于鬓
发湿乱,过了很久才站起身来,整理着衣裙。

  又看他模样,噗嗤一笑道:「还要不要再来一次?」

  冉儿一听顿时吓的不轻,摇头如拨浪鼓样,苦口婆心的说教道:「这夫妻缠
绵,一次也就行啦,再来一次,可不是要宝宝的命嘛!」

  妃裳雪渐渐恢复清冷圣洁的整理着薄丝抹胸,但还觉得自己白衣纱裙掩饰里
边,玉穴内全是他滚烫精液,更见妩媚诱惑的笑道:「刚才,你说让姐姐叫你什
么?」

  正沉浸在销魂滋味里的冉儿还没察觉到空气里杀气,大咧咧的躺在椅子上道:
「没叫什么啊!」

  妃裳雪冰冷一笑道:「是嘛?」

  冉儿看她脸上杀气,顿时吓的整个人魂飞魄散,一咕噜从椅子上爬将起来,
躲躲闪闪道:「是你自己要喊的!」

  妃裳雪冷哼一声,背负玉手来到椅子前,端庄落座道:「给我过来。」

  冉儿想也不想,急忙殷勤过来道:「仙子姐姐,仙子姐姐……」

  妃裳雪坐在椅子上,仙子女皇的威严流露,翘起美腿高高在上道:「给我跪
下,叫娘!」

  却看这小魔头果真不吃眼前亏,噗通一声就跪的痛快,满脸悔不当初道:
「呜呜,宝宝再也不敢了,娘就绕了我吧!」

  妃裳雪翘起来的高跟玉足在他脸前晃来晃去,细长鞋跟贴在他脸上,挑衅一
笑道:「刚才不是很威风吗,还让仙子姐姐叫爹,现在爽不爽?」

  冉儿偷偷看她一眼,无辜可爱道:「不爽……」

  妃裳雪轻拢纱裙,仙子玉足穿着坚硬冰滑的高跟莲鞋踏在他脸上,女皇高贵
道:「咱们两个是夫妻,今后可不许乱了辈分,懂?」

  冉儿点头如捣蒜道:「懂懂懂。」

  妃裳雪这才满意一笑道:「你懂了就好,现在本女皇也累了,好儿子来给娘
捶捶腿。」

  冉儿听的一愣,又转眼反应过来,大献殷勤的将她美腿扛在肩上,揉来揉去
道:「娘这腿真是又白又长,每次夹在儿子腰上可爽死了。」

  妃裳雪大觉好笑道:「别乱看,好好揉。」

  冉儿将她美腿又抱在自己怀里,用手慢慢锤着道:「仙子姐姐,这样舒不舒
服?」

  妃裳雪坐在椅子上,微闭美眸的享受道:「嗯,再用点力。」

  这小魔头果然卖力动作道:「仙子姐姐,你说景乾和文征卿还会闹腾吗?」

  妃裳雪美眸看着他俊容,越看越是喜欢道:「夫君觉得呢?」

  冉儿皱眉道:「我看够难!」

  妃裳雪轻笑道:「你是说他们两个还会因此冲突?」

  冉儿点点头道:「文征卿是个放荡不羁的洒脱之人,自视清高的很,那景乾
的名声,我可是素有所闻,在雍州的时候就无人能管,狂妄的很,这两个活宝撞
到一起,那简直就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妃裳雪仔细听完,仙子容颜神情流露之间,看去也很是赞同道:「我本来去
看过文征卿后,也有想过这些。」

  冉儿道:「所以我才说,他们两个是不顾虑后果的人,谁要去管,都落不到
好,当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妃裳雪轻抬高跟玉足,来到他腿间夹住湿滑肉棒来回搓弄道:「那夫君有何
良策?」

  冉儿在她女皇玉足爱抚里,很快就硬了起来道:「依我看的话,就是谁也不
用管,如果真又闹起来,到时候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就该消停消停了。」

  妃裳雪看着他肉棒硬起,更用冰冷坚硬的高跟鞋将他棒身夹在中间温柔搓弄,
娇媚笑道:「可是仙子姐姐已经承诺要给文征卿讲和了,可该怎么办才好?」

  他用手将莲鞋玉足夹住自己胯下宝贝,来回摩擦的抽送进出道:「反正只说
讲和,可也没说什么时候。」

  妃裳雪嫣然问道:「这敷衍人的学问,是谁教你的?」

  冉儿只顾自己爽,仰着脸探头探脑,得意忘形道:「这个不用教,天生就会!」

  妃裳雪浅浅一想,红唇含着笑意道:「你的意思我懂。」

  冉儿美的倒吸凉气,滋滋称爽道:「嗷呜,这俗话说针尖对麦芒,王八眼对
绿豆,如果他们真要胡闹,大可置之不理,等累了就消停。」

  妃裳雪看着他模样,神情流露喜欢道:「和我想的倒是差不多。」

             第一百九十章闹腾

  在楼上渐渐安静,依稀静止的时候,底下的小芸好不容易熬了过去,又迎面
撞见跌跌撞撞的安乐公,「文征卿」被人簇拥着架了过来,看他看他鼻青脸肿的
样子,正是被人给打了。

  后边还有十几个人推推吵吵,弄得看去一片狼藉,搀扶着文征卿的季言也是
模样狼狈,只架着文征卿便呼喊着要见女皇陛下!

  把个小芸也直接冲的风中一叶,飘零无力的叫嚷道:「就不能慢点吗?」

  一堆人看似憋了很大火气,急急忙忙往前冲,可苦了刚缠绵完的妃裳雪,刚
想走过去看看,便觉一袭白衣纱裙深处,满满都是稀释的精水从仙穴里边流了出
来,弄得美腿都觉湿滑,连路都不能走,不明所以的小魔头却是满不在乎,慢条
斯理的走到幕后去整理衣衫。

  高楼底下汹涌喧哗,沸沸扬扬的有好多个人,蹭蹭作响的往楼上窜,叫嚷不
已的求着见她,一看到端坐在椅上的妃裳雪,就架着文征卿过来喊冤道:「雍州
的人竟敢当街行凶!」

  妃裳雪恢复着女皇威严,美眸一看眼前乱态道:「你先说怎么回事?」

  季言扶着文征卿过来,手指着他鼻青脸肿,怒气未消道:「我们听说安乐公
被小人暗算,哪能忍得住这口气?就抬着他去找景乾小子讨说法,没料想还敢把
安乐公从架子上推了下来,摔的是一身是伤!」

  妃裳雪看他这些人模样,满是狼狈滑稽,神情冰冷道:「那你们来我这里做
什么?」

  季言脖子一抬道:「我们请女皇陛下做主,好好治治景乾那小子。」

  她目光落在文征卿脸上,当真是新伤旧伤都在一起道:「我不是刚去你那里
要讲和吗?」

  文征卿跟个败兵一样,满脸淤青道:「回女皇陛下的话,这和咱们讲不了。」

  妃裳雪这个时候清晰觉得又有一股湿滑精水,从玉穴里边流了出来,直接就
顺着美腿快要坠落,急忙翘起高跟玉足掩饰着异样,红唇一笑道:「看你们这样
子,是今天吃亏了吗?」

  文征卿梗着脖子,一脸不服气道:「刚开始是我们占了便宜,后来才吃的亏!」

  妃裳雪也当真是对他苦笑不得道:「你早上还说的话,忘的也太快了。」

  季言在旁道:「女皇陛下这可不能怪安乐公,我们一知道消息,那可是群情
激愤,当场就找来木架抬着安乐公去讨说法,只怪准备不足,才吃了亏。」

  妃裳雪美眸看他道:「哦?那如此说来,你们去了多少人?」

  季言伸手一比划道:「总共六百多人吧。」

  妃裳雪噗嗤一笑,绝美容颜露出娇俏道:「你们六百多人,也打不过三百侍
卫吗?」

  文征卿叫屈道:「可不是我们不能打,只怪准备不足,一行去的仓促,刚开
始还占了上风,打的他们不敢露面,只敢躲在大门里叫骂,可后来就开始反杀,
但好歹被我们赶回去包围起来了。」

  妃裳雪轻伸玉手摸着自己纱裙,又拂过云鬓秀发道:「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
说来也都是天子门生,怎么这般跟小孩子一样胡闹?」

  季言跟着大冤道:「那个景乾小子来我们文武馆玩,还敢霸占武场就算了,
又阴谋偷袭安乐公,这不是欺负到头上来了嘛?」

  妃裳雪再上边翘着美腿,晃着高跟莲鞋道:「你们占便宜的时候不说,一吃
亏就跑过来要女皇陛下主持公道,让我如何是好?」

  季言道:「这世人都知道,文武馆从来都是天子门生,现在女皇陛下不给我
们做主,还能找谁去?」

  文征卿哎呦叫疼道:「他欺负我们,就是欺负女皇陛下您,是可忍,孰不可
忍!」

  妃裳雪微微一想道:「也就要八十一州赴任时,却出了这种事,这任期耽误
不得,明白吗?」

  文征卿捂着脑袋道:「只要女皇陛下好好惩治那小子,给我们赔礼道歉,这
件事就算完。」

  妃裳雪道:「那你们能先解围回去吗?」

  文征卿道:「我们偏不回去,就要好好围着那小子,叫满城人都看看他做的
好事!」

  妃裳雪美丽一笑,仙子容颜高贵冷艳道:「既然这般胡闹,也由你们去了,
又人多势众的,何需别人主持公道?你们若再打不赢,也别有什么脸来找本女皇
了。」

  文征卿受她一激,顿时豪迈冲天道:「女皇陛下看着吧,等我们这番回去搬
来梯子,保管攻进门去,活捉了景乾那小子。」

  妃裳雪端坐在椅上,面对众人道:「反正你们天子门生,也没人敢管,这是
死是活,就悉听尊便吧。」

  季言被她一撺掇,对这景乾充满火气道:「女皇陛下只等我们一把火烧了他,
大捷回来吧!」

  妃裳雪听的他们要放火,顿时流露女皇威严道:「你们围着他,我是管不了,
可这满城皆知,再放火的话,便说不过去,要懂得尺度,明白吗?」

  这些人一想到搬梯子的方法,还真是急不可耐的往楼底下窜着下去,头也不
回道:「我们知道啦!」

  把个妃裳雪弄得好笑不已,看幸灾乐祸的小魔头从房间里边出来道:「都听
清了吗?还真是被你说中了。」

  小魔头少年心性,只想着要凑热闹,大是兴奋的凑过来道:「我这就赶快准
备马车,咱们过去也看热闹。」

  到了雾气弥漫被雨打散时,都已经是接近黄昏的时辰,却在偏僻的地方聚拢
了很多的人。

  看那被围起来的深楼大院外,还真的是铁马冲撞,弓箭四射,人影重重,明
火执仗,就好像真的打仗一样。

  外边混乱当中,直回去把个十几架梯子都搬了过来,直跟攻城陷阵一般,弄
得里边人又推又骂。

  看热闹的人不嫌事情大,这文武馆干的就是行兵打仗的事,除了穿着常衣,
聚拢的六百多人一道一道,把门围的水泄不通,还人人拿着刀剑棍棒,就差往里
边放火了。

  躲在远处看热闹的小魔头两眼发光,在这边从白天看到黄昏天暗都舍不得回
去,滋滋称奇道:「哎呀,这好家伙,说是回去搬梯子,还把攻城云梯都给抬过
来了,到底是天子门生,干起事来排场都大的很!」

  坐在旁边看书的妃裳雪闻言偏脸道:「有这么厉害吗?」

  他扒着窗户两眼瞧的仔细,不忘为她介绍战况道:「看这季言还是个文武奇
才啊,排兵布阵也有一套,景乾不知道厉害,还真是捅了马蜂窝啦。」

  大饱眼福的小魔头瞧的聚精会神,一边妃裳雪听他说的精彩,也把书放到身
侧,透过窗往夜色里看去,真见火把通明,攻城云梯都架到墙上了,有人拿着弓
箭凶猛乱射,和打仗没什么区别。

  冉儿滋滋摇头,幸灾乐祸道:「看这回出了这种事,估计也该懂得低调低调
了!」

  妃裳雪一直听这小魔头介绍两边战况,如今亲眼看到场上混乱,也不知做何
感受道:「不看了,我们回去。」

  冉儿一听要回去就急忙道:「这么热闹回去做什么?」

  妃裳雪把他趴在车窗的身子拽回来,神情端庄道:「事情闹到这种地步,有
什么好看的?」

  冉儿探头探脑,急的就像火锅里蚂蚁一样,心痒难耐道:「再让宝宝多看一
会儿!」

  妃裳雪握住他手,缓缓摇头道:「你看天色也晚,这还下着雨的。」

  冉儿只能合上车帘道:「那好吧。」

  在回去的路上,点缀着夜明珠的马车里边,外边淅沥雨声,城中万家灯火纷
纷亮起。

  清冷仙子的妃裳雪,则坐在马车里边的夜明珠旁,拿着书籍慢慢品读,丝丝
缕缕的秀发落在白衣肩上,目光在纸上看过,全都是认真。

  比起她的端庄圣洁,外号小魔头的冉儿,就显得尤为好动。

  妃裳雪知道他今晚活泼好动,是因为没能好好尽兴看热闹,她也不点破道:
「外边雨下了吗?」

  冉儿凑过来瞧瞧她看的书,举止暧昧的闻着她白衣香气道:「是下的挺大,
那景乾现在一定急死了。」

  妃裳雪微偏侧脸道:「他急什么?」

  冉儿来了精神,开始伸手比划道:「谁都恨他张狂,现在碰上文征卿这个无
赖,可别提多么大快人心,都在看笑话。」

  妃裳雪听来翻开一页道:「你用无赖形容文征卿,却是极为恰当的。」

  小魔头眼看美色当前,不顾不容侵犯的圣洁高贵,探出手来就把仙子搂进怀
里道:「文征卿是个无赖,我是个小魔头,那景乾是什么?」

  妃裳雪被他抱的满满,含笑把书放到一边道:「你说呢?」

  冉儿歪头一想,开心道:「是王八!」

  妃裳雪听的噗嗤一笑,仙子娇嗔道:「你呀,什么时候给人起这么难听的外
号?」

  冉儿兴奋过头道:「你就说好不好吧!」

  妃裳雪含笑坐在他怀里,伸出玉手轻拂秀发道:「只准你我知道,不许别人
听见,可以吗?」

  冉儿道:「这就对了,只有我和仙子姐姐知道这回事,不叫旁人听见。」

  妃裳雪掀开车帘,外边细雨随即刮了进来,她又合上道:「现在都在看笑话,
也就等到底是谁先撑不住了,说不定,他会向我们来求援的。」

  冉儿赞同道:「这是肯定的,能管文征卿的只有仙子姐姐一个人,要解围只
有求咱们,不知道景乾会不会低这个头了。」

  妃裳雪道:「这些人嚣张跋扈惯了,但现在情形不同,如果不低头,自是平
息不了众怒的,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就是这个道理。」

  她坐在少年怀里的姿势,使的小魔头更清晰瞧着她镂空纱裙的花边,若隐若
现的覆盖在冰玉雪莲的高跟鞋上,从里边露出许多雪白,不知不觉有些两眼晕眩
道:「仙子姐姐穿着冰玉雪莲,就更显得高不可攀,玉足极美了。」

  妃裳雪抬头一笑,向他展示自己莲鞋诱惑道:「喜欢吗?」

  冉儿痴痴点头道:「喜欢。」

  妃裳雪伸手勾住他脖子,吐气若兰道:「那宝宝怎么没有硬起来呢?」

  冉儿一愣道:「为什么要硬起来啊?」

  妃裳雪坐在他身上,轻抬美腿晃动细长鞋跟,含笑说道:「你们男人连硬起
来的欲望都没有,又如何谈的上喜欢?」

  冉儿急忙道:「仙子姐姐的莲鞋玉足,真是世间无价,只顾让人看的眼花缭
乱,那有心思想别的?」

  妃裳雪把红唇贴近他脸,语气娇媚笑道:「当初促成四国同盟时,也有人这
样说。」

  冉儿抱紧她道:「是谁??」

  妃裳雪摇头一笑,美眸流露诱惑道:「你猜。」

  冉儿道:「是慕容冲吧?」

  妃裳雪红唇轻笑的说着往事道:「那时他看仙子姐姐在窗边欣赏风景,便趁
机从后边紧紧抱住……」

  冉儿听的犹如身临其境,顿时大急道:「然后呢?」

  妃裳雪感觉到这魔头兴奋,好笑勾人的撩拨道:「你也知道仙子姐姐一袭白
衣胜雪时,最是纱裙包裹的两瓣玉臀让人销魂,他又如何是个不识美色的人?他
当时站在后边,直接隔着纱裙,将仙子姐姐就地正法了……」

  冉儿瞬间满脸通红道:「怎么又被他那样了?」

  妃裳雪坐在他怀里,处处展现仙子妩媚道:「他当时硬的那么厉害,从后边
就直接顶进臀瓣里边了,急的仙子姐姐晃动美臀想要把他挤出去,反倒隔着纱裙
将他肉棒夹的更紧,你想一想,就知道他有多爽了。」

  冉儿忍不住粗喘,急忙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妃裳雪看着他样子噗嗤一笑,美女玉手勾紧他脖子道:「也没想到他得寸进
尺,将大肉棒埋在仙子臀瓣里边,还敢用手揉住了姐姐胸前的两团浑圆,说着想
和姐姐舌吻一番,但又怎么可能答应他?」

  冉儿这才呼了一口气道:「就算这样,也真是吃了大亏。」

  妃裳雪笑道:「我把他直接拒绝后,他也只能隔着白衣不停揉捏两座双峰,
开始用他的男人肉棒对着仙子姐姐的两瓣大屁股发泄怒火,当时就跟打桩一样。」

  冉儿知道妃裳雪守身如玉,自是不会让慕容冲太过销魂道:「那仙子姐姐当
时有感觉吗?」

  妃裳雪做他怀里好笑道:「他虽然只能隔着衣物亵渎,可也直接握住了仙子
姐姐的两只大奶,揉来揉去的时候,两团奶子在他手里隔着白衣都被捏的形状百
出,又怎么能没有感觉?」

  冉儿哼道:「这也太吃亏了!」

  妃裳雪趴他怀里道:「他那阅遍女色的人,自然知道哪里最爽,直接顶住了
仙子姐姐的臀眼,若不是有纱裙阻挡,还真要被他干了进来……」

  冉儿探着脑袋道:「好险好险,那还有?」

  妃裳雪点头笑道:「仙子姐姐被他按在墙上后,只想着要快点结束,就让他
戳中十几次臀洞,爽的他射了出来,又欲求不满的跪在地上,要用五座城池,来
让仙子姐姐给他用玉足搓弄一回,才气的转身离开,再也不想见他。」

  冉儿大是不满道:「宝宝要生气了。」

  妃裳雪勾引他道:「他两次亵渎,也不过是隔衣安慰,又和仙子姐姐没有肌
肤之亲,你生气什么?」

  冉儿歪头道:「可我就是觉得吃亏了。」

  妃裳雪抱紧他笑道:「人家追求仙子姐姐时,你还是个小孩子,现在他可要
伤心死了,只因为梦寐以求的清冷女神却嫁给你这小魔头,被你日夜操的死去活
来,人家还不气的吐血三升了!」

  冉儿听到这里,大觉舒坦道:「仙子姐姐这样一说,我倒是舒服的很了。」

  妃裳雪感觉到他少年肉棒硬挺,魅惑至极的晃动美臀搓弄道:「这就对了,
要说这世间之大,唯一能脱衣真正享用仙子姐姐的男人,只有你一个,还不该满
足吗?」

  冉儿此时注意到路途已行很远,快是到了宫里道:「转眼就快到家了。」

  妃裳雪点头笑道:「听完了这些刺激的,宝宝就没有些表示吗?」

  冉儿懵懂一愣道:「什么表示啊?」

  妃裳雪此时仙子动人至极,一双美眸含媚倒在他怀里,雪白玉手拨弄少年胸
膛道:「你这小魔头现在要装糊涂吗?难道真的不知,仙子姐姐为什么和你说那
些吗?」

  冉儿眨眨眼,无辜可爱道:「我真不知啊。」

  妃裳雪把云鬓秀发枕着他胸膛,把高挑身材躺在他怀里,情欲流动道:「白
天时候,不是跟你说过要两次吗?」

  他刚才硬的厉害,现在急忙摇头道:「啊,天色都这么晚了,等明天好啦!」

  妃裳雪不依笑道:「这种事不就是晚上做的嘛?」

  冉儿发愣道:「可,可现在都软啦!!」

  妃裳雪从他身上起来,开始为他宽衣解带,百般妩媚的诱人道:「让仙子姐
姐给你硬起来……」

  外边细雨飘飘,绵绵洒洒……

  正是春意正浓,夹杂着几声男女喘息,和口水搅动的声响。

  在夜明珠的照耀下,一袭白衣胜雪的清冷仙子,仙子容颜埋在他两腿之间,
上下动作的起伏不停,清冷红唇含着一根粗长狰狞的肉棒,正来回细致的来回吞
吐道:「晤……晤……」

  满脸不情愿的小魔头,躺在马车里边看仙子姐姐吃的起劲,又在她嘴里无比
销魂,忍不住有些飘飘然道:「啊,我的女神……」

  妃裳雪伸手拂过脸边秀发,乌黑云鬓衬托的她高贵圣洁,尤其是美眸微闭,
仙子神情端庄吹箫时,更加有无数美态……

  只是也由于少年肉棒太过粗长狰狞,以至于把她红唇撑的大张,紧紧包裹着
筋脉暴起的肉棒茎身,在她两瓣红唇进进出出,每次发出咕唧咕唧的口水声道:
「晤晤,嗯~」

  冉儿在她香舌拨弄,红唇捋动里,也是硬的难受道:「仙子姐姐,啊,可以
了,宝宝可以了。」

  清冷多年的妃裳雪,与人冷冰冰惯了,可爱上这小魔头后,所谓爱屋及乌里,
真是喜欢极了给他吹箫,每次都觉其中甜蜜幸福,只吃的津津有味,更不舍的从
嘴里吐出来,反倒含的更紧,热火一般大口吞吐他肉棒。

  看着自己肉棒在仙子红唇来回激烈进出的美景,快的目不暇接,想要退出来
都不能,只怕支撑不了太久道:「哎呀,宝宝可以啦!」

  妃裳雪却是把一袭白衣包裹的高挑身材,穿着冰玉雪莲蹲在地上,仙子红唇
深含茎身,口水直流,动情至极的自己揉着双峰道:「晤,你射姐姐嘴里好了…
…」

  小魔头看她动情样子,就怕是射完之后还要再来一次,只吓得魂飞魄散,顿
时傻眼道:「啊,不行,不行。」

  妃裳雪听到这里,轻抬美眸嗔他一眼,红唇含着宝贝说话不清道:「为什么
不行?」

  冉儿急忙狡辩道:「我现在忍不住要和仙子姐姐缠绵了,不能再等了!」

  妃裳雪被压抑的欲望跟着被释放出来,主动转身爬在马车长凳,摆着香艳姿
势道:「嗯,那就上来吧……」

  吞了吞口水的小魔头瞧的口干舌燥,浑身欲火狂涌,又想起已经约了方冰今
晚要花前缠绵,现在被仙子姐姐缠住脱身不得,只能速战速决,先满足了眼前仙
子,再回去找冰姨。

  爬在马车里边的妃裳雪感到衣裙被掀开,一根滚烫肉棒跟着顶了过来,美人
动情深处,不顾羞涩的回眸看他一眼,伸出玉手捉住他棒头抵在仙子臀洞,娇喘
敏感道:「你一直都是喜欢仙子女神这里,今晚就和姐姐肛交好了……」

  小魔头一听这话,顺着目光看她大捧乌发落在白衣雪背,高挑修长的身材,
充满让人征服欲,将棒头用力撑开她仙子臀洞,把根滚烫肉棒插去了大半,瞬间
享受到她里边紧热包围道:「仙子姐姐这里,也是宝宝最喜欢干的销魂洞,操起
来真是太妙了。」

  她仙子后洞一经粗长宝贝填满紧窄通道,满满当当的将洞璧撑大,夹着他大
半茎身,仰头呻吟间,全是快美满足道:「嗯,,啊,啊!」

  骑在她两瓣浑圆雪臀的小魔头,双腿分跨而立,更不多言的挺腰猛攻,将整
根肉棒都送进她后边玉洞里边,欲仙欲死的满脸扭曲道:「北国的慕容冲要是知
道他心里的清冷女神,不容侵犯的妃裳雪,天天被宝宝骑在胯下操干屁眼,可不
知他要做何感想?」

  妃裳雪忘情叫道:「啊,他会很羡慕你,又会更想得到你的仙子姐姐!」

  他更不顾一切的投入进心中女神的缠绵欢好,早把和方冰的约定抛到天上去
了,胯下之物连连猛操仙子臀洞,每次都尽根直入,只把两颗圆卵露在外边,啪
啪作响击打着滚圆雪臀。

  他只干的妃裳雪淫声浪语不断道:「啊啊,可是仙子姐姐的玉足,美穴,全
身上下都是你的,只有你一个人才能享用仙子姐姐,啊,用力干我!」

  冉儿想起她白天叫爹的娇声呻吟,逐渐把持不住道:「叫爹!」

  这次的妃裳雪丝毫没有犹豫,仰着绝美容颜连声呻吟道:「爹,呜呜,你就
是仙子姐姐的爹……」

  冉儿得意至极,两眼发亮的扬眉吐气道:「从前打我时候,可有想过有一天
被骑在胯下,被大鸡巴操着屁眼叫爹?」

  妃裳雪想也不想道:「仙子姐姐只知道你以后会是姐姐夫君,啊,只有想过
被你操穴干奶的。」

  冉儿抱紧她身子,自己翻身躺在马车后厢,让这仙子仰面躺在自己怀里,两
腿分开她雪白美腿,露出一根深陷臀洞的粗长肉棒,大是兴奋在她身下往上猛干
道:「宝宝的女神,这种姿势干你爽不爽?」

  妃裳雪仰脸躺在他怀里,穿着冰玉雪莲的高跟玉足瞪着车厢,弄得长长秀发
散乱,绝美容颜全是情欲道:「噢,夫君的鸡巴又粗又长,夹在姐姐臀洞里边硬
邦邦的好过瘾。」

  他伸手来到仙子美穴的乌黑芳草,伸手揉来摸去道:「是不是两个洞都想要
了?」

  妃裳雪被他摸的仙津玉露直流,很快觉得他滚烫肉棒长驱直入,硬挺结实的
顶进后洞深处,就见两瓣浑圆美臀中间,一根狰狞茎身全部埋了进去,只露出圆
卵顶在外边,这种滋味让她甚是失去理智的大叫道:「宝宝,宝宝,今天晚上仙
子姐姐的两个玉洞,都要你的精液射满!」

  聪明的小魔头这个时候不敢扫了她的兴,急忙用热情动作回复她的尖叫。

  当下两手捧住她腰,躺在马车猛挺肉棒狂攻仙子臀穴,干的一根狰狞茎身沾
满浆液,咕唧咕唧之声大作,反复开垦着仙洞通道,越来越是激烈的抱住两条美
腿,凶猛进攻道:「爽,爽死宝宝了。」

  妃裳雪仰着绝美容颜,美臀里边夹着根火热肉棒,被充实填满的感觉让她不
顾清冷矜持,红唇连连叫床道:「啊啊,仙子姐姐要榨干你的精液……」

  冉儿满脸都是欲火焚身,全是对这高贵仙子的占有欲望,不顾一切说着心里
话道:「被仙子姐姐榨干精液怕什么,宝宝还要天天爬在仙女玉体,用大鸡巴给
你灌精,更要为你精液射尽,把最后一滴精液射进你的屁眼里边,做鬼也要死在
仙子的姐姐屁眼里!」

  妃裳雪被他一次一次顶开她臀穴里边的层层关隘,红唇咬着秀发,连连叫床
道:「你想的这么美,可仙子姐姐不止是你一个人的女神,外边什么王爷啊,那
个皇上将军的,都想跪在地上舔姐姐的白鞋都不能,你却要在仙子女神的冰清玉
体里精尽人亡,就不怕惹人嫉恨……」

  冉儿兴奋无比道:「他们要是知道心目中的仙子女神守了那么多年的身,高
贵冷艳的穿着白衣纱裙看都不许人看,到最后却被宝宝的大鸡巴操弄了仙子玉足,
第一次破身,就跪在地上含住男人鸡巴口爆吞精,连仙子屁眼都被开了,还不气
的吐血三升!」

  他嘴里说话,更在蚀骨过瘾中给这清冷仙子一次一次开垦着仙子屁眼里的幽
深玉径,她从未被别人进入的地方,满满被他所占据,埋首蹙眉之间,红唇声声
娇喘道:「啊,他们爱怎么想,仙子姐姐管不着……」

  冉儿揉着她浑圆丝滑的饱满双峰,粗长肉棒在她臀洞摇摆乱晃,粗暴茎身蹂
躏着她娇嫩洞壁,只舒服欲仙欲死的叫嚷道:「说,你是谁的女神?」

  妃裳雪秀发乱甩,美眸如醉的连声叫床道:「啊啊,仙子姐姐是你一个人的
女神~ 」

  冉儿听到满意回答,对她的征服欲望熊熊燃烧道:「仙子姐姐平常那么高冷,
现在被操的叫爹,被干的爽不爽?」

  妃裳雪被他说的芳心羞涩刺激,冰冷压抑的欲火化为火山岩浆,任他揉着自
己圣洁挺拔的雪乳双峰,娇喘吁吁的呻吟道:「呜呜,夫君,被你操真的好舒服,
噢,大鸡巴好粗,好硬,来用力动一动,用大鸡巴狠狠蹂躏你的仙子姐姐,啊啊
……」

  冉儿听来果然受用无比,看到冰清圣洁下的仙子姐姐,也可以这般叫着淫声
浪语求男人操,嘴里兴奋的大叫道:「我的女神,你不是要鸡巴么,宝宝现在就
用鸡巴操你的仙女屁眼!」

  妃裳雪这个时候已经接临高潮关口,随着他硕大棒头再次顶进臀洞深处,再
也忍受不住的达到情欲巅峰,摇头乱叫的登上了高潮。

  也是小魔头坚持不住,刚把仙子姐姐送上高潮,他就在销魂臀洞里边直接精
液狂射,一股一股的汹涌灌满……

  可也苦了驾车的小芸,即便是马车里边隔音极好,可也清晰听的女皇陛下断
断续续叫床的声音,还有车身晃动的颠簸,红透了一张脸。

  累瘫了的小魔头就像打了败仗一样,无精打采的紧紧抱着怀里仙子,射完精
的粗长肉棒还意犹未尽的在她臀洞里边没有出来,深处火热洞璧经过精液浇灌,
更加丝滑粘稠的包裹着他整根肉棒收缩缠紧。

  美到欢乐的清冷仙子也懒得计较刚才喊爹的事情,沉浸在高潮滋味里,满脸
都是滋润过后的成熟妩媚,左右大张的莲鞋玉足还蹬在车厢上,红唇娇喘吁吁道:
「宝宝,你还能再战一次吗?」

  小魔头听的这话也是好奇,从来都是他缠着妃裳雪交欢,真不明白,这次仙
子姐姐欲火这般大了。

  他却不知道妃裳雪号称清冷仙子,一直守身如玉多年,连和人接吻都没有,
可这嫁给他之后,尝到其中欢乐,自是让多年压抑的欲火喷发出来,也是他今天
倒霉,被文征卿调戏过后的妃裳雪,只想着和他好好缠绵一番,不知道他今晚还
要去找方冰的事情。

  妃裳雪看他不说话,忍不住仙子娇嗔道:「你每天能把仙子姐姐干个四五次,
都不觉得累,今天是怎么了?」

  冉儿审时度势,再也不敢隐瞒道:「就是冰姨和宝宝都约好了,今天晚上要
去她那里睡觉,还说有惊喜呢!」

  妃裳雪噗嗤一笑道:「怪不得今晚一直心不在焉,原来是有美女惊喜给你。」

  冉儿急忙点点头道:「我这毕竟都约好了嘛……」

  怀中高贵仙子伸出玉手扶住粗长肉棒慢慢从臀洞里拔了出来,姿态高贵的恢
复圣洁,文静优雅的整理一袭白衣胜雪,乌黑云鬓,转眼间就变成了那个世人眼
中,不容侵犯的天上仙女。

  她坐在旁边轻晃高跟莲鞋,女皇诱惑流露道:「你就没想过什么时候要与你
冰姨和仙子姐姐,也同床激情一番吗?」

  冉儿看她模样不像说笑,兴奋不已的急忙过来用手握住她高跟玉足来回爱抚
道:「冰姨肯定愿意,就怕仙子姐姐不同意!」

  妃裳雪摇头笑道:「你是我夫君,这床上的事情,自然要听你说了算。」

  冉儿两眼放光道:「那你确定不会打我?」

  妃裳雪看着自己高跟鞋在他手里模样,脸上绝美一笑道:「你要敢在别人面
前,让仙子姐姐管你叫爹,肯定是逃不了被打。」

  冉儿开心道:「知道啦!」

  妃裳雪神情稍缓,美丽动人道:「现在时辰正好,良宵美景的时候,今晚在
你冰姨那里可要好好卖力,这几天仙子姐姐要忙上一段时间,你也可以好好陪陪
其他姐姐。」

  此时已经到了宫中,路过中间女皇寝宫时,妃裳雪穿着冰玉雪莲走下马车,
高贵冷艳的漫步在丝丝烟雨里边,却在夜色掩护里,仙子容颜微染晕红。

  只因她高跟莲鞋哒哒作响的击打在地面时,一袭纱裙包裹两瓣美臀里边尽是
粘稠丝滑的男人精液,这小魔头每次都射的这么多,但自己夫君的精华,她丝毫
舍不得浪费,每次都会任由他的精水融化进仙子玉体里边……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