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性域:幻影世界】第四十三章 蕲州之战·上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虚拟性域:幻影世界】第四十三章 蕲州之战·上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蕲州之战】

作者:Archdevil
2021/02/02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9,397

                 上

  「相公真没用,才几次就不行了。」芙琳娜模仿着墨素青的口气,向重音说
道。

  重音偷瞄吴小皮一眼,倩手遮唇偷笑。

  这母龙嘴巴真是大,什么私密的事情都与小妖精交流,搞得吴小皮很没面子。
向来对自己床中术很自信的他,完全不是母龙对手,这丑事还被芙琳娜当成茶余
饭后的笑料。

  战争已经打响了,各处都在征兵。漓涡国的传统,允许民间组织军队,能拉
拢5至10人的队伍,就能被封为临时的伍长,参加过战斗并取得战功后能成为
朝廷认可的正式伍长。随着拉拢人数增多,还可以被封为什长,佰长等等。

  然后,通常会按照三七比例将民间军队编入正规军,由朝廷的将领指挥。

  对于地方的富绅望族来说,组建个百人队伍或是数百人队伍,投靠朝廷建功
立业,这是等了二百年来首次机会。在战争中出人头地,踏着尸骨向上爬也是漓
涡国的文化之一。

  临渊城郊外,这里聚集着附近赶来的英雄豪杰,他们来这里都想碰碰运气,
找个可靠的队伍。

  一人站在一根一丈高的木桩上,手持一把淡绿长剑,高呼,「在下奉少主剑
绝之命,前来招纳英雄豪杰。」

  他指着身旁的另一根木桩,说道,「站上来,在我攻击下站稳5秒不掉落着
方为合格,10秒以上者可以考虑伍长以上职位。」

  「剑绝这名字我好像听过。」吴小皮说道,他想起来,这人就是在南柯山庄
的靛莲社成员,当时正与另一名高手刀极在比试。

  剑绝的名气要比吴小皮想想中的大,很快就有许多人围过去,想要加入他的
麾下。在漓涡国打仗就和魔兽世界下副本一样,一定要跟着一个厉害的团队,不
然就是送死,成为别人建功立业的垫脚石。

  吴小皮领了墨素青的圣旨,也是来招人的,他打算就招几名厉害同伴,建立
一个小型团队,作为奇兵。

  他竖起一面大旗,上面写着【皇帝直属部队清波】几个字,旗杆上系着墨素
青的圣旨。

  清波两字即是墨素青的青加上吴小皮的皮,再加上水字旁。

  很快就有人围了过来。皇帝直属部队相当于在游戏里Gm建立的公会,怎么
会有人不来呢。

  「请问这位将军,需要什么条件?」有人问道。

  吴小皮走到琪露露与重音身边,道:「获得她们认可便可。」一人手持一把
鬼头刀,看起来凶狠无比,自告奋勇的要求测试。

  只见他高举大刀对着琪露露砍去,琪露露根本没有拔剑,只是身躯一晃,挥
手一刺,未出鞘的宝剑抵在了对方的颈部。

  「下一个。」

  琪露露平淡的说着,脸上没一点表情。

  前来比试之人真没有一个能打的,也许是那琪露露的功夫太厉害的缘故。起
初还有许多人排队比试,当几个很厉害高手也败下阵后,几乎没有愿意比试了,
他们也明白皇帝的直属部队没那么容易进。

  「加入清波能消除通缉令吗?能我便入了。」

  说话的人是名英姿飒爽的剑客,只见之人气度不凡,眉宇之间透露出紧迫的
杀气,必是练武的行家。

  此人说完也没等吴小皮同意,便主动坐在吴小皮旁边,好似自己已经加入清
波一样。

  「兄台如何称呼?」吴小皮见来着不凡,便客气问道。

  「廉禾。」

  看着来了个高手,琪露露很是兴奋,终于主动拔出了宝剑,之前那些测试者
根本没有让她保健出鞘的兴致,「我们过两招?」

  廉禾起身道,「献丑了。」

  两人比试很快结束,仅仅过了三招,即是点到为止,双方都没用全力。一旁
的吴小皮也看不出谁厉害。

  这时一个两米高的光头巨人,手握巨锤,朝着这里跑来,声响如雷鸣,「廉
禾你哪里跑?」

  巨汉说着挥着千斤大锤,朝着众人袭来。

  琪露露见公主有可能被波及到,提剑硬接下此招,可她并非力量型选手。剑
与锤的触碰发出令人心惊胆颤的声响,琪露露身躯被震得向后移了数米,她才勉
强接住这招。这一锤可霸道无比,琪露露脚上的踩着的石板路都碎裂了,可此女
身体却无大恙,可见琪露露身体比石头还坚硬。

  吴小皮见状立即过去,大喝道,「你在做什么,敢对圣旨无礼?」

  吴小皮说完,搂着琪露露,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琪露露强忍着虎口的疼痛,脸上带着羞意,勉强笑道,「别这样哦,爱吃醋
的公主可在看我们。」

  吴小皮余光望了一眼芙琳娜,被她要吃人的目光吓了一跳。

  既然被看见,那小妖精公主已经生气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吴小皮抬起琪露露的玉手,仔细观看,这名练武的少女常年修养,可妙手却
保养的极好,手指白皙玲珑,纤长型美。她的虎口被震得留下一道血口,吴小皮
心疼的拿出纸巾帮其处理。

  被琪露露杀过的男子有数百,但摸过她细腰的男子却只有眼前这一位,她心
跳加速,小鹿乱撞,不知如何是好。倘若是其他男人敢如此轻薄,他早已人头落
地,此时的男子是自家公主的丈夫,自己也有好感,她不知道如何是好。

  吴小皮看出琪露露不知所措的样子,手搂得更紧了,两人身体贴在一起,互
相闻着对方的异性荷尔蒙。

  『真香啊……』这香味弄吴小皮很想去攻略这位妙人。这位女子通常都是侧
马尾的打扮,时而马尾系在左边时而系在右边,吴小皮还没摸透她马尾的规律。

  这女子一般人根本不好攻略,吴小皮却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真不如把她收了。

  光头大汉见旗杆是却有圣旨,凶狠的态度立马消散,大笑道,「将军,小人
名叫昆泸,朝廷名捕,百分之百破案率,正在抓捕强奸杀人案的犯人。」

  「就是他。」大汉将巨锤往地上一砸,巨锤陷入地面平衡的立在那里,他指
着廉禾道,「韩家村的母女就是他杀的。」

  「我说了没杀人,你这蠢货怎么就是不信?」廉禾站起来骂道。

  「到底怎么回事,详细说说。」吴小皮问道。

  按照廉禾的说法,他路过韩家村,听见求救之声,便朝着声源赶了过去。当
他赶到的时候,母女二人已死,凶手还未逃远。正当他想追赶,这恰巧路过的捕
头把他当成的凶手,二话不说想要捆绑回去问罪。

  他想打晕这捕头而后去追凶手,不料捕头实力与他旗鼓相当,搞得最后他只
得逃亡。

  于是他一路逃一路躲,这捕头就像狗一样,总是能闻道他的方位。

  「不是你杀的人,和他回去又何妨?」吴小皮道。

  「他们要严刑拷打,屈打成招,我又不傻,不然他哪来的百分之百破案率?」

  昆泸乃是临渊城郊有名的名捕,以百分之百破案率着称,当然大部分案件都
是他屈打成招所破。

  吴小皮听后摇摇头,漓涡还不是一个讲究法理的国家,所以墨素青想改变这
个国家,他笑道,「别打了,我就是兔子。」

  当然别人听不懂他说的笑话。

  「廉禾已经加入皇帝陛下直属部队清波,这件事只有陛下才能定夺了,请回
吧。」

  「那我也要加入,我得盯着他。」昆泸像是死脑筋,认定了凶手就一定要捉
拿,哪怕现在无法抓了,也要跟着。这巨汉也要加入,吴小皮怕他与廉禾冲突,
但他实力又很强,肯定能通过琪露露的测试,无奈道,「重音你和他试试。」

  「好的,少主。」重音一蹦就跳了过来。

  「来吧,我做你对手。」

  昆泸见红发少女苗条身姿像是手无缚鸡之力,而且连武器也没拿,哈哈大笑
道,「算了吧,打伤将军的妻子可不好。」

  「一招定胜负。」重音面露微笑道,「我会手下留情的。」

  话毕,重音手中出现一把烈焰之剑,此剑正是由他的绮凤之火幻化而成,艳
丽无比。

  只见她妙手一挥,剑刃上飞出火焰向昆泸射去,火焰速度极快,就在昆泸还
在惊讶的时候,火焰已经飞到他眼前。

  他连忙歪头一躲,刚好躲过,可是这火焰并非凡物,火焰飞过脑壳后又化成
一具重音的火焰分身。分身优雅的一跃,手里又召唤出一把绮凤之剑,单脚踩着
昆泸的脑袋上,宝剑剑指他的鼻尖。

  「我输了。」昆泸失望而又佩服的叹气道。

  「你测试通过了。」

  就在昆泸失望之余,芙琳娜道,「昆泸与廉禾以后都听命于我。」

  吴小皮没有做出反对之意,两人好似察觉到女子身份在吴小皮之上,便对女
子抱拳道,「愿效犬马之劳。」

  昆泸说完,朝着廉禾走去,哈哈大笑道,「淫猴,你跑不了,哈哈。」

  昆泸满脸得意之意,意思老子跟定你了。

  「老子就不跑了,呵呵。」廉禾满脸的嘲讽之意,意思是老子现在是皇帝手
下,你奈我何?

  「你们两过来,本公主有任务给你们。」

  原来此人是朝廷的公主,两人产生了误会,他们可想不到其实是昂萨的公主。

  「给我打他!不要打伤!」芙琳娜指着吴小皮道,她满脸笑容。

  『妈的,这么快就报复了』吴小皮内心骂道,自己不过摸摸琪露露的细腰而
已,有必要这样吗?

  两人犹豫,不知如何是好。

  「不听命令,也配做素青姐姐的直属?」

  漓涡国可是不能直呼皇帝名号的,这位公主敢在公共场合念出素青二字,看
样子深得皇帝宠爱,两人便不再犹豫,掏出武器朝着奔来吴小皮。

  吴小皮攻击不一定能胜过两人,而防守可是一流的。安缇尔茜与白九樱对吴
小皮进行过魔鬼训练,全力合攻他,两人永远一前一后,无论吴小皮怎么转向,
白九樱始终在他正面,安缇尔茜始终在其后方。

  吴小皮被两人打得很惨,但训练的效果很明显,那就是面对360度的夹攻,
吴小皮有了非常熟悉的应对能力。

  廉禾与昆泸本就不合,他们不愿意合攻,当一人进攻时,另一人就在旁观。

  吴小皮没有出招,尽在防守与逃跑,不时求情的望向芙琳娜,看看这位小妖
精消气没有。可小妖精根本没有看他,而是在教训琪露露。

  「两打一可算不上英雄好汉。」一名风度翩翩的白衣男子道。

  只见此男子气度非凡,那双眼睛甚是勾魂,有着说不出的异样之美,吴小皮
多看了几眼就有些不自在了,自己怎么能对男人产生性趣呢。

  「在下剑花影彦,愿与两位切磋切磋。」男子自报家门。

  围观的人露出惊讶之意,传闻中的剑客影彦,因其秀美如女子,被称为剑花。

  「听闻他曾与剑圣较量过,难分高下。」

  「怎么可能,绝对是剑圣手下留情了。」

  从旁边的议论中此男子绝不简单,这种人参加自己队伍,莫非另有所图。

  就在吴小皮在思考之际,男子已经昆泸与廉禾的武器打落在地。

  「承认。」剑花抱拳道。

  「哈哈,确实高手。」昆泸摸着脑袋笑道,「看这淫贼丢剑,我还以为是什
么招式,也跟着模仿,没想到是武器被打落。」

  廉禾听到此言差点一口血喷下来,明明是这厮先被打落武器,他骂道,「你
这酷吏脸皮比龙鳞都厚!」

  剑花没理会争吵的二人,问道:「我通过了吗?」

  「不错,以后你也听我命令。」芙琳娜对这位剑客也很满意。

  影彦面露微笑,径直向重音走去。

  「姑娘的招式在下甚是感兴趣,不知姑娘芳名?」

  看到这男子朝重音走过去,吴小皮赶紧跑过,道,「她叫墨琴音,不过是龙
火分身而已,有什么奇妙的。」

  「原来如此。」

  影彦剑眉星眸,清新俊逸,自然大方,看似没什么恶意。

  一旁的芙琳娜看着也很顺眼,她嗲道,「不知道公子有妻妾否,如不嫌弃…
…」

  这小妖精又在调戏自己,吴小皮这次不客气,过去就对着她屁股一拍,捏着
她的脸蛋,问道,「不嫌弃又怎么样?」

  「把琪露露许配给他啊,怎么,你还惦记着琪露露啊?」

  吴小皮贴近公主,搂着她的细腰,威胁道,「再和我开玩笑找50个奴隶把
你轮奸了。」

  公主淫笑着倚在吴小皮的怀里道,「好呀。」

  和这公主做口舌之争没意思,吴小皮手身下公主的下体,一条肉眼不见的电
蛇从他手指游出,向着公主的花穴飞去。

  这感觉实在太舒服了,意识都有些不清,公主差点泄了身子,公主连忙捂住
自己的嘴,怕自己叫出声来。

  「你想死是吧?我要把你的黑料发给你的所有女人!」芙琳娜娇媚的怒道。

  「你发啊,发之前……嘿嘿。」吴小皮手指按在公主的肚脐眼上,缓慢向下
游走。

  『小皮狗敢威胁我』公主想了想,口气软了下来,「你要答应人家,以后再
也不放电,那今天的事就算了。」

  「好啦,我的手段多了,不放就不放。」

  募集到3位厉害的手下,今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按照预期的打算招2名高
手,现在招了3名已经足够,7人的小队方便偷袭埋伏,人数是刚刚好。

  「各位回去准备一下,明早我们便向前线出发。」

  在吴小皮说话时,一名士兵急冲冲跑来,边跑边叫。

  「吴将军,不好了,海底的光缆全部被切断了!」

  吴小皮看着气喘吁吁的士兵,坦然道,「知道了,你去休息一下吧。」

  海底的各龙国使用的都是人类的网络,海底没有中心服务器,一旦海底光缆
被割断,整个漓涡国都无网络可用。对方这么做等于把网络给禁了,双方都使用
不了网络。

  墨素青称帝之后,吴小皮安排了两个小弟配合朝廷文部工作。两个小弟负责
联系兰芳王国的舆论公司,安排水军在漓涡国进行舆论战。

  墨子楚不敢应战,在大义上就失了立场,按照漓涡国千万年来的传统来说,
墨素青此刻才是最有资格成为皇帝的人。

  雒幽控制的朝廷被水军称为伪朝,名不正而言不顺,在两天时间内漓涡国网
络上的风气几乎一边倒,主流的名义就是承认墨素青为大皇帝。

  水军不光攻击伪朝的正统性与合法性,连雒幽的私生活也攻击,包括并不限
于她淫乱后宫。只要是吴小皮能想到的方向,都会进行舆论攻击。

  雒幽勃然大怒,下令关闭所有网站,可下人回报服务器根本不在漓涡国,只
得孤注一掷下令砍断整个海底的光缆。

  ……

  蕲州,乃是伪朝控制的领土。墨素青这方把她父皇的朝廷——万盛皇朝——
称为伪朝,自己这方的长兴朝廷称为正统皇朝。

  此州并非一家诸侯王控制,而是一分为三,由同姓有血缘关系的三家并分。
三王受雒幽的圣旨,依次分兵三路向长兴朝廷的国境进攻。

  某座山丘顶上,吴小皮一行人躲在一凹坑里。坑上铺了一城铁丝网,网上盖
着绒布,绒布之上铺上了枯叶与泥土。坑内架有四个木棍,木棍顶部与铁网相连,
再之上放了一块巨石。

  「主公,放巨石干啥?」昆泸搬过最后一块巨石,放下后,扭扭胳膊道。

  「此处太平整,必须有巨石才能防止敌军安营扎寨。」吴小皮道,「大家一
块进入凹坑内躲着吧。」

  凹坑内,众人坐在毛垫上,甚是无聊,廉禾无事可做,只好拿着纸巾不断擦
拭着宝剑。

  擦了又擦,都快三遍了,他好奇问道,「主公,你确信对方真会把大本营设
在此处?」

  「当然。」吴小皮很自信的回道,「本人略通兵法。」

  其实吴小皮根本不懂兵法,只是战争经验丰富,笨蛋女神将他扔进时空裂缝
里不知多少万年。他在时空裂缝里看过各种文明的战争,见多了也就熟悉了,尽
管女神怕他大脑爆炸给他清除了部分记忆。

  「此高地是附近最好的地形,上山路十曲八弯,下山路却如履平地,攻难守
易。」影彦平稳道,「前方一览平川,后方茂盛密林,攻可长驱直入,退可伏兵
反攻。」

  「想不到你也熟悉兵法,不愧是可以秒杀那淫贼的高手。」昆泸似懂非懂的
笑道。

  昆泸的挖苦使得他与廉禾又争吵起来,这时琪露露把吴小皮拉到一边,小声
道,「吴亲王可否帮人家保护公主,我想好好玩玩。」

  在战场上保护嚣张跋扈又手无缚鸡之力的较弱公主,可是麻烦事,吴小皮很
不情愿,他问道,「那对我有什么好处?」

  「我可告诉你一个秘密,与公主有关。」

  「成交!」听到公主的秘密吴小皮立马就答应了。

  「公主继承王位之前必须是完璧之身,这其实是公主让女王骗你的,我国根
本没这规矩。」

  『我肏!』吴小皮内心震撼,原来早就可以强上那小妖精,自己却浑然不知,
真是可惜了大好时光。

  芙琳娜手上拿着一把剑,正在比划,一旁剑花在教导她。

  「你学剑干什么,在战场上老实呆在我身后。」吴小皮过去与公主对了几招,
再顺势将被压制的公主搂在怀里。

  「我也要砍人,不然我就砍你。」芙琳娜任性道。

  这公主肯定不会听话,吴小皮想着,叫来重音,吩咐她与自己一同保护公主。

  ……

  翌日中午时分,双方的军队正在列队在山丘下的平原上,战斗一触即发。

  「冲啊!」

  命令进攻的声音同时响起,双方的前锋领着部队冲锋,战场上的呐喊声不断,
喊声震天,对方都要在势头上压过对方。

  「战斗开始了,我们的目标是控制住军营里的主帅,快速结束战斗,不要做
无谓的杀戮。」

  吴小皮吩咐着,带着手下从凹坑里爬了上去。

  见到有人从土里爬出来,一名士兵惊呆了,等他反应过来想要喊的时候,吴
小皮的剑已经刺中了他的喉咙。

  离他们不远处就有一大型帐篷,这圆顶帐篷其高度与半径明显比周围的大,
一杆军旗立在门口,军旗随风摆动,上面的字似乎看不清楚。

  显然那里是主帅的所在地,吴小皮带领着手下一路冲杀过去。路上士兵不多,
几乎没有遇到强烈的抵抗,不过杀戮声引起了整个营地的警觉,所有士兵都正往
主帅处赶来。

  「外面在吵什么?」一名身穿铠甲的老者站在长桌前问道。

  「主帅,末将去看看。」

  这名将领刚走到门口,他的身体就忽然停住了,然后身体向后倒去,那人的
头颅离开身子滚到营帐正中。

  「给你们一分钟时间考虑,是否投降。」

  吴小皮握着长剑大步走进营帐,他的长剑上还留着亡魂的鲜血。

  看着长剑上的鲜血一点一点的落在地上,那名头发斑白的老者不知道在想些
什么,他就站在那里。

  很快琪露露等人就完全控制了局势,几名武官与谋士被控制住,在地上跪成
一排。

  这种场面下时间过得极慢,每过一秒都会感觉过了数秒。

  琪露露拿着剑,朝着一名武官的背部刺了过去,一瞬间武官身体出现一个大
窟窿,他倒在了自己的血泊里。

  「投不投降啊?」芙琳娜笑道,「不投降就继续杀。」

  吴小皮看着这对变态主仆,心底出现很奇怪的感觉,她们一个喜欢杀人,一
个喜欢看杀人,自己是否该去修正她们的三观。

  还没等芙琳娜下命令,琪露露又砍下了三颗头颅。

  「你们怎么杀俘虏?」吴小皮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喝道,他剑指着主帅,凶
狠的看着他,等着他说出投降二字。

  「我……」

  这名老者话还未出口,便见琪露露倩影闪过,在她的秀发还未落下之时,老
者的人头已经出现在她手上。

  明明说了给对方一分钟投降时间,一分钟还未过,人就死完了,这让吴小皮
非常恼火。

  小妖精公主慢悠悠走过来,可爱的小脑袋靠在吴小皮的肩上,细声说道,
「你不是说要尽量减少伤亡嘛,可战场上还在厮杀呀,每分钟死的人绝对比现在
多。把他们的首级挑出去,杀戮自然就停止了。」

  「好吧,下次动手前得和我提前商量。」

  吴小皮伸手抚摸着小妖精的俏脸,心情得意平复。

  昆泸与廉禾拿着那些首级出去,围过来的那些士兵的杀意瞬间全无,原来还
气势汹汹的想要杀敌换取荣誉,见最高指挥官全死了后,纷纷变得不知所措。

  「投降吧,我大皇帝不杀降将,愿意弃暗投明者可直接获取相应官职。」

  吴小皮的话一出,便有人扔掉兵器。没有将领指挥的士兵们只得纷纷仿效,
扔下武器。很快,将领全灭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战场,新朝以极小的代价获得了胜
利。

  「无趣,有趣。」剑花怀抱宝剑,自言自语道。

  「什么无趣,什么有趣?」从头到尾都未出手的重音一直站在剑花附近,她
问道。

  「此战无趣,主公有趣。」

  战后,吴小皮吩咐属下帮忙救助伤兵,而自己却趁机偷练催眠术。

  虚拟世界的催眠术极难练习,必须催眠自己能力无法催眠的对象才会增加经
验值,只有两种方法能催眠自己能力之外之人,一是使用昂贵的催眠药剂,二是
对生命垂危之人使用,濒临死亡的Npc催眠抗性极低。

  吴小皮拿出辨识眼镜,查询战场之上高等级Npc,然后以救助之名对其催
眠,以此来增加催眠经验。

  ……

  午夜,清波小队赶到一出高地,高地一侧是悬崖峭壁。

  「英明的主公,这次我们要躲在哪里?」昆泸洪亮的嗓音想起。

  「此高地是是附近最适合安营扎寨之处,你们各自往悬崖下去,寻找适合躲
藏的洞穴。如果没有就用炸药炸一个出来。」

  垂直的悬崖上长着一棵茂盛的树,树木下方刚好有一小洞,其内睡上十个人
勉勉强强。

  有树木遮挡,上方之人根本看清下方,根本想不到此处躲着暗杀小队。

  女生睡在洞的内侧,吴小皮睡在中间,其余男性睡在外侧。影彦没有睡在地
上,而且将剑插入石壁,站在宝剑上入睡。

  第二天,当战场上的冲锋号角响起之时,清波小队神不知鬼不觉的爬上峭壁,
混入上方的军营中。

  与前一日的剧情相似,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内。杀光对方主帅,赢得战斗。

  蕲州三王派出的都是自己的主力军,仅留下少量的守军保护领土,一旦主力
军被消灭,他们就难以再派出参战的军队,相当于被拔了毒牙的蛇。

  三王的中其二已失去战力,吴小皮带着清波小队赶往下一战场。

  本来整个海底光缆被切断后,大家都相当于哑巴,很难瞬间传递消息。不过,
吴小皮派出了自己的两名小弟进去敌方领域,搜集信息,散布谣言,扰乱物价,
无所不做。还可以与小弟通过传音交换情报,掌握方方面面的信息,所以敌方军
队的行军路线与时间吴小皮能掌握个大概。

  有两名小弟给自己传音,基本就能知道蕲州军进攻的地方,再稍作估计与判
断,就能知道朝廷军与伪朝军遭遇的地点,也就是能判断伪朝军的前线营地。

  ……

  「神机妙算的主公,这次我们躲哪里?」发问的又是昆泸。

  「这次敌军适合安营之地有三处,而且都不适合埋伏。唯一能做手脚的地方
是我们脚下这座水泥桥,在桥上挖一些细长的凹坑。」

  「好主意。」昆泸故作敬佩的回道。

  「好在哪?马屁精。」廉禾鄙夷的看着昆泸。

  「对方运粮的车辆大部分是野战运输车,少部分是兽车,我们的目的是让兽
车的木轮卡在桥上。对方必定不可能停下来等这些兽车,我们就有机可乘。」

  影彦对此计划不太信任,他问道,「这不过是听天由命,若是没有一辆兽车
卡住呢?」

  「那只能找机会杀进去了。」

  「对方营地必然有哨塔,我们根本不可能靠近。」

  「与其担心这些,不如现在开始挖陷阱。」吴小皮没在回话,开始带头在桥
上挖坑。

  翌日,敌军路过桥面后,果然有两辆兽车车轮可卡细坑里。越往前细坑越窄
越深,兽车拉得越拼命只会卡得更紧。

  「什么人?」

  一名押运粮草的士兵看到有人过来,警戒起来。

  「送你们上路的人。」吴小皮冲过去,与最近的士兵打了起来,他没有下死
手,只是用未出鞘的剑将对方打晕。

  几位手下也按他的吩咐将士兵全部打晕,然后脱下他们的军服。不杀人的原
因是怕打坏军服,以及血染在军服上。

  清波小队现在化身为蕲州军运粮队,朝着敌军方向前进。

  两辆兽车运输着粮食顺利的混进了军营,没有引起对方的怀疑。蓟州三王的
士兵中也有着许多人是临时入伍,没人能认识所有人,他们通过在行军前发放有
特殊暗号的腰牌识别身份,想要在出征前仿制腰牌的难度极大。

  这次情况与前两次不同,双方还未交战,二万名士兵全数驻扎在军营里,行
动需要万分小心。毕竟他们都不是能以一敌万的那条母龙,绮凤重音虽是杀手锏,
但没到紧要关头不适合暴露。

  「站住。」

  被身后的士兵叫住,众人紧张得握紧了武器。

  「前面的一号粮库满了,你们去那边的五号粮库。」

  原来是虚惊一场,吴小皮松开了手里的剑,平淡的回道,「知道了。」

  一路走去,吴小皮观察着周围的士兵。有的在闲聊,聊着立功后回家娶老婆,
也有的在比试武艺,可以看出这军营里却有不少高手。

  同时与两万人为敌,根本没有活路。

  清波小队寻了个没有人的角落,躲在那休整,一直等到第二日清晨,双方的
军队在平原上对峙,他们才开始暗杀行动。

  这座军营实在太大,一眼看不到边际,在里寻找主帅营地如同海底捞针。

  昆泸与廉禾抓住二名在营内巡逻的士兵,从他们口中得知了主营的大概方位。

  主营门口左右各站着一名士兵,干掉他们他们后,清波队闯入了主营。

  匡的一声响起,只见身后一座黑色铁门上落下,将大门锁住。

  吴小皮定眼一看,这营帐外表被兽皮包裹,而里面却是一个巨型的铁笼,此
时铁门以落下,他们如同笼中之鸟。

  「等你们很久了。」

  一声奸细的声音响起,说话人是一名穿着太监服的精瘦老者,他的脸色煞白,
看起来像是没有血气的死人,身上笼罩着阴森的气息,他道,「虽不知你们如何
神出鬼没,但在主营里守株待兔,你们就一定会自投罗网。」

  说话间,一群拿着武器的杀人从三面围了过来,这些人身穿劲装,纱布蒙面
只露出双眼。

  老太监身后还站着一名身着铠甲的男子,此人正是军队的主帅,被老太监保
护着。

  中了埋伏,吴小皮没有慌张,他把公主拉到自己身后,然后持剑对着铁门砍
去,砍的同时祭出黑火。

  只见那厚重的铁门不动如山,哪怕在黑火的作用下,也只留下一道一指深的
痕迹。

  「嘿嘿,此深海玄铁打造的笼子连螭龙都奈何不了。」老太监奸诈的笑起,
「上,只留一名活口即可。」

  一名杀手握着长剑就向廉禾劈来,他剑势凶狠而又迅捷,廉禾提起了十二分
精神,勉强挡住一招。而另一名杀手又同时向他攻来,他身子向后一闪,出招挡
下这一击。这一后退,清波小队占据的空间就更小了,他们被死死的包围着。

  这两招下来,对方的实力可见不凡,也许是大内的高手,他们人数又多,三
十六计走为上策。

  「重音,给我把门打开。」

  「好的,少主。」

  重音应了一声,以接近光速的身法对着铁门撞去,她快要接近门时,身子的
前半部分化为极热的火焰,就靠这将近亿度的高温直接将铁门炸开一个巨口。

  『她是怎么做到的?』吴小皮好奇的想着,重音在炸开门的刹那间身体又恢
复原状,根本看不清她做了什么。

  「撤,先出去再说!」吴小皮抱着小公主,迅速从洞口飞出。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