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12)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四月芳菲】(12)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sis989796
日期:2021/01/29发表于sexinsex
字数:10809

               (十二)

  李萱诗进门看见左京确实手臂上缠着纱布,正在客厅忙着收拾着一个箱子,
左京似乎买了不少衣服,全摊在沙发上面,正一件件往箱子里面装着。

  「小京,你也是的,昨天怎么不去医院?还不和我说你受伤了。」

  「昨天不是忙吗,我要是去医院一大摊子事情谁来管。再说也是小伤没事的,
就是拖得时间长了。」

  「你怎么会烫伤的,那些事情也不是没人做,何必一定要亲力亲为。」

  「我不是以前没做过这些农家特色土菜吗,不亲自操作一下怎么能学会?就
是没在那么大的锅炒过菜被热油烫了,还好没什么大碍。」

  「那要留疤了吧,你何苦哪?马上薇薇就要去英国了,你接手公司的事情已
经是板上钉钉,何必一定要学这做菜的本事。」

  「妈,我听你的,后面先在公司做一段时间,这些天我也了解清楚了公司的
事情,基本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订单的问题。」

  「最近家里资金缺的紧,老郝那里也是乱花钱,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一下子
花了好多,办酒虽然你做得预算已经很节省了,但又是一大笔资金出去了,公司
目前的运作确实挺难的。」

  「前段时间我查账,你其实应该心里面清楚,反正现在我已经把一些事实搞
清楚了,我看你意思应该是不想追究了,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敲打一下这两个,
以后我一旦在公司忙起来顾不上山庄,就怕她们故态复萌。」

  「这件事你看着办吧,我也是看在多年姐妹的情分不想为难她们,你敲打一
下也好别吓着她们就好,尤其是晓月,她其实是个苦命女子。」

  「这个我自会有分寸的。对了,我早上买衣服的时候看到一条围巾,很适合
你戴,也不贵就买下来了。」

  左京拿出一条带着湘绣的围巾,递给了李萱诗。李萱诗眉开眼笑的接了过来,
儿子又像以前一样对自己好了,左京的眼光不错这条纱巾李萱诗围上后气质提升
了很多,就是季节不对戴着太热。

  「对了小京,这次岑筱薇出国你去送送她吧,她的意思你我都明白,可惜你
对她流水无情,妈也不会在这方面上勉强你的,但是我想安抚她一下也好,你和
她好好把话说清楚,不能让她一个姑娘家伤心不是吗?」

  「这个我晓得,到时候送她一趟没问题的。我直接和她说清楚就可以了,妈
其实我也知道你的心思,不过有些事情确实勉强不来。」

  「小京,这次小颖来你不理她也就算了,怎么对孩子也不理不睬的?」

  「孩子我不是已经见到了吗,等以后……以后就会好的。」左京低下头继续
弄那个箱子,没让李萱诗看到他脸上的神情。

  「妈,等会儿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吃完了你先回去,我明天再回去,下午
我要去一趟派出所,给所长做报告。」

  「这事情还要多久,人都出来了为什么还要一直揪着不放。」

  李萱诗有点生气了,左京坐过牢的事情她一直都想忘在脑后,但是左京自己
却时不时有意无意的提醒她自己有过这番遭遇,这事情让李萱诗心里十分难受和
无地自容。

  「没几次了,大概要半年,我户口迁回来了,自然当地派出所要见我一次,
我开薇薇的车来的,你等我也不能一起回去。」

  「回去我还是给你配一辆新车吧,不然老是开别人车算怎么回事。」

  「先不用了吧,薇薇过几天就出国一段时间,她让我先开她的车一段时间,
等她回来再说吧,其实后面我一定是出差多一点,有车没车都一样,现在资金周
转有困难何必把钱浪费在这些装点门面的东西上面。」

  「我就是怕你不高兴,算了我们等会去吃什么?」

  「就去小时候我们常去的那家小菜馆吧,我好久没吃他家的红烧肉了,现在
想想那个味道已经成为我童年回忆的一部分了。」

  「好吧,给你一说我也有点想吃那红烧肉了,过会儿我们就去吧。」

  左京收拾停当后,就和李萱诗出了门,那家店就在左京的母校和自己家中间
位置走路也就十分钟不到,开车更是一脚油门的时间。这家店里面的装修早已经
翻新过了,不过菜式的味道还是没有变,左京要了一个包间,点了很多菜都是以
前常吃的,李萱诗觉得菜太多了,左京说到:「没事的,吃不完我打包回去,晚
上在家热热对付一顿,省的我在出去找东西吃。」

  「那也行,在包间里面不多点点儿菜服务员脸色不好看。小京你这是做什么?

  还有旁人来吗?」

  只见左京摆好三副碗筷,回头对着李萱诗神情忧郁的说到:「看来你把爸爸
的生日给忘了,今天就是我爸的生日,我想和他一起吃顿饭。」

  李萱诗顿时如遭雷击一般坐在那里,手中的菜单也滑落到了地上,左京谁不
知道她脑中此刻的想法,但是能看到李萱诗的眼中逐渐湿润,两行清泪流出了眼
眶,包厢里面的气氛顿时变得很寒冷哪怕这正值仲夏季节的正午时分。左京没有
理会李萱诗悲伤的样子,而是自顾自的说到:「小时候爸爸每次出差回来或者家
里有什么开心的事发生都会一家人来这里吃一顿庆祝一下,一开始还有奶奶,后
来奶奶过世了,就剩我们一家三口,现在爸爸也不在了……我记得爸爸不在以后,
我们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吃饭……」

  「小京,你别说了……我……我对不起你爸和你。」

  「对得起怎样?对不起又怎样?事情还不是都发生了,我本来以为救人一命
胜造七级浮屠,没想到却把自己全家拉进了地狱里面。」

  「小京,你……你不是说过去的事情不再提了吗……」

  「今天不一样,我只是想告诉我爸爸一声,是孩儿不孝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家
人。」

  「小京!你不要这么说,我和老郝也是真心相……是真心的。之前小颖的事
情是我不好,我害怕失去你和自己的家庭,毕竟……毕竟我和老郝已经有了四个
孩子了,小京你要……你要原谅我,我真的是错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呀,以前对
你伤害很深所以我一直想补偿你,上次我让王诗芸来找你,可是你拒绝了……」

  「别说了,我不是郝江化那种人,也不需要这种补偿,上次我说了事情过去
了,只是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我想把心里话当着爸爸还有你的面说出来而已。白颖
和我的事情不要再提了,岑筱薇的事情也不要再提了,你当我不知道她和郝江化
的事情吗?」

  「啊……原来这你也知道了……我想你也看得出来我只是想问问你对薇薇的
看法,从来都没有帮她说过什么,我其实也是真心不想你和她在一起的。」

  「是的,这我心里知道,你还是一直站在我这边的。」

  「我那时候为了我自己着想的多了一些,现在我只为你想。」

  李萱诗大脑现在根本无暇去细思左京的话里面的信息。而且今天左京确实是
有点头脑发热了,一是左轩宇今天生日,二是他做的事情实在是让他想发泄一下,
三是他捡回了那条被白颖丢弃的项链。尤其是第三条,他发现自己居然对白颖还
是那么的在意,白颖扔掉项链的事情再次伤到了他。所以左京没有忍住在李萱诗
面前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我当时并没有说出这件事情,我怕把白家老两口子给气死。尤其是老白,
他心脏一直不太好。」

  「你做的对,要是出人命的话就要出大事了。」

  「其实我也是为了你,要知道真为了这件事情气死了老白,你想想郝家还有
人能活吗?到时候你能跑得掉吗?还有四个孩子能有好下场吗?」

  「啊……」李萱诗呆若木鸡的坐在那里。是呀,左京要是真的把事情捅出来
郝家上上下下一个都不会有好下场,自己一定和老郝首当其冲,可是儿子却老老
实实的去坐了牢,可恨郝江化这个混蛋还依依不饶说不解气,现在看来当时儿子
就应该捅死他算了,可是一想到这里李萱诗又舍不得郝叔死了,毕竟他是自己的
男人,无可替代的男人,每天晚上让自己欲死欲仙的男人。李萱诗现在对左京只
有感激和愧疚,儿子为了自己付出的太多了。而自己却……李萱诗决定也向左京
说清楚一件事情。

  「小京,其实妈也有一件事情和你说,你还记得那次我过生日的时候吗?」

  「你说的是我和郝小天有矛盾的那次?」

  「是的,那次其实我是故意的,其实自从小颖和郝江化有了那事情之后我心
里也是一直就像大难临头一样,总是想要找机会拆散他们,所以那次我借机想让
你下不来台然后爆发和我翻脸最后两边决裂,那样的话你以后就永远不会上我家
门了,这样以后所有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了。可惜我没想到你对我那么好,孝心
那么重,最后还是舍不得伤我的心,拂了我的面子,为了我低头向小天道了歉。
现在想想我真是该死,我就应该第一时间把真相告诉你,最后却一错再错直至无
可挽回。」

  「当时真的没有想到这是你的一番苦心,我确实很生气也产生过和你决裂的
念头,可是我不想和你以后永不见面,爸爸已经走了,我真的不想再失去母亲,
再说我当时也不知道你的想法,只是以为你真的生我气了,所以我没想那么多,
只要能让你不生气,我道个歉没什么。只是我的一片孝心反而成了我的过错。」

  「不,小京!都是我的错,我苦命的儿子啊……我也对不起你爸爸……」

  李萱诗上前抱住左京的腰肢把头埋进左京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此时此刻的
她心情十分激动,今天总算是把之前和左京的矛盾和心结都解开了,以后和左京
的母子关系一定会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左京也有点被李萱诗的一番话和举动给感动了,现在细细想来那天李萱诗确
实举动很奇怪,要是她真的有这个目的说明她不管怎么说一开始总是为自己着想
过的,还不惜断绝母子关系来维护自己的家庭,想使用这种手段来结束白颖和郝
江化的淫乱关系。只可惜她一开始就错了,自私的本性作祟,她只想维护自己的
利益而把儿子给牺牲掉了,导致后面所做出的补救行为都是无济于事,左京在入
狱的时候就明白了,李萱诗不会为了自己放弃眼前的一切的,她要是真的在乎自
己那时候应该和郝家决裂,而不是两边安抚以为让自己轻判就能挽回一切,自己
和她断绝关系决定只能让她清醒一会儿,现在她又以为自己还会像以前一样对她
百依百顺,关怀备至。

  不可能了,因为该发生都已经发生了就像那一对双胞胎,这两个孩子的存在
只能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左京这一切都是事实,这和左京的幻肢痛一样一直在折磨
着左京,他们的存在就是左京一辈子的耻辱,所以左京要亲手毁灭这实实在在的
耻辱。他不和白家捅破也就是想亲手毁灭郝家所有人,郝老狗不是梦想着开枝散
叶子孙繁茂吗?那我就在他面前让他看到自己断子绝孙,让他家的祖坟里先埋进
他所有的儿女后代,再毁灭李萱诗的一切,把她割舍不下的东西统统毁灭,最后
孤独一人品味着生不如死的感觉,毁灭白颖的一切,让她为自己淫荡无耻的违背
了结婚时发下的誓言而付出代价,她想要的一切都必将让她失去,最后得到和李
萱诗一样的下场。

  但是这会儿李萱诗的两只巨大乳房紧紧的贴在了左京的身上,左京也有好长
时间没有碰过女人了,出来后和叶儿那段时间左京所经历的性爱是之前从来没有
过的疯狂经历,来这里后平时工作太忙加上谨小慎微的左京并无心去想这事,今
天却被李萱诗柔软的娇躯和两个巨大的乳房给挑逗了起来,自从前天晚上那一次
事情后左京的幻肢痛似乎已经消失了,没有办法的左京无可避免的顶在了李萱诗
的小腹上面。

  李萱诗也感到了儿子的坚挺,这让她有点儿羞涩,她其实也明白儿子对自己
的依恋从未改变过,但是没想到会有这种男女之情,她知道徐琳和左京的事情,
以前她也想过让徐琳去服侍左京,凡是老郝的女人只要左京想要她都可以让她们
去上左京的床,但是之前王诗芸的铩羽而归让她断了这方面的念头,连王诗芸都
不要别的女人也就别去了,李萱诗想当然的把所有人都看成像郝叔那样的垃圾货
色。但此时左京实实在在顶在自己小腹上面的那根火热的鸡巴却让她有点情动了,
儿子的家伙不小,长大以后虽然没再见过,但是白颖和徐琳也和她形容过虽然比
不上郝叔的伟岸但也是很可观的大家伙,李萱诗把左京推开了,看着左京脸上尴
尬和愧疚的表情和小时候做错事情一模一样,让李萱诗忍不住的亲吻了左京的面
颊一下。

  「妈!你做什么呀?还当我是小孩子吗。」

  「你还是小孩子吗?这里是怎么回事呀?」生性淫荡的李萱诗用手轻轻的在
左京凸起的地方抚摸了一下。左京被李萱诗这下挑逗的比之前还要坚挺,连忙一
把抓住李萱诗的白皙的小手,可是这一下却把李萱诗的手紧紧的按在了自己的裤
裆上面。

  「小京!」李萱诗嗔怪的瞪了左京一眼,却想到都是自己作怪怎能怪左京孟
浪。

  「妈,你把手快拿开吧,别给人看见了。」左京这才把手松开,一屁股坐在
了椅子上面,喘着粗气,禁忌的事情总是让人心跳加速,左京盯着自己的裤裆凸
起的地方,可恶的是那家伙一直就这么保持着坚挺,丝毫没有平息的意思。李萱
诗微微一笑,她刚才想既然别的女人你不想要那么就让老妈亲自来安慰你,给你
郝叔也戴个大绿帽子算了。英俊帅气的儿子确实讨女人喜爱,李萱诗以前也不是
没有过想法,刚和白颖结婚的时候李萱诗甚至有点嫉妒白颖可以独占儿子,当白
颖沉沦在郝叔的大鸡巴下面的时候,李萱诗甚至有幸灾乐祸的意思。

  今天面对儿子蓬勃的情欲,李萱诗决定试试。

  只见她走到门口和服务员打了招呼后,就把门从里面反锁上,然后款步走向
左京,当左京的鸡巴被李萱诗掏出来在手上把玩的时候左京才清醒的认识到发生
了什么,左京正要想阻止时,李萱诗已经把有点腥燥味的龟头给含进了樱桃小口
里面,她的技巧比不上叶儿但是作为亲生母亲这种禁忌的刺激让左京感觉一下子
就要到了顶点,前列腺分泌出大量液体,让李萱诗以为左京已经射精,但是既没
有品尝出精液的味道,龟头也没有那种射精时的跃动。仰头倒抽着冷气的左京这
会儿已经意乱情迷了,伸出手一下把李萱诗的臻首往下按去。

  李萱诗一直含到了左京的根部,然后来回的把自己的嘴巴当成小屄在左京的
鸡巴上面套弄着,左京这才松手任由李萱诗给自己口交,李萱诗不时淫荡的抛给
左京一个媚眼,到现在左京才相信这不是做梦,而是实实在在和亲生母亲发生了
关系,虽然只是口交。这……这不在自己的计划之内,今天他只是想趁着父亲的
生日敲打一下或者试探一下李萱诗对自己的真实态度,却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他
现在只想赶紧射出来好结束这荒唐罪恶的事情,可是他越想射出来就越射不出来,
虽然李萱诗的口舌的刺激使他快感连连,阴茎和龟头也越胀越大,可就是处在射
精的临界点没办法一泄如注。

  看到左京一直迟迟不射,李萱诗就想起来玩真格的,可每当她想吐出嘴里阴
茎的时候,就被左京重新按下去,李萱诗只好更加卖力的讨好左京一只手伸到下
面轻柔的按摩起左京的卵袋,一只手抓住棒身用舌头不停的在左京的龟头上面打
着转,把左京龟头的每一个角落都舔到了,最后舌尖停留在了左京的马眼上面让
左京充分享受到来自李萱诗口舌的刺激。这熟练的技巧使左京不由自主的想起白
颖第一次给自己口交的时候,虽然白颖根本不会最后还在左京的鸡巴上面留了一
个小小的牙印,但是左京觉得非常刺激,那是最爱的女神为自己付出了嘴巴的第
一次,左京记得那次他很快就射了,一想到这里左京就突然一阵子颤抖,猛地在
李萱诗的嘴里爆发了出来,怎么会这样?一想到白颖那个贱人就立刻射出来了,
不是应该立刻软化下去吗?也许是男人射完后的贤者状态,左京十分的失落,十
分的看不起自己,十分的恨自己。看着李萱诗把自己的鸡巴舔的干干净净,然后
把射在嘴里面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左京狠狠的打了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接着
是第二下,然后就被李萱诗一把拉住了。

  「小京,你别这样!你何必哪?是妈妈不好,是妈妈淫荡。妈妈勾引你的…
…」

  李萱诗急忙抱住左京,把左京的脸贴在自己的胸口。却被左京一把推开了,
只听到一声尖叫左京用力有点猛李萱诗被推倒了在地上,左京连忙又上去扶李萱
诗,李萱诗也反应过来刚才和儿子做了什么事情,她也在心里暗骂自己不要脸到
了极点,刚刚居然给儿子做了口交还吞下了儿子的精液,要不是左京还保有理智,
现在一定已经骑在左京身上和左京做爱了,想想上次郝小天对自己意图不轨算是
得逞了也算是没有得逞,那时候自己下面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那是假话,能让他插
入也是有一种乱伦的刺激在里面,幸亏自己清醒了小天只插入了一点点就挣扎开
了,这次面对左京李萱诗更是反应强烈,不仅下体一片湿润,还积极主动的向左
京投怀送抱。怪不得老郝执着的想上白颖,得逞了之后还一直迷恋着白颖,想把
白颖和别的女人一样纳入后宫,乱伦的刺激果然非同凡响,以后要是可以的话一
定要和儿子来一次真正的性爱,李萱诗坐在地上想着淫乱的念头。

  以为她摔蒙的左京连忙过来把李萱诗扶了起来,李萱诗倒没有摔到哪里,就
是身上的衣服弄的好脏,这是夏季李萱诗的衣服也比较单薄这一下没法子出去了。

  「妈,以后别这样了,我们是母子这一次就算是没发生过吧。」

  「小京……」

  「妈,我们还是说点别的吧,你今天怎么会来长沙的?忙碌了几天也不休息
一下。」

  没发生过?那刚才谁一手一只的揉捏自己两只大乳房的?算了其实这种事情
也不该有,李萱诗打量着左京英俊的脸,像极了当年的左轩宇,比左轩宇还要帅,
现在的气质也很成熟了,这张脸对所有女人都有着极强的杀伤力,刚才自己确实
是意乱情迷了。

  「这个事情又要说到小颖了,她昨天找东西淋雨受凉了,两个孩子似乎也没
什么精神。」

  「找东西?孩子也不舒服……」

  左京的心里一阵子波澜起伏,连忙去打开包厢门掩饰住脸上的表情,孩子应
该是有反应了,那个仪器是左京在帝都的时候买了一家倒闭的牙科诊所的两台拍
牙齿片子的X光机,这种X光机是手持的,功率比较小,左京把两台拼在一起,
上网学习了一段时间的弱电知识和制作功放的教程。拆除了里面的电位器和一些
电阻,加上一个功率放大器,配上大功率新电源。

  还在帝都的时候左京曾经在一条流浪狗身上做过实验,那条狗开始一两天还
好点,只是食欲不振没有活力,到了第三第四天就趴在那里不怎么动了,再往后
就一直奄奄一息的苟延残喘了十天后就彻底的死透了。左京在埋葬那条可怜的流
浪狗的时候发现它的身体好多地方都已经坏死了,这是健康细胞大量死亡的结果,
这种死法很惨,但是不容易让人察觉到是被人为的用X光照射过。

  「所以我亲自送他们到了机场,怕他们路上出事情,到机场后好像还好。小
颖丢了一条项链,就是你那时候送她的那条,昨夜不知道为什么会掉出去,所以
她淋雨找了好长时间,最后也没找到。」

  「昨夜的雨是下的很大,找不到也正常,孩子不舒服回帝都应该就会去医院
看看,反正白颖是医生这也没什么大事。」

  「那个小京,你等会儿先回去给我拿件衣服吧……那个……那个内裤也拿一
条,我这样出去见不了人。」

  「哦,好的。」

  左京开着李萱诗的车一路上是晃晃悠悠的,刚才那一发居然让他觉得有些腿
软了,这时候他才发现刚才那一发射的是多么的酣畅淋漓,好像一下子射空了所
有的精力和体力。到家后在李萱诗的房间翻找了一番,没找到什么适合的衣服,
都不是这个季节能穿的,也都是以前在家的旧衣服,内衣也是没有找到一件,左
京想想最后只好拿了一套李萱诗旧时的居家睡衣和自己的一条新的平角内裤。

  李萱诗哭笑不得的穿上了这套衣服,左京看到李萱诗毫不避讳的在自己面前
换衣服,甚至脱下了内裤,左京突然想起一个传言,连忙目不转睛的向李萱诗的
下体看过去,李萱诗的动作很快光线也不是很好,左京没有看清楚,却被李萱诗
察觉到了,李萱诗没有做声而是默默的穿上衣服,把换下的衣服装进左京带来的
袋子里。

  左京收回了目光,突然反应过来李萱诗要换内裤的原因,李萱诗连丝袜都给
褪了下来,一起放进了袋子里面,看来刚才李萱诗的淫水流了很多出来,真是个
淫妇,连自己的儿子都能动情成这样。

  看到李萱诗收拾停当,左京觉得回到了少年时代,那时候放学一进门就会看
见李萱诗穿着这睡衣在厨房里面忙碌着……

  左京告诉李萱诗自己还要去派出所,就先出门了。李萱诗则独自去了一趟商
场买衣服换下那套旧睡衣。等李萱诗弄完回去已经是晚饭时分了,郝叔这几天都
不会着家,前段时间推掉的一些应酬这几天要补回来,郝叔虽然官当的不怎么样,
但是非常热衷于这种应酬,喜欢人们恭恭敬敬奉承他,称呼他郝县长,拍他马屁。
李萱诗没管那么多,也不想管,只是一直想着今天和左京发生的事情,儿子心里
还是有恨的,但是不知道有多恨,他恨老郝恨白颖,对白颖他是采取不理不睬的
态度,看来打算以后老死不相往来了,对孩子也是彻底不闻不问了。那么他对老
郝哪?李萱诗不敢相信左京会对郝江化消除恨意,哪怕他能原谅白颖也不会放过
郝江化。

  这是李萱诗第一次开始思考左京回来的目的,根据左京这段时间的表现和今
天与自己发生了突破禁忌的关系,李萱诗自信左京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可是对郝
江化她就不那么相信左京会能就此罢休了,但是李萱诗又想不出左京会对郝江化
能怎么样,郝叔现在好歹是个副县长,左京就算是拿回所有财产那又能怎么样?
这本来都是他的,郝叔这些年利用职权也聚敛了不少钱财,这些钱养老是足够了。
左京只是一个刑满释放人员,他到底能怎么样哪?李萱诗突然有一种想把左京打
发走的想法,可是今天的事情使她立刻打消了这种念头。要是自己真的能和左京
睡一次的话,左京就会因为做了乱伦的事情可能就真的会消除或者没脸再去对郝
江化不利。哪怕以后真正左京准备如何如何的话自己也能靠着这种关系来阻止他。
李萱诗倒无所谓,反正她已经被郑市长上过了,郝小天也算是尝过她的味道了,
能给别人为什么不能给左京,只是可惜今天左京很快的躲开了自己,以后再看看
能不能有机会了。

  左京第二天凌晨就打电话来了,电话里面左京的声音非常焦急。

  「妈,我暂时不回来了,我要马上去一趟帝都。」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你这是要去找白颖?」

  「我要去看孩子,刚刚岳……孩子外婆打电话给我说孩子病的不轻,非常严
重,要我赶紧过去,白颖也病倒了。」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你身上有钱吗?我帮你买机票吧。」

  「不用了,我觉得不会有什么大事,孩子来的时候我看还好好的,不可能一
回去就病的那么严重,而且还是两个孩子同时生病。机票我都订好了,钱也不需
要,但是童阿姨想让我去一趟,我就去一趟吧,以前她对我挺好的。」

  「那也好,不过孩子走的时候我看确实有点不对劲,两个孩子都是的,你去
一趟也好,就算是童佳慧想让你一趟和白颖见个面,你就去见个面吧,家里没什
么大事。但是你要尽快回来薇薇也没几天要回去了,公司的事情有一大堆哪。」

  「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要走了。」

  李萱诗放下电话,就想拨给白颖了解一下情况,她只是想问问孙子的情况。

  但是她又忍住了,算了吧还是等左京到了以后再去从左京那里了解情况吧,
这次白颖走的时候李萱诗也知道白颖以后不会再来了,也许以后见孙子的机会就
不会有多少了。至于昨天对左京的猜疑李萱诗这会儿又觉得不太可能了,左京大
可以正大光明的和自己要回属于他自己的东西,自己也不可能不给,就像左京昨
天说的他直接把事情捅出来就可以了,白家自然会对付郝家和自己。想到这里李
萱诗突然一阵子发寒,在白家面前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无助,这想法让李萱诗恐惧
无比。就在心里咒骂起郝叔来,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当时自己安抚白颖也是因为
惧怕白家的力量。害怕白家一下子把郝家沟抹平,老郝死无葬身之地,自己一定
会跟着陪葬。还好儿子念着母子亲情没有那么做,儿子总是无条件的对自己好,
可自己却把他伤害的那么深……

  左京接到童佳慧的电话就确认自己已经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了,心中的那
丝侥幸已经荡然无存,为了报复他不择手段,王诗芸是第一个,但是他没有亲自
动手,选择权他给了黄俊儒,黄俊儒比他先下了决心。而他做出的事情比黄俊儒
还要狠毒,不管怎么样王诗芸做出了伤害黄俊儒和自己家庭的事情,而这两个孩
子却是完全无辜的,他们的错就是不应该来到这世界上,可是他们却无法选择。
左京一把扯掉手臂上的纱布,伤口被撕裂的痛苦一下子就传到了大脑里面,左京
只有通过自残的方式来获取痛苦以减轻自己的负罪感。

  打完给李萱诗的电话后,慢慢平复了心情的左京收拾好行囊再把手臂草草的
重新包扎了一下就出门了。左京心里是有点害怕这次去帝都的,他发现自己光是
想到这件事情就会难受到极点,那么去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自己会怎么样哪?

  童佳慧兰心蕙质的一个女人,也许当时她不会想到但是她要是知道自己和白
颖的事情后会不会联想到此事的蹊跷?左京心里又是一阵子退堂鼓,对于王诗芸
和以后即将要对郝家所做的事情,哪怕是白颖和李萱诗左京自信是没有任何心里
负担的,可是对于这些孩子……毕竟他们是无辜的虽然他们没得选,左京的身体
突然向后倾斜了起来,飞机已经开始起飞,此刻的左京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在医院的童佳慧此刻已经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昨天白颖一回来就带着
孩子去医院看病,幸亏白颖去的是自己工作的医院,白颖晕倒之后院长亲自打电
话给了童佳慧的秘书。童佳慧到了医院才得知情况的严重性,白颖住在一间单人
病房发着高烧昏迷不醒,两个孩子已经进了ICU了。白颖没有什么大碍,两个
孩子的情况是副院长亲自向童佳慧汇报的。目前看来孩子们的情况很糟糕,经过
检查发现孩子体内大量健康的细胞死亡,内脏也衰竭的很厉害,内出血造成皮肤
出现大面积淤点,脾脏开始肿大,细胞坏死引起肺部严重感染现在正向全身扩散,
是白血病晚期的情况,但是之前没有白血病病史,而且这个是慢性症状。这个就
很难解释了,半年之前孩子体检过,但是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虽然那次体检不是
很全面。

  童佳慧拿着两张病危通知书的手一直在颤抖着,被她的秘书给扶着坐到了院
长办公室的沙发上面,她想拿水杯喝口水来镇静一下自己,可一直都发不出声音
来,最后秘书把水递到了她的手上,童佳慧却没有接住保温杯掉在了地上发出嘭
的一声。

  这一下似乎把童佳慧拉回了现实,童佳慧没有再次手抖拿起一支笔想在病危
通知书上面签字,可是笔还没有落下,童佳慧抬头向院长说到:「那个我有资格
签字吗?」

  「哦,童主任按理说病人的直系亲属才可以签字,白医生现在昏迷不醒,等
她醒来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孩子的父亲现在也不在这里,如果他能来最好,要
是来不了您是可以签的。」

  「这不是做手术,没那么着急吧?」

  「是的,这个一般是通知家属的,家属签字也就是确认一下知道病人情况了,
该怎么治疗我们还是怎么治疗。」

  「那你能和我说实话吗?这个到底能不能治好?」

  「额……童主任实话说吧,我们这里治疗这种病算是全国比较顶尖的了,我
们会尽最大的努力来治疗的,可是……」

  「你直接说吧,我需要知道到底怎么样了。」平时很少以上压下的童佳慧这
会儿被这个院长弄得有些不耐烦了。院长也理解她的心情于是换了一副语气,干
脆直截了当的说到:「最多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这种病按症状看是淋巴肿瘤白血
病晚期,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那为什么会得这种病?」

  「根据以往的病例来看,以这两个病人的年龄应该一出生就可以查出来,但
是我看了之前的病历孩子出生的时候非常的健康。至于为什么会得大概率是遗传,
要看父母家族有没有这种病史。」

  「我家是没有得过这种病的,左家就不太清楚了。对了你刚才说大概率,那
么小概率是什么原因?」

  「哦,这种可能性很小只是推测,就是可能受到了辐射或者其他的什么原因,
突然变成这样,不过这不太可能,平常人也接触不到这些放射源,就是偶尔接触
到了也不会这么严重。何况之前白医生也告诉了我们这段时间的经历,并没有机
会接触这些东西。」

  「那……算了,我现在就通知孩子的父亲过来,让他来签字和拿主意吧。」

  「那白医生爱人到底什么时候能来?」

  「我先通知他吧,让他明天一定来。」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