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漓录】 2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7713
作者:玫瑰圣骑士
首发:SIS001         

            第二十一章、又见琼华

  蓝白色的三道遁光向北飞行,直到距离海岸三百里时才找了一座小礁落了下
来。三道遁光化作两女一男,男子肤色古铜面容古朴,脸颊上稀稀拉拉的长着短
须;另外两女都穿着树叶编成的连衣裙,裸露着大腿和赤足,一名女子大着肚子
那树叶也无法遮掩其隆起的腹部,只能将小腹裸露在外。两女都生的花容月貌,
其中扶着大肚子女子的美妇更是螓首蛾眉、娇艳异常,一双秋水般的美睦波光流
转灵动不已,发髻简单的盘在头顶戴着金色的华美簪子,娇美又不失雅致。

  来者正是王凌志、菱儿和莫漓三人,此时他们已经有惊无险的飞过六七阶海
兽的行动区域,距离大陆南岸三百里内,进入了中土渔民和商人的势力范围。

  「王郎,你看有中土的渔船了。」莫漓指着礁石的远处,几只中土类型的红
白相间的渔船正在天边航行。一群群海鸟围绕着渔船的桅杆,犹如风帆上的点点
白花。

  「那等菱儿歇息一下,我们便继续向北方遁去吧。」王凌志喜悦的说道,能
够离开那禁锢的仙岛让每个人都心情雀跃。

  「王郎,你便是想让你的妻子这个样子出门吗?」莫漓美睦微瞪责怪的说道,
此时王凌志的轻甲内裸露着胸膛,莫漓和菱儿光着大腿和赤足,叶片的裙内更是
肉穴暴漏。三人的样子好像南海岛内的野人一般。

  「那漓儿的意思是?」王凌志还是没有反应过来问道。

  「还不速速到这里的坊市给你的妻妾买上几套衣服呢!你想让自己的妻妾光
着脚丫见人吗?」莫漓吩咐道,听得王凌志化作遁光飞去了。中土对于女子赤足
有着严格的礼法,就算是世家跳脱衣舞的歌姬都不可赤足,一个女子的裸足被男
子看到了几乎和失节一样。而当丈夫回到家里,看到自己的妻子脱下鞋袜的时候,
那便是行房的一种邀请了。

  「漓儿姐,我们回五玫宗吗?」温柔可人的菱儿大着肚子,靠在莫漓身边问
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嫁夫随夫,应该先去天武宗见见王郎的师父和家长
吧。」莫漓说道。

  「那宗主那边……」菱儿欲言又止的说道,她当然知道莫漓早已经嫁给五玫
宗宗主欧阳衍的事,如今从新回到中土,这一系列的问题该如何解决呢。

  「师尊是个大度的人,他应该能理解我的苦衷。等我们去见完天武宗王郎的
师父后,我便去兖州去和师父解释,若师傅不饶我,我便死给他看!」莫漓坚定
的说道,三年和王凌志的夫妻生活已经让莫漓认同了王郎便是自己丈夫,即使心
中有一万个不满意,但也改变不了自己是王凌志女人的事实。

  「那我随你一起去。」菱儿想了想说道。

  「你好好养胎吧,师尊若同意了我和王郎的婚事,那你这妾氏自然不在话下
了。」莫漓轻蔑的说道。

  两女等了两个时辰,等得莫漓心中暗骂王凌志无能。就在此时一道白色遁光
飞来,王凌志终于回来了。

  南海郡张家巨大的鲸鱼骨拱门下,莫漓、菱儿和王凌志遁光而来,张家老祖
听闻连忙出门迎接。只见莫漓身穿一套莹白色纹样缎面锦衣,足蹬紫缎鞋,头绾
少妇的同心髻,一副秀丽端庄已为人妇的样子。而菱儿身披金边琵琶襟外袄盖住
她隆起的小腹,头绾妾氏长用的圆翻髻,笑眯眯的看着张家老祖。王凌志则依然
一席轻甲白袍,古铜色脸颊的短须也被剃掉,一副精明强干的样子。

  这三人与仙岛上的落魄相比,俨然判若两人了。看来王凌志在附近坊市上购
买的衣物首饰还算有些眼光,不过他似乎忘记了莫漓喜穿蓝色衣服,被莫漓责备
了一路。

  「我的天啊,你们还活着。」张家老祖张丰羽惊讶得须发飘动,嘴巴都乐得
合不上的说道。

  「承蒙天地护佑,我三人只是在那仙岛禁制中被困了三年。」王凌志飒然说
道。

  「里面说,里面说!你们不知啊,得知你们失踪后,中土来了好多修士探查。
有五玫宗的元婴修士,还有姬家的元婴修士,最后都无果而终。于是他们才对外
说你们陨落了,现在好了,皆大欢喜!」张家老祖乐呵呵的说道,将这三人让入
白沙为墙、鱼骨为梁的宽敞待客大厅,张家侍女连忙奉上香凝。

  「哎呀,这么说你们遇到的邪修也是厉害,多亏其陨落在了仙岛啊。」张家
老祖喝了一口茶后感叹的说道。王凌志将这三年的情况大概向张家老祖说着,当
然将莫漓和菱儿被驯化成母犬的那段隐瞒了起来,仅仅告知遇到邪修,然后那邪
修种了禁制陨落了,而这三人也因五色护盾无法离岛的故事。

  「族内弟子都陨落在那岛上,还望老祖好生安置他们的亲戚。」菱儿挺着大
肚子悲切的说道。

  「唉,我们修仙之人陨落在仙府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吧。菱儿能够回来老祖我
提着的心便安慰几分,你现在已经嫁给王道友为妾,那这里便是你的娘家了。你
从今往后便在这好好住着,什么时候生下孩子再商量回天武宗的事。」张家老祖
慈祥的看着菱儿然后说道。修真夫妻结合生子本就不容易,而且大几率生出的是
有灵根的孩子,作为菱儿娘家的人自然希望她在自家收到照顾了。

  「那便烦劳张道友了。」王凌志听闻连忙站起施礼,菱儿则俏脸通红幸福得
笑了。张家老祖也有金丹期的修为,与王凌志修为相当,所以互相称作道友也符
合礼法。而且菱儿只是妾氏,王凌志也不必随着菱儿叫张家老祖改口。

  「既然如此,那王夫人(莫漓)和王道友也定要我张家住上几日,品尝一下
我张家的六翅鲮鱼的味道。老夫也想和王道友以及王夫人攀谈道术。」张家老祖
眼珠转了转说道。

  「那便叨扰张道友了。」莫漓本想拒绝,可是王凌志却一口答应了。莫漓也
觉得自己现在如何回五玫宗还没有想好,不如在张家住上几日,也想想怎么和师
尊说,便没有拒绝。

  三人被请入贵宾的住所,一个僻静的小院落,挺着大肚子的菱儿更是被几个
侍女丫鬟包围,被伺候得无微不至。

  深夜莫漓和王凌志同床共枕,莫漓感受着肌肤在锦被内的滑腻,心中有种重
返人间的感慨。此时王凌志的怪手悄然伸来,轻轻的握住莫漓肚兜内的香乳。

  莫漓心中一动,心想菱儿此时在隔壁屋子内养胎,如今床上只有自己和王郎
两人,而且自己还没有真正在锦被玉床上做过。便轻解肚兜,一下抱住了王凌志
的虎躯。这一动作更是激励了王凌志下一步的侵犯。

  莫漓的绸缎亵裤被扯下,王凌志一下扑到了莫漓已经赤裸的百媚娇躯上。莫
漓轻车熟路地伸展柔软的酮体,毫无羞涩的伸开玉臂搂住王郎雄壮的身子。接着
熟练的叉开美腿,紧紧的贴住王郎火热的小腹,美睦却投向了海兽骨做的大梁。

  王凌志轻柔的伸手摸了摸莫漓两腿间的肉穴,发现那里已经滑腻湿润了。

  一根熟悉的火热肉棒,以熟练的频率抽插着莫漓的阴道。王凌志伸手抓住莫
漓胸前那一对摇摇晃晃的肥嫩白皙的双乳。莫漓娴熟的随着王凌志的抽插动作蠕
动着阴道的肉箍,腰肢也轻轻的扭动着,朱唇内也发出了轻轻的呻吟浪叫。

  「漓儿!」王凌志一边抽插一边呼唤道。

  「王郎?」莫漓的双眸正穿过王凌志的脸庞看着屋顶的横梁。

  「我想,我是说。我要先去天武宗见师父退婚,你在张家等我的好消息,好
吗?」王凌志将一路上忍了好久的话,在这个自己距离莫漓最近的时候说了出来。
然后狠狠的插入莫漓的肉穴,让她一时无法反应。

  「啊~ ,不是说好我们一同去吗?啊,哦~ 你轻点!」莫漓被连续的几次深
深插入弄得呻吟不已,但还是心中一冷问道。

  「我觉得,还是我一个人去的比较好。你便在张家等着我吧!」王凌志似乎
在交欢中有了胜利者的尊严,他坚决说道。

  「也好。你快点完事,我要睡觉了。」莫漓听后,心里有些厌恶的说道。王
凌志在仙岛时无数次向自己说要带着她一同求见师父退婚。到了这个时候,又要
把自己和菱儿留在张家自己去和师父说了,菱儿已经快要临盆有情可原,自己难
道不能以王凌志正妻的身份去拜见他的师父吗?

  三日后,张家接待莫漓三人的接风宴结束,王凌志便化作一道白色遁光向天
武宗飞去,暂时留下了陪伴他三年的妻妾。

  「张道友,我也想道五玫山看看。」两日后莫漓对着张家老祖说道,五玫山
处在扬州是北伐前五玫宗的根据地。北伐大胜后,中土修士将地处东北方的兖州
交由五玫宗宗主欧阳衍治理,并封他为齐候。五玫宗的根据地便移至兖州处了。
不过莫漓要去的五玫山还是五玫宗在扬州的一处别院。

  「还请莫道友再等上几日,有个贵客要见你一面呢。」张家老祖满面堆笑的
说道,不过他并未称莫漓为王夫人,而是以莫道友相称其中深意不言自明。

  「是何人想见我这个失踪了三年的人呢?」莫漓好奇的问道,心中却想这张
家定是把自己归来的信息透漏出去了。会是谁来呢,若是师尊欧阳衍亲到,自己
要如何向他解释呢。不过想到要是欧阳衍前来,心中便是一热,又有些少女时的
羞涩了。

  「自然是莫道友的贵人了。」张家老祖卖个关子的说道。

  「贵人倒谈不上,只不过是想念莫道友的好友前来相聚而已。」一个犹如黄
莺般温婉的声音传来,姬琼华一身红色蜀锦对襟儒裙,头绾惊鸿髻,仙姿玉色的
款款走来,浅笑说道。

  「见过王女殿下。」莫漓和张家老祖见到姬琼华的妍姿俏丽连忙失礼道。莫
漓神识一扫发现这姬琼华修为更近一层,已经达到金丹期顶峰,体内隐有假婴凝
成。

  「不必多礼。我正好在南海附近戏舟,还请齐候妃随我同去呢。」姬琼华巧
笑嫣然的拉着莫漓的手,然后两人化作红蓝遁光向南海而去。

  在距离南海郡张家府邸大概两百里处,一支由海船组成的舰队正在扬帆绕着
南海诸岛航行着。舰队由多艘海船组成,其中一艘巨舰极为雄伟宽大,甲板上楼
起六层,高达十二丈,可容纳船员八百之众。五桅布帆张满下,舰队以快似奔马
的速度,朝西南方向航行。

  遁光中两道人影降落在那巨舰之上,来者正是犹如月里嫦娥的王女姬琼华和
天姿国色的莫漓。见二人落在巨舰最高层的甲板上,连忙有筑基期的侍女过来伺
候。莫漓接过侍女递上来的丝绸手帕,简单的擦了擦纤手后颔首递给侍女。

  「莫漓妹妹,你身为齐候妃不必对这些侍女客气。你便是让她们脱光了跳到
海里,她们也会照做的。」姬琼华见莫漓对侍女的态度随意的说道,说得周围伺
候的筑基期侍女都俏脸微红,但无一人面露不满,仿佛理所应当一样。

  「下锚!」一声雄壮的喊声传来,巨舰微微颤动,数千斤的铁锚从船头和船
尾落下,无数赤裸上身的水手力士汗流浃背的拉扯着巨大的铁链,五桅布帆也慢
慢落下。舰队内一阵嘈杂,显然都在下锚停船。

  「齐候妃,这边请。」姬琼华优雅的伸出手臂,引领莫漓走到一处餐桌前。
身旁的侍女都带着训练过的妩媚笑容跟随在两侧。

  「这就是齐候妃啊,果然天生丽质,宛如秋水伊人呀。」餐桌前一美妇见姬
琼华和莫漓走来,连忙起身施礼说道。那美妇也生的艳美绝俗,只是眼角处有些
皱纹,显然年纪已经不小了。

  「这位是南海伯的夫人,郗北晶。」姬琼华还礼道,莫漓神念一扫,对方居
然有着元婴初期修为,连忙飘飘万福施礼。

  餐桌设置在巨舰甲板舰楼第六层上,这舰楼最高层四周除了有六根铜柱顶住
穹顶外,再无墙壁阻隔,可尽情欣赏高达十丈的无尽海景。餐桌为传统的单席制,
只是将三人的餐台并到了一起。三女跪在地上铺好的竹席上开始寒暄起来。

  「此次王女协同齐候妃前来我南海郡,伯爷深感招待不周,无奈时间太紧特
命我在此舰上招待一二,还请两位贵客见谅啊。」杏眼明仁的郗北晶端起一杯美
酒对着两位绝色仙子说道。郗北晶是南海郡凌海宗宗主百里阳成的结发妻子,那
百里家世代统领南海郡受封郡伯,也算是一方小诸侯了。

  「还请郗前辈收回刚才的话,小女子不是齐候妃。我已经嫁给他人了。」莫
漓在路上便与姬琼华解释多次,但姬琼华依然拉着她赴宴,也不知道她的葫芦里
卖着什么药。

  「此事无妨,郡伯夫人,若你无事便退下吧。我有几句话和齐候妃说。」姬
琼华听到莫漓还在解释俏脸一沉朱唇榴齿的说道。

  「哦,我正好有事去做,两位贵客请自便,嘻嘻~ 」郗北晶经历丰富,连忙
娇笑起身告事离席,顺便还带走了大量身旁伺候的侍女,只留下两个最懂事的侍
女在楼梯旁听命。不过以郗北晶元婴期的修为完全可以不必对金丹期的姬琼华那
么客气,可是未来姬家家主的身份却让这些平时高不可攀的元婴修士只有俯首听
命的份。

  「莫漓妹妹,你过来看。」姬琼华优雅闲适的提起一杯美酒,扬起倾城倾国
的俏脸一饮而尽。然后面色红润的走到一根铜柱旁,纤手扶着铜柱对着莫漓呼唤
道。

  莫漓走到姬琼华身旁,见到舰队此时已经下锚,每艘船上都人头涌动好生忙
碌。随着姬琼华提起的玉指,莫漓看到不远处一艘圆头大船上忙碌场景。

  在圆头船粗糙的甲板上,十几个赤身裸体的女子被从船舱中驱赶出来,那些
女子无一不是年轻靓丽的女子,被皮鞭驱赶着一双双丰乳都上下颤抖。每个女子
的美颈上都拴着黑乎乎的鲨皮项圈,项圈连着细长的链子,那链子极长每个女子
双手都捧着自己脖子上堆叠下来的细链子。链子的尽头连接在圆头船的甲板铁梁
上。这些女子各个面色红润,双腿夹紧那个媚眼如丝的样子仿佛看法到了自己久
别的情郎。

  很快这些赤裸的女子便被甲板上的水手男子无情的驱赶到跳入深蓝色的海中,
一个个秀美的俏脸无助的漂浮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随后这些脖子戴着链子的赤
裸女子便像美人鱼一样潜入海底。不一会几个赤裸女子的俏脸和酥胸浮出海面,
她们双手举着红色的巨蚌,等着船上的男子用长柄网兜一一捞取。捞取后在船上
男子的羞辱和喝骂中继续潜入海底,寻找巨蚌。莫漓神念一扫,这些在海中的裸
女都是有灵根的女修士,有些女子的灵根竟然是中阶灵根,但境界却都只在炼气
期二三层左右的样子。莫漓见那些女子在大浪中挣扎翻腾于心不忍的扭过俏脸,
以她们的资质大多数人修炼到筑基期是不出问题的。

  「你看到这些捕捉巨蚌的女子了吗?这些是郡伯夫人为了招待贵客刻意安排
的。很快这些巨蚌就会被煮熟然后送上你我的餐桌。这种巨蚌名曰奉女蚌,味道
肥美用秘法烹饪后食用可以增进水系修为,它们平日隐藏在沙石深处,只有女子
的淫水才能将其引出。于是这些女修士只能在下水前饮酒并服用烈性春药,然后
下身火热的潜入二十丈深的海水里自慰。这些女子和我们一样都是修仙者灵根资
质也算尚可,可是我们俩却可以一边享受温暖的阳光一边饮酒就能吃到那些肥美
的蚌肉,而为什么她们只能脖子上戴着铁链,在这寒冬季节光着身子在漆黑冰冷
的水下一边自慰一边等待奉女蚌咬住自己女子最私密的地方呢?」姬琼华红色俏
脸艳美绝俗的指着这些泡在水中的赤裸女子说道。

  「定是她们犯了罪过。」莫漓不忍心看着这些女子的样子,皱着黛眉说道。

  「你说得对,也不对。这些女子有些是家族被诛,变卖于此。也有些是修炼
邪功淫法流放至此。可是她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呢,不都是为了提升境界以修得天
道吗?追求长生不老的仙法就被罚做赤裸身体的女奴,这公平吗?」姬琼华远远
的望着赤裸女子们在阳光下白花花的酮体说道。

  「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啊。修炼邪功更是应该万劫不复才是。」莫漓有些心
虚的说道,她本身便修炼果姹女决和母犬诀,自然要把话说得刚正不阿一些。

  「她们原本都是炉鼎,被压榨得仅剩下炼气二三层,再不能为男修士所用。
所以才送到这种地方榨取最后的精力,不过这里还是要给她们些希望的,那便是
每奉献一个巨蚌便会给一个低阶灵石用来修炼。可是修炼又有什么用呢,等境界
高了依然会被当作炉鼎被吸取真元。若是你我变成这样,那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秀色可餐的姬琼华或许是因为喝了几杯琼浆美酒,俏脸红润得喃喃自语道。

  「王女身份高贵天赋绝伦,怎么会变成那些贱女的模样呢。我们回去饮酒吧,
别看这些女子了。」莫漓心中也有不忍说道。她总觉得姬琼华似乎在警告自己,
仿佛她已经看穿自己修炼母犬诀和姹女决一样。而下一刻或许姬琼华便会翻脸,
让自己和那些女子一样,光着身子,美颈上拴着链子潜入海底自慰流出淫水来吸
引什么蚌。

  「哦,我反倒觉得你我和她们没有什么不同。若是三年前北狄的讨伐战失败
的是我们,我们俩个定会被活捉,你猜我们两个如此美丽的女子落到野蛮的北狄
人手中三年后的此时会干什么呢?」姬琼华的俏脸红热起来,显得香艳夺目,一
双媚眼直勾勾的看着莫漓的双睦问道。

  「……」莫漓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她被姬琼华火热的眼神羞得低下了俏脸。
不过莫漓心中却知道,若是当年北伐失败自己和姬琼华被俘,那姬琼华定会被纳
兰燕驯服为浑身赤裸拥有着五色花纹的烈马了,而自己也得和紫媚一样在某个娼
窑妓院光着身子扭屁股吧。想到这里莫漓的脸更红了。

  「我说了这么多,你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吧。」姬琼华楚楚动人的伸出玉
手,一下挑起了莫漓的下巴,然后吐气如兰的问道。

  「我们是不会输的!」莫漓看着姬琼华挑逗的眼神坚定的说道。

  「你会不会输我不知道,但我不会因你而输。我们修仙之人追求的便是大道,
何为大道呢?你看看那些赤身裸体下海捕捉海蚌的女奴,她们是大道吗?还是在
宴会上你看到的那些衣着暴露的歌姬,她们是大道吗?或者是刚才对你我千依百
顺的侍女,她们也是大道吗?」姬琼华一边看着莫漓,一边绣履遗香的走回餐台
从新跪坐在竹席上问道。

  「那何为大道?」莫漓被姬琼华的问题吸引便问道。

  「无数的灵石、极品的丹药、天地灵宝和强大的功法,这些便是大道。你必
须拥有这些才能成为大修士,才能羽化成仙。否则再好的天赋,再美妙的身体,
也只是强者的玩物。你懂了吗?」姬琼华一改刚才的芳菲妩媚,一双美睦瞪起说
道。

  「姬姐姐,我已经嫁给了王郎。在仙岛时我也挣扎过,可是无奈事已至此。
所以我只想和王郎一生平安,不想追求什么大道了。」莫漓低声低语的说道。

  「你看那些女奴,哪个不是和你的想法一样。苟且偷生枉费拥有如此好的灵
根,能够有机会求享受一州之地的供奉你不要,非要和一个平凡的男子过寥寥百
年的余生。」姬琼华瑰姿艳逸的瞪着莫漓问道。

  此时突然一声闷雷响声,天空中渐渐乌云密布起来。圆头船下的赤裸女奴们
有些受不了大浪,便要顺着链子爬上船只,反倒被甲板上的水手用长杆推回深海
中。女奴们绝望的嚎叫声在距离百丈的楼船上都能听到。

  「看到了没有。卑贱的安稳的日子经不起狂风暴雨,这些女奴会有人淹死在
那船旁。一个炼气期的修真者被淹死,多么可笑啊,何况还是为了捉给我们俩吃
的蚌肉而死。你若不力争上游,那等待你的与这些女奴无异。」姬琼华皎若秋月
的双眸盯着莫漓说道。

  一名侍女浅笑着端来一锅冒着香气的蚌肉,侍女在莫漓的餐台旁放好小锅,
然后纤手一弹锅下面自然生出一缕那侍女法力凝成的火焰,将这本就热腾腾的香
锅弄得沸腾起来。

  「回禀王女殿下,齐候妃殿下。这些是我南海郡的特产,奉女蚌。此蚌肉可
有助修为,特别是水灵根更是可比数月的苦修呢。」那侍女用自己最甜美的声音
说道,说的时候恭敬异常。

  「不吃了,倒掉吧。」姬琼华声音慵懒的说道。

  「是!」侍女丝毫没有迟疑便要端走这个香锅,显示出了良好的训练。

  「就在这,当着那些采蚌的女奴的面倒了。」艳美绝俗姬琼华冰冷的说道。

  「遵命。」侍女举起香锅,那鲜美的浓汤混合着精心调制的蚌肉,在筑基期
侍女念力的操控下向那圆头船附近泼去,形成一道乳白色的弧线洒落在那些赤裸
浸泡在水中女奴二十丈左右的地方。

  莫漓哀伤的看到,这些赤裸女子在巨浪中拼命的想游到奉女蚌泼洒的地方,
那些姬琼华丢弃的食物,只要吃上一口便会让炼气期的修士提升一个小境界。可
是那些女奴脖子上的链子长度不够,仅仅有一两个人捞到了残羹剩饭,在水手的
鞭打惩罚下胡乱的吞下。

  「呵呵,你看看她们的那种贱样,是不是很可笑呢?」香娇玉嫩的姬琼华,
伸出玉手掩住口鼻优雅的嬉笑着说道。

  莫漓则呆呆的看着这些曾经身份高贵的女修士,沦为光屁股女奴后在怒涛巨
浪中抢食的可怜样子。莫漓心中有种莫名的悲戚的感觉,在姬琼华咯咯的娇笑声
中眼圈红了起来。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