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2.0版(上)68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潜伏】2.0版(上)

作者:曾九
2013年12月2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7800

               第六十八章

  就在华剑雄忘情于萧红的温柔乡的时候,一身疲惫的柳媚才刚回到祥和公寓。
沐浴后只穿着黑色的丝绸内裤和胸罩的柳媚软绵绵地躺在柔软的床上。柳媚把洁
净的绸被盖在身上,那种柔嫩的肌肤和顺滑的纺织物接触的舒适感觉让她轻松了
许多。

  胸罩紧缚着丰满的胸乳的感觉很特别。虽然大多数女人在睡觉时会去掉乳罩
的束缚,但柳媚却习惯戴着乳罩入睡,这让她有一点枕戈待旦的感觉。整整一天,
柳媚都是在内心的煎熬中渡过的。

  周雪萍的被捕打了柳媚一个措手不及。她焦急万分。周丽萍还没营救出去,
却又出了黄克己这个叛徒。因他的变节已经有七、八个同志被捕入狱。老段的自
杀更让柳媚心如刀绞。

  一想到老段为了免除暴露自己的隐患,把头撞向墙壁的那一瞬间,柳媚的心
就痛得喘不过气来,后悔不该听华剑雄的话去刑讯室。

  老段被捕已经让她非常苦恼了。和组织的联络关系断了,本来还盼着周雪萍
尽快和她把关系接上,谁知周雪萍本人也落入了76号的魔掌。

  下班后柳媚没有回家,她到76号所有的刑讯室巡视了一圈。让她稍稍松了
口气的是,并没有看到周雪萍被刑讯的揪心场面。但她心里非常清楚,周雪萍被
带进刑讯室只是早迟的事情。

  在一间刑讯室,柳媚意外地遇见了黎子午。他正带着几个打手在拷打两个今
天才被捕的年轻女学生,而叛徒黄克己也陪在他身边充当无耻的帮凶。

  那两个女学生都被扒光了衣服。一个被赤条条地分开大腿倒吊着,黎子午竟
然亲自上阵,正光着膀子挥舞着皮鞭恶狠狠地抽打着她一丝不挂的身体。

  她的下体和雪白的大腿满是鲜血和白色的精液,显然已被粗暴地夺去了少女
的贞操。在皮鞭的抽打下,她凄惨的呻吟在刑讯室里回荡。而另一个女学生光着
身子被按在地上,昏昏沉沉地被两个特务玩弄奸淫着。

  柳媚只看了一眼就退了出去,没想到黎子午却拎着皮鞭追了出来。他带着一
脸的假笑邀请柳媚参加审讯,还炫耀地故意把沾着鲜血的皮鞭在裤子上蹭来蹭去。
柳媚从他的奸诈的眼睛里分明看出了深深的怨毒。

  柳媚知道,周雪萍正是被黎子午抓捕的。而他曾经因为周雪萍的事情跑到丁
默村处邀功而被华剑雄训斥。现在周雪萍抓到了,却被华剑雄紧紧抓在了手里。
他刚才显然是正在拿这两个同案被捕的女学生出气。见到她自然要向她示威。

  柳媚白了黎子午一眼,转身就离开了那里,路过关押周丽萍的特监时她遇见
了满面春风的吴四宝。

  吴四宝一见到她就毕恭毕敬地行礼问好。柳媚知道表面上长得五大三粗的吴
四宝其实是个阴毒狡诈的老油条,所以也就小心的和他周旋。

  柳媚有点纳闷,这个时候吴四宝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刚要开口问,吴四宝已
经迫不及待地指了指旁边的小黑窗,神秘地对她说:" 今天刚抓到的共党要犯,
处座临走交代给我了。"

  柳媚心中一动,原来周雪萍也押在这里。她决定亲自去看看,抬腿就进了楼
门,吴四宝亦步亦趋地跟了进来。

  柳媚" 咔咔" 地走进走廊,似乎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你跑过来干什么?
" 吴四宝卖弄地回答:" 处座交代把她拘在这先反省反省。拘了快一整天了,我
过来劝她两句。谁知油盐不进,又是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主。" 说着话已经到了
周雪萍的囚室门口。

  柳媚从狭小的铁窗望进去,不由吃了一惊。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身材窈窕穿无袖旗袍的女人悬吊在囚室的中央。她低垂
着头,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下来盖住了脸。两条白花花的胳膊高高吊起,手腕上
带着明晃晃的钢铐,在灯光下泛出金属的光泽,格外刺眼。穿着高跟鞋的双脚努
力踮起,脚尖刚刚挨到地面。凹凸有致的身体因此而绷得笔直。傲人的双峰和挺
翘的屁股被薄薄的旗袍衬托得分外醒目。

  柳媚压了压胸中的怒气,冷冰冰地问:" 不是让她反省吗?怎么……" 吴四
宝狡诈地一笑:" 处座吩咐的。她不老实,咱就不客气。先上了戒具,杀杀她的
锐气!" 柳媚本想命令吴四宝把周雪萍放下来。但想起因取消枪决周丽萍而引起
的华剑雄的怀疑,张了张嘴也只好作罢了。

  柳媚狠狠心,转身向外面走去。她非常清楚,明天的刑讯对周雪萍来说将会
何等的凶险惨烈。走到楼外,她忽然意识到,周雪萍的囚室刚好就在关押周丽萍
的囚室楼下。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的安排。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周丽萍囚室的
窗户,心里一阵针扎似的刺痛。

  柳媚走出特监的小楼,再也没理吴四宝,头晕脑胀地回到了华剑雄的办公室。
她一个人呆在那里冥思苦想,思索着如何解救周雪萍姐妹。但一直到外面亮起了
万家灯火,也没想出个万全之策。她只好怏怏地离开了76号。

               第六十九章

  柳媚躺在床上心乱如麻,不由得回想起华剑雄几次试探她的情形。虽然每次
她都应对得当,没给华剑雄留下什么怀疑的空间,但她知道危险离自己并不远。

  想起华剑雄,柳媚心里别有一种复杂的滋味。华剑雄是个很特别的男人,柳
媚总能不知不觉地感受到他身上那种别具一格的魅力,使得她由开始的逢场作戏,
到后来身不由己地深陷情网。

  她知道以自己的身份来说,这是极端危险的。华剑雄的身份是个76号的魔
头,是个国人痛恨的汉奸。可很多次柳媚能隐隐地感觉到华剑雄对自己身份的痛
苦和郁闷。柳媚觉得始终看不透他,或许这就是华剑雄永远的迷吧。

  华剑雄对共产党人极端仇视。这一点在华剑雄抓捕、审讯乃至处决共产党的
冷酷和决断上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柳媚知道,一旦真的自己身份暴露,华剑
雄会毫不留情地把自己打入地狱。

  以前借和华剑雄亲热的机会,她曾试探过华剑雄。华剑雄冷酷的回答让她心
里发冷,但不知为何也让她陷入更强烈的情欲之中。她喜欢被华剑雄折磨,那种
和痛苦同时产生的快感让她不能自拔。她甚至有些期待自己落到华剑雄的手中,
让华剑雄真正的拷打折磨自己。

  想着这些,柳媚感觉到浑身在发热,头也晕乎乎的。她把被子从身上拉开,
感觉舒服了一点。闭上眼睛,脑子里一会儿闪过吊在囚室里的周雪萍,一会儿又
闪过脸色冷酷的华剑雄,时不时还穿插着下午在刑讯室里看到的那两个被黎子午
扒光了衣服残忍折磨的女学生。渐渐的柳媚的脑子开始发木,意识也逐渐混沌起
来……

  " 咚……咚……" 突然,猛烈的撞门声传来,接着是门被重物撞开时发出的
巨大声响。这突然的变故让柳媚蓦地从柔软的床上坐了起来。

  她还没来得及适应包围在四周的黑暗,屋里所有的灯刷地全部亮了起来,刺
眼的灯光照得柳媚不得不眯起了眼睛,眼中充满了疑惑。

  她只来得及看见几个人影快速地向她冲过来,就被人抓住头发从床上楸了下
来,强按着跪在了地板上。柳媚拼命挣扎着尖声叫喊起来:" 你们是谁?要干什
么?" 没人理会她,她的手臂被四只有力的臂膀扭到身后," 咔嚓" 一声,手腕
被冰冷的手铐铐在了一起。手铐卡得那么的紧,紧得她觉得骨头都要被勒断了。

  手腕上的巨痛让柳媚忍不住呻吟起来。可这还不算完,竟有人" 哗啦啦" 拿
出一付二十斤重的死囚脚镣,把沉重冰冷的脚镣箍死在柳媚的两个脚腕上,还锁
上了一把拳头大的大铁锁。

  柳媚的心在隐隐作痛,原先脑子里所有的不祥预感一下子全部跑了出来。有
人站在她的身后,大手抓住她被铐在身后的手臂,猛地向上一提。

  剧烈的疼痛压迫着柳媚的上身倾前,脸几乎贴到了地面。她艰难的扭过脸想
看看这到底是些什么人,可只能看到几只穿着沉重的皮靴的脚。

  " 臭婊子,把头抬起来!" 一个熟悉的声音冲击着柳媚的耳膜。柳媚的头发
被一只铁钳般的大手大把抓住,猛地向上一拉。头皮和肩关节都痛得像针扎,脸
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强迫着仰了起来,映入她眼帘的竟然是那个平时一贯对自
己唯唯诺诺的吴四宝的一张得意洋洋的大胖脸。

  柳媚的心呼地沉到了底,她已经完全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但她实在想不明白
何以突然出现如此剧烈的变故。76号是怎么识破自己身份的?

  吴四宝笑眯眯地欣赏着柳媚惊愕的表情,用戏弄的语调说道:" 柳秘书,呵
呵……想不到啊,原来你就是’ 枫’ !"

  柳媚心头一紧,强忍住内心的惊慌大声叫道:" 吴四宝,你这是干什么?快
放开我!剑雄知道了不会放过你的。"

  吴四宝鼻子里哼了一声大笑起来:"’枫’ 你就别做戏了,周丽萍那小妞什么
都招了。要不然谁会想得到,咱们特工总部赫赫有名的冷美人柳大秘书竟然是共
产党的奸细!"

  说到这里吴四宝又得意地笑起来:" 一切都是天意啊!柳秘书,可是你亲自
把周丽萍保下来的。今晚看你到特监,神色就不自然。老吴我灵机一动,把她给
提出来细细审了审,那婊子居然把我们的柳秘书给供了出来。唉……真是天上掉
馅饼,意外之喜啊!"

  柳媚的心顿时像被掏空了一般。那次在周丽萍面前表白身份后,她心里就一
直有种不塌实的感觉。没想到在刘大壮手里饱受酷刑都没有变节的周丽萍竟然出
卖了自己。

  柳媚喘息了一阵,怀着最后的一丝侥幸大声喝道:" 吴四宝,你敢用酷刑逼
迫犯人栽赃陷害好人,处座会辨明真相的!"

  吴四宝" 嘿嘿" 冷笑一声说道:" 我也怕冤枉好人啊,柳秘书岂是随便可以
碰的?没有处座的明示,你以为我老吴敢动你柳秘书半根毫毛?"

  说到这里,吴四宝向边上一让,华剑雄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柳
媚的眼前。" 剑雄……" 柳媚顿时感觉身上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股似曾相识的
燥热在她的身体里燃烧了起来。

  华剑雄冷漠地盯着柳媚的脸。柳媚不知所措地喃喃道:" 剑雄,你…你不是
…去了……" " 哼,所以你就动了周雪萍的心思……" 华剑雄说着,慢慢蹲下身,
两只狼一样的眼睛死死地逼视着她。

  " 不…不…剑雄,你听我说……" 柳媚忽然发现,华剑雄的眼光正在她只穿
着黑色胸罩和丝质内裤的身体上来回游走。她的脸顿时烫的像发烧。

  她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华剑雄,苦苦央求道:" 剑雄,你叫他们出去,让我…
…穿上衣服。" 华剑雄无动于衷、面无表情,用漠然的眼光看着柳媚。然后就是
重重的一个耳光打在柳媚涨红的脸上。

  " 啪……" 柳媚眼前金星四射,嘴里满是腥甜的味道,鲜血顺着嘴角淌了下
来。

  " 贱货!" 华剑雄咬牙切齿的骂到" 原来真的是你!”华剑雄咬牙切齿的语
气让柳媚心痛得发抖,但她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华剑雄猛的站起身,恶狠狠的声音给柳媚带来一种混合着恐惧的快感:" 押
回去,连夜刑讯。" 华剑雄的声音仿佛变得非常遥远而模糊,但柳媚还是听到了
后面的话" 只要别让她死掉,你们可以无所顾忌的用任何手段撬开她的嘴。"

               第七十章

  柳媚光着白生生的双脚,拖着沉重的脚镣,反铐着双手被押进那间熟悉的华
剑雄专用的刑讯室。她胸罩的左肩带已经滑落在手臂上,这样她大半个雪白浑圆
的乳峰甚至红嫩的乳头都暴露在外。下身的黑色丝质内裤也被拉扯得歪歪斜斜。

  在被押送回来的车上,吴四宝一直肆无忌惮地猥亵着她。柳媚半裸着坐在汽
车后排的座位中间,被吴四宝和另外一个膀大腰圆的特务夹在中间。车一开动,
吴四宝毛茸茸的大手就爬上了她白嫩嫩的小肚子,然后向下摸索,一直钻进她拼
命夹紧的大腿根。

  他揉捏、抠挖、搓捻,忙得不亦乐乎。另外一个特务也没闲着,抓着她丰满
的乳房始终就不撒手。柳媚愤怒地挣扎叫骂也无济于事。

  华剑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消失的。但从那一刻起,原本慢慢升腾起来的渴望
和燥热就也跟着消失的无影无踪,变成了无边的耻辱和痛苦。

  吴四宝肆无忌惮的猥亵固然难以忍受,但吴四宝在她反抗时的戏弄更让她悲
痛欲绝:" 柳秘书,知道76号里有多少人想过要肏你吗?就你那张冷若冰霜的
小脸,我倒想看看,过会儿一群男人一个挨一个打你的排子枪的时候,你会是个
什么样子?我们一直在猜,柳秘书被男人肏的时候,会有多么骚、多么浪!"

  说到这里时,吴四宝淫笑着把粗硬的手指抠进了柳媚热乎乎的下身。抠弄一
阵后,他抽出手来,居然把湿漉漉的手指凑到鼻子上,怪模怪样地嗅个不停,一
脸陶醉的样子。

  柳媚一跨进刑讯室,就被两个粗壮的打手二话不说按压在桌子上。一个打手
按着她的肩膀使得她动弹不得,接着那条性感的黑丝小内裤就被人从后面慢慢地
剥掉。柳媚咬着牙竭力压抑着才没让自己哭出声来。她知道,下流的强奸开始了。

  当吴四宝喘着粗气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她的眼泪忍不住从眼角滴落
到桌子上。下身被又粗又硬的大肉棒强行插入,胀得火辣辣的疼。猛烈的冲撞把
她几乎赤裸的身体一次次挤压到坚硬的桌子上,让她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围在周围的打手们也都不甘寂寞,一双双大手在她光裸的后背、屁股、大腿
甚至脚上乱捏乱摸。恍惚间她看到还有人在陆续进来,有刘大壮,还有黎子午…
…。

  柳媚在大肉棒一波高过一波的冲击下痛苦地喘息着。无意中,她的眼睛看到
了桌子后面华剑雄常坐的那张大皮椅。恍惚中,她似乎看见华剑雄就坐在那里,
正悠闲地抽着烟。就像他平时指挥手下对女犯用刑时一模一样的表情。

  柳媚闭上了被泪水蒙住的双眼,心里呼唤着华剑雄的名字。一切都不再那么
痛苦,世界变得虚幻无比。柳媚惊奇地看到了自己被吴四宝强奸的景象。甚至粗
大阳具在自己娇嫩的阴户中快速抽插的画面都不可思议地出现在她的脑海中。突
然胯下一热,吴四宝战抖着一泄如注。

  还没等她喘匀一口气,两只硬邦邦的大手又把她拖起来,强行按跪在冰冷的
地上。这回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五大三粗的刘大壮。他笑嘻嘻地捏着柳媚的脸,岔
开腿,把一根丑陋腥臭的大阳具不由分说塞进了她被强行张开的嘴……

  残忍的轮奸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一波接一波,一轮接一轮。满屋的男人们兴
高采烈,用各种匪夷所思的下流方式淫虐着赤身裸体的柳媚。

  柳媚在残暴的轮奸和锥心刺骨的屈辱中一次次地失去知觉,但又一次次在更
加残暴的淫辱中屈辱地醒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急风暴雨般的轮奸终于结束了,一切都重新归于平静。
柳媚发现自己软绵绵地躺在冰冷的地上,身子下面黏湿一片。双手依然铐在身后,
手腕疼得像要断掉。

  胀痛的阴户,撕裂的肛门、青紫的乳房,令她痛不欲生。更加可怕的是,在
她肥嫩的大腿、白皙的肚皮和苍白的脸上,糊满了粘糊糊的浆液,甚至嘴里都是
男人留下的腥臭的精液。

  吴四宝没给她一点喘息的机会,被他们称为" 开胃菜" 的轮奸刚刚结束,残
酷的刑讯就开始了。

  无情的鞭子在她娇嫩赤裸的身体上留下了一道道张牙舞爪的伤痕,吃人的老
虎凳压得她纤弱的腿骨发出吓人的异响。她秀美的脚趾被冰冷的铁签刺穿鲜血淋
漓,烧得通红的烙铁" 嗤……嗤……" 地怪叫着在她柔嫩的乳房、肥白的大腿上
留下一个个露着红肉、淌着脓水的恐怖的烙痕……76号对付女犯的那些令人难
以启齿的十八般酷刑一个接一个在柳媚的娇柔的身躯上用了个遍。

  虽然在尖叫、在挣扎,一次又一次地昏死过去,又一次次被冷水泼醒,柳媚
却奇怪自己居然感觉不到一点点的疼痛。她怀疑自己的神经已经彻底麻木,抑或
是干脆已经死去。

  她发现自己像个局外人一样,躲得远远的在观看着那些膀大腰圆的打手忙前
忙后,花样翻新地把自己折磨得死去活来。没有肉体的疼痛,但整个人却像一个
打足了气的气球,在空气中飘飘荡荡。

  当她真的确信自己的确已经死去、在空中飘荡的只是出窍的灵魂的时候,华
剑雄那熟悉的身影却突然出现在血腥的刑讯室里。好像灵魂立刻回到了肉体,柳
媚瞬间就没有了那种虚幻飘渺的感觉。

  在那一瞬间,酷刑折磨造成的剧烈的疼痛和屈辱突然爆发。柳媚痛不欲生地
呻吟起来。奇怪的是,在同一时刻,强烈的欲望也从心里萌发,迅速蔓延到敏感
的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柳媚在兴奋中惊讶地看到,华剑雄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正缓步走向自己,
脸上带着一种令人难以捉摸的奇怪笑容。

  柳媚突然发现,自己赤条条的身体被大字形紧缚在一座厚重的刑架之上。她
用尽全身的力气奋力挣扎了几下,刑架纹丝不动。一种难以抗拒的恐惧猛地攫住
了她脆弱的心,赤裸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华剑雄那张熟悉的脸带着怪异的笑容,步步进逼。

  柳媚急得大声呼唤:" 剑雄……剑雄……是我……" 可只见嘴动,却好像发
不出声音。柳媚急得满头大汗,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华剑雄逼到眼前的脸变得朦胧起来。柳媚胸口一疼,忙低头去看,发现
自己伤痕累累的丰满乳房正被华剑雄攥在手中。他手里的闪着寒光的尖刀贴在乳
房的下方慢慢地从下向上戳进柔嫩的肉里来。

  胸口一阵刺痛,柳媚眼看着自己乳房下方的嫩白的肌肤一点点被割开、一点
点翻卷起来,鲜红的血液像条虫子慵懒地顺着刀身向前爬行,渐渐染红了华剑雄
握刀的大手。

  难以言状的痛感电流般从胸脯上迅速传递下来,柳媚感觉到下身一热,快感
如潮水般快速充满了她的全身。

  " 剑雄……" 痛不欲生的绝望和飘飘欲仙的快感让柳媚不知所措地尖叫了起
来。她竭力想看清楚华剑雄脸上的表情,但他的脸却变得越来越模糊。只能看到
他那只毛茸茸的大手还紧握着利刃,一下一下用力地切割着。

  柳媚亲眼看着自己白嫩嫩的左乳血淋淋地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被华剑雄随手
扔在地上。还不甘心似的打了几个滚,变成了一团血糊糊的烂肉。而华剑雄手中
的利刃已经像切奶油一样切开了她被烙焦的右乳。

  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乳房在滴着鲜血的刀尖下一点点被割开,柳媚感到自己
的子宫在一次次剧烈地收缩着,无边的快感一波紧接一波冲击着她的全身,使得
她再也感觉不到一丁点的痛。

  柳媚快乐而痛苦地呻吟着。她的头发被华剑雄死死楸住,脸被迫向下,瞪着
大眼看着自己赤条条的身体。

  她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胸前出现了两个还流淌着鲜血的大窟窿。原先白皙平坦
的小腹被胸脯上淌下来的鲜血染的像一块红布,却还在一起一伏地蠕动着。而那
把滴着鲜血的尖刀正慢慢的逼近自己的胯下,毫不犹豫地对准已经黏湿得一塌糊
涂的肉穴狠狠地捅了进去。

  柳媚不顾一切地尖叫起来,紧绷的阴道乃至全身都在止不住地痉挛,从没感
受过的快感让她难以控制地放声哭泣起来。但那种淋漓尽致的感觉只持续不到一
秒钟。

  " 哈哈哈……" 奸诈的笑声让柳媚猛地打了一个冷战。她抬头看去,惊恐万
状地发现,阴笑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不是华剑雄,而是黎子午。他手里正握着那
把鲜血淋淋的刀子,捅进她的下身,来回搅动。

  柳媚心中一惊,所有的快感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羞辱、恐惧、痛不欲生,柳媚犹如坠入了十八层地狱。她的眼睛忽然什么也
看不到了。她拼命张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柳媚感觉到胸口像压了块大石头,
压得她快要憋死了。她疯狂地挣扎起来。

  " 啊……" 终于,柳媚听到了自己绝望的尖叫。眼睛猛地睁开,却发现自己
躺在家里柔软的床上,床头灯发出橘黄色柔和的光。

  柳媚好一阵子都一动不动的喘息着,她能清楚地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过了
好一会,她才终于确定刚才的一切只是个可怕的噩梦。

  柳媚稍稍挪动了一下身子,屁股下面的床单冰凉。伸手一摸,竟然濡湿了一
大片。下意识地伸手到两腿之间,触手处满是滑腻润湿。柳媚的脸立刻胀得通红,
她意识到,自己竟然在梦境里达到了满足的高潮。

  她忽然觉得浑身像虚脱了一样瘫软无力,心慌得厉害。梦里的一切她居然都
清晰地记得。华剑雄折磨自己时的快感和黎子午出现时的耻辱和恐惧,让柳媚的
呼吸再次不知不觉地急促起来。

  柳媚慵懒地躺了一会儿,下了好几次决心,才磨磨蹭蹭地直起身子。带着
些许疑惑和恐惧打量着屋里再熟悉不过的一切。好一阵才定下心来,翻身下床,
赤着白皙的脚丫,慢慢地走进了浴室。

              (第一部完)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