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乱伦轶事】(15)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我的乱伦轶事】(15)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的乱伦轶事

作者:xhg007
2020-11-10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6767字

               (十五)

  父亲的肉棒如此坚硬,我不禁「嗯」的一声,全身心那种紧张和刺激的感觉
一下子升腾起来,这段时间不知是不是习惯了,便是在家中跟父亲在床上做爱,
也没有了原先那种突破禁忌的刺激感,今天却让我重新感受到了,或许是因为父
亲没有带避孕套的缘故……

  跟我做爱时,父亲从来都会带上套,哪怕我没什么反抗,我从来没有问过他,
或许在他心里只要带着套就不算真正的占有自己的女儿,就算是给自己留一层底
线,不会对女儿有更大的愧疚。

  事实上这想法也有道理,因为此时的我身体和心理上的反应明显不同,此时
父亲没有带套的肉棒插进我的阴道之时,我全身在发抖,那种震颤如同被通了电
一般,我知道此时我跟父亲算是真正的水乳交融了。

  我心里更不用提,那一股欲火直冲脑门,但我的心思还有一丝清明,我还没
有满足,我慢慢的前后磨动适应着父亲的肉棒,我的阴道壁对父亲的肉棒感受的
如此清晰,父亲的阴茎从没有如此坚硬……

  我看着父亲享受的面容,低声道:「姐姐的吻技怎么样?你是不是当时就醉
了?」

  父亲微闭着眼,伏在我腰上的双手却用力掐着我的肉,我也感不到疼痛,只
想听父亲回答我的话。父亲也低声道:「跟你姐姐怎么接吻的当时我都忘了,只
是你姐姐的那种气息,那奶香味我真是受不了,她的唾液似乎也变成了奶水,吸
在我嘴里都变成了奶水,我下面硬的实在受不了了,才脱下了裤子」。

  我慢慢的起身,等胸中的欲火高涨,才慢慢的坐下去,我以极大地自制力控
制着自己,不为了自己的快感让父亲这么快的射出来,我喃喃道:「姐姐是不是
也给你口交了?」

  父亲舒服的无以复加,粗重的喘息着说道:「没……你姐怎么让我脱她的裤
子,我当时已经快受不了了,她想给我口交,我当时哪里在意自己的感受,只是
用力一下子把手伸进了她的内裤里,用手撩拨这她的阴唇」。

  我下面痒的厉害,但我紧咬着嘴唇,只是慢慢的起伏,我怀疑自己当时心境
一放松立马便要高潮,我想着父亲如同对我那般把两根手指插进姐姐的阴道,姐
姐是不是心里也一边害怕一边暗自觉得爽快?

  父亲一边享受着,一边说着:「你姐下面早就湿透了,被我一弄没几下就泄
了,我在这过程中一种吻着她,她最后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闭着眼睛再也不管
我,我才得了手」。

  我此时哪里还耐得住,双手撑着父亲的胸膛,下身一下一下的剧烈起伏,当
时的我被父亲的肉棒插的实在太舒服,下面也不知出了多少水,那「啪啪」的水
渍声不光刺激着我,便是父亲也实在有些受不住,我嘴里轻声的呻吟,父亲嘴里
自己喊着:「小惠,再快点,小惠,慢一些……」

  最后我在父亲肉棒还没射的的时候就高潮了,我全身乏力的趴在父亲的胸膛
上,父亲屈起双腿,双手往上拖着我的屁股,下面飞快的往里面插着,我当时连
呻吟的力气都没有,只是当父亲的精液真的射进去击打在我的阴道壁和子宫口时,
我一下子挺身抬起脖子,那刺激感当真没法用言语形容……,当然避孕药爱是要
吃的,那天可不是安全期。

  我跟父亲赤裸着躺在床上,期间学校来了电话,父亲说不舒服请了病假,放
下电话就把我搂在怀里,一边吻着我的额头一边道:「爸爸能有这番机遇,也算
死而无憾了,尤其是你,你上辈子跟爸爸肯定是情人」。

  我全身还瘫软着,侧着身子趴在父亲怀里,闭这眼睛道:「上辈子不重要,
跟我说说,这三天是不是跟姐姐天天都做?」

  父亲笑着道:「哪有,那天在沙发上跟你姐做完我就去了学校,晚上回来你
姐就又涨奶了,我本来喝的舒服,只是想要把你姐抱回屋里,你姐却死活不同意,
我知道你姐还是有些顾虑就没勉强」。

  我睁开眼抬起脸看着父亲道:「这三天就做了一回?」

  父亲伸手揉着我的乳房,说道:「没,第二天中午我回来你姐就在沙发上坐
着,我一看就知道在等我,当下也不吃饭,坐下来就喝你姐的奶水,你姐非常配
合,任由我给我脱光了衣服,自是在沙发上做了一个够」。

  我停在耳中,心里很是激动,问道:「姐姐在床上怎么样?是不是比我难伺
候?」

  父亲一笑,说道:「你姐比你敏感多了,第一次的时候没有十几分钟受不了
了,第二天一沾我身子那个软啊,趴在你姐身上我恨不得钻进去……」

  父亲说的越过分我就越觉得刺激,趴在父亲的怀里惬意的很。

  之后的这段日子,白天的时候一家人没什么异常,姐姐神色如常,她自是不
知晓我已经知道了她跟父亲的事,我隔几天就会去一趟市里,让父亲跟大姐能够
随便一些,倒是把春晓高兴的不轻,她带着我去了不少好玩的景区,我可算是休
假一般。

  这段时间我跟父亲没做几次,一来我特意给他和姐姐空出机会,二来与父亲
做时我也是想听他跟姐姐的各种情况,听到他跟姐姐的过程比我自己被父亲抽插
还要来得爽……

  说一个小插曲,我的店铺那天房东到了,说是县政府统一规划,这一边的商
业街要拆,从新盖一个商厦,让我提前做好准备。这是大事,房东倒也实在,说
将来的商厦有他两个门面,他愿意让我继续租,只是新大厦落成怎么也得一年,
我恐怕要失业了……

  七月份中旬,姐姐产假也结束了,跟姐夫商量好下周就一起回去,姐夫欢天
喜地的走了,这两个周末姐夫再来时跟姐姐就睡到一个床上了,昨天晚上我还断
断续续听到了姐姐的呻吟声,知道两人的内战告一段落,毕竟姐夫的爸妈对孙子
都想得紧。

  我倒是也理解,毕竟姐姐跟姐夫是有感情基础的,又有个孩子,原先姐姐或
许对姐夫的背叛伤心,现在恐怕也没了那份心思……

  我就不多聊那些大家没兴趣听的了,那是姐姐回北京的前一天,我准备了不
少这边的特产,还有在县城里一个治风湿痛很厉害的老中医,买了一个疗程的膏
药让姐姐给他公公捎回去,石叔膝关节年轻时落下了毛病,当时在姐夫家他说过
一句,我记下来了,让姐姐带给他,嘱咐姐姐就说是她给石叔买的。

  我滔滔不绝,只是没注意空气中的氛围,刚说完就想去看看鹏飞,被姐姐一
下子扭住耳朵,拉着把我带到了沙发上。从小我就怕姐姐拧我的耳朵,平时我跟
她怎么拌嘴都没事,但每当她拧我的耳朵就代表她是真的生气了,我一边嗷嗷着:
「姐,轻点,疼!轻点,啊!」

  我坐在沙发上,揉着耳朵,抬头看着姐姐,才发现不妙:「姐,你怎么了,
没头没尾就拧我耳朵,我就比你小十几分钟……」

  我色厉内荏,姐姐似笑非笑,我突然惊慌,不会吧!

  姐姐「笑」道:「你也知道比我小十几分钟,告诉你,爸可把什么事都说了」。

  我一下泄了气,猪队友啊!但我仍怕姐姐是诈我,努力做出无所谓的样子,
说道:「到底什么事,你先说出来」。

  姐姐又伸手拧住我的耳朵,我痛呼着,姐姐在把我的耳朵拉到她嘴边道:
「你跟爸什么时候开始上的床?」

  我一下子没了气势,便是连力气都没有,哪里想到父亲会把这事告诉姐姐,
当初我还交代过他,如今可好,我一边揉着被姐姐拧的发疼的耳边,一边低声道:
「你都知道了?」

  姐姐坐到沙发另一边,看着我道:「别装糊涂,我的事你也知道了吧?」

  我立时明白父亲算是彻底「叛变」了,当下舔着脸挪过去,挽着姐姐的胳膊
道:「姐,我错了,别生气,爸也太不靠谱了,什么话都跟你说」。

  姐又拧上了我的耳朵,我疼的直叫,姐姐说道:「听你这意思还想瞒我一辈
子?你胆子现在怎么这么大了,别跟我打马虎眼,说,再敢糊弄我把你耳朵拧下
来」。

  我疼的直吸凉气,姐姐这明显动怒了,我再不敢装糊涂,也猜到父亲必然把
我的事说给了姐姐,只得一五一十把我跟父亲的事说了出来,当然,小启的事我
自是不会提起半口。

  姐姐听着,怒气似乎消了不少,我说的很是简单,说完低声道:「姐,不是
有意瞒你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姐姐没等我说完,就摆摆手打断我,说道:「难为你了,那时候我刚进大学,
对家里的事关心不够,想想我这做姐姐的也不够格」。

  我看姐姐说的沉重,笑道:「没什么,爸也是郁闷久了,我当时也是将错就
错,倒是你,怎么就遂了他的意?」

  姐姐白了我一眼,我一看就知道姐姐消了气,姐姐嗔道:「我那是不知道,
当时就想着父亲这么多年也没另找,有些可怜他,要是知道你一直陪着他,我能
心软?」

  我当下紧紧贴这个姐姐,挽着她的臂弯,说道:「父亲也没跟我细说,你明
天晚上就回北京了,跟我说说,那时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让父亲得逞了?」

  姐姐这会已经没了怒气,心平气和下来,只是我这么一问她又有些脸红,轻
声道:「问这些干嘛,不过你胆子是真大,竟把主意打到我身上」。

  我知道这一个多月父亲跟她早就如胶似漆,我也不害怕,笑道:「我就是推
了一把,不过话说回来,姐,我是真没想到你那么快就给了父亲,这会到爸下班
还早,你跟我说说,那天你怎么就就范了」。

  姐姐又拧了我耳朵一下,只是我一直缠着她,她耐不过最后也就跟我说了:
「那天的事后来我想起来也觉得突兀,爸的胆子也太大了。那天不是我的吸奶器
坏了嘛,给你打电话你也没回来,到十一点多我涨奶就涨的厉害,根本不敢用手
碰,又酸又痛,爸回来后我也没当回事,只是在那里郁闷」。

  「爸端着一杯水给我,当时就在这沙发上,坐在我旁边问我是不是不舒服,
我本来要说没什么,一注意才发现我外面套的大号棉质衬衫胸前已经被两个肉头
的奶水湿透了,才想起自己因为涨奶难受的没穿胸罩。我害羞这想要站起来,被
爸伸手拉住……」

  「你也知道爸从小疼我,所以我当时也没反应过来,只是爸双眼紧盯着我的
两个乳头处,伸手抚着我的脸庞说我要是难受他就给我帮帮忙,我当时吃惊不小,
心想爸怎么敢动那个心思,我慌张的就想站起来」。

  「只是爸力气那么大,一手就搂住我,伸手把我的衬衫解开来,我死死推着
他,没想到他低头就吸住了我的乳头,我当时难受了小半天,被他这么一吸立时
就软了,我当时就是有些紧张和害怕,只是他越吸我乳房就越舒服,最后我才觉
得我双手已经抱着爸的后脑了。」

  「不过爸不满足,我却说什么不让他给我脱裤子,我害怕哪一步迈出去就回
不来了,怕自己后悔,爸看了我一会,就没用强,只是把我抱在怀里,一手慢慢
的轻揉着我的乳房,一边吻着我,我不愿意跟他接吻,他也没强求,只是在我耳
边说这些年一个人寂寞,被我给鹏飞喂奶时的样子给吸引了,让我原谅他」。

  「我当时就是害怕,也有些生气,只是听着他的话,想想你姐夫做的事,觉
得家人才不会伤害我,我便让父亲起身,我坐在沙发上,给他脱下内裤,想着用
嘴给他释放出来也就好了」

  ……

  我听得那是津津有味,不管父亲还是姐姐,恐怕说的都未必详细和准确,但
我脑海中确是能复原那幅画面,想到这里心中更是激动,轻声笑着道:「姐,你
比我大胆,我当时可是连眼睛都没睁开,怎么第二天就答应爸了?」

  姐用手抵着额头,不敢看我,喃喃道:「我也不瞒你,第一天晚上我在床上
就想了很多,都想过第二天就回北京去,免得爸得陇望蜀,只是一想到你姐夫,
就又觉得那种背叛感涌上心头,心想他那么没责任心,我肆意妄为一会又有什么
不可?但一想到是爸,又满是踌躇,我回家一个多月没有性生活,也是有些渴望,
那晚上我也就睡了三四个小时,脑子里乱的很」。

  「第二天你去了市里,父亲还是十一点多就回来了,你给我买的吸奶器我压
根就没用,爸自然又靠过来,我想反正昨天他帮的忙,今天再来一次也没什么,
谁知道他又吸又添,不一会便把我的上身脱干净了,我当时懒的阻止他,尤其是
爸用手指安慰我的时候,我身体也起了反应,父亲一看,就把我压在沙发上,我
只是闭着眼睛,想他这些年也熬坏了,就给了他……」

  我听着跟父亲说的差不多,问出了我最关心的问题:「姐,我的事你是怎么
知道的?爸跟你坦白的?」

  我心里打定主意,要是父亲主动告诉姐姐的,我非得跟他好好算账不可,结
果姐姐「噗嗤」一乐,道:「爸要是能坦白就怪了,昨天跟我做的时候顺口说了
一句,被我发现了,在我软硬兼施之下才一五一十的交待了」。

  我好奇道:「说的什么让你这么敏感?」

  姐姐笑道:「当时爸说’ 你这奶子摸起来跟小惠一样舒服’ ……」

  我那个汗啊!

  晚上父亲回来,似乎不太敢看我的眼睛,姐姐一如往常,什么也没说,只是
收拾明天回北京的行礼,等到八点半姐姐似乎有些对屋里的气氛感到好笑,抱着
鹏飞进了卧室,哄鹏飞睡觉。

  我在沙发上看着父亲,父亲看姐姐进了卧室,立马走过来爱着我坐下,不等
我发脾气就把我搂住,头埋在我脖子里道:「你姐都跟你说了?我当时是说顺嘴
了,你可别生气,对了,你姐没跟你发脾气吧」。

  我其实没有多少怒气,被父亲这么一吻一抱哪里还有什么怨气,只是狠狠的
掐了父亲大腿一下,疼的父亲直吸凉气,我转头看看姐姐那边平静的很,轻声道:
「跟我说说,你说完那句话姐姐什么反应?」

  父亲伸手拿过遥控器把电视关了,拉着我往他卧室走,我刚想说姐姐还没睡,
一想姐姐都已经知道了,也就没有再藏着掖着的必要了,当下任由父亲拉着我进
了他的卧室。

  父亲没有脱我的睡裙,也没有脱他自己的衣服,抱着我躺着床上,压低声音
说道:「今天一早你去了店里,我去学校签了一个到就回到了家里,你姐姐正在
喂鹏飞,我便凑上去,你姐姐也不理我,直到鹏飞吃好了睡着了,才让我搂在怀
里摆弄,你姐姐乳房奶水很足,我都得喝上好一会她才满足,这一阵子我跟小静
在一起特别放松,一边吻着她一边揉着她的乳房,不时还有奶水冒出来,我当时
是兴致高涨,就想夸一下你姐姐,谁知道就说了那句话,这一下你姐姐立时就反
应了过来,挣扎着要起来问个清楚」。

  「你也知道你姐的脾气,我被他抓住了错处,只能跟她说了跟你的事,你姐
倒是没什么表示,毕竟当时在我身下,只说要找你问个清楚……」。

  这会父亲的手从我的T 恤伸进去隔着胸罩揉我的乳房,我一时想到此刻跟姐
姐算是没了任何秘密,又觉得有些悸动,低头趴在父亲怀里,心情又有些复杂,
低声道:「姐姐不会对我有什么芥蒂了吧」。

  父亲吻着我的额头,笑道:「应该不会,你姐性子开阔,从小跟个男孩子差
不多,那虽然生气你算计她,不过当时也是她没把持住,要怪也会怪在我这个当
父亲的身上,不会跟你生气的。」

  听父亲如此说我倒是安心不少,抬起头看着他,笑道:「如今你也尝到了姐
的味道,有什么想法?」

  父亲笑的有些憨:「爸到了这个岁数,还有这种艳福,也不想别的了,再把
你跟小启的大事办好,我也就安心在家养老了,其实爸有时候也觉得愧对你们两
个,这事深夜想起来爸也觉得沉甸甸的,就怕给你们造成什么影响……」

  我听父亲越说越沉重,笑着捂住他的嘴,道:「你别瞎想,咱们就是在家里,
又不让外人知道,姐姐既然接受你,必然没什么担心的,你也说她想得开,倒是
你这么畏畏缩缩的,怎么,要不我把我姐也叫过来?让你再没后顾之忧?」

  父亲没答话,但我却感到父亲的肉棒硬起来顶着我的下面……

  我伸手攥住父亲的肉棒,真硬!我笑道:「一说你就起反应了了?这么想也
不敢开口,等着,我过去给你叫过来」。

  父亲还不好意思的拉了一下我,我一看他口是心非的样子,又觉得好笑,其
实我自己才是最耐不住的,从今天被姐姐戳穿后,我心里就有一份冲动,我这几
次听父亲和姐姐跟我讲述的那些事情,比我自己做爱还激动,我当时的心思似乎
都在这上面,当时的我似乎变得异常「淫荡」,但一个二十五岁,身体健全的女
性对这种性事的沉迷是无可救药的……

  我打开姐姐的房门,她果然还没有睡,恐怕刚才我被父亲拉进房间她也听到
了,姐姐拍着鹏飞的身体,哄他入睡,这会鹏飞已经睡熟,看我进来,就把他抱
进了摇篮里,看着我道:「不陪着爸过来干嘛?」

  我笑着坐到她的身边,说着:「看看鹏飞,明天就回去了,以后想看还不知
道等多长时间。对了姐夫明天几点来接你?」

  姐姐说道:「还是早上八点的车,我们是下午的车票,你该忙忙你的,等你
有空了再来北京玩,你店里的事不是也挺多?」

  我笑着:「也没什么了,下个月都要搬出来了,想要再开店除非再找个店面,
要不就得等到明年了,你这会儿困不困?要不跟我聊聊天?」

  姐姐白了我一眼,说道:「一看你就不会撒谎,说,有什么坏心思?快实话
实说。」

  我讪笑道:「没什么,就是爸心里老是觉得过意不去,我就想让你过去跟他
聊聊」。

  姐姐伸手又揪住我的耳朵,说道:「你现在倒是变的这么开放,还知道开解
别人的心理了,怎么?我是药引子?」

  我疼的呲牙咧嘴,忙说道:「没,你别生气,要是不想过去就算了,我还以
为你不生气了呢?明天你就回北京了,可别真生气。」

  姐姐一听我的话倒是松了手,说道:「我也想好了,回去我就准备去考研究
生,当初为了跟你姐夫结婚才没考研,这会我要深造一下,哪里有功夫跟你们置
气,你过去跟爸说一下,就说我没生气,让他不要记挂着」。

  我当下立马起身拉着她的胳膊,笑道:「别啊!要说你去说,我传话算怎么
回事,走吧,再有点动静就把鹏飞吵醒了……」

  姐姐本来还挣扎,后来就由着我拉着她出了门,我推着她走近父亲的房间,
父亲正倚着床头坐着看书,一看我俩进来了忙把书放下,我笑着就想退出去,谁
想姐姐一把拉住我,把房门关上了……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