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乱伦轶事】(5)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我的乱伦轶事】(5)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的乱伦轶事】

作者:xhg007
2020-10-12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9805字

                第五章

  两天后父亲回来了,说小启的学校环境很不错,一副老怀欣慰的样子,算是
把当年大哥没考上大学的遗憾给弥补了。毕竟他跟母亲身为教师,自己的孩子若
是考不上大学实在在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如今姐姐在北京,弟弟在省城,都是
名牌大学,父亲自然是高兴。

  看着父亲高兴,我也觉得自己卸下了一副重担,没有辜负母亲的托付,便去
厨房炒了几个父亲喜欢吃的小菜,父亲拿出了自己珍藏的好酒,我可喝不了度数
那么高的,就自己开了瓶啤酒,算是庆贺了。

  一顿饭吃的很是开心,我和父亲聊了很多过去的事,最后我借着酒劲说道:
「爸,如今小启也去上了大学,我每天忙着店里的事情,您也该考虑考虑自己的
事了」,其实这事本来也不用我开口,只是想着让父亲不要对我的想法有顾虑我
才这么当面跟他提出来。

  父亲喝了一口酒,摇头道:「算了,这么大年纪了,再找一个还不够麻烦的,
又哪里能够找到那般合适的,到时候一番折腾,还不如这么单着省心。现在我每
天去学校教课,空闲了有酒局,这不挺好的嘛。」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劝,毕竟现实中没有哪个孩子会真的想要一个后妈或者
后爸,先开口说也是想让父亲知道我们几个没有阻挡的意思就是了,不过也就这
样了,总不能让我上杆子催他赶紧给我找后妈。

  不过父亲接着说道:「倒是你,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了,如今小启也不用人
照顾了,你的事我也没怎么问过,前阵子你大姨还唠叨着给你张罗着相亲的事,
就怕你不愿意,你跟我说,有没有谈着的?」我自然说没有,对于相亲我倒是不
反对,毕竟早晚要结婚,跟我一样大的都有不少结婚生子的了,毕竟是在县城,
我也没想着挑挑拣拣,不过倒也没那么着急,只说有合适的见见也好。

  不过父亲能说出这话也让我很是惊讶,要知道对于这种事他这还是第一次跟
我开口,也是,这种事按理说都是母亲唠叨,倒是难为父亲了。

  吃完晚饭,父亲便到沙发前喝茶看电视,我收拾完碗筷便到了我的房间打开
门观瞧,上个月我就准备从父亲的房间里搬出来,但父亲说是要给我的房间重新
粉刷一下,我倒也愿意,都多少年了,也该收拾收拾。到今天已经倒是已经忙活
完了,只是气味太大,还不能住进去,我便一直没有搬出来。

  里面还有一些淡淡的油漆味,倒是不那么刺鼻了,今天天气闷热,预报上又
有雨,我就进来把窗户都关上。今天喝了点酒,就不想去店里了,再说都快七点
了,我也就准备在家休息一天。

  等我洗完衣服,洗了两个苹果出来,就见父亲已经躺在沙发上打起了呼噜,
我可挪不动他,就回到房间拿了条毯子给他盖上,自己在一旁看电视。

  父亲不一会渴醒了,起来喝了点水,看样子还算清醒,比起以前在外面喝多
了回来要强上不少,不过神色还有些迷糊,我便扶着他回小启的房间,外面已经
开始下起了雨,屋里便有些闷热,把父亲扶上了床,给他收拾好,又放了一杯水
在桌上。我才出来关了电视,回到父亲的卧室,其实这里面除了父母的结婚照大
部分都已经换成了我的东西,睡大床睡习惯了还真不太想回自己的那张小床上了。

  天气异常闷热,我脱下睡裙,只穿了胸罩和内裤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雨声,
一时间又想起小启来,不知道他在新学校怎么样了,大学的生活据说很是多姿多
彩,最近流行起了手机,不少人都带着摩托罗拉和诺基亚,我想着是不是今年寒
假的时候给小启买一个,将来给家里打电话也方便不是?

  迷迷糊糊中我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少会,就听到外面一声炸雷把我给警醒
了,我睡觉的习惯便是往左侧躺着睡,我迷迷糊糊抬头看了一眼外面,偶尔一道
道白光闪现,雨声倒没那么大,我长输了一口气,又重新躺倒。

  就在这时,我听到卧室门被推开的声音,就听到父亲压低声音喊道:「小惠
?」

  我想着是不是因为刚才我被雷声警醒发出了什么动静,才让父亲过来观瞧,
所以也就没做声,想着父亲应该也就回去睡了,毕竟这种时候也实在不想开口说
话。

  我闭着眼睛准备重新入睡,忽的感到父亲到了床前站在我的背后,这阵子天
气还比较热,尤其今天很闷,我身上只盖了一条毯子,刚才一起一趟便让毯子只
盖到了我的腰间,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不过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冷的。

  我忽然觉得床上有动静,这把我吓了一跳,只是还没做出反应便感觉盖在腰
间的毯子被人拿起盖上了我的上半身。原来是父亲在给我盖被子。

  还是因为上次的那次「同床共枕」让我有些敏感了,我暗自觉得好笑,自己
想的太多了。

  现在想来当时自己还是想的太少了,毕竟女人的第六感还是挺准的。

  我轻微的动了动身子,躺的舒服一点,想着继续睡,忽然觉得不对劲,因为
父亲没有出去!还站在我的身后。

  这么寂静的晚上,只有外面轻微的雨声,但我能清晰的感觉到父亲站在我的
身后,虽然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应该是在注视着我。

  我还以为有什么事情让父亲绝得不对劲,便想转过身子看看,谁知我还没有
所动作,就感觉到床又有了动静,我能感觉到是父亲上了床,躺在了我的身后!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上次父亲抱着我躺在床上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当时各
种反应来看应该就是一个误会,但今天父亲的状态绝对的清醒,是不可能再用误
会来形容的。

  我的紧张倒不是害怕,虽然也有点,但大部分还是觉得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
由于这次受伤,我跟父亲的关系拉近了不少,比起以前要亲近的多,我不知道此
时要是转过身去会怎么样,会不会一下子尴尬的不知所以,我真的不敢想象。

  我能感受到父亲在我脑后的呼吸声,似乎离我很近,又离我很远,我脑子正
乱着,就觉得一只手搭上了我肩膀上的毯子上。

  说真的,我的鸡皮疙瘩一下子就起来了,说不出是紧张还是害怕,接着,刚
刚给我盖上的毯子又被揭了开来,我这次暴露在空气中的上半身忽的觉得有些冷,
全身只有自己能感觉的轻颤了一下。

  此时我不敢睁开眼睛了,否则真的没办法收场了,我只想父亲别有什么过激
的行为,赶快回去睡觉便好。

  父亲的手终于落到了我肩膀的肌肤上,手明显要比小启的大,但常年教书,
也没什么茧子,他在轻轻的抚摸我的臂膀,我强忍着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他的动
作很轻柔,似乎只是在抚摸一张名贵的画作,生怕碰坏了。

  只是他的手忽然间往下划去,抚过我的后背,最后又抚上了我的腰间,我全
身一颤,不知道父亲察觉了没有,但我呼吸都不自主的停了下来。

  父亲的手轻轻在我的腰间来回抚摸,四根手指掠过我右边的小腹,不时的隔
着被子落到我的右臀之上,不过也就是如此了,我侧躺着,一动不敢动,终于父
亲的手离开了我的身子,我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但父亲不是小启,就在我以为父亲要离开的时候,忽的胸前一松,我的胸罩
竟然被解开了!我能明显的感觉到父亲只不过用了一只手就从后面给我解开了扣
子,毕竟是有经验的,小启到现在用两只手还要忙活一会。

  我开始有些害怕了,在我心里父亲跟小启不同,跟小启之间的性事我虽说刚
开始有些抵触,但后来我都是以一种包容和关爱的心态来应对他,尤其是在小启
考上大学之后,我心里更是没有了最后的一点压力,感觉我就是在尽我自己最大
的努力来关怀着小启。

  但父亲不同,他是我从小敬畏有加的父亲,是我从小有了成绩就想邀功,有
了过错就想逃避的父亲,是我从小受到伤害就想寻求庇护的父亲。尤其是又想起
母亲的脸庞,想起母亲的疼爱,让我根本不敢想象跟父亲发生什么。

  父亲的大手抚上了我的后背,胸罩的系子被我身子和胳膊压着,他不敢抽出
去,但我的整个后背都暴露在他的眼前,他的手心很暖,很温柔,我的身子似乎
都被这只手烘热了,我的头上似乎有了汗珠,全身微微发着抖。

  我能感到父亲的呼吸落在我的后颈上,他的手往下抚过我的后背,经过我的
腰,最后伸进了毯子落到我的屁股上。他并没有揉捏,只是轻轻的抚着,就是这
样我的身子也绷紧了,我的呼吸应该也是乱了,但我仍然不敢睁开眼睛。

  终于,他的手从我的屁股上拿出来,又从我的胳膊上落下,抚到我的小腹上,
外面似乎不是有隐隐的雷鸣和闪电,但我肯本不敢睁开眼睛,便是声音都不敢发
出一声。

  到了这一会,父亲定然知道我醒了,但他似乎没有停手的意思,似乎也不再
满足只是抚摸我的肌肤,因为他的手已经往下往我的两腿之间伸进去。

  我实在是太紧张了,直到父亲的手隔着我的内裤落到我的阴部,我才下意识
的双腿用力夹紧,但已经晚了,父亲的大半个手掌已经盖在了我的阴部。

  父亲没有往外抽手,也没做什么动作,只是他的身子贴了上来,整个贴在了
我的后背之上,我先是感觉到了那滚烫的身躯,让我自心底颤抖起来,尤其是能
明显感受到父亲坚硬的肉棒顶着我的屁股,但父亲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只是把左
手从我的脖子下面伸过来,绕了一个圈抱住我的肩膀,我能感到父亲在闻着我的
头发,然后两个人只是这么紧密的抱在一起。

  父亲的呼吸均匀,没有什么躁动的情绪,这让我也平静了不少,但他不说话,
我也就不敢睁开眼,我也不知道父亲接下来会走到哪一步。

  我心里的感觉很是奇怪,这比当初被小启破处时还要紧张,而且极为害怕,
但心底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刺激感,这应该就是禁忌的魅力,跟小启做爱时我都
没有这样的感受,但眼下仅仅被父亲抱在怀里我便觉得全身颤抖,如同大海汪洋
中的一叶孤舟一般。

  我的双腿似乎松懈了下来,父亲跟小启明显不同,他并没有使劲的按压摩挲,
他的手掌贴在我的阴部,只是用他的一根手指轻轻的在我的阴道口隔着内裤轻轻
的画圈……

  真真的要命,这就是经验和技术吧。我都能感觉到我下面瞬间流出水来,双
腿根本没有力气再一次夹紧,我极力压抑的声音终于也压制不住了,轻轻的「哼」
了一声。父亲的手指轻柔而富有节奏,不疾不徐,似乎根本不是在挑逗,而是在
弹奏。

  父亲的左手也开始有了动作,他慢慢的拉动我的胸罩,刚开始我胳膊夹紧,
不让他抽出,他也没有用力,只是轻轻的隔着胸罩摸着我的乳房,摸一会便会抽
一下,不一会便把胸罩给抽了出去,然后他的手终于轻轻的整个盖上了我的乳房。
若是小启,经常会把我的胸捏成各种形状,来回揉捏,弄得我又疼又爽,但父亲
要温柔的多,便是已然挺立的乳头在他的掌心都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

  我对我的身材历来自信,胸大腰细腿直,此刻我能想到黑暗中的父亲或许正
在欣赏着我的胴体,我轻轻的喘息着,父亲的动作轻柔,但我的快感却很是汹涌,
这应该就是乱伦的魅力,害怕又着迷,又想躲避又想靠近。

  我竟觉自身竟然开始出汗,尤其是后背,跟父亲的前胸贴着,此刻已然是湿
淋淋的,又腻又滑。忽然父亲的右手忽然从我的腿间拿开,就在我刚输了一口气
时,他的手竟然一下子从我的内裤里面伸了进去,动作很快但还是很轻柔,我的
双腿还没来得及发力,父亲的手指便整个的盖在了我的阴唇之上,我又是轻轻的
「嗯」了一声,双腿又夹紧,不让他乱动。

  父亲仍然没有什么动作,右手更是一点力气也没用,就让我那么夹在双腿之
间。但他的左手还是温柔的揉着我的右胸,我的胸部他一只手根本我不过来,这
让他揉的更加惬意,忽然我的右肩被什么点了一下,我反应过来是父亲吻了一下
我的肩膀,我一下子又软了下来。

  跟小启之间还是我占据主动权,小启对我是言听计从,除了正常的做爱和口
交,他没那么多的花样,我也从来没有被人指奸过。

  今天父亲的中指插进我的阴道之时,我的全身一下子被点燃了起来,父亲的
手指如同拥有魔力一般,我能明显感觉到它在我的阴道中进进出出,但不同的是,
手指在阴道中又不时的有抠挖的动作,这让我根本承受不来,我的呻吟声早已控
制不住,「嗯,嗯」的发出来,但父亲动作仍然很轻柔,他的手指似乎成了我快
感的源泉,这种手段必然是经过了长期的锻炼,而我一旦想起母亲当年也在这跟
手指下如我这般呻吟,我的体内就更加觉得愉悦和刺激,父亲不时的吻我的后背
和肩膀,我的双腿早已不知不觉间张开来,更加方便他手指的进出。

  高潮来的时候,我口中早已变成了「呜呜」声,身子变得僵直,双腿用力绷
直,身子却不停的抽搐……

  父亲把手从我的内裤中抽出来,我害羞的把头埋进枕头里,打定主意不睁开
眼睛,父亲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又亲了我的肩膀一下,便起身给我盖住了
身子,走了出去。

  我听到卧室门关上的声音,才长输了一口气转过身躺下,一边感受着身体的
余韵,一边从纷乱的脑海中整理着思绪。

  如果说和小启算是循序渐进,父亲这样对我来说简直如同一场梦境。我第一
反应是父亲是不是知道了我和小启的事情,但仔细一想应该不会,一来我平时极
为小心,避孕套和现场都清理的很仔细,应该不会被发现才对,小启自然也不会
说漏嘴才是;二来父亲若是知道了,也应该大发雷霆才是,不可能晚上到床上玩
自己的女儿啊。

  那就应该是父亲也对我起了心思,这让我很是吃惊,除了那次意外的同床,
我跟父亲的亲密接触都应该是在腿受伤的时候,那时候我可是全副身心放在养伤
上,哪里会有别的心思?真是头疼!明天我该怎么办呢?

  第二天一早我等到父亲出门去学校才起床,草草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店里,一
整天心不在焉的,这种心理的负担比起跟小启的时候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我可不
是不知肉味的处子,跟小启的经验告诉我父亲必然不会是一时兴起,但我有些害
怕跟父亲跨过那条线,跟小启我没有丝毫的负担,但跟父亲我却顾虑重重。

  我拖到晚上十点才回到家,到了门口又有些踌躇,真的挺害怕面对父亲。

  但父亲仍然只是坐在沙发前看电视,只是说了一句:「回来了?」

  我回了一句,便若无其事的放下包,匆匆忙忙洗刷一番便回到了卧室,父亲
也没有说什么话,我倒是很感激他没开口,不然我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时我又发现了一个问题,我要不要把卧室的门锁上。

  家里平时没有锁门的习惯,便是以前也没有,因为父母不让,但除了打扫,
母亲和父亲向来不会随便进我们的卧室。

  而今天,这倒是成了我一个难题。锁上自然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但这事躲不
了一辈子,再说父亲昨天也算「刹车」成功,或许不会再有什么动作了……

  站在门前考虑良久,我还是没有上锁。

  我关了灯,躺在床上,却根本没有睡意,只是听着客厅里的动静。都快十一
点半了才听见电视机关闭的声音,一阵细微的动静后听到父亲回到了小启的房间,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想着明天就搬回自己的屋子算了。

  但又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然后就是脚步声,到了门前,我忙转过身来,还是
往里侧躺,心里七上八下起来。

  那脚步到了门口,就没了动静,似乎父亲在门前也在踌躇,也不知过了多久,
门还是打开了……

  我闭着眼睛,但没有昨天那么紧张了。父亲关上门,这次没有昨天那么踌躇,
慢慢的爬到了床上,到了我的身后,伸手轻轻但坚决的把我身上的毯子掀到了一
边。

  我身上穿的是一件睡裙,里面只穿了一条内裤,父亲这次没有太过于小心,
但动作还是很轻柔,隔着我的睡裙从肩膀抚摸到大腿,在我的大腿来回抚摸着,
我这次便是连呼吸心跳都没有变化,我很惊异于自己的平静,但我下面却已经开
始变得湿润,心里似乎慢慢生起了一股电流,便是皮肤都变得麻酥酥的。

  父亲动作虽然轻柔,但比起昨天要坚决很多,他隔着裙子来回抚摸一阵,便
又像昨天那般,左手轻轻的从我的脖子下面穿过来,放到我的乳房上,然后整个
身子贴了上来,因为睡裙我倒是也没感受那炙热的体温,但父亲勃起的阴茎已经
隔着他的内裤顶到了我的屁股上。

  我今天琢磨了一天,想象过很多的场景,也曾经有过跟父亲好好聊聊的打算,
但父亲进来房内之后我就连睁开眼睛的勇气都没有,我实在不敢转过头来,稍微
想一下我便觉得无比尴尬。而且父亲把手放到我身上的那一刻,我全身便开始发
热,心中却是一半抵触一半期待……,当然,这些都是后来总结的,当时我心里
思绪极为纷乱,全部注意力都在父亲抚摸我的那只手上。

  父亲的左手已经不满足隔着睡裙抚摸我的乳房,从我的领口伸了进去,温柔
的揉搓着我的右胸,而他竟然从后面吻上了我的脖子,这让我全身一振,呼吸也
有些乱了。脖子被他吻过的地方如同被火球掠过一样,让我差点忍不住转过身来。

  而父亲的右手也已经从睡裙底下摸了进去,直接就放到了我的阴部,我这次
双腿下意识的夹紧却没有用什么力气,所以父亲也就很轻松的在我的阴部施展开
来,我这次的水比昨天出的还要凶猛,一会便感觉内裤已经湿透了。

  父亲似乎也感觉到了,便直接伸进了内裤里面,接着用中指在我的阴唇上抹
了两圈,直接就插了进去,我立时呻吟了一声,但父亲的手指却不停的在我的阴
道里进出起来,还不住的抠挖,我平时有时候也偶尔自己手淫,但自己的手指进
去之后的感觉跟父亲的手指完全是两回事,父亲的手指让我欲罢不能,虽然也不
能让我又满足感和充实感,但就是让我下面不住的出水,而且阴道还不自主的去
裹住那根手指,一来二去我的呻吟声就慢慢的,断断续续的发出来,但我的声音
极低,这也是自己极力压抑的结果。

  但我终究没撑得了太多的时间,父亲的手指很是温柔,但每一下我都觉得让
我更加渴望,我的双腿不自觉的张开来,终于那股悸动直冲上头顶,我双腿猛地
夹紧,身子一颤一颤的,下面也不知出了多少水,父亲的手也抽了出来,揉捏着
我胸部的左手也紧紧的把我抱进他的怀里,而他抽出来的右手也没闲着,不住地
摸着我的大腿,我也感到他的手指湿漉漉的,抹到我的大腿上凉飕飕的,一想到
那是我下面的淫水又让我悸动不少。

  等我缓过劲来,父亲就已经开始往下褪去我的内裤了。我的身体还在高潮的
余韵中,根本没力气去挣扎,或者说当时自己也不怎么想挣扎了,昨天晚上想来
我都已经做好准备了,只是父亲没有跨过最后一步。

  等我的内裤被褪到了我的腿弯处,父亲的左手从我的胸前拿开来,抽了出去,
就感觉一阵窸窣的声响,父亲似乎坐了起来,让后我的内裤便被彻底脱下,又是
一阵动静,父亲又躺了下来,我全身发软,也认命了,随父亲怎么折腾,只要不
和我说话便好。

  忽然我便觉得自己的右腿被父亲用手往上一抬,然后他就往前一挪动身子,
到了此刻我意识到父亲已经要来真格的了。与其说是害怕,不如说是一种纠结。
这是在我和小启做爱时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我脑海中瞬间闪过很多儿时的时光,
父亲的,母亲的,让我思绪混乱已,但我被抬高的右腿似乎被父亲曲起的腿给撑
住不让我落下来,接着我便感到了父亲的龟头在我的阴唇来回磨了两下,此时的
父亲呼吸开始变得粗重起来,我都能感觉到他的腿在微微发抖,我的心也提到了
嗓子眼,接着我便「嗯」了一声,因为那坚硬的肉棒已经顶了进来。

  我只跟小启做过,小启的肉棒这两年又大了一些,现在勃起时我目测应该有
十三厘米,但父亲的肉棒我能明显感觉比小启的要粗一些,应该也长一些,我这
会全身发软,但阴道似乎很有感觉,不住的用力去裹住那插进来的异物,似乎想
要把它挤出去,我能感觉到父亲是带着套子的,这让我又一次觉得毕竟是过来人。

  父亲插进去之后便停了一会,似乎是在等我适应,也似乎是在等他自己适应,
我此刻全身绷紧起来,这一下对我的心里刺激是在太大,一方面我心里有些着慌,
也有一丝排斥,对于父亲终归接底还没有从心底里接受,虽然对到这个地步有一
些准备,但真到了这会我忽然觉得有些心里没底了;另一方面便是我全身都感觉
到一份难言的愉悦感,这种愉悦感让我根本不想表现出任何的反抗意愿。这时的
我就如同一只把头埋进沙子的鸵鸟,一切听天由命了。

  父亲左手又从我的脖子下面伸过来,从我的睡裙领口伸进去握住了我的乳房,
右手绕过来揽住了我的小腹,然后下面就开始慢慢的抽动起来。这种姿势我还是
第一次,感觉父亲的肉棒插入的比小启要更深,我被父亲撑住的右腿抬着,我也
下意识的用了点力气,让父亲能够更轻松一点。

  我双手紧紧的握着,咬紧了嘴唇,鼻子里「嗯、嗯」的呻吟着,父亲的动作
很温柔,但他的呼吸却极是急促,我能明显感觉到他似乎也在控制着自己,果然,
没几下之后,他握着我右胸的手开始用力,把我的乳房捏的隐隐作痛,他的右手
牢牢的勾住我的腰,我的腰本来就细,让他这么一勒让我都有些不舒服。

  他的肉棒似乎更硬了一些,速度也开始不受控制起来,变得越来越快,他的
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促,我跟小启做爱时也知道,男的做爱时间长短并不固定,小
启长的时候能坚持三十多分钟,短的时候一激动五六分钟就能射出来,父亲节奏
这么一变我就知道他似乎是忍不住了。

  我咬着牙不发出声音,只是鼻子里「嗯、嗯」的呻吟声却是越来越大,因为
父亲的阴茎比小启的似乎要大要长,让我有一种更充实和饱满的感觉,但猛地被
这么用力的抽插还是让我觉得有些不适,但快感也强烈的多。只不知这是因为父
亲的肉棒抽插还是因为我的心理作用。

  父亲的呼吸却越来越厚重,我正六神无主,忽然他一下子往这边倒过来,把
我压在身下,这一下我整个身子被他压的趴在床上,我的一声惊呼被闷在枕头里,
左手也被压在身下。最要命的是他握住我右胸的手和搂住我小腹的手都压在我的
身下,而他整个人都压在我的身上,我一下子便感觉到他的肉棒插入的更深,我
闷哼一声,却根本来不及反应,父亲便开始猛烈的抽插起来。

  我的屁股被父亲狠狠的撞击着,发出「啪啪」的声音,不过二三十下,我被
插的气都没喘过来,接着父亲便一下子停了动作,整个趴在了我的身上,只在我
耳边粗重的喘息着。

  我能感觉到父亲的阴茎慢慢的变软,我的右胸被他抓的隐隐作痛,好不容易
喘匀了气,父亲便从我身下抽出了手,起身收拾了一番,给我盖上毯子就出了卧
室。

  我光着身子趴在床上,心里却暗暗责怪自己,这一下跟父亲算是亲密无间,
又异常尴尬了。说是亲密无间,是因为今日父亲跨过了这最后一步;说是异常尴
尬,是因为我自己心里当真是别扭的很,这两天我完全是在没有什么思想准备的
情况下进展道这一步,我的身体有些兴奋,但心理上却有些不畅达,我现在很难
去面对父亲了。

  当然,这种情况下我倒是也没觉得受到什么侵犯和羞辱,这一点也让我暗自
庆幸,毕竟这次我是真正的感受到了乱论这个词的沉重,现在我一想到明天一早
看到父亲的眼睛便觉的呼吸困难。

  但真的很刺激,父亲能用手指简简单单的把我送到高潮,但那短短五六分钟
的做爱若是平时根本不会让我那么愉悦,但是因为对方是父亲,他的每一次抽插
都让我激动不已,那种激动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肉棒比小启的要粗一点,长一点,
而是因为那是父亲的肉棒!

  但这种愉悦又那么的不尽兴,我这会赤身裸体的趴在床上当真是有点百爪挠
心,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该干嘛!内心翻江倒海一阵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早晨醒来的时候,我怔怔的坐在床上,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发了半天的
呆才想起来看看表,都已经快九点了,我知道父亲已然去了学校,起身去洗刷,
竟然看到桌上有买好的小米粥和油饼,这以前都是我出去买的。

  我自己去厨房热了一下,吃完就去了店里,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我竟然真
心期待时间可以过得慢一点,我真的不愿意回家去面对父亲,到时候那气氛想想
都尴尬的要死。

  但天色已然大黑,一看都快十点了,我也只得关了店门回家,毕竟还是要回
去的。

  到了门前我真的有些踌躇,还是觉得尴尬,鼓足勇气开了门,父亲仍然是在
看电视,我只是轻声说了一句:「我回来了」,便直接往卧室走去,都没听清楚
父亲有没有说什么。

  晚上我仍然没有锁门,昨天都那样了今天锁门那就太没必要了,但父亲却没
有进来,我也不知父亲怎么想的,但想来父亲也必然是有些顾虑。果然,不光今
晚,连着三天都没再进我的卧室。

  这三天我俩就说了三句话,我都被这气氛压抑的喘不过气来,谁知今天晚上
回来之后,父亲却主动说了话:「小惠,后天,就是这个周六你歇一天,学校组
织了教职工去爬M山,你到时候也去玩一下,学校都给报销的。」

  在我们县里,M山是唯一的一个4A级旅游地,我以前在学校军训时曾经去
过一次,只不过那时是拉练,累得半死,也没怎么好好看过,这几天被父亲弄得
心神不宁,去爬一次山倒也挺好,毕竟平时也不愿意花那个钱去受累,这次也算
是散散心了。

  周六早晨我早早起来,穿上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因为已经十月份,天气虽然
是秋高气爽,但一早一晚还是凉,我里面是一件短袖运动T恤,外面是白色运动
外套,穿着黑色的运动鞋,背了一个黑色的包,里面是一些水果和水,还有一些
纸巾什么的。

  跟父亲在去学校的路上两人也没说几句话,这会我真是对那晚上自己的犹豫
很是后悔,本来我跟父亲关系密切了很多,做过一次之后,反而变得比起以前还
要陌生了很多……在我以后的日子当中,我便有了这层体会,与其他男性一旦上
过床,两人的距离关系便会迅速拉近,但唯有跟父亲,反而是变的尴尬异常。

  现在我跟父亲两人单独在一起就是这种氛围,两人根本没法对视,一直到了
学校之后也没开口,不过这种尴尬也立时被阵阵喧哗给淹没了。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