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2.9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10358

作者:竹影随行
2020.3.17发表于第一会所

2.9

  「恭喜你们又有宝宝了。」

  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我犹如雷劈一般,脑子里嗡嗡直响。再看妈妈,
明显有些猝不及防的感觉,脸色煞白,嘴角不住的抽搐着。

  老爸一脸茫然,问道:「什么意思?有宝宝了?」

  我怕她继续说下去,用力一拍桌子,大声吼道:「安诺!不许说!」

  老爸扭头看着我,狐疑问道:「不许说什么?」

  我扭头看了老妈一眼,见她双目圆睁,怒视着我,胸口剧烈起伏。我这才意
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解释:「我……我我……我是怕她胡说八道,她这人满
嘴胡话,没一句真话。」

  老爸瞪了我一眼:「有你这么说妹妹的没。」然后扭头问安诺:「到底怎么
回事儿?」

  安诺一脸天真的反问道:「云阿姨不是怀孕了吗?那你们不是又有宝宝了呀?
所以我才恭喜你们的呀。」

  「怀孕?你阿姨怀孕了?」老爸将头转向妈妈,茫然的问道:「你怀孕了?」

  妈妈闭上了双眼,身躯微微的颤抖着,许久才清了清嗓子,装出一副哭笑不
得样子:「我怀孕了?我怎么不知道?」

  老爸现在是丈二的和尚,完全摸不着头脑了。妈妈反问安诺:「你听谁说我
怀孕了?」

  安诺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说道:「我猜的。」

  「猜的?」

  「是啊,前段时间阿姨不是总是想吐嘛,后来我看见阿姨的口袋里掉出来一
个白色塑料棒,我就好奇的上网查了一下,是验孕棒。」

  「验孕棒?」老爸诧异的问道。

  「对啊,哥哥也看见了。」

  老爸扭头瞪着我,我赶忙摆手:「我没看见,您别听她瞎说。」

  老爸转而望向妈妈,质问道:「你买验孕棒干什么?」

  妈妈深吸一口气,语气平淡地说道:「我买验孕棒干什么?是她看错了。」

  「到底有没有?」

  妈妈显得有些不耐烦,皱眉说道:「我们多长时间没那……我怀哪门子孕。」

  老爸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最后扭头望着安诺,似乎有询问质疑。安诺
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说到:「那可能是……真的是我看错了吧。害~ !真
是白高兴一场了,我还以为我要当姐姐了呢。」

  她是故意的,她绝对是故意的!陆依依说的果然没错,她从一开始就没安好
心!我真的恨死自己了,为什么会引狼入室,帮着她进到家里来。

  老爸僵了片刻,重新坐了回去,表情僵硬的笑了笑:「是啊,白开心一场,
吃饭吧吃饭吧。」

  话虽然这么说,但妈妈的反应有些异常,连我都能看得出来,老爸肯定已经
产生了怀疑。

  北北一脸茫然,好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似的,左看看右瞅瞅,最后傻
乎乎的问妈妈:「您真怀孕了?」

  我伸手在她后脑勺上打了一巴掌,北北捂着脑袋,一脸怨恨的看着我:「你
干嘛打我?」

  「吃饭!少说话。」

  北北赌气的将脸扭到了一旁。

  包间内陷入倒了沉寂之中,只有安诺和妈妈两个人在夹菜。我偷偷打量坐在
一旁的妈妈,她表面镇定,但左手放在膝盖上,紧握成拳,在微微的颤抖着。

  我犹豫了半天,鼓起勇气将手伸了过去,握住她的手,想要给她一些安慰,
却被妈妈用力抽了出来。

  很快的,妈妈又恢复了常态,端起酒杯,笑着对大家说:「一场误会,让你
们空欢喜了。还是祝你们爸爸生日快乐吧。」

  我们纷纷端起杯子,祝老爸生日快乐。老爸笑着回敬,但脸上的笑容已经跟
刚才大不相同了。

  老爸的生日派对,就在这种不尴不尬的的气氛中结束了,连生日蛋糕都没怎
么吃。

  回家后,老爸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照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则催我
回屋学习,一切的一切,似乎跟以往没有什么不同,却给人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妈妈回到卧室之后,我趁机溜进了北北的卧室,见安诺正坐在床边,低头玩
着手机。我一把将她拽了起来,恶狠狠地瞪着她,低声质问道:「你到底想干什
么呀?」

  安诺歪着小脑袋,一副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的样子,问道:「我想干什么?
我想玩会儿手机行吗?」

  我低声怒吼:「你少给我装蒜!吃晚上饭的时候,你说那话是什么意思啊?」

  「我说什么了?」安诺故意装糊涂,随即又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 !
你说我恭喜老爸和云阿姨那事儿呀。我那不是误会了嘛,我还以为云阿姨又怀小
宝宝了呢,所以才恭喜他们的呀。」

  她明显是在跟我演戏,可我急火攻心,一时之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她。她
见我急赤白脸的样子,反而笑着问道:「我都说了,是我猜的。那我猜错了,就
空欢喜一场,当不了姐姐,我也很失望呀。」

  「你失望个屁!」一气之下,我脱口骂道:「你他妈闲着没事儿干,你猜什
么不好,你猜我妈怀孕干什么?」

  安诺满不在乎的说了句:「猜着玩呗。」

  「你……」

  我刚要发火,房门声响。我深吸一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转身打开房门,
原以为敲门的是老爸,没想到门外站着的竟然是妈妈。

  「你不回你屋学习,你跑这屋大呼小叫的干什么呢?」妈妈一脸不悦的训斥
道。

  「没什么,聊两句。」

  「回你屋看书去。」

  我低头从她身边经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北北今晚暂时在家住一晚,所以又抢了我的房间,趴在床上,低头玩着手机,
两只光溜溜洁白如雪的小脚丫,翘在半空,一晃一晃的,很是悠闲。

  我坐到书桌前,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哪儿有心思学习。北北忽然扭头问道:
「安诺为什么说咱妈怀孕了?」

  「我怎么知道。她瞎胡乱猜的呗。」

  「我觉着她是故意的。」

  我闻言一怔。我当然知道那死丫头是故意的,但挺好奇北北的想法的,便问
道:「她怎么故意的?」

  北北撇着嘴,哼道:「我觉着她就是想破坏咱爸咱妈的关系。」

  「她怎么破坏的?」

  「我也不知道,但我就是这么觉着的,而且也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呀。你看咱
爸那反应,惊的下巴都快掉了。咱爸这人本来就小心眼儿,还记得前段时间,有
人往家里寄照片那事儿吧,那不就是有人故意想让咱爸误会的嘛。」说到这里,
北北停顿了一下,恍然道:「那些照片……该不会是安诺寄的吧?」

  我这才想起,她还不知道照片事件的后续发展,不过现在也没心思跟她讲解,
摆了摆手,说:「怎么可能呀!行了行,小孩子赶紧睡觉吧,别一天到晚瞎操心
了。」

  「你不也是小孩子嘛,你怎么不睡?」

  我叹了口气:「那行,我去睡觉,你来替我复习,你替我参加高考。」

  北北哼哼一笑:「免了吧。」

  我坐在书桌前开始低头做起卷子来,脑子里始终想着生日派对上发生的事情。
北北说的没错,那死丫头这么做,肯定没安好心,多半是想要破坏老爸和妈妈的
关系。

  妈妈前段时间有疑似孕吐反应,又掉出了好像验孕棒的东西,这两条线索连
起来看,就能让人产生合理的联想了。连我都看出不对劲儿来了,她精的跟猴儿
似的,肯定早就发现了,只不过一直藏在心里,待到今天这个机会,当着全家人
的面,爆了出来。

  不对!就算妈妈真的怀孕了,她又是怎么知道,孩子不是老爸的呢?

  我低头沉思片刻,忽然想明白了,如果是夫妻之间的正常怀孕,肯定早就在
家庭会议上公布出来了。而老爸从头到尾都是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再加上妈妈遮
遮掩掩的行为,很容易让人产生无端的联想。所以她只要将妈妈怀孕的事情在大
家面前公布出来,不管是真是假,都会让老爸产生怀疑的。

  或许,那死丫头以为妈妈有了外遇,还是和别的男人有了孩子;也或许,真
如北北所说,那些照片真的是那死丫头拍的?再不然……是我那天早上做春梦的
时候,说漏了嘴,让她得知了我和妈妈的事情?

  这个念头一起,吓得我汗毛倒立。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果真如所想,这件事
要是被安诺知道了,那我就真的害死妈妈了。

  我既害怕又懊悔,拼命的用手敲打自己头。北北纳闷的问道:「你干什么呢?
疯啦?」

  我没理她,起身出门,想要找安诺聊一聊,探探口风。刚要推开她的房门时,
突然想到,这鬼丫头精的很,别没套出她的话来,再把我的话给她套出来了。

  而且,仔细想想,就算我真的在梦里喊出了妈妈的名字,她最多也只是以为
我恋母而已,不可能知道我和妈妈那晚发生的事情的。别没事儿找事儿找她谈话,
反倒被她瞧出什么端倪来,那可真是弄巧成拙了。

  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暂时静观其变吧。妈妈都没急,我现在就跟不能急了,
别忙没帮上,反倒添了乱。

  我又想去找妈妈谈一谈,可一看时间太晚了,而且这事儿现在也没挑明,谈
都没法谈。

  老爸看起来面色如常,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洗漱一番,回屋睡觉
去了。夜里我躺在沙发上,左思右想,怎么也睡不着觉。竖着耳朵,仔细地听着
那屋的动静,想听听老爸和妈妈有没有吵架。好在一晚上都安安静静的,直到天
亮时分,我才迷糊了会儿,然后就去上学了。

  前几天我一门心思的想考清华,现在脑子里全是昨天晚上的事情,生怕老爸
和妈妈闹矛盾,根本学不进去了。

  晚上放学回家,我站在玄关处,先听了一下家里的动静。挺安静的,这才换
鞋走了进去。老爸还没回来,北北回学校了,安诺在自己房间里,妈妈在厨房做
饭。

  我放下书包,犹豫片刻,走进了厨房。妈妈正在切菜,我走到她的身旁,小
声问道:「妈,要我帮忙吗?」

  妈妈扭头瞧了我一眼,冷冷地说了句:「用不着你帮忙,回屋看书去吧。」

  我见妈妈的情绪也没太大的变化,刚准备转身离开,却被妈妈给叫住了。我
疑惑的停了下来,妈妈放下手里的菜刀,扭头看着我,问道:「你都跟安诺说什
么了?」

  「什么也没说呀。」

  「那安诺为什么说我怀孕了?」

  面对妈妈的逼视,我挠了挠头,皱眉说道:「她瞎说的吧。她怎么可能知道
您怀孕了。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就算您真的怀孕了,她也没有确切的证据呀,
只能是瞎猜的。」

  眼见妈妈眉头紧蹙,一双丹凤眼渐渐地眯了起来,周身散发着寒意,我感觉
自己越描越黑了,连忙闭嘴。

  沉寂片刻之后,妈妈忽然问道:「那天晚上的事儿,你没跟其他人说过吧?」

  「那天晚上?」我傻乎乎的问了句,随即反应过来,连忙改口:「没没没,
我怎么可能跟其他人说呢。」

  妈妈盯着我,沉默半晌之后,咬紧牙关,沉声说道:「如果要是让其他人知
道了,咱们俩都不用活了。我干脆抱着你跳楼算了。」说说罢,将手里的菜刀狠
狠剁在了案板上,吓得我猛打一个机灵。

  妈妈的声音简直冷到了极点,犹如彻骨寒冰。我连忙摆手说道:「不会不会,
绝对不会。」

  被妈妈警告两句之后,赶出了厨房。也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有种感觉,好像
跟妈妈成了一条船上的人了,共同保有着一个事关重大秘密,心里竟然感觉有点
美美的。

  但随即又想到了安诺,如果我和妈妈的事情被她知道了,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如果她用这件事情伤害妈妈,那我只能抱着她一起跳楼了。

  爸爸晚上有应酬,只有我们三个一起吃晚饭。只是经过了昨天的事情之后,
再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就变得异常尴尬了。三人相对无言,默默吃饭,房间里只
有电视机传出的声音。

  我不时的偷偷打量着安诺,这死丫头面色如常,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
样。但我心里清楚得很,她已经原形毕露了,她并非想要融入家庭之中,而是想
要毁了这个家。

  最关键的是,她手里还握着一枚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引爆,我必须要尽快想
办法将这颗雷排掉才行。

  老爸到了晚上十一点才回来,喝的醉醺醺的。我跟妈妈一起将他扶进卧室里,
老爸嘴里嘟嘟囔囔的,一直强调自己没醉,结果一头栽倒在了床上。

  妈妈没有抱怨,弯腰准备帮老爸脱鞋,老爸猛地坐了起来,一把抓住妈妈胳
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脸红的跟猴屁股似,半天也没说话。

  妈妈忍不住问道:「怎么了?难受?想吐?」

  「你……外面有人了。」说完,老爸打了个酒嗝。

  「我外面有什么人呀。」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想将老爸按回床上,可老爸就
是死撑着,嘴里还胡乱说着:「你……外面……外面没人,你为什么……为…
…为什么不让我……碰你。」

  妈妈回头瞪了我一眼,厉声道:「没你事儿了,回屋看书去吧。」

  我『嗯』了一声,转身往外走,随手关门时,听见老爸嘶吼道:「你是不是
怀孕了?」

  「我没怀孕!」妈妈用力将他按在床上。

  关上门后,还能听到老爸含糊不清的叫喊声。我本打算进安诺的房间跟她谈
谈,但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放弃了,我现在是真的有些烦她,一句话都不想跟
她说。

  次日清晨,老爸酒醒之后,如往常一样,坐在桌边,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
着手机,面塑如常,好像将昨晚的事情全都忘记了似的。妈妈的脸色倒是有些憔
悴,看来昨晚睡得应该不是特别好。

  吃饭时也没什么交流,到点了之后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连句再见也没
说,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和谐。

  接下来的几天,老爸天天夜归,喝的酩酊大醉,每次回来又吵又闹。妈妈是
又哄又劝,没有半句怨言。

  老爸心眼小,他明明知道妈妈不会出轨,不会背叛他,可总是忍不住往那方
面想。这回他心里的疙瘩,一时半会儿恐怕是解不开了。

  我想要帮妈妈解释,可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且妈妈数次警告过我,不要
插手这件事。

  周四下午放学,我刚刚打开家门,就听见屋里传来老爸的咆哮声。

  「你说吧,前段时间你到底上哪儿去了?」

  妈妈语气如常的回道:「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出差去了。」

  「你胡扯!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上哪儿去了?」

  「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出差去了。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问我的同事。手
机给你,小周,小王,你随便打。」

  「我不用问!你跟你们一伙儿同事合起伙来骗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不过你
把你们公司保安给忘了,人家保安说你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你压根就没上班!」

  「保安知道什么呀。」妈妈的声音有些急了。

  「你以为保安不知道?你们楼里的事儿人家门儿清!」

  妈妈没有说话,我换上鞋,悄悄的走了过去,顺着门缝往里瞧,只见老爸气
势汹汹的走来走去,妈妈坐在床边,一脸愁容。

  「说吧!你到底去哪儿了?」老爸忽然停了下来,厉声质问道。

  妈妈低着头,沉吟片刻之后,不耐烦的说了句:「我心情不好,出国旅游去
了。」

  「刚从国外旅游回来,你又去出国旅游?你这么闲啊!」老爸恼怒的问道:
「你跟谁一起去的?」

  「我自己。」

  「你自己?你骗谁呢?你把人都当傻子了,是吧?」老爸咬着牙问道:「你
是不是怀孕了?」

  「没有。」

  「那几天你是不是去医院打胎了?」

  「没有!」

  「那行,你敢不敢跟我到医院检查去?」

  妈妈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最后将脸转到了一旁。老爸哼的一声,苦涩
的笑道:「不敢了吧?」

  妈妈用手揉了揉太阳穴,站起身来往外走,被老爸给拦了下来。

  「说吧,这孩子是谁的?」

  「没有孩子!」妈妈朝老爸喊道。

  「孩子被你打了,当然没有了!」老爸额头青筋蹦起,朝着妈妈大声怒吼。

  「你神经病!」妈妈硬要往外走,却被老爸一把拽住胳膊,用力甩了几下,
没有甩脱,扭头说道:「你放手,我有事要出去。」

  「你敢不敢跟我去医院检查?」老爸手指房门方向,却意外的发现我站在门
外向内观瞧,生气的吼道:「看什么呢?回你屋去!」说完,快步走来,用力将
门关上。

  站在门外,挺着屋内父母的争吵,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想要进去劝解,又想
起妈妈的忠告,最终还是放弃了。转身打算回卧室,见安诺房间门开着,朝内望
去,只见她坐在床边,低头玩着手机,神情悠闲自得,嘴里还哼着欢快的旋律。

  我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冷冷的说道:「你很得意?」

  「什么?」安诺猛地抬头,一脸疑惑的问道:「得意什么?」

  「我爸我妈在那屋吵架,你一点也不得意?」

  「我干嘛要得意?」说着,朝我笑了起来,她竟然都懒得掩饰了。

  我气的真想过去给她一耳光,但还是忍住了,『咣』的一声,将门用力关上。

  老爸和妈妈吵的很激烈,在我的房间都能听的到。晚饭也没有人做,不过除
了安诺之外,大家肚子里都憋着一股气,也没心思吃晚饭了。

  过了一会儿,传来重重的摔门声,我以为是妈妈离开了家,出去一瞧,发现
走的竟然是老爸。

  妈妈坐在床边,胸口剧烈起伏,因为激动,脖颈和脸颊都有些红。我轻手轻
脚的走了过去,小声问道:「妈,您没事儿吧?」

  妈妈抬头瞧了我一眼,冷漠的说了声『没事』,然后起身向外走。我以为她
也要走,本能的问道:「妈,您去哪儿?」

  妈妈回过头来,不耐烦的说了句:「给你们做饭。」

  晚上差不多快到十二点时,我坐在书桌前作着卷子,脑子里却在想着该如何
对付安诺。这死丫头已经原形毕露了,绝对不会就此收手的,我必须在她再次伤
害妈妈前,想办法阻止她。可她手里握着我『强奸』她的视频,虽然这东西到底
有没有,还是个未知数,但如果真的存在,那她要在合适的时机公布出来,那我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不由得感到一阵惭愧,想我从小就自我感觉聪明伶俐,怎么面对一个小丫
头片子,竟然一点辙也没有了。

  就在我苦思冥想之是,客厅里传来了噪杂声,听动静应该是老爸回来了。我
犹豫了一下,还是扔下手里的笔,走出了房间。

  老爸又喝的醉醺醺的,妈妈扶着他,摇摇晃晃的往卧室走,我赶忙上前帮忙,
却被老爸一把推开。他指着妈妈,嘴里含糊不清的问道:「你……说!孩子到底
是谁的?是陈总的,还是……你那个李总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呀!」妈妈眉头一皱,恼怒道。

  我赶紧上前搀扶,劝道:「爸,您渴不渴?我给您倒杯水吧?」

  「你起开!」老爸再度将我推开,然后指着妈妈说:「那……总不能……是
我的……孩子吧?」

  「什么孩子?没有孩子!你别胡说八道了!」妈妈过去扶他,又被他给推了
开来。

  「我……告诉你!你……你别把我当傻子。我三个月没碰过你了,你突然有
了孩子,孩……孩子是我的?」

  妈妈的脸上写满了委屈与愤恨,紧咬着牙关,胸口剧烈起伏,盯着老爸,没
有说话。我实在是心疼妈妈,走上前去,刚要说话,却听妈妈一声怒吼:「你闭
嘴!这没你的事儿,回屋去。」

  我知道妈妈是怕我一不小心说溜了嘴,把那天晚上的事情给说了出来。我张
了张嘴,退到了一旁。

  老爸大声斥道:「你喊什么喊!孩子惹你了吗?」身体摇摇晃晃,指着妈妈
问:「你……你……敢不敢发誓?你没怀孕!」

  妈妈双手抱胸,眼睛通红,鼻息沉重,几番张口,却都欲言又止,最后将头
转向了一旁。

  「没话说了吧。」老爸发出一阵凄楚的笑声,身子东倒西歪,一屁股坐在了
地上,忽然间呜呜的哭了起来,那样子也是十分的可怜。我感到一阵阵揪心似的
疼,心中愈发懊悔不已。

  我和妈妈过去搀扶老爸,这次他没有拒绝,被我们扶到床上之后,忽然抓住
妈妈的手腕,哭着说道:「小云,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了……你
说清楚,我相信你。你是不是……被人欺负了?你……不是自愿的。」

  妈妈的眼睛里满是泪水,却强忍着不让它流下来,深吸几口鼻息,将脸转到
了一旁,不敢再看老爸。

  「你说啊!」老爸突然咆哮道。

  妈妈哽咽的说了句:「你别问了。」

  老爸两眼血红,满脸泪水,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你给我滚!」同时双手
乱挥,用力拍打着妈妈。

  我知道妈妈的心里是何等的委屈,这不是她的错,可却又无法吐露实言。妈
妈扶着额头,沉寂片刻,拿起衣服转身朝门外走去。我赶忙追上前,问道:「妈,
您去哪儿啊?」

  妈妈弯腰换鞋,看也没看我一眼,沉声说了句:「照顾你爸。」然后便逃也
似的离开了家。我想要追上去,陪在妈妈身边,可我心里明白,有我在,只能让
妈妈更加的痛苦。

  回到卧室里,看着爸爸东倒西歪的躺在床上,心中一阵酸楚。老爸做了半辈
子的老好人,却因为自己儿子的一时贪念,搞得夫妻破裂,狼狈不堪,甚至连原
因都无法知晓。

  可又转念一琢磨,十几年前,不也是老爸一时没有忍住出了轨,生下来安诺,
这才有了一些系列的事情。想来还真的是因果循环呀。

  我守在老爸身边,陪了他一夜。次日清晨,老爸再次醒来时,又变回了那个
沉稳古板的中年男人。他应该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但并没有出去寻找妈妈,甚
至连问都没问一句。

  到了学校,我问陆依依,昨晚妈妈是否去她家了,陆依依说没有。整整一天,
我都在想着妈妈的去向,压根没心思学习。晚上回到家,厨房里空无一人,没有
一点烟火气,打妈妈的手机,她又不接。平日里自诩聪明过人的我,面对如此困
境时,也只剩下唉声叹气了。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星期,当我垂头丧气的回到小区门口时,见到安
诺正在门口溜达。自从那日之后,我就没有再跟她说过话,她的腿基本上已经没
什么大碍了,却依旧住在家里不肯走。

  我冷着脸,从安诺身边经过。安诺忽然追了上来,笑着说道:「你最好现在
别回家。」

  我回头瞪了她一眼,想问为什么,却又不想理她。安诺倒也没有卖关子,笑
着说道:「你妈回来了,正在跟咱爸谈判呢。」

  「谈判?谈什么?」我忍不住开口问道。

  安诺笑嘻嘻的说:「那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分家啊,离婚啊,之类的吧。」

  我没等她说完,便飞奔回家。只见老爸和妈妈坐在客厅沙发上,分坐两头,
脸上表情阴冷,谁也不看谁,面前茶几上摆着一张表格。

  「妈,您回来了。」长时间没有见到妈妈,我的心情又是激动,又是担心。

  妈妈瞧了我一眼,没有吭声。我还想询问她最近的状况,老爸瞪我一眼让我
回自己屋去。没办法,我只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却将门打开一条缝,竖起耳朵,
偷偷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客厅里死一般的寂静。

  半晌过后,老爸突然说道:「还是离了吧。」

  良久,妈妈回道:「我没有对不起你。」

  「那你实话实说,到底怎么回事?那孩子是谁的?」

  「我没办法告诉你。但我保证,我绝对没做对不起你的事。」

  「你不说实话,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妈妈没有说话。

  一阵沉默之后,老爸再度开口,冷冰冰的说道:「要么说实话,告诉我孩子
是谁的。要么离婚。」

  妈妈还是说话。

  老爸急了:「你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这么大的事你都瞒着我,你就这么不
信任我吗?」

  「我不是不信任你,只是这件事……」

  「好了,你别说了。」老爸打断妈妈的话,冷冷说道:「既然你不愿意告诉
我,那就离了吧。」

  「老公……」

  「你别叫我老公!」

  妈妈深吸一口气,平稳了一下情绪,缓缓说道:「咱们俩都冷静一下,先别
谈离婚的事儿。」

  「随你便。」老爸起身走进卧室,『砰』的一声,将们摔上。

  房间内恢复了沉静,犹豫片刻,我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只见妈妈坐在沙发
边缘,单手托腮,一脸冷漠。

  我悄悄地喊了一声:「妈。」

  妈妈瞥了我一眼,没有理我。僵持了一会儿,我满含歉意的说道:「妈,对
不起。都是我害了您。」

  妈妈叹了口气,扭头问道:「最近学习怎么样?」

  「还……还行吧。」我与妈妈目光对视片刻,改口说道:「不是特别好。脑
子里总想着乱七八糟的事儿,没办法集中精神。」

  沉默半晌,妈妈心平气和的说道:「高考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考试,也
是你人生中第一个转折点。你很聪明,妈妈知道,可其他人不知道。你得向他们
证明,高考就是你证明给其他人看的的机会。」

  「嗯。」我点了点头。

  以往妈妈说这些大道理时,我是很不耐烦的,知道今天我才发现,妈妈是真
的为了我好。

  「事已至此,家里的事你也不要多想了,你只需要全心全意的迎战高考就可
以了。」妈妈站起身来,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犯了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过
而不改,一错再错。儿子,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加油吧。」

  妈妈在我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迈步走出了家门。

  我的眼眶有些湿润,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时的心情,我伤妈妈伤的那么深,
她却还在替我未来的人生着想。妈妈说得对,有错能改,大丈夫。我没时间烦恼
了。

  我不知道妈妈去哪儿了,即便问了,大概也不会告诉我。但妈妈的话给了我
很大的鼓励,将我重新拉回到了高三冲刺之中。

  三天后的夜晚,我正在伏案苦读时,收到了一条短消息,竟然是妈妈发来的,
让我一个小时后,去唐潮酒店接她。

  这应该是又是妈妈玩的金蝉脱壳之计,我收拾了一下,便打车前往了目的地。
等了一会儿,就见妈妈和同事们从饭店里面走了出来。

  妈妈身穿灰色修身小西装外加一步裙,轻薄的黑色连裤丝袜包裹着修长匀称
的美腿,脚上一双黑色亮皮尖头高跟鞋,充满了成熟女人的知性与性感。

  只不过她喝的有点多了,踩着那么高的高跟鞋,走路摇摇晃晃,一副摇摇欲
坠的样子。我连忙上前,还没走近,妈妈脚下不稳,险些摔倒,身旁男人伸手去
扶,正是她的上司,那个什么李总。

  妈妈看了他一眼,伸手将他推开,哪知身子一歪,险些摔倒。我赶忙加快脚
步,跑上前去,一把将妈妈扶住。

  妈妈回头看见是我,这才稍稍放心,对同事们说:「儿子来接我了,我就不
陪你们唱歌去了。」

  众人纷纷起哄抗议,妈妈只是微微一笑,朝他们挥了挥手,靠在我的身上,
自行离去了。妈妈喝了不少,有些晕,但没醉,意识很清晰。

  我扶着妈妈,在街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按着妈妈给的地址,来到了一个小区
里。这应该是妈妈暂住的地方,房子很大,得有一百二十多平,装修也很豪华。

  妈妈将包包随手扔到茶几上,然后身子一斜,躺在了沙发上。我在屋里四处
瞧了瞧,问道:「妈,这是谁家呀?」

  「租的。」

  「您一人租这么大的房子干什么?」我有些纳闷。

  「我乐意。」

  行吧,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回头瞧了妈妈一眼,见她胡乱蹬掉脚上的黑色
高跟鞋,两条黑丝美腿蜷缩着,犹如猫儿一样,惬意的斜卧在沙发上。

  我忽然想了起来,喝酒的人容易渴,便赶紧给妈妈接了一杯热水,恭恭敬敬
的摆在了她的面前。

  妈妈吹出气,抿了一口,对我说:「行了,你回去吧。」

  「您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晚上您不害怕吗?」

  「害怕什么?」

  「鬼啊,小偷啊,什么的。」

  妈妈斜躺在沙发上,双手端着水杯,瞥了我一眼,说:「想说什么直说。」

  我傻呵呵的笑道:「要不……我搬过来给您壮壮胆吧。」

  妈妈白了我一眼,哼的一声:「你比鬼可怕多了。」或许是感觉这话有点像
小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过于暧昧了。妈妈板起脸来,清了清嗓子,说:「赶紧
回去吧。」

  「行,那您的工具人儿子就先走了。」我磨磨蹭蹭的往大门口走了几步,扭
头问道:「妈,那我还能来吗?」

  妈妈冷冷道:「没事儿来我这儿干什么,好好在家学习。」

  「那我要有事儿找您呢?」

  「有事儿打电话。」

  「哦。」

  我眼珠子转了转,倒退着来到了大门前,开开房门,对妈妈摆摆手:「妈,
我先走了。改天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