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庄园】(第四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黄金庄园】(第四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神之救赎
2020/09/16发表于:首发于第一会所、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637

              第四章:双重调教

  「主人您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呢。」

  赵欣悦慵懒的将自己的头枕在我大腿上,一头末端微卷的褐色长发宛如她内
心的情丝一般似乎随意的铺散着,在微微凌乱中又透着几分温婉的恬静,就在口
中还说着话的时候,那细腻灵活的修长玉指还在林江那条硕大狰狞的鸡巴上温柔
的抚摸着。

  那在外人面前素来清冷甚至有些骄傲与疏离的眼神,此刻满是虔诚与驯服,
就好像想要将林江那条鸡巴上的每一个最精细的尺寸与上面散发的温度一起彻底
烙印在自己脑海中一样。

  「骚货,好好伺候着。」

  林江伸手在赵欣悦头上一拍。

  「唔……」

  感受着林江这分明故意转移话题的命令,还有那压在自己后脑处大手的力量,
赵欣悦口中发出一声微微有些夸张与缠绵的低吟。

  而后稍稍一偏头,纤细柔嫩的右手按在舒适的大床上,那纤薄冰凉的嘴唇勾
勒出一抹玩味与戏谑的弧度,随后又化成了深深地温顺缓缓张开,接着便顺着林
江那并不明显的力量一点点向前探去。

  如果将着一切动作放慢,又有人在旁边认真的观察着,那么就会清楚地看到,
先是林江那硕大坚挺宛如一只狰狞恐怖怪兽的鸡巴最前端那足有鸡蛋大的浅红色
龟头抵住了赵欣悦那在似开似闭间露出皓白贝齿的纤薄冰凉朱唇。

  随后,就仿佛是迎接那终于回家额主人一般,两片朱唇瞬间打开让林江那硕
大狰狞鸡巴最前端淡红色的龟头进入其中。

  接着,那两排宛如编贝的皓齿如同调皮的孩子般给了这久久不曾归来的硕大
狰狞鸡巴一个亲密的接触。

  「哦……」

  微微的压迫感没有让林江感到丝毫的痛苦,反而让林江那还没有完全涨硬的
鸡巴变得更加涨硬,甚至是本就盘踞在小腹中将息未息的欲火如同被泼上了一瓢
热油般,一下子炽烈了起来,以至于林江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长吟。

  而这声长吟才开始,赵欣悦那灵活粉嫩的舌头便如同着口腔内一直虔诚企盼
林江那狰狞硕大鸡巴前来宠幸的姬妾,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属于自己内心最渴望的
气息一般迫不及待的冲了出来。

  一声含糊而带着旖旎情欲的低吟随之响起,好似它那匆匆中带着深深企盼与
惊喜的脚步,这粉嫩灵活丁香舌的舌尖便带着渴望与怯生生的试探,在林江那硕
大狰狞鸡巴最前端轻轻的点了一下,随后惊喜间宛如要为归来的主人掸去身上的
尘土与疲惫一般迅速在那鸡巴最前端的鬼头上缠绕了一圈。

  然后,林江那硕大狰狞的鸡巴便在赵欣悦粉嫩灵活的舌头陪伴下径直探入了
赵欣悦口腔深处,甚至因为赵欣悦那诱人丁香舌的邀请以及赵欣悦内心的激动与
渴望,林江鸡巴最前端宛如鸡蛋大的淡红色龟头竟然粗鲁的挤开了赵欣悦紧窄的
咽喉。

  以至于,赵欣悦那修长粉颈外面在这一刻分明出现了一处不正常的隆起。

  「唔……」

  赵欣悦那被林江硕大狰狞鸡巴肏着的口中,立刻发出了一声含糊而压抑的呻
吟声。

  那白皙细腻又泛着浅浅健康绯红色的玉颊,随着那宛如含着黛色远山的柳眉
微微一蹙显出了几分下意识的痛苦与狰狞。

  让素来清冷淡雅中带着几分高傲与疏离的赵欣悦,甚至露出几分仿佛娇柔无
助的哀怜。

  只是这种痛苦与扭曲在转瞬间便随着经验丰富的赵欣悦努力放松自己咽喉处
肌肉的动作而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那一双本就带着虔诚温顺宛如敛去了波澜
的湖水般般的动人美眸中,闪出的更加狂热的欲望冲动与一种变态邪淫的兴奋。

  不需要林江进一步的吩咐,右手撑在了大床上,又将左手贪婪的环住了林江
腰身的赵欣悦,立刻前后耸动着自己的那秀美的头部,让林江那条硕大狰狞的鸡
巴,宛如肏着一个稚嫩少女的淫穴一般,在自己湿润的口腔中忽快忽慢的抽插着。

  最前端的淡红色的龟头更是在这抽插中,伴随着那越发含糊压抑却分明带着
缠绵情欲的呻吟与娇喘,一次次穿过她咽喉部分的软肉,让林江感受到一阵阵似
乎比处女淫穴还要强烈的紧窄包裹与束缚感,也让林江体内的欲火再次开始炽烈
升腾着。

  同时,在无比丰富的经验与技巧下,赵欣悦口腔似乎一下子在彻底的活跃了
起来,那粉嫩灵活的舌头宛如一条诡异地小蛇一样熟练地在口腔内游走着,却不
断地缠绕裹挟着林江那硕大狰狞的鸡巴,一次次摩擦舔舐着林江硕大狰狞鸡巴最
前端的龟头,让林江感受到一阵阵难以言喻的刺激与快感。

  而赵欣悦那皓白宛如编贝的银牙更是在头部前后耸动间,随着口腔吞吐这林
江大鸡巴的动作,不时轻轻的在那硕大狰狞鸡巴各处压迫摩擦着。

  就连两片纤薄冰冷让无数男人垂涎却不敢奢望的红唇,也在这吞吐中时松时
紧的包裹着林江的鸡巴,并随着吞吐的力道让林江每一次抽插中都感受到完全不
同的拒绝与迎合。

  如果是一般男人,在经验丰富的赵欣悦无数次激情淫戏中培养出的高超口交
技术下,怕是最多坚持三五秒便会一泻千里,甚至最开始赵欣悦在真正见到林江
前都为了不让林江自尊心受打击,决定将这些高超的技巧完全封存不再轻易地展
示出来。

  只是在体会到林江那硕大狰狞的鸡巴爆发出的惊人战斗力后,赵欣悦知道自
己是想多了林江虽然现实没经验,但是他的本钱却足以让他享受自己任何侍奉,
而且内心那种冲动与不甘也被林江这条硕大狰狞的鸡巴挑了起来。

  所以这次林江尽管只是因为骨子里有些傲娇和大男子主义找个理由堵她的嘴,
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渴望,赵欣悦依然立刻用出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毫不掩饰的为林
江展示出了自己的能力,还有那越来越深刻的虔诚与卑微的讨好。

  「唔……唔……唔……嗯……」

  一声声压抑含糊的呻吟越发绵密的在这个宾馆中回荡着。

  感受到了林江的冲动与亢奋,还有被自己不断吞吐的那原本就有超过二十五
公分的坚挺狰狞大鸡吧,在这更大的刺激下赫然再次暴涨直接超过了三十公分,
更有一粒粒让一些女人会觉得恶心但是却又会让一些女人越发痴迷的小疙瘩,散
乱的分布在这足有小孩手臂粗的鸡巴周围,赵欣悦体内的欲火也不断地升腾并灼
烧着她的身体。

  一时间一股越发分明的骚痒空虚,从那粘腻的淫穴内不断地朝着全身每一处
肌肤骨骼感染渗透。

  让还被林江鼓励似得抚摸着那褐色长发的赵欣悦,那不断吞吐着鸡巴的动作
越发激烈,并在这激烈的吞吐中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痛苦还是舒爽却又带着某种
变态的刺激与陶醉的淫糜快感,那在外人眼中清冷俏丽的脸上分明露出一种仿佛
比AV中变态痴女发情时还要淫贱堕落的痴态。

  好一阵之后,不知道是终于从那欲火灼烧中恢复了一些理智,又或者是在欲
火灼烧下越发沉沦淫堕,赵欣悦不再那么近乎疯狂的吞吐林江那硕大狰狞的鸡巴
了。

  开始在一次次的吞吐中增加了轻重缓急的变化,与深浅不一的不同刺激,快
时如同骤雨疾风,慢时却又显得婉转缠绵,让半靠在床头的林江在这不断变化的
感觉中,也情不自禁的不时发出舒爽的长吟。

  而赵欣悦却似乎依然不满足于此,就好像要迫不及待在主人面前展示出自己
最性感淫糜的妖娆一般,渐渐地赵欣悦又开始不时在一阵带着特殊韵律的吞吐下,
将林江那硕大狰狞的鸡巴彻底吐出来。

  然后让那灵活的舌头宛如小蛇般探出自己的纤薄朱唇性感的在林江硕大狰狞
遍布着一个个小疙瘩的鸡巴每一寸舔舐缠绕,不时还会去舔舐林江那垂在鸡巴下
面两颗睾丸外面的那层包裹,甚至张口夸张的将它吞入口中,让林江感受到更大
的刺激。

  同时,那宛如映照着内心情欲的发上水随着身体而凌乱舞动时,赵欣悦那暴
露在外面的那白皙细腻又带着性感弧度的饱满翘臀,也跟着她这淫糜的侍奉而被
纤细又带着惊人力量感的腰肢带动着划出一道道性感诱人的曲线。

  脸上带着愉悦浅笑,那原本十分平凡甚至不起眼的长相都仿佛因为嘴角不经
意间勾勒出的弧度,而多出了一种邪淫诡异威严的林江,陶醉的享受着赵欣悦不
遗余力的口舌侍奉,脑海中回忆着当初与赵欣悦文字语音娱乐时赵欣悦那细腻笔
锋写出的种种精致。

  不知不觉中感觉那仿佛已经不知道多么久远却又似乎镌刻在了自己大脑中永
远无法忘怀的文字语音分明与现在竟然在自己的脑海中诡异的融为了一体。

  好像此刻赵欣悦的淫糜动作,就仿佛在复刻着曾经自己与她的渴望与幻想,
而当初那文字描述的冲动与痴缠在此刻回忆起来,却又让林江仿佛听到了正在口
舌侍奉着他的赵欣悦,在动作间从心底发出的一声声最真切的倾诉。

  一种与情欲灼烧时那种躁动的暴虐完全不同的宁静与惬意,诡异的因为这种
现实与虚幻的交融从林江心底最深处升起,却又轻易地与林江内心的暴虐冲动交
融在了一起,这一刻林江不知道是自己内心的升华还是灵魂的堕落。

  只是在情欲的渴望与内心的宠爱下,将自己那带着炙热气息的手掌从赵欣悦
的长发上移开,然后沿着赵欣悦那柔嫩平滑玉背正中那条脊椎一点点下滑,最后
握住了赵欣悦那带着完美弧度的翘臀。

  接着便在自己那已经融入了爱怜宠溺却似乎有了更加强烈冲动与占有欲的欲
火下,粗鲁的揉捏着,并随着赵欣悦的侍奉与自己内心欲火的不断升腾,渐渐的
让那粗鲁揉捏着赵欣悦翘臀的手掌,开始肆无忌惮的在赵新月其他地方探索征伐。

  修长匀称的大腿,纤细紧致的腰肢,平滑白皙的小腹与玉背还有那随着身体
摇曳荡漾出性感波澜的乳房,随着身体起伏仿佛在玉背上展翅的蝴蝶骨,以及那
同样性感而敏感的腋下、锁骨、粉颈、耳垂,……一时间就好像是一个最杰出的
雕刻家在用手掌一寸寸丈量自己最杰出的雕塑,并将自己内心最深的渴望与那源
自于灵魂的占有欲都随着双手沁如其中一般。

  以至于着看似粗暴狂野的征伐,还有赵欣悦口中的喘息与呻吟,都在不经意
间随着林江的动作多了一种很难被外人理解的温柔与缠绵。

  电话对面的王薇听到了王京的话后,似乎唯恐王京后悔一般。

  就在王京说完那句话并随手挂断后不过十五分钟,QQ上再次显示出了视频通
话的申请。

  没有任何犹豫,在被赵欣悦挑逗出的更加炙热暴虐欲火支配下,直接将那条
硕大狰狞的鸡巴肏入赵欣悦淫穴内的林江,直接划开了摆在他前面的手机。

  同时腰身一沉,那硕大狰狞的鸡巴也就在这时肏入了此时仰面朝天躺在床上
一双修长笔直的玉腿也被向上折叠以至于双脚都被压在了自己头两侧的赵欣悦,
那早已经不断滴滴溢出淫水的淫穴内。

  甚至,因为林江这次动作太粗鲁,那足有鸡蛋大的龟头都在破开了赵欣悦淫
穴内一层层嫩肉阻隔后,直接洞穿了赵欣悦淫穴最深处的子宫口,重重的撞在赵
欣悦子宫壁上,并让赵欣悦平滑的小腹都出现了一个不正常的隆起。

  「啊……」

  对面才看到手机接通甚至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的王薇立刻听到了一声高亢的
呻吟。

  在其他人耳中在这声呻吟也许很凄厉痛苦,可是经验丰富的她却分明能够感
受到那里面还夹杂着某种特殊的愉悦与满足,那是女人被粗鲁开宫时才会发出的
呻吟。

  再透过手机视频中看到身材只是一般的林江双手压着赵欣悦那修长性感的美
腿,下身前后耸动间不时展示出地那条鸡巴的雄伟狰狞,让早已经空虚许久的王
薇,下意识的浑身一震,一种越发明显的骚痒与空虚感立刻从王薇那粘腻湿润的
淫穴内传入了脑海中。

  正不断用那硕大狰狞的大鸡吧一次次肏着赵欣悦下身淫穴,让赵欣悦那虽然
不知道被肏过多少次却依然紧窄的淫穴内嫩肉都不断外翻的林江这时候也看到了
全裸着站在了一片柳林中的王薇那除了一双肉色丝袜与暗红色细高跟系带小凉鞋
便再没有任何遮掩的性感妖娆娇躯。

  在赵欣悦一声声不加掩饰的呻吟中,伸手用力的在赵欣悦一对白皙细腻的乳
房上捏了一下,让赵欣悦的呻吟越发高亢,便用那因为情欲灼烧而显得有些沙哑
的嗓音随口吩咐道,「做吧。」

  「是,下贱母狗为主人行礼,跪谢主人不计前嫌原谅母狗过错。」

  就在这个临时仓促间选择的柳树林中,听着赵欣悦被林江肏着时发出的一声
声荡漾的浪叫,王薇眼中的带着羡慕与渴望恭顺的说了一声后便双膝一屈丝毫不
在意地面上满是枯枝与泥土直接跪下。

  然后王薇上身前倾,探出双手撑着地面淫荡的摇曳了一下自己纤细柳腰下带
着惊人曲线的白皙翘臀,接着眼中带着虔诚连磕了三个头,这才缓缓地站起身来。

  腰身不断地耸动间,林江依然不断地用那硕大狰狞的鸡巴一次次重重的肏着
赵欣悦的淫穴,动作虽然不快但每一次都深深地钉入赵欣悦那除了一次跟外企高
管群交时被两个黑人光临,便再没有男人可以肏入的子宫内,如同鸡蛋大的淡红
色龟头宛如小拳头一样一下下砸着赵欣悦的子宫壁,让赵欣悦感受到一种难以言
喻的酸麻与莫名的舒爽。

  看到王薇昨晚这一切后,这才一边继续粗鲁的在赵欣悦那一对还算饱满的诱
人玉乳上揉捏,一边开口道,「跪。」

  「是,下贱母狗跪谢主人再次收留。」

  才站起来的王薇听到林江的话,再次双膝大开着跪在地上,然后那沾着泥土
与一些其他污垢的双手用力的在自己那一对足有34E远比赵欣悦B奶肥大的巨乳上
揉捏了几下,让上面留下一个个乌黑的指痕,这才再次跪拜磕头三次。

  「啊……啊……主人你的好大……唔……」

  「唔……肏死母狗了……主人……唔~唔……」

  「……啊……母狗……好爽……好刺激……」

  「主人……主人好伟……唔……」

  ……

  被林江粗鲁的翻过来好像狗一样跪趴着,一边被林江粗暴的抽插着下身淫穴,
偶尔那条鸡巴还肏入了她那干涩紧窄的后庭菊花内让她感受到一种异样刺激;一
边在林江手掌压迫下,舔舐着身前那个不知道多久没清洗看上去肮脏不堪的烟灰
缸,并将里面的烟蒂吞下去的赵欣悦,不时感受到头上压迫的力道消失后,激动
地仰头发出一声声淫贱的浪叫,然后再次随着手掌的压迫卖力的舔舐着烟灰缸。

  而做着这一切的林江看着王薇站起来,一对原本白皙动人的豪乳已经满是污
垢,那放荡妖娆的俏脸也沾着泥污与枯叶,嘴角那邪淫的笑容越发分明。

  「真他妈是个肮脏下贱的母狗,穿的再好身份再高贵骨子里也掩饰不住你的
下贱淫荡。继续跪。」

  「是,主人。母狗天性就是这么下贱,谢谢主人夸奖让母狗认清自己的本性,
母狗跪谢主人,祝福主人万福金安。」

  王薇口中说着,再次跪下,这一次没有其他任何动作直接磕头三次,只是磕
头后却也没有如同之前那样立刻起来,而是大腿向前一动,整个人完全趴在了地
上,然后丝毫不在意周围的肮脏向着左边滚了三圈接着滚回去,又向右边滚三下
再重新滚回去,最后又用自己的嘴深深地亲吻了一下肮脏的地面这才缓缓站起身
来。

  如果说做这个之前王薇看上去像个淫贱风骚的婊子,那么此时的王薇浑身沾
着斑驳的污垢,甚至还有一片片枯叶,看上去无比的狼藉,不堪入目,但是那眼
底深处与嘴角上却又分明有着掩饰不住地狂喜与激动。

  看着王薇这似乎让无数纵然好色的男人看了,都会情不自禁生出厌恶与反感
情绪的狼狈肮脏身体,林江却升起了一种亲手将一个别人眼中清纯高贵的女神玷
污的变态成就感。

  一时间不由得心中豪情大放,猛的拔出肏着赵欣悦淫穴与后庭菊花的鸡巴走
到床下,然后一把抓住赵欣悦的头发让她在一声低呼中也跟着下来。

  接着便快速的在赵欣悦的行李中取出一个黑色的项圈与一对带着小铃铛的的
黑色乳夹,一边从背后重新将那硕大狰狞的鸡巴肏进赵欣悦湿润的淫穴中,一边
有些生涩的将它们戴在赵欣悦的身上,随后又将自己那还与王薇视频通话的手机
别在项圈后面的卡扣上。

  做完一切的林江,直接将左手按在了赵欣悦平滑细腻又带着紧致弹性的小腹
上,右手粗鲁的揉着赵欣悦柔嫩的玉乳,腰身耸动着下身硕大狰狞的鸡巴一次次
轮番重重的肏着赵欣悦的淫穴与屁眼,推着赵欣悦踉跄的朝着卫生间走。

  同时也对隔着手机羡慕的看着自己肏赵欣悦的王薇道,「骚屄母狗把手机对
着周围慢慢照一圈,让我看看你周围什么环境,现在我高兴赏赐你在我肏我面前
这个骚屄贱货时,可以远程辅助侍奉。」

  「谢,……谢谢主人。」

  王薇听到了林江的话不由激动地赶忙道谢,然后拿着手机缓缓地对着周围旋
转一圈,接着又恭顺的说道,「主人,您看清了吗,要不要母狗再给您拍一下。」

  「不用,我看的很清楚,你这个下贱的烂屄,真他妈淫荡,就这么一会儿就
能找到这种地方。」那硕大狰狞的鸡巴时快时慢的肏着赵欣悦的淫穴与屁眼,那
在赵欣悦小腹上的手掌不时还微微下移在赵欣悦阴蒂上揉捏,甚至将中指一点点
挤进赵欣悦那极少开发的尿道内,感受着其中更加强烈的束缚与包裹,也让赵欣
悦口中不断泄出婉转起伏呻吟的林江,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那分明有些沙哑的
嗓音对王薇说道。

  就在刚才那二十几秒的时间内,透过了手机林江已经大致看到了王薇周围的
情况。

  在她站身的地方确实是一片面积足有二三亩的柳树林,不过树林边缘的情况
却并不一般。

  最北边是一条看上去还算宽敞的大道,只是因为树林的遮掩看不太真切,只
能模糊的看到一辆奥迪车停在那里。

  最南边则是一毒长长的墙壁,通过墙壁上面的大字可以看到这是一个猪场的
侧面墙,墙壁边上是一条看上去不超过一米宽的污水沟,周围更有一些不知道谁
拉的大便与零星散落的白色物看样子似乎是用过的卫生巾。

  树林的西边是几堆小山包一样的猪粪与一些剩菜和其他的垃圾。

  看上去稍微好点的东边,则是十几个破败的小坟包,有的石碑都已经歪了,
有的因为下雨让地面塌陷露出了里面那已经烂了的棺材与隐约的白骨,甚至还有
几只腐败的死猪被随意的扔在那里。

  「母狗是Mc县卫生局副局长,今天是出来检查县里几个以养猪为生的村子里
养猪场的卫生,所以这里比较好找。」王薇听到林江的话赶紧回应道。

  「嗯?」

  林江以前只知道王薇的名字以及她是政府的公务员,却没有想到她会是自己
隔壁县卫生局的副局长,更没想到王薇会这么直白的把自己身份彻底暴露给自己。

  似乎听出了林江的诧异,才被林江那大鸡吧肏着推到了卫生间的赵欣悦,双
手撑住了自己面前那个里面泛着斑驳恶心的焦黄与深褐色污垢的马桶,剧烈喘息
几下后,勉强压下自己淫穴与屁眼内传来的宛如潮水般的快感,断断续续的说道,
「王薇说的没错,她……她就是……卫生局……副局长……她妈是……是……这
个市的……市长……凤……凤玉兰……主人……您可以……可以去网上查……」

  「主人,您不用怕我妈,只要您想以后母狗愿意让您好好调教她,她也是个
贱货,……当年母狗中学时第一次破处就是被她养的两个小白脸男秘书轮奸的,……
老骚屄就在旁边负责拍照,我爸那个淫妻癖的绿王八被他们绑在椅子上看着……
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他的种……」

  似乎害怕林江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会紧张,已经彻底被林江征服的王薇罕见的
对一个只是网调过她一阵的林江说出了那大多现实调教过她很久的男人都不知道
的隐秘。

  刚刚只是惊讶,现在缓过神来的林江在确认了王薇的身份后只是更加激动亢
奋,腰身耸动间越来越粗暴的在赵欣悦下身淫穴与紧窄干涩的后庭菊花中肏着。

  一手按着赵欣悦的头,让她那在刚才舔烟灰缸时已经沾染了一些污垢的俏脸
紧贴着马桶内壁,用力的在她朝着上面的半张脸啐了一口,然后沉声喝道,「骚
屄婊子,你这种天生就下贱的杂种,老子用的着怕这种杂种吗?骚货认清你的身
份,你在我这里就是一条最肮脏下贱的蛆虫罢了。」

  「是,……是,……主人说得对,……母狗知错了,……母狗就是条下贱的
蛆虫,跟那些屎堆和粪池子里的蛆虫一样肮脏下贱,……主人你高贵的脚只要随
便一捻……就能踩死的贱货。」

  听到林江的话,本身就带着下贱奴性的王薇,不仅没有任何恼怒与不快,反
而在这羞辱中感受到一种异样的兴奋,浑身都似乎变得越发空虚骚痒,连声回应
着,让林江脸上的笑容越发邪淫。

  随着大鸡吧近乎狂野的肏着赵欣悦,更有一声声带着水渍的抽插声与赵欣悦
大口舔舐着马桶内壁发出的吞咽声,清晰地传入王薇的耳中。

  「骚货少他妈废话。你看你这股骚屄下贱样,下面的烂屄都他妈流水了,老
子现在让你也解解渴,先给老子爬到那个粪水沟去喝两口水,告诉老子什么感觉。」

  「唔……是主人。」

  王薇这一次将手机放在了一个这几年新开发的小型遥感悬浮支架上,让手机
在这个跟小型无人拍摄飞机一般的支架上就那么悬空跟在自己前面,四肢并用的
爬到了那个水沟旁。

  这时用那硕大狰狞的鸡巴时快时慢肏着赵欣悦,让脸上带着淫糜堕落痴态的
赵欣悦一边大口的舔着肮脏腥臭马桶内壁,一边不断发出含糊呻吟,右手食指更
是不断地在左右旋转中一次次挤入赵欣悦尿道更深处,使得赵欣悦都被刺激的浑
身颤抖,诱人的娇躯不断溢出一层细密汗珠的林江也更加清楚的看到了沟里的情
况。

  整个不足一米宽的水沟里不仅流淌着深灰色的脏水,里面漂着一块块没有融
化的屎块,更有几只死老鼠与死麻雀的尸体在里面漂着。

  这种脏水不要说是给人,哪怕是野狗都未必肯喝,不过爬到了这里的王薇却
是丝毫不在意水沟旁边那不知道是不是干了的大便,还有分明用过的卫生巾,就
直接趴在了上面。

  似乎也嗅到了这里面那难闻的恶臭与腐败气味,王薇本能的皱了皱眉甚至已
经做了不止一次厕奴的她都情不自禁的干呕了一声,那虽然沾着污垢的脸上即使
看不清也可以猜到必然已经有些发白。

  但是,又深吸了几口气后,王薇却毫不犹豫的猛的一低头将大半个头都扎进
了这水沟中的污水中。

  透过悬浮的摄像机,林江可以清楚地看到几只腐烂的老鼠尸体与一块块屎块
从她头上漂过,而王薇却丝毫没有任何反应,如果不是还能在手机上听到那仿佛
迎合着身边赵欣悦舔舐马桶动作而发出的吞咽声,恐怕几乎会误以为这是一个被
谁抛在外面的女尸。

  足足半分钟,王薇猛的将头抬起来,甚至因为她激烈的动作,让这个水沟中
的污水都溅起来一大片,那淡金色的长发上还沾着几块大便。

  「咳……咳……呕……呕……咳……」

  才从污水中出来的王薇忍不住一阵咳嗽恶心,但是在她自己的压制下倒是没
有真的吐出来,只是污水冲刷而显得越发狼狈的脸上表情却越发扭曲狰狞,不过
一双带着深深情欲的眼中那神情却充斥这一种变态的亢奋与满足。

  好一会儿,王薇终于缓过来双手一撑地面跪在地上,原本只是沾着泥污与枯
叶的前半身赫然沾上了一块块恶心的大便,一滴滴淫水却更加快速的从那同样肮
脏的淫穴中溢出来,就好像是断线的珍珠一般。

  「母狗好久没有做厕奴任务,一时不适应所以特此多让自己适应了一阵,求
主人原谅。」

  「骚货,你这个杂种天生就是这种烂屄的畜生,还需要什么适应,就他妈的
矫情,把你身边的卫生巾捡几个塞你狗嘴里,直到彻底堵住,然后爬到那个坟边
上。」

  肏着赵欣悦的林江看着卫生间旁边的垃圾桶十分干净,原本想要用垃圾盖住
赵欣悦头的想法只能打消,一边有些气恼的对王薇命令道,一边随手拿起了旁边
的马桶刷子,聊胜于无的沾着马桶里的水,在赵欣悦那平滑细腻的玉背还有那随
着身体颤抖而摇曳出性感轨迹的一对饱满乳房上涂抹刷洗着。

  或许这就是天意,让第一次现实经历厕奴调教的林江身边条件不足,无法进
行更加严苛的调教,可是通过视频指挥却又能远程感受到重口调教,使得林江有
了一个更进一步适应的机会。

  甚至冥冥中的天意让林江他们即使在这个宾馆有些偏僻的角落住宿,依然有
一个俏丽窈窕的身影走到了他们房间外,然后便因为宾馆那隔音效果不太好,赵
欣悦又因为第一天见到林江心中太亢奋以至于呻吟声太激烈,而让外面的那个性
感窈窕的身影隐约间听到了虽然无法听真切具体是什么,却又在那朦胧中让人分
不清愉悦还是痛苦的呻吟。

  林江自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看到王薇听着自己的吩咐将足足四个不知
道是谁用过上面还沾着污血阴毛的卫生巾塞进嘴里,以至于两腮都撑得鼓鼓的,
这才又吩咐道,「把你旁边那个树枝塞你骚逼里夹着,不许掉下来,然后给我围
着这个树林边缘爬,我说停再停。」

  「唔……唔……」

  被彻底堵住了嘴的王薇点点头发出几声压抑含糊的呻吟,伸手将旁边那个长
约五十公分,足有婴儿手臂粗上面带着粗糙颗粒与污泥的树枝拿起来,然后左手
掰开自己下身湿润肮脏的淫穴,右手慢慢的转动树枝,在一阵压抑的呻吟中将这
个棍子捅进去了足足多一半,看着小腹上那隐约的隆起明显已经顶到了子宫壁,
这才再次爬下,四肢跪爬着围着这个小树林爬行,一边爬一边还淫荡的摇晃着自
己下贱屁股。

  甚至偶尔还会在林江的命令下做着磕头、打滚、单腿翘起,抓着粪便在身上
写字,这些淫荡下贱的动作。

  林江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些,感受着体内那宛如火山喷发的炽烈欲望,腰
身耸动着完全不讲任何技巧的肏着赵欣悦,手上粗糙的马桶刷子沾着马桶水随意
的在赵欣悦全身刷着,让赵欣悦脸上的表情不断地变化间,发出一声声越发高亢
淫荡的呻吟声。

  外面的人影那原本站立的很好的双腿就在赵欣悦一声声呻吟与林江的低吼中,
慢慢的夹在了一起,一只手不自觉得搭在了自己那一对饱满的酥胸上,另一只手
则伸进了自己的裙摆内。

  好一会儿终于在赵欣悦一声仿佛达到高潮时的高亢绵长呻吟中清醒了过来,
意识到了自己的状态后赶紧有些狼狈的踉跄离开。

  看着赵欣悦娇躯颤抖中一股股淫水宛如潮涌般泄出,林江动作丝毫没有减弱
的意思,一下下继续肏着赵欣悦,然后命令已经爬了一圈后又爬到坟边上的王薇
道,「骚货把你嘴里的卫生巾掏出一半,你屄里的木棍也可以拔出来了,然后……

  说到这里林江顿了一下,硕大狰狞的鸡巴快速的在赵欣悦屄里抽插了十几下
让赵欣悦发出一声声绵密的浪叫,也让王薇体内的欲火越发炙热后,这才稍稍放
缓了一些自己的动作,喘着粗气继续道,「给我躺倒你左手边第三个被雨灌塌了
的坟坑中那个棺材里,用旁边的腐烂猪腿自慰,一直到老老子不肏我面前这个骚
货了你才可以停。」

  「唔……」

  听到了林江的话即使久经调教的王薇也是一阵紧张与恐惧,林江这一切分明
完全不拿她当成人看,可是正因为如此王薇甚至感受到了那种比自己参加淫乱聚
会还要强烈的羞耻与亢奋。

  脸上带着恐惧与期待的神情,王薇一边听着似乎将对王薇命令想象成对自己
而陶醉在了同样恐惧与渴望幻想中的赵欣悦那越发亢奋甚至有些沙哑却越发淫糜
放荡的呻吟,一边赶紧爬到坟边上拿起那个早已经腐败上面还有着一条条恶心蛆
虫的猪腿。

  然后便在林江的命令下直接躺进了那个在半人高深坑中已经残破,里面更有
一些分明被野狗咬的残破的骷髅和泥水的棺材里。

  接着王薇动了几下身子,将那些不知道谁的骨头随意的散在自己身上,甚至
让一个头盖骨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

  下一刻双腿大开着搭在棺材壁上的王薇便握住了上面爬满蛆虫的猪腿肏进了
自己那在泥水中半隐半露的下身淫穴内。

  「哦……哦……唔……唔……」

  早已经饥渴了许久的王薇此刻根本顾不得是什么在肏自己了,甚至在这诡异
的环境下感受到了一种越发亢奋的冲动,随着那个猪腿一次次粗鲁的肏进自己粘
腻空虚的淫穴中,感受着那似乎要将自己淫穴每一个褶皱都撑开的久违胀满感,
还有一条条蛆虫在淫穴内蠕动爬行传来的异样刺激,不由得发出一声声含糊压抑
的呻吟。

  透过悬浮在空中的手机,林江甚至清楚地看到了有两个停车方便的男人在听
到了她那有些诡异的压抑呻吟后,分明尿到了一半便匆匆提起裤子跑开了。

  而完全不知道这件事的王薇则是感受着自己淫穴内的异样快感后,越来越激
烈的动作着,淫穴内的嫩肉不断地被这粗鲁的动作带出来,当然手上猪腿上面的
蛆虫与腐肉也被不断地掉入自己淫穴内,大部分随着抽插混合着淫水再次从淫穴
里流出来,少部分却被王薇兴奋地动作径直肏进了子宫内。

  游戏就这样持续着,直到林江毫无技巧的只凭蛮力粗暴抽插了赵欣悦一小时
十三分钟,王薇也自慰了四十来分钟并因为内心亢奋足足高潮了三次,林江这才
终于将一股股白浊的精液射在了赵欣悦的脸上。

  这时,浑身在这激烈动作中酸软无力的王薇也得到了命令停了下来,被允许
掏出嘴里卫生巾的她,任凭那腐烂的猪腿还在自己淫穴中插着,将自己淫穴撑出
夸张的尺度,就那么大口的喘着气,一双眼睛都有些上翻似乎随时会晕过去一般。

  「骚货把屄里的猪腿拔出来舔一遍,你可以滚了好好休息,从今以后你就是
我的母狗了,我知道你们这种人平时很闲,所以给我准备着侍奉我。」

  「是,主人。」

  王薇恭敬的应了一声后拔出自己淫穴中的猪腿,然后丝毫不在意上面的腐肉
与蛆虫就那么舔舐了一遍,这才有些艰难的从棺材里爬出来,踉跄的回到奥迪车
内,虽然全身都有种酸痛,但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变态愉悦感与满足感却也同时充
斥着身体每一处,让她眼中闪着一种异样的神采。

  「老骚屄,帮我准备下洗澡水,顺便消毒丸与抗菌药也给我准备好,今天玩
得有点大了,你得帮我好好清理一下。」

  休息了好一阵后,王薇这才缓过神来,然后直接拨打了那个标注着妈妈的手
机号,一边开车一边随口道,然后就是一阵骂声与呻吟声。

  「别又没完没了的,你也做过奴,不知道被主人玩的时候没有资格拒绝吗,
况且这个主人我打算真的全心全意认下了。」

  王薇说着沉默了一阵然后又开口道,「妈,你知道当初受你的影响,现在我
已经改不了了,他是真正虽然会玩我却也会在意我的感情不会歧视我这种烂屄的
人,我无以为报,所以……」

  电话对面听到了王薇的话后一阵沉默,许久许久以后,化成了一声意味复杂
的轻叹,「你既然不是因为性冲动而选择的,妈妈祝福你,你会怪妈妈当年的荒
唐吗?」

  「怪,当然怪,要不是你这个老婊子我怎么会这么淫荡,就连结婚前还被轮
奸了最后泼粪,他妈的婚宴上别人吃得大餐,我在卫生间吃了两个人的大便。」

  王薇毫不客气的说道,对面的女人似乎心情越发复杂,不过片刻后王薇又说
道,「不过妈妈,这种生活真他妈刺激,女儿好喜欢,谢谢妈妈让女儿遗传了你
的下贱与淫荡,现在女儿有主人了,为了你让女儿这么下贱,以后女儿要你帮着
女儿绑住那个主人,女儿不求是他的唯一只求他心中始终有女儿,他是女儿见过
唯一不会嫌弃女儿这种下贱癖好的,其他人虽然有的玩的尺度轻,好像很在乎女
儿,但是女儿可以感受到他们骨子里其实根本十分鄙夷女儿这种人。」

  听到王薇后面的话,对面的女人心中的压抑愧疚终于彻底消失,脸上露出了
已经很久没有显示的淫荡,然后笑道,「竟然有这种人,如果妈妈当年看到了一
定也不会舍得放手,等有机会让妈妈看看他要是真的你说的这么好,那么妈妈趁
着还有些年青春活力,做他的母狗伺候和你一起伺候他也没问题。」

  「那就这么说定了,老骚屄别不相信,我会让你看到他的优秀的。」

  王薇说着话,身下的汽车不断地越过一辆辆汽车,快速的朝着家中驶去,那
分明淫秽的声音即使传到了车外也被风声打散没有外人听到。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