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妈妈梳头】第二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为妈妈梳头】第二章

字数:12395

***********************************

  看了下,确实是很好的文章,虽说不一定是难得的一见的精品,但水准确实
很好。看见原译者这么多天没发第二章,担心没有后续了,正好我也看了,顺便
译了第二章。

  要发的时候发现原译者已经发了第二章,我此举显得多余了。

  既然译了,还是发出来,喜欢故事的朋友可以体会一下不同的风格。

  向原译者致歉,抱歉没有和你沟通擅自译了第二章。同时向原译者表示感谢,
谢谢你推荐这么好的故事。

***********************************

                第二章

  第二天,我并没有刻意回避妈妈。早餐和晚餐的时候,我都意味深长的看妈
妈,想通过这种方式把我们之间的私密信息传递给妈妈。可是妈妈似乎一直比较
漠然,反正我是没有收到任何提示,显示妈妈收到我暗示的隐秘信息。比如给我
一个隐秘的微笑或者哪怕是给我一撇,哪怕是我传递的隐秘信号让她感觉不舒服
而选择回避眼神也好啊。反正就是没有任何异样,妈妈还是我日常生活中熟悉的
那个妈妈。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开始时曾经担心,因为我怕妈妈生我的气,毕竟
我对妈妈用强了,但妈妈还要表现的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样爸爸才
不会有所觉察。然后我又回忆起当时给妈妈梳头是怎么收场的,那感觉简直太美
妙了。所以我又开始热切的期盼晚上能再一次给妈妈梳头。或者能像我和妈妈之
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也好啊。

  实际就像我和妈妈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从学校放学到家时,妈妈像没有
看见我回来一样。就是我对妈妈没话找话的闲聊时,才偶尔应付我一下。所以彻
底放弃期待,回自己房间了。妈妈和爸爸间的交流和平时也没什么两样,我下楼
等待晚餐的时候,妈妈同样还是和我平时下楼等待晚餐时一个样。晚餐呢,你懂
的,和平日的晚餐的场景重现。

  妈妈闲谈她白天一天是怎么过的,也问了爸爸和我的一天是怎么过的。然后,
我收拾餐桌的时候,妈妈和爸爸就去客厅了。我把餐具装入洗碗机清洗,并清理
了吧台,然后我也去客厅和妈妈爸爸一起看电视了。

  我一直暗示要给妈妈做头发,妈妈则完全忽视了我的所有暗示。我试图通过
盯着看妈妈的美腿和结实挺拔的酥胸来引起妈妈的注意,妈妈好像也好像什么都
没有注意到一样。后来我也开始失望了,就回自己的房间玩游戏,通过杀怪物来
释放自己的不满情绪。

  到底怎么了?难道昨晚的经历会是仅有的一次吗?是妈妈认为最简单的方式
就是当作昨晚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吗?我提及她的头发妈妈一点响应都没有。
虽然我没有明确的问妈妈是不是她想梳头,可是妈妈也不会领会不出我的暗示啊!
她不会不懂那么明显的暗示,这么想的话,妈妈一定是不想让我梳头了。

  敲门声吓了我一跳,我还没来得及答应一声妈妈就进来了,给我带来了一杯
热巧克力。妈妈走过来把杯子放在桌上,妈妈上手交叉着放在我的肩上,在我的
身后看我玩电脑游戏。我谢了妈妈给我带来饮料。

  「我以为你学习呢。」妈妈说,暗示如果她知道我是在打游戏的话,她什么
都不会给我带来

  「我只是试图释放一些压力。」我回答道。不过我心里暗暗想,这回答听起
来像是表达失望的情绪。这时我意识到妈妈已经换了居家服,意味着妈妈已经准
备上床休息了。妈妈的臀部靠着我的胳膊,感觉妈妈很温暖。这时妈妈的双手开
了我的肩膀,她柔嫩的手指抚摸着我颈窝里的毛发,说:「打游戏释放压力也许
有些效果吧。」

  妈妈又抚摸了我的头发一小会,然后离开我的身后,走到房门边,然后停在
门边。

  「爸爸刚刚上床。」

  妈妈转身离开了房间,可是我感觉好像妈妈还在房间里。不是那淡淡的香水
味或者其它女性用品的味道,而是妈妈的话语让我心中激荡才有的这种感觉。这
种感觉让我神经激荡,我快要不能呼吸了。爸爸上床了,妈妈并没有说晚安,她
只是告诉我爸爸上床了,而且给我送来一杯饮料,暗示我别急着喝完。

  我跳来,脱掉衣服,冲到衣柜子前,抓了一件睡衣和一条内裤。然后有找了
一件T恤衫,匆匆忙忙的赶紧穿上,转身来到门边。

  我又转身回来。太快了,我想。我最好还是先喝完热巧克力,我大步走到桌
边,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我靠,太热了,结果我把褐色的热巧克力泡沫喷的
满屏幕都是。我抓起来T恤衫的前襟,塞到嘴里,缓解一下烫的疼痛难忍的舌头。

  看见T恤衫弄脏了,我赶紧脱掉丢在地板上。我想再找一件,转念一想又改
了主意。管它呢,我就穿着这件过去。

  我又脱掉睡衣,脱掉内裤后再穿上睡衣。没有勇气哪有荣耀,这样想着,突
然又感觉信心满满了。我回到电脑桌前,慢慢喝完了热巧克力。你懂的,其实是
在没有烫着的情况下尽快喝完的。满怀信心,满怀期待,我迈着大步出了房门。

  来到父母卧室的门边,我的期待还是很强烈,但是信心丢失了一些。妈妈没
有明确的告诉我过来,爸爸要是还醒着怎么办?我的睡衣上倒是没有支起小帐篷,
新的焦虑让我有些疲软,可是在门边我还是满怀畅想和期待,一起皆有可能。我
审视一下自己。管它呢,我穿过房门,进入房间。

  房间里很暗,只听到爸爸沉重的呼吸声和不时的鼾声。妈妈在梳妆台前坐着,
背朝着我。我慢慢走上前去,在厚厚的地毯上还是很小心。妈妈抬起头,微笑着
看着我走近,深处胳膊吧梳子递给我,我拿起梳子的时候手指在抖。妈妈什么也
没说,垂下眼帘,等待着。

  我小心翼翼的用梳子梳了一下妈妈的头发,妈妈的头发有些湿,我得用力些
才能梳过浓密的头发,可是又不能太用力,免得弄疼了妈妈。我很精心的梳着妈
妈的头发,慢慢沉浸其中。我用一只手从妈妈的后背揽起头发,以免梳子挂着妈
妈的睡袍。梳子过去,一小缕一小缕分开拉直妈妈的头发。我梳着妈妈长长的头
发,没有勾住头发,不过从妈妈的后背揽开头发还是有点难度,所以梳子老是勾
住妈妈的睡袍。

  有一次这样勾住妈妈的睡袍,可能是第30次了,妈妈把双手举高到脖子擎
着头发,耸着肩,扭动着,结果睡袍从肩上滑下,堆在身体侧面的椅子上,一直
垂到妈妈身后的地板上。我继续梳头,期待勾住贴身睡袍,可是却勾不住了。可
能妈妈的睡袍是那件面料比较柔滑的。小心翼翼的,我决定把妈妈的头发从她的
后背拉开。我的指节触碰着妈妈的后背,一点一点收拢妈妈的头发,从妈妈的后
背移开。我忽然意识到妈妈的睡袍很温暖和柔软,第二次这样拉开头发证实了确
实如此。第三次拉开头发的时候,我从分开的头发中发现我的指节一直刮擦着妈
妈赤裸的的后背。

  妈妈的睡衣里面没有贴身的睡袍。我把头发从后背托开再一次梳理头发的时
候,看见妈妈裸露的后背,一直到屁股。视线从妈妈的侧面移到中间,我看见长
长一截光滑的皮肤拥出一条溪谷,再往下是一条窄窄的暗缝。哎呀妈呀,我在看
妈妈的屁屁,至少是妈妈没压在身下的部分。我的睡衣那儿第一次支起了帐篷。
我看了一眼爸爸,依旧在那里呼呼大睡。所以我的眼神又转回看那一抹妈妈的肌
肤。

  「有哪里不对吗?」妈妈温柔的声音让我回到现实。因为妈妈没有悄声说话,
我又看了一眼爸爸,担心爸爸睁开眼睛。「爸爸睡着呢。」妈妈说,「别担心!」

  我还牵着妈妈的发丝,手里的梳子还没有梳理下去。难怪妈妈要问了,因为
我正盯着妈妈的屁股沟。

  「哦,我在……哦。」

  「为我按摩头部?」妈妈帮我作答。

  「嗯,当然,嗯。」

  妈妈伸出手,我把梳子放在妈妈手里。妈妈把梳子放在梳妆台上。妈妈向后
面倚了倚身体,靠近我,然后低下头,闭上眼睛。我的大腿倚靠在妈妈背上。我
开始用手梳理妈妈的头发,轻轻刮擦妈妈的头皮。我的手指划到妈妈额头前,妈
妈没有发出声音。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很喜欢。」妈妈说。

  我指尖尽可能轻轻的划着圈,小心的划过妈妈闭着的眼帘,然后我的手指划
过妈妈的鼻翼,然后再横向轻抚妈妈的嘴唇。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妈妈呻吟着。

  我伸出另一只手,轻抚妈妈的脸颊,让我的手指滑过妈妈的下颏,来到妈妈
的脖子,轻轻爱抚馍馍的喉部。慢一点,慢一点,我暗暗提醒自己。然后我轻轻
爱抚妈妈的脖子,上上下下,再轻轻爱抚脖子的两侧,用胳膊托着妈妈的头,现
在我的手指划过了妈妈的下颏和面颊。

  妈妈的睡袍缠在腰际,所以妈妈直到腰部都是裸露的。妈妈的胸是裸着的,
所以我能清晰的看见妈妈的乳房,乳房的顶部激凸的乳头的下面是微微的凸起。
我拉着妈妈的头部,让她的头部扭向后面,我非常喜欢妈妈弯着后背缓解脊柱压
力时奶头伸出的样子。我睡衣搭起的帐篷摩擦妈妈的后颈,手部爱抚妈妈脖子时
我一直保持这个姿势。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妈妈再次呻吟着。她的头部环绕着,脖子
摩擦着我的下体,感觉真的非常好。

  这样快让我忍不住了,不过还好我没有发射。我让自己爱抚妈妈脖子的手滑
下去,滑下去,然后我的手掌划过了妈妈长长的、俏挺的乳头。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我不知道这是谁发出声音,也许我和妈妈都这样呻吟着。我爱抚妈妈的乳头,
轻轻挤压乳头。我更靠近妈妈,让妈妈坐得更直,我的鸡巴紧压着妈妈的后肩,
另一只手握住了另一个奶头,恶作剧似的手环包着并轻轻捏着这个奶头。我把妈
妈的奶头拉向镜子时,我的鸡巴都顶弯了。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我和妈妈的动作完全和谐同步。

  我的手掌前前后后蹭着妈妈的乳头,环包着一对乳头。与此同时,我的鸡巴
摩擦着妈妈的肩胛。我差不多要射了,真的。我的呼吸沉重、不规则。操,我要
发射在妈妈的脖子上了,喷到妈妈的头发上?

  忽然,妈妈身体后倾,乳头从我的手里滑脱,我则身体倾斜着,手里什么也
没有,睡裤前面支起大大的帐篷。喘着粗气,我低下头盯着妈妈。妈妈也呼吸沉
重,头垂在梳妆台上,双手抱着头的两侧。

  我有点过分了,太忘乎所以了。妈妈阻止了我的进一步动作。妈妈想让我继
续吗?我不想继续,可是我妈妈转过头时我能直面妈妈吗?我现在能假装什么也
没发生,离开妈妈吗?

  妈妈抬起头,转头看了一眼爸爸,然后身体倾向地板。妈妈向爸爸相反的方
向转过来,就像昨晚那样从座位上转过身来。她的膝盖在座位的一端,转身朝向
我坐着的一侧。我看看妈妈的头顶,妈妈的脸一直向着地板。她的膝盖现在正对
着我,而且大腿是叉开的。依然低着头,妈妈抬起胳膊神展开,紧压着我的大腿,
手交叠着,把我推向她,就像昨晚那样。我则一样像妈妈期望的那样靠向妈妈。

  我的大腿再次触碰妈妈的大腿内侧,然后继续前移,直到我的大腿接触到妈
妈的裆部。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妈妈呻吟着。

  温暖、湿湿的肉垫触碰膝盖上部的嫩肉。靠,妈妈没穿内裤!妈妈睡袍下面
是真空的!

  我的手轻柔的放在妈妈头上,抚摸妈妈的头发一直到脸侧。慢慢的,妈妈的
头转向我,但是眼神朝向正上方时,看见我睡裤上高高的帐篷时停下来。我当时
为什么没只穿内裤呢?要是我只穿了内裤,现在我的鸡巴已经钻出了内裤,能感
觉到妈妈炽热的呼吸,甚至能感受到妈妈温湿的舌头。可是现在鸡巴却卡在里面,
在睡裤上弄出这么个怪怪的帐篷。

  妈妈的头前移,我手中拢着妈妈的头发,在妈妈身体的倚靠中擎起头发。我
想把睡衣脱掉,可是又不敢主动。鸡巴挺出来,求求你挺出来。可是我的鸡巴没
有那么长。

  还好,妈妈的头一直向前移动,直到她的脸碰到了我的挺挺的帐篷,稍微调
整了一下,妈妈温湿的檀口隔着睡裤包裹了我的龟头。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尽管爸爸就在身边,可我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妈妈的嘴往前,包裹了我更多的睡裤和鸡巴时,我又发出了声音。

  妈妈轻轻闭嘴,把我的鸡巴和睡衣牢牢含在嘴里。有好几秒钟,妈妈一动不
动,然后,并没有移开头和嘴,而是像我心中期盼的那样,开始套弄我的鸡巴。
挤压、放松、挤压、放松,和我爱抚妈妈乳头的节奏同步。妈妈的胳膊环抱我的
臀部,把我拉的更近。妈妈的大腿离我的大腿盘着我的大腿,妈妈温湿的小穴开
始摩擦我的大腿下部,越来越快。

  我开始隔着睡裤把鸡巴更深的挤入妈妈的嘴里。希望能操妈妈的嘴,可是睡
裤大大限制了我的活动空间。不管了,我的鸡巴继续向前挺,妈妈则继续套弄。
我弯曲着膝盖向前挺,妈妈则继续挤压我、摩擦我的鸡巴。

  突然,妈妈的手从我的臀部滑下来,把我的睡裤扯脱了,妈妈的嘴也被从我
濡湿的帐篷上扯开。有一个短暂的空虚时刻,随后我的肉棒马上又被含住了,不
过这一次,我能感觉到妈妈的小嘴更温暖、更润湿、更柔嫩但也更有力量。妈妈
的含着我的肉棒,形成了自己的运动节奏,我的双手则同时爱抚妈妈的乳头,拉、
按、拉、按……

  噢,天呐,伴着妈妈吸吸沥沥的吮吸声,我的鸡巴在妈妈有力的小嘴中滑动。
突然,我的身体一抽,向妈妈弯下身,把妈妈的头拉向我,鸡巴在妈妈小嘴中更
快速的滑动。我的臀部筛糠一样的抖动,我高潮时射出的浓浓的精浆,在妈妈的
脸上、脖子上。

  「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

  我终于静下来。慢慢的,我臀部、大腿和胳膊上紧张的肌肉松弛下来,放开
了妈妈的头。妈妈的小嘴从我的疲软的鸡巴上离开。一离开妈妈的嘴唇,鸡巴马
上耷拉下去。妈妈的头部也松弛下来。

  「你现在回去吧,改上床睡觉了。」妈妈说。情形就像小时候妈妈吻我后道
晚安。

  我退了一步,拉起睡裤。现在才想起看看爸爸有没有觉察什么,看了爸爸一
眼。爸爸还闭着眼睛,其实确认之前我就知道我是安全的,因为爸爸还打着鼾声。
我从妈妈身边后退的时候,妈妈一动没动。我离开房间的时候,妈妈还蜷曲在那
里。

  第二天和前一天一样,妈妈表现的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松了一口气,
因为昨晚我离开妈妈房间的时候,妈妈的情绪显得很低落。现在我不想纠缠妈妈,
也没想给妈妈发出什么隐秘的信号,同样也不期待收到来自妈妈的什么隐秘信号,
我像妈妈一样表现的很自然。

  妈妈又给我端来一杯热巧克力时,我也没有心急如焚。我慢慢的喝着热巧克
力,回味妈妈离开时说的话,「你爸爸刚刚上床。」

  虽然我没有着急,可进入父母卧室的时候,妈妈还没有坐在梳妆台前。妈妈
刚刚从浴室出来,穿了一件很合身的白色袍子。质料时毛巾布或者是丝绸,看起
来面料非常柔软。腰上系着带子,不过上身一直到腰都敞着。并没有看见波涛汹
涌的镜像,因为妈妈的奶子并不大,不过这样的情形,等下我摸起来一定很便利。

  爸爸摊手摊脚躺在床上,大腿叉的很开,发出鼾声。妈妈从我和爸爸中间走
过的时候,冲着我微微一笑。我站在那儿,憧憬着今晚的梳头。我的睡裤前面已
经支起了高高的帐篷,但我并没有感到羞窘。

  「你好,米切尔。」妈妈好像很开心的样。

  「妈妈好!」我已经开始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我正要跟随妈妈到梳妆台前,可是妈妈示意我停在在原地别动。妈妈拿起梳
子,轻敲开关关了灯。卧室的门只开了一条缝,屋子此时只有从浴室逃逸出来的
微光照亮。

  我们要去楼下吗?我早已坚挺的鸡巴稍微疲软了一些。我意识到,也许这样
是为避免担心,因为这样我和妈妈就不用担心在爸爸身边玩我们俩的小游戏了。

  妈妈转过身,站在我身前,把梳子递给我。

  我坐在那儿,你站在我身后帮我梳头,这样你的姿势一定很不舒服。

  「没有,还好的,我不介意。」我回答道。不想改变我和妈妈之间的发生的
任何事。

  「不可以。」妈妈说,「我们在这儿梳头,这样你能轻松些。」

  听到妈妈说我们不用离开卧室,我很开心。我从妈妈的手上拿过梳子时,妈
妈踮着脚尖伸头在我面颊上轻轻一吻,停留了一小下,又轻轻在我唇上一吻。这
时我人生中第一次妈妈正吻在我嘴上。

  妈妈转过身,跪在地板上,面朝床尾。妈妈的手在身前忙活着,我意识到妈
妈是在把袍子从肩头推落。袍子滑到地板上,不过还挂在腰部,妈妈身体向前倾,
头伏在床边,就在爸爸叉开的双腿中间。我也跪在妈妈身后,膝盖较差过妈妈伸
展开的小腿,蹲在妈妈的美脚上方,我开始给妈妈梳头了。

  像昨晚那样,我为妈妈梳头好久。我知道妈妈袍子下面是全裸的,期待接下
来将发生的事情,这种期待本身就很受用。妈妈转身吻我之前我就在妈妈身后爱
抚妈妈的乳房。渐渐的,一边一手梳头,一边另一只手在妈妈的肌肤上滑动,先
爱抚后背,然后手在身体一侧不断的向下深入。我伸展开手指,在妈妈身前轻轻
弹击俏挺的乳头,轻抚滑动,有时候轻轻捏一下,时不时的抓握并挤压整个乳房。
从妈妈拱起的后背和发出的轻吟,我知道妈妈很喜欢我这样亲昵的爱抚。

  我想妈妈的感觉怎样,什么时候妈妈会转过身体呢?我们没有站起来,我是
不是应该站起来拉起妈妈呢?不,那样就太自私了,不能只愉悦自己。可是一直
这样跪着怎么办呢,我是不是应该用点力让妈妈的大腿和我的大腿紧贴,这样妈
妈就可以在我的大腿上摩擦小穴了。然后再拉过妈妈的头开始吻她呢?

  我在心里展示这样的情景,心里想,为什么不开始这样做呢?为什么不把我
的膝部插入妈妈的双腿间?我丢下梳子,假装要继续更多爱抚妈妈的乳房。这样
双手都解放了,我用手轻轻拨开妈妈的双腿,妈妈打开的双腿让我可以把膝部插
入妈妈的双腿中间。很快的,我的膝部向前滑,在妈妈身后嵌入她的两腿中间。
妈妈调整了一下身体,伸起腰身,把双腿打开更多一点。我则把膝部推的更深入
一些,我的膝盖刮擦到妈妈阴部的下缘了。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我听出妈妈对我的举动是什么感觉了。

  我继续爱抚妈妈的乳房,另一只手也如法炮制,爱抚妈妈的另一个被我冷落
了乳房。我一直在向内向上移我的膝部,让我的膝头轻轻磨入妈妈的小穴。我能
感觉到妈妈很喜欢我这样做,不仅仅是因为妈妈发出呻吟,还因为妈妈在向我的
膝头推挤胯部,这样妈妈的小穴,特别是小穴的前面,可以摩擦到我的大腿。

  这样磨着、擦着好久以后,妈妈发出了长长一声呻吟,这时我想,管它呢,
我的双手从妈妈的双乳滑下去,解开妈妈腰间的带子,并打开了妈妈的袍子。我
把袍子向右侧拉,袍子跌落在地毯上,现在妈妈全裸着在我身前了。

  我握着妈妈的乳房,扳妈妈的后背,向前伸我的大腿,绷紧我的肌肉,让大
腿更有力的陷入妈妈的小穴,妈妈的小穴则一上一下摩擦我的大腿。妈妈似乎很
喜欢我这样的动作,因为妈妈非常投入。妈妈放任的反应让我又开始思索,我不
想让妈妈转过身,我就想像现在这样。我把右手伸下去,滑过妈妈的美臀插入到
妈妈双腿中间,我的手指伸开,向下探索妈妈润湿的毛毛,然后顺着毛毛进入妈
妈濡湿的小穴裂缝。

  配合着妈妈含混的呻吟,我把手指插入妈妈的小屄儿。现在妈妈舒服的根本
不想拒绝我,她就希望我这样。

  去年爸爸肏过妈妈吗?有过两次?我不信,要是肏过妈妈两次,妈妈的小屄
儿不会那么急迫的夹紧我的手指。我拔出手指,手掌覆盖妈妈圆润饱满的小丘,
然后再把手指插入妈妈的肉缝,小心的坐着环形动作,妈妈的臀部也开始环转,
现在妈妈一定兴奋的不得了。

  急切的,我用那只空闲的手把我的睡裤向下扒,笨拙的抓着裤腰越过我坚硬
的鸡巴,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坚挺的鸡巴释放出来。我轻踢妈妈打开大腿
给我更多一点空间,并抬起妈妈的臀部,向前推让我的鸡巴位于妈妈腿根肉缝的
下方,然后轻轻放下妈妈,我想妈妈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别,米切尔,别!」

  可是太迟了,我的鸡巴已经开始进入妈妈湿湿的肉缝了,打开妈妈的胯部,
插入她火热的肉穴。妈妈的膝盖撞到地毯,我身体前冲,把妈妈插在我的鸡巴上,
我的鸡巴整个插入妈妈的小屄儿,而妈妈的小穴着紧紧的夹着我的鸡巴。

  妈妈并没有试图阻止我,因为她没有再说不要,而是开始响应我的动作。我
的肉棒在妈妈小穴中慢慢拔出来再慢慢插进去是,妈妈是很舒服的样子。在我撞
击着妈妈的屁股蛋快速的插入妈妈的小穴,发出的濡湿的撞击声大到可以惊醒死
人,可是爸爸居然还是沉睡着。其实我们也不在意爸爸怎么样,因为我和妈妈太
投入了,什么其它的都顾不上。我们在肏屄,身体紧密的连接着,像两只发情的
动物,妈妈向后仰着头,这个样子让我太兴奋了。

  我想一直这么操着妈妈,急切的想达到高潮射出来,同时又尽一切努力不让
自己射出来,我无法想象我的肉棒离开妈妈的身体。那种肉棒滑过妈妈肉穴起伏
不平的内壁的感觉太美妙了。失去了这么美妙的感觉我会死掉,妈妈的小穴,我
不能失去鸡巴深深插入妈妈的小屄儿时,妈妈的美臀在我胯部波涛汹涌的感觉。
我狠狠的泄了,一边用力的撞击,一边播撒我的种子,然后终于慢慢的平复下来,
不动了。

  但是我并没有把鸡巴拔出来,我和妈妈倚在一起,妈妈靠着床,我靠在妈妈
背上,喘着粗气。我靠紧妈妈的美臀,肉棒继续留在妈妈无与伦比的温暖美穴中。
等我们的呼吸终于平复,我感觉慢慢已经做好了我拔出肉棒的准备。我则又开始
运动,轻浅的插入几下,我想妈妈一定以为这是拔出肉棒前渐弱的冲刺,可是我
一直这样插入,妈妈终于明白我要干嘛了。我的鸡巴在妈妈的身体里又变硬了,
妈妈也准备好了,美穴开始夹我的肉棒,吮吸着我,用温暖的小穴夹紧我、享用
着我。

  我把妈妈从床边拉开,让妈妈转过身,把妈妈推倒在地板上。妈妈则打开双
腿,抬起胯部,打开自己迎接我的侵入。过了一会儿,我合上妈妈的双腿,拉着
妈妈跪在地板上,妈妈的头还垂在地毯上。我站起身,跨坐在妈妈身上,这样的
角度让我可以插入妈妈的最深处,进入妈妈的子宫。我们结束的时候,妈妈平躺
在地板上,双腿夹紧,我则坐在妈妈的大腿上,大鸡巴深深嵌入妈妈的美穴,我
双手扶着屁股两边,研磨着妈妈。

  我射了,然后在妈妈的身体上身体前倾,吻着妈妈,同时在妈妈耳边轻声说:
「明天继续?」

  妈妈筋疲力尽的点了点头。

  说我们明天还要这么一起做爱多好啊。可是妈妈继续假装清纯。和我玩起了
游戏。说:「我可是你的妈妈啊!」就这样玩着这个游戏,直到晚上她成了我的
女人。可是第二天并不一样,头一天我和妈妈建立这种特殊关系可没少花力气,
可是第二天我又只能接受「我可是你妈妈啊」的演出。第三天是星期六,全家人
整天都在家。

  有点不同的是我也停留在家里,而通常的周末我是和朋友们在一起厮混到吃
晚饭,然后再出去。一般来说,我起床后不到一个小时就到家了,虽然爸爸似乎
没注意到什么不同,但妈妈确实注意到了。她看起来很不安,但没有直接说什么,
而是问我为什么这个周六没有出去和朋友们厮混呢,有些朋友你们很久都没见面
了。我没有中妈妈的计谋,去费力解释为什么我这个周六要留在家里。

  后来我终于意识到,我们现在无法忽视我了。我做出的很多暗示或者向长时
间渴望的望着,她也不再生气。刚开始的时候我可不敢对妈妈这样做。似乎只要
我在身边,妈妈就感到心神不宁。不过很明显,不是那种生气或者焦虑的心神不
宁,而更像是我一直在的话,妈妈无法表现的很自然,或者说因为意识到我在身
边,然她无法集中精力。我想是我让妈妈激动了。

  从妈妈的态度中我并没有绝对的把握推测妈妈如我想的那样。从妈妈的声音
中,我非常确定的听出了妈妈有些紧张。声音中的底气不足听起来好像妈妈在屏
着呼吸,好像在小心翼翼的跨过尖利的鹅卵石的样子。

  我努力不去看妈妈,可是基本做不到。不过没有我确定没有偷偷的窥视妈妈,
或者眼神一直停留在妈妈身体上。不过我也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在妈妈身边。这
天上午的某一个时刻,爸爸离开厨房去检查浴室,我故作随意的走过去站在妈妈
身边。

  像妈妈一样望着窗外,我不经意的说,「妈妈,你今天看起来真的好美!」

  「是吗?」妈妈忧心忡忡的答道。

  「当然是真的了。」我说,「我说不出是哪里,可是你今天有点很特别!」

  我没有接触妈妈或者说其它的什么,就这么停下了对话。当我听到爸爸过来
时,我就从妈妈身边走开了,来到屋外,表示我明白这个特殊的时刻结束了,不
管是什么人,无论彼此间多么亲密或对彼此多么重要,我都无法和他一起分享这
个时刻。很难表达,不过那个寂静的时刻,似乎比昨晚我俯在妈妈身上,已经变
软的阴茎还在妈妈双腿间滴着精液的那一刻我们彼此更加亲近。那一刻我和妈妈
心有灵犀,时间虽然短暂,可这种心灵相通具体而持久。

  那天下午晚些时候,吃完午饭很久以后,我站在白天站着的位置,从后窗看
见爸爸在后院温室的边上打理园艺。妈妈悄悄进屋来到我身后,等到妈妈站在我
身边,我才意识到妈妈进来了。妈妈手拄着我俩身前的吧台,妈妈身体向我倾斜,
用她的臀部轻撞我的臀部,环起胳膊搂住我的腰,手停在我的屁股上。

  「最近爸爸特别喜欢打理后院的园艺,是吧?」

  「嗯,确实。」我附和着。我的手臂也环过妈妈的腰,停在妈妈屁股上的同
一个位置。

  「最近几年他越来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了。」妈妈说,与其说是抱怨,不如
说是不动感情的陈述一个事实。

  我把妈妈拉向我,她的头倾向我,身体也和我贴的更紧了。我吻了一下妈妈
的头顶,手滑下去,从臀部向下松松的抓住了妈妈包裹着牛仔裤的屁股蛋。我的
手指摸索着,停在空空的股沟,但是我的手掌还感受着妈妈紧实的屁股蛋。

  「我会陪你的。」我轻声说。

  妈妈的胳膊用力搂紧我,没有说话。等到爸爸离开温室朝屋子走来时,我和
妈妈心照不宣的分开了,这又是一个只属于我和妈妈的时刻。

  下午后来的时间流逝的很缓慢,晚饭时间长的也让人感到折磨。我告诉妈妈
和爸爸我要出去。妈妈看起来有点意外,我相信里面还含着一点失望。我实际上
哪儿也不去,我先前已经告诉我的朋友们我的身体不太舒服。不过我必须离开房
子。我漫无目的的开了差不多一小时的车,然后回到家。我进入一片漆黑的房子
时,还没到22点。不过我一进来就知道父母已经上床了。

  我来到楼上,看见妈妈的房间没有灯光透出来,有些失望。梳妆台的灯光也
没亮。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脑子里想着我会和妈妈玩触网游戏,决定先换好上床
的衣服再说。我不信白天我和妈妈那么默契,现在妈妈却没有等着我。赤裸着身
体,我找一件新的睡裤,可是我的衣柜里找不到新的睡裤了,我昨晚穿的那件也
找不到了,我猜一定是白天妈妈帮我洗了。我赤裸着坐在电脑前,但是马上又站
起来,已经玩腻了上网和打游戏。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逛出我的房间,穿过大厅来到妈妈的卧室,房间开了一条
缝隙,我悄声溜入房间,停下来。让我的眼睛适应黑暗,透过爸爸的鼾声想听出
是不是妈妈还没有睡。我悄声迈步上前,努力听着,结果自己的一只脚踩到了另
一只脚,下了我一跳。

  「妈妈?」我悄声叫着。

  「米切尔?」妈妈在我的前方悄声应答。

  小心翼翼的,我迈步上前,伸出手在黑暗中摸索,期待着触摸到妈妈坐在床
尾。妈妈在黑暗中等我多久了呢?为什么我我到家进入房间时妈妈没有发出一点
声音?妈妈的脚怎么伸的这么远?然后我明白了,妈妈一定在床尾的地板上等着
我。我的膝盖撞到妈妈的胸,我慢慢跪下来,可是我离床太近了,结果膝盖撞到
床垫,挂住了床垫的弹簧。

  妈妈的双手触到我的大腿,滑向我的臀部。我是去平衡,只有膝盖紧压着床
垫以免跌倒在妈妈身上。我的鸡巴接触到妈妈的面颊,刮擦着妈妈的耳朵,落在
妈妈的发丝上让我又吃了一惊。天呐,我什么都没穿,我忘了。想着道歉,我已
经准备好站直身体,妈妈的双手阻止了我。妈妈转扭转让面颊和我的身体脱离接
触,可随后又贴了上来,我感到我的龟头撞到了妈妈的面颊、下颏和嘴唇。接下
来我就湿了,鸡巴滑进妈妈的嘴里。妈妈的手抓着我的屁股,拉着我的屁股蛋,
不让我的鸡巴从嘴里离开。

  慢慢的,妈妈的头部开始前后摆动,我甚至能听到妈妈吮吸我鸡巴的声音。
我用手撑着床,让自己悬起来,很快又开始用肘撑起自己。我的臀部轻轻前后移
动,肏着妈妈的脸。我和妈妈都很迫切,妈妈的牙齿刮着我的肉棒,但我不在意
了。我越来越快肏着妈妈的面颊,我的高潮不断积累,我需要释放。这一天太长
了,我都不愿意回想,所以现在怎么都肏不够。我的臀部迅速前后摆动,那啪啪
的声音怎么会没有惊醒爸爸呢?肏,我的龟头震颤着,要高潮了,我的鸡巴深深
的插入妈妈,一股、又一股、再一股。我能听见妈妈吞咽的声音,汩汩的,好像
溺水的声音,然后再是汩汩的吞咽声。我绷紧肌肉,让我浓稠的精液喷出来,我
要灌满妈妈。

  高潮过后,我抽开身,一下子跌在地板上,还骑跨在妈妈身上,瘫在妈妈身
上,妈妈的乳头挺挺的戳着我的胸膛。妈妈咪全身赤裸,没穿任何衣服,妈妈就
是这样一直坐在床尾等我的。

  我的鸡巴压在妈妈的腹部,不自觉的就进入妈妈的身体,又插入了很多次。
我倾身脸贴着妈妈的脸,感受着妈妈潮湿的面颊。那湿润不是我的精液,是妈妈
的泪滴。

  「妈妈?」我轻声呼唤。

  「米奇尔,哦!」妈妈喃喃叫着。

  我站起身,抓着妈妈的手拉起妈妈。

  「我们继续。」我急迫的说,把妈妈拖向门边。

  「别,我不能这样!」妈妈悄声说。

  「可以的。」我悄声叫,声音很迫切。我用力拉妈妈,不过妈妈还是挣脱了
我的拉扯。

  我弯下身,可是还是抓不到妈妈的手。倒是抓着了妈妈的脚,于是我顺势抓
住妈妈的脚踝。抬起妈妈的大腿,我让妈妈躺在地毯上。从我房间射出的光线穿
过客厅,昏昏光线映出妈妈的优美的曲线,在妈妈下体的沟谷投下阴影。我像原
始人那样把妈妈拖向我的房间时,妈妈的的眼神盯着我,闪着褐色光泽的柔发拖
在地板上。妈妈没有反抗,没发出声音,也没有挣扎。

  我把妈妈拖进我的房间,丢开妈妈的脚踝,让妈妈的噗龙一声跌落在地板上,
我关上房门,开始欣赏我的战利品。然后跪在妈妈的双腿间,抬起妈妈的膝盖,
向后朝妈妈的胸部挤压妈妈的双腿。我从蹲着的姿势起身,把我的阴茎挤入妈妈
的肉缝,稍稍起身,让我的姿势更舒服些,一声呻吟,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园。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第一深入的进入妈妈就让妈妈发出了呻吟。

  我调整站姿时下体还深深的埋在妈妈的身体重。更加向后面压迫妈妈的身体,
我开始肏妈妈,眼神与妈妈对视着,差不多吧妈妈的膝盖压到妈妈的胸部了,手
里还紧紧抓着妈妈的乳房。我没胡闹,也没有改变肏妈妈的节奏假装卡哇伊,我
只是用力肏着妈妈,一点都没着急。肉棒在妈妈的嘴里让我没有那么急迫了。我
就喜欢这样用力深深的肏着妈妈。肏着时我一直盯着妈妈,妈妈也没有躲闪眼神。
我就喜欢这样肏着妈妈,妈妈动不了,只能让我这样深深的插入。可是妈妈却在
脱身远离我的身体,挣扎着,可是结果却是我的大鸡巴狂乱的顶入妈妈的身体。
在我们的呻吟声中,妈妈的眼神似乎想让我减缓节奏。我的精液喷射入妈妈无助
的身体,妈妈的双脚却急切的攀住我,把我拉得更近,甚至妈妈的足端压进我的
肩窝。

  好久以后,我的鸡巴从妈妈的小穴脱出,我白色的精浆拉出一条亮丝,我扶
着妈妈站起来。一切尽在不言中,妈妈转身要回自己的房间。可是我又拉回了妈
妈,紧紧把妈妈抱在怀里。我的头离开妈妈的头,吻在一起。先吻妈妈的香唇,
然后嘴唇摩擦一下,然后又是深吻,我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这一吻让我和妈妈
呼吸变得急促。妈妈又想推开我跑掉,可是我们的手拉扯着。随着我和妈妈身体
之间的距离变大,我和妈妈挣扎着抓住彼此。在最后我们双手要分开的一瞬,我
又把妈妈拉向自己。

  妈妈转身钻入我的怀抱,期待着另一个长吻,但我推着妈妈转过身体,把妈
妈推向我的床。妈妈终于意识到我想干嘛,挣扎着。可是最终我还是推倒妈妈趴
在我的床上,膝盖和美足垂在床边。妈妈努力想站起来,可是我用手压着妈妈的
背,同时用我的双腿分开妈妈的双腿,妈妈怔住了。

  我花了几分钟整理妈妈的头发,让妈妈的发丝均匀的铺满妈妈的后背,没有
一丝缠绕。我这样做时,妈妈耐心的期待着,似乎我的动作让妈妈很舒服,似乎
从我的眼神中读出自己的头发如此的秀美。

  硬的肉棒接近了妈妈腿根的交叉处,在找寻着妈妈发出强烈馨香的肉穴。慢
慢的,我的肉棒完全进入了妈妈的身体,妈妈的双臂展开,双手抓着床垫的另一
端,我向妈妈倾身,我们的头靠在一起。

  「我喜欢这样在你身体里。」我轻声说。

  「那就干我!」妈妈说着向后撅起屁股,夹紧我的鸡巴。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