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轨者】 (第二十五章:煎熬)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活色人
2020年/2月/2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714

             第二十五章:煎熬

  下午三点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射入病房,窗外还有知了的声音烦躁的叫着,
夏末下午三点多的温度还是非常的炎热。

  不过这病房里空调很足,付萧媚的床上因为有隔帘的关系,光线并不是很亮,
但是她那撅起的雪白屁股仿佛可以晃人眼球。

  这时候付萧媚整个头用被单包着,双手反身在后背,手掌张开掰着两片白腻
腻的臀瓣,细长的手指都埋陷进绵软的臀肉中。

  两条长而圆润的大白腿叉开崩的笔直,腰部则下踏形成一个惊人的曲线,上
半身趴在床上,重量全靠胸部和肩膀支撑。

  由于腰部下踏的弧度实在太过惊人,本挂在腰窝的裙摆都向着胸部倒向滑落,
露出一小节同样雪白无比的细腰,没有一丝近四十女人的臃肿,比之年轻女孩少
了一些单薄,多了一缕性感。

  可惜裙子腰身是缩进的设计,滑了一小段,露出圆润的肚脐眼后就再也不再
下滑。

  这时候不管付萧媚或者关尔煌都没空去理会这些。

  付萧媚只觉得蜜道里痒的不可收拾,她只想要把那拐棍把手的大头给吞吃进
去,好能够挠到那抓心般的瘙痒。

  而关尔煌则是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不让自己发出异样的气息。

  哪怕他定力再惊人,这时候面对着这个从小待她如子,又诱人无比的熟妇,
对他来说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里都是无比巨大的冲击。

  眼看马上可以占有眼前这个女人,哪怕对方只是把他当成工具,他也快激动
的不能自己。

  付萧媚这时候已经把自己臀瓣掰开到了极限,连那粉红色的肛门都被掰的张
开一个小口。

  感觉到整个把手那大的胀死个人的大头已经被自己两片肿胀的白嫩鲍鱼含住,
她咬紧牙关就要把腰部狠狠后顶。

  突然!

  「砰砰砰…砰砰砰…」

  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把房间里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付萧媚是整个人都楞住了,关尔煌却比她反应迅速多了,他用异能影响付萧
媚,然后迅速退开,把那拐棍移到付萧媚身后轻轻抵着,自己则迅速敏捷的回到
隔帘另一边,上床躺好,这才用异能提醒付萧媚,让她回过神来。

  付萧媚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她像是受惊吓的兔子般跳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整
理着凌乱的裙子。

  这时候她根本没注意到刚才那巨大的把手头部怎么会自己离开,她慌乱的用
手指头梳理着头发,一边迅速的把那羞人的拐棍从那卡着的地方拔出来放到一边。

  这时候门外又响起砰砰砰的拍门声,还有楚欣悦的喊声:

  「妈,快来开门!」

  付萧媚看了眼还铺在床上的内裤,根本来不及穿,把内裤一把塞到枕头底下,
再把被单一抖盖住凌乱的床单。

  她刚想转头去开门,忽然又回头极速抽了好几张的面巾纸,脸色酡红的在那
拐棍的把手头上胡乱擦拭了几下。

  只是把手头好像干的特别快,就这么一会,上面好像都没什么水了,而自己
胯下还是湿漉漉,黏糊糊的。

  不过付萧媚这时候也顾不得整理自己了,外面又传来季彤的喊开门的声音,
赶忙回道:

  「来了!」

  付萧媚打开门后,楚欣悦一下就串了进来,刚想囔囔,可看着关尔煌拉着的
床帘,顿时安静,连走路都有点蹑手蹑脚,生怕吵到关尔煌。

  「大白天的,锁什么门呀!」

  跟在身后的季彤埋怨了一小句,可本是无心的一句话,听到付萧媚耳朵里就
像是心里的秘密被发现一样,耳根子都红了,楞在那里。

  躺在床上的关尔煌不能见死不救,再这样下去,她那精明的老妈绝对会发现
不对劲的地方,何况付萧媚现在裙子里还是真空,内裤还好说,那胸罩没穿一眼
可就看出来了。

  他赶紧发动异能同时连上两个美妇,加个青春美少女。

  付萧媚本没什么急智,这时候得关尔煌异能相助就像有人教她说话一般,心
里也慢慢平静下来道:

  「关关睡着了,彤姐你小声点,我刚怕吵到关关,就把门锁了。

  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早。」

  付萧媚虽然得关尔煌相助,说话利索了起来,可那份情欲春潮被打断的失落
和难受不是说散就散的。

  季彤虽然被关尔煌影响,但是眼睛看见的东西却不会改变,何况她本就是个
厉害女人,她一眼就看道付萧媚胸前那在衣服里乱晃乳球,眉头微微一皱,压低
声音道:

  「你怎么把胸衣也脱了,在医院睡午觉还那么讲究。」

  季彤以为付萧媚是因为睡午觉不舒服才脱的胸罩,只觉得这妹妹太过娇惯,
没怎么出过门,倒没往其他方面想。

  她不知道这都是关尔煌一个人给安的想法,也亏得关尔煌冷静,短时间内想
出能合乎逻辑的理由,再利用异能影响潜意识。

  付萧媚脸上一红,喃喃道:

  「我把关关隔帘拉上,又锁着门,有什么关系,谁知道你们来这么急。」

  说完她转身从被单里摸出胸罩,跑进卫生间,那放在枕头底下的内裤她是无
论如何不敢去拿的。

  胸罩还可以说睡觉不舒服脱了,那内裤也脱了就不合理了。

  楚欣悦早就蹑手蹑脚跑进关尔煌帘子里,静静做在凳子上,心疼的摸着关尔
煌打上石膏的手臂。

  关尔煌装着才睡醒过来的样子,慢慢睁开眼睛,柔声道:

  「丫丫来啦,小姨那边怎么样了。」

  楚欣悦见关尔煌醒来,赶紧起身拉开隔帘,边回道:

  「关关哥哥,你就安心养伤吧,小姨好得很,黄阿姨说她比一般正常生产的
孕妇都恢复的好得多。」

  这时季彤也走到床边道:

  「你这孩子,别想那么多了,我们都来了,你就安心养伤,其他事不用你抄
心了。」

  说着把手上提着的保温盒放在床头,宠溺道:

  「妈给你做了你爱吃的黄豆闷猪蹄,等下给你当晚饭。」

  关尔煌想到妈妈回去才几个小时,还做了费时的黄豆闷猪蹄,看来根本就没
休息,心里升起浓浓的暖意,嘴里埋怨道:

  「妈,让你回去休息,你弄这些干嘛!」

  季彤见儿子看似埋怨,实则关心,心里也很受用,笑道:

  「妈不累,妈还年轻的很,这点算什么,只是你从小就苦,现在又受伤…

  …」

  说着说着,季彤眼睛又有点红起来。

  她本来不是这样容易受情绪感染的人,但是面对自己儿子,她总有点忍不住。

  明知道儿子这次事情做的漂亮,可以说救了两个家庭,还是自己关系最好的
两个家庭,但是,心里的那股子心疼是实实在在的。

  关尔煌这时候见穿帮的危机度过,他也收了异能。

  虽然异能现在消耗少了很多,可也经不起长时间连接,另一个再不收,他怕
被母亲那浓浓的宠溺心理给影响到自己情绪了。

  他拉着季彤的手,让她坐在床边,安慰道:

  「妈,我真没事,等下你们都回去休息,我恢复的很好,真没事啦!」

  「不行,晚上我一定要留下来。」

  季彤这一声坚定无比,自然有股说一不二的气势。

  关尔煌见季彤这样子,就知道自己晚上想要继续刚才被打断的美事落空了。

  他很了解季彤,这个样子的季彤哪怕用异能也很难影响到她,下午之所以肯
回去,很可能她就是存了回去给自己做好吃的念头,

  而用下午同样的方法对付心智意志较柔弱的付萧媚还可以,对付精明坚强的
季彤还是算了吧,何况关尔煌也不敢对自己亲生母亲有非分之想。

  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人要嘛对关尔煌言听计从,要嘛呵护有加,让关尔煌犹
如深陷蜜中。

  付萧媚虽然刚才羞耻的事情差点被发现,但到卫生间整理收拾了一番后,出
来已经恢复了常态,只是那揉成一团的内裤塞在枕头底下无法收回,让她有点不
安。

  几人说说笑笑,时间飞快,楚欣悦聊了一会后回去照顾付萧然。

  季彤和付萧媚一起和关尔煌吃了晚饭后,季彤就让付萧媚回去休息。

  可付萧媚内裤还在枕头底下,哪里肯走,反而一再让季彤回家。

  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哪怕关尔煌异能影响,也改变不了她们的决定。

  还好这种病房本身床也相对比较大一些,两人一起倒也能睡,这样也有个伴,
到后面反倒都不走了。

  中间关尔煌起来上了个卫生间,虽然是由季彤搀扶着去的,也没出现那种帮
他掏棒尿尿的好事。

  虽然关尔煌如果利用异能也许能够办到,但是对于自己母亲他还是有点心虚,
如果只是付萧媚在,他也许毫不犹豫就用了,还要挑逗一番。

  付萧媚也终于乘着这个机会,穿回了自己的小内裤。

  一连五天,两女同进同出,让关尔煌再没什么机会挑弄付萧媚。

  这天付萧然由于恢复良好,也从产房转了过来,关尔煌也可以自由下地,除
了手臂吊着,在没其他问题。

  如果不是季彤坚持,他都想出院了。

  季彤见两人转到同个病房,留下楚欣悦这丫头陪同,她约上付萧媚出去买衣
服去了。

  五天时间,除了内衣裤在超市买了换洗的,身上衣服都没换过,这对于女人
来说是无法忍受的。

  何况本身还是两个生活非常精致的女人,如果不是因为两女人都对关尔煌极
度关心,否则一天她们都忍受不了。

  见两女出门,关尔煌长长吐了口气,这五天对他来说即是享受,又是煎熬,
两女都是他内心迷恋的人,对于他可以说诱惑无处不在。

  可亲生母亲的这道心里防线,从他十岁起就慢慢成为他的魔障,他之所以十
岁后和季彤保持距离,并不是不想和季彤亲近,而是每次亲近,正直青春期发育
的他都会起生理反应。

  这让当时还小的他非常害怕和羞耻,只是慢慢长大后才知道这是种恋母情结,
可这也一直束缚着他。

  直到异能觉醒,通过这几天和季彤的相处,哪怕没异能他也能感受到妈妈那
毫无保留的宠溺和愧疚,让他心里再不忍去疏远季彤。

  「关关!」

  付萧然的一声叫唤,打断了关尔煌的思考。

  「啊,然姨,怎么啦!」

  关尔煌转头看向付萧然,付萧然半卧床上,同样穿着病号服,脸色微微有些
苍白,头发由于没有打理,蓬松的扎着,还有点歪,几缕发丝还挂在那绝美的脸
颊上。

  虽然没有任何打扮,但凭着天生丽质,更有种病美人的感觉,哪怕和付萧媚
长的几乎一样,可气质完全不同。

  「然姨还没当面谢谢你呢,虽然说大恩不言谢,可这次如果没有你,后果真
的不敢想象。」

  「然姨,你别这么说,媚姨从小带大我的,丫丫又是我青梅竹马,她小姨就
是我小姨,你就别再说谢谢了,不然我该不好意思了。」

  关尔煌还是一副腼腆样子,虽然付萧然刚生完孩子,暂时没机会一亲芳泽,
但不影响关尔煌先打好基础。

  付萧然看着这个男孩,心里无比复杂,她到现在也没办法确认自己到底有没
有失身给他。

  但是她自己知道,那天晚上如果没有黄芸在,不管之前有没有,那天晚上自
己不见得能忍得住。

  这次得他相救,让她心里触动不小,特别是当时那口鲜红的血液喷在她胸口
时,让她异常的心痛。

  如果说她原来对关尔煌有好感仅仅只是因为楚欣悦喜欢他,现在就是对关尔
煌本人有着浓浓的亲近。

  「小姨,关关哥哥,你们两别谢来谢去了,现在两人都没事,有惊无险!」

  楚欣悦说完,给一人一根香蕉,像只快乐的小鸟。

  楚欣悦天性乐观,人虽然长的精致,却实实在在是个粗线条的女孩。

  付萧然也不是个扭捏的人,不仅人精明,还带点江湖气,不然也不会十八岁
就和李立私奔。

  孩子由于早产还在暖箱,付萧然现在倒也没什么事,和关尔煌,楚欣悦两人
聊着家常,时不时还问问关尔煌以前的一些情况。

  关尔煌有异能在身,又特意的讨好两女,两女聊的可以说舒心无比。

  只是苦了关尔煌。

  付萧然身子虽然半卧,可胸前鼓鼓的,犹如两个巨大的蒙古包。仔细看的话,
病号服上还有两个凸点,明显里面没有穿内衣,偶尔扣子间隙还露出一点雪白的
乳肉。

  关尔煌这几天和季彤,付萧媚同睡一屋,本就强忍着欲望,这时候又见到这
个同样诱人的初产妇,让他心里有股烦躁的欲望升腾。

  付萧然可能得益于关尔煌那结合了异能的生命精华影响,虽然受了撞击导致
早产,可对身体并没显著影响,反而因为生育完后,身体一些浮肿消退,整个人
更加的神采照人。

  只是由于几天没有打理妆容,看起来像是那种刚睡醒时的慵懒,再加上那被
乳汁充盈鼓涨涨的胸脯,对关尔煌的吸引更是几何倍数的增加。

  只是两人虽然同房,一个付萧然还在产褥期,关尔煌虽然色心很大,可前提
是不会伤害到对方。

  「关关哥哥,你想什么呢,眼睛像是要吃人一般,你别吓我。」

  关尔煌不知不觉露出的神态被坐身前的楚欣悦看着个正着。

  不管多小的女孩,可能对男人的直觉都是灵敏无比的。

  关尔煌心里一惊,知道自己有点被欲望冲昏了头脑,不知不觉神态的变化引
起小妮子的注意。

  他赶紧一正神,装作恍惚道: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脑子有点昏沉沉的,现在好了。」

  他无心一句推脱的话倒让楚欣悦和付萧然都紧张起来。

  付萧然急忙撑起一只手探头急道:

  「关关,你赶紧躺下休息,丫丫去把医生找来。」

  付萧然浑然没发现,由于支起身子,胸前露出大片雪白,病号服扣子本就松
弛,她这一动,胸前松开一颗扣子,把两颗硕大饱满的乳房大半都漏了出来,摇
摇晃晃,葡萄搬的乳头更是若隐若现。

  楚欣悦听了付萧然的话,急忙出去叫医生,没注意到,反而被转头的关尔煌
看了个正着。

  关尔煌本想马上回避,可念头一转,异能发动,反而装出一副痴傻的模样盯
着付萧然那胸前咋现的春光。

  付萧然刚要再催促关尔煌躺下,一看关尔煌一副色魂授予的神情,低头一看,
顿时羞的满脸通红,赶紧拉紧衣服,还把被单往上拉了拉。

  「看哪呢,尽不学好!」

  付萧然嘴巴虽然低声斥责,心里却没什么责怪他的想法,不要说关尔煌这种
涉世未深的小男生,就是经历丰富的成熟男人,又有几个经受得了这种诱惑。

  付萧然只觉得脸颊滚烫,有点不敢看关尔煌的脸,可两张床就那么近,她靠
床上后自然目光就落在关尔煌那被单下被支起的高高帐篷上。

  「然…然姨,我不是故意的,我…我…」

  关尔煌似乎根本没发现自己下身的丑态,支支吾吾的想解释什么。

  付萧然怕他越描越黑,忙道:

  「好了,别说了,不怪你,丫丫马上就叫医生来了。」

  付萧然说完这话脸上更烫,感觉好像和关尔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可她心里不仅不尴尬,反而觉得和关尔煌暧昧了一分,更加的亲近。

  两人这种莫名的氛围并没持续太久,楚欣悦就带着一个大约五十来岁的秃顶
男医生进来,意外的是黄芸竟然也在。

  很快秃顶医生检查一番后,说道:

  「小伙子身体很好,之前说的脑震荡也只是轻微的,只要这几天好好休息,
应该问题不大,如果这两天有失眠睡不着,我这边给你开点药备着,主要是帮助
你休息。」

  秃顶医生眼神像是不经意的瞄了眼躺床上的付萧然,又转到青春靓丽的楚欣
悦,眼里透露出一股艳羡的神色,似乎不想关尔煌太过谐意,接着道:

  「只是手臂虽然只是骨裂,没个一两个月不好完全恢复,俗话说伤筋动骨一
百天,小伙子还是要注意,没事多睡觉,有助恢复。」

  说完,眼神又不经意般在付萧然身上转了一圈,这才离开。

  付萧然这才招呼黄芸坐到她身边来,关尔煌也老老实实的叫了声「芸姨」。

  黄芸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妩媚动人,她身上有股特别气质,一眸一笑都特
别勾人!

  黄芸隐晦的瞄了一眼关尔煌下身被单处,那里虽然已经消退不少,可依旧很
突出。

  她笑吟吟的走到付萧然和关尔煌床铺之间,侧身坐在付萧然床沿,两条肉丝
长腿腿自然的翘起来。

  黄芸就穿着件简单白大褂,外面看不出有任何其他衣物,很可能里面除了内
衣什么都没有。

  白大褂很合身,黄芸一坐下就把丰腴的身躯线条都勾勒出来,穿着肉色丝袜
的两条白嫩双腿正对着关尔煌,开合之间仿佛直达那紧紧闭合的根部。

  这让关尔煌有种在欲火中焚烧的感觉,他感觉自己异能越强,对异性的需求
也越发的强烈起来,虽然这种需求仅仅表现在身体的欲望上,不会影响他的理智,
可这也让他无比难受了!

 关尔煌望着眼前两个各具风情的熟妇和自己家看得暂时还无法下嘴的小女朋

  友,心里极度不平衡,看着黄芸在那挥洒自如的释放自己的魅力,关尔煌偷
偷发动了异能。

  黄芸和付萧然聊了几句家常后,用它那独特的烟沙嗓子转头对关尔煌道:

  「关小子,上次喝了酒后有没好睡一点,第二天起来有没不舒服。」

  付萧然一听黄芸提起上次关尔煌醉酒的事,脸上表情一下变的极度不自然。

  她虽然和李立这些年商海沉浮,也算见多识广,但是一直都非常洁身自好,
和黄芸在这方面真的不是一个级别。

  黄芸虽然说不上荡妇,可对性事上追求及时行乐,上次的事对付萧然是一种
压力,对黄芸却是一次难得的体验,如果不是顾虑关尔煌与付萧然间的关系,早
下手勾引了。

  这会,说的人没啥感觉,一边听的付萧然倒紧张的要死。

  关尔煌当时可是醉酒状态,就更不能有什么异样了,他装作一副感激不已的
表情道:

  「这个还没谢谢芸姨,那天是我长大后睡的最舒服的一次了,第二天起来觉
得压力得到了巨大的释放一样,神清气爽。」

  黄芸听到关尔煌说话,特别是「舒服」「巨大」「释放」这些词,没来由身
体一热,脑海里瞬间浮现出关尔煌那根绝无仅有的巨大肉棒。

  目光忍不住转向关尔煌裆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黄芸感觉那被单又被撑起
了几分。

  她眼神微动,对关尔煌道:

  「你本来睡眠质量不好,这几天又需要好好休息,如果睡不着,你也别听刚
才那老色鬼的,吃什么安眠药,睡前喝点酒就好了。」

  付萧然听黄芸说的不正经,拍了她一下,嗔道:

  「都是孩子呢,讲话注意点。」

  楚欣悦在有外人在的时候一向都很安静,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有继续坐在窗
下的沙发床上玩起手机。

  黄芸被付萧然拍了一下,也不介意,咯咯笑道:

  「我说真的,安眠药一般有成瘾性,关关现在也没在用其他药,少量的酒如
果能帮助他入睡,比吃安眠药好。」

  付萧然翻了个好看的白眼,拿黄芸有点没办法,道:

  「我又不是说这个,算了算了,你背后诋毁别人,让人听到看你怎么办。」

  付萧然只是觉得黄芸背后说人老色鬼,还是当着两孩子面说的,不大好,倒
不是反对黄芸说的用酒代替安眠药。

  经过那天晚上,她清楚知道,关尔煌喝了酒后,那效果可能比安眠药还来得
好。

  黄芸可不管这些,她老公是副院长,大家多少都会卖她点面子,再加上她本
身也不是省油的灯,继续道:

  「你没看那老色鬼刚才看你那眼神,仿佛…啊…你捏我干嘛?」

  黄芸话刚说了一半,就被付萧然伸出的二指禅强制打断。

  「别说了,你忙你的去吧!」

  付萧然怕黄芸又说出些什么惊人的语言,赶紧想要赶人。

  黄芸装作委屈道:

  「我好心特意赶过来给你做检查,你不领情就算了,还虐待我。」

  本来一个性感妩媚的熟妇,这一装委屈,配上那特有烟沙嗓子,别有一番风
情!

  付萧然这才想起,她这几天几乎每天都要做一次产科检查,只是她看了看隔
床的关尔煌,有点不好意思。

  「芸姐,在这检查吗?」

  黄芸看付萧然那样子,明知道她想什么,却故意道:

  「不在这检查,去哪检查呀,赶紧的,把裤子脱了,你们都是一家人,有什
么关系。」

  付萧然被黄芸直接的话说的面红耳赤,她在这个对她有大恩的闺蜜面前,就
像刚来东湖时候的小姑娘似的。

  黄芸也知道不能玩笑过分,怕付萧然恼羞成怒,站起那略带丰腴的身躯,刷
的一声把中间的帘子拉上,忍不住笑道:

  「有帘子的,我的傻妹妹。」

  付萧然这才反应过来又被黄芸取笑了,只是虽隔着帘子,声音还是能传递的,
她也没心思打闹,白了黄芸一眼,就在被子里把自己的一条裤腿脱下来。

  这个动作这几天她做了很多遍了,很是熟练,只是今天隔壁还有个小男生在,
虽然隔着帘子,还是让她有点异样,脱了裤子后,屈起双腿,楞是不好意思掀开
被子。

  黄芸心里好笑,你们两都差点成就好事了,还有什么可害羞的,她走到床尾,
把被子一掀,故意用了点力气,直接就把付萧然的头给盖住了。

  付萧然只感觉眼前一黑,正要把被子掀开,转念一想,盖着被子也好,省得
害羞,还要被黄芸取笑,于是她也就顺其自然不动了。

  黄芸看着付萧然一条白生生的大腿,依旧光滑紧致,另一条大腿挂着医院的
条纹裤子,虽然刚生了孩子,略显丰满,可诱惑力一点不减。

  她一只手把付萧然屈起的大腿的掰的大大张开,另一只手却偷偷把帘子拉开
一些,她刚才拉帘子的时候本来就没拉紧,这会再拉开一些,就只遮住一半了。

  不过她虽然有心要勾起关尔煌的色心,正常工作却也没拉下,她带起手套,
把付萧然垫的加厚卫生巾打开,认真检查起来。

  只是她检查的时候,故意把那浑圆丰满的臀部对着关尔煌,再加上人趴了下
去,白大褂后摆上提,加上有开叉,让她一双丝袜嫩腿就在关尔煌眼前,只要稍
微趴下,甚至能看见三角区域。

  这一切当然和关尔煌异能影响有关,他的异能对于不同性格的人作用各不相
同,现在这种情况如果用在付萧媚身上,打死付萧媚估计都不敢做出这样的事。

  同样对付付萧媚用拐杖头的那招,如果用在黄芸身上,那估计也有很大可能
穿帮。

  关尔煌眼睛一会盯着黄芸那白大褂下的两条白嫩光滑的丝袜长腿,一会又转
向床上付萧然支起那雪白丰满的大白腿。

  可惜的是由于角度问题,他根本看不见付萧然的神秘地带,只是隐隐看见半
片白嫩嫩的屁股肉。

  黄芸扭着屁股检查了一会,惊讶道:

  「小然,你这恢复的也太好了吧,这才一周不到,你恶露已经几乎没有了,
再加上你早产,孩子较小,也没受什么伤,感觉和产前都没啥区别了。」

  黄芸说着话,似乎还有点不敢相信,把付萧然两腿掰的更大一点,把两片蝴
蝶样的大阴唇充分暴露后,用食指和拇指按住两边分开,另只手食指和中指并起,
在阴道口轻柔的抚摸着,像是检查,又像挑逗。

  付萧然本来就被黄芸大声囔囔羞的无地自容,这时候被她这么一按一模,喉
咙更是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只是这时候她感觉自己说什么好像都不对,反而更加尴尬,干脆不出声,只
希望黄芸赶紧检查完毕。

  「小然,你这情况真的很特殊,我以前哪怕二胎恢复很快的也要十几二十天
的,哪像你才一周就几乎和正常没什么区别了,真的从没见过,我得好好检查检
查。」

  黄芸又转头很自然对楚欣悦说道:

  「欣悦,你去妇产科找护士长阿姨,去向她要一套妇科检查工具,就说我要。」

  「好的!」

  楚欣悦妇产科陪床好几天,加上和黄芸关系,那边也熟,蹦蹦跳跳的跑去了。

  黄芸等楚欣悦离开后,跟去把房门反锁,这才悠悠走回来,回来时候还瞅着
手足无措的关尔煌眨了眨眼,把关尔煌弄得赶紧低头不敢看她,这才略带得意的
重新回到床边。

  「小然,我现在可能要稍微深入检查一下,如果痛就要立刻告诉我,知道吗?」

  黄芸虽然受关尔煌异能影响,趁着检查故意去挑逗关尔煌,但是付萧然的情
况,她倒是没有说假话。

  她不知道付萧然怀孕期间受关尔煌结合异能的生命精华滋养,特别那一次还
是关尔煌第一次把异能用在他那根凶器上。

  包括他自己本人到现在都不知道当时他的肉棒起了不小的变化。

  可能也正是因为第一次,付萧然得到的好处远远大出想象,才造成这次早产
不仅小女婴没什么事,付萧然产后的恢复速度也快的无以复加。

  付萧然听黄芸语气并不是开玩笑,她这两天也感觉自己似乎恢复的特别快,
现在听黄芸这样说,她也怕有什么万一,所以付萧然强忍着羞意,嘴里发出一声:

  「嗯…」

  黄芸重新打开付萧然浑圆雪白的大腿,手指熟练的抚摸着付萧然的外阴敏感
地带,时不时还揉两下那渐渐肿大起来的阴蒂。

  只一会,那带着按摩手套的手指就被涂抹的水淋淋的,顺滑无比。

  黄芸挑逗付萧然的同时还不忘观察淫水状态,只见流出的淫汁清澈,黏腻,
并无一丝血色,与异味,这让她内心更加确认付萧然已经恢复完全。

  黄芸用她那细长的中指揉搓着阴蒂,画着圈圈,直到手指和阴蒂接触的部位
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后,她才慢慢向下,另一只手剥开肥厚的大阴唇,慢慢的沿
着洞口插了进去。

  「嗯哈……」

  付萧然在被单下实在忍耐不住身体的快感,发出一声闷哼,随即反应过来,
赶紧用手捂住嘴巴。

  黄芸从她的身体反应已经知道付萧然情欲已经被挑逗起来,却装作关心道:

  「小然,你痛吗?」

  付萧然知道这种问题不能胡说,只能摇头道:

  「不痛。」

  「那有感觉吗?会不会一点感觉没有?」

  付萧然被黄芸问的她实在回答不出口,只能道:

  「芸姐,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黄芸也知道不能把付萧然惹懊恼了,就嘴角挂着微笑道:

  「那你痛一定要告诉我,别到时候落下什么病根就不好了。」

  其实以黄芸的经验她这时候几乎可以确定付萧然已经恢复,要不也不会这样
对她,后面那句话纯粹就是吓她的了。

  她边说,边拔出细长的中指,等再次插入时,已经把食指也加了进去。

  付萧然这次虽然没有发出声响,但从她大腿根部的颤抖可以看出她的感觉很
强烈。

  黄芸把两根最长的指头埋进付萧然的蜜道中,名为检查,实际却在不断搅拌
抠挖。

  付萧然被这熟知女性身体构造的闺蜜玩弄的娇躯阵阵颤抖,扭曲,可又不敢
发出任何声音,只是那不断粗重起来的呼吸却怎么也控制不住。

  黄芸脸上也有些潮红,她撅着屁股转过身子,空出只手朝靠在床上的关尔煌
招了招,示意他过来。

  关尔煌脸上表情精彩至极,惊讶,矛盾,害怕种种都有,最后还是不停的摇
头表示不敢。

  黄芸虽然心里有点失望,可也对男孩的人品很是认同,在这样的诱惑下,还
能把持住的实在不多。

  不过她也不着急,她也怕太急把人给吓跑了。

  其实关尔煌哪里是坐怀不乱,只是从他异能连上黄芸和付萧然开始心里就有
了完整的计划,只是没想到的是付萧然恢复的这么快,这是个意外惊喜。

  他之所以现在不去,是因为知道时间有限,楚欣悦马上就会回来,这点时间
根本不够他实施完整计划,何况他要把自己责任撇清不是。

  黄芸见关尔煌不受指挥,她就重新趴下对付付萧然,自己那个肥美的屁股更
是摇晃不停,在两条丝袜长腿的衬托下简直可以让男人发狂。

  只是关尔煌没有发狂,付萧然却快忍不住了,黄芸像是要把自身的情欲全部
发泄在付萧然身上一般,一只手指按着阴蒂揉搓,另一只手的两根指头扣住付萧
然的G点不断摩擦着!

  被单里的付萧然哪怕捂着嘴巴,也断断续续的有呜咽的声音传出,让她又羞
又急,快感却又一波又一波的在她娇躯上蔓延。

  正当她感觉快感积累得快要高潮的时刻,身下黄芸的手指又避开她的敏感点,
不轻不重的在边沿地带轻挠着,让她有种想要追逐手指的冲动。

  等她稍微平复下来一点,身下的指头又集中刺激她的敏感点,让她欲望重新
燃烧,等快要达到巅峰时,又再次避开。

  如此反复三四次后,付萧然发丝已经被汗水打湿,甚至她胸前的衣服都感觉
温温的,那是被越来越涨的乳房喷出的乳汁造成的。

  她受关尔煌异能影响,没有怀疑黄芸是故意挑逗她,还在为自己情欲被轻易
挑起羞愧难当。

  殊不知这不仅仅是黄芸的功劳,更有关尔煌作怪,不然也没办法那么精确掌
握她的临界点。

  正当她被挑逗的欲生欲死时,门外楚欣悦的叫门声终于解救了她,只是终究
也没让生理需要得到满足,就这么不上不下吊着,心里失落无比。

  黄芸起身是笑非笑的给了关尔煌一个媚眼,重新把帘子轻轻拉起,帮付萧然
穿上裤子,盖好被子,这才见到满头大汗的付萧然。

  她装作鄙视道:

  「就一个检查把你弄得满头大汗的,太没用了。」

  说着抽了几张纸,给付萧然擦了擦,然后附到她耳边轻声道:

  「现在工具不全,晚上我值班,等你那侄女婿睡着后再给你检查。」

  付萧然还没从刚才的激情中恢复过来,听到晚上检查,心里竟有点期待,她
暗啐自己一下,赶紧收敛心神,因为黄芸已经去开门了。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