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娘妻之秋月篇】(15-16)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冲喜娘妻之秋月篇】(15-16)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冲喜娘妻之秋月篇】

作者:zzyfb1983
2020-10-16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6240字

***********************************
  注:随着十一假期的结束,继续开始写本文。感谢版主帮忙排版
***********************************

              第十五章、赎罪

  随着宏斌对着小康的那重重一脚,我对宏斌的感觉彻底变了,我的心中再也
没有了任何关于宏斌的位置……

  送小康去县医院的路上,我紧紧的搂着小康,想着这个为了保护我,而昏迷
的男孩,眼泪根本止不住的往下流,公公铁青着脸的望着我,一句话也没说,越
是不说话,我越是感到了恐怖,但是我深深知道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不管怎么
样,我也先要把小康救醒再说。

  把小康送进县医院的时候,依然昏迷不醒,医生用双氧水再次处理了伤口创
面,打了破伤风针后,给小康输上了先锋霉素等抗生素和镇脑宁等辅助清醒的药
物,很快小康醒了过来。看到小康醒了过来,我和公公一齐跑到了病床边上,
「乖儿子,你终于醒了,你快把爹给急死了……」公公目不转睛的看着小康,小
康睁开眼睛,望了望周边的情况,轻轻问了句:「爸、老婆,我这是在哪里?」
「这是医院,你没事的,很快会好起来的。」我连忙安慰小康。「那个坏蛋呢?
后来有没有欺负你?」听到这里,霎时间,我感觉我的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大滴大滴的泪水止不住的砸在了病床上,嗓子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了一样,一
句话也说不出来,强行压制的情感就像倒在手心上的水,即使我拼命的攥紧了拳
头,还是从手指缝隙中一滴一滴的流了出来,暴漏在阳光之下。

  「跑了……」公公回答小康的时候,很温柔,说完之后扭头瞪了我一眼,我
感觉到了这个眼神中的恐怖,但是小康的受伤,我负所有责任,且先别说宏斌是
因我而来,才导致了小康被踹,就算和我没有关系,学生在校期间受到了伤害,
我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更何况此刻受伤的是我的小丈夫,他是为了保护我才受
伤,小康啊,你让我这个当娘妻的情何以堪啊……

  我知道等小康出院以后,我肯定会接受严厉的惩罚,但是当时我顾不上细想
这个问题,只盼望着小康快点好起来,并且对以后的身体发育、智力发展没有任
何的影响。所幸的是,经过和医生的反复确认,小康将来的智力发育不会有什么
问题,只是轻微的脑震荡和脑外伤,小孩子伤口会很快愈合。

  「老婆,我渴……」小康沙哑着嗓子说道,「好的,别动,老婆去给你拿水。」
听到小康的需求以后,我连忙拿了瓶矿泉水喂到小康嘴边,小康缓缓的喝了几口
以后,不再喝了。看到小康喝水的时候,有些水从嘴角流了下来,我不禁心中又
是一阵揪拽般的疼痛。

  我坐在病床边上,拉住小康的小手,「小康,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饭?」
小康已经昏迷了多半天了,现在需要补充体力和营养。

  小康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却忘记脑袋上的伤口,「啊」的叫了一声,显然是
摇头的时候,扯到了伤口,但是很快用直勾勾的眼神看着我说:「老婆,你会不
会离开我?」

  听到这句话后,我的手颤抖了,此刻小康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痛,最先想到
的人是我,我感到了一股暖烘烘的热潮涌上心头,豆大的泪水再次涌了出来,滴
在了小康的手背上……

  我哽咽着说道:「放心吧,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会一直陪着你,就怕……」

  「老婆,不哭。」看到我哭了,小康似乎有些着急,「还有,你怕啥?」

  「怕你长大了就不会要我了。」我止住了泪水,略带调侃,却也是我内心深
处最为担心的事情,说了出来。

  「为什么长大了就会不要你了呢?」

  「因为你长大了,长成一个帅气的小伙子,而那个时候我已经已经人老珠黄
了,你就会喜欢年轻的小姑娘,就会嫌弃我了啊。」

  「不……不会……」小康拼命摇着头说到,显得十分的焦急。

  「好了,那咱们先吃饭好不好?看,这是咱妈给炖的排骨,一会凉了……」
我打断了小康,拿过来了饭盒。

  「好,老婆,你陪我一起吃吧。」

  「好,老婆陪你。」我开始拿起勺子给小康喂饭,小康却非要我吃一口,他
才肯吃一口,看着小康那股对我眷恋般的眼神,我不忍心拂他的意思,只不过我
每次都是象征性的吃一点点,一饭盒的排骨盖浇饭基本上还是被我送进小康的肚
子。

  小康的情况稳定下来了以后,当天晚上公公就回去了,毕竟茶园也需要人去
照看,走之前给我留下了几百块钱,叮嘱我不要在吃上面省钱,留下我一个人照
顾小康,我每天都是按照公公的嘱托,去外面的饭店买小康爱吃的菜肴,尽可能
的让小康多吃鸡鸭鱼肉,尽快恢复身体。

  小康又住了两天院后,得益于小孩子的恢复速度,身体基本上恢复了,已经
跑跳自如了,头上缠的绷带也去掉了,换成了一片裹着药膏的棉纱,医生也告知
我们可以出院了,公公来接我们出院,专门雇了一辆专车送我们回家。一路上,
公公依然铁青着脸,一句话也不说,这种沉寂让我感到了巨大的恐怖,小康依然
是活蹦乱跳的叽叽喳喳,坐车也不老实,一会拧拧我的鼻子,一会拽拽我的耳朵
什么的。

  到家后,小康被婆婆喊进了卧室,婆婆抚摸着小康后脑就开始痛哭,更为可
怕的是,我的父母已经在家里的大堂上等着我了,「跪下!」随着父亲的一声历
喝,我缓缓的跪在了父母和公公面前,随后便是父母对我那暴风骤雨般的痛骂,
「你个贱骨头,招汉子的贱骨头」等等系列话语,飘进我的耳朵,我从未见母亲
如此粗鲁过,也从未见父亲如此生气过,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自责、委屈、无
奈等词缀涌上心头,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父亲越骂越凶,公公依然在旁边不
说话,婆婆在卧室里面传出来的也只有哭泣的声音,父亲猛地抓起了大堂里面放
置的秤茶叶用的大杆秤上用的大棍子,就要往我身上招呼,我已经闭上了眼睛,
准备硬挨父亲的棍子,这时母亲冲了出来一把把父亲抱住了,「妮儿他爹,别用
棍子,会把孩子打坏的,用这个吧。」说完,母亲递给父亲一根食指粗细的柳枝,
父亲狠狠的剁了一下脚,抄起了母亲手中的柳条,狠狠的抽打在了我的后背上,
这是我记忆中父亲第一次打我,那种皮肉之痛,是我从未体会过的火辣辣的痛,
但是几下抽下去以后,我的心里感觉反而舒服了一点,我是在赎罪,为小康赎罪。
很快,后背由疼痛变为麻木,我低着头,受着父亲的抽打的时候,看到了母亲的
鞋面上由一滴滴的液体落在了母亲面前的地面上,父亲的周边也有同样的液体在
一滴滴的落下,我知道那是父母的泪水……

  公公依然沉默,婆婆依然在呜咽,父亲依然在抽打着我,母亲的泪水依然在
落下,就在我已经感觉到后背麻木的时候,一个弱小的身影的从卧室跑了出来,
张开双臂的挡在了我与父亲之间,「不许打我老婆!」,一声清脆的童音飘入了
我的耳朵,是小康。我不禁扭过头来,看到小康的上衣扣子扯掉了两颗,显然是
跑出来的时候婆婆没拉住的结果,圆眼怒瞪着父亲,父亲则看着公公,我转过身
来搂住了小康,轻轻在小康耳边说:「小康,不要管我,我这是该挨打。」

  「不行,我不许别人欺负你!」小康依然站在父亲和我之间保护着我。

  这时婆婆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摸了摸眼角的眼泪,对父亲说了句:「亲家
啊,这事既然已经发生了,也就别太难为孩子了,但是我绝对不希望有下次!」
婆婆说后面半句的时候是冰霜般的严厉,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但是不管怎么说,婆婆已经发过话了,父亲应该是就在等婆婆的这句话,立
刻停止了手中的抽打,但是父母嘴上的痛骂依然没有停止,又足足骂了我半个小
时,我已经记不得怎么度过的了,只记得搂着小康在不停的流泪……

  父亲最后离去的时候,恶狠狠的甩下一句话「贱骨头,再敢发生这种事情,
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父母回家以后,婆婆说了句:「秋月,起来吧,别怪娘不管你,这是次给你
一个记性,要好好的对待小康,不能有任何异心。」

  「娘,俺不怪您,这是俺的问题,让小康受到了伤害,俺以后肯定更加注意
照顾小康、疼爱小康。」

  「其实看到你父亲打你,娘也心疼,算了不说了,快点起来吧。」

  这时我才缓慢的站了起来,这时我才发现不仅仅后背疼的发木,就连双腿也
听使唤了,小康看我起身费劲,连忙搂住我的腰使劲往上托,其实他既没力量,
也不知道如何用力,起到的全是反作用,但是今天从小康身上体现出的这片对我
的眷恋和爱惜之情,深深打动了我……

  过了一会,公公拿来了一瓶药膏递给我,「自己去擦擦吧,好得快。」说完
以后,头也不回的就回到了卧室。

  我拿着药膏,在小康的搀扶下,缓缓的上到了二楼,进了我们的卧室,我此
刻已经顾不得避开小康的视线,缓缓脱掉了上衣,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背对着小
康,脱衣服的时候,由于部分伤口已经和衣服结痂,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我拿着药膏在自己的后背上擦拭,但是毕竟看不到位置,不是很方便,这时
小康懂事的走了过来,「老婆,我来帮你。」然后不由分说的从我手里拿走了药
膏,来到我的身后,缓慢的帮我擦拭着药膏,不得不说小康是个细心的孩子,擦
拭的时候,用力很轻,尽可能的不给我增加疼痛。

  擦拭完毕后,小康自己洗了洗脸和脚丫后,居然帮我端来了一盆水,让我洗
洗睡觉,我简单的用湿毛巾擦了擦脸,想着小康此刻还这么为我着想,洗脸盆中
泛起了一个个涟漪……

  当天晚上,我是趴着睡的觉,睡得不好,不是因为姿势不习惯,而是小康总
是习惯的把小手放到我的胸前,而由于我是趴着睡觉,显然就落在了我背部的伤
口上……

              第十六章、康复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起来了,我知道我是在赎罪,虽然晚上睡得不是很好,
但是还是咬牙起来了,后背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起来以后,给大家做好早饭后,
照顾小康起床吃饭。给小康系扣子的时候,小康说道:「老婆,你还疼么?」
「我不疼了,我没事的,你要赶快好起来,学习可不能落下。」「我没事啦,老
婆,你看,我全好了。」小康说完以后,故意显摆的蹦了蹦跳了跳。

  「小康,当时你为什么要拿教鞭打他?你当时不害怕吗?」给小康穿鞋子的
时候,我把心中的萦绕了好几天的问题问了出来。

  「不害怕,因为你是我老婆,他和我抢老婆,所以我要打他……」小康坚定
的说出了这句话,听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美滋滋的在小康的小脸蛋上亲了一
口,虽然小康现在是个小孩子,但是为了我的这种拼命精神,又有谁有?

  事实上,之后很多天,我时常会问小康这个问题,小康每次的回答都是大同
小异,我这么做不是因为我啰嗦,是因为我喜欢听到这句话,我要把这句话刻骨
铭心的记在心中,永远不忘。

  从那以后,我感觉和小康更加亲密了,比如以前小康晚上睡觉喜欢把小手放
到我的胸口,我还有些害羞,而现在感觉小康把手放到我的胸口的时候,我不再
有害羞和反感的想法。但是有一次小康打算把手伸进睡衣里面的时候,被我制止
了,不是因为害羞,更不是讨厌小康,而是为了小康的身心健康,不能过早的接
触异性的性器官。

  又过了几天,我背上的伤口逐渐愈合了,小康后脑伤口也愈合了,纱布也去
掉了,由于连续多天不能洗澡,小康的头发都散发出了一股馊味,晚上我盯着小
康完成作业以后,将家里的木桶搬上了二楼卧室,打好了热水后,招呼小康过来
洗澡,「小康,脱衣服来洗澡了。」

  「呃……」听到我的话,小康有些不愿意洗澡,捏紧了自己的睡衣,双手抱
胸坐在床边,眼中带着害羞和紧张。

  「还害臊啊,你住院的那段时间里,你光腚的样子我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
还害臊啊。」我不禁有些莞尔,朝着小康的脸蛋边弹水珠边说道。

  小康没有跟话,但是脸蛋更加红了,睡衣拽的更紧了。

  「你住院,我给你擦身子,怎么了?快点,一会水凉了,别等我亲自给你脱
……」我用惯用的哄小孩子的方法,对着小康挤了一下眼睛,似笑非笑的说到。

  小康深深的低下了头,但是开始缓慢的脱去了睡衣和睡裤,不过胯部穿着小
裤头,双手捂着自己的胯部,样子充满了滑稽。

  「快点的,要不晚上你自己睡,我去那里睡。」不脱裤头怎么洗澡,我怕一
会儿水凉了,拿出最后的杀手锏——吓唬,假装板了一下脸,咬着下唇说到,同
时指了指另外一个墙边的单人床说到,小康果然走到了木桶边,不过双手还是捂
着胯部,小裤头就是不好意思脱下来。

  一方面是怕一会儿水凉了,一方面是等得有些不耐烦,想着赶快给小康洗好
了澡去睡觉。我一把把小康的小裤头拉了下来。「呀!」小康不禁叫了一声,两
只小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胯部,遮挡着小鸡鸡。

  「坐下。」我把小康的裤头扔到了一边,指了指木桶说到,小康光着小屁股
飞快的坐进了木桶里,想用水盖住自己的小鸡鸡和小屁股,由于害羞,小脑袋瓜
低得死死的、眼睛紧紧地闭着,我莞尔一笑,叮嘱一句「闭上眼睛、憋口气。」
后,拿起木瓢盛着温水浇在小康的脑袋瓜上,洗干净脑袋后,又帮他搓了搓泥,
「小康,看你脏的,一桶水都让你洗黑了。」小康逐渐适应了我给他洗澡,身体
明显没有刚才那么僵硬了,睁开了眼睛,看着从身上搓下来的「浮游物」,不知
道是我搓到了他的痒痒肉,还是他自己感觉到了好笑,「嘿嘿嘿」的傻笑了起来,
看着小康可爱的样子,更进一步增加了我对他的爱怜。身体都已经洗干净了,但
是还有两个重点部位没有洗,首先我用手伸进水里,给小康搓洗了一下屁股眼,
由于我的胳膊是从小康档前面伸过去的,明显感觉到了给小康洗屁股眼的时候,
他的小鸡鸡硬了起来,顶在了我的胳膊上,一种异样的感觉划过我的心头,随后
我让小康在水桶里面站起来,小康虽然磨磨唧唧,但还是缓缓站了起来,不过小
手还是在捂着自己小鸡鸡,我轻轻把小康的小手拿开,一支精致的男性生殖器官
暴漏在我的面前,这几天看了部分关于小男孩发育以及照顾的书籍,我知道由于
生殖系统尚未完全发育,男孩子的小鸡鸡很容易藏污纳垢,每次洗澡一定要清洗
干净,于是我缓缓地打开了这只小鸡鸡的包皮,打开一半的时候,一股作呕般的
恶臭迎面扑来,小小的龟头上面,布满了恶心的白色的包皮垢,我强行压制住要
呕吐的感觉,连忙用水清洗,当我正在进一步打开包皮,打算彻底给小康清洗龟
头的时候,小康连声喊疼,在我不断的安抚下,我逐渐逐渐缓慢的打开了小康的
整个包皮,冠状沟里面同样布满了白色的包皮垢,我连忙用水清洗干净,等都洗
好以后,忍不住近距离观察了一下这只小鸡鸡,洗干净以后可爱多了,小小的龟
头上反着亮光、滴着水珠,当时有种冲动想轻轻亲吻一下这只可爱的小龟头,心
里不由得想着,这以后就是要进入我身体的那个东西么?

  给小康洗完澡,擦干净以后,很快哄着小康进入了梦乡,我更换了木桶中水,
随后例行给自己洗澡,由于这几天背部有伤,我也是好几天没有洗澡了,不由得
多洗了一会,也许是白天太累了,我居然在木桶的温水中睡着了,突然一阵惊醒
后,观察了周边没有什么异样,连忙擦干了身体、换上睡衣,躺在了小康身边,
进入了梦乡……

  生活就这么过着,周一至周五,我和小康每天去上学,放学,晚上抽空找婆
婆学习茶园的管理和茶叶售卖的知识,婆婆也逐渐逐渐把一些茶园的管理任务交
给了我,我在婆婆的指点下,倒也做的有模有样。到了周六和周日的时候,我和
公公把家里大扫除一遍,有的时候会用轮椅推着婆婆出去放风和散心,散心的时
候和婆婆聊的最多的还是茶园的各种知识。

  日子很平凡,没有多余的事情发生,我和公公婆婆的关系也越来越好,彻底
从宏斌殴打小康的阴霾中走了出来,婆婆逐渐把售卖茶叶的权力也交给了我,虽
然婆婆自己说是要享享清闲,其实我心里清楚,这完全是因为婆婆对我的信任。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天生对做生意以及茶园管理事务就非常感兴趣,简直就是越
做越有乐趣,越学越有兴趣,或许我是个天生的生意人,在茶叶售卖方面,有的
时候我的做法,婆婆都想不到,直夸我能干,婆婆也不止一次的说过,说我的茶
园管理天赋和她很像。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直到有一天,一个晴天霹雳……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