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第八章 今生前世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古鱼
日期:2020/2/22
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0913

  胡丽情哀嚎着爬到高台上,镁光灯已经关掉,在白炽灯强烈照射下,她身体
一丝不挂的展示在大家面前。

  猥琐老头揪住她头发,狠狠扇了两记耳光,骂道:「臭婊子,上次你接到电
话,就跑出去,把老子晾在一边,搞得老子不上不下的,你他妈的,耍你爹玩,
是吧?」

  胡丽情跪在台上,向他磕头求饶。

  「爸爸,女儿错了。只要你能原谅女儿,让女儿做什么都行。」

  「呸!」老头朝她白皙脸蛋上,吐了一口浓痰。

  「骚屄,你记住,你只是一个卖屄的臭婊子,时刻要做到,让客人满意,懂
吗?」

  胡丽情仰起楚楚可怜的俏脸,那脏臭恶心的口水沿着白皙脸庞,缓缓地往下
流着。她献媚讨好地用穿着环的乳头,磨蹭老头大腿,但她眼神中却隐藏着一丝
不甘。

  「是,爸爸,女儿记住了。」

  老头狠狠甩了一记牛尾鞭,骂道:「操你妈逼,非要老子抽你,才知道自己
身份,还是老毛子说得好,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对待你这种破烂货,就是不能
太仁慈。」

  「哈哈哈……吴总说得好,我举双手赞同。」台下一个正在做活塞运动的大
胖子大声叫好道。

  吴老头撇了胖子一眼,吊起公鸭嗓叫道:「王胖子,你叽歪个屁,老子这是
教乖女儿做人道理?其实我心疼她还来不及呢。」

  王胖子抖着肥肉,抬手狠狠地拍在他身下的大白屁股上,引得胯下女子娇呼
不已。

  「我说吴老头,你就不能换换口味,老是霸占着这骚狐狸,让别人怎么办?」

  「就知道你这死胖子不安好心,即使老子换别人,我这乖女儿,你也搞不到。」

  「老东西,你得意个屁,如果不是老子进来晚,早就是四星会员了,还轮得
到你这老货在我面前嘚瑟?」

  吴老头得意地笑道:「嘿嘿……馋死你。我这闺女可是四星美女,而且花样
又多,让你眼红死?」

  话说完,他就揪住胡丽情的头发,将半硬半软的肉棒塞进她口中,然后捧住
她的臻首,开始做起活塞运动。

  王胖子妒忌地看着吴老头,或许觉得身下女子远不如胡丽情艳丽动人,于是
便发泄般地猛烈抽动肉棒,他的肉棒虽短,但非常粗,把女人小穴堵得满满的。
随着抽动,他胯下女子兴奋地扭动娇躯,白嫩身子像条蛇般在蠕动。

  大厅里,淫叫声越来越大,一帮肉虫在疯狂交合,他们以不满足一对一的形
式,于是又开始了群交,或几男一女,或几女一男,男人们不断换着对象,精力
旺盛的肉棒,在女人们的秀口,小穴,肛菊中肆虐。

  我忍住冲动,抱着小姐在角落里喝酒。说实话,我对这些庸脂俗粉并不感兴
趣,尽管淫靡的气息,让我性欲大起,但想起老婆那成熟美丽的肉体,就对眼前
女人提不起兴致来。

  王胖子和吴老头并排站在一起,疯狂肏弄身下的女子,两人似乎在比赛,看
谁更持久,能更快地让女人高潮。

  不一会儿,吴老头就大叫一声,猛地拔出鸡巴。胡丽情心有所觉,连忙爬到
他胯下,一口含住老鸡巴,抬起俏脸,献媚讨好地看着他。

  吴老头再也忍不住,鸡巴一抖,射出一股浓黄腥臭的精液。胡丽情并没有立
刻吞咽下去,而是含在嘴中,用舌头搅动片刻,然后讨好地张开嘴巴,让吴老头
观看。

  吴老头皱了皱眉,朝她口中吐了一口浓痰,然后示意她吞下去。

  胡丽情并不嫌弃这些恶心的液体,她用舌头搅弄片刻,当着吴老头的面,一
丝不剩地咽了下去,随后又张开嘴巴,吐出舌头,示意自己全吞下去了。整个过
程行云流水,胡丽情没有一丝不情愿。

  王胖子停了下来,把粗鸡巴捅进女人的嘴巴里,让她含弄,同时眼神嘲讽地
看着吴老头。

  「我说老吴头,你是不是早泄啊?才几个回合,就射了,真没用。」

  「你……」,吴老头被他怼得无地自容,他见胡丽情仍在舔他鸡巴,可老棒
子依然勃不起来,心中不觉恨意大起。

  「操你妈的,臭婊子,一点都不用心,老子抽死你这个贱货。」他一把抓住
胡丽情头发,抬起大手,照着她的脸,连扇几记大耳光。

  「呜呜呜……」胡丽情被打得痛苦流涕,脸颊也红肿起来。

  吴老头一脚把她踹在地上,然后蹲下来,用手指狠命地拉扯阴环,胡丽情的
阴蒂被他拉得凸出来。

  「啊~……」胡丽情大声惨叫,她脸色苍白,痛苦的眼泪如断线风筝般,流
个不停。

  吴老头朝她发黑的阴户吐了一口浓痰,骂道:「瞧你这个烂屄,被多少野男
人操过,都发黑发紫了。妈的,屄环上还刻着字,」郝大龙专用「,什么玩意,
下次换个,不要这便宜货,弄个白金环,刻上」老吴专用「才好。」

  王胖子鄙夷道:「老吴头,睁大你狗眼看看,这阴环可是焊接上去的,你怎
么换?」

  吴老头摆弄了几下,叫道:「操,还真是焊上去的,以前还没注意。这么小
的东西,也能焊接得如此完美,真是人才。」

  王胖子也赞叹几声,他此刻以拔出鸡巴,和吴老头一起围在胡丽情身边,同
时手指不老实地在胡丽情身上揩着油。他掂了掂乳环,赞叹焊接之人的技术。

  吴老头见王胖子乘机占便宜,也不以为意。他揪住胡丽情的乳头,用力捏着,
同时两根手指也插进发黑的阴户中,用力抠挖。

  王胖子嘲讽道:「这婊子,奶头,骚屄黑黑的,不知被多少野男人肏过,你
还把她当个宝,真是不可思议?」

  胡丽情被嘲讽得满面羞红,她紧咬银牙,眼中露出愤恨之色。

  吴老头眼神不肖地盯着王胖子。

  「死胖子,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这婊子虽然是个烂货,但保养得
还不错,大奶子一点都不下垂,骚屄形状也挺好,一身雪白浪肉,奶大臀肥,腰
细腿长,最关键是耐肏耐玩。」

  王胖子色色地盯着眼前雪白玉体,疯狂撸着鸡巴。

  「老吴头,打个商量么,让我肏一次,代价好说。」

  吴老头淫笑道:「嘿嘿……真的吗?那我要你的老婆陪我玩一次。」

  王胖子大怒道:「老东西,你真敢想啊?呸!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吴老头嘿嘿笑着,不以为意,他使眼色暗示胡丽情。

  胡丽情立刻会意,她跪坐下来,搂住王胖子粗脖,秀唇贴住他耳朵,然后吐
出香舌,轻轻舔弄他耳廓,同时腻声道:「好哥哥,妹儿要你的大鸡巴……哥哥
的鸡巴好粗,好大啊……我要你插进人家的骚屄里……好想……好想……你能干
我哦……亲哥哥……人家的骚屄好痒啊……我要你帮我止痒……嗯嗯嗯……」

  王胖子顿时被这骚货勾引得魂不附体,连身上肥肉都抖了起来……

  「王老弟,以你年纪给你老婆当爸爸多嫌大,她嫁给你,无非是看中你有钱
. 别看她一副清纯模样,还奶茶妹叫着,其实就是个心机婊,等哪天你落魄了,
看她还鸟你?不如让老哥帮你调教,调教,我保证让她以后对你死心塌地。」

  胡丽情也乘机媚声道:「好哥哥,爸爸说得对,女人都是心机婊,只有狠狠
调教一番才听话,妹儿就被爸爸调教得非常乖。快答应爸爸嘛,妹儿的骚屄痒死
了,还要哥哥帮着止痒呢……」

  王胖子狠狠吞了一下口水,叫道:「干,老子受不了你这骚货。我老婆给你
玩也行,不过要让你女儿陪我。」

  「好啊,我女儿就在你面前,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呸!老东西,你耍我玩呢?我说的是你亲生女儿,不是这个烂婊子,反正
你那亲闺女也是个骚货,被领导玩烂了的破鞋。」

  「嘿嘿,没问题,如果你有本事,让她给你生娃,我也没意见,最好你把奶
茶妹休了,给我坐女婿?」

  「老东西,你还上脸了。就你那婊子闺女,哪个王八敢娶?那绿帽子都能压
死人。」

  「哈哈哈……」两人相视大笑。

  我被这两个家伙的无耻惊住了,自己老婆,女儿,就像个筹码,被送来送去,
竟然还得意大笑。这群人似乎彼此相熟,估计是同一个商圈的,所以这两人才无
所顾忌。

  条件谈好,王胖子终于可以肆无忌惮,他可是馋胡丽情很久了。

  他一把抱住风骚放浪的美人,大嘴巴直接压住娇艳秀唇。胡丽情同样反搂住
王胖子,两人激励地吻来吻去,丁香小舌与粗大舌头交缠在一起,唾液沿着两人
的嘴角缓缓流下。

  「嗯嗯嗯……」胡丽情低声呻吟着,她雪白丰熟的身体紧紧地压在王胖子身
上,两颗巨乳被压成扁状,戴着环的乳头也在王胖子胸前轻巧摩擦,同时还用丝
袜大腿磨蹭王胖子的鸡巴。

  王胖子被她调情手段,撩拨得欲火大起,他紧紧把住美人的大屁股,用力搓
揉。

  「啊啊啊……嗯嗯嗯……」从胡丽情娇艳小口中,哼出甜腻的呻吟声。

  王胖子低头而下,一口含住乳头,又吸又咬,而另一只雪白巨乳他也不放过,
伸手握住后,狠命搓揉。

  吴老头也不甘寂寞,他趴在地上,犹如老狗一般,双手掰开美人的大屁股,
露出黑褐色肛门。他整张脸都贴了上去,陶醉地嗅着里面的气息,然后伸出长舌,
仔细舔弄美人那黑褐色菊花。

  王胖子玩了一会大奶子,肥舌顺延而下,扫过美人平坦的小腹,修剪整齐的
阴毛,最后贴到黑色阴户上,大嘴巴裹住骚穴,一阵猛舔。

  「啊啊啊啊啊啊……你们好会玩,舔得人家爽死了……哎呀……轻点……别
咬啊……疼……嗯嗯嗯……啊~……爸爸你好厉害……舌头钻进屁眼里了……好
舒服……啊~……好哥哥别咬啊……小阴蒂要被咬掉了……好疼啊……啊啊啊啊
啊啊……水儿流得好多……求求你们操我吧……骚屄痒死了……亲爸爸……好哥
哥,用你们大鸡巴肏我骚屄和屁眼吧……啊啊啊……」

  胡丽情叉开雪白大腿,以方便两个男人舔弄,那丰满媚熟的娇躯更是疯狂扭
动。

  在台下,那淫靡气氛更浓烈了,大厅里充满着精液和淫水的味道,女人们虚
弱地躺在地毯上,他们阴户和菊门都洞开着,浓白精液缓缓地从里面流出来。

  男人们只休息一会儿,又把沾满液体的肉棒塞进女人口腔中,让她们继续为
自己服务。

  这乱交场景,我是第一次见到,他们就像一群发情的野兽,眼中只有交配欲
望。

  胡丽情已经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王胖子的粗鸡巴在她骚穴中出没,而吴老
头那细长老鸡巴已经捅进她屁眼里。

  胡丽情满目欲火,她蠕动雪白娇躯,疯狂地扭动。张开娇艳红唇,忽而与王
胖子深情接吻,忽而转过头去,与吴老头口舌交缠。两双多情小手也不安分,她
前后搂抱两个男人的脖子,有时候则拉起男人的手,一起玩弄她兴奋勃起来的雪
白硕乳。

  三具肉虫交缠在一起,那种疯狂,那种激情,仿佛火在烧。此刻胡丽情那丰
满熟媚的雪白娇躯上,以汗水淋漓,湿漉的黑色长发沿着锁骨而下,黏在满是汗
水的雪白酥胸上。

  此刻胡丽情整个人都挂着王胖子身上,她紧紧搂住他的粗脖,两条长腿紧紧
盘在他腰间,而两只小嫩脚也搭在他屁股上。她吻着王胖子油腻肥脸,用丁香小
舌舔着他的汗水。

  王胖子挺动粗鸡巴,疯狂地肏弄她的小穴,在进出间,把娇嫩的壁肉带进带
出,粗壮肉棒把穴口撑得紧紧的,黑色阴户好像被挤出了一个大洞。

  吴老头双手紧紧抓住两个臀瓣,用力向两边分开,手指深深地陷进嫩肉里。
而他胯下那细长肉棒几乎全部捅进美人的肛菊中。

  两人接力配合,竟无比默契,你进我出,或同进同出,把胡丽情操弄得狂呼
乱叫,双眼翻白,时间不长,竟已泄了三四回。那喷涌而出的浪水,沿着王胖子
的肉棒,滚流而下。

  胡丽情对两人,亲哥哥,好爸爸的,叫个不停,可见两人把人侍弄得有多爽。

  在这狂乱淫靡场所里,大家都抛开隐藏面目,全力发泄着自己的欲望……

  我闭上眼睛,不敢看这淫乱场景,心中竟然庆幸老婆不在里面。我害怕担心,
老婆肯定参加过这淫乱派对,以她的姿色,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就不知道有多
少男人在她身上发泄过,也许像胡丽情那样,跟男人们玩3p,或许和台下小姐那
样,被七八个男人轮流玩弄,小穴,腚眼,嘴巴,都会当成泄欲工具。

  胡丽情身上被穿了三个环,乳环,阴环,还是被焊接上去的?那老婆呢?她
每次做爱都关灯,是不是身上也有见不得人的印记?结婚那次,我奇怪的梦里,
她大腿根部好像有一个鲜艳纹身。

  胡丽情下体阴环上,刻着「郝大龙专用」这五个字,暗示着她是郝大龙的性
奴,身体所有权属于郝大龙。那老婆呢,是不是也有这种标记?

  胡丽情的乳头,阴户被玩得发黑,哪怕她花大价钱保养也无济于事。她年仅
三十三岁,正值少妇花季,就被玩弄成这副样子,可见她经历过多少次性爱?

  那老婆呢?她乳头发紫,下体阴毛由稀疏变得茂盛浓密,乳房从堪可一握,
到两手捧不过来,屁股更是变得丰硕浑圆,整个人一副熟透了的样子。从离开学
校开始,到郝家沟三年后,由青涩少女变成丰熟艳妇,这期间到底有哪些经历?
我不敢想象,但唯一能确定的,她被很多男人开发过。

  我们之间性爱,本该掩饰的她,却不时流露出的骚浪变态,可见毫无顾忌的
她又是什么模样?胡丽情这个无耻骚货,可接受的性爱方式还不及她一半,可见
她多么淫荡变态?

  我不禁怀疑,我是否还能接受比婊子还淫荡无耻的她呢?

  江心悠啊江心悠,我的妻子,我的爱人,我心中的女神……我该怎样拯救你
呢?

  心痛得无以复加,我一杯接着一杯地往嘴里灌酒……转眼间竟有些醉了。

  狂乱的交合场面,我竟提不起丝毫兴致,只觉得令人作呕。

  胡丽情不知道被轮了多少次,她是被王胖子扛下来的,那黑色屄穴大大洞开
着,缓缓流出白色浓精,连褐色肛菊,也好像开花了,洞口敞开着,久久不能合
拢。

  王胖子扛着胡丽情竟然朝我走来,那吴老头也跟在他后面,脚步摇晃着走了
过来。

  王胖子把胡丽情扔到地毯上,然后狠狠地扇了她一记耳光,骂道:「臭婊子,
别装死,起来帮这位老弟舔鸡巴。」

  我一愣,觉得不可思议,这王胖子什么意思?虽然我知道他这个人,但他肯
定不认识我。王胖子是做电子商务的,是国内三大电商老总之一,资产上百亿,
不可能认识我这个小人物。

  吴老头跟过来,照着胡丽情的肥臀狠扇了两下,骂道:「你这个烂屄,还不
赶紧地。没听见王老弟的话吗?」

  胡丽情连忙褪下我的裤子,骚浪地憋了我一眼,然后伸出丁香小舌朝我龟头
舔去。

  「哦,真爽……」我长吸一口气,但我记得此行目的,实在没心思玩这个。
不过也不好拒绝,否则容易露出马脚。

  我疑惑道:「两位老哥,认得兄弟?」

  王胖子嬉笑道:「不认识,但认得老弟的大哥,张总。」

  吴老头也点点头。

  我这才想到,他们为何来此了?「原来我认识的地产商张总,竟深藏不露啊,
连两位商界大佬对他也很尊敬。估计我这次来,张总和他们说过了。」

  「原来如此,但两位老哥的大礼,我可不能接受。俗话说,君子不夺人所好
……」

  王胖子摆摆手,又踢了一下胡丽情屁股,示意她卖点力。胡丽情急忙口舌并
用,又吸又舔。

  肉棒上传来温湿的感觉,非常舒爽,我低头朝她看去,竟见她在冷笑,嘴角
也暗含嘲讽。

  她什么意思?难道认出我了。觉得不可能,毕竟我们见面不多,或许是自嘲,
冷笑自己低贱,像个货物一样,被男人送来送去。

  王胖子见我露出享受表情,便舔着脸说道:「老弟,这婊子口活不错吧?你
只管享受,我和张总是故交,而且他还是我们」京西商城「的大股东。」

  我不好拒绝,否则傻子都能看出问题。

  「那多谢两位老哥了。」

  「客气什么?我和王胖子见老弟独自饮酒,似乎看不上三星小姐,就让这四
星婊子来侍候你。」

  王胖子淫笑道:「老弟怎么样,这婊子技术不错吧?」

  这时胡丽情正帮我做着深喉,我的肉棒被整根吞下,龟头抵进她喉咙,感觉
被一团嫩肉包裹着,又湿又软。而她的小手也不安分,轻轻摸着我的卵蛋,还不
时骚弄臀沟。

  「哦!好爽。」我长长吸了一口气,大声叫道。

  「四星小姐果然要比三星小姐更胜一筹。」

  吴老头淫笑道:「那当然,还有更出色的呢?可惜咱们级别不够。」

  王胖子长叹一声。「可惜了,那五星婊子蝴蝶小姐可是天姿国色,听说她深
谙淫技,且骚浪无比。

  听他们议论老婆,我心中愤恨,但也无可奈何。这两人来过一段时间,肯定
知道一些情况。

  于是故意问道:「以两位老哥身家,还搞不到五星会员?这」红人馆「是不
是太苛刻了?我看这里也许没几个五星会员?」

  「就十来个吧。唉!有钱不如有权啊,这里五星会员大多数是高官。我和王
胖子跟这些人比,还是有点差距的。」

  「吴老头,说什么丧气话?又不是没机会,只要我们答应给他们投资,就可
以成为五星会员了。」

  「死胖子,你钱多了?他们搞什么宇宙航空,这种东西一点都没谱,要扔多
少钱进去,才搞得起来?」

  「我知道你有顾忌,毕竟有儿有女,但我不一样,我光棍一个,钱再多,留
给谁呢?还不如给他们投资,自己也能乐呵乐呵。再说,他们要是搞成了,那可
是巨富。你没看见米国那些富豪,都喜欢往这个领域投资?」

  「我说王胖子,你不是结婚了吗?奶茶妹难道不是你老婆?你他妈的,还经
常在媒体面前秀恩爱,感情是做戏?真鸡巴恶心。」

  「操,一个绿茶婊而已,你以为我当真?否则我还让她陪你睡。我娶她,还
不是因为某些领导喜欢玩人妻。至于秀恩爱,更是做给大家看的,这样领导玩起
来更爽,哈哈哈……」

  「操,真是个贱人。」

  这位「京西商城」的当家人,全国有数的富豪,竟然是这种人,简直毁人三
观。我心中鄙夷万分。但意外之下,竟然得知老婆他们正在拉投资,去搞什么宇
宙航天?她竟有这种情操,让我惊讶无比。同时心中哀默万分,真是可悲啊,做
了五年同枕人,我竟一点都不了解她。

  胡丽情仍在我胯下活动着,刚才有点失神,竟让肉棒有点疲软。胡丽情失望
地轻咬一下,然后吐出来,用手撸动,同时含住我的卵蛋,又舔又咬。

  「嘶~!」我长吸一口气,同时握住她的大奶子,用力揉动。她的乳房软绵
绵的,摸上去,犹如搓面团的感觉,不同于老婆的弹性十足,却也别有滋味。那
黑色乳头上亮晶晶的小环,是用多色金属铸就的,一看就价值不菲,显然不是吴
老头说的「便宜货」。

  胡丽情又给我做了几次深吼,同时小手骚弄我的菊穴,最后她将手指头捅进
我的肛门。我再也不能忍受,大叫着,鸡巴一挺就插进她喉咙里,然后颤抖着射
了进去。

  她用灵活的香舌紧紧裹住龟头,同时轻柔地舔吸马眼,把尿管中残存的精液
也吸进口中。

  用香舌搅弄了片刻,才凑到我眼皮子底下,献媚讨好地张开嘴巴,让我能更
清楚看见她口含精液的骚样,然后骚浪地媚视着我,缓缓地吞了下去。

  王胖子被这骚货的浪荡模样,吸引住了,开口骂道:「真是个婊子,吃精液
也能这么骚?」

  吴老头张开大手照着肥臀,就是一阵猛扇,口中叫道:「扇死你这个骚屄,
竟然当着老子的面,勾引你叔父?」

  胡丽情媚眼一动,就把波浪形长发扎成两个马尾状,分在肩头两侧,同时腻
着嗓音,故作女童状,萌声叫道:「好爸爸,别打女儿,女儿知错了,好疼啊…
…小屁屁被爸爸打肿了,呜呜呜……」

  她用童音哭出声来,顿时让我们三人,都兴奋起来,如果不是刚刚发泄过,
估计会一拥而上,狠狠地肏死这骚货。

  大家玩弄了一阵,就穿好衣服,坐了下来。大厅中淫乱场景,仍在继续,但
显然没有刚才激烈了。

  胡丽情给我们倒上酒,然后坐到吴老头大腿上 .她刚才回到更衣室穿好衣服,
就又回来了。

  此刻她穿着吊带短衫,丰乳半露,而下身则是齐逼小短裙,雪白大腿整根露
在外面,如果低下头,就能发现她没内裤,水淋淋的骚穴毕露在眼前。

  她从挎包里取出一根女士烟,点上后,优雅地抽着,不时地吐出大小烟圈。
嘴对嘴,喂了吴老头一口美酒后,然后嘟着嘴娇嗲道:「好爸爸,女儿没钱用了,
该怎么办呢?」

  吴老头淫笑着,从皮包里取出几扎钞票,塞进她胸口。

  「他妈的,这个社会,美女都爱老毛子。」

  胡丽情摇着他手臂,不依道:「爸爸,女儿最爱你了。」

  王胖子嘲笑道:「狗屁。你们女人口口声声说,谈爱情,如果没有老人头,
这爱情还值几何?所以老子从不信爱情,更不会看上哪个女人。」

  胡丽情轻蔑地笑道:「王总,那也不尽然。你见过我们台柱子」蝴蝶小姐
「,就不会这么说了。」

  吴老头点点头,说道:「不错,光看背影,就让老子春情勃发。」

  王胖子猛地灌了一口酒,嚷道:「那娘们,确实勾人,半藏半露的,吊人胃
口。我想好了,答应与他们合作,给他们投资。」

  「王胖子,你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老哥佩服。不过我觉得,那娘们像一
个人?」

  「谁?」

  「」影视歌「三淅明星,江心悠这个骚娘们。你们想想,蝴蝶小姐的职业栏
上,写着主持,演员,歌手,这不是与江心悠涉及的行业相同?再加上她与江心
悠的身材极其相似。你们说是不是她?」

  王胖子猛然惊醒,他拍着大腿说道:「对啊!还是你厉害。估计你早就惦记
这骚货了,听说你黄毛儿子和她有一腿,还玩过车震?你这老东西,连自己儿子
的女人都惦记?」

  「我是惦记那骚货,每次在电视里看见她,就想扒光她衣服,狠狠地肏她。
我当时问过儿子,是不是把她给上了?那小子说没有,是那娘们故意勾引他,让
记者拍到照片,就没有后续了。」

  「哈哈哈……你家黄毛小子竟被那骚娘们给耍了,没吃到鱼,倒搞了一身腥,
有意思。」

  我压住怒火,忽然想起,上次就因为这件事和她发火的。原来竟是她故意勾
引别人,让记者拍到,以便制造话题,达到宣传目的。她那次骗我,说是酒喝多
了,把黄毛当成了我。想不到,真实情况竟是这样,她究竟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我突然觉得心力交瘁,浑身无力。

  「也不尽然,我那小子不仅和她热吻,还摸过奶子,抠过屄,把那骚货抠得
浪水横流。如果不是她手机响了,估计早被我那小子给拿下了。」

  王胖子听得非常兴奋,他涨红着脸,说道:「我就喜欢那骚货主持的综艺节
目。瞧她一副温婉贤淑的模样,竟穿得跟个婊子似的,特别在镜头里,一本正经
的样子,可那双眼睛却能骚出水来,再加上她绯闻无数,难怪有人说她是娱乐圈
第一妓女。那次玩过后,你家黄毛有没有再找过她?」

  「那不是废话吗?我儿说,他从没摸过那么好的大奶子,沉甸甸的,又软又
翘,还弹性十足。而且她身上有股味道,特别好闻,吸两口,鸡巴就硬得不行。
试想这么多好处,他怎么能放过?那次之后,又找过很多次,每天一束玫瑰,名
贵首饰不知买了多少,甚至还送车送房,但没用,那婊子转眼就不认人。」

  「唉~!这骚货有手段啊。」王胖子哀叹一声,又转眼朝胡丽情看去。

  「我说狐狸精,你应该见过蝴蝶小姐,那她到底是不是江心悠?」

  胡丽情媚笑道:「哟,张总,这我可不能说。不过你们三位都认为是,那就
是呗?」

  她又瞟了我一眼,娇笑着问道:「嘻嘻,亲爸爸和好哥哥都确认了,不知张
总以为如何?」

  这贱人是不是故意的?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但不得不答道:「有点像,但
不能确定。」

  王胖子得意道:「既然大家都认为是江心悠那骚货,那我就给他们投资,弄
个五星会员,狠狠操一下这个婊子。」

  吴老头嘿嘿笑道:「死胖子,瞧你没出息的样子,五星会员有十来个,都要
操这个婊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轮到你?」

  胡丽情娇笑道:「不要担心,就像人家一样,还不是同时侍候你们三位吗?
你们可以同时操我的三个洞,那也可以和别人一起操她的三个洞?」

  「老吴头,听到了吗?哈哈哈……」

  我怒不可遏,猛地灌了一杯酒,然后找了个借口,就走了出去。

  临走之前,我觉得胡丽情眼神怪怪地,似嘲讽,似鄙视,更有一丝恶毒意味。
这女人古里古怪的,被男人当成性奴一样玩,估计老早心理就不正常了。

  我没理会她,但今天我算见识到了,老婆早就是个烂货了,不知道被多少男
人玩过。在郝家沟回来后,她就已经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记得老婆第一次在电
视上出境,有则微博评论,说她是被全村男人玩过的破鞋,估计不是假的,而评
论人弄不好就是郝家沟的一员。我长叹一声,感觉从来没有如此失落过,哪怕爸
妈去世后,也及不上此时此刻的痛苦。我发誓要报复,我要调查清楚,是谁把我
老婆变成如此模样?我要让他复出代价。

  在走廊过道中,突然传来两个人的议论声,顿时把我惊醒。仔细听去,其中
一个声音很威严,此人应该长居高位,养成了颐指气使的气势,而另一个人的声
音,我很熟悉,一副官腔声调,除了京都市公安系统的老大「马奇」还能有谁?
不过他在这个人面前,却不敢拿架子,说话声音也卑微得很。

  「主公,怎么样?还满意吧?」

  「嗯,老马,有你的。虽然很不错,但不怎么鲜嫩,有点遗憾。说说看,你
怎么搭上她的,我要了解清楚,此时风云叵测,换届上位,不容有失。」

  「主公,请放心,这个女人没问题。我第一次遇见她,是在七年前的舞会上,
那时她是乡村老农郝大龙的情妇。后来郝大龙出事,她就找上我,要我帮忙。甚
至她在婚礼上,还把自己老公灌醉,就为了陪我睡觉,哈哈哈……那次我们疯狂
了一夜,弄得她伤痕累累。后来她就开了这家」红人馆「,我是第一个五星会员。」

  我气得咬牙切齿,原来她结婚那晚,是真的陪马奇这个垃圾,还被他弄得满
身伤痕,难怪好几天不让我碰她。

  「老马,我有个疑问?像江心悠这样出色的女人,怎会看上郝大龙这个老丑
农民?」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郝大龙跟我吹嘘说,越是高贵的女人,就越是贱,
只要把她们肏爽了,就比自家媳妇还听话。」

  「嗯,这郝大龙虽然是个粗人,但话还是有理的。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唉~!这郝大龙不知扰了多大麻烦,竟被人暗杀了好几次,连一个眼珠子
都被戳掉了。那女人又求我,把他安排到秘密监狱。不过她真是贱,有好几次竟
然送上门来,给郝大龙肏. 我安排的监狱,可是还有一个人和郝大龙关在一起的,
她竟不害臊?」

  「老马,这你就不懂了,那郝大龙必有独特之处,让那女人迷恋。」

  「主公真是英明,属下佩服万分。」

  「老马,你不愧姓」马「,这马屁拍得滑溜。」红人馆「掌握的人脉资源不
少,对我上位有很大助力。不过那女人提的条件,是不是有些高?」

  「主公,您面对美色,竟还能做到」思虑周全「,让属下敬服。我认为,不
管她提什么条件,前提还是要让主公上位 .主公刚才答应她,我觉得并没有问题。」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她要干嘛?想上天吗?宇宙航空,多大的工
程,米国富豪们搞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什么风声?她一个小女人,要异想天开吗?」

  「主公,咱们不管她,只要她现在能给我们帮助就行了。其他的,以后再说。」

  两人又调侃了几句,就走了出去。

            ****** ******* ******

  我转身就去了宾馆,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心里空空的,我觉得失去了一切,
我的家庭,我的事业,我的妻儿,原来都是一场梦。

  我真想从窗户里跳下去,一了百了,可是我不甘心,我甚至还没和奸夫对过
面,如果我死了,不是成全了这对狗男女?我要找到他,然后杀掉他,最后在老
婆面前自尽,让她后悔一辈子。

  ……………………………………

  第二天,我回到派出所,取出一套监控仪器,这是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
晚上,等老婆开车回来后,我把设备安装到她宝马车上,因为我们各有一只钥匙,
所以安装得很顺利。整个监控系统,既能定位,又能通过手机观看车内的情况,
这样她去什么地方,我都能掌握。

  我又给她打了电话,说案子办得不顺利,可能还要耽误几天。引得她一阵埋
怨,又嘱咐我千万小心。她满怀备至的关心话语,哪像出轨过无数次的贱妇?搞
得我竟然不忍心调查她。

  又过了一天,老婆开着车来到商业街,她停在马路边上一会儿。这时一个样
子十分猥琐的老头,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我手机上立刻显示了老头的模样,土黄色脸,秃头白毛,绿豆小眼,塌扁鼻
子,满口黑牙。我认识这个人,他就是在我们婚礼上出现过的郝老根。

  这老家伙上车后,就点上一只烟,引得老婆秀眉皱起,然而也没责怪他什么?
记得老婆最讨厌别人在她面前抽烟,为什么不阻止。

  老婆帮郝老根系安全带,而老东西却乘机揩油,等老婆弯下腰来,他竟然用
他的枯皮老手,摸我老婆的奶子。老婆脸色绯红,好像责备了他一下,但并没有
阻止他的恶行。

  安全带系好后,老婆发动车疾驰而去。在车上,郝老根把手放到老婆丝袜大
腿上,抚摸着。他那土黄色的老脸上,挂着猥琐地淫笑,满口的大黑牙露了出来,
看上去非常恶心。

  他的手摩擦着丝袜,慢慢往老婆大腿内侧移去,不知不觉,老婆的大腿竟然
缓缓地分开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