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劫】56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红尘劫】56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 xingxing209
2020年7月12日发于SEXINSEX
是否原创:是

            五十六章:调教惩罚大会

  约两小时后,我终于来到了师傅家。这时,屋外下着雨,我连伞都没撑,就
跌跌撞撞的跑到师傅家门口,用力拍打着大门。

  「谁啊?这么晚了。」过了很久,屋内的灯光亮起,师傅来开门了。

  「你,星星?怎么啦?淋成这样了,出什么事了?」师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脑,不知道出了啥事。

  「师傅,我,我,呜呜……」我忍不住哭了起来。

  「别哭,有师傅帮你,你出什么事了?」师傅关心的问道。

  「慕慕,她,她死了……」我撕心裂肺的吼道。

  「啊?怎么回事?别哭了,快把事情经过告诉我。」

  我勉强忍着没哭出来,把事情来龙去脉和师傅说了一通,听完后,师傅起身
在房间里来回走着。

  「阿星,你先休息,好好睡一觉,我找人调查下。」师傅安慰着我,「相信
慕慕她也不希望你消沉下去的。」

  想到慕慕临别前的嘱托,以及我的誓言,我必须振作起来,我不仅要照顾好
小星星,还要为老婆报仇,我点了点头。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却无法入眠,脑海中闪现的都是慕慕嘱托我的场景,迷
迷糊糊慢慢才进入了梦乡,睡梦中,我梦见老婆站在我们分别的那座小山的悬崖
边,对着不断朝她合围过来的男人们喊道:「不,不要再过来,再过来,我,我
就跳下去。」

  但男人们不为所动,一个个朝她淫笑着逼近,似乎在说:「你跳啊,跳啊。」

  一个男人逼近慕慕后,伸手想拉住老婆,慕慕使劲摆脱了他的纠缠,而后大
叫一声:「老公,永别了。」而后猛的跳了下去。

  「啊,不要!!!」我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看着天花板上亮着的灯,原
来是个噩梦。我发现自己脸上竟然有泪痕,想到老婆的牺牲,悲痛欲绝,又忍不
住落泪。接着我又感觉浑身酸痛无力,摸了摸额头,好像发烧了,是啊,昨天被
雨淋了。

  这时,师傅在房间外敲了敲门,

  「进来吧,」我说了一句,师傅和师兄推门而入。

  「阿星,你睡了半天,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已经托人派人调查过了,那座山
上,没发生命案,也许,慕慕她还活着。」

  「真的?你们确定?」听到慕慕可能还活着的消息,我一下子就从床上弹了
起来,就像没生病似得。

  「嗯,当地部门没收到命案的报告,应该还活着,除非,有人收尸了。但不
大可能,没这必要。」

  「那就好,那她人呢?快拿我的手机,说不定她正联系我呢。」

  「阿星,她虽然没死,但可能落入他们手中了。」

  「啊,」我心情顿时又沉了下去,落入他们手中,也许会被残酷的调教,到
时慕慕生不如死。但,不是,还有我吗?老婆的嘱托还历历在目,她在等着我去
救她,「查,查到她被关在哪了吗?我要去救她。」我挣扎着站起身来,摇摇晃
晃的向前走去。

  「阿星,你现在发高烧呢,先把病养好,剩下的事,师傅帮你摆平,」说着,
师傅朝师兄使了个颜色,师兄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师兄,他,他去干吗?」我疑惑的问道。

  「我让他去探听情报去了,等吧,不需要几天就会有消息了,你这几天就好
好休息,到时,师傅保证让你救回你的慕慕。」

  「真的?没骗我吗?」我忧伤的说道。

  「先给你介绍下为师的过去吧,到时,你就知道师傅有没有骗你了。」

  师傅坐在我床头,把他的历史全部告诉了我,我没想到师傅原来还有这样的
过去。

  在师傅的慢慢叙述下,我了解了事情的全部。

  原来,师傅以前有个幼妹,后来失踪了,师傅为了找她,才隐居下来,暗中
成立了一个组织,但查找了这么多年,一直没啥进展,师傅估摸着妹妹可能也已
经不在人世了。

  「师傅,你是怀疑,和坑害慕慕的那个背后组织有关?」我悟出了一丝不寻
常的味道。

  「嗯,不过,查了这么多年,也只查到点皮毛,要想深入探查,总是以失败
告终。为师也老了,本来以为此生再也没指望查到真相了,现在,我觉得可以把
此事托付给你了,你愿意接受吗?」

  「我,愿意。」本来我只想把老婆救出来,就可以快快乐乐平平安安的度日,
没想到他们却欺人太甚,居然来抓老婆。既然你们不愿意我过悠闲的日子,那么
我也不让你们过太平日子,我就和你们斗一斗,尤其想到我发过的誓言——不死
不休,我用力点了点头。

  「嗯,这是全部资料,你抽空看一下,看完我们再详聊。」师傅把一叠资料
放在了我床头,然后走了出去。

  我窝在房间里一边养病,一边看这些资料。

  第三天,我和师傅进行了比较深入的交谈。

  「师傅,我看了下资料,我打算整合下,集中力量打击敌人。」

  「组成一个大型的集团,下辖金融,地产,娱乐等分集团。」

  「不过,集团人事方面,我不大了解情况。」

  「另外,保安公司那些人,我不知道咋处理。」

  ……

  「阿星,看的出,你这几天确实用心了,交给你,我放心。」

  「一切都按你想的去办吧,至于人事方面,那些人都是师傅的忠诚属下,放
心吧。」

  「别担心那些人只听师傅的,而不听你的,等过几天,我就带你去认识他们,
宣布你就是我的继承人。」

  「官有官道,匪有匪道。某些地方必须得有咱们自己的势力才行,只要掌握
好分寸就行了。放心,保安公司的总教官绝对忠诚,我救过他命,是退伍的特种
兵。」

  「阿星,你想,如果这次你身边由他们保护,还会怕俱乐部的人抓你们吗?」

  ……

  第五天,我身体差不多恢复了,师傅带我去和集团的管理人员见了面,宣布
了我是他的继承人,我提议整合后的集团就叫星月集团。

  一周后,我忍不住询问了师傅关于老婆的情况。

  「师傅,慕慕她……」我欲言又止。

  「嗯,你师兄调查过了,基本确定就在他们手中,应该没受伤,估计是慕慕
准备跳崖的最后时刻被他们阻止了。」

  「那……我们啥时去救她?怎么救?」

  「你呀,关心则乱,冷静,冷静,好好想想,晚些时候告诉我你的思路,这
也是对你的考验,不然别人以后拿你的弱点对付你,你岂不是慌乱之下就全面溃
败了。我相信你能克服,你能行。」师傅说道。

  数小时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想到了解救慕慕的计划。

  「就这样办吧。你师兄马上就会来了,带来最新的调查消息。你们商量好了
就办吧,不用什么事都问我,让我这把老骨头好好放松下。」

  说完这话,师傅独自回房休息了,我也躺在床上闭目思索着,一会儿后师兄
回来了。

  「师弟,弟妹应该就在汪公子的别墅里,现在汪氏旗下的资产大部分都给瓜
分了,这别墅就是其中之一,目前归李董所有,门禁森严,不好混入。」

  「有办法混进去救慕慕吗?」我听到话立刻翻身下床,向师兄问道。

  「嗯,根据消息,后天,俱乐部会在那别墅里举办一次PARTY,有机会
混入。」

  「什么聚会?难道是针对慕慕的?」

  「估计是吧。」

  「嗯,那后天我们一起去?」嗯,先进去和慕慕联系上,再看看有没有机会
找到汪公子留下的证据,之后再救慕慕。我盘算着计划和过程。

  「必须的啊,师父交代我要好好照顾你。」师兄说道,「到时别冲动。」

  「知道。」我回答道。

  ……

  第三天的晚上,我和师兄用俱乐部的VIP会员身份进入了别墅中。

  除了一些守卫之外,别墅里的人并不多,看来大概只有VIP会员才能入场。

  手里拿着分到的一个号码,据说待会会有抽奖环节。

  不曾多想,根据指示牌的引导,我走进一个传来阵阵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的
淫笑声的昏暗的房间里,只见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正吊在从房顶悬下来的铁链上,
她双手牢牢的被反绑在身后,拴在吊下来的铁链上,大腿小腿也被绑在一起,使
得她下身门庭洞开,而后两条铁链通过绑在膝盖处的绳索将她像青蛙那样四肢分
开吊在空中,阴毛被精心的修剪过,阴唇也被阴环上的细绳向外拉开,使得小穴
里的嫩肉被迫向众人展示着,不知道是痛苦还是羞耻,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我想要看清她的脸,却看到她上半脸戴着面具,而下半脸,则戴着口塞,只
能发出阵阵呻吟声。而且长发披于前,遮挡住了脸,使我看不清她的相貌。

  她是慕慕吗?我心跳的厉害,想要上去看清楚她的脸,这时,房间里的灯光
突然亮起,我环视四周,发现周围摆放着几台摄像机,正对着这个女人。

  「欢迎各位朋友的光临,」顺着声音看去,一个男子正拿着话筒述说着,不
是别人,正是之前在会所被汪公子打跑的「李董」,他头上还绑着胶布,看得出
来伤情未愈,我心里疙瘩了一下,这女人要是慕慕的话,估计会被他好好的修理
一番,以报自己头破血流之仇。

  「诸位,想必大家都知道,我前些天遭遇了点变故,」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不过好在老天眷顾,现在已经解决了,而她,」他又指了指该女子,「是这一
切的罪魁祸首,身为女奴却色诱客人,差点造成俱乐部内讧瓦解,因此,经俱乐
部会议商讨决定,给予她最高刑罚。」

  「现在,看到我手中的鞭子了吗,待会会从众人之中选出一人,来执行对她
的鞭刑。请各位看好自己的号码,第一轮抽奖马上开始。」说完,房间里的一台
机器上开始了抽奖,很快,号码停在了「35」这个数字上。

  「请35号客人来这里,」结果没人响应。

  「请35号客人来这里,」再喊了一遍,依然没响应。

  「35号客人没在吗?请大家再仔细看下自己的号码。」这时,我低头看了
看自己的号码,正是「35」,我操,我居然被抽到了,这是幸运还是不幸?没
来得及思考,我就举起了手,示意我是35号客人。

  「抱歉,刚才没注意。」

  「没事,恭喜你,获得了此轮游戏的娱乐权。」他递给我一根皮鞭,「会打
嘛?」

  「额,不,不大会。」我回道。

  「没关系,找准她的屁股,奶子,阴部打,就行了。」他狰狞一笑,「反正
不是你老婆,使劲的惩罚她就行了,打得她越疼,哭喊声越大,越好!」

  「嗯,我,尽力而为。」我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抽到我,总
比抽到别人好。

  「开始吧。」他在一旁催促道。

  「啪,」我再度深吸一口气,朝着她的大腿抽去,用了中等的力气。太小怕
被看出来,太重我又下不了手。

  「呜呜呜」女人的悲鸣声响起,大腿上出现一道淡淡的印痕。

  「啪,啪,啪,」我接连数下,都瞄准了大腿,而后「啪」的一下瞄准了她
的奶子,总要做做样子,不然一看就有问题。

  「对,就这样,抽她奶子,抽她骚逼。」底下的男人也起哄着。

  于是,我少量鞭子抽在了奶子和阴唇处,大部分都抽在了大腿上,以减轻她
的痛苦。

  即便如此,每次抽到奶子和小穴处时,她都猛的身体弓起,不停的颤抖,嘴
里发出呜呜的叫声。

  「继续,要抽10分钟呢。」他在一旁见我频率缓和了下来,提醒我道。我
只能继续慢慢的抽着。

  「呜!!」突然,随着一声「啪」,她被堵住的嘴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尖叫,
身体也比刚才颤抖的更加剧烈,胸前的一对玉乳波涛汹涌,随着身体的不断扭动
挣扎而大幅晃荡着。

  我仔细望去,原来我那一鞭,不小心,击中了她的阴蒂,「擦,」这种怪事
也有,我明明随便一抽。这可是全身最敏感的部位啊,此刻恐怕剧痛无比,整个
阴部都在剧烈抽搐着……

  底下的观众则不断起哄道:「挖槽,道友好准,佩服佩服。」

  「下一鞭能让她失禁。」

  我则只能心中默念:「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随后继续瞎抽。

  但天公不作美,TNND,不久后的另一鞭真的又抽到了她的阴蒂上。

  只见这次她屁股往后一缩,从小穴处喷出一滩水渍。我用手摸了下,闻了闻,
是尿液的味道,她居然在这种条件下失禁了。

  我一脸尴尬,朝四周望了望,发现那个李董正朝我竖起大拇指,TNND,
夸我打的准?靠。我能说啥?难道说,因为这是我老婆,所以我熟悉她的身体,
因而打的准?我只能尴尬的笑了笑,他示意我继续鞭打,时间还没到。

  我只能继续,我想之前几次瞎几把打,居然打到了,这次我认真点打,总打
不到了吧。于是,我开始按照2下大腿,2下奶子,1下小穴的流程微微用力鞭
打着。

  「啪,啪,啪,」皮鞭准确的落在这几处部位上,她的身体上也逐渐布满了
鞭痕,身体无力的扭动着,呻吟声也越来越轻,浑身上下被汗水浸透,长发黏在
湿滑的皮肤上,她的头也无力的垂在胸前,我慢慢的减缓了鞭打的频率和力度,
等着最后时间的到来。

  「最后一分钟,再打最后几下骚逼,刚才不够用力。」他说道,我无奈,继
续拿起皮鞭,用力抽了下去。

  「好了,最后送她一程吧,」过了会,他说道,我疑惑不解,他走到她跟前,
伸出两根手指,插入她的小穴,抽插了几下,将手指抽了出来,手指上沾满了她
的爱液。

  我懂了,于是,我也伸出两根手指,插入了她的小穴中,慢慢的抽插着,很
温柔,我怕之前我打中了她的阴蒂,她现在还疼着。过了没多久,只见她身体哆
嗦几下,从小穴喷出一股透明的水渍,我再闻了闻,这次真的是高潮了,而后转
过身来,用沾满她淫水的手向台下的观众挥手示意她冲击了欲望的巅峰。随后,
看了一眼那个李董,转身走下台去。

  「接下去,是第二轮抽奖环节,奖品是……」台下一片肃静。

  「奖品是鸳鸯浴一次。看看咱们的美人已经香汗淋漓了呢。」

  这次好运不再光顾我,抽到了第23号。随后在李董的示意下,他抱起软弱
无力的她走进了一旁的浴室。不久之后,墙上的大屏幕打开,只听见里面传来一
阵阵粗重的喘息声和此起彼伏的呻吟声。

  可能由于之前的鞭打耗费了她太多精力,现在的她无力的倒在他怀中,任由
他上下摸弄擦洗自己的身体。

  只见他先把沐浴露抹在她的小穴处,而后掰开小穴,仔细的揉搓着小穴里面
诱人的嫩肉,她的身体禁不起这刺激,忍不住颤抖,胸前的一队玉兔也颤颤巍巍
的抖动着,嘴里也不自主的发出呜呜呜的呻吟声。

  「在沐浴露里掺加了一点有趣的东西,过会儿就有好戏看了。」这时,李董
又说道。

  「有趣的东西?」我想着,「难道是春药??」

  「一点可以增加她欲望的东西,这次她敢忤逆主人们,可见她的意志还很坚
强,欲望不够深,自主力还很强,还不是非常驯服听话的宠物。因此,还需要进
一步送去强化调教,但因为要举办本次惩罚大会的缘故,暂时耽搁了下来,只能
先用一点这东西将就着。」李董慢慢的讲述着原委。

  在他讲述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将沐浴露涂遍了她的全身,泛起了泡泡。渐
渐地,我发现她起了变化,脸颊泛起红晕,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之前扭扭捏捏
的身体也开始主动往男人那抚摸她胴体的双手上靠去,那略显粗糙的双手摩擦着
她光滑细腻的皮肤,她口中居然发出压抑着的轻声呻吟,并且顺从的分开双腿,
甚至主动抬起臀部,将自己的嫩穴迎了上去。

  这时,镜头也主动截取了她的整个私处的画面,暴露在大家眼前,只见被剃
光阴毛的蜜穴上泛着一层亮晶晶的水光,窄小的洞口微微张开,里面的嫩肉随着
她呼吸节奏而一张一合着,像是在诱惑着鸡巴的深入。

  他摸了摸她的小穴,然后将手指伸入其中,搅拌了几下,而后将手指抽出,
抽出时带出了大片的爱液,他笑着说道,「没想到里面竟然这么湿了,真是个骚
逼。」

  说着,他又用手指来回刮弄着她粉嫩的阴唇,很快,沾满了晶莹的爱液,并
且在他的抚弄下,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抖动着,口中发出不可抑制的轻微呻吟声,
并且努力抬起阴部往正玩弄着她的肉体的男人的手指靠去,企图得到慰藉。

  「现在的她的样子只是她未来生活的缩影,不久之后,在精心设计好的调教
流程的作用下,她在清醒的时候也会像现在这么骚浪。曾经对她太仁慈了,没想
到她是白眼狼。嘿,在那里,在那样的环境里,没有女人,只有雌兽,她会哭着
喊着求男人操她的。」李董又在边上解说着。

  这时,镜头里的她越来越敏感,在他不断逗弄下,身体做出了无法自主的生
理反应。

  「想要了是吗?」男人问道。

  「……是……」她用微弱的声音回道。

  「没诚意,想想你现在的身份和处境,该怎么说?」男人对刚才这个答案不
大满意。

  「我,我是主人的,性奴隶,求,主人插我,我的骚逼,好痒,好难受,想
要大,大鸡巴!」

  「好,回答的挺好,现在,奖赏你一下!好好吹!」说着,他把自己的鸡巴
塞进她的嘴里,让她卖力的舔吸着,他也被舔的发出畅快的呻吟声。

  没过一会儿,他就射在了她的嘴里。

  「不许吐,吞下去。」她听话的吞咽了下去。而后,她转过身子,手肘撑着
床,弯腰跪趴着,撅起雪白的肉臀,摆出一个后入的姿势。

  「怎么,你还想要我插你骚逼吗?」男人不怀好意的问道。

  「嗯,主,主人,还没插我,我的骚逼呢,痒,难受。」

  「哈哈,想被插?先去见下你的老公们。」说完,给她戴上项圈,握住项圈
上的绳索的一头,向外走去,随着绳索的拉扯,她也在地上慢慢爬行。

***********************************

  本来上周说这周可能不发,但是最近股票大涨,心情不错,就发下吧。【红尘劫】56

  只是俺手里存货基本快清空了。【红尘劫】56

***********************************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