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州潮生曲】(第壹拾叁章 嫩杨弱柳持娇宠 傲雪寒梅齐争艳 )(不绿轻虐纯爱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ufo007/nasekaja
2020/04/09發表於:sis、第一会所
是否首發:是
字數:10,889 字

  写在前面:

  这两天回复渐渐开始多了起来,飞碟很欣慰。(如同老父亲的眼神。被打个
半死。)

  嗯,除了大侦探一如既往的剧透,还有各位读者朋友的鼓励,还发现了一个
很严重的问题。

  简直就是涉及本书的生死攸关啊!

  我这么有诗意的一个名字,居然会被人以为是绿文淫虐!那我辛辛苦苦绞尽
脑汁想的富有诗情画意的标题是为了什么!(满地卖萌撒娇打滚求红心!)

  嗯,为了完美解决这个大家只看标题再决定看不看正文的问题,飞碟决定以
后在标题加上【不绿轻虐纯爱向】这样的说明。版主请见谅。

  但是如果这样的话,标题前的分类出一个不绿就好了啊……飞碟辛辛苦苦选
的都市是为了什么?(怨念)

  其他有什么问题欢迎大家在下面提出,存稿里面飞碟已经尽量去修正文风,
大家会看到更多更暖心,或者更能引起大家思考的东西。

  好了,之后的东西我们回复再说吧。

  就这样,看文看文。

             *** *** ***

  我总觉得虎哥有什么话没有说,而且可能是对我至关重要的事情。这个念头
一直在我心头盘旋,让我有些走神,对走在我身边,叽叽喳喳说着学校八卦的雪
珊,却是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

  「臭杰哥哥,接了小雅就不理我了……是不是在想小雅呢?」我只听到一声
娇嗔,接着脚面上就传来了一阵微痛。我愕然回望雪珊,只见她摆出凶狠却又可
爱的姿势,插着腰似乎在指控我,好像我是当世陈世美一样。我无语摇头,果然
女人不管大小都是要吃醋的嘛……而且直觉真是准的可怕,虽然我不会承认。

  「怎么啦,我的雪珊小宝贝,」我讨好地凑上去,摸了摸她的头顶,她的态
度立刻软化了下来,虽然还是想装的跟小母老虎一样,「我刚才是在想事情,不
过却是在想你妈妈的事情后续而已……你怎么就吃起飞醋了……好酸呀……」

  「谁……谁吃醋了!明明是你跟人家在一起都不专心!肯定在想别的女孩子
……」被我摸着头顶搂在怀里,雪珊浑身酥软,却倔强地说道。「妈妈不是已经
没事了嘛……怎么还有后续……」

  「我们先去看妈妈,晚上的时候我再好好告诉你好不好?」我富有深意地说
道,雪珊听见晚上再说,小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使劲挣脱了我的搂抱,往医
院大门跑去。

  「大坏蛋!谁要理你!略略略略……」一边跑,一边娇笑吐着嫩舌,看得我
恨不得在大街上就将她强行搂在怀里痛吻。

  「青欣,看样子身体好很多了,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能出院……」推门走
进病房,雪珊当先跑到了妈妈身边,我看着面色红润许多的严青欣,一边看着床
头的记录,一边说道。

  「你们来啦,嗯,医生也说没有太大问题,估计再待一个晚上就好了……」
严青欣看到我们来了,似乎非常高兴,往里挪了挪身位,搂着女儿说道。

  「你也不要太心急于工作了,」我看着床头的Pad还亮着,心疼地说道。
「下午去了趟酒吧,然后碰到了昨天的虎哥……」我把酒吧的事情和结果告诉了
严青欣,说道虎哥要杀了三个人,青欣立刻紧张了起来,然后我才轻描淡写地把
那两个人的身份和严子浩的下场告诉了青欣,果然见她脸上露出了释然轻松的神
情。

  「阿杰……其实当年我还没有出嫁的时候,大哥虽然不务正业,但对我也挺
好的……」看到我果然如此的表情,严青欣柔声解释道,「其实当年的决裂正是
因为珊珊的爸爸,大哥觉得他没钱没势,又没有努力上进的意愿,所以一直不同
意我嫁给他,还开了天价彩礼……那时候其实还有一个我大哥的朋友在追求我,
只是当年我选择了她爸爸而已……我是觉得她爸爸有才华,虽然不太会交际,但
对我的关心无微不至……只是不曾想大哥的事业在我婚后一落千丈,然后她爸爸
又出了车祸……只是没想到分开几年之后,我大哥会变成这样……虽然我也很恨
他,但他毕竟是我大哥,也罪不至死……谢谢你阿杰……希望这次能让他清醒一
点……」

  「好啦,不用跟我解释那么多啦,我知道你们以前肯定是兄妹情深……」我
握着严青欣的柔荑,轻声的说道,旁边的珊珊却是一脸猝不及防一嘴狗粮的样子,
也学着我将小手伸进了我的掌中。「珊珊乖,别闹啊……青欣,说说你怎么会晕
过去的吧?听虎哥说你打算咬舌自尽怎么回事?」

  「这个……」听到我问起这个,青欣不由得伸出自己的嫩舌,看上去似乎还
有些红肿,在唇间舔了一圈,顺势一记妖媚的眼神瞟了过来。看着我目瞪口呆,
连口水快要流下来的样子,不由噗嗤一笑,有些害羞的说:「当时你不在嘛,我
以为你赶不回来了,又被他们……我就想着宁愿死了也不会让他们得逞,但是当
时也没有小刀玻璃碎片什么的……最快的方式就是咬舌自尽了……然后不知道为
什么,脑后一痛就晕了过去……」

  「小傻瓜,」趁着雪珊乖乖到旁边给妈妈削苹果,我摸了摸她的头,大概明
白了过程,心中却为她的选择而感动,口中说道,「咬舌自尽本身就是一个谎言,
最多舌头咬断,是不会死掉的,古代是因为咬舌大出血死掉,或者因为窒息而死,
但现在医学发达,很快也能救回来……但是你会很疼那是真的……」然后趁着雪
珊不注意,另一只手掌从被单边缘伸了进去,抚摸着她的大腿,凑近她的耳边,
「我和小弟可都不希望失去你的舌头呢……」

  「嗯……」从琼鼻发出一声克制不住的娇吟,我感觉到青欣的大腿在微微的
颤抖,似乎还在为之前的事情而后怕,又似乎因为我的触摸而兴奋,我正在安慰
性的抚摸,却感觉一只柔荑拉着我的手,按向了她的小腹深处。隔着病号服我都
能感觉到小腹和耻骨顶端的灼热,而当我的手伸入她的腿间,却立刻被她修长的
大腿有力地夹住了,嗔怪却带着羞涩笑意的眼神,和我对视了一眼,青欣带着羞
意低下头去。

  医生来查过房之后,表示明天上午应该就能出院了,我便顺势带着雪珊告别
了青欣出了医院。去肯德基买了两个女孩子最爱吃的鸡翅全家桶之后,远远便看
见了小雅穿着淡绿色外套的身影。

  雪珊看见小雅,放开了抱着我的胳臂,兴奋地跑上前去,两个小女孩手拉着
手,亲密地说着话,蹦蹦跳跳地上楼开门,而我在后面,看着鹅黄淡绿色的两道
同样青春靓丽的身影,想着她们一颗芳心都系在我身上,心头便一阵火热。

  似乎经过了和我的亲密接触,小雅更开朗了一些,吃饭的时候和雪珊一左一
右地紧贴在我身边,虽然没有像雪珊那样做出喂食的举动,但火热的眼神却不时
投射在我的脸上。

  饭后我自然还是摆出了威严的老师架势,给她们细致地讲解了书本上的难题
和疑惑,并辅导她们完成了作业。只是两名少女在饭后嘀嘀咕咕一阵后,居然同
时换上了宽松休闲的汗衫睡衣,偶尔低头伏案,从宽松的领口看进去却是一片雪
白耀眼,让我口干舌燥,便不由得心中嘀咕两人是不是故意的。

  为了不打扰两人写作业,我落荒而逃似地跑去了厨房,生怕一个冲动将两女
搂在怀里亲吻抚摸恣意怜爱。而此时佩柔嫂子的电话打了过来,询问完青欣的状
况后,表示明天一早就能回来,却也是正好能赶上青欣的出院。

  晚上两女孩看看电视聊聊天,差不多也是十点多了,被我赶去洗澡睡觉,我
正躺在床上看书,却见雪珊悄咪咪地跑了进来,趁着小雅先睡着了,一掀被子就
钻到了我的怀里。

  我宠爱地吻住了她的香唇,却感觉肉棒一下子被娇嫩的小手握住了,随着她
的抚摸,很快就昂然挺起。雪珊嘻嘻一笑,撩起了自己的睡衣,将我的大手拉了
进去,按在了她微微隆起的小乳鸽上。我讶异地发现似乎经过我的抚摸和把玩,
雪珊的娇嫩幼乳好像变大了一点,猛然接触居然撑满了我的手心,娇嫩挺立的乳
尖硬硬的在我的掌心摩擦。

  我一边轻抚着她的嫩乳,享受幼嫩肌肤带来的柔滑触感,一边环抱着她的手
便笼上了她的翘臀,娇嫩的臀丘如同青欣一样,肉感十足,每次揉捏都能感觉翘
臀嫩肉将我的手掌弹开。

  雪珊的呻吟随着我的抚摸越发的频繁起来,而当我的大手滑入她股沟的时候,
她却猛然一下子按住了,「今天不行啦,人家来那个了……」随着她的话,我的
指尖也感觉到她胯间内裤传来的厚实,正当我讪讪地收回大手时,雪珊却如同小
狐狸一般轻笑,「不过今天杰哥哥和妈妈……我看到了哦……杰哥哥是不是忍的
很难受呀……嘻嘻……」

  随着我恨恨地一巴掌拍在她的翘臀上,雪珊惊呼一声,随后便报复性地钻入
了被子,拉下我的睡裤,娇嫩的樱唇微启,轻轻地咬了一下粗大的龟头。当我忍
不住按着她的臻首,凑向自己的小腹时,她才乖乖地将我的龟头吞入口中。

  正当雪珊趴在我的胯下,专心致志地用小嘴服侍我的肉棒的时候,我突然有
点心虚地发现小雅的身影站在了门口,面带着娇羞看着我,慢慢地往床边靠了过
来。

  我伸出手,握住小雅的柔荑,面对她闭着眼睛送上的香吻,忍不住托着她的
嫩颊,便吻了上去。一边嘴唇享受一个少女的香吻嫩舌,一边龟头又在另一个少
女口中被香舌挑逗,我忍不住舒爽地发出了闷哼声。

  而当小雅正想钻入被窝,趁着雪珊不在和我亲热一番的时候,被窝却被掀了
开来,雪珊含着我的肉棒,一脸果然被我猜中了的样子,鼓着腮帮看着正在舌吻
的我和小雅。

  「呀!雪珊你……」小雅却也惊讶地看着雪珊给我口交的样子,知道雪珊很
依恋我,但一直以为是她妈妈和我的关系亲密,却没想到她也到了这样亲密的地
步。

  呆了一下,慌乱中的小雅本能的就想要逃跑,而雪珊也要跳起来,我却不由
分说,一手一个将她们左右搂在了怀里,用力控制着她们的挣扎。「雪珊,小雅
和你一样喜欢我,我也像喜欢你一样喜欢小雅……」

  「大色狼,大骗子!」雪珊挣扎无果,恨恨地用小粉拳敲打我的胸口,听见
我的话,却也没有再挣扎。「小雅你怎么会上当!」

  「我……我没有……我是真的喜欢杰哥哥……」上午被我挑逗到高潮,却没
有直接要了她的身体,小雅既倾慕又感激,勇敢地直视着雪珊,慑懦地反驳着。
「杰哥哥努力压制自己的欲望,没有直接伤害小雅……小雅要做杰哥哥一辈子的
女人……」

  「小雅你!不行,我才是杰哥哥一辈子的女人!是他最宠爱的女人!」雪珊
任性地说道,扭着身体在我怀里撒娇,似乎忘记了刚才为什么愤怒。「杰哥哥你
说是不是嘛……」

  「好好,你们都是我一辈子的女人,等你们长大一点就永远留在杰哥哥身边
好不好?」我怜爱地亲了亲雪珊的脸颊,一脸宠溺地说道,「你和小雅是最好的
闺蜜,朋友,我对你们的宠爱也都是真心实意的……我们一直在一起不是更开心
嘛……」转头又对着一脸幸福的小雅说道:「你现在可能对我的感激更多一点,
但我希望未来你也能真心地爱上我……」

  「大骗子!你是不是在做后宫梦?!」就在小雅娇羞着点了下头,然后埋头
到我的胸膛时,雪珊却似乎清醒了过来,恨恨地在我耳边说道,洁白的银牙咬了
下我的耳垂,顿时让我通体酥麻。而就当雪珊再次将小手探向肉棒的时候,却突
然碰到了另一只柔荑。

  两人触电般地缩回了手,脸上浮现了一阵红晕,却又对视着轻笑了起来,似
乎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样。然后心意互通般一齐钻了下去,一左一右趴在我的跨间,
好学地研究讨论起了我的肉棒。

  肉棒空悬了半天,却不见有女安慰,寂寞地慢慢垂下头去,却突然被一只小
手握住了根部。而两只巨大的蛋蛋也被另一只略显粗糙的小手托了起来,轻轻揉
按。突然被抚慰刺激,肉棒立刻又再次精神了起来,甚至在空中还跳动了两下,
却引起两女的咯咯娇笑。看着两女把我的肉棒当做新奇的玩具,我恨恨地抓住她
们的娇嫩臀丘,报复性地搓揉起来。小雅和雪珊被我突袭敏感部位,娇呼一声,
便是娇躯一软,伏了下来,翘臀高高挺起,任由我搓揉把玩。

  随后我便感觉肉棒龟头一热,被温热湿润的腔道包围,而巨大睾丸底部,也
传来了香舌舔弄的感觉。低头看去,小雅主动将我的肉棒龟头含入,雪珊却恨恨
地看了我一眼之后,伸出嫩舌,试探性地在蛋蛋和肉棒的根部来回舔舐着。在看
到我露出愉悦的表情,发出舒爽的闷哼,大腿肌肉由于极度的酥麻而颤抖时,古
灵精怪的雪珊似乎又发现了新大陆,居然毫不犹豫将我的蛋蛋半含入口中,吮吸
含舔了起来。

  两女同时轮番口舌侍奉玩弄着我最敏感的肉棒睾丸,却让我的快感也是节节
攀升,我忍不住按住了小雅的臻首,将肉棒用力往她的喉腔深处挤去,小雅也没
有反抗,反而张开小嘴,强忍不适放松着喉腔肌肉,任由我的肉棒不断冲击着她
的咽喉。在我的手指探入她的内裤,不断在她淫湿的花瓣裂隙中来回滑动,时而
逗弄她的肉蒂时,小雅便承受不住地双腿一紧,夹住了我的手指,一股热潮便自
缝隙间涌出。

  感觉到了女体的酥软,我的肉棒也猛然间往里一顶,半个龟头似乎已经突破
了小雅的咽喉,硬生生地挤入了进去。小雅闷哼一声,咽喉被首次突破的刺痛让
她眼泪一下子挤出了眼眶,而看到好友被这般欺负,雪珊忍不住将我的肉棒抽了
出来,不管上面沾满了小雅的唾液,主动便将晶亮透红的肉棒龟头含入了自己的
口中,顺势还带着胜利的微笑看了瘫软在一边的小雅一眼,似乎在炫耀只有在她
的小嘴里面,肉棒才会最愉悦一样。

  我报复性地坐起来,让小雅躺在一边休息,手指探入雪珊的小腹深处,惹起
雪珊一阵呜呜的呻吟抗议,扭动娇躯想要躲避,却在被我按住肉蒂,小心翼翼不
去触碰流着鲜血的花径裂缝,轻按重捻之下,双腿也紧紧夹住了我的手指,同样
不堪承欢着。

  肉棒很快挤入了雪珊的咽喉,小雅好奇地看着咽喉被肏入而显得凸起的白皙
脖颈,同时也一样热泪盈眶,琼鼻发出娇嫩哼鸣的雪珊,似乎在说你也比我好不
了多少,同时小手也是恶作剧般探入小雅的胸口,轻捻着她的乳尖。

  强烈的咽喉紧缩,加上两名少女的互相爱抚,又玩弄着雪珊的肉蒂,让她不
断地颤抖分泌着鲜血和淫液,一阵征服感和满足欲不断充斥着我的心头,我只觉
得精关一阵酥麻,忍不住将雪珊的臻首紧紧按在我的小腹处,肉棒深深刺入她的
咽喉,随着我的低吼,一股股精液随着肉棒的跳动一下子喷了出来。雪珊似乎被
呛到了一般,小嘴一阵低咳,肉棒猛然间从小嘴弹出,大量的浊白精液猝不及防
地喷洒在一旁强势围观的小雅脸上,沾满了她的嘴唇。

  似乎第一次尝到精液的味道,如同小猫般将自己嘴边的精液舔入口中,品味
了一番后,小雅猛然贴上了雪山的樱唇,嫩舌不断将雪珊微张小嘴溢出的精液卷
入自己小嘴,而被我挑逗到高潮的边缘,神志不清的雪珊一边呻吟的同时,本能
夺食般也伸出了自己的嫩舌,和小雅交缠在了一起。

  当雪珊突然浑身紧绷,一股股混合着鲜血的淫精从裂隙中涌出高潮的时候,
恢复精力的小雅却又放开了雪珊,一下子将我依然勃起着的肉棒含入口中,香舌
围绕着龟头清理,一边小手挤压着棒身,将残余的精液从龟头挤出,卷入了自己
的小嘴。

  嬉闹高潮之后,两名少女终于乖乖在我怀中一左一右沉沉睡去,而我也分别
亲吻了她们的额头后,便进入了梦乡,直到第二天早晨被定好的闹钟叫醒。

  两名少女睡眼惺忪地抬起头来,睡衣半解,春光外泄,却是看的我肉棒一阵
骚动,亲吻了一下她们的脸颊,强忍晨勃的快感,将两个还打算玩闹一会的少女
赶下床洗漱,我逃也似地来到厨房,做起了简单的早餐。

  等两女满足地吃完了早饭,我便叫了辆出租,将她们送去学校。出租上两女
虽然不敢闹得太过分,但依然还是一左一右紧紧依偎着我坐在后排,惹得青年司
机一阵口水滴答的羡慕,暗叹兄妹父女感情真好。

  校门口拐角日常亲亲告别,送完两女我也不下车,直接去到医院,看了下青
欣还在沉睡,便先去跟护士确认了下,排队办理出院手续。交完费,正帮着青欣
收拾东西,严青欣也换完了衣服,一身休闲牛仔装,披着一件乳白色的短风衣,
脸上薄施粉黛,如若傲雪精灵一般弱弱地靠在床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忙碌。

  「午饭定了香再来,这几天你都没怎么好好吃饭,也是庆祝你出院。」我笑
着将青欣递来的牙膏毛巾放入背包,然后拉起拉链,随意地说道。

  「行啦,是不是你嫂子也回来了,就打着左搂右抱的主意?」青欣嘴角挂起
了我还不知道你的那种微笑,却是看的我心头一阵痒痒,趁着左右没人,我一把
将她搂入怀中,狠狠吮吸着她的香唇,手掌更是探入她风衣内的饱满胸前,狠狠
地捏了一把。

  「讨厌呀!小坏蛋,大色狼!等下被人看到啦!」被我吻得气喘吁吁浑身发
软的青欣拼命想要推开我,粉拳柔弱无力地拍打着我的胸膛,水雾弥漫的双眼却
闪动着妖媚的目光,这种欲拒还迎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就要直接将她就地正法。
「乖啦,快点放开我,不是还要去吃饭嘛……呜呜……」

  「叫你再惹我!小心我就在这儿把你就地正法!」我再次狠狠品尝了她的嫩
唇香舌,将她吻得差点喘不过气来,这才放开她,貌似恶狠狠地说道。

  「好啦好啦,人家不跟你亲嫂子抢啦,省的你难做……」柔柔地拉着我的手,
青欣笑着说道,眼中却有着一丝落寞。「要是哪天你真的要离开,记得提前跟我
说……」

  「我要你跟嫂子都怀上我的宝宝,然后我们一直在一起,我是不会放你跑的!」
我看着青欣嫂水雾弥漫的眼睛,认真地说道,「你和嫂子的小嘴、花径、身上所
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你休想借口一走了之!」

  「你想得美!先去搞定你嫂子那个醋坛子吧!」青欣感动了一会,想起了什
么,却又带着促狭的笑容,揶揄道。「好啦,不难为你了,晚上趁着雪珊做作业,
我好好补偿你好了……小色狼!」

  午饭的时候果然没什么大事,看见青欣跟在我身后走进来,早就已经在饭点
等着的佩柔嫂子抢过来搀扶着青欣,两人亲密低语,我却什么都没有听到,只见
走在前面的两人如同亲姐妹一样,时不时的回头瞪我一眼,示意我快点跟上。

  落座后两女一左一右坐在我身边,我总觉得的场景熟悉之极,还没来得及想
起来,左右脚掌分别一痛,佩柔嫂子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娇声道,还不点菜!
青欣却噗嗤一笑,似乎也猜到了她和佩柔嫂子同时踩我脚掌的动作。当然这顿饭
我只有齐人之形,没有齐人之福,坐在中间似乎只是为了更好的履行服务生的活,
要么夹菜,要么给二女倒饮料,青欣倒是趁着佩柔嫂子不注意,悄悄捏了捏我的
手掌,而佩柔嫂子似乎狐疑着什么,只顾跟着青欣说话,却没有搭理我。

  饭后,送青欣嫂上车,我们在出租车上,佩柔嫂子只是依靠着我,什么话都
没说。直到回到家,我将东西放好之后,却看见佩柔嫂子一个人坐在床边沉默着
似乎在想些什么。

  「嫂子……在想什么呢……」我嬉皮笑脸地蹭过去,贴着她的后背环住了她。
正想要亲吻她的耳垂,挑逗下她时,佩柔嫂子却转过脸来,认真地看着我。

  「阿杰,要不你跟青欣在一起吧……」她的话差点让我吓得心脏都跳了出来,
以为她知道了我们的奸情,直到下一句话,我才缓缓放下了心。「青欣比我可怜
的多,还有那样一个大哥,她们孤儿寡母的,没个男人似乎真的不行……而且我
看她对你并不反感……」

  「嫂子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我讪笑着,喃喃地道,「我……」

  「我不是说你一定要娶她为目的,」佩柔嫂子打断了我的话,自以为看出了
我的顾虑,「只是能帮的时候帮一下,女人的寂寞我也懂……之前是怕你伤了身
体,而且当年她的传闻并不好……但经过这件事情,我知道她也有她的难处……
嗯,当然如果你有女朋友了,就必须适当保持距离了,这也是我的底线……」

  「嗯,那我知道了,能帮忙我一定会尽量帮忙的……」还不清楚嫂子是否在
试探我,我只能尽量岔开话题,然后抬起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呜呜……小坏蛋……放开我……洗澡!先去洗澡!」感觉我的魔爪又开始
蠢蠢欲动,佩柔嫂子也有些情动,但依然还是使劲推开了我,赶我回房洗澡。

  我匆匆冲了一把凉,浑身上下穿着一条内裤便再次推开嫂子的房门,浴室里
正水雾弥漫,似乎佩柔嫂子还没洗好,我躺在床上刷了会手机,很快便听到了浴
室水停了的声音。

  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之后,当浴室门打开,看到佩柔嫂子的那一瞬间,我鼻
血差点直接喷了出来。娇柔的女体从浴室中缓缓走出,湿漉漉的短发披散在脑后,
出水芙蓉的脸上沾染着几颗水珠,脸上的皮肤因为洗浴的关系泛着红晕,一双眼
睛水波流转,挺翘的琼鼻不时可爱地皱几下,小嘴轻抿,香嫩小舌还时而伸出来
诱惑地在唇上舔舐一圈。

  而白皙的脖颈下,大半胸乳露出,无肩带梅花印文胸托着饱满的胸乳,似乎
在诱惑着我快点去解放那对大白兔,然后恣意怜爱。文胸下端则有几条细巧的丝
带,牵着一条跟不穿没区别的及臀短裙,将将遮住大腿根部,稍微走动便能看见
丰满的臀肉。而深深陷入臀沟股间的丁字裤绕过跨间,在小腹深处形成比修剪过
的三角毛发大一圈的布条,若隐若现地勾勒出花瓣裂隙的形状。大腿的中段更是
穿了一双丝袜,丝袜上方的黑色丝带连着丁字裤,凸显着大腿的白嫩柔滑。被丝
袜包裹着的秀嫩脚掌穿着一双可爱的Hellokitty拖鞋,娇嫩可爱的脚趾还在不断
翘起,仿佛在向我示威一般。

  「好看吗?我特地在省城买的……」带着轻笑走到我的面前,如同雪地寒梅
一般,在我面前转了一圈,然后女王样的一脚踩在我的跨间床上,勾起了我的下
巴,「我要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我!就算严青欣那个女人也休想让你忘了我!」

  「反了你了!居然还想当女王!」我突然暴起,将她抱住后摔到床上,然后
整个人压了上去,一下子吻住了她的唇,粗暴地吮吸起来,双手握住她高挺的乳
肉,肆意地搓揉起来。「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警告你!别以为引诱我跟青欣嫂
在一起你就能轻松偷懒了……你可是我孩子的妈,承受我的雨露是你的责任和义
务!不许不爱我!」

  「是的呢……我的陛下……」似乎被我的粗暴吓了一跳,呆了一下的佩柔嫂
子突然又温柔地笑了起来,如同偷吃到鸡满足无比的小狐狸。她双手环着我的头
颈,大腿也缠上了我的腰,吃吃笑着说道:「那也就是说……你早就跟青欣那只
骚狐狸在一起了是不是?……啊啊!被人家说中了就只会欺负人家!讨厌啊!」

  我被佩柔嫂子的话说的一呆,又中了她的圈套,果然她就是在试探自己!心
虚愤怒之下,我猛然低头,叼住了她的浑圆丰满的乳肉顶端,一边用牙齿轻咬,
一边舌尖不断舔弄,同时小腹下压,肉棒顿时狠狠地贴在了她娇嫩的花瓣上。虽
然隔着内裤布料,但两人都同时感觉到了对方的灼热、坚挺、湿滑、柔软、强烈
的欲望和深深的依恋。

  佩柔嫂子主动吻住了我的唇,舌尖疯狂地探入了我的口腔,而我不断回应着
她的侵袭,搓揉乳肉的同时,手掌也探入了她的跨间,感受着花径充盈的湿滑和
温热。即使隔着丁字裤,我也能感觉到她的花瓣已经完全分开,湿润的花径和勃
起的肉蒂已经做好了迎接我凶暴撞击的准备。

  当我伏到她的腿间,佩柔嫂子早已经乖乖张开大腿,等待着我的舌吻,而小
嘴则将我的肉棒主动吞入,小手托着肉蛋,缓缓抚摸着。我将佩柔嫂子的内裤拉
到一边,果然见她的花瓣和毛发上,已经沾染了明显的露珠,整个花瓣往两边分
开着,娇嫩的花径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花径嫩肉晶莹透亮不断蠕动,带动着花
径淫液不断沿着溪谷流淌而下,再沿着深幽的股沟不断染湿着床单。

  「嫂子你的花蜜流出来好多,让我好好替你清理一下……」说完我便埋头用
嘴吻住了她的花瓣,用力吮吸着她花径中溢出的花蜜淫液。而被我突然舔舐的刺
激,佩柔嫂子不由地发出压抑的呻吟,整个人都颤抖弹跳了起来,我感觉肉棒更
是被深深吞入她的小嘴喉腔,龟头不断传来被小嘴吮吸的强烈兴奋快感。

  舔的佩柔嫂子的淫液如同失禁一般喷出,我抽出了肉棒,让佩柔嫂子趴在床
上,整个翘臀高高挺起在我的面前,肉棒抵上了湿润的花瓣,来回摩擦几下之后,
猛然间肏入了紧嫩湿滑的花径。

  「呜……阿杰你的好大……人家里面都被塞满了……呜呜……顶到最里面了
……」一边呻吟着,佩柔嫂子一边回头,和我舌吻交缠了一会儿,突然说道,
「是人家里面紧……还是青欣里面更舒服?青欣会玩的花样更多,一定让你爽透
了……啊啊……」

  「当然是嫂子你里面更紧啊……虽然差不了多少……但是毕竟你没有生过孩
子……呜……里面还有东西在吮吸我的龟头……好爽……」经过我多次的肏玩,
现在轻易能顶到佩柔嫂子的子宫,每次撞击龟头都会狠狠地亲吻在佩柔嫂子的子
宫上,将她的宫颈顶弄的越来越松,最后一次狠狠地撞击,随着佩柔嫂子愉悦至
极的娇呼,我的龟头一下子突破了她宫颈的阻碍,肏入了她娇嫩的子宫,享受起
子宫的包裹。

  「骗人……啊啊……小坏蛋……杰哥哥……好老公……不要那么用力……里
面或许有宝宝了……呜呜……塞满整个小子宫了……好热……好舒服……」被我
肏的神志不清的佩柔嫂子也没时间去想那些有的没的,胡乱呻吟着挺动翘臀,主
动开始套弄我的肉棒。

  我一时肏的兴起,将她的一条大腿抬起,半跪着架到我的腿上,形成了母狗
撒尿的羞耻姿势,只见肉棒在她的股间出没,将她的娇嫩花径塞得满满当当,每
次进入都会将花瓣带入,抽出来的时候又会带出一股股白色的浓浆淫液,很快她
的娇嫩花瓣便被我肏弄摩擦的红肿了起来。

  「呜呜……不要看……怎么又变大了……啊啊……小子宫要被撑破了……呜
呜……要被顶穿了……不行……要尿了……」佩柔嫂子感觉我将她大腿抬起之后,
肉棒似乎又大了一圈,整个粗大的龟头不断撞击自己娇嫩的子宫壁,似乎要将子
宫壁顶穿一般,而且一点射精的迹象都没有。强忍着迎合我的肏弄,却在我的手
指再次进入她娇嫩的紧缩后庭时,再也无法控制,腰间的酸麻同时冲击,让她呜
咽着绷紧身体,一股股淫精再次浇撒在我的龟头上。

  「不行了阿杰……不要了……人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再下去人家一定会
死在你的手上……我错了……饶了我吧阿杰……好老公……等我休息一下,晚上
在伺候你好不好?」高潮后又被我肏了几十下,感觉子宫入口和花径传来隐隐的
刺痛,佩柔嫂子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了,哀求着我说道。

  「好吧,暂时放过你……」我又顶了几下,看她脸色渐渐苍白,实在是不堪
鞭挞,只好依依不舍地抽出了还没有发泄欲望的肉棒,精神十足地吻着她的唇。
「要是以后再敢给你老公我下套,你看我会不会放过你!」

  看着佩柔嫂子脸色越来越苍白,乖巧地点点头,然后蜷缩在被子里面沉沉睡
去回复精神,我这才志得意满地穿衣起身,准备接两个小女孩放学,回家辅导功
课。

             *** *** ***

  而此时的怀旧酒吧,虎哥如同焉了的大型猫咪,乖乖地蜷缩在椅子上,刚想
掏烟,却被一个娇嫩却凶狠的女声吼了回去:「抽抽抽,怎么就不抽死你呢!你
说!你到底跟阿杰说了什么,怎么这两天连电话信息都没有?!」

  「我……我什么都没有说啊,真的是冤枉啊我的大小姐!」宠妹狂魔虎哥又
急又怕,刚梗着脖子说了一句,却又被小手拍在桌上的声音给吓了回去。缩头缩
脑的样子看起来无比委屈。

  「你是不是当我傻,啊?」站在虎哥面前的正是潘丽丽,只见小女孩插着腰,
一脸凶狠地呲着虎牙,那对可爱的虎牙却跟虎哥的一模一样。「要不是你威胁恐
吓我的杰哥哥,杰哥哥会不打电话请我吃饭吗?!他就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切,他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你哥哥我就是活该被你训得人嘛……」虎哥
委委屈屈的嘟囔着,一点都看不出当时在酒吧叱咤风云的样子。看的旁边的服务
员还有几个手下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笑什么笑!你,还有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帮着我哥哥骗我!快说,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潘丽丽看到旁边那些手下的偷笑,忍不住气急,娇喝道。

  「好啦好啦,妹子,别为难他们了……」虎哥看到妹子真急了,柔声安慰道,
「事情呢,我也跟你说了,你跟他不合适……」

  「什么不合适,没有交往就不合适,你不是说我喜欢谁绑也要绑过来交往的
嘛……」说着说着,潘丽丽也是委屈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哎哎,不是,我说妹子你别哭啊……你这么一哭我跟老头子怎么交代……」
虎哥一看妹子要祭出哭长城大法,立刻怂了,手忙脚乱地打算安慰她,「不是,
我说的不合适,不是说家庭、经济、性格、三观的不合适……而是他……他就不
是和你一个世界的人啊……他是老牛鼻子指定要的那群人……」

  而听到自己哥哥这样的回答,潘丽丽不由得一下子呆住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