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弄潮】(35)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欲海弄潮】(35)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guato18
2020/07/01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6,816字

               第三十五章

  回到家里,下午两点,芈苏还没回来,张东把盒子放在车尾箱就上楼洗澡,
炎热的天气让他出了许多汗。

  泡在浴池里,张东拿起手机就打开微信询问芈苏的情况如何,没想到芈苏直
接发了视频邀请过来。

  想了想,芈苏身边应该没什么人,张东调整了一下手机只露出头部,接了视
频请求,视频里芈苏正坐在一个明亮的房间里的椅子上,有人在给她化妆。

  “怎么了?我这边刚试好衣服,正在化妆呢~!”手机喇叭里传来妻子熟悉
的声音。

  “额~没事~就问问你那边是什么情况,礼物我已经弄好了!”

  “老公别着急,等会就好了,刚做完头发,化完妆我就回家休息一会,然后
换衣服。你泡着澡等我吧!我们给你也准备了一套衣服,等我回家就给你换上!”
芈苏也不避讳旁边有人就暴露了张东正在泡澡的事实,然后挂断了通话。

  张东在浴池里享受着水流的冲击按摩,甚至小睡了一会。

  芈苏回来的时候,张东仅穿着内裤正靠在沙发上发呆,被妻子的突然出现吓
了一跳。

  “在想什么?我回来了都不知道!”芈苏把高跟鞋踢掉,坐到了张东身边,
把张东躺着的肚子当做腰枕靠在了沙发背上。

  “穿着高跟鞋还能走得无声无息,你上辈子是猫吗?”惊魂未定的张东伸手
抱住妻子的细腰就要把她拉下来躺在自己胸口。

  “不要啊!我刚化好妆,别搞花了!”芈苏挣扎着保持上身的平衡,特别是
脸部。

  “你这妆画了跟没画一样~!花了就卸掉就行了!”

  “哼哼,那化妆师都说我的脸型和皮肤是她见过的最好的,但是燕姐都花了
钱了,不画白不画。至少要让化妆师给我把眼睛好好弄弄”芈苏得意洋洋。

  “今天才租衣服,你们的心也真大,租不到你们可怎么办~!”张东坐了起
来,搂着妻子的腰,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后脑勺枕着自己的锁骨。

  “谁说是租的?是买的好不好,订做的,每人两套,婚纱加旗袍。今天就是
去验货还有送去专业的婚纱清洗店洗,然后做头发化妆。”

  “给我的也是订做的?”

  “那当然,你的身材尺寸我都清楚,直接订做。”

  “这殷勤也显得太明显了~!”

  “吃醋了?”

  “没~只是觉得有点拿人手短~!”

  “你又扮清高了,接受别人的好意也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这句话还是你教
我的,别多想了。我们俩不是也准备了礼物了吗?又不是炫富斗富~!”

  “嗯,是我太计较了。”

  “你看,我和燕姐的定妆照!”芈苏喜滋滋地拿出手机给张东看。照片上两
女宛若姐妹,胡燕的年龄在化妆师的妙手之下被消弭于无形。

  “这化妆师厉害啊!把燕姐的气质全画没了,变得跟你一模一样了,就像双
胞胎一样。”张东赞叹着。

  “额~燕姐让化妆师按照我的特点画的~”芈苏一边说着一边脸红起来。

  夫妻俩同时想到了牛豪的野望,一时间场面安静下来。夫妻俩都在脑海里组
织着语言要打破这凝结的气氛。

  “老公来试衣服,刚洗干净烘干的。”芈苏挣脱了张东的怀抱,打开包装袋,
打破了这宁静。她心想着不就是男女那点事嘛~反正都说开了,老公也向往着,
自己也向往着。不纠结了,开心幸福就好。

  “好~好!”张东答应着站起身来,夫妻俩心有灵犀一点通,同样不再纠结。

  夫妻俩互相帮助对方穿上西装和无袖纯白色七分连衣裙。

  穿上了全套西装的张东变得英俊潇洒,一表人才,脚下一双光滑呈亮的皮鞋。
洁白的衬衣,红色的领带被金色的领带夹夹在胸口。张东嫌热没穿西装马甲。

  芈苏的七分裙,上身贴身,显出后背肩膀手臂的削瘦的同时更衬托出胸部的
傲人比例。小腹处开始衔接裙摆,一直垂到膝盖,露出肉色丝袜里那纤长的小腿
和娇小的脚。再加上透明材质的细跟高跟鞋,让芈苏有胸部以下全是腿的既视感。

  芈苏还走了一溜猫步给张东看,行走间胸前的乳肉晃荡彰显着乳房的真材实
料。芈苏给张东抛了一个媚眼才坐在椅子上把高跟鞋摘了下来,她在张东的要求
下不经常穿高跟鞋,因为张东怕高跟鞋会毁掉芈苏那精致圆润的脚趾。

  芈苏举着自拍杆给自己和张东拍了一张合照,发现化妆之后的自己的脸太白
了,显得张东格格不入的样子。要求张东涂粉是没戏了,那家伙在这个问题上很
坚决,十几年了也就在自己结婚的时候涂过一次粉。芈苏只好来到梳妆台用半湿
的纸巾细细地给自己来个半卸妆,把粉慢慢地弄薄。弄了十几分钟才搞定。

  又来了一次甜蜜合照,芈苏才满意地放下手机把七分裙脱掉,露出贴身的内
衣。

  半包式的胸罩,弯腰的时候,乳肉晃荡,乳头呼之欲出。

  腰部的系带卡在突然变大的臀围上端延伸出四条系带吊着一双肉色的高筒丝
袜。

  清晰的人鱼线,复古的吊带丝袜,修长的玉腿。还有那动人心魄的白色半包
臀低腰蕾丝半透三角裤包裹下的那诱人犯罪的隐秘之处十足的饱满。

  洁白挺翘的臀瓣在内裤的衬托下更有立体感,弯腰的时候翘臀和大腿连接处
自动分开,露出蜜桃一般的耻部,让人心里幻想那薄薄的档布下隐藏的销魂之地。

  张东着迷地看着妻子天赐的容颜,完美的身材,庆幸着自己的好运。

  芈苏感觉到张东灼热的目光,给他抛了个媚眼才穿上了金色印花靛青底色的
旗袍装。

  无袖包颈的旗袍装把芈苏的好身材展露无疑,更显得玉颈修长,胸口开了一
个心形的口子,露出那深邃的乳沟。虽然旗袍下摆几乎长到了脚踝,但是两边的
开叉却开得很高,行走间隐隐能看到扣在丝袜上的系带,风情无限,挑逗着男人
的荷尔蒙快速分泌。

  跟张东又来了一张旗袍和领带白衬衣的合照,芈苏才大功告成地脱掉旗袍跟
张东一起坐在沙发上休息起来。

  “等会四点半出发到教堂观礼,然后去他们婚房吃西餐。”芈苏在张东怀里
说着接下来的安排,十几年了还享受彼此的怀抱,这对夫妻也是已婚人士里的一
朵奇葩。

  “燕姐的家人不去观礼吗?”张东尽量避开妻子的发型抱着她,芈苏今天做
的一个韩式齐刘海马尾造型,齐刘海时尚个性,衬托着小脸的精致娇小,后脑勺
简练而清新的马尾显露出女人的自由随性,胡燕也做了一个差不多的发型,却在
鬓角两侧留了一缕头发以达到瘦脸的效果。

  “应该去吧~!燕姐也就父亲还在!母亲早就去世了。其他亲戚的话,燕姐
好像也没通知他们来,就打了个招呼而已。”

  为了防止堵车,夫妻俩提前四十分钟出发,芈苏换回了七分裙。

  到了地方看到牛豪胡燕两人在跟牧师说着话,一个头发花白的的老人单独坐
在第一排椅子上严肃地看着他们,应该是燕姐的父亲。

  张东和芈苏上前跟胡燕的父亲打了招呼,老头子对张东夫妇微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就不再说话。

  张东夫妇不以为意,就在老头子身边坐了下来

  张东从芈苏的口里得知本市举行教堂结婚的人少之又少,热衷于推广基督教
新教教义的牧师相当欢迎牛豪夫妇,甚至还动员教徒来凑数祝福他们,还安排了
证婚人。

  只提了一个要求要留下一张合影在教会相册里。

  整套仪式感十足的婚礼按照牧师的节奏一步一步顺利走完,连丢捧花的环节
都有热心观众配合争抢。

  走完仪式,燕姐的父亲对张东和芈苏点了点头就迈步离开了。

  牛豪夫妇则为大家准备了一些甜点、果盘、香槟、还有一些西式食品。

  感谢大家的同时请求大家帮忙收尾之后,四人开着两辆车前往郊外的婚房。

  跟张东的私人自建房不一样,牛豪购置的是真正的别墅,三层楼房只占了五
分之一的土地,一米八高的生铁栅栏内大大的草地花园,凉亭、秋千架。

  甚至有个五十平左右的小游泳池,清澈碧绿的水在夕阳下随着拂过的风而荡
漾起一片片涟漪,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胡燕对于这个爱巢相当满意,一手提着裙摆一手拉着芈苏的手带她参观整个
别墅,诉说着各处的精妙之处。

  得知张东喜好下厨的牛豪搂着张东的肩膀把他带到泳池旁的草坪,两个大男
人脱掉西装领带,解开两颗衬衣领口的扣子套上围裙。

  从屋里大冰柜拿出整块的牛排,趁着夕阳的余光,在泳池旁的烧烤架边一人
用喷火器烧木炭,一人切牛肉,要开烧烤趴的架势。

  闻讯赶来的两女被勒令只能在一旁看,不准插手。

  两个男人每人一个铁板,在烧烤炉上拼比起厨艺来。牛豪见多识广,知道各
种调料的妙处。张东经验丰富,火候控制得好,照他自己的话说,越高级的食材
需要用到的作料越少,真正的大厨只需要何时撒盐,撒多少就行了。

  两个女人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男人手上不停操作,嘴上互相吹嘘自己的方法
精妙。

  不再理会两个男人的比拼,胡燕拉着芈苏来到餐桌边聊起天来,诉说着工作
室的人际关系,老板的不近人情,还有丈夫的糗事。

  当芈苏说到自己也打算离职自立门户的时候,两个男人托着切成薄片的牛排
过来了。

  “你要自立门户?何必那么累呢~自己当老板很累很累的!还要应付乱七八
糟人,张东不是升职了吗?让他养你就行了。“胡燕顿了顿。”不如先把注册消
防工程师考下来,那张证很值钱的,找个效益好的公司挂靠,不用上班一年也有
十几万。”

  “苏苏你要离职?”张东诧异妻子竟然没有跟自己商量。

  “没啦~!就是刚刚跟燕姐聊公司里的事情突然冒出的想法,老板这几天一
直要求我陪他去应酬,烦死了。“芈苏回应张东的疑问。”以前也有邀请,但是
我一直都是拒绝,这些你都知道啊!燕姐也帮我挡住了很多,现在燕姐不干了,
压力就直接传到我身上了。”

  “不喜欢就别做了,现在我的工资也算小资水平了,我们又不求大富大贵。”
张东宽慰着妻子,把刚做的酸甜酱淋到牛排上,用牙签给妻子弄了一片,然后用
叉子弄了几片到碟子里给胡燕送过去,让她尝尝自己的手艺。

  “不错啊张东!色香味俱佳。外焦里嫩,外边有大天朝的酥脆,里边有欧美
钟意的肌红蛋白,相当完美,加上酸甜酱简直就是画龙点睛!”胡燕赞叹着张东
的手艺,翻弄着牛豪做的牛排。“你看牛哥做的,不是全熟了就是外表还带着血
水,视觉美感都没了。”

  正在给红酒醒酒的牛豪哭笑不得地接受新婚妻子的嫌弃。

  “来来来,两位女士来尝尝八二年的拉菲古堡,这酒是我师兄送给我的结婚
礼物,从拍卖会拍回来的真品,有证书的,一组六瓶,全给我了。不是国内很多
酒店拿来骗人的那种哦。”牛豪说着给四人的红酒杯都倒进三分之一杯。

  “额~我错了,酒轻情意重!愿我们友谊长存!”牛豪刚卖弄完红酒的珍贵
就看到胡燕给他送上两个大大的白眼,瞬间明白自己的失礼。

  “没事啊~!牛哥不说我们就变成牛嚼牡丹的人了!额~我也说错话了~!”
张东出声给牛豪解围却走错了方向。

  “牛嚼牡丹~哈哈哈哈~”胡燕复述着张东的话大笑起来,带动着三人也笑
了起来,气氛越来越融洽起来。

  四人举杯碰了一下,闻香而慢慢小口品尝着这难得一见的红酒。

  “哎呀~!”突然芈苏尖叫一声,引来三个人疑惑的眼神。

  “老公,礼物呢?礼物是不是忘记拿过来了?”芈苏冲张东大声喊。

  “没忘记~没忘记,在车上忘记拿下来了。”张东说着就往车库奔去。

  不一会儿,张东抱着精美的木盒子回来了,献宝似的双手把盒子交到了牛豪
的手上。

  牛豪夫妇惊喜地解着绳结,牛豪粗大的手指对王金柱打的绳结无可奈何,最
终还是胡燕纤细的手指打开了一个又一个结扣,打开宝箱样式的实木礼品盒,把
里边的鹅卵石镶金摆件取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鸵鸟蛋大小的鹅卵石被清洗得很干净,但是没有打磨成光滑如镜均匀对称的
样子,它保持着古朴,说圆不圆说扁不扁,甚至有一些微小的缺憾。

  它大气地横躺在底座上,身体中央最圆润的部分用粗粗的金线以简笔画的方
式勾勒一头有着巨大的牛角的水牛正在前行,牛头上站着一只比牛头小了一半的
实心金燕子,牛角往后,燕子往前,栩栩如生。金燕子做得很精美,身上有刻画
的线条,摘下来打个孔穿上线就能挂在胸前当吊坠用。

  牛脚下四个隶书“百年好合”熠熠生辉。在王金柱的交代下,金匠不惜材料,
金线构成的阳文雕刻粗壮大气。

  底座上刻着张东和芈苏的名字。

  抚摸着这个摆件,牛豪夫妇感动至极,虽然不是什么名家作品,但是其中的
情谊和寓意让他们不自觉的鼻子一酸。

  “这是我一生收到的最美好的礼物!老弟!哥谢谢你!”牛豪双目泛光对着
张东诚恳地说。

  胡燕更是离开座位跑到芈苏身边紧紧地抱着她,哽咽地低声对她说着什么,
越说泪水越多,把芈苏的肩膀都浸湿了。

  两个男人率先喝完红酒,张东提议换成啤酒。

  “啤酒好~大口喝酒才是男人真性情~!”牛豪欣然同意,拿起醒酒器给两
女快要见底的红酒杯续回三分之一杯。

  “女人喝红酒养颜~!”说完进屋提来一打灌装啤酒。

  “张东你别把牛哥灌醉了,今晚可是燕姐和牛哥的大喜之日。”芈苏出声提
醒丈夫。

  “没事,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今天一定要尽兴~!”牛豪挥
着大手豪气地说。

  如果人与人之间像齿轮的话,那酒就是润滑油,本来就合拍的两人更加契合
起来。如果是有裂隙的物品的话,那它就是凝合剂,所以赔礼道歉必须喝酒才会
前嫌尽弃。

  酒一流到了胃里,它酒后吐真言的功效就开始发挥效果,两个大男人交流着
人生观价值观,开始惺惺相惜起来。

  胡燕和芈苏看着自己的丈夫开始产生友谊,深感欣慰。认识的时机和场景都
不好,能变成这样推心置腹真的很难得。

  最终张东和牛豪只喝了每人三听长罐的啤酒刚刚进入状态,就在两女的暗示
下停止了。

  牛豪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胡燕往三楼洞房走去,胡燕怀里抱着金牛摆件。

  芈苏抓着张东的手把他带到了三楼进了另一个房间。

  张东发现这个房间跟洞房竟然是相连的,中间隔了一块巨大单面玻璃,可以
清楚的看到洞房里的一切,单面玻璃竖立在两个房间的中间,两边是跟墙壁一样
颜色的布艺窗帘,从洞房看过来,单面玻璃和门帘几乎就是一堵墙。

  几乎没有任何隔音,那边喘气着接吻的声音这边都可以听到。

  这边的房间只有一个宽大的高脚吧台椅,看起来就像一个加高的电脑椅。

  张东坐了上去,双脚已经离开地面十几公分,把妻子拉过过来站在自己身前,
娇美的后腰靠在自己胯间,削瘦的肩膀靠在自己的胸口。

  张东伸手驾轻就熟地钻进芈苏连衣裙的胸襟,一把就握住了芈苏的硕大乳房
下缘。

  芈苏咛嘤一声就把头枕在张东的身上,让张东的下巴轻枕着自己的头,扑闪
着长长的睫毛看着单向玻璃那边的活春宫。

  单向玻璃的那头。

  胡燕用裙摆垫在膝盖下,跪着解开了牛豪的腰带和纽扣、拉链,西裤顺应着
地心引力掉落在牛豪的脚背上。

  胡燕用嘴鼻隔着内裤蹭着牛豪的肉棒,那朝上翘起的肉棒成长着,肚脐上内
裤的松紧带被乌龟头挺动着很快就要失去作用了。

  “牛哥,我们终于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我们的感情会至死不渝吗?”胡燕
痴迷的眼神从下往上看着牛豪的脸。而牛豪三两下就把上身脱得干干净净,粗壮
的手臂和肩膀,小腹稍稍有点小肚子,但是给雄壮的身躯更添一分魁梧。

  “会的!白头偕老!要是我先死了,我一定在奈何桥等着你,我们一起投胎,
来世一定还做夫妻。”牛豪双手手心贴着胡燕的耳朵要把她拉起来。

  “牛哥,让我来服侍你,我要把二十年前没能给你的东西再给你一次!”胡
燕拒绝了牛豪的拉扯,伸手把牛豪的四角内裤扒到踝关节,牛豪顺势轻抬两只牛
蹄,胡燕配合着把裤子内裤,袜子都扯到一边,至此,牛豪身无寸缕。

  牛豪的肉棒被内裤扯着往下,然后因为勃起的关系,狠狠地回弹击打在他的
小腹肚脐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这边的芈苏看着牛豪的裸体眼睛迷离起来,就是这个大家伙在自己身上摩擦
了两次,让自己的身体湿滑不堪,第二次甚至蹭到了高潮。

  感受到妻子的心跳加快,呼吸变重,张东伸手把半勃起的肉棒竖起贴在妻子
的后背,然后圈着妻子的肩膀更紧地抱着妻子,握着一侧乳房的手开始移动按摩
起来。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