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之冰火岛妖狐】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倚天屠龙之冰火岛妖狐】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Wuekost
2020/07/12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12,803

  从 Wuekost被盗号到WUEKOST4悲催,真搞不懂一个不需要门槛的网站号有什
么好盗的!

  这是张翠山夫妇和谢逊三人流落冰火岛后的一番奇遇故事,因太过离奇故金仙
人讲述倚天屠龙故事时未做描述。

  倚天屠龙为江湖故事而谢逊三人却已然是仙人之资为此方天地所斥故以死隐
退而已……

  流落荒岛已然两日,这一日张翠山以绳为引,导来火种。

  殷素素大喜寻来干柴点燃篝火,融雪为冰,烤肉为炙。

  两人自船破以来,从未吃过一顿热食,这时第一口咬到脂香四溢的熊肉时,
真是险些连自己的舌头也吞下肚去了。

  当晚熊洞之中,花香流动,火光映壁。

  两人结成夫妻以来,至此方始有洞房春暖之乐。

  次日清晨,张翠山走出洞来,抬头远眺,正自心旷神怡,蓦地里见远处海边
岩石之上,站着一个高大的人影。

  这人却不是谢逊是谁?

  张翠山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实指望和殷素素经历一番大难之后,在岛上
便此安居,哪知又闯来了这个魔头。

  霎时之间,他便如变成了石像,呆立不敢稍动。

  但见谢逊脚步蹒跚,摇摇晃晃的向内陆走来。

  显是他眼瞎之后,无法捕鱼猎豹,直饿到如今。

  他走出数丈,脚下一个踉跄,向前摔倒,直挺挺的伏在地下。

  张翠山返身入洞,殷素素娇声道:「五哥……你……」

  但见他脸色郑重,话到口边又忍住了。张翠山道:「那姓谢的也来啦!」

  殷素素吓了一跳,低声道:「他瞧见你了吗?」

  随即想起谢逊眼睛已瞎,惊惶之意稍减,说道:「咱们两个亮眼之人,难道
对付不了一个瞎子?」

  张翠山点了点头,道:「他饿得晕了过去啦。」

  殷素素道:「瞧瞧去!」从衣袖上撕下四根布条,在张翠山耳中塞了两条,
自己耳中塞了两条,右手提了长剑,左手扣了几枚银针,一同走出洞去。

  两人走到离谢逊七八丈处,张翠山朗声道:「谢前辈,可要吃些食物?」

  谢逊斗然间听到人声,脸上露出惊喜之色,但随即辨出是张翠山的声音,脸
上又罩了一层阴影,隔了良久,才点了点头。张翠山回洞拿了一大块昨晚吃剩下
来的熟熊肉,远远掷去,说道:「请接着。」

  谢逊撑起身子,听风辨物,伸手抓住,慢慢的咬了一口。

  张翠山见他生龙活虎般的一条大汉,竟给饥饿折磨得如此衰弱,不禁油然而
起怜悯之情。

  殷素素心中却是另一个念头:「五哥也忒煞滥好人,让他饿死了,岂不手脚
干净?这番救活了他,日后只怕麻烦无穷,说不定我两人的性命还得送在他的手
下。」

  但想自己立过重誓,决意跟着张翠山做好人,心中虽起不必救人之念,却不
说出口来。

  谢逊吃了半块熊肉,伏在地下呼呼睡去。张翠山在他身旁升了一个火堆。

  谢逊直睡了一个多时辰这才转醒,问道:「这是甚么地方?」

  张殷二人守在他身旁,见他坐起开口,便各取出塞在右耳中的布条,以便听
他说些甚么,但两人的右手都离耳畔不过数寸,只要一见情势不对,立即伸手塞
耳,左耳中的布条却不取出。

  张翠山道:「这是极北之处一个无人荒岛。」

  谢逊「嗯」了一声,霎时之间,心中兴起了数不尽的念头,呆了半晌,说道:
「如此说来,咱们是回不去了!」

  张翠山道:「那得瞧老天爷的意旨了。」

  谢逊破口骂道:「甚么老天爷,狗天、贼天、强盗老天!」

  摸索着坐在一块石上,又咬起熊肉来,问道:「你们要拿我怎样?」

  张翠山望着殷素素,等她说话。殷素素却打个手势,意思说一切听凭你的主
意。张翠山微一沉吟,朗声道:「谢前辈,我夫妻俩……」

  谢逊点头道:「嗯,成了夫妻啦。」

  殷素素脸上一红,却颇有得意之色,说道:「那也可说是你做的媒人,须得
多谢你撮成。」

  谢逊哼了一声,道:「你夫妻俩怎么样?」

  张翠山道:「我们射瞎了你的眼睛,自是万分过意不去,不过事已如此,千
言万语的致歉也是无用。既是天意要让咱们共处孤岛,说不定这一辈子再也难回
中土,我二人便好好的奉养你一辈子。」

  谢逊点了点头,叹道:「那也只得如此。」

  张翠山道:「我夫妻俩情深意重,同生共死,前辈倘若狂病再发,害了我夫
妻任谁一人,另一人决然不能独活。」

  谢逊道:「你要跟我说,你两人倘若死了,我瞎了眼睛,在这荒岛上也就活
不成?」

  张翠山道:「正是!」谢逊道:「既然如此,你们左耳之中何必再塞着布片?」

  张翠山和殷素素相视而笑,将左耳中的布条也都取了出来,心下却均骇然:
「此人眼睛虽瞎,耳音之灵,几乎到了能以耳代目的地步,再加上聪明机智,料
事如神。倘若不是在此事事希奇古怪的极北岛上,他未必须靠我二人供养。」

  张翠山请谢逊为这荒岛取个名字。谢逊道:「这岛上既有万载玄冰,又有终
古不灭的火窟,便称之为冰火岛罢。」

  自此三人便在冰火岛上住了下来,倒也相安无事。

  离熊洞半里之处,另有一个较小的山洞。张殷二人将之布置成为一间居室,
供谢逊居住。张殷夫妇捕鱼打猎之余,烧陶作碗,堆土为灶,诸般日用物品,次
第粗具。

  谢逊也从不和两人罗唆,只是捧着那把屠龙宝刀,低头冥思。张殷二人有时
见他可怜,劝他不必再苦思刀中秘密。谢逊道:「我岂不知便是寻到了刀中秘密,
在这荒岛之上又有何用?只是无所事事,这日子却又如何打发?」

  两人听他说得有理,也就不再相劝。

  忽忽数月,有一日,夫妇俩携手向岛北漫游,原来这岛方圆极广,延伸至北,
不知尽头,走出二十余里,只见一片浓密的丛林,老树参天,阴森森的遮天蔽日。

  张翠山有意进林一探,殷素素胆怯起来,说道:「别要林中有甚么古怪,咱
们回去罢。」

  张翠山细观前方密林,确是感觉阴风正正不似善地转头对殷素素说道:「好,
那么今天就先回去,等哪日谢前辈得空再约他一起探索此林」

  说完牵起殷素素的手刚待回转突然一阵天摇地动,脚下突兀一空,原是地面
突然下陷坍塌了一个大洞两人还未有反应就一起坠入其中。

  身在半空张翠山一个抓住殷素素的手一个回转将殷素素揽入怀中运起梯云纵
在洞壁借力减缓下坠之力,连续几轮蓄力终于有惊无险的落地洞地,抬头望去距
离衰落之洞口怕不是已有百丈之距,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都觉一阵后怕,这要不是
张翠山反应快再加上轻功了得应对得力怕是两人此时已是摔成一团肉泥了。

  张翠山围着洞壁转了一圈,意外的发现一个甬道,甬道内黑漆漆一片穷尽目
力也只能看见不断往前延长的甬道再不见其他事物,抬头看看洞顶周围洞壁光滑
无处借力即使运起梯云纵也是无法攀爬上去的。

  张翠山凝思片刻转头对殷素素说道「素素,你且在此等我片刻,我先去探探
这个甬道,看看前方是否有出路」

  殷素素听罢也举目向着甬道内看了一眼,而后说道「五哥,还是我去探路吧,
这甬道看似不很宽敞,我的身形较五哥要小,万一遇到窄巷也好腾挪」

  。张翠山本意就是想自己去探路,怎肯让殷素素去冒险。

  自是不会同意但是耐不住殷素素的倔强也只好同意,但是要求两人一同前往,
遇到危险也好有个照应,殷素素一笑自是答应她也是不想张翠山一个人去冒险才
坚决要求自己去探路的。

  两人沿着甬道前行良久,这甬道到是宽敞足够两人并肩同行,只是前行良久
也未见到甬道尽头,随着两人的深入从入口处透来的光线已完全看不见了四周一
片黑暗,两人只好摸索着甬道的墙壁往前摸索。

  张翠山摸索甬道墙壁入手一片光滑,不似天然洞穴反而像是人工专门开拓的
甬道,两人摸索前行已近一炷香时间但前方却是丝毫没有发现出口。

  张翠山心下暗惊想到,不知道是何人有此大手笔在这蛮荒之地的荒岛上开辟
如此甬道,怕不是有惊天秘密在甬道前方,想到这又是一阵心怯,就想带着殷素
素转头回去另想办法找寻出路,刚准备开口突听殷素素一声欢叫「五哥,快看!
前面有亮光!」

  张翠山抬头望去,果然甬道前面出现一抹亮光,久处于黑暗之中突然遇见一
抹亮光不由精神一阵,想着已然到此不如就去看看前方到底是福是祸,抖擞精神
带着殷素素快步往那亮光处而去。

  只是这以后的种种奇遇张翠山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能算是福还是算是祸了……

  两人一阵急行,眼前越来越亮,再行一阵,突然间阳光耀眼。

  刺激的两人都闭着眼定一定神,再睁开眼来,面前竟是个花团锦簇的翠谷,
红花绿树,交相掩映净是一副人间仙境模样。

  两人对视一眼均感幸喜,从山洞里爬了出来。

  山洞离地竟然不过丈许,轻轻一跃,便已着地,脚下踏着的是柔软细草,鼻
中闻到的是清幽花香,鸣禽间关,鲜果悬枝,哪想得到在这黑黝黝的洞穴之后,
竟会有这样一个洞天福地,放开脚步向前疾奔,直奔了两里有余,才遇一座高峰
阻路。

  放眼四望,但见翠谷四周高山环绕,似乎亘古以来从未有人迹到过。

  四面雪峰插云,险峻陡峭,决计无法攀援出入。

  因四壁皆为高峰所档,此处山谷内四季如春,满眼翠绿。殷素素环顾四周突
而满足的一叹到「五哥,没想到今日居然寻到此处人间仙境,如若我们再也无法
返回中原,我们夫妻二人终老于此也是幸事」

  张翠山宠溺的轻抚这殷素素的的头发,微笑着点头应是,转而想到谢逊一人
还在洞府内,若两人就此不回,那谢逊眼盲自己一人必然无法过活就与殷素素商
量明日寻些藤蔓器物想办法弄些工具出去接了谢逊过来,一起在此谷生活,强过
谷外荒岛百倍,这数月相处三人已一如家人殷素素自是答应,两人在谷内寻了些
野果充饥就此安息。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醒来后用山泉水简单洗漱了一下后随意吃了点山果,
就开始四处收集粗壮藤蔓准备搓揉成绳好借助绳索攀上昨日摔落下的洞壁接了谢
逊过来此处,另前些日子做的一些瓶瓶罐罐也一并取来省的再费功夫重新制作。

  两人收集藤蔓一路慢慢往谷内走去,一路鸟语花香不时有小兽从身边跑过,
躲在一边偷望两人,殷素素少女心性上前逗弄,小兽也不惧任由殷素素抚摸后跳
开自顾玩耍去了张翠山看罢内心的一丝担心彻底消散,小兽具都不惧人说明此处
应是久不见人烟了,不管何人开凿此甬道必是已然离开多时了。

  本来还有些许心事的张翠山这时也彻底放松心情,看着欢快的穿梭与花丛中
的殷素素也彻底放松心情开始已郊游的心态与殷素素一起四处搜寻可用蔓藤,正
寻找中突然看见一块光滑的石头上插着一个婴儿手臂粗的铁器。

  张翠山心想这铁器可以插入岩石,那一会可以在洞壁上凿洞方便攀爬,便伸
手抓住铁器想把它拔出来,但那铁器就如生了根般的稳稳的插在石头上纹丝不动。

  张翠山轻「咦」一声有些意外,刚刚那一下顺然为用内力,但练武多年的臂
力怕是有百斤上下居然没有讲这小小的铁器拔起,意外之余看到殷素素在一边轻
笑好胜心升起,扎起马步运起武当内力双手抓住铁器一声低吼,全力往起一拨,
却感觉手中全不受力那铁器轻飘飘的一拔就起,张翠山全力施为却是用错力,整
个人向后翻去连忙施展轻功就势往后翻去好在轻功了得狼狈的在空中连续几次腾
挪才狼狈的站落在地上,吃惊的看着手上的铁器抹去铁锈却是认出这是个道教法
器「法尺」。

  殷素素看见张翠山狼狈翻出,急忙抢上身去,看见他虽有些狼狈却平安落地
一个心才落回体内,走到张翠山身前看见他正在认真的端详这手里的铁器不由好
奇的出声询问「五哥,这根铁条到底什么。怎么刚才拔不动现在却轻轻一碰就出
来了」

  「这是我道教法器【法尺】,我刚才运用武当内力,这法器接触到我的内力
后就突然很轻松的就被拔出,怕是一件不得了的道家法宝,不知道是哪位前辈放
于此处的」张翠山的语气十分凝重,法尺与道教法事而言一般用于镇压妖魔,这
法器居然能分辨内力这等神奇实乃前所未闻,不知道是哪位前辈遗落于此,如何
是刻意放在此处镇压邪祟那今天怕是闯了大祸了。

  「哎呀,大意了啊!!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赶紧带着那个小丫头跑啊」

  突然一阵清脆的童声在两人耳边响起,两人一惊不由四处张望起来寻找发声
之人「别找了,我就是你们手中法器,【测岳尺】的器灵,睡的时间太久睡迷糊
了感觉到我道家真气居然放松的封印被你个刚入炼气期的小子拔起坏了阵法,你
们还愣着干嘛,那妖狐没了本座镇压顷刻间就会破阵而出,到时候你二人不够它
一口吞的,快跑!!」

  张翠山看着手中发着微弱毫光的天尺,却是一阵心惊子不语怪力乱神张翠山
一向敬鬼神而原址,行走江湖多年虽经常听闻鬼魅精怪传说但却是从未遇到过,
但这一次的遭遇却是太过离奇抱着宁信其有的心态拉着还在震惊中的殷素素转身
欲走,但却为时已晚原本插着【测岳尺】的那块青石突兀的炸裂开来,紧接着一
道身影从石中窜出,拦在两人面前,两人看见眼前的妖物具是倒吸一口冷气,只
见眼前站着一物,看似狐狸身形却较一般狐狸大出几倍如一匹小马驹大小,干枯
似骷髅,整个身体像是一个狐狸骨架包裹了一张皮毛斑驳的狐狸皮,股后九根狐
尾四散晃动着,只是狐尾上的皮毛大部分以脱落腐烂尾骨如鬼爪般瘆人的四处摇
晃着,两只狐眼透出两股惨绿的鬼火阴森森的盯着张翠山和殷素素两人。

  「乾……坎、艮……巽、……」

  张翠山手中的【测岳尺】好像用卦象测算着什么突然一阵大笑后喊道「小子,
快持本座击杀此僚,原来已近镇压它三千年了,这妖狐一身修为已所剩无极,快!
莫要给她恢复时间」

  张翠山闻言未有犹豫,把殷素素往身后一推,喝到「素素,你速速退出谷外
与谢前辈汇合,我击杀此妖物就去找你们」说完就将手中的【测岳尺】当做判官
笔使用,运起梯云纵抢上前去与那妖狐斗作一团。

  手持【测岳尺】的张翠山突然功力突然提升了一大截,平日使来有些吃力的
绝招现在也可轻松使出,被就出神入化的梯云纵神功现在更像是能够飞翔一般,
辗转腾挪之间与妖狐斗了个旗鼓相当。

  殷素素眼看情郎与妖狐相斗怎肯独自逃走,抽出宝剑站在一旁掠阵,但此时
张翠山和妖狐都以极快身法不断的腾挪相斗,殷素素站在一边空着急却是身法无
法跟上他们而无能无力。

  这时妖狐却是撇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殷素素,这一眼撇过后竟是大喜,原来殷
素素竟然是先天极阴之体对于此时妖狐却是大补,原本奈何不了这个拿着【测岳
尺】的小子,但是吞噬此极阴之体后这个炼气初期的小子还不是任凭自己搓圆揉
瘪。

  况且这小子是天生阴阳之体拿来做护鼎却是不错的选择,想到此处妖狐身形
一闪就往殷素素处扑去。

  张翠山眼见妖狐往殷素素扑去,心下不由大急,不管不顾的突然合身扑上妖
狐身上,运起全身功力举起手中的【测岳尺】砸在妖狐身上居然将妖狐砸到地上,
死死的压在地上。

  这时候【测岳尺】周身光芒大盛以千金之势将妖狐钉在地上,但张翠山却是
不敢送了双手因为【测岳尺】威能全靠他的内力支撑,松开手妖狐立时就可以脱
困,这竟然变成了一场比拼内力的战斗,但很明显张翠山的内力明显支撑不了多
久,这是一场注定有败无胜的战斗,拼劲全力无法发声的张无忌只能用眼神示意
殷素素快走。

  殷素素秀目含泪,她已近看懂张翠山的眼神,但她怎肯让张翠山独自附死,
提剑冲上前去,提剑就刺,但妖狐岂是普通凡兵可伤的,拼劲全力的又砍又刺却
是连妖狐的油皮都没有伤到丝毫,绝望之下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望着还在拼命压
制妖狐的凄然一笑,心想今日我夫妻二人怕是要葬身此处了。

  「那边那瞎子,往前十步,真气经天冲穴,过悬钟穴由虎口注入刀身!!身
前五尺!!斩!!!」

  良久未出声的器灵突兀的喊出一句,随着这句斩字出口,一道如霹雳般的刀
芒闪过,感觉到压制自己力量越来越小的妖狐猛的用力将压在身上的张翠山甩飞,
还未及有其他动作时刀芒已从其颈部划过一颗狐首冲天而起后摔落在了一边。

  原来昨日导致地陷的震动,却是整个荒岛的一场地震,谢逊苦等一夜不见两
人归来,怕两人出意外,就摸索着出来寻人,大体方位没错的情况下靠着运起却
是真的寻到了二人,在张翠山拼命压制妖狐的时候刚刚进入山谷,听见远处有打
斗之声快步寻来却是因为目不视物不敢贸然出手,直到器灵发声,才按着器灵的
吩咐全力汇出一刀。

  其实器灵刚刚的发声也用了一丝神通,话语间让谢逊不由的就按着器灵的吩
咐行事,也亏了谢逊屠龙宝刀从不离身,换做其他兵器谢逊还真斩不下妖狐的头。

  殷素素看见妖狐已死,连滚带爬的跑到被妖狐甩落后一直摊到在地上的张翠
山身边抱起他的身子,惊慌的喊道「五哥,五哥。你没事吧,不要吓我啊,五哥,
五哥」

  声音已近带哽咽。

  张翠山虚弱的伸出手慢慢擦拭着殷素素的眼泪笑着说:「别哭了,再哭不漂
亮了啊,我没事只是脱力了,这是幸亏谢前辈及时感到,不然我夫妻二人怕是要
葬身此处了,要多谢谢前辈的救命之……小心!!」

  「小心,躲开!!」

  器灵和张翠山的两声小心几乎是同时响起,张翠山猛的弹起身子奋起将殷素
素按到挡在她的身前,原来那妖狐的无头尸体突然炸开,一颗妖丹冲出向殷素素
射去,却因为张翠山推开了殷素素而射入张翠山的体内!

  入体,张翠山下意识的去看妖丹击中的前胸,身上的衣服完好,伸手在身上
摸了摸也未间任何伤口正在诧异之时,突然仿佛身体仿佛被一道闪电击中,就像
是一道电流,张翠山心跳仿佛都要停止了,剧烈的疼痛一瞬间传遍了全身,张翠
山的全身都僵直起来,心知不妙,但是全身已经失去控制,张翠山心里一叹,转
头看向殷素素惨然一笑,或许自己就到此为止了,然而就在此时,全身的僵直和
疼痛却慢慢停息了下来。

  感到庆幸或者意外——对他来说,今天的意外已经太多,不够意外了——一
个更加恐怖的感觉附上张翠山的心上,攫住了他的全部感觉,他感到自己全身的
疼痛虽然平息,但是却开始抽搐起来,仿佛一股重压,自己的全身都受到压迫开
始回收,全身的皮肤仿佛紧紧地贴在自己身上开始强烈地收缩,脸上,手上,到
处,绷得紧紧地还在继续收缩,张翠山只担心这一下就会皮肤尽碎。

  却只是收缩,并没有发生更可怕地后果,还没等张翠山喘口气,一个巨大的
恐惧击中了他,这次收缩的是他作为男人骄傲自豪地阳物,刺骨地疼痛一直刻到
张翠山地骨子里,张翠山的身躯在这强大的力量前只能一蜷一收,好像一只虫子
一样抱着自己的肚子缩了起来,张翠山终于可以睁开他吃惊的眼睛,从自己身上
发出的乳白色光芒仿佛已近盖过太阳一般将周围的一切都覆盖上了一层乳白色现
在张翠山还无法判断自己的处境到底如何,生死如何,他已经被这一连串的奇异
力量惊呆了,脑子里一片混乱,只是睁大了眼睛,所看到的也只是一片白光。

  这时,又有一股力量从妖丹里刺进张翠山的身体,但是这一次,却是一种温
暖的带有生命力的张力,这个力量第一个到达的地方就是张翠山的身躯,从一个
小点,到一个小草莓,到一个小丘陵,到一个鼓鼓囊囊挺拔舒展的乳房,张翠山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现在发生的一切:妖丹在把他改造成一个女人!

  以一种他无法拒绝和抗拒,无比暴烈的方式!

  现在他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了,那股温暖的生命力所到一处,都抚平了
张翠山身躯上的痛楚和不适,也安宁了张翠山的心境,虽然身体变得正常,但是
张翠山并没有夺路而逃的想法。

  那力量让张翠山的头脑整个停止离思考,胸前除了沉重的重量,新生的胸部
也让张翠山已经无法用正常的方式看到自己的腹部和下身,但是他知道那里发生
了什么,一小股温暖的力量一直停留在那里,让张翠山觉得舒适,虽然他还明显
地记得就在几分钟以前,那里曾经有一种如何破坏性的力量穿透了他的下体,在
那里撕开了一个裂缝和深深的洞隙。

  张翠山感到体内妖丹驱动着穿越在白光中的气流在自己身上盘旋,身上的毛
发纷纷掉落,全身的皮肤也感到无比舒适,光滑,幼嫩,他的手现在变得小小的,
白白的,粉粉嫩嫩,没错,就是一双女人的手,完全是紫色——并非表面涂色的
指甲从肉里长出来,很自然地形成尖巧的形状,手和手臂都看来都是在刚才的大
收缩里成型的,一双修长的雕塑般令人窒息的美腿一直延伸到张翠山现在那饱满
充实的臀部,和他巨大的胸部一起,与他纤细妖娆可爱的腰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妖丹内又扩散出来的一个紫色光晕在张翠山身上开始游走,张翠山觉得有
一点点窒息,害怕的心情又重新回来了一些,那到紫色的光晕慢慢的集中到了尾
椎股的位置,一阵比刚才强烈的百倍的疼痛感猛的冲击着张翠山的神经,一阵凄
烈但却无比动听的痛啸声冲冲张翠山的口中冲出,紫色的光晕连同张翠山身上的
衣服一起向四周扎碎裂开了剧烈的冲击波将站在一边殷素素和谢逊如同布娃娃般
的吹翻了出去,于此同时九根毛茸茸的异常漂亮的狐尾也如同炸开般从张翠山的
尾椎处炸出,如用随波逐流的海藻般在跪爬在地上的张翠山身后随意摇摆着,如
同神迹般的景象竟然让人有膜拜的冲动!

  脑袋内本是一片空白失去思考能的张翠山,突兀的被一阵阵从心底深处生出
的暴虐情所左右,杀!杀!杀!。世人多毁我谤我!镇压我三千年。此恨无期!

  唯有杀尽世间人方能接我心头之恨,杀!!

  张翠山猛的抬起头,双眼尽赤,猛的看向刚才被紫色光晕炸到一边刚爬起来
的谢逊,身形一闪就冲了过去,谢逊感受到危险听风辩位运起全身功力挥起屠龙
刀就往张翠山冲过来的方向斩去。

  但锋利无比刚刚还能斩落妖狐头颅的屠龙刀这此却被张翠山轻易的用手臂就
格挡住刀锋顺手夺了过来扔到一边,回手一掌,往日里即使目盲也不是对手的谢
逊确实如断线的风筝般被扇飞了出去。

  张翠山又一转头,看见正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殷素素邪魅的一笑,如瞬移般的
出现在她的面前伸手抓住殷素素的脖子,单手把殷素素提的双脚离地。

  一阵阵窒息感让殷素素感觉生命正慢慢的离体而去,而她却没有感到丝毫的
恐惧,只是悲哀的看着眼前一脸暴虐的张翠山微弱的断断续续的叫到「五……五
……五哥……」

  听见殷素素的呼唤,张翠山的神情一阵恍惚,表情上也出现了一丝挣扎,手
上的力气也不由的放松。

  得以缓了一口气的殷素素泪眼婆娑的继续轻声喊道:「五哥,五哥!你醒醒
啊,我是素素啊,你忘记我了吗?!」

  迷茫中的张翠山突然一下把手中抓住的殷素素甩了出去,抱着头痛苦的嚎叫
了起来。

  「喂,瞎子!不想死的话照着我的话做,用左手把我拿在手中,右手捏剑诀!」

  这时候先前被打飞的谢逊耳边突然响起小童的声音,原来他正好被张翠山打
飞到了器灵身边。

  谢逊也是果断之人没有犹豫循声直接抓住器灵后站直身体,猛的吐出一口淤
血后捏起了剑诀,那一口血正好碰在法器上,法器立势一阵红芒大盛。

  没想到啊居然是极阳之体,极阴、极阳、先天阴阳居然在这个小山谷聚齐了
看来清灵真君早就算到人间有此一难啊,所以才传我那些看似匪夷所思的道法,
原来应在此处啊,这是要我用这扭转阴阳之法彻底镇压此妖物啊,哎……

  只是苦了这个叫张翠山的小家伙了,这个瞎子却是平白得了这天大的造化,
不过对于那一对小夫妻来说是难是福也还真的说不清楚,也算是一场造化吧。

  器灵想了这许多,时间却是只过去一瞬,谢逊将将捏好剑诀,「随我念」看
见谢逊捏好剑诀器灵传声到「告清灵真君言,已入名山,天猷灭类,四明破骸,
北斗燃骨,祭!捆妖索矢!!」

  「告清灵真君言,已入名山,天猷灭类,四明破骸,北斗燃骨,祭!捆妖索
矢!!」

  谢逊手捏剑诀还怕起不到作用狮吼功喊出了器灵教的真言。

  真言一出,原本镇压妖狐已近碎裂的青石下穿出一根如同金龙般的金色长绳,
电光般一闪就飞至正抱头痛苦咆哮的张翠山身前,一阵眼花缭乱的穿插后,张翠
山已然被捆了个结实。

  只是这捆缚之法却是让已经瘫坐在地上的殷素素目瞪口呆,甚至某处羞人之
处还莫名的一跳,开始湿滑起来,却是已经人事的殷素素被捆在张翠山身上绳子
带起了某种心思,亲呸了一声,羞红着脸低下了头,而目不视物的谢逊还知道这
一切,继续举着【测岳尺】捏着剑诀戒备的站着。

  那捆妖索将张翠山的双手以后手童子拜观音的绑在身后,双臂后曲紧贴在背
后双手被人反剪到身后反向高吊到那白皙的脖颈后方,她的双手合十被捆妖索紧
紧地缠绕包裹起来束缚在一起,绳子沿着手臂绕过白皙的脖颈在回到身前在她那
高耸的乳房附近交叉纵横形成一个个紧密的绳网,把本就高挺的乳球凸显的更加
宏伟挺拔。

  绳索沿着张翠山那雪白的乳房的根部纵横交错,绕到身后手臂处又捆到身前,
最后在张翠山的小腹结成一个个菱形的绳网,然后分出一道来紧紧地勒过那刚刚
长出一道完美蜜穴的修长美腿之间,甚至在穿过美腿的同时还打了两个绳结恰在
蜜穴和菊穴之上,最后在背后的绳子处牢牢地固定着。

  被捆妖索捆住的张翠山先是迷茫了一阵,然后双目赤红消退慢慢回复清明,
看着还瘫坐在地上羞红着脸低着头的殷素素,又看了看还捏着剑诀的谢逊,有些
搞不清楚状况。

  仿佛怕是惊扰了什么一样,小声的冲着殷素素呼唤了一声「素素……」但只
是声音一出口就把她自己吓住了,原本浑厚磁性的声音现在居然变得的如翠鸟鸣
谷般的清脆动人。

  「你是何人!!为何要伤害我张兄弟和我弟妹?!」

  谢逊听见陌生的女声,上前一歩用手中的【测岳尺】指向声音发出的方向,
厉声喝问到。

  「谢前辈,是我,武当张翠山啊。」

  张翠山试着解释但秀美的声音显得没有任何说服力,谢逊的戒备反而更强烈
了。殷素素这时候也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张翠山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一
时竟忘记帮着张翠山解释。

  「算了,你们还是听我说吧」一阵清脆的童音响起,原来是谢逊手里的【测
岳尺】地器灵发声了。

  「这傻小子一时手快,拔出了本座,致使法阵失效,放出了九尾妖狐,你等
三人刚才刚才与那妖狐一站,斩杀了妖狐。但妖狐却用妖丹冲体意图夺舍,幸好
这傻小子推开那女娃,若是让那妖狐夺舍那女娃的极阴之体,你们三人加上本座
现在就都已经尸骨不存了。」

  顿了一阵器灵接着说道「只是那妖狐又冲击傻小子体内,但还好这傻小子是
先天阴阳之体,妖狐只来得及转化妖身但却还未来及夺舍,现在能借助清灵真君
留下的捆妖索将其捆在傻小子体内」

  。

  「上仙,如何才能彻底除此妖狐,我还能回复真身吗?哎呀……」

  原来是张翠山趁着器灵解释一切缘由的时候偷眼大量了一下现在自己的状态,
这一看之下却是大惊失色,低头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一对挺拔高跷的入球,视线
完全被挡住了连脚面都差点看不到更不要说去确定自己的阳物是否还在了,正好
器灵已经解释完毕,迫不及待的就问出问题还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两部,想离器灵
近一点,但正是这两步牵动了勒在胯下的股绳,两个绳结在敏感部位的摩擦,那
种似麻似痒似痛似爽的陌生感觉让张翠山不由的呻吟出声,瞬间站立在原地不敢
再动弹。

  器灵很人性化的往张翠山的方向转了一下,仿佛是在转身面对张翠山说话
「你现在的这幅身体,即是你又是九尾妖狐的妖身。你原本的肉体已经被九尾妖
狐炼化了」器灵的话语仿佛是深渊中的魔咒般一下子把张翠山打入了地狱,一时
间万念俱灰。

  半响后张翠山才轻声的殷素素说道:「素素,你杀了我吧,我感觉到体内妖
狐妖丹又开始躁动了,我怕我一会压制不住它,由它出来会闯下泼天大祸的」

  刚刚张翠山也感觉到了九尾妖狐的那惊天的杀意,祸是自己闯下来的,现在
唯有一死才能带着妖狐一起去死,反正自己现在这幅人不人妖不妖的也是没法活
下去了。

  殷素素抬起了头,又一次看向张翠山现在那副被捆妖索绑的显得异常淫荡的
身体,这一次显得异常悲哀,她不想自己的情郎这样屈辱的活着。

  默默的站起来捡起了屠龙刀,眼神坚决的看着张翠山,心想着五哥死后我也
绝不独活狠下心来举到屠龙刀闭着眼睛狠狠的往张翠山砍去。

  但屠龙刀落下却是没有感觉到有刀锋入手的感觉,反而像是陷入了一团棉花
之中般的虚不受力,睁眼一看,却是一团紫气托住了刀锋,根本无法伤及张翠山
半分。

  眼看用刀不行,已蒙死志的张翠山连续试了跳崖、溺水、火烧。

  但现在这幅妖气竟是百害不侵,一点油皮也没伤到,反而是不断的四处走动,
股间的绳结不断的刺激敏感的蜜穴使得张翠山莫名的焦躁。

  那一丝丝的莫名情绪如果发生在殷素素身上已然和张翠山做过夫妻的殷素素
自会知道那是动情之感,但没有这些经验的张翠山则是不知道这些,只是觉得双
腿间湿腻腻的异常恼人……

  「折腾够了吗?凡间人物居然想杀死九尾妖狐,心还真是大啊」器灵的童音
在张翠山安静下来后又一次想了起来。

  「妖狐夺舍成功以后,必然天下大乱。到时候生灵涂炭就都是你这个傻小子
的责任了,你却是想着去死,一了百了,哪有那么容易,须知,九尾妖狐现在对
你最熟悉,最先去找的就是你的亲朋好友,到时候你的亲朋好友怕是要求生不能
求死不得了」

  张翠山听到此处却是惊出一身冷汗,想起武当山上的师兄师弟和已是半仙的
之体的师傅他们怕都不是这妖狐的对手,却是因自己的缘由让整个武当遭遇如此
劫难那可如何是好。

  急急跪倒在地,求道「请仙长明示,我该如何能控制住这妖狐,让其不能危
害人间」

  「孺子可教也,也是天意,此时这山谷内,你本是先天阴阳体,那个小女娃
是极阴之体,这个瞎子居然是极阳之体,你们三人同心当可压制住九尾妖狐,配
合得当甚至还能祝你彻底炼化妖狐成就阴阳天狐之体说不定可以回复本身」

  「当真」张翠山和殷素素同时出声想问,原本已经不报任何希望的夫妻二人
闻言大喜「我堂堂一个上品仙器的器灵岂会糊弄你们几个凡人小娃,只是此等修
炼之法过于匪夷所思,与你二人确如千劫万难,不知你二人可承受的住」

  张翠山和殷素素夫妻二人互望一眼后同时点头达到「不管多少艰难险阻,多
少磨难我夫妻二人不然坚持到底」

  「好!那你呢,可愿意镇压妖狐守护凡间安宁」这次器灵确实对着从刚才张
翠山闹自杀开始就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谢逊说道。

  其实谢逊此时已经有些呆傻了,因为刚才与器灵共同召唤出捆妖索时器灵反
馈了一丝仙气给他,虽然只有一丝但仙气岂是凡间真气可比,就这一丝仙气直接
使得谢逊脱胎换骨,即使双目依然不可视物,但周身感官却是灵敏了无数倍,即
使目不视物也可凭借听觉嗅觉等其他感觉将周围影像引入大脑如同目视一无区别。

  他已经感受到了张翠山现在的模样,特别是被现在一丝不挂被捆妖索淫靡捆
绑着的模样让自从妻儿被成昆所杀后就再未对女人动过心一心报仇的他内心处产
生了一丝涟漪,而作为男人的本能,这淫靡的景色早以刺激的他一柱擎天了,自
己居然对一个男人动心并且一柱擎天的刺激让谢逊呆愣了半天,直到器灵问话才
反应过来。

  「谢某人虽然杀人无数,也算是个恶人,但为了天下苍生某自当义不容辞」

  回过神来的谢逊仔细考虑过后,也坚定的回答到「多谢谢前辈」张翠山夫妻
二人同时拜谢「好!!」器灵也是叫了一声好,然后接着对谢逊说道「瞎子,这
对你来说也是一场大造化,等此事完结,你那点小小仇恨不值一提,你的仇人当
时你自可搓圆揉瘪」

  谢逊听罢也是大喜,有仙人相助当时候任凭成昆有千般手段怕也不值一提,
自己报仇有望了,想起自家人被杀后,自己所作所为不尽悲从心来,堂堂七尺男
儿差点落下泪来,连忙收拾心情听候吩咐「你虽是极阳之体,但因已不是童子之
身所以阳气有些许外泄,闭目凝神待我传你金乌神决,金乌神诀共九层,三日内
你必须要练成金乌神诀第一层,以补全外泄阳气否则三日后以阳气外泄之纯阳之
体很难再控制住九尾妖狐」说完一道神念就传入谢逊脑内,谢逊第一次经历如此
神奇的意念传功,一时只觉的脑内涌入无数玄妙经典,一阵恍惚后立式盘腿摔坐
在地上开始修炼了起来,净是一刻也不愿耽误。

  「那女娃,你过来,先恭喜你们啊,这数月夫妻已然有孕在身啊」

  「啊!!」张翠山和殷素素具是一阵惊喜,想到自己变成女儿身还能给张家
留后张翠山尽是喜极而泣,一时间梨花带雨煞是惹人恋爱,连同时女人的殷素素
都看呆了一时间连安慰都忘记了。

  「你是极阴之体,但有过夫妻之事再加上怀有身孕,阴气外泄更多」器灵说
罢【测岳尺】自动升空开始旋转起来,不一会一块卵形的玉石从地底深处升起,
但卵形玉石升到地面后器灵接着说道「你腹中胎儿我会以神术暂时移到此养胎石
中安养,待我传你玄兔神诀你练之第三层后再将胎儿移回你腹中继续生长」

  听说要将腹内胎儿移出,夫妻二人具是大惊刚要出声反对,器灵又接着说道:
「你二人先莫要急着反对,这养胎石乃是这整座冰火岛之山魂所化,经由养胎石
安养的胎儿出生后已成半仙之体,你二人还要反对暂时移出胎儿吗?」

  听到出生既有半仙之体,夫妻两对视一眼同时安下了心了同声达到「但凭上
仙安排」只见那【测岳尺】又在空中旋转了一圈,一道毫光从殷素素的腹中探出,
缓缓的飞入卵形玉石之中,那到毫光飞入玉石后那玉石尽然慢慢的飞来悬浮于半
空中,一边缓慢的旋转着一边发出一抹抹暖色的黄光,让人观之心中立势感觉平
安喜乐甚是安详,这养胎石果然非同寻常。

  「那女娃,我传你的玄兔神诀三天内也必须练之第一层,快快修炼去吧」

  「是,上仙」殷素素说完,也学着谢逊一般盘坐与地上整理了下脑内接受的
玄妙神诀用心修炼了起来。

  「至于你,现在已是妖躯,不宜再修炼,否则那妖物更容易脱困,这里有两
套真诀你且用心观想,与日后控制妖狐有莫大好处」

  张翠山低头拜谢,接受脑中信息后却是一本玄女经,一本洞玄经。

  仔细观想书中内容后,一时间满脸通红,这竟是两本房中术秘籍,教导女子
如何于房榻之间伺候男人,各种花样张翠山以前不要说闻所未闻,哪怕连想都想
不出来,至此方知男女床榻之间居然还有如此多的花样,再次低头看着身上绑缚
的绳索结合脑海内的真经对照,一股火焰直接从小腹处窜至喉咙冲出一声娇媚的
呻吟,双腿间的湿腻感更强烈了。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