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州潮生曲】(第壹拾贰章 闺中幼韵品清香 窗外东风释以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ufo007/nasekaja
2020/04/08發表於:sis、第一会所
是否首發:是
字數:10,753 字

  前言:(不算字数)

  嗯,先说下红心。果然撒娇卖萌打滚求票票求红心是有用的。虽然还是没有
到目标。

  可能更多地读者不是很喜欢这种类型的文章。理解。毕竟小黄书还是要写的
以硬起来为目的。

  飞碟却把它写成了纯爱文,不爱看是正常的。没关系。飞碟不哭。(看看上
面150-200的红心,诶……)

  那首次实验失败,但是为了感谢各位支持的读者,飞碟将在周六加更一次
(原定周末休息的……)

  看起来动动小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哇,3000多的阅读点击红心才57……

  好了,下面说说剧情走向。

  因为之前存稿丢失的问题。前文出现了方明宇和方志文的错误冲突,应该是
方明宇。其次还有一个错字,已经被抓出来了。抱歉抱歉。飞碟打字太快所以偶
有失误。

  然后的话,之前说的佛道相对、北欧吸血鬼、狼人、教廷、奥林匹斯等等诸
神都会慢慢加入。毕竟飞碟对于性感放浪的瓦尔基里还是很有想法和怨念的。

  预计本故事的话应该分几个篇章,至于到底几个篇章……目前飞碟自己都没
想好。但应该没有太监的可能。毕竟是认真创作的第一部长篇。

  架构虽然比较大,但飞碟还有信心去驾驭。讲起来有人要写唐振强和李晓玲
的番外嘛……

  最后嘛……小真红和苗壮兄都不理人,让我太伤心了……

  以上,看文看文。

             *** *** ***

  夜。北欧古堡地下室。

  俊美青年安东尼上半身赤裸着被绑在一根画满了奇怪符号的石柱上,一脸的
无奈。「我亲爱的姐姐,你一定要这样对待你可爱而又无辜的弟弟么?」

  「啊,不是。可是谁让你打不过我而又想欺骗我?」奥莉薇亚轻掩小嘴,眼
波流转,魅惑无比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轻移莲步走上前去,
手中的扇子挑起了安东尼的下巴。「我是真想杀了你呢……尝尝你那同脉的血液
是有多诱人……光是想想就让我浑身颤抖要高潮了呢……」

  「这句话从我10岁的时候你就反复不停地说,你不烦我都烦透了……」安东
尼却一点惊慌的样子都没有,无所谓地耸耸肩。「要不是那该死的家规……算了,
不说这个了,我刚才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要去遥远的东方啊……可我还是觉得你在骗我啊……」奥莉薇亚不置可否
地微笑,轻轻摆动扇子,充满了古典贵族的气质,不看她另一只手上的鞭子的话。
「老头子可是严令我们涉足的……如果被发现了那就不是打屁股能解决的事情了
……」

  「不不,我有可靠的消息……你想想,东方的帅哥、美味、财宝……再加上
我刚才说的圣物,如果顺利的话,你的那件事情也可以解决了啊!」安东尼一边
说着,似乎陷入了自己的幻想,俊美的脸上充满了狂热,似乎忘了自己正被铁链
捆绑着,激动的动作拉得铁链哗哗作响。

  「啪」的一声打断了安东尼的幻想,他白皙结实的胸膛突然多了一道鞭痕,
安东尼却似乎毫不在意,而奇怪的是,没几秒钟,那道鞭痕便自动慢慢淡去,消
失,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麻烦我亲爱的弟弟不要在自己的世界里沉迷好吗?」奥莉薇亚皱着眉头,
纤细的小手甩着鞭子。「你说的我当然知道,但是问题在于东方并不仅仅只有这
个……你忘了那死老头子二十年前狼狈逃回来的样子了?」

  「我没忘!但是我亲爱的姐姐,你可别忘了,当初那死老头子可是明刀明枪
打着旗号过去的……」安东尼激动的说道,脸上的狂热并不因为鞭打的屈辱而消
减,「可是现在,你看看现在是什么年代?打架不是唯一,合作才是王道,老头
子的想法和顾虑已经过时了!有句话叫什么?与时俱进?……我想你的私房钱应
该也过了三百万了吧?投资!投资知道吗?」

  看到奥莉薇亚陷入沉思的样子,安东尼知道自己这位喜怒无常的姐姐已经开
始动心了。果然,在奥莉薇亚坐下端着酒杯慢慢品尝的时候,下一刻铁链便自动
地松了开来。

  疲惫地睁开眼睛,严青欣双目无神地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啊,原来我还是上
了天堂……天堂的天花板白色的真好看……还能闻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咦?
消毒水?白衣的护士?没有翅膀?

  「妈妈你醒了!」随着一声稚嫩的娇呼,严青欣艰难地转头,只见自己的女
儿握着自己的手,一脸担心和激动地看着自己。

  「我……咳咳,我这是在哪儿……现在几点了?」严青欣看着女儿,双眼似
乎还没有回过神来,沙哑地问道。

  「你现在在医院,医生说你极怒攻心,所以昏迷过去,没有大事,好好休息
就是了……别怕,一切有我。」女儿的身后,一个年轻男子的身影站了起来,微
笑着看着她,慢慢地说道。平淡的话语却给了她无尽的信任和安全感。

  「呜……阿杰……阿杰,」严青欣沙哑的嗓音突然激动地带着哽咽,似乎想
起了什么,不断呢喃叫着我的名字,「我差点以为就见不到你了……我是在做梦
吗?」

  「对不起,青欣,」我上前一步,握住了她带着体温,却微微颤抖的手。
「你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没事了……」

  在送青欣嫂到医院的时候,紧张害怕惶恐焦虑的心思让我无暇他顾,听到医
生说她只是急怒攻心昏过去,再加上有点轻微脑震荡,我的心中才一块大石落了
地。

  在她昏迷的时候,回想着跟她的经历,我突然发现这个妖媚而可怜的女人所
求的并不多,只是在经历了独自一人带着女儿的寂寞之后,希望有一个男人陪伴
在自己身边,关心爱护她,她就可以为这个男人付出一切。

  「好了,我给你带了点粥,你也没吃东西,应该饿坏了,」我从旁边拿过一
个保温杯,坐在她的身边,用勺子舀起吹凉后喂到了她的嘴边。「乖,来吃点东
西,然后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嗯。」严青欣本来没想到还能在见到我,开心之余又感受到了我的宠爱和
关心,樱唇微启,一口口吞咽着我喂的粥。「那没事了我等下就能回家了?」

  「不行哦,医生说还要观察至少两天,以免后遗症。」看着她乖乖地喝完我
喂的粥,随着白皙脖颈的蠕动,脸上也有了一丝血色,我不由得想起她替我吞精
的样子,不由情动,却强忍着只是亲了亲她的脸颊,顺手擦掉了她嘴角的残渣,
轻声在她耳边说道,「亲亲好老婆,好好在医院躺着,等下我就带着雪珊回去了,
明天她还要上学。我和雪珊每天都会过来看你。雪珊很乖,你不用担心,公司的
话放两天应该也没事吧!」

  带着雪珊走出医院,却发现雪珊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由得一怔,「珊珊,怎
么了?」

  「亲亲好老婆叫的那么亲热……叫我就叫珊珊……」雪珊闷闷地踢着路上的
石子,似乎想要将怨气全都发泄到可怜无辜的小石子身上一般。

  「好啦好啦,这么大人了,妈妈也要吃醋的吗?」我不由得失笑,果然女人
不管年龄大小,总是爱吃醋的。「好啦,亲亲小老婆,乖乖回去睡觉啦,不能闹
了,明天还要上课,不然没精神了……」

  听到我说这话,雪珊才开心起来,抱着我的手臂不断用小胸脯摩擦着,送上
香吻,在我耳边轻轻地道:「那你喜欢人家叫你哥哥老公呢……还是爸爸老公呀?
嘻嘻……人家今天晚上终于不用跟妈妈一起分享你了呢……」

  清纯的笑容却说着诱人心弦的淫荡话语,也不知道这小妮子是从哪儿学来的,
我听得心头一阵火热,一下子将她抱起来架在我的肩膀上,颈部感受着少女大腿
的紧夹和跨间的温热,听着她开心地笑着,如同真正的父女般往家里走去。

  当晚自然又是脱光了相拥而眠,雪珊很快就熟睡了过去,然而我却因为肉棒
被夹在她的大腿股沟间,勃起怒吼着,却又无法发泄,完全没有睡好。直到早上,
看到我的黑眼圈,感受着我肉棒龟头贴着她幼嫩的花径细缝,本来还睡醒惺忪的
雪珊很快就明白过来了为什么,嘻嘻娇笑着,带着睡意憨憨地钻入了被窝,很快
我的肉棒就感觉到了一阵温热包裹。

  但时间不早了,享受了一会儿雪珊的小嘴,我便强行将雪珊拉起来赶去卫生
间洗漱后,我便也起床准备送她上学。到学校门口,轻轻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悄
悄说了句晚上看完妈妈早点回去,便红着脸喊着老师好,进了校门。

  在路上打了个电话给嫂子,报了平安,嫂子说今天会先让小雅回来,等一个
小时去车站接她,而自己可能还需要再晚一些回来。我奇怪嫂子一个人在省城有
什么事,却没多想,找了个地方坐下吃了点东西。然后便不急不忙地赶往车站。

  盘算着先接了小雅,看看下午能否上课,然后下午接完雪珊之后,还要去趟
酒吧,那件事情不彻底完结的话,以后始终是个麻烦,尤其是那个叫虎哥的凶悍
中年,就是他的气势也不是一个易于之辈。

  还有以前和昨天的情况,自己感受时间放缓的奇怪感觉,应该是真实存在的,
在自己愤怒或者精神集中的时候特别容易发动?以后有机会再试试。更奇怪的是,
小七给我的那个玉佩。这就算是滴血认亲?还是我的前世就是一块玉托盘?或者
有没有什么小说里面的那些个奇怪的老爷爷老奶奶?我默默在心底呼唤着,却发
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只好暂时作罢。

  赶到车站,刚好碰见省城回来的大巴,车刚停下,小雅就如同穿花蝴蝶一般
跳了下来,直奔我而来。本以为她会像昨天一样直接扑到我的怀里,张开了双手
准备迎接,却没想到她跑到我面前,却定定地站住了。

  「杰哥哥,我们先回去一趟吧,我有事情对你说。」刚要打算送她去学校,
却听见小雅在身后如此说道,回头看见少女的脸上不自然地出现了两抹红晕,虽
然奇怪却也点了点头。

  回到家,少女让我在门口等一下,自己要去洗漱,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小
女孩总是爱干净点。差不多等了十几分钟,小雅才呼唤我进去,自己出门倒水。
我进门之后发现似乎在临走的时候房间已经收拾过了,床单都已经换了新的淡粉
色,床头放着一对枕头,大红色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枕头下。

  倒完水进来的小雅看见我正呆愣愣地看着床,似乎被什么吸引了一般,小脸
一红,关上门后,咬了咬牙,将自己的衣物全都褪下,只穿着粉色的可爱小背心
和内裤站在我的身后,才柔柔地叫了一声杰哥哥。

  我转头差点没把鼻血喷出来,少女虽然稚嫩但柔软的身体完全展现在了我的
面前,带着羞红的小脸微微昂着,双手似乎不知道放哪儿一般,又不能影响我的
欣赏,只好背在身后,这样的姿势却更凸显了胸前的娇嫩花苞。没想到宽大校服
下,小雅的身材居然比雪珊发育的还要好,隆起的胸脯将整个小背心完全撑起,
隐约还能见到一道浅浅的乳沟。

  「好看吗?杰哥哥……」小雅声若蚊蝇地轻声问了一句,然后炫耀似地转过
了身,翘起了自己娇嫩微翘的小翘臀,在粉色内裤的衬托下,翘臀更是雪白诱人,
一双结实紧嫩的大腿穿着拖鞋站在地上,不断微微夹拢,又似乎希望完全展示给
我看,纠结紧张害羞的娇嫩小脚不断地蜷缩着脚趾。

  「不……不是,小雅你干什么呀……快点把衣服穿好,小心着凉……」我强
压着心头的火热,拿起旁边的外套就像给她披上。

  「不,杰哥哥,我要把处女给你……」小雅咬着下唇,害羞的眼神却瞟过我
已经支起帐篷的跨间。「医生哥哥已经全都告诉我了……这么大一笔钱我现在还
不起……就算以后给杰哥哥工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清……小雅知道自己没
有雪珊漂亮……但小雅就剩下干净的身体了……再说……再说……」犹豫了半天,
似乎鼓足了勇气,小雅这才继续开口:「小雅也喜欢杰哥哥……就算一次也好,
小雅的身体要真正属于杰哥哥……」说完便上来搂着我的身体,小腹紧紧贴住了
我的肉棒。

  「等……等一下小雅……呜呜……」我话还没说完,便感觉颤抖的柔软双唇
贴了上来,面前的小雅显然不知道如何接吻,而且还显的很紧张,这种青涩的感
觉让我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心中的猛兽蠢蠢欲动着。我搂住小雅,帮她稳定着
颤抖的娇嫩身体,一边伸出舌头,轻柔地舔吻在她紧贴不动的紧张双唇,挤开双
唇撬开牙关,第一次接触到她青涩笨拙的舌尖时,小雅似乎被闪电击中一般,整
个身体软倒在了我的怀中,闭着双眼懵懂地回应着我的舌吻。「小雅……杰哥哥
也很喜欢你……你很漂亮,你也很干净,你更是单纯……杰哥哥也抵抗不住,想
要你的第一次……但现在你太小了,如果现在强行要了你,会对你身体造成伤害
……而且这样的话,我跟那个所谓的方哥哥有什么区别呢?」

  我的话似乎打动了小雅,她晕红着脸,慢慢张开懵懂的大眼睛,似懂非懂的
看着我,但是小手却无师自通地握住了我的肉棒,「杰哥哥……你和方哥哥是不
一样的……我是心甘情愿的……而且杰哥哥帮我根本没问我要回报,让我给你打
工也是假的对吧?所以小雅是心甘情愿的……杰哥哥无论对小雅做什么,小雅都
很开心……小雅想一辈子陪着杰哥哥……」小雅慢慢地柔声说道,她的声音虽然
很小,但听得出很坚定,这让我心头一暖,小腹也是一股热流涌起,然而小雅一
边说着一边隔着裤子摩擦着我的肉棒,小屁股也是一挺一翘地在我手臂上摩擦,
眼中更是露出了狡黠的神采,「再说如果不要小雅的话……杰哥哥这么大的肉棒
该怎么办呢……会不会很难受呀?」

  「你!」我一巴掌轻轻拍在小雅富有弹性的小屁股上,恨恨地道,「你这些
乱七八糟的都是跟谁学的?谁说不要你的身体杰哥哥就不能解决肉棒的事情了?
来,让杰哥哥好好教教你!」

  一边说着,我一把将小雅抱了起来,横坐在我的膝盖上,猛然再次吻住了她
的唇,手掌便探入她的小背心,覆上了她娇嫩的饱满乳鸽。似乎比雪珊发育的稍
微早一点,小雅的饱满乳鸽将将被我的大手笼罩,似乎再大一点就要握不住了。
娇嫩的细小乳尖被我一边舌吻一边抚摸挑逗的硬了起来,不断在我的掌心颤抖弹
动。而当我拉起她的小背心,一对刚刚发育的饱满幼乳便完全地展现在了我的面
前。即使躺着,娇嫩的幼乳依然如同一对饱满的竹笋一般,高高往上挺起,乳尖
更是粉色挺立着,似乎在炫耀它是完全没有被人触碰过的领地。我轻轻含住一只,
仔细地舔弄,而手指则捏着另外一只打转研磨,从未体验过的刺激让小雅不由地
发出了诱人的呻吟,整个娇躯扭动着,翘臀股沟无意识地摩擦着我的肉棒龟头。

  「呜呜……杰哥哥……小雅身体好热……好难受……」小雅不断地呻吟着,
颤抖的娇躯用力挺动着,迎合我的搓揉含舔。两条娇嫩的幼腿不断地张开合拢,
将我的肉棒拨来拨去。

  「来,把内裤拉开,肉棒放进去,然后大腿要夹住它,然后前后移动,杰哥
哥才会舒服……」一边拨弄着小雅的娇嫩乳头,我一边含舔着她的耳垂,诱导着
小雅用身体满足我的兽欲。看着小雅羞涩地用小手拉开腿间的内裤,小心翼翼地
引导着火热的肉棒放进去,紧紧贴着她娇嫩鲜红的花径缝隙,然后双腿夹紧,微
微扭动着臀丘,替我摩擦着肉棒,一股征服感和极度的酥爽从肉棒龟头上散发开
来。

  「呜呜……好热……烫的小雅好奇怪……里面好像有小虫子在爬……好痒啊
啊……小雅尿了……下面尿出来了……」小雅感觉灼热的肉棒似乎唤醒了身体里
面的本能,一股股液体从花径缝隙中溢出,将内裤很快就濡湿了。她有些害羞地
呻吟,大腿夹得更紧,似乎不敢让我发现她居然尿出来了一般。

  「乖小雅,这不是尿尿……是你的身体喜欢杰哥哥的肉棒,分泌出来的润滑
液,这样的话肏入你的身体,肉棒和你的小花穴就不会疼痛了,」我笑着在小雅
的耳边说道,「等你大一点,杰哥哥真的肏你的时候,你的小子宫还要和杰哥哥
的大肉棒接吻呢……然后杰哥哥的肉棒会肏到你的子宫里面,灌满你的花心,让
你怀个可爱的宝宝……然后呢,你的大胸胸就会溢出乳汁,宝宝吃一个,杰哥哥
吃一个好不好?」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小雅羞红的脸蛋上散发着期翼和幸福的光
芒,我用力挺动着小腹,用肉棒快速摩擦着小雅的股间。

  「呜呜……好……小雅要被杰哥哥肏子宫……小雅要怀孕……要怀杰哥哥的
宝宝……然后要让杰哥哥吃乳汁吃到饱……杰哥哥快点要了小雅……呜呜……小
雅好难受……」被我的肉棒快速地摩擦着敏感部位,一边听着我的描述,小雅感
觉到满足和幸福的同时,身体越来越热,花心里面好像有几百只小虫在爬,恨不
能立刻就让大肉棒狠狠肏入最里面止痒。

  「现在可不行……为了以后能怀一个健康的宝宝,现在小雅要好好爱护自己
的小花穴,然后等长大一点,再让杰哥哥好好享受……」我的舌头探入她的耳孔,
舔舐着娇嫩的耳穴,感觉她敏感地缩起了脖颈,我轻笑着说道,「至于现在小雅
难受,那就让杰哥哥好好替小雅爽一下……不过小雅也要好好用小嘴来报答杰哥
哥哦……」

  看着小雅含着羞意和不明白什么意思的表情,却还是认真的点头,我便将肉
棒从她内裤中抽了出来,将她放平后,肉棒凑到了她的嘴边,引导着小雅先用嫩
舌感受一下肉棒的温热,然后让她张开小嘴像吃棒棒糖一般吞入了肉棒。完成了
这些后,我便附身到了小雅的跨间,将她的内裤褪了下来。

  眼前稚嫩的花径裂缝几乎跟雪珊的一模一样,只是花瓣似乎比雪珊还有肥厚
一点,包着整个花径如同一个嫩香可口的馒头一样,而耻丘上却是一丝毛发都没
有,光洁粉嫩的缝隙沾满了淫液,看上去晶莹发亮,隐约能看见一个小小的肉蒂
露出头来,似乎在向我这个不速之客打着招呼。我也同样用舌尖回应着小花蒂的
招呼,慢慢地舔吻了过去。似乎察觉我并没有恶意,小花蒂便慢慢地完全冒了出
来。

  「杰哥哥……不要看……人家下面……下面没有毛……好丑……呜呜……杰
哥哥的肉棒好大……小雅吃不下了……」被我凑到跨间,仔细欣赏着跨间嫩肉的
时候,小雅似乎在学校被女同学嘲笑过没有毛的羞耻,挣扎着哀求我不要看,却
转瞬又被肉棒龟头饥渴地塞入了小嘴,重温那紧嫩温热的包裹。

  「没事啊,小雅,下面没有毛毛可不是每个女孩子都会有的,这都是正常现
象……」我安慰着小雅,一边忙着舔弄她娇嫩的如同馒头一般的丰满鲍鱼。「杰
哥哥可喜欢吃没有毛毛,光滑粉嫩的小鲍鱼了呢……」舌头在缝隙内滑动,让我
惊喜的是,小雅的花瓣虽然看上去比雪珊的丰满,但花径却要比雪珊的还要小,
可以想象以后真的肏入的话会是多么紧嫩舒爽。

  「呜呜……杰哥哥……不行了……人家……人家真的要尿了……呜呜……杰
哥哥不要舔了……啊啊……不要摸那里……要尿出来了……要尿了!」当我猛然
吮吸着她花径缝隙中溢出的淫液,舌头舔入到她的花径,不断在洞口搅动摩擦着
洞口,手指也同时轻轻按着她的肉蒂打转的时候,小雅的抽搐颤抖越来越明显了
起来。小处女哪有被人这么挑逗过,很快便在我手指和舌头的夹攻下,僵直着身
体,双腿紧紧夹着我的头部,让我的嘴唇紧贴着花径,一股股处女淫精再次直接
喷到了我的口中。

  「怎么了杰哥哥,你已经舒服了嘛……小雅没有力气了……」而看着小雅勉
强忍耐,拼命吞吐着我的肉棒的难受样子,我也不忍心再折磨她,肉棒抽了出来。
小雅一边喘息着一边奇怪地问我,我只好点了点头,小雅这才突然一下子放松了
下来,又依偎到了我的怀里。「对不起杰哥哥,小雅一定会乖乖吃饭,好快快长
大,让杰哥哥肆意疼爱小雅,小雅要怀杰哥哥的孩子……」

  我看着一边呢喃,一边因为疲累而不觉在我怀中睡去的小雅,心中也是泛起
了一阵怜爱,将她放在床上,盖好了被子,然后在桌上留着张字条,便推门走了
出去。

  甩着手上的房门钥匙,我走出楼道,看到手机上发来一条陌生消息,来酒吧
收尾。我虽然不知道虎哥是怎么弄到我手机号的,但这件事情早点解决也不错。
便打了车,往酒吧方向驶去。

  跟着昨天的服务生,从酒吧的后门进去之后,我看见虎哥坐在角落的桌边,
在他身边更是跪了三个人,分明就是严子浩、何总和杨董。看见我进来,虎哥招
了招手。

  「虎哥,你好!我来问问您想要什么交代。」我站在虎哥面前,不卑不亢地
说道。「昨天不管如何,打烂您的酒吧,惊扰您的客人是我不对,虎哥大人大量
放我一马,我很感激。」

  虎哥站起来,带着微笑上下扫了我一眼,我以为虎哥要提条件赔偿的时候,
突然一阵风声,还没来得及反应,虎哥一拳打在了我的脸上。力量之大,让我的
脑袋一阵晕眩,整个人飞了出去,随之背后一痛,撞到了吧台上。

  我擦了擦嘴角,一手的鲜血,牙齿好像也有点松动了。虎哥走到我面前,动
了动食指,示意我站起来,「跟我打一架,或者被我揍一顿,就是我要的交代。」

  我缓缓站了起来。刚才那一拳我虽然注意到了,但是根本来不及反应,应该
不是普通人能打出来的。摆了个前后拳的架势,虽然不知道刚才为什么缓速时间
没有发动,但这次要是还不发动,那估计我也就只有挨揍的份了。

  看我摆出一个普通人打架惯用的姿势,虎哥朝着我龇牙一笑,也没见他动,
一道拳影又冲我的脸而来,这次终于时间缓慢了起来,我看到虎哥的拳头带着风
声如同慢动作一般向我另一侧脸打来,虽然说慢动作,但在时间缓速下依然能跟
普通人的全速差不多,却让我吃惊不已。

  我正要躲避然后反击,却发现虎哥另一只拳头悄无声息地往我的肋下击打过
来,如果是通常情况,我躲避面部的一拳,却躲不开肋下的一拳,而且背后是吧
台,我只好头一矮,往前一迎,切入到了虎哥的怀中,肩膀用力顶住他的胸膛发
力。

  随着时间的恢复正常,虎哥一下子飞回了原地,撞倒了桌子摔在了地上。我
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似乎那一瞬间的缓速耗费的力量比平时多了不少。虎哥站起
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打架要继续,却没想到虎哥哈哈大笑着招手让我过去坐。「来
来,小伙子不错啊,来,别怕,不打了,过来坐,我们聊聊。」

  「抱歉虎哥,出手用力大了……」我看虎哥真的没有继续打下去的意思,便
过去坐了下来,然后便发现肩膀居然一顶之下有些酸痛。

  「没事!部队打架这都是平常,别看我现在不练了,但你那种力量要打伤我,
还早。」虎哥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自己没事。「小伙子可以啊,应该是能
力者吧?」

  看到我惊讶的表情,虎哥摆了摆手,「不用否认,否认也没用,第一次出手
你没用出能力不奇怪嘛?」指了指桌上的戒指,我想起来第一次挥拳的时候,虎
哥中指上的确戴着一个戒指,刚才打架的时候虎哥是故意脱掉的?

  「嘿嘿,其实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能力,这个是自然而然就发生了的……」我
摸了摸后脑,不好意思地说道,也算是变相承认了。

  「好了,这个以后有机会在详细聊,」虎哥端起了酒杯,指了指我面前,
「你要不要喝一点?我想你应该有很多疑问吧?」

  「我不太习惯白天喝酒,给我来杯苏打水就好了,谢谢。」我对着满脸凶相
的服务生客气地道,他也回报了一个比哭好看不了多少的笑容,随后很快送了一
杯苏打水过来。「其实昨天我是得到消息才来的……但是虎哥你适时出现,又不
拦着我,然后今天又拿到了我的电话……还有这三个人……」

  「嗯,我来一个个解释……」虎哥点了点头,似乎对我的疑问没有意外。
「其实这些问题呢,总而言之我一句话就可以说明,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潘,
叫潘擒虎,你所谓的消息呢,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我告诉我妹妹,然后我那个胳
臂肘往外拐的妹妹告诉你的……当然我妹妹是谁就不用了多说了吧?」

  「啊……原来您是潘丽丽的大哥?」我恍然大悟道,可是接着又一个疑问在
我的心头升起,「不是说你在美国念书吗?听说还是硕博连读?怎么突然回来了
还混黑道?」

  「哈哈哈!谁告诉你的?是小妮子的同学吧?」虎哥哈哈大笑着,似乎听到
了什么笑话一般。「这个我可不能回答你,毕竟是违规,但是小妮子和老头子都
知道我已经回来了,只是对外宣称我还在美国念书。」

  「哦,那我知道了,但是既然你知道的话,昨天却只是旁观,应该也有理由
的吧?」我紧跟着提出了另一个疑问。是啊,这没有道理啊,如果真的按照虎哥
说的那样,他早就可以救下嫂子,为什么不动手呢?

  「谁说我只是旁观,要是我只是旁观的话,你那个大美女早就咬舌自尽了,
还有时间等你去救?」虎哥带着一丝不屑,似乎我说了个愚蠢的话题。「只不过
我不太能越俎代庖,好人当然要你去做啊!不然怎么能赚的美人心呢……」

  看虎哥的样子,似乎下面还有什么话要说,只是忍住了。我也没多想,心中
的疑惑大部分解除之后,便向虎哥不断道谢,另外提出赔偿酒吧的损失。

  「赔什么损失,这破酒吧本来就不值钱,」虎哥摇了摇头,突然凑向我,
「诶,我说你要是有兴趣的话,酒吧转给你玩玩怎么样?」

  「算了吧,我可没那么多时间来弄酒吧,而且说不定过不久我还有事……」
我连连摆手拒绝道,转而指了指旁边跪着的脸色发白瑟瑟发抖的三人。「这……
你打算怎么处理?」

  「看你咯,反正我这里家伙齐全,后面就是靠着山,埋起来也方便。」虎哥
大大咧咧的靠着椅背,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虎哥……现今社会杀人是犯法的,要被枪毙的……强奸才坐三到七年……」
我一脸的无语,看着虎哥眼睛看向天花板,便知道他将生杀大权交在了我的手上。
「这样吧,虎哥,严子浩毕竟是青青的大哥,弄死弄残……万一青青找我后账,
很麻烦,我这里有一份证据,交给警察吧……麻烦丽丽帮我打个招呼?关他们十
年八年让青青出气?」

  「喂喂,我说你有点过分了昂!」虎哥猛然一拍桌子,却是带着忍不住的笑
意,「你小子有这么漂亮的大美女死心塌地的陪着,还想着拖我妹子下水,你以
为我是这个无良的畜生吗?」

  「不是我要拖丽丽下水啊,」我一脸的冤枉,摊着双手道,「我一个没权没
势的穷小子,就算把他、他、还有他送进去,司法机关徇私枉法怎么办?我可是
听说都是什么总,什么董的……」

  「什么狗屁玩意,还什么总什么董!」虎哥恨恨地踹了他们一脚,仿佛把我
勾引他妹妹的怒气全发泄在那三个瑟瑟发抖的可怜男人身上。「自己说,自己什
么身份。还特娘的什么总,什么董!废话多老子把你们揍成什么都不懂!」

  「我们……我们是邻省一家贸易公司的……小公司小公司……做运输生意的
……只是一次聚会看到了严小姐,所以想交个朋友……」何总颤巍巍的说道,一
边说一边往后缩着,生怕一个不对又招来毒打。

  「是啊是啊……我们只是想交个朋友,然后这个……她大哥就说可以说服妹
妹陪我们聊聊天……然后就……」杨董也跟着落井下石,似乎自己完全只是抱着
交友的心态,都是她大哥自己送上门来的。

  「哎哎,你们可别胡说啊,款项交易可都在我的手机里面呢,交友,谁信啊!」
听到他们这么说,严子浩的脸色一下子就发白了,高声叫着将证据拿了出来。

  「啊,这样啊,那就是钱色交易,涉嫌诱骗妇女,奸淫未遂,故意伤害了…
…」虎哥也没管他们狗咬狗,掰着手指头煞有其事地算着罪名。「行了,你也别
骚扰我妹妹了,小妮子被我们宠的有点无法无天,但在社会上还是太天真了,经
不起你这种老手勾引。我来打个电话,让彪子送他们去警察局吧!」

  「喂,讲话讲道理啊……」我一阵委屈,怎么了我就勾引你妹妹了,当初电
话也是她打来的好不好?「我尽量远离你宝贝妹纸好吧?万一有吃饭喝酒唱歌的
机会一定叫上你行不?」

  「呸,我信你才有鬼,你个小子坏得很!」虎哥讥诮地说道,「怪不得妹妹
说你一点诚意都没有,我的电话你有吗?还不快点记下来!」说着便报出了一串
手机号码。

  我无语地晃了晃手机,示意里面的短信已经把他的手机告诉我了。随后虎哥
又亲热的留我晚饭,因为晚上还要去看嫂子,顺便接小雅和雪珊补课便谢绝了,
虎哥也没有强留,看着我走出酒吧,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虎哥,你怎么不说呀?」酒吧服务员彪子走过来,将三人拉起来之后,扭
头问了一句。

  「屁,滚蛋!老子做事还要你教!」虎哥笑骂了一句,扔了个打火机过去,
「去去,办好自己的事情……」看着彪子抱头鼠窜,虎哥才笑着摇了摇头。

  点燃了一根眼,空荡荡的酒吧内就剩下虎哥一个人了,他这才喃喃自语道,
「不是我不说,而是时机还没到,那个死老道非要让我来当恶人……呸,我才不
上当,等一阵子再说!只希望妹妹她……要真这样老子拼着被妹妹骂一顿也要阉
了他!」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