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94章 爱人不见了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6472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韩玉梁用上内功探索经脉的情况下,不管是没高潮想装高潮,还是高潮了想
装没高潮,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阴关悸动,血脉加速,多处穴道气息鼓荡,不管怎么判断,杉杉刚才都肯定
是泄了。

  就算程度不算太强,也已经足够夸张。

  毕竟他刚才所用的力道,也就相当于指尖按在肛肉和膣口外轻轻揉上几十下,
同时搓搓乳头而已。

  他有点不信,暗暗猜测会不会是这女人太久没得到过丈夫滋润,才会过于饥
渴,反应过大。

  于是,他稍稍将真气转移开几分,开始按摩会因为高潮而绷紧的几处肌肉,
帮助她恢复放松,延长余韵。

  杉杉的面颊已经一片通红,手攥得死紧,杨明达都露出了有些痛楚的神情。

  可那神情之中,竟然还混杂着些许不易察觉的愉悦。

  韩玉梁一边暗中端详,一边将内力加重,仍还和刚才一样,只在双乳和会阴
浅浅搔弄,并不深入。

  “嗯嗯……嗯……老公……我……我可以……不要了吗?”她又一次扭脸看
向杨明达,楚楚可怜地说。

  杨明达低下头,喘息着用额头顶住杉杉的指尖,“可是,我……我看到你舒
服,我心里才能舒服。杉杉,你……你就稍微放开一些自己吧。这是治疗,你不
用……有什么心理负担的。”

  就这么两句话的功夫,杉杉那苗条柔润的娇躯再一次绷紧,被透明丝袜包裹
的脚趾和脚掌一起蜷曲,像是要握住什么并不存在的东西,柠檬色的七分裤几乎
要束不住她向上隆起夹紧的臀部。

  瘦瘦小小的身子迸发出一股震颤的力量。

  毫无疑问,她又高潮了。

  好玩的是,依然程度不强。

  按照韩玉梁的经验,女人在上一次泄身的尾韵中,除非是已经承受不住到了
需要休息的时候,不然就会比上一次更加敏感,来得也更加猛烈。

  就像是拦河大坝,一凿子下去一个眼,趁着没堵上再一凿子下去,眼儿准会
更大,出水肯定更猛。

  他存着试探的心思,这回没停顿,只让杉杉稍微缓了口气,就继续运力挑逗。

  果然和他猜测的相去不远,这个样貌气质上佳的美丽少妇,是个颇为有趣的
大坝,一凿子下去一个眼儿,再一凿子下去,还是这个眼儿,水也不见多,眼儿
也不见大。

  他略一思忖,决定加重手段,看看到底能不能给她砸烂了堤。

  可还没开始,杉杉就突然回手握住了他的胳膊,一个翻身换成躺下,气喘吁
吁地说:“够了,韩大夫,够了……我……我真的够了,我很舒服,很舒服。”

  她放开手,屈肘撑起身子,饱满的酥胸仍在急促的起伏,“老公,咱们……
回去吧。”

  杨明达看上去颇有几分垂头丧气的味道,他点了点头,小声说:“那……回
头你自己记得来。咱们说好的。”

  杉杉看了一眼韩玉梁的手,神情复杂地用力咬了一下唇瓣,沉默了一会儿,
叹息一样地说:“嗯,我有空……会来的。”

  韩玉梁抽了张纸巾,擦擦掌心,淡淡道:“那么,下次见。”

  送他们夫妻离开的时候,他很确定,自己捕捉到的情绪变化没有任何错误。

  杨明达从进来开始就在期待他妻子的高潮,他的情绪随着杉杉生理上的变化
而一路走高,就像是脑子里有根阳物,正在随之而勃起。

  但当杉杉提前喊停后,那根无形的鸡巴,就和主人胯下那根一样,瞬间萎掉。

  不管生理上的阴茎,还是心理上的阳具,这样半途而废,打击都无疑是巨大
的。

  走进楼道的时候,韩玉梁甚至都感觉杨明达的精气神正在飞快流逝。尽管杉
杉不停地在软语安慰着什么,紧紧抱着他的胳膊与他依偎在一起,一切也没有丝
毫好转的迹象。

  韩玉梁本以为,这对奇怪的夫妻,只不过是这炎热的休息期间一段小小的插
曲而已。

  可没想到,最后,这竟然成了叶之眼侦探事务所正式接下的又一笔业务……

  那是三天后,一个雷阵雨把柏油马路清洗成一片水潭的上午,韩玉梁在办公
室和叶春樱关于还需要休息多久,进行了一次亲切而友好的商谈。

  “春樱,我觉得我差不多已经痊愈了。”

  “我觉得没有。”

  “你看,我伤口这里、这里和这里,都已经掉痂了,刀口也拆线了。你家偶
像知了壳都说我现在壮得能顶一头牛。”

  “拆线后更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就是牛,受伤也不能乱跑,强行耕地只会变
成酱牛肉。”

  “你手里不是攒了不少情报吗,不赶紧接一个去赚钱,咱们可要坐吃山空了。”

  “账上还有三十多万呢,岛泽那边每个月还会从工资里还款,你上次找狗的
报酬也到帐了,事务所还有些装修工作没收尾,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帮我一起把
那些干了吧。”

  “不要。我要做点正经工作。”

  “正经的意思是?”

  “有美女的工作。春樱,你明知故问。”

  “嗯……这里倒有一份沈幽介绍的安保工作,让你负责保护一群参加南岛泳
装写真集拍摄的模特,但是协议有特殊要求,你不能与其中任何一个受保护人发
生超过拉手程度的亲密关系。”

  “不去。”

  “那就再等等吧。韩大哥,这世界没有那么多的美女啊……单纯高报酬的工
作则又危险又复杂,不调查清楚,我怕咱们会成为什么坏事的帮凶。你再给我点
时间,我一定尽快帮你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

  就在他们聊到这里的时候,燕雨杉登门拜访了。

  她穿得依然很素净,白色短袖衫,米色罩衫,浅灰色百褶过膝裙,没有化妆,
只带了一串一看就是夜市地摊货的小项链。

  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的眼睛。

  又红,又肿,一看就是痛哭了至少半个小时。

  按照韩玉梁的猜测,能哭成这样,难不成……是被谁强暴了?

  可依这个女人的性格,真要被强暴了,应该会第一时间去找南城区警署才对,
至于到了那儿之后会怎么刷新她的人生观,大概就是另一回事了。

  叶春樱在外面的接待室和她聊的时候,韩玉梁就在里面无聊地想象她到底是
来干什么的。

  让他没想到的是,不久,叶春樱匆匆走进来,用很沉稳的声音说:“韩大哥,
有工作了。”

  韩玉梁依然没意识到那是一场委托,懒洋洋地起身道:“都哭成那样了,还
有心情做按摩啊?”

  叶春樱一愣,“按摩?是事务所的委托。”

  “哈啊?”

  把叶春樱拽到里屋坐下,用了大约五分钟,韩玉梁明白了目前的情况。

  燕雨杉不是来找他按摩的,而是作为侦探事务所的委托人,前来进行重要的
求助——她的丈夫,杨明达,不见了。

  周日来拜访事务所的那次回去之后,他们夫妻有过一次不太愉快的对谈,具
体内容因为比较隐私,杉杉并没有告诉叶春樱。

  之后工作日,杨明达早晨还是如常去上班,继续他朝九晚九日出工作日落加
班的生活。杉杉也和往常一样,打扫卫生,瑜伽,准备午饭。

  吃完饭午睡前,她收到了丈夫一条短信,说是突然有个项目维护工作,上司
指派他过去参加,可能需要两天,让她自己好好的,不需要等他回来。

  以前并不是没有过类似的情况,所以杉杉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安心重复
着早已经习惯到近乎本能的主妇生活。只不过,她没按丈夫的期望再来找韩玉梁
按摩。

  两天过去,杨明达没有回来。这四十八小时里,也没有一条信息,没有一个
问候。

  杉杉开始觉得不对,可打过去,那边提示手机已关机。

  今天一早,她赶去丈夫的公司,询问关于出差的事情,没想到的是,那边的
答复,却是杨明达从周一中午午休后就无故旷工,持续缺勤至今。

  杉杉顿时慌了神,她先去南城区警署报案,负责立案的警察只说还不到时限,
劝她多等等,还暧昧不清地暗示她老公是不是因为她太美吃不消才躲出去的。

  她对黑街的一切本来就有恐惧感,最后只好放弃,匆匆离开。

  杨明达以前跟杉杉提过雪廊酒吧的事情,她便又往那儿跑了一趟。

  她扣了一朵黑色郁金香,愿意不惜一切代价找到自己的老公。

  雪廊接待她的是舒子辰。舒子辰表示雪廊最近不接比较耗时费事的任务,委
婉拒绝,但是给了她一张叶之眼的名片。

  走投无路的杉杉,最后只好来了还算熟悉的这里。

  “春樱,这工作你怎么不需要审核了?”韩玉梁托着腮,略显不解地问。

  叶春樱柔声说:“因为很单纯,不管是工作,还是人,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地
方。她丈夫是个辛苦的程序员,她自己是个全职家庭主妇,当然……可能这活儿
拿不到和上次一样高额的报酬,但救人一命比什么都重要,她说家里还是有点积
蓄的。可以接。”

  她在这里停顿了一下,微微偏头想了想,轻声说:“我觉得,韩大哥你的要
求,杉杉很漂亮,应该能够满足,就是她已经嫁人了,和老公感情很好,这次要
找的又是她失踪的老公,你如果不愿意的话,我就去回绝掉。”

  韩玉梁笑了笑,“我当初定下只愿意做有美女的工作,也没说非要和美女怎
么样才行啊。不然我为什么不去做牛郎?”

  “可刚才写真安保的工作一说不让你……嗯……偷吃,你就马上拒绝了。”

  “泳装写真,我又不是没看过。让一群漂亮女人穿成那样在我面前晃,还不
准我偷吃,这跟给我上大刑有什么分别?”韩玉梁起身笑道,“比起那样,还是
这个工作好得多。走吧,我出去问问。”

  不料,就他们在屋里商量这几句话的功夫,杉杉在外面沙发上拿着手机又收
到了新情况,满眼泪汪汪强忍着没哭,看向叶春樱求助说:“叶所长,我……我
收到了信息。和我老公有关的。”

  叶春樱拿过来,放到自己和韩玉梁中间。

  信息很简单,只有一句话。

  “杨明达在我手里,不许报警,等我下一步指示。”

  大概是为了增加说服力,信息附件有一张模模糊糊的照片,看上去像是视频
截图,一个男人面朝下倒在地上,被五花大绑,头歪着,露出侧脸,能看出的确
是杨明达。

  信息来源并非手机号或邮箱地址,而是一串很奇怪的乱码。

  “看来在通讯中继处做了伪装……”叶春樱把手机递回给杉杉,坐到她身边,
柔声说,“不用担心,你这个工作,我们接了。这一刻起,韩大哥将负责帮你一
起找回杨明达先生。你如果确认的话,就跟我进来,咱们商谈一下委托协议。”

  “不用商量了,我签,我什么都签……钱好商量,只要能把我老公赶快找回
来,什么报酬都好商量。”杉杉红着鼻头擦了擦泪,“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谢谢你们肯帮我……真的谢谢。”

  “那相关条款也是需要你看一下了解情况的,跟我进来吧。”叶春樱抽了一
张纸巾递给她,柔声说,“黑街这边的绑架案很少撕票,如果是为了赎金,你先
生的安全就暂时不会有问题。只要后续还有信息进来,咱们就迟早能锁定对方的
位置。韩大哥会帮你把人救出来的。”

  “如果赎金不太多的话,我……我可以努力凑出来。千万别激怒绑匪。”

  两个女人说着走了进去,韩玉梁没跟着,他皱眉想了想,掏出手机去阳台给
舒子辰打了个电话。

  他觉得这事不对劲儿。

  结果这电话,一直打到叶春樱那边签好委托协议,才算是走向尾声。

  挂掉手机后,韩玉梁长长吐出口气,望着窗外又聚起来的乌云,险些以为自
己正处于一个略显荒诞的梦中。

  他主要是想问舒子辰雪廊那边有什么麻烦,以至于连这委托都吃不下,江湖
上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真该帮忙的地方,他愿意先去帮个忙卖个人情。

  可那边不接的理由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经过一番复杂的解释后,他彻底明
白过来,这个委托,非他不可。

  别说雪廊,整个黑街,怕是都找不出能比他更合适来办这件事的人。

  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韩玉梁感慨地摇了摇头,装好手机出去。

  签好协议的杉杉已经迫不及待,捏着自己的手机慌张地问:“咱们现在该怎
么办?没有新信息过来,我该准备多少赎金呀?”

  “不要急,咱们也不是完全没有线索。既然杨兄弟周一上午还正常上班了,
那咱们就去公司那边问问,看能不能找到最后一个见过他的人。”韩玉梁摆出很
严肃的神情,开始按照既定方向前进,“那么,春樱,你看家,我陪杉杉先跑一
趟。你把那串代码发给沈幽,我刚才和雪廊联系了,他们虽然腾不出人手,但帮
忙做一下追踪工作的空闲还是有的。咱们俩随时保持联系,有新情报及时沟通。”

  叶春樱点点头,拿出电车钥匙,走过来塞进他手里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地
说:“韩大哥,你说……咱们是不是该先买辆代步车啊?骑着电动车跑业务,会
不会感觉……有点寒酸?”

  “不会,不晕车,挺好的。”他笑着拍拍她,“新扈又不大,一天之内电车
怎么也到目的地了。真要涉及外地的调查,当然就是火车咯。正好我还没体验过
呢。”

  “将来要是有跨海任务,说不定还能坐飞机呢。”叶春樱微笑着送他到门口,
轻声说。

  “尽量别接那种工作。我可信不过飞那么高的铁疙瘩。我宁可抓只仙鹤骑。”
韩玉梁半开玩笑地回了一句,看杉杉在门外已经很有点焦急,只得努力做出也很
上心的样子,一溜烟跟着进了电梯。

  天公不作美,或者说很作美,两人下去骑在电车上,才发现只有一件雨衣可
用。

  杉杉咬了咬牙跨上来钻进去,倒是有了几分豁出去的模样。

  韩玉梁盘算了一下,在安心接受和逞英雄顺便变落汤鸡之间选择了前者。

  骑出不远,路边一个冷饮店门口的音响恰好传来这么一段歌词:“人生何其
短,何必苦苦恋,爱人不见了,向谁去喊冤。”

  不知道杉杉是不是有所触动,反正韩玉梁感觉,她抓着自己腰上衣服的手,
好像攥紧了几分。

  虽然开车已经很熟练,但驾驶电动自行车,韩玉梁还比较笨拙,他超强的平
衡感让他总是忍不住频繁矫正龙头,练轻功养成的习惯又让他不适应以手来增加
前进动力。

  所以还没骑五分钟,身后就传来了杉杉怯生生的声音:“那个……韩先生,
你要不太会骑,我来骑吧,我可以载你的。而且,去那边的路我比较熟,就不用
一直留意路口给你指方向了。”

  “好。”韩玉梁从善如流,在路边一颗树下停车。

  交换位置,整理好雨衣,坐上去后,韩玉梁眼前的世界就缩小到只剩下杉杉
的背。

  她身上多少淋了些雨,素色的衣服并不耐湿,一些地方因此而变得挺透,柔
润的肩头下方,有片溻湿暴露出肩胛骨蝴蝶一样的美好曲线,但也仅限于此,她
在里面还穿了一件吊带背心,料子颇厚,遮挡了一切可能曝光的部分。

  从这种穿着,韩玉梁就能大致感觉到她的小心翼翼。

  这让他忍不住在心中哀叹,这次任务全部完成的难度,可能远比他想象的高。

  不过他也绝对不舍得打退堂鼓,毕竟,对他来说,这也算是一场新奇的体验。

  偷人妻的机会多得是,可以光明正大追人妻的,估计过了这村就没这店。

  一盘算到追求这个和勾搭截然不同但殊途同归的词,他就有点头疼。为什么
这个世界的男女关系这么麻烦而复杂呢?

  不太习惯跟一个漂亮女人一直沉默相处,韩玉梁斟酌片刻,在后面道:“杉
杉,刚才春樱在,你可能不太好意思说,现在只有咱们俩了,周日你俩从事务所
回去后,到底谈了些什么?那些会不会和你丈夫的失踪有关呢?”

  “怎么可能。”杉杉的声音拔高之后,略微有些变调,似乎不太习惯这样的
音量,但隔着雨衣又是在骑车,不喊也没办法,“我老公又不是离家出走,他这
是被绑架了啊。我们那天是拌嘴来着,可哪有夫妻不吵架的。”

  看来那次吵架的内容估计也是涉及到了性爱愉悦方面的问题,否则在杨明达
都已经下落不明的紧要当口,什么样的线索杉杉也该会拿出来跟他这个侦探分享
才对。

  “那你丈夫失踪之前,有什么比较反常的表现吗?任何和平常不一样的地方
都好。”学着看来的侦探腔调,韩玉梁随口问道。

  “嗯……”杉杉沉吟片刻,突然没了声音。

  “怎么了?”

  “没、没什么,那个,韩先生。我觉得,咱们还是先调查我老公的同事,问
问他失踪前的事情吧。我觉得前一天晚上发生什么……应该和失踪没有关系。”

  又被她回避了,也就是说,之前一天的晚上肯定发生了什么。

  发生的事,杉杉认为和杨明达的失踪无关,偏偏韩玉梁有理由相信,这其中
的关系非常大。

  问题是,如何说服她相信这一点呢?

  他挠了挠头,心想,要是直接开个房间点穴制住放床上干一发能解决问题就
好了。

  他在后座一点点计划之后该如何展开行动,杉杉在前面听不到后面回应,还
以为是自己这也不说那也不说激怒了侦探,只好又犹犹豫豫地开口:“呃……如
果没有其它线索,我会跟你好好谈谈的,这样可以吗?”

  “可以。”他痛快地答应下来。

  因为他知道,公司那边不可能有任何线索。

  他们能等到的,其实只有那个神秘号码后续发送来的指示而已。

  不久,公司到了。

  那是一栋颇新的高大写字楼,位于新市区已经开发的地带西侧,雨幕下,
“高新技术才是最优能源”的巨大宣传标语依然清晰可见,几台四足机器人正在
没有遮挡的地方炫耀最新防水技术,整片建筑,都和原本的新扈市呈现出截然不
同的气质。

  杨明达之前就是面前高大建筑中的一个小小动力源。

  韩玉梁把雨衣叠好收进车筐,看着正在走向保安的杉杉,跟了过去。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