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彷徨:戏火飞蛾】(19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迷路彷徨:戏火飞蛾】(19-20)

作者:云的那边

字数:5655
是否首发:是

                十九、

  约定的地方就在离学校大约两三公里的酒吧一条街,我很熟悉那里,因为干
了一天的活,懒得去坐公交车,就开了自己的车到了说好的地方,到了停车场,
却发现这个时间里的车位很紧张,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位,还是个偏不偏正不正
的跨线位置。

  也怪不得我,是旁边那台车停在了跨线的位置上,一台车占了两个车位,给
我剩下的也是个跨线的位置,我知道我跟着这样跨线停一定会有问题,就在车风
挡前面留下了我的电话。

  这是个新开的KTV,我按照一只眼给我的包房号找到了他们两个。

  鹏飞和我打了个招呼,自顾自地在一边嚎着不着调的歌,一只眼伸手把我让
到了他旁边的沙发上面坐下。

  「刘宁,找你来,是想有条发财的路想带上你一起干。」一只眼瞪着他黄褐
色的眼睛看着我说。

  我知道他们所说的什么发财的路数大概率可不是什么容易完成的事,有些面
露难色地说:「眼哥,老弟我也没啥手段,你先说说是啥事吧,我真的不一定能
帮到你。」

  我也不知道他姓啥,圈里其他人都怎么称呼他,只好胡乱给他起了个名字。

  他呲了一声笑了起来,咧开满是烟熏的黄牙的嘴巴说:「眼哥是谁?你看,
咱们认识这么久了,你都不知道我姓啥,我姓尹,你叫我尹哥吧。」

  我赶紧点点头叫了声:「尹哥,不好意思。」

  他点点头说:「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我直说了吧,我有个朋友在岗顶做电
脑配件的,他告诉我说粤秀大学上个月刚刚新建了个新机房,电脑都是是我这朋
友的公司给装的,一共有61台,这次找你来,就是想让你帮忙看看有没有办法
把这个机房搞定。」

  说实话,电脑我一窍不通,还只是停留在玩玩QQ聊天,打打游戏的档次上,
但是我知道现在电脑很便宜,而且那东西体积庞大,又不容易出手,早就没有人
对那些东西感兴趣了。

  「你是让我从窗户爬进去?进去干嘛?弄那些电脑?」我一连串发问。

  他看出我的疑虑,笑着说:「我就知道你聪明,我俩都是暴力型的,都是直
接搞门锁,不过这个不行,必须走窗子,那个机房在六楼,走廊里有好几个摄像
头,学校保安很烦人,被发现了跑不掉的。」

  「尹哥,咱们费那么大的劲,能搬出来几台呀?再说现在电脑也不值钱,还
不如想想别的路子呢。」我提出了我的建议。

  他笑了,点燃一支烟,吞云吐雾着得意的说:「这你就不懂了吧,他们这个
机房的电脑可不是普通的电脑,那叫非线性编辑机,是学校给他们影视后期专业
专门弄的机房,那些电脑里面都有一块叫做采集卡的东西,我们去,只要把那东
西从电脑里拆出来就行了。」

  以我对电脑的了解,有些听得云里雾里的,追问道:「那玩意咋拆我也不会
呀,再说,那玩意能值多少钱?」

  「值多少钱?我那搞电脑的朋友说了,当初他们给学校报价就是一万多一块
卡,当然,他们实际的市场价只有六千多,他说我们要是能把那些卡弄出来,他
个人一千五一块回收。」

  我的心里盘算了一下,一块卡一千五,六十一块,那可就是九万多啊。

  我有些害怕,九万多,只从这个数额上来说,就已经够判好多年了。

  而且人家不会按照我们实际得到多少赃款来算吧,肯定是按照当初购买这些
电脑的发票来计算的,我的心一阵打颤,不行,这事不能做!

  可能是看出我心里的疑虑,一只眼满不在乎的朝我一挥手说:「我俩已经找
人帮咱们踩好点了,那个机房的楼外墙没有摄像头,只有里面有,机房里面的摄
像头是独立的,没有连接到保安室,所以我们只要避开走廊里的就行了,我俩都
没你的身手,所以一定要你来帮我们。」

  我使劲摇头说:「尹哥,这个忙你找别人吧,我真不行,我答应过我师父,
我只拿现金,绝对不碰硬货的。」

  一只眼把手往我肩膀上一搭,有些不屑地说:「你师父还是那套老规矩啥的,
你啥时候能发财?跟着尹哥我干吧,我保你到年底换台宝马开。」

  我很坚决地摇头说:「不行,真的不行,尹哥你们还是找别人吧,这活我干
不了。」

  我的话音还没落,一直在一边自顾自唱歌的鹏飞突然一甩手,把手里的无线
话筒朝我扔了过来,我急忙一侧身,话筒擦着我脸颊飞了过去,摔在我身后的软
包墙上,音响里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我出了一身的冷汗,一个激灵站起身,手里没有武器,只好紧张地抓着手机
想拼个鱼死网破破。

  「妈的你干嘛!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一只眼瞪着黄褐色的眼珠呵斥了鹏飞
一声。

  鹏飞冷冷地看着我,也没有继续对我发难,不过我已经看到他的右手始终是
背在身后的。

  「行了刘宁,没事,他脾气冲,不好意思哈。」一只眼笑着,好像刚才对我
的攻击是一件芝麻小事一样,抓着我的胳膊,把我往沙发上按。

  我心里明白其实这两个人在唱双簧,他们还是想要我帮他们做事,应该不会
真的对我有什么攻击行为,我甩开他的手,大步走到门口,转身说:「尹哥,这
种事我真的做不了,不是说我装,我答应了师父事我一定要遵守,要不这样,以
后你们有只弄现金的活让我做,我一定帮,这次就不好意思了。」

  一只眼见我拒绝的果断,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朝我挥挥手说:「行啦,没鸡
毛事,不帮就不帮,咱们总还是兄弟吧?过来一起喝酒总行吧?」

  「尹哥,我开车来的。」我看着包厢茶几上面摆的一堆啤酒和红酒,依然摇
头拒绝了他。

  「妈了个逼的的,你真以为我们是求你啊?」鹏飞一步窜到了我的面前,用
食指指着我的鼻子,恶狠狠地说。

  「鹏飞!」一只眼坐在沙发上面没动,只是很严厉的叫了一声,矮胖结实的
鹏飞就站在原地停止了动作。

  我也不想得罪他们,他们不是好人,我不想和他们为伍,却也不敢和他们为
敌,我犹豫了一下,坐回沙发上。

  「没事啦,他就是那个燥脾气,别理他,来咱们兄弟认识这么久了,也没一
起喝过酒,今天就算是咱们一起拜个兄弟,以后你就是我实在的老弟,你叫我一
声大哥,咱们以后相互有事都照应一下,你说是不是件好事啊!」一只眼把一整
打啤酒推到我的面前。

  我的酒量来说,这种KTV里的啤酒我一口气干掉一打两打是没有任何问题
的,不过我今天心情不好,很不想喝,正在犹豫着,手机突然响了。

  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我接起来,电话里是一个男声:「先生你好,请问你
是粤L***** 的车主吗?您的车占了两个车位,能麻烦您来挪一下车吗?」

  这个电话来的还真是及时,我赶紧跟一只眼耸耸肩,用手指了指电话,对着
电话大声说:「好了我知道了,我这就下去挪车。」

  「挪车?你的车挡人家路了?」一只眼笑着问。

  我挂断电话,点点头说:「说我占了两个车位,我下去挪一下。」

  一只眼嘱咐道:「快去快回啊,咱们买卖不成,酒得喝呀!」

  我点点头,赶紧下楼来到停车场。

  说实话,我是真想开着车立刻跑掉,不过真的这样做了,恐怕就会真的得罪
了这两个人。

  到了我的车前,之前跨车位停的那台车已经变成了一台停的端端正正的车,
现在我的车变成最不守规矩的,旁边站着个保安,有台宝马停在旁边,正准备要
进车位,我赶紧上车把车前后挪正位置,让出个车位来,让那台宝马停了进来。

  我在车里很犹豫,真的好想直接走掉,不过这两个人知道我妈的饺子馆,我
担心得罪了他们,他们会对我或者我妈使坏。

  正在做着思想斗争,却见旁边的宝马车里下来两个年轻的男孩,从驾驶位上
下来那个,我认出来是那天纠缠黄茵的那个阿哲。

                二十、

  年轻人来这种地方一点都不稀奇。

  我奇怪的是,那个阿哲手里拎了个生日蛋糕,又拎了件衣服,那衣服,我几
乎一眼就认出是黄茵早上穿的那件白色的运动服。

  我这人没别的爱好,就是爱窥探别人的私事。

  如果这衣服真的是黄茵的,那就是说黄茵应该也在这附近吧。

  看样子那个阿哲看并没认出我来,可能是那天我穿的工作服,又弄得浑身脏,
现在是一身休闲,又开了台车的原因吧。

  那两个男孩一前一后往KTV里面走,我下了车,不远不近地跟在他们身后,
他俩走到门口却没有进去,而是闪身到了一旁,好像是有意在等我先过去。

  我进了KTV的门,赶紧从旁边另一扇侧门又溜了回去,躲在一个柱子后面,
看到那两个男孩在门外鬼鬼祟祟地小声说着什么,我的好奇心大作,见他俩身边
有个墙壁的凹陷结构,正好在他俩视线的死角里,我轻手轻脚的溜了过去。

  他俩说话的声音很低,但是我在这里完全可以听清。

  「能行吗?你到底试没试过?」是那个阿哲的声音。

  「我没试过,应该没有问题,店家说无效赔十万的。」另一个人说。

  「我不是怕无效,我是怕量太大了会出问题,我看她已经喝了好多酒,万一
她中毒了怎么办?」

  「那就少放点,店家说少点也会有用,也是动不了,不过会有知觉,能记住
出了什么事。」

  阿哲犹豫了一下说:「能记住就记住,让她知道是谁上了她也好。」

  我皱了皱眉头,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旁边的那个笑着说:「你这个人啊,真是有毛病,你花那么多心思追她,她
也不理你,还要你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你要小心点哦,她万一告你,你会很麻
烦哦。」

  「告就告,反正到时候我已经上了她了,要我负责任娶她也没问题。」阿哲
说。

  旁边那个笑着说:「赶紧进去吧,小楠说她们已经嗨起来了。」

  两个人又小声说了什么,我没听清,不过两个人很快就转身进了KTV,我
迟疑了一下,跟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两个人已经不知道进了哪一间包房里。

  这个KTV的包房门上面都有块半透明的长条玻璃,可以从门外大致的看到
里面的状况,但是又看不清里面的人的容貌,可以算的上是既能达到了上级管理
部门的要求,又恰当的保护了来消费娱乐的人的隐私。

  我转了一圈,有人的包房我都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有我要找的人。

  但是我不能挨个门去仔细看,那样会挨打的。

  突然我心里横生一个办法。

  看阿哲手里的生日蛋糕,又听他俩之间的对话,包房里应该是很多人,如果
是他真的想对黄茵不利,肯定在包房里是没办法下手的,他一定是会开车拉着黄
茵去别的地方干坏事,好,那我就让你的车开不了,而且,就算他的目标不是黄
茵,至少也能搅乱他的一场卑鄙的勾当。

  我转回停车场,找到那台宝马,见周围没人,蹲下身,用钥匙顶住车后轮胎
的气门,一用力,一连串尖厉的撒气声响了起来。

  我的汗都吓出来了,赶紧朝四周张望了一下,还好,没有人注意,一不做二
不休,车里有备胎,只放一只车胎没什么用,我把另外一边的后轮胎也给放瘪了
气。

  起身整理一下,赶紧站到远远的地方等着,心中暗想,一定要等到他们出来,
万一阿哲的目标真的是黄茵,没有我帮忙,她恐怕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年轻人的生日趴,恐怕就没有那么快结束吧,我等了十几分钟就有些心浮气
躁了。

  主要是楼上的包房里还有两个人是麻烦事。

  一只眼要是发现我没打算回去,会不会抓狂,然后去我妈的饺子馆闹事?

  应该不至于吧,不过是找我帮忙我没帮他,找我喝酒我没给面子,不至于要
去找我麻烦吧?

  其实我心里也没底,不过我是真的不想回去那个包房面对他俩,尤其是那个
矮胖的鹏飞,那个人我太讨厌他了。

  果不其然,我正在琢磨着该怎么去应对一只眼和鹏飞,他们的电话就打过来
了。

  人不想回去,但是电话总还是要接的。

  「喂?尹哥,我的车出了点小问题,实在不好意思,我就不上去了。」我怕
他在电话里啰嗦,赶紧抢先解释起来。

  一只眼慢条斯理地在电话里说:「怎么?不肯帮忙做事,连喝顿酒得面子都
不给啊?」

  我语塞,是啊,在道上混,面子对我们每个人都是蛮重要的,不管怎么样,
相互之间给个面子,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

  可是我要是上去了,万一真的是黄茵出事了怎么办?

  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看到一只眼已经出现在KTV门口那里。

  那家伙是我的同行,眼睛又尖又刁,在门口只是简单地扫视了一圈,就发现
了躲在阴影里的我,立刻朝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我见躲不下去了,只好迎着他走了出来。

  「刘宁啊?你是不是对尹哥有什么成见呀?」他笑呵呵地问。

  我赶紧解释说:「不是的,真的是我的车出问题了,不过没事,我这不是正
要回去陪你喝两口嘛。」

  一只眼朝我笑了笑,用手指指我,挑了挑眉说:「你小子不会是怕喝酒了你
老婆会生气吧?」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赶紧顺着他给的台阶爬下来说:「是啊,我女朋友很讨厌
我喝酒,真的会和我闹,很烦的。」

  一只眼满不在乎的朝我一挥手说:「你那小女朋友长得也一般,还这么多事,
哪天尹哥给你介绍几个让你见识见识,全都是胸大屁股圆,随便你干哪个洞,保
证让你五分钟交货。」

  我笑着摇摇头说:「那种还是算了吧,我这人没啥远大理想,老婆孩子热炕
头就行了。」

  一只眼哈哈地笑着,走到我身边,把胳膊往我肩膀上一勾,没等我有什么动
作,他已经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往KTV里面走了起来。

  我焦急起来,跟他回去,万一真的是黄茵出了什么问题,我可能真的要后悔
一辈子。

  可是,从一只眼勾着我肩膀的手劲来看,他还真的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呢。

  人都说急中生智,也确实是人在被逼迫的情况下会突然有很多想法出现吧,
我一下子想到了每天都会带在身上的张叔修车行宣传用的小卡片,路过被我放了
气的那台宝马车前面的时候,我故意随手在地上扔了几张。

  张叔认识黄茵,如果阿哲真的找张叔来修车,那她就一定会得救的。

  但愿吧。

  想法我觉得挺不错,但是却立刻发现这个想法有好大的漏洞,万一,阿哲觉
得是修车行捣鬼,不肯打张叔电话怎么办?万一人家自己有信得过的修车行怎么
办?又或者,他们修车的时候并没有带着黄茵一起过来张叔根本没发现她怎么办?

  我是个普通人,让我在这么短时间内做出一个十全十美的解决方案真的有些
勉为其难,但是又能怎么办?我真的很担心,听阿哲说的话,他针对的目标是黄
茵的可能性太大了。

  一只眼看来是铁了心想拉我帮他们去做事,把给我的部分承诺到四成,这对
我来说还是有些诱惑的,我又急于脱身,居然糊里糊涂地一边跟着他往刚才的包
厢里走,一边就答应他这几天过去学校踩踩点。

  但是心里还是十分惦记着黄茵的情况。

  被拉回去喝酒,中间我又借着上厕所出来了两次,发现那台宝马车一直在。

  这多少让我心安了一些,就硬着头皮陪着一只眼和鹏飞两个喝了几瓶啤酒,。

  距离我上一次出来看也就是过去了十几分钟,我再来的时候,却发现那台宝
马车不见了。

  我的心咯噔一下揪了起来。

                                            (未完待续)
=================================================================
有事请私信,千万别到处乱问,也别轻信谁说有我的新书,我从来都是自己发书,这世
道骗子太多了,各自小心吧。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