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弄潮】(34)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欲海弄潮】(34)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guato18
2020/06/27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6,329 字

               第三十四章

  胡燕结婚的前一天晚上,张东和芈苏躺在床上玩手机,芈苏照例把小脑袋枕
在张东的肩膀上,娇乳夹着张东的软肋。

  夫妻俩的手指都在漫无目的地划着手机,芈苏不时偷眼看看张东不时的陷入
沉思,好看的视频不看,有些脑残广告贪玩蓝月之类的却怔怔的看着。

  “鼓天乐绿啦、鼓天乐绿啦、惊喜不断、月入上万、不花钱还赚钱的绿色游
戏。”手机里传来洗脑口播。

  芈苏知道张东心里一定百爪挠心,但是又不敢问明天的安排,她把手机放回
床头柜,用脸在张东胸口拱了拱,闭上眼睛就假装睡觉。心想:叫你闷骚,闷死
你。

  果然,张东连忙放下手机,伸手在芈苏后背抚摸起来。

  “苏苏,准备结婚礼物给燕姐了吗?”张东问道。

  芈苏装死,完全不为所动,只是鼻息一直紊乱着吹拂在张东的胸口。

  张东伸手把芈苏抱到自己身上,让她坐在自己的肚子上,双手捧着她的耳朵
支撑着她的头,肘部撑着她的双肩。双眼凝视着芈苏眨动的睫毛,看她能装到什
么时候。

  “怎么了?”芈苏扑闪着长长的睫毛,黑白分明的眼珠透露出狡狯。

  “我刚才问你给燕姐准备了礼物了吗?”张东深谙难得糊涂的道理。

  “没有啊!结婚不就是封个红包吗?”芈苏疑惑的问。

  “大摆宴席的话,封个红包再买点礼物才表现出感情深。她这又不摆宴席,
封红包不合适吧?送个礼物吧!”

  “那你说送什么好?”

  “烟、酒、字画、首饰、玉器我们都没有能拿出手的。或者从一楼仓库怪石
堆里找个顺眼的怪石给它安个底座刻点吉祥字,镶上金做个摆件?”

  “好啊!我记得当时我捡了一块超大块的白色鹅卵石,刻上一只燕子站在一
头牛的头上就好了,嗯,再加几个吉祥字,你看百年好合怎么样?”

  “这事包在我身上,明天下午之前应该能弄好。”说着张东给王金柱发微信
确认了明天金匠有空帮他做这个摆件。其实也就是用电脑刻出阴文图案之后,金
匠把金线打出来粘上去让图案变成阳文,然后打磨金线让它们更自然而已。

  “好啦!问题解决,睡觉吧!”芈苏调整了一下自己两只玉乳的位置,让她
们更舒服地趴在张东身上,然后整个人趴在张东身上要闭上眼睛睡觉。

  “快说!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张东再次双手捧着芈苏的耳朵,肘部撑着她
的肩膀把她上身托起来。

  “我不知道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芈苏戏谑地笑着。

  “好吧!我想知道明天安排!”张东无奈投降,对于芈苏,他始终无计可施。

  “额……”本来还得意洋洋的芈苏突然羞赧起来,脑里快速组织着语言。

  “也没什么安排,到了你就知道了!”芈苏想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干货来。

  张东相当不满意这个回答,把芈苏放下来双手抚着她的小脑袋胡乱揉着她的
头发。

  “哎呀!投降啦!别揉了!燕姐说他们的性生活很快就进入了衰退期,连去
参加换妻聚会都不太有效了,两个人都四十了不再青春,想让我们夫妻去围观他
们夫妻的新婚洞房之夜,给他们强烈的刺激。”

  “就这样?”

  “就这样!燕姐说她做了很多角色扮演,扮演~扮演我的时候牛哥最~~最
兴奋!然后她知道你的癖好,就希望我到场但是不用出面,牛哥知道我在旁边看
就会很兴奋!”芈苏捂着羞红的脸一口气把事情都说了出来。

  “就这么看着是不是太尴尬了?”

  “牛哥设计了一个房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芈苏把脸藏在张东的胸口说。

  “到场但是不用出面……意思是你要是想出现在他们面前也是随你心意?”

  “……”芈苏无声地默认。

  “但是我不会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过了好一会芈苏才反应过来,急忙表白
自己。

  “没事的!苏苏顺从你的身体感觉就好了”张东拍拍芈苏的后背。

  没有必要再问下去了,张东脑海里已经把场景模拟得差不多了。

  张东把芈苏从身上移下来放到身侧,让她的小脑袋顶着自己的锁骨睡在胸口
上。

  两人期待幻想着明天牛豪夫妇会给自己怎样的体验,夫妻俩静静地抱着,睡
意渐渐袭来……

  第二天一早,张东就到一楼翻出那块鸵鸟蛋大小的鹅卵石,送到王金柱的金
店,把要求给金匠师傅说了。师傅表示要先送去专业的作坊进行电脑曲面雕刻之
后回来镶金就可以了,下午三点来拿就行。

  张东对金匠师傅说了一堆客套感谢的话,看看王金柱还没来,就先回去了。

  回到家里,芈苏已经出门了。微信里说是要跟燕姐去做头发、化妆、穿婚纱,
下午会回来跟张东一起出发。

  张东无聊地打开电脑玩了一局又一局QQ象棋,一边下棋一边胡思乱想,棋路
乱七八糟,出尽昏招,输得一塌糊涂,但是每次结束又神使鬼差地按开始,等到
真的开始了又不想玩了。

  直到下午十二点王金柱打电话来叫他一起吃午饭,张东才发现自己连早餐都
没吃,匆匆关上电脑来到王金柱说的饭馆,在柜台报出王金柱的名字,服务员把
他领到包厢门口。

  张东推开门,好嘛。这家伙竟然带着班主任母女一起来吃饭了左拥右抱,只
是两女坐姿古怪,好像椅子上有刺似的,都歪斜着屁股,张东尴尬着跟她们打招
呼,然后在王金柱对面坐下来。

  王金柱站起来把包厢的门反锁,听到门被反锁的声音响起,两女如同接到命
令一般,同时离开了座位,连衣裙胸口的拉链一拉到底,然后扔到一边,里边竟
然一丝不挂,跪坐在地上,屁股后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双手撑地,脖子高高仰
起露出脖子上宽丝巾掩盖的项圈,脸朝着王金柱,眼睛露出完全的臣服。

  王金柱伸手把多余的椅子全部拉到一边只留下两张椅子在饭桌边让张东和王
金柱面对面坐着,王金柱身边蹲坐着两只美女犬。

  “小晨去张东那边!”王金柱摸摸陈晨梳成高马尾的头发。

  陈晨顺从地用膝盖和双手向张东爬了过去,手脚都模仿狗走路的姿态,肩胛
骨和腰肢摆动着带动菊花里插入的尾巴左右摇晃。

  她来到张东的脚边蹲坐下来,双手还是撑着上身,把脸贴在张东的小腿上摩
挲着。

  “你摸摸她的头就是表示满意!”王金柱看着张东不知所措的样子就出声提
醒他。

  张东伸出手来抚摸了陈晨的头一下,陈晨乖巧地用头蹭着张东的手,小脑袋
和顺滑的头发让张东的手心一阵舒爽,竟然就没把手移开,就这样放在了她的头
上,手掌虎口卡着她的高马尾根部。

  王金柱看到张东没有强烈抵制这个流程,露出了微笑。他了解这个发小,清
高、闷骚、但是做事果断不拖泥带水,只要不抵制就是接受了。

  张东下身穿的是一条沙滩裤和大拖鞋,上身一件圆领T恤。

  陈晨一脸享受的接受张东放在头顶的大手,伸出舌头舔了舔张东的膝盖,然
后就时不时地用脸蹭张东的膝盖,不再做别的动作。

  王金柱拆开餐具的包装,用筷子夹了一些饭菜到一个碟子里,然后用另一个
碟子倒了一些牛奶在里边,俯身放在赵美的前面“小美吃吧!”

  赵美调整了一下身体的位置,就蜷缩着手脚压到身体下面,用舌头舔食起来。
齐肩的短发不时略过耳朵垂到脸前,她却没有伸手整理,而是继续舔食着,王金
柱伸手帮她掠头发到耳后,她还伸出舌头舔王金柱的手以示感谢。

  “你不做她中午就要饿肚子,而且还要受惩罚!”王金柱示意张东照他的样
子喂食。

  张东拿开扶着陈晨头顶的手,看着她一脸的哀求,叹了一声气,给她夹了容
易舔食的饭菜放到她身前。但是陈晨不为所动,还是一脸哀求的看着他。

  “你要叫她吃,她才敢吃!”王金柱出声提醒。

  “小晨吃饭吧!”张东连忙开口叫陈晨吃饭。

  “人变成这样也太可悲了!你不能对她们好一点吗?”张东看着陈晨趴伏着
舔食,手脚的体积不一样大使得屁股翘了起来,张东的角度能看到她的菊花里插
着的尾巴根部是一节白色的橡胶材质的肛塞。

  “我知道你难接受,但是她们很喜欢这样的,开始有点抵抗,但是后来不这
样对她们,她们就会很难受,心理和生理上都很难受。”王金柱给自己倒了一杯
酒,抬抬酒杯示意张东一起喝一杯。

  “我下午要开车,不喝酒了!”张东给自己倒了一杯饮料,跟王金柱遥遥碰
杯,随意喝了一口。

  “现在她们看到鞭子就会性奋的全身发抖。”王金柱喝了一口酒继续介绍着,
当着赵美母女的面说,完全不怕母女会有抵触心理。

  张东疑惑的看着母女俩光洁的后背,没有发现什么伤痕啊!

  “鞭打不是往死里打!最多会有点红印,半天就好了!鞭子道具是特制的,
不会受伤的,声音大,痛苦也有,但是小心点就不会伤人。”王金柱解释着张东
的疑惑。

  “总是感觉挺变态的!”

  “这你就不懂了,我现在就是她们的天,她们的上帝,她们只有在我这里才
能找到完整的安全感,只有我才能庇护她们!只有我才能给她们最强烈的肉体和
灵魂的高潮!“王金柱像神棍一样说着。”当然,我也命令她们完全对你开放身
体和灵魂。所以你也是她们的上帝!你要不要现在就试试她们的身体?保证完全
的百依百顺!”

  “算了吧!我等会还有事情,要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张东摆手拒绝,他
还无法接受自己变成一个S。

  接下来两人正常吃着饭,脚边趴着两只女犬在地上舔食。

  “突然间接受不了吧?慢慢来!以后常常来我这里,我们兄弟俩慢慢享受!”
王金柱酒足饭饱之后说。

  “额~看情况吧!”张东敷衍着。“你问问金匠师傅做好我的东西了没!”

  王金柱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指挥两女穿上衣服,包好丝巾,把尾巴藏起来,变
成了正常人的样子。

  “你跟她们聊聊天习惯习惯,我去帮你拿东西,已经做好了,但是要我去处
理点事情。”王金柱说着抬腿就往门外走去,还不忘把门关上了。

  “额~!”张东开口向说什么,却发现自己组织不起语言。

  “奇怪我们母女俩为什么放弃了尊严吧?”赵美却主动开口说起话来,现在
的她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是的,如果你们想,我~我可以帮你们的,金柱或许会听我的劝告。”张
东说。

  “我和陈晨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样,但是不知不觉地,我们开始渴望主人
的调教,我们全身心依赖着主人,身体、生活、事业都依赖着主人。他有能力负
担我们的一切,我们害怕失去主人,我们变得喜欢主人的调教,鞭打、捆绑、滴
蜡、灌肠、肛交带给我们极乐的享受,也是我们回报主人的唯一途径。”

  “我暂时还不能理解你们,但是我不会歧视你们!”张东被赵美老师的话语
冲击了三观,好一会才说。

  “我们不怕被歧视,只是家里还有老人,也怕坏了主人的名声而已。我们很
快乐,我们和主人在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恋爱是我们的丈夫永远也追不上的。主人
看起来大大咧咧,但是相处久了,其实他很体贴人。这个世界上只有主人真正对
我们好!”赵美继续说着,陈晨没说话,但是看她的眼神,她对母亲的话是完全
认同的。

  “……”张东无言以对,心里想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但是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或者说这根本不是病,而只是一种信仰的改
变呢。

  “以后我们也要叫你做主人了,不然金柱主人会生气的。”赵美和陈晨靠到
了张东身上,用头在他胸部摩挲着,培养自己对新主人的依赖之情。

  “你们主动这样,金柱不会生气吗?”张东手足无措地抬高双手。

  “张东主人来之前,金柱主人就已经这样吩咐了,要我们培养对你的感情,
也让你体验我们的顺从。”陈晨开口说话了,糯糯的声音十分粘人。

  “其实主人叫我们跟谁发生关系,我们都不会反抗,但是我们只会把那人当
做一个玩具,不会产生一丝感情。只有你例外,你也是对我们好的人,那晚在大
酒店真的要谢谢你,虽然后来我们又自己回到了主人身边。”赵美也开口解释起
来。

  “先保持这样吧!”张东把尴尬的双手放到了两女那瘦弱的肩头,以示自己
并没有嫌弃她们。“我暂时还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我们坐下来聊聊天好不好?”

  “是~主人”两女拥着张东坐在包厢木沙发上,她们都只用一边屁股坐,悬
空另一边屁股,倾斜着身体靠在张东胸口,各伸出一只手穿过张东的腰搂住,另
一只手就抚在张东的大腿根。

  张东这才想起来两女后门插着肛塞尾巴,只能这样坐着。她们一点都没有反
抗或者对自己的建议提出意见,两张带着期待的美颜从自己的胸口望着自己,张
东不由得有点心猿意马,半勃起的肉棒不由得跳了跳。

  两女抚在张东大腿根的手感受到了张东的心意,赵美马上跪倒了张东大腿中
间,双手扒着张东沙滩裤和内裤的松紧带露出那还在跳动的肉棒,一口就把小张
东含到嘴里,拉着裤子松紧带的双手没有松开,头开始用力往前压要给张东做深
喉。而陈晨则跪在沙发上把张东轻轻推倒在沙发靠背上,撩起张东的衣服,吐出
那丁香小舌舔舐着张东上身各处,不时还吮吸一下张东的乳头。躺在沙发靠背上
的姿势让张东的肉棒更加向前挺拔起来,瞬间就挤开了赵美的扁桃体深入她的喉
管,这一切都发生在几秒间,两女默契的配合没给张东留下拒绝的机会。

  张东感受着乌龟已经完全深入赵美老师的喉部,冠状沟都超越了她的扁桃体,
肉棒暴突而起反抗着她嘴里紧紧的包裹、香舌的压迫和喉部紧窄强劲的蠕动。

  “别~别这样!”张东的脑子突然闪过妻子的一颦一笑,他不顾全身传来的
异样爽快感连忙叫停。

  然而两女并没有放开他,继续服侍着他的肉体。

  “我说停下!!!”张东伸手推开了两女。张东严肃的声音吓得她们下意识
地跪趴在张东身前,埋着头簌簌发抖,特别是赵美,她强行咽下喉部的不适,不
发出一丝声音却让玉颈不自然的抽搐着带来全身的颤抖。

  张东并没有狂妄地认为自己有王霸之气,一句话就让两女如此惊恐,看着她
们的样子张东不由得有点心疼的感觉,这纯粹是条件反射啊!受了怎样的调教才
有这种条件反射啊!

  “额~别这样!起来吧~我只是暂时还接受不了!”张东的话里带着一些愧
疚。

  “请主人惩罚~!”两女颤抖着身体齐声说道。

  “不~不用惩罚了~你们起来吧~”张东傻了。

  “小美错了,请主人惩罚~!”“小晨错了,请主人惩罚~!”两女再次齐
声说道。

  看着眼前两个簌簌发抖白皙的美背和高高的挺起的美臀,张东叹了口气,跟
两个已经有信仰的人讲道理是没用的,只能伸出两只大手一左一右拍在她们的一
边臀瓣上,连拍了三下。

  “好了~!起来说话吧!”张东拍完之后两女仰着脖子把脑袋都抬起来露出
潮红的脸庞,好似那些臀部的拍击是一次享受似的。

  三人再次回到了沙发上保持刚才的坐姿,这次张东没有再问S和M之间的感情
故事,而是把话题转到了了解她们的生活上,虽然免不了要涉及她们和王金柱的
故事,但是却没有擦枪走火了。

  闲聊间,王金柱抱着一个沉甸甸的大盒子回来了,包装还做得挺精美,实木
盒子加上比巴掌大的鹅卵石,二十斤左右的重量。

  “聊得怎么样?”王金柱把打着精美绳结的盒子放在饭桌上。

  “额~还可以的~!”张东敷衍着推开两女站起身来,两女也顺势站了起来。
“你这包装得那么紧,我怎么看啊?”

  “我办事,你就放心吧!”王金柱拍拍盒子。“别的不说,做这些东西,我
是专业的。”

  “好吧~!那我就先走了,苏苏还等着我呢!”张东急切地向摆脱这尴尬的
地方,虽然很刺激很舒服,给男人带来极致的征服感。但是比起家庭的温馨,张
东觉得还是不要涉入过深才好,万一被芈苏发现了,家庭就毁了。

  “那你以后常来玩啊?”王金柱不以为意,以为张东是真的急着去参加婚礼。
“来之前打电话或者发微信,我叫她们到开房等你。过段时间我去郊区买个带楼
顶泳池的别墅,到时候更爽~!”

  张东敷衍着告辞离开了饭馆,驱车回家。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