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腥事儿】(六)(乱伦重口,不喜莫入)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武林腥事儿】(六)(乱伦重口,不喜莫入)

作者:zackkk11
2010年2月3日首发于sis

临近年末,琐事极多,好不容易抽得些空,整理了一些发上来,下面一篇时
间也不得定。争取过年期间再发两章。
********************************************************************

话说这二尼被王保儿掳去,直到晚间威远镖局众人方才觉察,方大成初时尚
以为这两个妮子贪玩,并未太过再意,到了第二日觉着不对,再一一询问府中下
人,晓得着了道。他是久经风雨的,当下佯作镇定,对外只说白云大师两位高徒
正在明州府附近几出名胜古迹赏玩,暗里遍撒人手,明州府里一众城狐社鼠尽皆
发动起来,在城内城外四处查探,却是一无所获。

过得数日,方老儿实在捱不得了,只得央求明州府衙的总捕头钱标施个援手,
钱标平日从他那不知收了多少好处,这回五十两金锭儿入手,立马发文寻人,明
州府四周七个县,方圆八百里之内,公人尽皆调派出动,只是这八百里之中却有
大半是深山密林,要寻两个人儿当真难如登天。

过得一个月,方大成再也掩饰不得,只得一面命人快马加鞭去峨嵋报与白云
大师,一面广布钱财,只求能请动几位武林宿老在白云大师面前分说几句。这一
场六十大寿的寿筵当真是弄得他伤筋动骨,数十年积蓄竟散去了小半,终日后悔
不迭。

再说那赛金锁,那日近午方才醒来,见这赵义已是飘然离去,心中竟一阵惘
然,转念一想,这赵大官人出手如此大方,只两三日便散了四十几两足色纹银,
倒比往日一个月赚得还要多哩,心中却又欢喜起来,思量道早就应下要去那普贤
寺,迟迟不去也是不好,见时辰尚早,便唤上那丫鬟拾掇齐整,出门去了。

那丫头早晨方才被王保儿狠抽一阵,一张细细嫩嫩的粉红屄眼儿大敞着尚未
合拢,走起路来只觉下面一阵凉意,原来是那冷风经过那穴孔直往小肚子里面灌
哩,便颇是抱怨了几声,却叫赛金锁笑骂一阵,道:「你个不知好歹的骚蹄子,
多少妇人恨不得哪怕少活几年,就盼着能被这等伟男子春风一度,你倒好,得了
便宜还卖乖!」

那丫头菊香撇嘴道:「人家却不稀罕哩,要我说啊,男人的卵子长到那赵大
官人大拇指粗便是刚好,再粗了可涨人的慌哩!」

赛金锁笑道:「妇人这物事是用来养娃娃的,要是个个男人的卵子都只有你
说的这般粗,叫那些生养过的妇人怎么活?莫要说那些生养过的妇人了,就是我,
经历过的男人多了,寻常男子的物事也是看不入眼的,越粗的卵子塞在里面越是
爽利哩。俗话说得好,妇人是三十如狼,四十似虎,行着吸尘,蹲着吞土,你到
了这般年纪自会晓得其中的奥妙。」

二人一边说着些荤话儿,一路笑闹,妇人让那丫头去车行雇了辆驴车,谈拢
价钱,便出发去那普贤寺。那普贤寺距离明州府半日路程,妇人与车夫约好过三
日再去接她。

这妇人沿路见那周遭风景都是惯见了的,心中老大无趣,便定神打量那那赶
车的汉子,但见那人粗黑高壮,穿着件褂子,敞出一身腱子肉,颇是精壮,裆间
更是鼓鼓囊囊一大嘟噜,隔着裤子却隐约窥见他那条阳具极是粗长,垂垂累累如
同驴鞭一般,竟似要挂到膝盖处。妇人心中大是惊讶,不由起了性子,便有一句
没一句的撩拨起来。

话到此处,却是要好生说道一番,这赶车的汉子名叫毛大,今年方才一十八
岁,却生得极为粗壮,一脸乱髯,看相貌却似个三十岁许的汉子一般。这毛大身
高八尺有余,蜂腰猿臂,宽额浓眉,黑面豹眼,虽然衣着破旧,却是气宇不凡,
任哪个见了,都少不得要夸一声好汉子。

他原本家境不甚宽裕,父亲极早便病死了,他那母亲金氏一十三岁养的他,
一十四岁又养了个女娃,又过了两年,丈夫因琐事恶了权贵,被殴成重伤,归家
后便一病不起,躺在床上捱了数月便撒手归西。可怜这金氏一十六岁便守了寡,
全凭她一人之力将两个儿女养活,颇为不易。

这金氏没什么手艺,却又是正经人家的女子,自是不屑去做那半掩门的勾当。
亏得她天生体质殊异,生了两只好奶,自养了这毛大之后,奶水便不得停,奶汁
又稠又多,便一边靠着娘家少许接济,一边间或给附近人家当几个月的奶婆子,
兼做些针线活,倒也能得个温饱,日子久了也略有些微积蓄。

金氏自是没钱供毛大去私塾,她自己也是大字不识一个的老实妇人,只任他
在街头巷间终日四处厮混,孰料他六七岁便与一帮无赖少年混在一起,好处不曾
学到半分,偷鸡摸狗的无赖手段却是学了个十足,弄得四里众邻人见人憎。他惹
下了祸事,却苦了金氏整日忙着四下道歉赔补,好在众人可怜她孤儿寡母,倒也
不曾较真,只是她心中悲苦,却终是管束不得这厮。

与毛大终日厮混的那些无赖子大约有六七个男娃,其中一人恰是与一女娃相
好,这二人十四五岁年纪,正值青春,方才晓得男女之事的快活,恨不得终日将
二人两件物事连在一处,时常得空便寻个隐秘地方,不分白昼,幕天席地便做起
生活来。

毛大八岁那年,有日摸到一处隐私角落捉蟋蟀耍玩,偏巧便遇到那二人正在
做那事。他身在暗处,那二人在明处,又正是情浓之时,却是丝毫未觉,正搂在
一处亲嘴儿哩。不一刻二人褪下衣物,裸出一身皮肉紧紧挨蹭在一起,搂作一团,
男娃腿间那根卵儿细细长长,卵头胀的紫红,已然翻出了大半,硬梆梆贴在肚皮
上,那女娃躺在地上,两条粉白的腿儿抬到肩上,将裆下那道红艳艳的肉沟腆得
老高,两片粉嫩唇皮儿用指头左右分得极开,那男娃将卵头抵在牝沟嫩肉上上下
蹭刮,女娃哎哟哎哟叫个不停,须臾,但见一股股白色屄水收不住的往外冒,不
一刻,一个红通通、水嫩嫩的肉孔儿四周便糊得尽是黏白浆水。

蹭刮了许久,男娃扶住卵头,对正女娃穴眼儿慢慢送了入去,待得卵儿尽根
入了牝眼,便一进一出来回拖曳。二人一颠一颠的捣屄弄卵,端得是快活到了极
处,口中亲哥哥,好妹妹叫个不停,丝毫不曾留意到他。那男娃抽了数百抽便泄
了精,二人却不停歇,也不抽出,稍稍喘息片刻,便接着做事,连着泄了四五次,
方才擦屄拭卵,拾掇停当,又亲了一会儿嘴,相拥着离去了。

他这般年纪,亲眼见到此番景象,却也晓得了些许男女之事,原来便是将卵
子塞进女子下面那肉孔儿里面,然后来回抽送。此事定然是极快活的,他浮想联
翩,一时间卵儿胀得铁硬,软缩不下来,只得一路弯腰掩腹慢慢回家,邻里见了
都以为他正闹腹痛哩。

回到家中,他那小妹恰好不在家中,被金氏婆家接去玩耍,他母亲金氏正蹲
在盆中澡牝,金氏是个极好洁的妇人,每晚入寝前都要细细擦洗下身,因家中狭
小,毛大又年幼,她擦洗身子却是从不避开。此刻见他推门而入,只叫他快将门
掩好,莫要叫外头看见,却丝毫没有避开毛大,手里犹自拿着块热巾,略微蹲着,
用另一只手掰开下面那张紫艳艳的牝门儿仔细揩拭里面的腌臜物事。

那金氏虽是生养过两次的妇人,但面貌姣好,皮白肉嫩,乳臀肥硕,毛大见
了母亲两半肥白屁股中间夹着的那个毛茸茸的物事,平日虽也常见,但此时想起
白日所见情景,一股热血突突往腹下直涌,卵子立时硬了起来,竟啪一声敲在肚
皮上。这厮从未习过礼数,畜生般的人,起了性子,便扑上前去,竟将他娘按倒
在炕上,两腿一分,凑上卵子便要行那奸污之事。

毛大天生高大力壮,那金氏个子娇小,那里敌得过他,裸着下身被按倒在炕
上竟是丝毫动弹不得,她又怕丑不敢大声喊叫,只是低声哀求,那毛大欲火烧昏
了头,哪里顾得母亲哀泣,只是挺着根铁硬的卵子在他娘阴门上乱捅,却半天也
没找着正道,只是将二人屄卵都是戳得生疼。

金氏见毛大气喘如牛,如颠似狂一般,一根卵子胀的紫红,卵头鼓鼓涨涨,
竟然尽数翻吐出来,好似个紫黑蘑菇般,只是抵在自己屄缝边上四处乱捣,妇人
晓得他火气冲了心,此次若不让他泄出火来定然不得消停,又转念一想,自家如
此贫寒,要给他娶个婆娘却是不知得等到何年何月,心中反倒起了哀怜之意,暗
道罢了,不如今日就让他尝尝妇人的滋味,遂了他的心愿,倒也省得他出去惹出
祸事。

金氏心中打定主意,便不再挣扎,柔声道:「你莫要乱戳,为娘今日让你弄
一下就是。」说罢竟自己一手分开牝户两边唇皮,敞出里头那个屄眼,另一手扶
着毛大铁硬的卵子,卵头对正屄孔儿,轻轻往里面送去。

这毛大卵子生得又粗又长,虽然方才八岁,却比金氏死去的夫君强出一倍有
余,卵头老早就翻吐出来,哪里似是八岁孩童的阳具,只如成年男子一般无二。
她哪曾吃过这等伟物,且屄孔数年未曾通过,收得极是紧窄,此刻又没生出阴水,
皮干肉燥,费了老大气力才勉强将卵头塞进屄口,只疼得她秀眉紧蹙,咬碎银牙,
不由骂道:「你这畜牲,生得这般大卵,为娘此次却是要被你给生生弄死。」

那毛大眼见自己卵儿一寸寸塞入娘亲那张被抠洗的干干净净,水汪汪,红艳
艳,香喷喷的妙牝里头,卵子四周紧紧挨挨都是极热的温软嫩肉,待尽根送入后,
卵头更是抵在一个软中带硬的东西上,那物蹭在尿眼上稣酥麻麻,极是快活,不
由起了性子,也不顾金氏屄中干燥,径自大肆抽送起来。

这金氏惨哼一声,只觉得下阴如被火炙般疼痛难忍,不由得低声哭喊起来,
孰料被他连着抽了百十下之后,屄中渐渐被刮出了滋味,阴内浆汁渐生,不一刻
便消了疼痛。金氏但觉下身被塞得满满当当,阴门内生出一种说不出来的爽利。
她那丈夫阳物极为短小,每次行房只十几抽便泄精了事,她只道男女之事从来便
是如此,成亲后几年,行房次数不少,却是从未有过丝毫快活。此番被她这亲儿
一顿猛抽乱插,只觉屄孔之中被一根软中带硬的滚热肉棒儿填得满满当当,卵头
在里头滑动之时,外棱刮在堆堆娇软嫩肉上,屄中又酥又麻,弄得她几欲登天般
快活。

金氏紧咬牙关,却不敢吭声,那毛大初次尝到这般绝妙滋味,正是极快活之
时,哪里留意到娘亲脸色,不管不顾闷头只是一顿乱抽,将根挺硬的卵子在他娘
这张热屄里进进出出,只是捣个不停,不一刻便是千余抽,那金氏哪里吃过这等
狠肏,片刻被他生生肏丢了一回。那金氏此生从未受过这等快活,只觉小肚子一
热,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酥麻之感自屄孔四周散发到全身,不由啊的大叫一声,
几欲晕厥过去,美眸紧闭,面色潮红,牙关紧咬,四肢却在不住抽搐,那一张滚
热的屄儿却再也由不得她做主,一箍一箍收放个不停,三两下竟也将毛大给箍出
精来,这毛大头回与妇人交合,被箍得受不住,卵根一紧,登时精关松动,但觉
阵阵热流自卵头喷涌而出,第一泡童子精便尽数灌入他娘亲的屄中。

毛大从未有过这般快活,大叫一声,将卵子不要命的抵到金氏屄孔最深处,
卵头马眼犹自一股股喷着热精,尽数浇在金氏那粒肥头之上,金氏被热精一烫,
竟立马又丢了一回,下面这张数年未曾吃过一丝肥肉的竖嘴儿又是吮又是咂,片
刻间将毛大卵儿竟又箍得铁硬。毛大趴在娘温软身子上喘息片刻,便鼓起气力卖
力肏捣起来,此番金氏却是挺起肥臀,将阴门凑将上前,不由自主迎合起来。

二人便如此这般交媾了半宿,娘儿两个皆丢了七八回,毛大卵儿片刻也不肯
抽出金氏屄外,到得后来,她屄中竟盛不下精水,一插一抽之下浆汁便四处迸散,
只弄得炕上一片腌臜. 毛大毕竟年少,精气旺盛,到无精可出之时,卵儿竟还是
硬撅着,便插在金氏那张一片狼藉的热屄中泡着,趴在她肚子上,他泄精泄得口
干舌燥,便咂着奶头猛吸了几口奶水,二人精疲力竭,相拥沉沉睡去。

这金氏近年却是极少有人请她去做奶婆子了,但她不舍得少了这份入账,却
是不肯断奶,为防止奶水沤坏,每日便让毛大兄妹两个吸吮乳汁,这毛大身强力
壮,便是吃了她八年奶水的缘故。金氏此番遭此劫难,却多半是她自己教子无方
的缘故,怨不得旁人。

毛大初试云雨,得了快活,便一发不可收拾,每每光天化日,竟也不顾他妹
妹毛小妹在旁,只要起了性子,便将门闩一插,将娘亲金氏按在炕上,掰开双腿
便行奸淫,金氏哪里拗得过这个小畜牲,只得闷声挨肏,有时来了月水他也不放
过,弄得炕上血迹斑斑。到得夜里,更是一刻也不得消停,以往每日用完晚饭,
金氏收拾停当,洗完下身,再给毛大兄妹收拾干净,哄他俩入睡之后,都要坐在
炕上做一个时辰的针线活。如今可倒好,她这宝贝亲儿夜夜撅着那根粗黑卵儿要
戳屄,金氏无奈,每夜只得分开腿儿,一边任他肏,一边做那针线活计。

话说这毛大倒也真是天赋异禀,他这卵儿生得颇为奇特。快十岁时,便足有
寻常男子两倍般粗。金氏一手竟握不住,那卵头更是肥大,足有童子拳头般大小,
且前面半个卵头如独角般凸出一块,直似个葫芦一般。金氏那张屄儿被他日捣夜
捣,方才勉强容得进去,要是寻常妇人,哪里吃得消这般凶器。到他十二岁,便
是金氏也要在阴门口里外抹上油,方才吃得进去,到他再大些,每次行房到快活
时,卵儿尽数胀发开来,金氏这张屄口便似生养他时一般,被撑开得足有海碗般
大小。金氏苦乐交替,其中滋味却是不足为外人道。

金氏方才三十许人,正值妙龄,裆下这张物事被毛大捣了十年,已然松阔到
了极致,除了毛大无人可用,左右两片肥厚唇皮已然数年未曾合拢过,中间一个
鹅卵般大小的肉孔儿大大敞开,每日走路时凉风便直往里灌。前文道那毛大的卵
头生得奇特,马眼处生得一个凸起,便似独角一般,数年前一次交媾,误戳入金
氏肥头上的肉眼中,毛大只觉得酣畅异常,自此次次都要将半个卵头撬入她胞宫
中耍玩,数年下来,竟将她弄得宫口不收,原本妇人家肥头上那个口子都是紧紧
闭拢,她的却张得足有小茶盅口般大小,硕大一个肥头被捣得略有些脱垂,平日
便含在屄口,半吐出阴门,观之如花蕊一般,。

金氏虽没见识,却也晓得毛大这阳具非同寻常,若是肏了普通妇人,说不定
要弄出人命,只得甘心任他奸淫。说来也奇哉,这毛大原本性如烈火,脾气暴躁,
四处惹事,又不学无术,不明事理,畜生般一个人,周遭邻里极是厌憎的,自奸
了亲娘,散了一腔邪火,竟似收了性子,通了心窍一般,再也不和那帮无赖混在
一起,老老实实帮家中做事,见人也懂了几分礼数,四遭邻居见了莫不赞叹有加,
又夸她教子有方,倒也让金氏心中得了些宽慰。前两年,金氏攒了几十两银子,
毛小妹又嫁了个好人家,很是得了些彩礼,便购了辆驴车,让毛大做起了跑车的
生计,每日竟也有百十文钱入账,家中顿时宽裕了许多。

金氏见儿子懂事,又怜他不知能否寻个受得住他肏弄的婆娘,便每日甘心挨
他奸淫。毛大阳气旺盛,一日定要泄上三四次方得消停,金氏便每日早早洗好阴
门,只待他一回家,便锁上门,让他脱下裤子躺在炕上,跨在他腰上,将卵儿套
入阴门,先给他浇一回蜡烛,给他箍出精水,这才去盛饭菜。待得吃饭时,二人
坐在炕上,饭菜摆在一个窄案上,二人围着窄案对坐着,金氏盘在毛大腰间,将
他半软不硬的卵儿塞在自己屄里泡着休养,二人一边说些闲话,一边用饭,等吃
完晚饭,毛大卵儿又给她那张热屄箍硬了,便再做次生活,丢完之后,金氏给他
舔咂干净,这才收拾饭菜,去烧热水,二人洗完身子,便脱光了窝在炕上亲嘴咂
舌一番,毛大先捧着金氏两颗肥白大乳耍玩,吃些奶水养神,二人再一边说些荤
话儿助兴,一边搂在一起抠屄摸卵,待他卵子硬了,便插进金氏热屄里面放着,
细抽慢送,毛大吃口奶水,抽一下卵子,二人耍个把时辰,见天色晚了,也不定
非要捣到丢精,毛大用力一顶,金氏将胞宫口用力一努,二人极是默契,将卵头
卡入胞宫之中,便面贴面搂着睡去。毛大卵子极长,一根物事平时软着也能垂到
膝盖,二人即便是都平躺着也能将卵头塞在胞宫中。他每晚都将卵头塞在子宫中
是怕卵子睡觉时脱出阴门。到第二日清晨,二人先起身排出晨尿,再钻进被窝交
媾一回,待要丢精,毛大便将卵头戳进金氏胞宫,将热精尽数灌进去,清晨寒冷,
金氏得了这一肚子热精,自是浑身都觉得热气烘烘爽利无比,便起身去生火作饭,
毛大便自去喂驴,收拾驴车准备出门。

话说回来,这赛金锁既看上了这毛大,有心与这汉子方便一回,言语便不由
渐渐越发放肆,调笑不几句后问道:「我看小兄弟这般壮健,不知哪家妇人前世
修得缘分能嫁与你享福哩。」她身为一个妇人,这般问便是话中藏了一线暧昧,
只看毛大是否存了那意了。

那毛大如今早已收了性子,只是老实应道:「俺娘说了,俺身子天生与常人
不一样,娶不得婆娘,不然要出人命的。」

赛金锁笑道:「哪有这等事,姐姐我也算见多识广,却也没听说过有这等事。
我定要见识一番你这奇物哩。」

毛大笑道:「这位娘子莫要戏耍我了。这东西有什么好见识的。」

赛金锁迎来送往了十余年,脸皮极厚的,撒痴卖娇了一阵,毛大奈何不得,
暗道:「真是奇怪了,怎的遇到这么个施屄的女菩萨,罢了,她要将屄施与俺肏,
俺便遂了她的心愿。」

毛大将车赶入路边林子,寻了个隐蔽处,道:「娘子真要看那俺就脱裤子哩。」

赛金锁吃吃笑道:「那还有假,快给姐姐我看下。」

毛大脱下路子,将那根驴鞭似的东西托在手中,送到妇人面前,妇人倒吸一
口冷气,讶道:「好一条独角龙王!」

原来这毛大的阳具便是排在江湖名器榜头号的独角龙王,只是他未曾习武,
可惜了这条奇物,如若习武之人有了这般凶器,将真气贯入阳具,可软可硬,可
粗可细,且卵头的凸起极利于破开妇人宫口,堪称一绝。这是那赛金锁以前听一
些跑江湖的武林人士说的,她只当是人家吹嘘,没料到今日竟真见到了条实物。

赛金锁见毛大这物疲软时便足有手臂般长,小腿般粗细,双手都握不拢,一
时间心中技痒难耐,下面穴口不由得微微张开,阴门内浆水渐生,便笑道:「你
说你这东西能弄出人命,我却不信,不若我们试试看?」

毛大见这妇人如此骚淫,乐道:「好哩。不过俺可没钱给你。」

赛金锁笑道:「哪里要你的钱,弄得姐姐我开心了,待会儿姐姐给你钱才是。」
便脱下下裳,将裙子撩起,坐在车座上叉开双条粉白玉腿,拍开那道早已是油汪
汪、水淋淋的肉缝儿,只见唇皮中间夹着的那个红眼儿已是张得足有盅子口般大
小,且不住淌出黏白淫液。

这赛金锁不愧自小坐坛,阴内肉壁丰厚,屄中嫩肉褶皱堆叠得极多,屄道自
也就能扩得极开,像她这般妇人生产时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她见毛大物事极粗,
早已暗自运力胬开屄腔,将屄口肌肉放松,只待这大物进入受用。

毛大见状暗道:「好一张大屄,只怕不比娘的小哩。」不由伸手去抠,放入
三个指头只觉犹有余地,便加到五指,竟丝毫不觉勒挤,稍稍用力往里一送,竟
将个砂钵儿大的拳头尽数塞入妇人阴门,毛大只怕弄疼了她,刚要抽出,妇人却
握住他手腕,道:「你且安心戏耍,好让你见识下我的功夫。」

毛大定心,便将个拳头往里捣入,片刻便抵到一个肉团,他知是妇人肥头,
便张开手掌,握住肥头耍玩,这时赛金锁用力一收,毛大只觉屄中整条手臂被一
股大力箍住,层层肉褶皱堆在手臂四周,不住蹭磨,妇人有心卖弄,使出功夫,
自外向内,自内向外,分段箍紧,端得是花样百出。

毛大赞道:「好功夫!」抽出手臂,只听啵一声脆响,妇人屄口一下子收紧,
穴眼紧闭。妇人又一用力,那紧紧闭合的穴孔瞬间张开,如纳入阳具时一般,张
开到拳头般大小,里头粉嫩腔道肉壁尽入眼帘,妇人将阴内肉腔松开,缓缓推出
那粒娇嫩圆硕的粉白肥头,须臾又将肥头缩回到屄底,自内往外将整条肉腔收拢,
最后又是啵一声脆响,将那穴口紧紧闭合起来。

赛金锁拍拍牝户,笑道:「如此妙物,可否入眼?」

毛大叹道:「你这妇人定是个妖精,这哪里是人屄!」

赛金锁与菊香娇笑连连,菊香道:「好叫你这汉子知道,我家小姐就是明州
府里人尽皆知的赛金锁哩。」

毛大赞道:「果真名不虚传。」他见了这妇人的淫戏,心中也起了性子,那
物事渐渐硬了起来,卵头只如双拳合握一般大小。

妇人见了这香瓜般大小的卵头,又想起那不辞而别的赵大官人,心中暗叹一
声,却捧住毛大卵头,探出香舌舔咂起来,直到毛大硕大一颗卵头遍布香唾,亮
光闪闪,方才扶着慢慢抵在自己屄口,菊香小心翼翼将妇人两旁的肉唇分开,见
卵头上那粒拳头般大的突起对正在屄口了,便帮着将卵子缓缓往里送入。

妇人虽已用力胬开阴门,却仍觉微微胀痛,待得整颗卵头塞入屄中,妇人只
觉得阴门口子被扩开的如同产妇分娩般,却不敢往下看,问丫头道:「你且看看
最粗的那段有没有都塞进去,却有些吃不消哩。」

菊香轻笑道:「都吃进去了,小姐你下面真的好大哩!好像妇人家生产时一
半。」

赛金锁轻唾一声:「不晓事的丫头,当真找骂。」

菊香暗笑一阵,却扶着毛大的卵子慢慢往里送,待送入半截时,妇人道:「
且住!抵到底了。」

毛大只觉这妇人屄道极为紧暖,比娘亲的屄犹胜一筹,心中暗喜,又觉卵头
抵到妇人肥头,不由便往里一顶,要知他这独角龙王相貌奇特,生来便极利于破
宫,只一戳,卵头那拳头般大的凸起竟尽数塞入妇人宫口。

好一个赛金锁,子宫猛地被撬开,只觉一阵剧痛,却面不改色,只轻哼一声,
待她熬过这阵疼痛,却觉一个滚热之物填在宫中,虽然宫口胀痛,却极为爽利。
妇人起了贪念,便道:「你且再往里一截,今日豁出去了,便用女子胞给你箍回
卵子!」

毛大大喜,用力一戳,妇人闷哼一声,暗自用力配合,竟将香瓜大的卵头吃
进子宫,原本梨子般大小的子宫被撑得足有香瓜大小,凸在小肚皮上一跳一跳,
煞是有趣。

妇人面色煞白,很是出了些冷汗,用力扶住屄外的卵子不让汉子继续往里捣,
休息好一会儿,回过神来,渐渐得了趣,只觉下体内无处不被卵儿填得满满,极
为饱暖,小肚子里更是被汉子滚热的卵头烫得极是爽利,心中暗喜,道:「再往
里些,试试看能不能将这宝贝尽数放进去。」

毛大便是与金氏行房也较少尽根塞入,他若是尽根插进去,金氏胞宫便要被
顶到胸口下方,稍微抽几下便极为胸闷,他虽粗鲁,却也怕日死了亲娘,便极少
这般行事。

赛金锁个子高挑,比金氏高出一个头,毛大此番却是极小心,渐渐插入阳具,
妇人只觉得胞宫套在卵头上,被慢慢往上顶,到卵子还剩一寸露在屄口之外时,
她那条屄腔儿已是被扯得极紧,阴门处的红肉一丝不见,两片肥肥嫩嫩的唇皮儿
都被卵子牵扯得向屄内翻入。妇人探手一摸,胞宫已然滑过腹腔中的肠子,被顶
到将近胸口的位置,她觉着还有余地,尚可再往上一些,便道:「尽数放入吧。」

毛大正是求之不得,一旦得令,便立马往里一送,这厮只觉得整根卵子被妇
人温软屄肉无处不至紧紧箍住,极是爽利,他得了快活,卵子竟尽数胀发开,赛
金锁只觉得下体腔道竟如被人将整条腿儿捣入一般,猛然顶到了胸口,叫道:「
惨也,小淫妇骑木驴了!」

当朝律令,妇人凡因淫害命者,着骑木驴处死,即将妇人吊起,将其阴门套
在一个圆头木桩上,到了时辰,将其放下,妇人便从木桩上慢慢滑下,木桩破开
胞宫肚肠,直从嘴里穿出,往往要熬上两日方得毙命,却是惨不忍睹。

赛金锁只觉被戳得魂飞天外,一时间苦乐交加,滋味难以细述,过得好久方
才回过魂来,熬过了初时那阵疼痛,渐渐觉得有趣,便让他慢慢抽送起来。

毛大也怕戳死了妇人,便极慢的抽送起来,卵头带着妇人的胞宫,慢慢抽到
屄口,肥头都带出小半个在外,再慢慢插入,直到顶到妇人胸口。

妇人渐渐得了趣,喘道:「有趣有趣,这般搞法除了我,哪有妇人受得住。
我这整个身子便似一条屄管儿一般,任你这巨物抽送,当真爽煞人了!」

毛大慢抽慢送,倒也不急,过了一顿饭工夫,觉着要泄精了,便将卵子尽数
塞入妇人体中,卵头足足撬到了妇人胸口,松开精关,登时十数股滚热精水尽皆
灌在妇人子宫中。

赛金锁从未有过这般经历,只觉得胸口一股热流迸发开来,屄里顿时一紧,
从胸口到裆间阴门,整条阴腔一阵急收,子宫阵阵乱抖,霎时间大丢起来。毛大
哪里经过这等阵势,只觉整根卵子被裹在妇人体内不住攥挤,妇人子宫更是裹着
卵头一张一收,直似要将卵头箍化了一般,登时又冒出几大股残精,将赛金锁又
浇得小丢一回。

二人喘息许久方才回过神来,均是神魂颠倒,这一场交媾足足堪抵平日十次,
酣畅无比,赛金锁不舍得他这就抽出卵子,硬是又箍了半个时辰方才放他出去。

待行到普贤寺,却早已过了午时,赛金锁与毛大约好三日后来接她,便施施
然步入寺中。

毛大精疲力竭返家不提,单说这妇人进到寺门,一个小沙弥便恭恭敬敬前来
施礼,也不作声,将她引入后院。

这普贤寺方圆数百里是极有名的,别的不提,单说求子,前来拜送子娘娘的
妇人十有七八都能遂愿,每日前来上香礼佛的当真是络绎不绝。

说到求子,也曾有人疑是庙里的和尚下的种,但无凭无据,却是不好说出口,
且要是真戳破了,岂不是逼得附近不知多少妇人家都得去上吊了。

这普贤寺庙大地广,占了万亩良田,附近少说也有几百家佃户,和尚们人脉
灵通,前来求子的妇人只要是长相丑陋或是贞洁烈妇的,任凭你磕破了头,菩萨
也不得显灵,但凡相貌宜人,且眉眼间带点春意的,自会安排她斋戒沐浴,然后
安置在祈子房中,这房间不过四五丈见方,中间除了一尊佛像便只有一个蒲团,
妇人家人可随意察看,待到了时辰,妇人进去后便锁好门,门上贴了封条,待得
过了十二个时辰,家人自会进去将妇人领出。若是一次不成,可再祈一次,多半
一两次便能得孕。

经过祈子的妇人却也说不清这一日有过什么,只隐约觉得和众多光头罗汉云
雨过,人人都是阴门被弄得生疼,却都羞于启齿,且说出后反倒是自己吃亏,若
是遇到族规严厉的少不得放在竹笼里沉塘或是干脆给上三尺白绫让你自行了断。

其实这祈子房中设有机关,先是用传自天竺的一种迷香将妇人情欲吊起,这
种迷香倒也有趣,但凡没一丝情欲的,便是熏死了也不管用,但只要妇人有一丝
春意,闻上片刻便会激出十分来。待妇人昏昏沉沉之间,佛像下面机关启动,几
个僧人便将妇人抱入地下室中,大肆奸淫。这些淫僧都是阳具伟大之辈,几根驴
鞭连番抽送个千百下,妇人清醒后自然阴门生疼,唇皮红肿,且小肚子里面灌满
浓精。七八个精壮汉子的种放进去哪有不发芽的道理,因此来求子的妇人多半都
能得孕,正是应了此理。

这赛金锁的哥哥便是普贤寺的一个僧人,叫做怀正,兄妹二人一个做了和尚,
一个做了婊子,倒也是绝配了。这怀正自小便是偷鸡摸狗之辈,和亲妹妹也颇有
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后来去做了和尚,兄妹俩联系便断了,前些年赛金
锁去普贤寺上香,二人才相认。这怀正见妹妹出落得如此美貌,起了淫性,当时
便带到后院禅房要和她参个欢喜禅,这赛金锁也不是什么懂廉耻的妇人,见哥哥
卵子肥大,也落得个快活,二人便痛快交媾了几回。

这怀正为人油滑,极是会处事的,颇得方丈澄义的欢心,这澄义方丈已近六
十了,却是个色中恶鬼般的货,每日便似从未见过妇人似的,除了做法事,卵子
一刻也不得歇的。怀正卵子还未从妹妹的屄中抽出来,便想好了要用她去讨方丈
欢心。相认那日晚上便带上赛金锁去见方丈,那方丈平日见多了乡野村妇,一见
她便惊为天人,那夜又被她一张妙屄箍的魂飞天外,只恨不得整个人都化进到这
美妇的屄里面去,连着几晚都霸着妇人,每夜少说也要和妇人做上七八次生活,
待到无精可泄,便让她松开阴口,将根软绵绵的卵子塞进去,妇人屄口再一勒紧,
将卵子紧紧箍在她屄腔之中,便这般搂抱着睡去。

这方丈爱极了她,金银首饰给了无数,然而这般欢乐了个把月之后,一个身
子实在吃不消得夜夜戈伐,一个也是习惯了粗长硬卵的人,屄中整个月只箍一根
细软卵儿却也难受得紧,便约好了每个月来会一次。

这赛金锁让菊香自去会服侍她那哥哥,自己进到方丈禅房中,反手锁好门,
那澄义和尚知是她来了,也不吭声,直接将妇人搂进怀中,亲嘴咂舌一番,又将
手探入妇人胸衣揉摸奶子,二人耍得兴起,便脱光衣物,光溜溜的抱做一团,抠
阴握卵好生耍了一阵,便摆正姿势,将卵子塞进阴门做起生活来。

话说这和尚方才插入,突地大叫了一声,将妇人惊出一身冷汗。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