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红尘】第一卷玉湖惊澜(第24章唐门子玉)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罪红尘】第一卷玉湖惊澜(第24章唐门子玉)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二狼神
2019/01/18发表于:色中色、春满四合院
字数:8324

             第24章 唐门子玉

  贝家也有儿孙家人,也有门徒亲随。贝家老爷被人毒杀,贝家家人当然不能
不闻不问。

  祁俊赶到五运斋已经过了午时,那时钟含真和冯百川已经早他许久到了五运
斋。和贝家人一起,将五运斋围得水泄不通。

  贝九渊的长子也是个五旬开外老者,满面悲情,不住向夫人诉苦。他只把他
贝家当作苦主,全不曾想一分被他禽兽不如父亲残杀的无辜少女。珍珠拼死一搏,
当真是为人世除一恶魔,否则不知又有多少青春少女丧命在老畜魔爪之下。

  冯百川一脸平静,正和武开山交涉:「武长老,人先交了出来,一切自有夫
人定夺。」

  「咄!你给我住了口了!」武开山怒发冲冠,横眉立目,断然暴喝。「我早
说过,今日少庄主不来,谁也别想带走申子玉!」

  在武开山身后,武顺带着过百五运斋死士,俱是长刀在手,怒目而视。

  而冯百川身后何尝不是贝家门徒随众虎视眈眈。

  两批人马相互对峙,眼看就要爆发火并厮杀。

  祁俊分开人群,大步走到钟含真面前,急急问道:「娘,出这么大事情,怎
么这时才叫我来。」

  祁俊是最后一个知道申子玉出事的人,那时钟含真和冯百川早就赶往了玉山
府五运斋中。

  珍珠不堪侮辱,用丈夫私藏毒针杀死奸邪恶魔,自知难以逃出这深宅大院,
悬梁自尽。待贝家儿孙发现之时已是翌日晌午,查访珍珠来历又用了许多时间,
终于在申子玉家中搜出喂毒暗器。那时因贝家人不懂其中机巧,有人用手去拿暗
器,又伤了一条人命。这可把贝家人气恼,誓要将这暗器主人生吞活剥。

  也是凑巧,申子玉武顺二人刚被祁俊打发回了玉山府中。申子玉回家去叫珍
珠,正被贝家人埋伏,生擒活拿。申子玉被带回贝府,一番审问之后,就要将他
开膛破肚祭奠贝九渊亡魂。

  申子玉自始至终都未曾弄清出了何等大事。可他见到了屈辱而亡珍珠冰冷的
尸身。贝家人在搜查珍珠尸体的时候,已将她重新穿戴整齐的衣衫弄得凌乱不堪。
爱妻脸上尽是遭贝九渊肆虐过后的红肿印记,半裸酥胸上亦是片片抓痕。不难想
象,爱妻在生前收到了非人凌辱。

  申子玉怒不可遏,也不知从何处涌出一股力量,挣脱束缚,连伤贝家数人。
一场敌众我寡的恶斗,也叫申子玉身负重伤。他暗器已失,再难伤人。此时虽然
怒火攻心,申子玉却未失理智,只有留得命在,才能让血债血偿。咬一咬牙,弃
了爱妻尸身不顾,奋力杀出战圈,逃出生天。

  贝家人穷追不舍,申子玉只有往五运斋求救。

  到了五运斋中,武开山果然威猛,生硬将贝家人挡在门外。双方对峙不下,
各自向玉湖庄禀报。

  玉湖庄全是冯百川的人手,先一步得到消息之后,可也把冯百川惊得一身冷
汗。他怎想得到,珍珠一个贱奴竟然有胆量又有手段杀死贝九渊。见了钟含真讲
过经过之后,钟含真气得面色铁青,怒骂冯百川自作孽,冯百川道:「武开山的
人直言要见祁俊,由他处理。那人我已经扣下,绝不能让祁俊知晓,我们先去,
要出人来,就地格杀,免得再生事端。」

  钟含真也知若是祁俊去了定然要救申子玉一命,将来追查到底,只怕所有事
情都会暴露。她虽然非常喜爱申子玉这孩子,可是为了瞒下当年错事,也只能将
他牺牲。

  于是钟含真便和冯百川一同赶往五运斋,谁知见了武开山,那老匹夫脸她夫
人的账也不买,只是要见祁俊才肯交人。当年为了平衡势力,五大长老手下均不
太多,唯有武开山受了齐天盛特许,手下养着三百死士。一则人多势众,二来兵
强马壮,动起手来,贝家人还真讨不到半分便宜。

  冯百川自是能调动人马攻破五运斋,可这一来,就是一场惨烈厮杀。惊动官
府,谁也担不起这责。

  一时僵持不下,五运斋见祁俊不到,又遣人去请,这次冯百川不在,才将祁
俊惊动。

  受了儿子质问,钟含真也是有苦难难言,不得已摆出一副长者威严,沉声道:
「先叫武开山交出人来,见了申子玉再说。」

  祁俊阴沉看了钟含真一眼,道:「好,我先去见子玉。」转过头来又对武开
山道:「武伯伯,带我去见子玉。」

  武开山回身对属下道:「让一条路,请少庄主进去!」

  在五运斋中,才是祁俊真正地盘,他当然不惧眼前刀光剑影,快步入了人堆。
钟含真和冯百川也想跟上,武开山挺身阻拦,喝道:「我只让少庄主入内,你们
干什么?」

  冯百川气得咬牙切齿,横眉道:「你敢犯上?」

  「犯又如何?」威猛老者寸步不让。

  在五运斋中,祁俊见到了满身血污的申子玉。他俊美的脸上血色全失,仓如
白纸,口角还有斑斑血痕。不等祁俊开口,守在他身边的武顺先跳起来叫道:
「俊少,那帮人欺负珍珠,把珍珠害了!我要他们偿命!」

  「少东家稍安勿躁,先和少庄主讲明情况再说。」说话的正是武开山左膀右
臂,五运斋掌柜的崔明。

  这崔明本来并非齐天盛旧部后代,他昔日也曾在江湖中小有名气,手使一对
精钢判官笔,人送绰号催命判官。只因美貌妻子被知府公子看中,趁他离家时逼
奸不成,将他爱妻杀害,幼子摔死,害得他家破人亡。一怒之下,崔明杀死知府
一家五十八口,火烧知府衙门,遭官府通缉,从此亡命天涯。机缘巧合下,投在
武顺门下,已经隐藏十数年了。

  武开山特意不叫武顺在外,还专门让崔明看着他。否则武顺脾气暴躁,和贝
家人对峙,早要开打了。

  武顺哇呀呀一声怪叫,又气哼哼坐下去,咬牙道:「你讲!」

  申子玉这时开口已经费力了,由崔明大致讲清经过,并说申子玉逃命至此,
曾言道怀疑珍珠生前受辱,才用毒针杀人。

  祁俊听过,遍体生寒。可他也疑问贝九渊是如何找上珍珠的。想到季菲灵曾
对他言道,冯百川淫乱玉湖庄,并不惜以女色邀买人心。而珍珠有曾是母亲贴身
婢女,难道珍珠也曾参与当中么?这却不曾听季菲灵讲过,且她见到珍珠之时神
色自如,全不似与珍珠相识。

  上前探视申子玉伤情,刀伤剑痕深可及骨,最要命是背心中了一掌,脏器已
被震伤。能勉力支撑逃到五运斋,当真是九死一生。难得申子玉尚未昏迷,眼中
尽是坚忍怒火,从牙缝中堪堪挤出几字:「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祁俊道:「子玉,你放心,这个仇,我一定替你报了!」

  崔明道:「少庄主,外面怎么样了?总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您来了,这
边也踏实了,要不我出去看看?」

  祁俊常来五运斋,知道崔明为人精细,想着武开山一人在外也要有人支应,
便点头放他去了。又和申子玉说了几句,见他实在难以讲话吃力,也就罢了。他
嘴上说得安抚之言,心中却越想越气。忽然拍拍申子玉肩头,道:「你先歇着,
我去问问他们。」嘴角抽了抽,转身便走。返到外面,面色阴沉,将贝家长子叫
了过来:「我来问你,珍珠是怎么死在你家了?」

  贝九渊虐杀女子,既有痛苦嚎叫,又常要掩埋尸体,谁还不知他这怪癖。只
是顾及颜面,谁也不讲罢了。那珍珠杀了贝九渊,自己吊死在宅子里头,也能猜
出必是那女人不堪凌虐,与贝九渊同归于尽。但他们谁也不把这些女子当作人看,
死了也就死了。那贝九渊本是罪有应得,他们反倒觉得苦大仇深。

  可这终是家丑,被人问了起来,还真不好回答。贝家长子只能装起傻来,摇
着头道:「这我不知。」

  祁俊冷笑道:「好,你既不知。我又要问你,你家死了人不错。珍珠也死在
你家,你等为何伤又要伤了申子玉?」

  钟含真可是想要了除申子玉这一隐患,将事情真相掩盖的。若让祁俊逼问下
去,难保冯百川这幕后操控者就露了出来。她立刻制止道:「俊儿,你如何审问
起苦主来?」

  祁俊剑眉一挑,大声道:「事情原委尚未查明,谁是苦主还未可知。」

  冯百川也怕事情败露,眼珠一转,阴沉沉道:「少庄主,现下是个长老死于
非命。我玉湖庄中藏了这么个用毒高手,可叫人生寒啊。」又对贝家长子道:
「把搜来的暗器给少庄主过目。」

  申子玉精通暗器功夫是尽人皆知的,但擅长用毒,就连祁俊也是头回知道。
就见贝家长子唤个人过来,托着个木头盒子给祁俊来看,那里面正是申子玉私藏
的喂毒暗器。贝家人搜到之时,又伤一命,再也不敢碰这些暗器了,索性整个盒
子都端来了。

  祁俊也算在江湖上行走过,也听师傅祝婉宁讲过许多江湖门道,但这盒中暗
器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还有那只鹿皮手套,也不曾听过是谁家的东西。正自
狐疑,却听身旁崔明颤声道:「这……这是唐门暗器!」

  一句话,可将当场众人全都吓呆。蜀中唐门,暗器用毒冠绝天下,一旦中了
唐门暗器,若无解药,大罗金仙也难施救。也幸而之这一神秘家族行事低调,少
在江湖中抛头露面,否则以那防不胜防暗器毒功,整个江湖也要搅得天翻地覆。

  玉湖庄的人顶着齐贼余孽名声,亦是行事低调,少和江湖中人来往。对江湖
中的事情知之不多,即便冯百川,见到那些暗器,也辩不出来。倒是崔明,见多
识广,一眼就认出鹿皮手套和暗器出处。他讲了出来,让众人皆是错愕不已。

  玉湖庄一脉的人,消息在再不灵通也听过唐门声威。唐门中人向来睚眦必报,
一旦结下仇怨,不将一门老小杀个鸡犬不留绝不罢休,且死状恐怖,过程痛苦不
堪。是以但凡遇到唐门中人,皆是敬而远之。

  若申子玉他娘是唐门中某人外室,她那诡异暗器手法,和申子玉所藏的剧毒
暗器也就不难解释了。

  众人发过一阵愣,冯百川最先回神,道:「不管这是不是唐门暗器,我玉湖
庄中不能留这种人。少庄主,你可不要因小失大,坏了大事,申子玉人不能留,
我们的隐秘也不能外泄,必须马上除掉。」

  放过两条人命不提,冯百川专将矛头指向申子玉,一来灭口,少了苦主,事
情就能压下。二来,他决不允许祁俊身边有这样危险的帮手存在。

  祁俊心思也在转动,身后是多年至交好友,身前是他对头死敌。祁俊当然知
道该帮谁,可是他早和季菲灵白雅二人定下对策,麻痹敌人,伺机清除。此时据
理力争固然能为好友讨还公道,可是难免要与冯百川死扛到底。冯百川果决要清
除申子玉,难保此事不是他在幕后操控。真相现在露了出来,反而不利。

  想想菲灵,忍辱负重许久,才将内幕探清,他祁俊可不能一时冲动就把事情
弄僵。何去何从,他该如何应对呢?

  祁俊本是单纯,可面对纷乱时局,狡诈敌人,他不能不深思熟虑了。这个场
合季菲灵和白雅不便出面,都没曾跟来。祁俊只能独自面对。

  沉默许久,祁俊有了主意,面色缓和了许多,叹息道:「冯叔叔,娘。不是
我向着子玉,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谁也不想。可是您想一想,子玉如果真是唐门
的人,我们伤了他,走漏了风声,唐门能善罢甘休吗?不瞒您说,我在广寒学艺
的时候,听过许多被唐门灭门的惨案,都是防不胜防啊。」

  转头又对崔明道:「崔掌柜,你可能确定那是唐门的暗器?」

  崔明凝重点头道:「暗器模样制式,我曾听人讲过。但那鹿皮手套,我确是
亲眼见过。」

  冯百川不屑道:「这里都是我们的人,谁敢泄露半字出去?」

  钟含真也道:「不错,从子玉他娘那儿起,十几年了,也没人来找过。」

  「娘亲,你可是看着子玉长大的。」祁俊接过钟含真话茬,又是软语相告:
「子玉为人您还不知道么?今日两家都出了人命,我看此事就罢了,从此以后谁
也不提,子玉那边我去说他。再说,真要除了子玉,您心里好受?」

  钟含真眼里,祁俊还是那个听话的,处处想着他娘的孝顺儿子。她被说动了,
沉吟片刻道:「你若能保他不来纠缠,此事也可罢了。」

  「夫人!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冯百川瞪着钟含真厉声威吓。

  「娘亲……」祁俊可怜巴巴恳求母亲。

  钟含真夹在当中,当真如坐针毡。她是夫人,在祁俊接位之前,她必要拿起
庄中大事。可玉湖山庄真正的主人却是冯百川,当她心爱的儿子和不得不服从的
主人意见相左的时候,她没办法选择了。她既不想让儿子失望,又不能不听主人
命令。她觉得她好难,为什么一件接一件的事情,总是永不停息的发生,她渴盼
的宁静何时才能到来。

  正当钟含真为难的时候,武开山又是一喝:「冯百川,你不过一个内卫统领,
少庄主的话?你也敢置喙?你这才是犯上!」武开山说得一点不差,内为统领只
负责山庄护卫,几时能轮到他来说三道四。

  「少庄主尚未接任,还凭夫人做主!」冯百川强词夺理。

  「夫人做主也轮不到你来说话。」武开山反唇相讥。

  崔明忽然走上前一步,作个四方揖,道:「各位,夫人,少庄主,还有冯统
领,且听我一言。」

  待众人把目光都集中到崔明身上时,他才缓缓开口,一开口却让祁俊和武开
山都吃了一惊。

  崔明道:「依在下看来,申子玉的确不能留。冯统领所言在理,唐门中人善
用剧毒,江湖中哪个门派都不愿深交,申子玉的确是一隐患。」

  「崔明!」武开山暴怒,他怎想到自家亲信却帮着外人说话。

  崔明向着武开山一抱拳,又道:「东家息怒,听我慢慢道来……可这申子玉
也绝不能杀。有道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走漏风声,谁能担保唐门不找上
门来?唐门用毒,千奇百怪,防不胜防,真到了那时,悔之晚矣啊!贝家各位,
不是在下危言耸听,人死不能复生,你们若是还纠缠不休。万一唐门复仇,你们
可是首当其冲啊。所以,如今只有凭着少庄主和申子玉交情,将他说动,不再计
较,随后将他逐出门去,才最稳妥。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唐门的可怕尽人皆知,崔明的话着实说到了痛处,没人敢冒这个险。这也怕
是最妥当的处理方式了。

  钟含真率先表态:「就这样吧,俊儿,一会儿娘和你一起去找子玉说清。贝
家的,你们也想清楚崔先生的话。两家都出了人命,谁也不要怪谁。」怀着息事
宁人的心思,钟含真决定把大事化小。

  冯百川想了一想,将申子玉逐出也能叫他不再纠缠,保得事情不漏,又免去
一番争执,当下点头同意。只是他点头的同时心中又开始琢磨起崔明其人。此人
武功不弱,讲话条理清晰,绵里藏针暗中威胁贝家,实是个人才。只可惜是对头
武开山的人,将来执掌大权,必要将其剪除。

  祁俊也主意到了为他解围的崔明。以往浑浑噩噩,从来不会留意身边之人谁
个精明谁个昏聩,事到临头才叹息身边无可用之人。他早知道崔掌柜精明能干,
到此时才想到他终日藏在五运斋中,当真大材小用,等着除了冯百川,必要重用
于他。

  至于申子玉,说是逐出,等他养好了伤的时候。他走与不走,已经由不得冯
百川来说了。眼角余光斜一眼贝家众人,暗道:「害我兄弟家人,伤我兄弟。冯
百川完了,就是你们了。」

  连消带打,又有夫人做主,贝家人也不好多说了,尽管心中不平,但也带着
怒气散去了。

  危机化解了,悲剧仍未完结。

  钟含真本欲和祁俊一起劝慰申子玉,却被祁俊制止,他只道申子玉身受重伤,
此时已陷入昏迷,叫母亲先回去歇息,他再留在五运斋片刻,看看形势再说。

  钟含真走了,她现在越来越害怕面对儿子,只要冯百川还没兑现他的诺言,
离开玉湖庄,她就一刻不得安宁。

  祁俊独自去见了申子玉,申子玉虽然讲话吃力,可是将祁俊的话听得清清楚
楚,待祁俊说过外间一切后,告知申子玉,他定然不会饶过残害珍珠和伤了他的
人。申子玉并无欣慰,也无哀伤,他只是淡淡地道:「这仇,迟早要报。」

  祁俊走了,他不得不走,这里有武顺父子二人照料子玉,能让他安心。可是
家里却是真正的龙潭虎穴,他还有两个娇妻在哪里。

  回到家中已是很晚,两个娇滴滴的美人妻子还在等他,他把今天发生的事情
告知了两个妻子。两人皆是一阵唏嘘,既叹子玉珍珠可怜,又骂贝家人作恶。

  季菲灵幽幽道:「珍珠曾是钟含真贴身丫鬟,冯百川怎么会放过她?只是我
到玉湖庄中时候,珍珠已经不常出现在钟含真身旁了,我才没有想到。」

  白雅略一思索道:「此事能向谁求证么?菲灵姐姐你说过,邱思莹参与其中
更早,知晓的事情更多,她既然肯救我,若是问她,能不能了解其中隐情。」

  季菲灵立时道:「雅儿,你说得不错,明日我去找她。」

  白雅道:「依妹妹看,不如借此机会,将她彻底收拢,叫她站在我们一边。」

  「如何?」季菲灵说过,邱思莹摇摆不定,那夜投书报信也不过是两边买好
之举。

  白雅道:「你莫忘了,我们可有她送来的字条呢。」

  祁俊听着二人的话,越来越不明白,插口道:「顺子不是说他给吃了么?」

  季菲灵笑道:「这东西,想有就有。」

  辗转一夜,煎熬度过。一大清早,季菲灵就把邱思莹请了过来。

  不许多言,直奔主题,一语将冯百川阴谋揭穿,又直言要将其剪除。

  祁俊目光阴鸷,凶狠地盯着眼前兀自颤抖的邱思莹道:「思莹姐姐,话我都
讲过了,何去何从,你心里掂量掂量。你的投书尚在我这里,我谢你不假,可事
关生死,我不能狠下心来。扳不倒冯百川,我们全都得死。你明白么?」他本不
愿强人所难,也不想弄虚作假。可是两个娇妻昨夜说得明白,你死我活的残酷斗
争之中,无所不用其极。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邱思莹敌我未辨,稍一
松懈,就划归敌方。强逼她归顺自己,多一名眼线,多一分实力。

  邱思莹目光闪烁,看着祁俊不知如何作答。她可后悔当初不该一时心软听了
季菲灵的话,她本以为季菲灵和她一样,不过是冯百川一个玩物。在季菲灵出现
之前,冯百川最宠爱的是她,可季菲灵一来就把全部恩宠都转到季菲灵身上,甚
至把自己随意抛给他儿子玩弄,随后还陪过他几个亲信。

  因此她对季菲灵生了妒恨之心,那夜季菲灵提醒她看清形势,她果然心动。
委身冯百川不过也是因为失身于他,受他摆布,既然无力挣扎反抗,索性多争取
些利益。如今山庄真正主人回来了,难保冯百川不会失势,所以才有脚踏两船之
心。她本以为季菲灵与她一般心思,可今日才知,她是早有预谋要剪除冯百川。
早知如此,她可绝不会留书申子玉武顺二人,留下把柄。

  季菲灵微微一笑,道:「思莹姐姐,实底我已经交给你了,我也不怕你到冯
百川那里去讲。投书在我这里,你知道他为人,坏了他好事的后果你自然也晓得。
看你吧,若是你有诚意就拿了出来。」

  白雅也道:「思莹姐姐,你莫要为难,今日叫你来也是妹妹的主意。我家俊
哥哥已经十足把握除掉冯百川……我不瞒你,除了几家统领堂主支持俊哥哥之外,
我们师门的人已经在路上了,不日就将抵达。到时取冯百川的项上人头易如反掌。
妹妹是看你救过妹妹一次,不忍让你陷得太深。算是妹妹求你,别跟着坏人误了
自己。」

  一大清早把邱思莹叫来,三人两黑一红,围攻邱思莹。可叫邱思莹如何能招
架得了,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妖言迷惑,顿时让她彻底服输。「你们要我怎么
做?」

  祁俊不开口了,接下来的话,他一个男人问,不合适。他站起了身,踱出房
门,在外静候。

  房间里,季菲灵问道:「简单,你最早被冯百川弄上了床,我要把你知道参
与淫乱的人名写出。可你不要误会,此事绝非羞辱你,这些人都是必杀之人,除
掉他们,你的名节也保住了。」

  能参与淫乱的,必是冯百川至近亲信,只怕也知晓他和钟含真的奸情。钟含
真固然亦是祁俊之敌,可她也是祁俊的生身母亲,她名节有损,祁俊这一庄之主
面上也不好看。所以,这些人必当诛除。

  邱思莹已然完全放弃抵抗,思索一阵,道:「我写,可这只是我知道的,不
定还有旁人。」

  「写你知道的就行。」

  笔墨纸砚备上,邱思莹不假思索写出了十几个人名,里面韩追之外,赫然还
有昆吾堂堂主杜宽,余者皆是玄武卫头目。

  写完之后,邱思莹道:「我只和韩追杜宽有过,冯百川手下,都是丫鬟们伺
候的……」

  「珍珠怎么回事?」白雅见贝九渊的名字并不在名单上,不禁追问一句。

  「哦,我忘了,这是朱小曼弄得,她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药,是给男人助兴的。
冯百川给过贝九渊,然后把珍珠送了过去。不过好像就一次。后来听丫鬟们说,
珍珠被弄得挺惨的,哭了许久。」

  两者终于有了交集,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但珍珠死于贝九渊家中,只怕也和
冯百川有关。

  放走邱思莹,祁俊才再进屋,不用转述,他都在外面听得清楚了。

  「叫上五运斋的人,就说去行猎,我们一起去飞彪卫。」祁俊回来之后,立
刻决定去见雷震彪。昨日打发武顺申子玉二人回去,可没叫十八名卫士离开。

  只是出门前叫个下人知会钟含真一声,二十一匹快马就飞奔赶往飞彪卫大营。

  见了雷震彪,谁也不叫近身,只有二人密谈许久,将大计定下。

  等他出来,亦是不言一字密谈内容,两个娇妻也是知道深浅,并不多问。返
程路上,寻到山中猎户,多给银两,买些猎物,以便回去交差。到了家中已是日
落时分。

  钟含真一直没有出现,她听说儿子带着两个女子去打猎了,也不知该愁该喜,
接位之日即到,昨天又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儿子还有心行猎游玩,当真不成气
候。可若他精明一些,冯百川的事情又如何能早日成功呢,她又如何能早日解脱
呢?

  等到夜半无人私语时,祁俊才将与雷震彪密谈内容托出。这一次,不但告知
雷震彪必杀之人,也将清除异己之日定下。

  两女问他是何时日时,祁俊一脸愧疚,黯然道:「是我们成亲之日。」

  没人会愿意在这大喜的日子沾染血腥,可也正是这一天,最能攻其不备,也
是这一天有理由聚齐玉湖庄一脉全部头面人物。祁俊没有理由不选这天时地利人
和俱备的一日。但是他会令他的两个娇妻为难,他怕她们不愿,因为自己家中的
丑事,搅了她们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日。

  可祁俊没有想到,无论季菲灵还是白雅都不因此而不喜。季菲灵眼中放出精
光,不住点头:「正是此日,太绝,太妙。」她兴奋是因为那一日,她的血仇将
报。

  白雅微微笑着,是因为她看到了她心爱的俊哥哥的成长。她早说过,只要留
在祁俊身边,她可以不计较一切,何况一场去取婚宴。

  这一夜,无暇欢好,甚至无暇睡眠,祁俊写了一封秘信,画了两份草图。秘
信是给武开山的,说明了一切计划。两份草图,各给雷震彪和武开山一份,上面
的内容是玉湖山庄二十四条暗道中的七条,为了应对实力雄厚的强敌,祁俊不得
不泄露机密,开启七条秘道,以供伏兵突袭。

  翌日清晨,分别派出两名五运斋死士将书信送出。

  随后,祁俊只等接位大典到来了。

  风平浪静的两日,只有一条消息让祁俊心如刀割,申子玉不见了,拖着沉重
伤体,从五运斋消失了。他留书一封,上面只有一行血字:「兄弟情深,恩怨分
明」。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