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红尘】(第13章人心莫测)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罪红尘】(第13章人心莫测)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二狼神
2018/12/17发表于:色中色/ 春满四合院
字数:7608

***********************************
  唉……貌似,发了一篇纯肉的无脑文,貌似比这个更吸引人……
***********************************

             第13章 人心莫测

  「思莹姐姐,你慢一步。」暗中出现的人影正是季菲灵,她口中唤着姐姐,
可却话语冰冷,全无亲近之意。

  邱思莹停住了脚步,冷冷看着身前的季菲灵,也似遇到的冤家对头。在人前
那些亲近和谐竟然全是装的样子。

  季菲灵深沉凝视这邱思莹,缓缓道:「思莹姐姐,我想问你一句,你我二人
之间可有解不开的仇怨?」

  邱思莹不解其意,盯着黑暗中季菲灵透出咄咄逼人光芒的双目,摇了摇头。

  季菲灵收起犀利眼神,露出友善微笑,道:「其实我们都是棋子,为了一些
琐碎之事,才生了些嫌隙,对么?」

  邱思莹懂得季菲灵所指何事,点了点头,仍不开口。

  季菲灵淡淡一笑,道:「我从来没有想和你争什么,你也不用提防着我。」

  邱思莹终于开口:「菲灵妹妹,你有话但可直说,无须拐弯抹角。」

  季菲灵坚决道:「我只要你一句话,我们是否可以抛去以往恩怨,相互协作?」
顿了一顿,忽然补了一句:「我可向你承诺,你想要的,我能帮你得到。」

  邱思莹心一惊,眼一寒,压着嗓子厉声道:「你是什么意思,你怎知我想要
什么?」

  季菲灵镇定自若,说出一番不相干的话:「玉湖庄行事素来低调,与江湖门
派通气也少。可我三江堂贸易广达天下,耳目也最为灵通。我问你,你可听过江
北蜂盗的名声?」

  邱思莹只在钟含真身边伺候,对江湖中各门各派所知甚少。摇了摇头,道:
「你说这江北蜂盗与我们有何干系?」

  「江北蜂盗强横一方,江湖中许多人都奈他们不得,不过几个月前……」季
菲灵接下来的话几乎一字一句:「全被祁俊一人所杀!」

  邱思莹思量片刻,忽然笑了:「他武功再强,又怎么斗得过冯百川一伙,再
说还有师傅帮他。」

  季菲灵摇了摇头,道:「他身边的白雅也是个城府极深的女子。」

  邱思莹道:「即便武功智计他二人都有,可是实力却怎比冯百川呢?」

  季菲灵道:「你莫忘了,他姓祁……」

  邱思莹沉吟片刻,豁然领悟,诚恳道:「妹妹,谢你提点,你说吧,要我做
什么?」

  「今日话就到此。到时我自会支应你,好了,你去见夫人吧。」说完,季菲
灵头也不回的走了。

              *** *** ***

  此时钟含真尚未入睡,看着脚步虚浮身子发软的弟子,一脸无奈,叹息道:
「怎么又弄成这般回来。」

  邱思莹委委屈屈道:「师傅,他们非要我去的……」

  钟含道:「算了,如今不同往日,多注意些……是来取药的?」

  邱思莹点了点头。

  等着师傅将一颗红色丹丸递给她后,立刻吞入了口中。

  钟含真道:「你还是多小心些,尽量避开日子,这药也不是每次都管用。」
随后就让邱思莹坐在了边上椅子上,又问道:「朱小曼去了没有?」

  邱思莹再度点头成是。

  钟含真又问:「她说什么了?」

  朱小曼对冯百川讲的话都被邱思莹听在了耳中,大概知道和白雅关系最大,
其余便一无所知了。又想起遇到季菲灵那一幕,却觉得这深宅之中人人都各怀心
思,就连眼前最亲近的师傅,都不能全然相信。

  沉吟片刻,便将朱小曼所讲全然告知了师傅。谁都看得出来朱小曼和邱思莹
也有嫌隙,虽不添油加醋,可话里话外,也告诉钟含真,朱小曼对她多有不敬。

  钟含真并不意外,对邱思莹道:「行了,你去歇着吧,以后还要多给我留心
着点朱小曼。去吧……」

  打发走了徒儿,钟含真颓然坐在了床上,忽然觉得好累好累,以前想得很简
单的事情,似乎在儿子回来之后变得更加复杂了。

  是她想得简单,还是事情根本就一直是个破不开的死局?

              *** *** ***

  祁俊想得也很简单,他这就想要将今夜发现的事情去告知钟含真去。可是白
雅却想得不简单,若是高手,从日常身形步法、呼吸吐纳就能看出一个人是否身
居武功。若是小心谨慎,瞒上一年半载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自来只有千日做贼,可没听说过千日防贼的,时日久了,定然露出马脚。

  当年祁俊年幼也就罢了,可是玉湖庄中高手如云,便是他娘也是武功不俗,
怎么这么多年就看不出朱小曼身怀武功呢?看她那身法,可不是朝夕就能练成的。

  除非,钟含真知道朱小曼通晓武功。

  白雅不敢再往下想了,因为祁俊告诉过她,朱小曼入了祁家大门门不久后,
其父就遭了不测。而朱小曼正是他娘亲自为丈夫选得妾。

  「俊哥哥,不如我们先探访一番,有了什么眉目再去和你娘说好了。否则冤
枉了好人,也是不妥,还要闹得家里不和,你看呢?」白雅委婉劝道。

  祁俊自来是对白雅言听计从的,想了想道:「也好,看看再说吧,不过我总
觉得这里面有大问题。」祁俊也不是傻子,他虑得虽然不及白雅周全,但是隐隐
之中却觉得这朱小曼背后一定隐藏着巨大阴谋。表面上正定自若,其实已是焦躁
不安。

  白雅的怀疑,在他心中也有个影子,只是他不敢去想到钟含真,没有一个儿
子愿意猜忌自己的母亲。但这个影子压得祁俊有些透不过气,他沮丧地道:「雅
儿,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雅儿也不知。」白雅的确一筹莫展,她虽然精明,但是毕竟初来乍到,对
玉湖庄的一切所知甚少。

  祁俊沉默了许久许久,忽然道:「明日我要把武顺和子玉调到庄里来。让他
们带一队五运斋的人过来。」祁俊性温,可不代表他鲁钝,归家之后几番变故,
以让他察觉到了诡异的气氛,尤其是发现隐瞒武功的朱小曼之后,他竟嗅到了一
丝危险的味道。

  白雅眼睛一亮,自来她只知道祁俊本性纯良,慢无心机,遇到事情总是求她
商议。白雅固然不厌,可也希望夫君能够成长起来,更像个男人一般。这时作出
如此安排,不管有助无助,总也是独坐决定。听他说得不容置疑,还真有几分庄
主气势。

  可祁俊毕竟尚未主事,他又要如何去向他娘禀报呢,钟含真又会准许么?白
雅不无忧心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祁俊只说了四个字:「先斩后奏。」

              *** *** ***

  「娘亲,我想去城里逛逛。」一大清早,祁俊就去磨他娘了。

  钟含真皱眉道:「才回来,怎么又要出去疯,不想好好在家陪陪娘么?」

  祁俊挠着头道:「昨个住了一晚,发现少了许多东西,便想去采买一些,就
一天,下晌就回来了。」

  钟含真终是心疼这个宝贝儿子,松了口风,道:「你要和谁一起去……」

  「您问问菲灵妹子有空么?让她随着我一道,顺带也给我讲讲三江堂的事。」

  钟含真听了祁俊这话,瞬时放下了心,还道儿子终于应下这门亲事,可接着
又听祁俊道:「我再带上雅儿,看看她有什么缺的么?」

  「这……」钟含真迟疑一下,还是点了头,「那就你们三个吧。多带些护卫
……」昨日季菲灵对她所讲,起了效用。

  十几匹高头大马上坐得俱彪形大汉,正中央簇拥着一架华丽马车。就连那赶
车的车把式背后也背着一口钢刀。身后车厢中,祁俊对面,两个娇媚少女并肩而
坐。

  季菲灵一反昨日和白雅亲近作态,坐在车中,神色黯淡,似有心事,闷闷不
乐。

  祁俊叫季菲灵来当然不会是有亲近之意,只不过想稳住娘亲,放他进城,他
的目的是五运斋,到了五运斋就是他的天下。一路上他都在琢磨着如何部署。

  白雅看不清季菲灵心思,也不便多言。她昨日一见季菲灵就觉得此女子绝非
寻常之人,心思细密,话语严谨,外里清纯甜美,内中心机却不知要有多深。

  三个人各怀心思,一路上几乎无话可谈。直到了快入城的时候,季菲灵突然
道:「祁家哥哥,小妹有个不情之请,不知祁家哥哥能应允么?」

  祁俊道:「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好了。」

  季菲灵道:「小妹许久不曾去探望爹爹了,想就此和祁家哥哥暂且分开,去
爹爹灵前祭拜一番,不知可否。」

  「这……」祁俊做了难,想起当年季辅成对他好处,他这个晚辈其实也该前
去祭拜,此时季菲灵提出,他不但不该阻拦,更应一同前往。但是他入城并非为
了游玩,乃是另有目的,可不想耽搁半分。

  季菲灵道:「耽搁不了许久,祁家哥哥告诉我去处,到时我再去和你们汇合。」

  祁俊终是心善,忍下了焦急前往五运斋之心,诚恳道:「菲灵妹子,季伯伯
生前待我不薄,我却忘了前去祭拜,实在可恨。说不得,我随你一道去,只是没
有准备,怕季伯伯在天之灵责怪……」

  季辅成孤坟之前,季菲灵洒泪跪拜,祁俊念及昔年旧情,也撒了一蓬清泪。
垂哀默告后,心情似乎更加忧郁了。

  离开路上,反而是季菲灵祁家哥哥长,雅儿妹子短,话多了起来。祁俊有一
句没一句的对付着,都是靠着白雅在旁支应。但白雅心中却有个疑问,今日不过
是个寻常日子,看着又不像季辅成寿诞忌辰,好端端的季菲灵为何要来此祭拜呢。
且她在其父坟前,哀苦面色中似乎又隐藏着更深意味。

  进了玉山府,季菲灵忽然又有了新点子,她道:「祁家哥哥,你一走这么多
年,也久未和老朋友们联系和,何不趁着今日,叫他们都出来坐坐,小妹做东,
今晚就在我们三江堂的酒楼中摆宴,大家热闹热闹,你看如何?」

  「我看就不必了吧。」祁俊只想着寻武顺、申子玉入玉湖庄相助,哪有一点
吃喝玩乐的心思。

  「我看有必要的紧!」季菲灵说这话时,全无商量语气。她道:「小妹知道
你和武长老家公子武顺交好,还有个申子玉也是你们兄弟,便都叫来一起热闹。
小妹也有个闺中密友,祁家哥哥也是认识的,飞彪卫雷震彪雷当家的家眷也在玉
山府中,我们便也把她的千金叫来如何。我可是觉得,你该多和她走动走动。」
说完这话,季菲灵目光炯炯,望向白雅,「雅儿妹子,你觉得呢?」

  白雅心里一颤,便觉得季菲灵此番安排必有深意,她连点武顺申子玉,都是
祁俊要寻之人,显然并无恶意。而她叫那飞彪卫的千金前来,又是何意,明里暗
里可都是点醒祁俊要和飞彪卫多有往来。

  白雅向着季菲灵郑重点了点头,两个绝色佳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祁俊没有白雅脑子转得快,可稍一思量,也猜出了季菲灵必然还有目的。眼
中尽是疑惑,不禁想到:「菲灵妹子要我和那姓雷的家伙来往作甚?当年老爹可
不止一次在家中骂过雷震彪不听调遣。」

  雷家两代都是飞彪卫统领,到了雷震彪掌管时,飞彪卫已经是铁板一块,任
谁都插不紧手去。祁俊父亲祁正有心打破这局面,想安插紧心腹人手,雷震彪竟
然连庄主的帐都不买,生硬拒绝。

  可祁正也不敢得罪雷震彪太甚,雷震彪所辖飞彪卫人马只有两千,却是清一
色地铁骑。隐在玉山深山每日操练,战力之强,就是比起人马众多的蛟龙、猛虎
二营也不差。

  雷震彪人在深山中,家可是在玉山府。不过他那宝贝闺女雷彤彤可是个刁蛮
不讲理的千金小姐,雌大虫的雅称这在玉湖庄小一辈中是出了名的。

  见着祁俊犹豫,白雅果断道:「俊哥,就听菲灵姐姐的,我们一起聚聚。」

  去五运斋,顺顺当当,免了许多繁文缛节,轻轻松松就把武顺提拉了出来。
再去寻申子玉,却正好赶上他今日当值,并不在家,只是见到了申子玉过门才一
年的小娇妻珍珠。

  说起申子玉,他并非齐天盛旧部后代。乃是当年钟含真救助过的一个流落江
湖中的女子所生。

  当年申子玉随着他母亲流落到玉山府中,贫困无依,几乎冻饿而亡。若不是
钟含真出手相救,母子二人说不定就要倒毙街头。

  受了钟含真恩惠,申子玉娘亲也不隐瞒,说她有一身暗器功夫在身,若是钟
含真不嫌弃,愿意听其调遣。玉湖庄虽然机密重重,可也要招纳新血,但是来历
必然要严加探查。

  问那女子出身,女子只道了名号姓申,至于她师承却从不肯讲。女子露过几
手绝技,所发暗器手法诡异凌厉,玉湖庄中竟然无一人识得是哪家手法。

  一番斟酌后,觉得她一个妇道人家带着个幼童还落得那般境地,应不是细作。
这世上没有人愿意亲生儿子随着自己一起受如此大苦的,也没有人怀疑申子玉不
是那女子亲生。申子玉样貌随了母亲,极为俊美,尤其幼年时候,若不细细分辨,
还要将他当了个女娃儿。

  从此,那女子就成了钟含真贴身护卫。相熟后,钟含真才知道,这女子是个
江湖豪门的外室,因遭丈夫正房嫉妒,被生硬分开,才落得那般地步。但具体是
哪一家,从武功上看不出来,女子也从来不肯说出。

  那女子一直郁郁寡欢,到了玉湖庄没几年就积郁成疾,一命呜呼了。从此申
子玉就在玉湖庄中长起,他和祁俊的交情也是从那时结下。

  申子玉随了母姓,一身奇诡暗器功夫也得自其母。如今已经成年,且有家室,
被安排在了昆吾堂,专门负责为玉湖庄一脉善用暗器者督造改良器械。

  在申子玉家中见不到他,只好告诉珍珠到了等她夫君回来,定要过去一聚。

  从申子玉家中出来,草草用了些饭,便要去请雷彤彤了。也是季菲灵的主意,
连走三江堂几家商号,绫罗绸缎、珠宝玉器、老参仙芝,取了不计其数。由她堂
主出面,又带着个庄主,那群掌柜伙计,谁敢说个不字。

  她这番大费周章,白雅已经看穿,三江堂堂主乃是为了她未来的夫君在笼络
人心,否则一个小姑娘,又是她闺中密友,既不需备下重礼,也用不到要那些山
参肉芝。这是给飞彪卫统领看的。

  只是白雅并不明白,为何季菲灵如此看重飞彪卫,独替祁俊选了这一家呢?
难道只是因为她与雷彤彤交好么?

  雷府之中,护卫森严,虽然少有人认得少庄主祁俊,可是在季菲灵带领下一
路畅行。

  那雷震彪千金雷彤彤果然有几分莽气,见到祁俊,瞪圆眼睛,奇道:「咦,
这不是少庄主?你回来了呀,可真稀奇,怎么上我家门来了,不是该我们去拜见
你么?」说着又皱了眉头道:「切,以后我爹都要归了你管,真不服气,你还没
我大呢。」

  虽然是个千金小姐,雷彤彤可不是娇滴滴小鸟依人那种姑娘。她身材随了其
父,颇为高大,一张带着英气的脸上浓眉大眼,虽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美女,
可也十分耐看。

  这般身材样貌和她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还真是相配。她对祁俊无礼,可惹
恼武顺,武顺撇嘴道:「雷彤彤,你胡说个什么?这是少庄主,你懂点儿规矩!」

  雷彤彤岂会理这一套,娇叱道:「武顺,你敢仗势欺人,找揍是不是?」雷
彤彤个子比武顺还高了些许,叫嚷起来气势上一点不输人。

  「有胆你试试?」

  谁曾想到,两个火爆脾气对到一起,说不上三句话就剑拔弩张。

  季菲灵只好从中调和,抿着嘴笑道,「你们两个,吃错什么药?见面就掐了
起来。」脸一板,又训斥两人,「武顺,你个大男人,也好意思和女儿家斗口…
…彤彤,我们好歹是客,一来你就打架,你这脾气可得改改,不然以后谁敢要你?」

  雷彤彤切了一声,终于是收起脾气,唤了下人上茶招待。

  其实几人也没在雷家停上多久,就相约着一同逛街去了。此番出游,白雅和
季菲灵不谋而合,尽是围着雷彤彤打转,入了三江堂的商号,任取任拿。旁家店
铺,只要雷彤彤多看一眼,白雅就提点祁俊买下。

  武顺和雷彤彤起过争执,可是两人都是直性子,过不多久,也全不计较了。
倒没再生麻烦,白雅看着这二人,心中忽然有了个主意。

  入得三江堂一家金店,雷彤彤拿起一支镶珠金钗看了几眼,季菲灵就要掌柜
包了起来带走,白雅却道:「菲灵姐姐且慢,要我说呀,这只钗子可该使银子买
了下来。」

  季菲灵笑道:「这个自然,先记在账上,少时都要算在少庄主头上,谁让他
是主人呢。」

  白雅嫣然一笑,摇摇头道:「我看这般也不妥。」神秘兮兮一眼武顺,又看
看雷彤彤,意味深长道:「武大哥不会讲话,方才惹了彤姐姐不快,我看该让他
赔罪,买下这只钗子送了彤姐姐才好。」

  季菲灵多是灵巧,立时领悟,抚掌称快道:「没错,没错,就该罚他。」

  武顺一阵头大,没想到这会儿找起后账来,可是受了两个美女燕语莺啼挤兑,
只好认头,他大剌剌道:「不就一支钗子,买了下来,不过可说好,这可不算赔
罪啊!」武顺本意是他没错,自然不是赔罪。可立时被人抓了话柄,季菲灵笑道:
「不算赔罪算什么?难道你看上彤彤了,想要追求人家?」

  「菲灵你给我闭嘴!」雷彤彤脸上臊得一片通红,这分明是戏耍她嘛。她怎
想得到,身边一个闺蜜季菲灵,一个新结识的姐妹白雅,俱是一般心思,全无戏
耍之意,可要真的算计她了。

  武顺也闹了个大红脸,也不知该不该将这钗子送了雷彤彤。

  白雅在一旁嘻嘻笑道:「少庄主,你可是大老板,我看不如由你来定吧。」

  祁俊却是心存起哄玩闹之心,对掌柜的道:「包了起来,帐算五运斋的,你
到时遣人去收银子就好。」

  钗子包好,雷彤彤可不敢接了,恶狠狠剜了武顺一眼,气道:「你给我等着。」

  那钗子便由祁俊接了,硬强塞入武顺怀中,道:「你送了人家。」

  武顺脑袋大了三圈,他长么大也没干过这事儿啊,可这女儿家的玩意儿,他
一个大男人留着又干什么呢?

  天近傍晚,季菲灵打发个护卫回去,禀报钟含真,说今日晚了就在玉山府住
下。既然出来了,谁又能奈他们如何。

  酒宴就设在玉山府中最豪气一见酒楼,这自然也是三江堂治下的产业。少庄
主和堂主大驾光临,自然是最好的雅间,最珍的菜肴,酒楼中佳酿随叫随到。

  等着申子玉带着珍珠到的时候,几个人已经喝开了。这二人不似武顺和季雷
二女,俱是玉湖庄一脉尊贵之人。从份位上讲,差了许多。尤其是珍珠,从一个
小小婢女到能和主人同席,可算是一步登天。这自然全是凭着他夫君的面子。

  好在雷彤彤有几分男儿豪爽,季菲灵另有目的,谁也不把她看轻,热情相待,
彷如好友。可珍珠却识得大体,不敢造次,斟酒端茶,极是周到。

  酒酣耳热之后,这一桌少年男女好不热闹,从无一句公事,尽是畅谈欢笑。

  尤其是武顺和雷彤彤两人,在一众人故意起哄下,喝得最多。雷彤彤男儿之
气在酒桌上可更显了出来,一是受人所鼓,二则故意寻武顺晦气。他二人可拼起
酒来。

  武顺也是贪杯之徒,可在雷彤彤面前根本不是个个儿,两人痛饮一番之后。
从来胆大妄为的武顺居然告饶了,一见雷彤彤醉眼朦胧地递到他眼前,武顺呲牙
咧嘴道:「小姑奶奶,真别喝了,我服了还不行吗?我是实在喝不动了。」

  「不行,必须得豁(喝)!」雷彤彤舌头也大了,说话口齿不清。

  「我给你赔罪,你饶了我吧!」说着,他将白日祁俊塞给他的金钗摸了出来,
「您收下,我认错了行吧!」迷迷糊糊的,武顺居然还能想起来,也是不易。

  雷彤彤一把抢过,又白了武顺一眼,道:「讨厌!别想糊弄过去,东西我收
了,酒还得喝!」

  「行!最后一杯!」接过酒杯,一口饮下,这才琢磨过来,他是喝了,雷彤
彤没喝啊,于是武顺不依不饶道:「你呢?你怎么不喝?」

  「怕你啊!」雷彤彤举起杯来,也是一饮而尽。

  这一杯喝完,雷彤彤竟然身子一歪,全倒入了武顺怀中。那边祁俊几个,喝
得也都不少,两眼发直,看着雷彤彤倒下,不但不扶。反而纷纷笑闹起哄:「咦!
这就抱一起去了了……」

  武顺也是喝得迷迷瞪瞪的,怀里头突然多了一个大姑娘,心里一紧,头脑更
加恍惚。尤其他的手,竟然按在了不该碰的地方。隔着衣衫,武顺也能感受到一
团软弱上的滑腻,情不自禁地揉了一把。

  没人看到他手上动作,可武顺自己却觉得不该行此轻薄勾当。赶忙将雷彤彤
扶了起来,雷彤彤酒醉之后,竟然没察觉武顺这下流行为。

  她做好之后也不敢再喝了,但仍不放过武顺,咬牙切齿质问武顺道:「你光
服了不行,说,以后怎么办?」

  「你说啥我听啥还不行吗?」武顺既是服软,又为自己的非礼道歉。

  「这还差不多!」雷彤彤嘀咕一句,瘫坐在椅子上不出声了。

  祁俊看看天色也不早了,众人也有酒了,于是便要散了各去歇息。

  其实出了祁俊白雅二人都在玉山府中有家,本该是各自回家的。但离去的只
有申子玉和珍珠二人。

  季菲灵在玉湖庄中久居,这次回来,家中也不知晓。雷彤彤却是问了几次,
都说道:「别理我,不想动。」反而是被她猛灌的武顺还有几分神志尚在。原来
雷彤彤一直是逞能喝酒,她酒量虽然不小,实际却不如武顺。

  季菲灵嗔道:「这醉猫,不能喝还要逞强……」又埋怨武顺:「你就不能让
着点她,喝成这样,怎么办?」想了一想,叫了两个伙计过来,打发一个去雷家
报信,就说雷彤彤歇在她那里了。又给武顺下了命令,「你搞出的事情,你来解
决,把她送进房去,你才许走。」

  这种小事,对大大咧咧的武顺来说,倒也并不为难,痛快应下,扶起烂醉如
泥的雷彤彤随着伙计去了。

  人走净了,季菲灵又从新落座,对祁俊白雅道:「祁家哥哥,雅儿妹妹,菲
灵有些话想对你们说。」

  祁俊也饮了不少,头昏脑涨,并不十分清醒。白雅只是微醺,头脑中仍旧清
明。她知道季菲灵必然要对今日安排有所交代。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