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红尘】(第11章:三江堂主)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罪红尘】(第11章:三江堂主)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二狼神
2018/12/12发表于:色中色/春满四合院
字数:6792

***********************************
  又来嘚瑟了,首先非常感谢各位朋友们对本文的关注。

  我看到几个回复里面都有对文章走向的猜测和对文章名称的联想。就胡扯几
句吧。

  这篇文章构思了有一段时间,写了六七个开局,大概有十几万字。最后才选
定这个开局,而这个开局曾经是我最不看好的一个,是受到朋友认可后才继续写
下去的。后面的内容有许多是其他开局的内容。比如最早男主的母亲的名字就是
祝婉宁,而白雅是男主母亲的徒弟。钟含真这个名字还是后来临时取的。大家看
到的第九章是最初的第一章或第二章。

  关于后面的走向,其实我也没有把握,框架是有的,大纲也有。但是我始终
认为小说中的人物也有灵魂,每一句对话,每一个动作都会对后续发展有影响。
不但细节是作者都无法控制的,就连大的格局都会受到影响。

  这个文章实际上已经到了十六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从十一章开始从
写,稍后更新的可能会慢一些,因为要删改的东西太多了。其实前面有许多内容
我也想改,一是有些力不从心,而且估计改了也没人看了。

  这篇小说虽然是色文,但是我不想把他写得无脑,至少在我能力范围内尽量
的合乎逻辑。我所指的逻辑,是人性,任何小说,科幻也好,武侠也好,可以在
情节上大开脑洞,但是始终不能改的,是人性。

  目前有些朋友关心的亲娘害儿子的问题,还有其他一些坑,我会尽量填得圆
满一些。如果实在是能力有限,填得胡说八道满嘴放炮,拍砖我也认了。

  另外就是关于《罪红尘》这个标题的问题,我解释一下,最初的构思,这是
一篇很黑暗的深绿文章,女主会而被各种玩弄……但是现在,我的主意又变了,
实在不忍心让男主太受委屈。

  可能会小小的绿一下,或者说,第一女主也就是白雅,绝对不会而被人欺负
的太狠(其实现在还没相好要不要被欺负,已经有点后悔让她学会「春情媚」了,
说不定这就是个鸡肋,从此不再用上。)但是,但是,祁俊别的女人,确定一定
以及肯定,不会有这么好的命了。

  被欺负在所难免,我可以明白的告诉各位,这是个绿文……(不喜欢的朋友
别揍我……)再次转折一下,绿了可能也是有苦衷的,男主也一定会找回场子,
我的男主绝不会是怂包蛋。

  好吧,就这样吧……

  等等,还有个很重要的问题!各位老大,请允许我做一回伸手党……求个免
费的翻墙软件,手机电脑的都要,告诉我名称就好,我自己上网搜就行了,或是
私信给我。现在的几个都不太好使了。还有个小小的请求,就是希望最好能安全
一些的。原因嘛,你们懂得……

  谢谢!谢谢!谢谢!
***********************************

             第11章 三江堂主

  三年未归,祁俊对这座庄园熟悉却也陌生。他以为这是刚刚重返故里的缘故,
可是只经过了一天的时间他就发现,原来并不是如此。

  内宅之中几乎不见男丁,只有白日里才会偶有几个家丁入内做些粗使活计,
来去都是行色匆匆。家中的婢女仆妇也都变了,那些年长的几乎一个不见,反而
多了许多风华正茂的青春少女。

  午餐的时候,只有祁俊和钟含真二人共进。祁俊也奇怪家中男仆都哪里去了。

  钟含真无奈道:「你爹不在了,你也走了,这院子里面若是总有男人出入,
成何体统?」

  祁俊想想也对,但又一想,既然不便男人出入冯小宝又为何能住了进来?

  对于此事他还是颇有介怀的。但为了不让娘亲颜面上过不去,祁俊并不曾提
出这个疑问。

  因是昨日冲突,母子二人少了往日亲密,言谈间都小心翼翼。祁俊虽然饭量
不小,可是在这种尴尬气氛中也食不知味。钟含真用得更加少了,她只动了几箸
就放下了筷子,忽然对祁俊道:「俊儿,娘还有些话要对你讲。」

  祁俊心中忐忑,昨晚娘亲虽然已向白雅示好,话语间也有接纳白雅意思。可
是不过半天的时间,娘亲就真的能改变初衷么?他也放下了餐具,扬起脸来,陪
着笑,道:「娘亲,您讲。」

  钟含真道:「你可还记得你季辅成季伯伯?」

  她口中的季辅成乃是玉湖庄属下三江堂堂主。此人掌管的三江堂乃是玉湖庄
一脉财源支撑,此堂名唤三江,取得是贸易达三江之意。

  祁俊当然知道此人。母亲为何突然提起此人,却不知为何。茫然点了点头,
问道:「季伯伯怎么了?」

  钟含真叹了口气,道:「你季伯伯在两年前不幸过身了。」

  「啊!」祁俊大吃一惊,他还记得季辅成一个白白胖胖的老好人形象,总是
和和气气的,见人开口就笑。他膝下无子,见到祁俊特别喜爱,逢年过节,季伯
伯送的红包总是最大,祁俊也爱和他亲近。

  季辅成为人看着憨厚,其实最为精明,否则又如何能将一个三江堂做得风生
水起。不但如此,这人腿上功夫也异常凌厉,曾有凌空一跃踢出三十六脚的记录。

  因着喜爱祁俊,也传过一套步法给他。昨日祁俊快攻冯小宝,脚下步法就是
季辅成所授。

  祁俊不曾想当年一别,如今已是阴阳两隔,不免神色黯淡,唏嘘世事无常。

  可他又想到,季伯伯年纪不长,身体强健,为何突然就没了,便问道:「娘
亲,季伯伯是怎么没的?难不成有人加害他?」

  钟含真摇摇头,痛惜道:「季辅成为人忠耿,多年操劳,积劳成疾,他是活
活累死的啊,已经两年多了。唉,不提他了……我要和你说得是他女儿。」

  「菲灵妹子又怎么了?」

  季辅成有个掌上明珠,唤作季菲灵,也是祁俊年孩提玩伴。那时两小无猜,
每每游戏起来,祁俊便要做个新郎官儿,新娘子就是季菲灵,至于武顺什么的,
只好扮成轿夫去了。直到略通人事,懂得男女有别,交往这才少了。

  钟含真道:「昨日你带白姑娘回来,着实让娘难做了。你不知道,我在你季
伯伯临终前见过他一面,已经应允下来照顾菲灵,也答应他要与他接做亲家。你
既然有了白姑娘,娘对你季伯伯实在有愧……」

  祁俊这下傻了眼,他怎会想到娘亲竟然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给自己定下了亲
事,而且还是季伯伯的女儿。若是旁人也还罢了,听娘亲的意思,季辅成亡故全
是因为为他祁家操劳缘故,娘在他弥流之际才许下诺言。若是悔亲,怎对得起他
在天之灵。

  可祁俊心中只有白雅一人,无论如何也容不下旁人,故此道:「娘亲,恕孩
儿不孝,这门亲事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应了。不若用些其他方式补偿菲灵妹子?」

  「补偿?」

  钟含真面色沉了下来,「不瞒你说,我已将菲灵认作义女,此时她就住在庄
里,此外,你也不要小瞧她一个女孩子,和你年纪相仿,我已扶了她坐上三江堂
主之位。你还要娘如何补偿?这门亲,你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

  「可是雅儿……」祁俊声音也高了起来,却又被钟含真打断,钟含真语重心
长道:「俊儿,你不要再像个小孩子一样!你如今是一庄之主,多少人看着你呢!
你与菲灵成婚,于私,你了了季辅成一桩心愿。于公,你将三江堂牢牢把控,就
算兵权不在手中,他们没了供给,谁又能奈你何?你以为娘扶这一个小姑娘上位
容易吗?」

  祁俊沉默了,他不是默许,也并非被钟含真话语打动。他在想如何抗争,如
何能够和白雅比翼双飞。

  「你自己思量思量吧。」

  说罢,钟含真站起身来,拂袖而去。

  母子二人再次不欢而散。

  祁俊很痛苦,他此时忽然觉得无所依靠,想去见见白雅,却又不敢。他无法
去和白雅说,家里又给他定了亲。或是一走了之,他也知道这是懦弱的表现。他
是庄主,但回到这个家后,没有一件事顺他心意,没有一件事能由他做主。

  僵坐在椅上许久,心绪乱如繁丝,眼前来来回回只有白雅飘逸如仙的身影。

  忽得又想到昨日白雅对他所说那番话,他一人独挑恶匪也不曾畏惧半分,如
何却在儿女私情上畏缩了。心中更念白雅好处,定下心来,想道:「早和雅儿说
过,从此永不隔心,这等事不对她讲,岂不是负了她。雅儿也一定会明我苦处,
她心思灵巧,说不定也有办法。」

  想到此处,祁俊起身去寻白雅。

  此时白雅还在昨日安排的客房之中,陪着她的亦是玉湖庄中两名女眷。一个
是钟含真唯一一名女徒唤作邱思莹的。这女子长了祁俊几岁,亦是天生丽质,鹅
蛋脸庞,婀娜身姿,气质温婉,性情柔顺。

  邱思莹早年也曾是钟含真贴身的婢女,钟含真见这女娃聪明伶俐,又是练武
的料子,便免了她奴籍,收做徒儿。多年来跟在钟含真身边亦徒亦仆,学艺之时
也不忘殷勤伺候,最得钟含真欢心。

  另一女子名叫朱小曼,祁俊还要唤她一声小娘,是其父所纳的小妾。朱小曼
入祁家门时也不过双十年华,还是钟含真亲自为丈夫选的,只可惜才过了年余,
祁正就没了。可怜大好青春年华,只能寂寞苦守空房。

  能入钟含真法眼,朱小曼姿色自然不差。尤其身材最为火爆,丰胸高挺,翘
臀饱满,腰肢纤细。钟含真当年为丈夫选了这名女子,就是为了拴住他的心,叫
他莫把心思全放在远隔千里的祝婉宁身上。

  三名女子刚用过饭,正坐在一起闲话家常,因着彼此并不熟稔,也不过是相
互恭维客套。

  见了祁俊过来,邱思莹和朱小曼俱是起身相迎。两人和祁俊都是熟识的,免
不了又是一番嘘寒问暖。随后也不见离去之意,拉着祁俊东扯西扯。

  祁俊总不好开口屏退二人,只得心不在焉,有一句没一句地对付。不知不觉
间已然尽了黄昏。家中下人来禀,正厅备下了酒宴,请几人过去用宴。

  朱小曼道:「俊哥儿,方才呀你来的太急,我这儿可给白姑娘带来些衣物呢,
都没来得及换上。要不你先过去,容了白姑娘更了衣衫,好不好?」

  祁俊看出来,他算是没机会和白雅单独相处了,无奈只好一人先去了宴厅。

  一进宴厅,见娘亲和一个少女已经在等候了。祁俊又有些为难,娘亲身旁那
女子正是刚刚提过的季菲灵。

  季菲灵和祁俊一般大年纪,身材颀长纤瘦,秀发乌黑柔顺,一巴掌大的小脸
上,除了一双漆黑的眸子,其他都是小巧玲珑。这也是个有着倾城之色的美女,
带着一股弱不禁风的楚楚动人之态,极是惹人怜惜。

  但祁俊见了她只有尴尬,呆立在门口止足不前。

  倒是季菲灵落落大方,甜甜一笑,道:「祁家哥哥,好久不见了,小妹向你
问安。」

  「菲灵妹子,何须多礼,都是自家人。」

  祁俊讪讪笑道。还了礼,这才迈过门槛,寻了个位置坐下。

  钟含真道:「俊儿,该说的话我也都对你说了,你知道该怎么做,今日我给
你面子,不提此事,但你要好自为之。」

  「嗯……」祁俊闷声应了一句,不再言语。

  季菲灵眨眨明亮双眼,问道:「干妈?您和祁家哥哥说了什么?」

  钟含真微微一笑,慈眉善目道:「没什么,家里一些事情,今天跟他说了说。」

  钟含真对待这个义女可比祁家还要和蔼,显是早把她当作自家人看待。说完,
又道:「菲灵,我可要说你,还叫祁家哥哥,多显生分,叫祁俊、叫俊哥,怎么
不好?」

  「哦……」季菲灵扭捏撇了祁俊一眼,羞涩地低下了头。

  她自然也晓得这是自己未来的丈夫,虽然江湖中的儿女没有太多繁文缛节,
不计较婚前相见,可是她一个女儿家却仍然有几分矜持,尤其是被钟含真点过这
一句后,再也大方不起了。

  祁俊却如坐针毡,怎么都觉得难受,尤其对面的季菲灵,一眼都敢看。他是
男人,又不能低头,只将目光落在眼前杯盘上,眼神空洞,一语不发。

  不多时,邱思莹和朱小曼引着白雅入了宴厅,祁俊失神的目光又亮了。

  换过衣衫的白雅不再是广寒宫时那般朴素打扮,乌黑秀发盘着成个双丫髻,
上插一柄鎏金坠珠凤簪,发髻梳得很高,镶玉金链垂在美人尖下,把皎洁无暇额
头衬得散出淡淡光晕。

  白雅显然是施了些脂粉,黛眉弯弯不浓不淡,粉红俏靥好比人面桃花。只是
白雅一张红艳艳小嘴,祁俊却看不出名堂来了,白雅红唇娇艳欲滴,不加修饰也
让人觉得涂过唇色,这时根本让人无法分辨。

  白雅身穿一件淡紫色白底印花提花绡圆领斜襟袄,逶迤拖地岩白色刻丝织金
缠枝纹长裙,身披紫檀色暗纹刻丝蝴蝶葡萄烟纱素软缎。腰系留宿腰封,上面挂
着一个折枝花的香囊,恋足上穿的是宝相花纹云头绣花鞋。

  这般打扮,珠光宝气锦衣玉服却毫不流俗,只衬托得俏佳人更加典雅贵气。

  祁俊由衷感叹,荆钗布衣虽难掩白雅天生丽质,可她高贵的气质更适应这般
华丽服饰。

  不要说祁俊瞩目在白雅身上良久,就连钟含真也不由一愣,世间真有这般佳
人。若能和我儿般配成双,也是天作之合。只可惜事情已经定下,再不容她改变,
只好将对白雅最后的欣赏又藏了起来。她笑吟吟道:「人都到齐了,快入席吧。」

  季菲灵的举动却出乎祁俊意料,在白雅入门时她已经站起了身,这时更迎了
上去,拉住白雅手儿,亲热道:「你就是白姑娘,早听说家里来了大美人,果然
名不虚传,真的好美呢。」

  季菲灵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话语中赞美之词毫无半分做作。

  钟含真眉头微微一皱,她也不曾想到季菲灵竟然对白雅如此热情。倒是白雅
处变不惊,报以得体微笑,「这位姐姐说笑了,真让人羞愧……还没请教……」

  「我叫季菲灵,以后我们姐妹可要多亲近呢。」

  「白雅见过季姐姐。」

  福了一福,又像钟含真问安。这才纷纷入座,家宴正式开始。

  这一场接风酒席,除了祁俊一人尽是女子,少了男子饮宴的推杯换盏吆五喝
六,多了几分家人间的温馨融洽。

  钟含真举起酒杯祝告几句,共饮之后,就再无劝酒俗套。

  四周虽有婢女伺候,可是邱思莹却全将执壶倒茶斟酒任务揽了过来,不辞劳
苦,殷勤伺候。

  白雅身旁,季菲灵热情相待,两人竟似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祁俊久别回归,看着他长大的朱小曼也是颇为欢喜,一箸又一箸,尽捡着他
爱吃的菜给他布了过去。

  有一个外人白雅在场,钟含真还真给祁俊留了几分面,也是不失分寸的得体
招呼。

  这一场酒宴用得舒适惬意。

  宴席散后,钟含真告诉祁俊,冯小宝搬是搬出去了,但那里尚需清整,便给
他安排了个新院落。祁俊也非挑剔之人,既然把那碍眼物打发出去了,他住在那
里又有何妨。

  本来白雅还要再回客房,季菲灵突然道:「干妈,客房住着多不舒服,素雅
阁那院子还空着,不如叫雅儿妹子搬那里去,离着也近。」

  一餐之后,两人已是姐妹相称。

  「这……」钟含真迟疑一下,干笑道:「如此也好,还是你想得周全……」

  于是祁俊和白雅竟一个方向去了,到了地方,才知道两人所居院落竟然只有
一墙之隔。

  祁俊不免怀疑那季菲灵是故意为之,明明她已许配给我,又为何要我和白雅
如此方便来往?还有宴席间她对白雅态度,如此热情,这又是何道理?祁俊愈发
看不清看似天真无邪的季菲灵了。

  不仅他不明白,钟含真也是一头雾水,叫了季菲灵回到房中,不满质问道:
「菲灵,你今天怎么回事?和那白雅为何如此啰嗦,还有你叫她们二人住那么近
又是何意?」

  季菲灵收起甜美笑靥,目中也再无天真,精光闪烁,徐徐道:「干妈?您以
为您非得开他二人么?」

  「此话怎讲?」

  季菲灵淡淡道:「不错,我是许配给了祁俊,可是你看她望向白雅的眼神,
有多深情,与其拦着防着,倒不如顺其自然,这样俊哥也能知道我的好……」

  说着话语中带了几分惆怅,几分向往。

  钟含真道:「菲灵,为难你了,以后干妈定然不会亏待你……」

  季菲灵忽然又变做个天真少女模样,俏皮道:「难道干妈以前亏待过我么?」

  既然和白雅比邻,祁俊怎奈得住独守空房。尽管院中还有婢女侍候,可一个
小丫头又如何看得住他。

  祁俊早就将婢女屏退,一个起落就跃墙而过。跳入白雅院中,蹑足潜踪,探
到窗棂下面,不用招呼,白雅已然听到他故意落重的脚步,窗儿开了,佳人就在
房中守候。

  温香软玉入怀,免不了又是一番激情拥吻。可祁俊还没忘了正事,艰难开口
对白雅讲出实情,把娘亲给他定下亲之事一五一十道出。

  白雅深邃明眸盯了祁俊片刻,将他看得心中惴惴,试探道:「雅儿,你伤心
了?我没有应下的,我要回了这门亲事。」

  白雅莞尔一笑道:「菲灵姐姐人长得俊俏,性子也好,难道你不动心?」

  祁俊怒道:「你胡说什么,我是要娶你的,怎么会要旁人。」

  白雅道:「为何不能要?」

  祁俊道:「你故意气我是不是?还是想试我对你真心,我可早就说了,此生
定要娶你。」

  白雅嘻嘻笑道:「傻哥哥,你觉得雅儿会那么小气么?师傅也早跟我提过,
若是你有了旁的女子,叫我不要管你。雅儿也不想争什么。这辈子在你身边就好
了。你若看得上季菲灵,便应下亲事。何况这关乎你的事业,也该娶了她。」

  「不会的!不会的!我说过永远不叫你受委屈。」

  祁俊将白雅抱得更紧,想要把她整个身子都融入体中。

  白雅享受片刻爱郎怜惜,正色道:「俊哥哥,你想没想过,今日季菲灵是故
意和我亲近,又故意将你我住处安排在一起。她如此这般做,难道不是向我示好,
也告诉你,她并不介意我的存在么?」

  祁俊想来果真如此,季菲灵若有如此用心,真是不能生硬拒绝了她。能不能
掌控三江堂,还不在祁俊所虑范围之内。他内心倒是对季辅成托孤更加介怀。但
祁俊始终更加在乎白雅感受,他不愿心爱的雅儿受到一点伤害。

  白雅和祁俊心思恰恰相反,她不认识什么季辅成,她更关心的是祁俊回到家
中,能不能确认他的地位。和掌控玉湖庄财源的三江堂主结亲,能让祁俊获得巨
大利益。

  白雅道:「俊哥哥,雅儿知道你为难,不如这事就由雅儿替你做主,明日去
和你娘亲说,应了这门婚事。以后雅儿做小也好,做妾也好,总之我们不分开就
好了。」

  「雅儿……」祁俊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一心只觉白雅是世上最难寻的女子,
无论容貌还是性情,再无二人。

  火热双唇再度寻到白雅湿润柔软的嘴唇,重重地吻了上去。白雅毫不吝惜就
将丁香小舌送入祁俊口中,任由他吮吸舌尖的芳香。

  感觉着白雅的娇躯在怀中不安份地扭动,身子也烫了起来,祁俊知道,他又
挑起了白雅的情欲,一只手抚上了饱满的胸脯,开始缓慢的揉搓。

  「不要!」白雅忽然推开祁俊,退了开。连连摇头道:「我们忍一忍,不要
在你家里……」

  祁俊明白白雅估计什么,她还是怕声音或是体液露出马脚,从此被婆婆不喜。

  他沉吟一下,牵起白雅的手,道:「雅儿,你随我来,我再带你逛逛玉湖山
庄。」

  不由分说,拉起白雅的手就飞身出了小院。两人祭起轻身功夫,趁着夜色竟
然奔向了花园一处假山丛中。

  白雅以为祁俊又要做那幕天席地的调调,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啐道:「你又
毛病啊,大冷天的要来这里。反正我说了,在你家就是不可以。」

  祁俊嘻笑道:「什么你家我家,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说着,腾身而起,窜上了一块假山石上,黑暗中也看不清他如何动作,就听
得「扎呀呀」机关开解声音传来,地面下沉,显出一条向下通道。

  祁俊拉着白雅的手,道:「走,带你见识见识去。」

  点起火褶,步入隧道,走了二十几级台阶才到达底端。祁俊又在墙上一按,
那条石阶升起,暗门又被合上了。

  祁俊郑重道:「这是玉湖庄二十四条暗道之一。我娘只知道其中十二条。我
爹生前说过,另十二条只有祁家子孙才能进入。雅儿,以后这些暗道我都会一一
指给你,你我永远不会分彼此,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祁俊肯为白雅违反祖训,虽叫白雅感动,可是白雅却正色告诫道:「俊哥哥,
你怎可如此轻慢你家家规,雅儿受你信任,心中当然领情。可是,你这般做,终
是对你祖上不敬。再则,我想着你还是要多些防人之心,不要如此轻易就将秘密
道出。」

  祁俊好心却办了错事,受了数说但并不难受,因为他知道,白雅训他也是为
了他好。诚恳认错后,呵呵傻笑避重就轻道:「以后不敢了,反正都来了,我们
在这里亲热一番,好不好。」

  白雅体质敏感,也有几日未曾行过房事,方才被祁俊撩拨的火起,还真有些
空虚,含羞白他一眼,啐道:「就让你得逞一次。」

  环顾左右,却见四下黑漆漆阴森森一片,除了冰冷石壁再无一物,不禁又皱
了眉头,暗中想到:「竟然要在这种鬼地方做爱……」

  不料祁俊又拉着她小手向前跑去,跑了不远忽然停下,举着火折子照亮石壁,
摸索片刻将手压了下去,原来暗道之中还另藏玄机。

  又是机关滚动声响,又是一道暗门打开。

  这次,二人进了一间暗室。暗室内备着牛油巨烛,点亮之后,整个秘室亮如
白昼。白雅环顾四周,只见这秘室之中桌椅床柜一应俱全,与寻常房间不同,密
室内靠着边上一排兵器架上,立着三杆铁枪又有刀剑在旁。最稀奇是正中甚至有
一口水井。

  祁俊叹了口道:「这是咱家临时避难的地方,万一要是有难,要么从秘道跑
了,要么能在这里躲些时日,我爹交代过,要我时常下来备些干粮,这一走几年,
哪儿还顾得上。」

  白雅不禁感叹当年齐天盛真是心思缜密,玄机之外又有玄机,暗道之中另藏
秘室。

  正想着,祁俊已打开柜门,取出一套簇新被褥铺在床上,随后坐了上去,拍
拍床榻,嘻嘻笑道:「快来吧,这里谁也不会来,谁也不能打搅咱们。」

***********************************
  ps:预告一下,下章有肉,大肉……
***********************************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