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红尘】第一卷玉湖惊澜(第22章血案迷踪)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罪红尘】第一卷玉湖惊澜(第22章血案迷踪)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二狼神
2019/01/14发表于:色中色/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9546 

             第22章 血案迷踪

 夜无声,人无眠,空有泪。

  钟含真睡不着了,将申子玉和武顺看押起来后,她根本不知该如何处置二人。
审问一番,申子玉和武顺异口同声咬死认定,武顺因不忿轻饶冯小宝,吃醉了酒
来找祁俊讨公道。因为祁俊不再房中,才到了白雅处寻找。

  至于申子玉,不过是来劝阻的。

  申子玉除了擅入内宅再无过错。武顺此时双重身份,既是长老之子,又是飞
彪卫女婿,谁也不敢动他。

  照着冯百川的意思,大刑伺候,将二人废于刑下。他势必不能买通武开山、
雷震彪二人,又有儿子轻薄雷彤彤一事,和二人翻脸只是时间问题。

  可是钟含真却不愿再多生是非了,她不惜与冯百川翻脸。强硬阻止玄武卫对
申子玉、武顺用刑。

  两人争执,钟含真丝毫不占上风,她只得将冯百川拉到无人之处,心平气和
道:「冯百川,你来和我说这二人坏你好事时,你也叮嘱过白雅不要声张,何不
看看明日形势,在做定夺。」

  冯百川终于被打动,不到最后一刻,他也不愿和雷武两家翻脸。他决定对申
子玉、武顺用刑,其实已是做了最坏打算。杀这二人不但是向雷武宣战,也将祁
俊得罪到底。那时他只有动用武力,将祁俊掳走,严刑拷问宝图下落,成与不成
则由天定。至于玉湖庄人马,也难调动全部,和朝廷谈判的筹码就少了许多。

  但看有一线希望,他也要试上一试。多年经营,不能毁于一旦,他亦是赌不
起了。

  钟含真当然是由衷之言,她也是只求白雅羞于向祁俊开口,将这事瞒下。同
是女人,她相信没有人会愿在丈夫面前说她允许男人入房和她赤裸拥吻调情。

  她敢下这个赌注。

  可是她不了解白雅,更不了解她和祁俊之间的感情,更不了解二人从亲密到
拒绝,再由拒绝到热恋的过程。

  白雅从背叛爱郎、失去贞洁的边缘被拉了回来。可她心中并无庆幸,只有悔
恨。她的身体被人碰过了,她觉得她已经不干净了,她恨自己的体质敏感,恨自
己的意志不坚定。

  她不以恶徒淫药的强劲猛烈为借口,只归咎于自己。她想过就此离开,也想
将一切隐瞒。可是从内心深处,她一点不愿欺瞒她的爱人。

  从在白雅允诺祁俊求亲那一天起,她就发下誓言,只要有一天,隐藏在身体
中那颗情欲邪种发芽了,她就会向爱郎坦白一切。然后将这一切后果承担下来,
远远的离开祁俊,不叫她因自己的过失而背负痛苦。

  她在等待,等着爱郎回归。然后告诉他,这黑暗山庄中所发生的一切。让他
加倍小心,他有一个已经可能为了情人已经泯灭人性的娘亲。

  烛火灭了,白雅坐在黑暗之中,两行清泪染湿衣襟。

  玉湖庄中,申子玉能救白雅。玉山府内,谁又能救得他的娇妻珍珠?

  贝九渊回到家中之后,握着冯百川送来的锦盒犹豫了很久。早上已经用过一
颗了,这时还可以再服么?上了年纪的人,更加珍爱身体。总做那事儿,恐怕对
身体不好。

  可是,对于那个女孩,他又实在垂涎三尺。

  不吃药,摸摸她总是可以的吧……贝九渊打定主意,将锦盒收藏好,命人唤
来了珍珠。

  「你叫什么名字?」贝九渊很温和地问道。

  「奴叫珍珠……」珍珠怯生生地站在贝九渊面前,垂着头,玩弄着衣角。

  贝九渊笑笑:「你都是妇人了,怎么还这么怕羞。」

  珍珠笑笑:「见了老爷,人家想起那次了……」

  贝九渊脸沉了下来,不悦道:「你还记恨着?」

  珍珠摇了摇头,扭捏道:「不记恨,奴家怎么会记恨老爷。」

  「那为何提起那次?」贝九渊声音冰冷冷的。

  珍珠羞答答道:「那次是有些疼,可是那次之后,再没有人能给奴家那种感
觉……奴家一直念着老爷呢?」

  贝九渊眼睛又亮了起来,奇道:「你说什么感觉?」

  珍珠茫然道:「奴家说不上,奴家不懂怎么说,就是那种好像要死了,又突
然活了,反正……反正很奇怪,很……妙……」

  贝九渊又展开笑容,叹道:「没想到你竟是这种女孩子,脱了吧,今晚陪我
睡睡,你愿意吗?」

  珍珠呼吸一顿,她没有想到,老人很直接,要她脱去衣衫伺候。略一犹豫,
珍珠解开了衣扣,这是今天第二次在丈夫之外的男人面前宽衣解带。她的心中却
已是波澜不惊。

  衣衫除尽,小心叠放整齐,放在一旁。在老人贪婪地注视下,珍珠走到了他
身边,怯生生问道:「老爷您可要宽衣?」

  谁都会喜欢这种善解人意的姑娘,贝九渊也不例外。微笑着让珍珠为他脱下
衣服,露出一身褶皱松垮皮肤。对于那死气沉沉地阳物,珍珠并没有多看一眼。
在给老人脱衣的时候,也不闪不避,随意让他揉搓美乳。

  赤裸相对后,贝九渊把老手插入了珍珠的腿间,摩挲着她娇嫩的花瓣,温言
道:「既然你喜欢,我会让你再有那种感觉的。」

  珍珠唯唯诺诺道:「谢谢老爷。」

  贝九渊温声道:「不过今夜不行了,就是想抱抱你。你很乖巧,很合我的心
意。」

  珍珠再次道谢。

  拥着珍珠温软的身体,两人赤条条的钻进了被中。

  瘦小枯干的老者拥住了珍珠丰腴的身躯。抚摸着珍珠的脸颊亲了个嘴,他吻
得不激烈。可也把舌头伸进了珍珠的口中,珍珠却热情地回应他,嘬咂他的老舌。

  老人很珍惜他的体力,很快就放开了珍珠,他开始爱抚珍珠的身体了。握住
乳房的手力量很大,把珍珠都弄疼了,可是珍珠仍然保持着笑容。

  贝九渊去啃咬她的胸乳的时候,她也没有躲闪,任凭老人牙齿在她吹弹得破
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印痕。

  贝九渊摸到了珍珠的幽谷,这次还好,没有拉拽毛发,可是他用四根手指一
次插入了珍珠干涩的花径。

  珍珠很疼,但是她叫得声音很媚,很甜。

  美好的少妇肉体和下贱的呻吟骚叫唤醒了老人沉睡的欲望,却唤不起他死气
沉沉的阳具。老人胸中的欲火无处发泄,他只能把欲火化作暴戾,任其宣泄。

  珍珠已经记不清挨了多少个耳光,身上到处都是青紫痕迹和斑驳牙印。她的
下体又被撕裂了,流出汩汩鲜血。

  贝九渊肆无忌惮地在少妇身上发泄着他无法发泄的欲火。

  直到他累了,昏沉沉地睡去。

  珍珠的眼睛一直未曾闭合,她也没有哭泣。她心中只有悲哀,或许这就是她
欺骗爱人的报应吧。

  但是,这报应绝不该由她一个人承受。

  至少,还要有身边的恶魔。

  珍珠开始动作了,她小心翼翼地掀起被子,正要下床,贝九渊突然开口了:
「珍珠,你去哪里?」

  珍珠的心悬到了喉间,她以为老人睡了,她以为她可以动手了。可是这种一
辈子都过着刀尖舔血日子的亡命之徒,从来不会缺少警觉,身边细微的声响都会
让他惊动,他怎么会发现不了枕边之人有所动作。

  珍珠稍一平定狂跳的心,故作镇定答道:「老爷,您把奴婢的小骚屄弄得湿
了,奴婢带了帕子,擦擦,省得弄脏了您的床。」

  老人没有抬眼,他对珍珠的回答很满意。这个淫骚的小妇人,果然喜欢这种
游戏,也许只有她才能满足他的欲望。以后对待她可要好一些,至少不能折磨地
太狠了。

  冯百川对他说得那些话,他也曾顾忌过,毕竟这是少庄主身边人的女人,即
便他贵为五大长老之首,面子上总还要过得去。可是一见珍珠,他便将那些忠告
抛到九霄云外了,反正这个女人的丈夫不在家中,就让她从此消失好了。他不会
实现对冯百川的承诺,三天之后就放珍珠回家。他要永远的拥有珍珠,这是他的
女人,他的禁脔。直到死去那一天,他也会带着珍珠一起离开。

  贝九渊,会如愿以偿的!

  珍珠再回床上时,手中果然拿着一块锦帕,就坐在床头,两腿大大地分开,
露出红肿渗着鲜血的私处。

  可是她并没有去擦拭下体,而是将手中裹成一团的锦帕刺向了身边的恶魔。

  微微地刺痛,让贝九渊恼怒了,这个女人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这么快就不小
心了,他不能容忍着这种无礼。他要调教这个女人,让她以后更加精心仔细。贝
九渊皮包骨的手臂撑起床榻,想要坐起,可是刚一用力,一股蚀骨剧痛已经袭边
全身。

  饱经风浪的老恶魔忽然觉察出了不对。他浑浊的老眼猛然放出精光,颤声道:
「你,手上……」后面的话他已经说不出口了,他的声音开始沙哑,那不是老迈
的缘故,而是他全身的血流正在缓缓凝固,叫他无力发声。

  他惊惧,恐慌,但是冷汗都无法滴落。

  剧痛伴随着窒息的感觉让他痛苦难当。他动不了,发不出声。只能生生的忍
受从无间歇,侵入骨髓的疼痛蔓延全身。贝九渊杀过很多人,他也无数次想象过
他的结局。被斩杀,死于流矢。那至少落个痛快,他从没有想过,他的死是如此
痛苦。而且是在他享过多年安定,最不愿死去的晚年,死于非命,死于毒杀。

  这个甜美柔顺的女孩怎么会有如此凶猛的剧毒?她到底是什么人?

  珍珠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出身卑微,寄人篱下,听人差遣,仰人鼻息,
任人摆布,悲苦的半生甚至不如下贱的妓女。

  可她为自己寻到了一个夫君,一个不寻常的夫君。

  当冯百川要带她走的时候,珍珠已经起了杀心,整好妆容,她随着冯百川离
了房门。还没离开小院,珍珠借口要再带几件衣物,又重回房中。

  珍珠走向了衣柜,打开柜门,那里面有她和丈夫两个人的衣物。珍珠拿起了
丈夫的衣物,放在脸上嗅了又嗅。心中暗悔:「干嘛要洗得那么干净,哪怕留下
一丝他的气味也好。」痴迷地深嗅着丈夫的衣物,许久不能放下。直到冯百川不
耐烦催促,珍珠才将丈夫衣物小心翼翼收藏好。草草收拾两件自己的衣衫,又暗
中摸了一块绢帕抱在手上。

  珍珠开启了家中唯一的秘密,藏在柜中的一个暗格。那里面有一副精致的鹿
皮手套、几枚黑黝黝的钢针和一些她不知道如何形容的暗器。

  子玉对她没有秘密。他说过,这些暗器绝不能用手触摸,否则就会死。用手
触摸都会死亡,如果刺在人的身上呢?

  珍珠选择了最易隐藏的钢针,包在绢帕中随身藏好。

  珍珠眷恋地看了又看这座留下过无限美好回忆,度过了她人生中最甜蜜时光
的小家,不放过一个角落。一步三回头,珍珠离开了家,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珍珠不愿回到地狱,宁愿化作一团灰烬也在不要回到那种饱受折磨,备受摧
残的日子。

  一路上,她本想对冯百川下手,可她没有高深的武功,她必须一击得手。初
次杀人的恐惧,对于冯百川的畏惧,让她更不能寻到机会。

  到了贝九渊身旁,这个垂死的恶魔再一次折磨了她,她的心已经坚若磐石。

  于是,她出手了,对毫无警惕的贝九渊出手了。

  她成功了,贝九渊中了丈夫私藏毒针的剧毒。

  可也许是那毒针存得太久,毒性发作缓慢,让这恶魔既难出声,又不得挣扎,
饱受痛苦折磨。

  贝九渊连扑腾的力量都没有,血流在缓缓凝结,他终于死了。

  受尽体内剧毒折磨而死。

  恶魔有了他该有的下场。

  而珍珠呢,她又该何去何从。

  她好想好想再看一眼她心爱的子玉,可是她没有机会了。

  珍珠重新穿好落下的衣衫,将纷乱秀发规整。恢复温柔娇小少妇模样,她将
空洞的双眼抬起,望向了高高的屋顶……

  生离和死别之间不知哪个更加令人心痛。

  当祁俊再度看到白雅的时候,他心爱的佳人,还枯坐在窗前,杏眼红肿,面
容憔悴。

  「雅儿,你怎么了?」祁俊与季菲灵是来和白雅说此次飞彪卫之行的天大好
消息的。可是祁俊一看到白雅哀容,便知一定有事发生,他急切地想要知道一切。

  季菲灵看到白雅模样,也是一惊,真怕昨夜出了大事。

  白雅见到祁俊之后,反而没有泪水了,她勉强自己露出一丝笑容,淡淡道:
「俊哥哥,菲灵姐姐,你们回来了?」

  不顾祁俊追问,白雅只要他心平气和坐定,甚至不避讳季菲灵,平静地道出
昨夜种种。

  祁俊听后,面色大变,横眉立目,咬牙切齿。一张脸因为愤怒涨得通红,可
是他没有妄动,他凝视白雅哀伤双眸道:「雅儿,你放心,我早说过,无论你如
何,我都一生一世不会负你。我恨得,只是欺负你的人,凡是伤害你的,我都不
会放过。」

  白雅当然相信祁俊之言,她甚至从不曾怀疑,自己万一被人玷污过后,祁俊
仍旧会爱她如斯。可是不能释怀的却是她自己。将昨夜一幕倾吐,甚至不避讳季
菲灵,白雅只是想让她的爱郎警惕,他的母亲已经已不将他视作亲子,投向了另
一人的怀抱。

  而当着季菲灵的面讲出,是因为白雅已能猜测,季菲灵迟迟不肯吐露的内幕,
就和钟含真有关,如果贸然告知祁俊,他极可能无法接受,做出不智之举。

  季菲灵不能说得话,白雅无需忌讳。因为白雅更了解祁俊,他心地善良不假,
可是他从来不会糊涂,白雅有信心在当祁俊受到这个巨大的打击时,可以挺住,
可以冷静的应对。

  但面对祁俊依旧不改的真爱,始终不变的挚情,白雅犹豫了。她已经认定了
自己不洁,不敢再去接受这份真情。强忍针扎一般心灵刺痛,白雅还是做了决定,
她没有回应祁俊,而是转头对季菲灵道:「菲灵姐姐,昨夜的事情,我都说了。
妹妹只怕以后不能再伴在俊哥哥身旁了,我求你,以后照顾好他,好吗?」

  白雅伤怀,一直没有注意到季菲灵面色越来越沉,灵动美目变得黯淡,泪光
直在明眸中打转,纤弱的娇躯微微颤抖,两排贝齿不住打战。

  这时白雅面向了她,才发觉异常,不由惊诧道:「菲灵姐姐,你怎么了?」

  季菲灵幽幽道:「雅儿妹子,你不过和那恶人有过身体接触,就觉得已是不
洁,可我呢?」季菲灵倔强抹一把已经迸出的眼角泪花。修长脖颈执拗梗着,寒
声道:「今日既然已经说破,我就把实情道出吧。祁俊,你给我听好,我要说的,
可比雅儿更难能让你接受,可是……这是真相!」

  祁俊和白雅二人俱是面无表情,心中已有准备,季菲灵将要诉说的真相,只
怕要让祁俊心碎。

  「我的贞操,早就被冯百川坏了。钟含真不但知道,而且是她一手促成。可
她还要将我许配给你,你可见过这样的娘亲?」从季菲灵冰冷的声音中可以听出,
她和钟含真装出的亲热,不过是逢场作戏,在她心中已是将这女人恨入骨髓。

  面对季菲灵的逼问,祁俊漠然,他相信季菲灵所言非虚。可是他又该如何回
应,季菲灵说得,是他的母亲。

  季菲灵也不需要祁俊的回答,她继续道:「我们早就定下计策了,等你接位
之日,便要选出两名新任长老,一个就是冯百川,另一个是猛虎营盖家老大盖世
豪,到那时由钟含真提出,诸位长老堂主表决。照着规矩,半数过了,他二人就
是新任长老。可这两名长老不同寻常,你接位之后,无论事大事小都要交这二人
过目同意。盖世豪远在深山统兵,实则架空,真正大权全落在冯百川手中。」

  「我本想在你接位之日后,再将部分真相告知,让你先看看你娘真面目,为
了情夫可以不顾儿子,谋夺你祁家家业……若等我全盘托出,则是在我和你新婚
之夜,那时我会让你见识见识我这被冯百川玩弄过无数次的残破身体……他们叫
我装作处女,骗你信任和你恩爱。这就是你娘,你的亲娘!」季菲灵越说越恨,
几要将银牙咬碎,脸色从苍白变得血红,眼中迸出噬人怒火。

  祁俊的面色铁青,呆愣愣看着地面,缓缓吐出三字:「为什么?」

  「为什么?」季菲灵冷笑了一声,凌厉的目光暗淡了,胸口却因愤怒久久不
能平定。许久,将怒恨之心堪堪压下,才接着道:「祁俊,我从来没恨过你和你
们祁家。此事全是钟含真和冯百川所为,甚至牵扯到你父亲过身之事。」

  祁俊猛然抬头,双目血红,低吼道:「你说什么?」

  「俊哥哥!」见了祁俊动容,白雅赶忙到他身边安抚,柔声道:「你听菲灵
姐姐说,不可焦躁。」

  祁俊深吸一口气,道:「我没事,菲灵,你说吧。」

  季菲灵反而平静下来,理理思绪,娓娓道:「朱小曼是个来历不明的女子,
此人不但会武,而且擅长用药。雅儿妹妹,你昨晚中的迷药,就是她的,当年我
失身给冯百川也是中了这种药。后来我假作顺服,骗了冯百川信任,才得了许多
内幕。朱小曼很可能在嫁入玉湖庄前就已经和冯百川结识,我曾从他们交谈中隐
隐听出来过,她应该不是被冯百川收买,而是两人之间有不可告人约定。可这女
人从不讲她的过往,我也探不出话来。钟含真选这女人给先庄主做妾,此中定有
阴谋。你莫忘了,就是这女人入门之后,先庄主不久就遭了毒手。可那时,先庄
主武功已是不弱,又有玄武卫在旁策应,怎么会轻易被贼人重伤呢?我猜测,朱
小曼很可能对先庄主用了药,叫他打斗之时功力不继,而玄武卫那时就已经被冯
百川所控,面对贼匪置之不理,这才让贼人能重伤先庄主。」

  说道这里,季菲灵顿了一顿,又做戚容:「这些只是我的猜测。包括我爹的
死,我也难查真相。但我爹身体素来强健,又懂保养,三江堂名下医馆药铺的大
夫都说他能有百岁之龄。可也是那段时日,你娘频频要他入庄宴饮,不及一季,
我爹他就一病不起,请遍名医也无济于事。你说,此事可疑不可疑?」

  祁俊长叹一声,若有所思,不做评论。

  「我爹过身不久,钟含真就将我认作义女,那时我还觉得她是好人,总来庄
中小住。可不久之后,我就中了那淫药,在钟含真的床上,被冯百川侮辱了。事
情过了,钟含真要我不要声张,还说是我的过失,吃醉了酒勾引冯百川。我就算
再愚笨,也能察觉不对了。从那时我就开始怀疑钟含真和冯百川了,曲意迎合下,
他们信了我,扶我坐上三江堂主的位子,告知我他们的计划,可并不是全部。直
到那日我们从玉山府回来,我才骗得冯百川讲出实情。」

  季菲灵又停了,目光阴森逼视祁俊,咬牙切齿道:「你可知我是怎么套出的
话吗?」

  「你讲吧,我听着。」在知道杀父仇人背后的真凶可能是他心爱的母亲之后,
再大的打击对祁俊来说也已经无所谓了,他麻木了。

  「当着你这个未来夫君的面,我勾引他,你娘把你打发走了,我们就去房里
交欢。三个人,有我,有你娘。他说我们是婆媳,我就叫婆婆给他听,当着你娘
的面,在他面前羞辱你,给你带绿帽子。你娘,你的亲娘一句话都不说!和我一
起伺候他!让他爽!让他美!这就是你娘!」季菲灵声音也高了,甜美的五官扭
曲在一起。

  「菲灵姐姐!你不要这样,这不是俊哥哥的错。」白雅本来拉着祁俊的手,
见了季菲灵几近疯狂,又到了她身旁,拥过季菲灵刀削香肩,柔声抚慰。

  季菲灵再也支撑不住,伏在白雅怀中啜泣不止。白雅轻抚着季菲灵后背,安
抚于她。许久之后,季菲灵才抬起婆娑泪眼,幽幽道:「我不是怪祁家哥哥,我
只是想告诉他,他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祁俊依旧无语。他静静地听着,他知道这不是终结。

  季菲灵又稳稳心神,道:「我也不说什么了。告诉你吧,那晚说冯百川说他
预谋很久了,从你爷爷临终那日就开始谋划。」

  接着,季菲灵将那日冯百川对他吐露的实情一一道出,随后又把在钟含真默
许下,冯百川在内宅之中的种种淫行揭露。讲完之后,季菲灵再不言语。不但是
她,祁俊、白雅同样悄无声息。房间之中一片死寂。

  过了很久,祁俊先开口了,出乎两个女儿家的意料,祁俊并未叹息,也不曾
悲戚,他忽然道:「为了一份烂图,竟然搞出这么多事来。菲灵、雅儿,你们都
是我最相信的人,今天我就告诉你们这图是什么?」

  「俊哥哥不可!」

  「你不必如此!」

  两女同时警告祁俊严守山庄秘密,可祁俊却不听劝,扫视一下两女,道:
「我爷爷说得没错,那是一份宝图,也是他在十位高人相助后才完成的……不过,
那里面没有宝藏,也没有功法,那是十位绘图高人记录下的天下险要地势、山川
河流走向、关隘城池位置。是一份极为详尽地行军地图,若无夺天下的心思,那
就是一张废卷。」

  白雅听了这话,并不十分惊讶,她受害不深,只是因为爱郎祁俊而愤慨。

  倒是季菲灵身子几乎软倒,这些年忍辱负重探寻真相,原来是被一份全无用
处的地图害得家破人亡,遭人侮辱。

  祁俊站了起来,走到相拥地二女身旁,厚实沉稳的大手伸了出去,各扶住两
女肩头。叹息道:「我们如今已经是同仇敌忾,无论我爹还有季伯伯是不是冯百
川所害,这人我都要杀。菲灵,我娘的事情,我会给你交代,你信我好么?」

  季菲灵叹息一声,从白雅怀中脱出,看了看祁俊,道:「我虽然能查得内情,
可是人单势孤,决计斗不过那恶贼,也只有靠少庄主……」话音未落,季菲灵忽
然盈盈跪倒,地道:「少庄主,菲灵求您还一个公道。」

  「菲灵,你这是作甚?」情急之下,祁俊也跪倒相掺,双手揽住季菲灵纤细
藕臂,正色道:「此事并非祁俊一人之事,于你于我,于我玉湖庄一脉都休戚相
关,关乎生死存亡。若无你相助,我祁俊只怕早也死了。」

  白雅将两人双双拉起,道:「俊哥哥,菲灵姐姐,此时还不是说这些时候,
当务之急是如何应对冯百川。」

  惊闻真相,白雅辞去之心也淡了,她可关心爱郎如同自己生命,任谁也不许
伤他毫发。倒是季菲灵心细如发,忽然对白雅道:「雅儿妹妹,所以你不该走,
更不该把你俊哥哥托付给我。事情了了,我自然会离去。」

  祁俊道:「都不要走,我要你们帮我。」沉吟一下,又道:「论心思,我比
你们差得太远,你们不帮我,没有人了。」

  悲剧真相就此结束,可是三人并未离房,又耽搁许久才从房中走出。白雅一
脸忧色,奔了外宅。

  祁俊和季菲灵手牵着手,一起去见钟含真。

  「娘,怎么回事啊?还把子玉和顺子关起来了?」祁俊在钟含真面前撇着嘴,
为难道:「我和菲灵刚把那个雷震彪糊弄好了,这就把他女婿逮了,那不又完了?」

  季菲灵也叽叽喳喳叫道:「可不是,雷震彪可真难对付。」

  钟含真毫不在意雷震彪如何,反问道:「听说你们可回来有些时候了?去哪
儿了?」早有人禀过,少庄主一回来就带着季菲灵去了白姑娘那里。钟含真迫切
想要知道白雅说了什么没有。

  祁俊支吾道:「我……我们去雅儿那儿了……」

  「去干什么了?」钟含真急急追问。祁俊这样子实在古怪,叫她不能不生疑
心。

  祁俊挠着头道:「也没什么……」看一眼季菲灵,又呵呵笑道:「到时候和
您说吧,先把那俩小子放出来,我跟他们说。」

  钟含真一头雾水,想要再问,又做贼心虚怕露出马脚。心情混乱,只能顺了
祁俊心意,「去,放了他们,把他们撵走。整日介惹是生非。」

  「哦!」祁俊忙不迭跑了出去,季菲灵却慢了他一步。待他跑出了房,才凑
近钟含真,神秘兮兮道:「干妈,昨晚我和俊哥……」话说了一半,不再继续。
若是平日,钟含真必然会意,可此时心乱如麻,全听不懂季菲灵意思,只顾问道:
「你们去白雅那儿都说什么了?」

  季菲灵道:「还不就是那事儿,昨天和你儿子睡啦!弄人家半宿……这不一
早回来,去和白雅说了,以后我大她小,她也点头认了,还说您昨天和她说过了。」

  原来是这些儿女情长小事,钟含真总算松了一口气。转念一想,儿子还是和
这个小淫妇在一起了,心中有些吃味。可她更关心季菲灵被发现不是处女之身没
有,于是问道:「他看出来了么?」

  季菲灵骄傲道:「怎么可能,我装得可像了,还用簪子扎破了手,他一点都
不怀疑。」说着扬起手来飞快一晃,果然在指尖能见一点隐隐红色。

  钟含真又要叮嘱几句,季菲灵抢先道:「干妈,不说了,我找俊哥哥去了。」
说完彷如一只小蝴蝶一样飘出了房门,追着祁俊去了。

  轻快脚步很快出了内宅大门,就见白雅远远走了过来,季菲灵招一招手,
「雅儿妹妹,你怎么在这边,我们一起去找俊哥哥好不好?」

  季菲灵当然知道白雅去干什么了。三人定下对策,还是先稳住冯百川和钟含
真。各自装着若无其事,祁俊季菲灵去见钟含真,而白雅则是刚从冯百川那里出
来。

  那封留在她房中的火漆秘信成了白雅去见冯百川的借口,将书信奉还,白雅
羞赧道:「此事以后你莫要再提。」说完就快步离去。这也让冯百川放了心,他
不怕白雅将此事泄露了。

  得了钟含真命令,将申子玉武顺二人放出,祁俊大声申斥武顺,武顺梗着脖
子顶了几句,也就服软。

  五个人来到背静无人之处,这才进了正题。

  申子玉道:「俊少,昨夜有人暗投书信,上面写明『素雅阁白雅有难速救』,
我和顺子这才赶去。因不明不明真伪,故此才叫顺子装作醉酒闹事。白姑娘,昨
夜有何事发生,你要我二人守夜?」

  季菲灵早听说过申子玉暗器手法精妙,那日飞针化解一场流血冲突,也是他
的功劳。而此时又看他心思缜密,懂得审时度势,利用一切有利形式,不但救了
白雅,且将此行目的掩盖的天衣无缝。季菲灵不禁想到,祁俊有此强援,诛除冯
百川可又有几分把握。

  白雅也是觉得申子玉智勇双全,既谢他及时相助,也为俊哥哥有这样一个好
兄弟而感到高兴。那般羞人之事自然不便对他二人讲明,含混过后,祁俊问道:
「何人投书你可知晓?」

  申子玉摇头:「并不知晓。」祁俊再问那书信现在何方,武顺嘴一撇道:
「子玉出馊主意,让我给吃了。」申子玉果然行事谨慎,留下书函极易将暗中相
助之人暴露。可是他这般小心,也断了探寻何人暗中相助的线索。

  此事难明,也让几人心中忐忑。季菲灵思量一番,心中已是明了,淡然道:
「此事不用理会,我知道是谁做得了,不过还需求证。俊哥,先跟他们说正事吧。」

  吃了这颗定心丸,祁俊吩咐下情:「子玉,顺子。我可告诉你们二人,我这
就要对付冯百川。但此时还不能打草惊蛇,昨夜之事后,我必要向他示好,你们
二人先回去待命。跟武老伯讲明,他的人我这就要用,让他有个准备。子玉,你
不用回昆吾堂,带着珍珠住进五运斋。」

  二人离去,祁俊才又去见钟含真。告诉他娘,那两个生事的小子已经被他打
发走了。钟含真听了有几分欣慰,儿子还是听她话的。这二人搅了冯百川好事,
让他暴跳如雷。如此打发去了,对他也是交代。否则不知又要生出什么是非来。

  钟含真心事重重,可没发现她听话的儿子脸上陪着笑,眼中含着冷漠的冰寒。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