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堕之倚天泪】第十八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2020/3/30发表于SIS101
字数:11245

               第十八章

  (过年爸妈一直在家,都没怎么更新,想想进度有些慢,趁有些存稿,试一
试点赞更新,点赞到100 ,第二天直接更,后续110 ,120 ,以此类推,看看能
更到哪章为止!!!试一试能不能把存稿全更完!!!)
                 

  心里想定,西华子下身一动,那一直在黛绮丝嘴里含吐的异物抽出,带着她
口中唾液,往外抽出,坚硬如铁,犹如儿臂一般大小,直立在黛绮丝面前。

  「哼,真是没用,都这么久了,还不能让老道我出精,你个骚货,我看你就
是根本没用心!」西华子嘴里喝骂,下体旋转,坚硬肉棒犹如长鞭,在黛绮丝俏
脸上左右连抽数下。

  黛绮丝身体穴道被封,行动不便,再加上又是刚一直被压着口弄,呼吸不济,
气力不足,所以一时间,眼看西华子对自己进行如此侮辱,却也是无法避让。

  脸颊被狠狠抽打,西华子左右开弓,粗大的异物挥打,打在脸颊上,接着液
体湿润,发出了声声抽打的清脆声,黛绮丝避无可避,连挨了数下,绝美白皙的
脸颊上显现红印,发丝散乱,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凌乱之美。

  西华子连续抽打了十几下,异物打的黛绮丝嘴里忍不住的吃痛呻吟时,才是
终于的停下,伸手拉住黛绮丝的秀发,将她的脸颊往前拉来。

  身躯无力,黛绮丝身体吃痛,只能是不由的顺着西华子这个动作,身躯往前
倾去,再她想来,眼前这猥琐老道,无非就是再要对自己做出一些行为进行羞辱。

  也仅此而已,连身子都已经被其得到,也什么羞辱,会再让黛绮丝难以承受
了!

  看着黛绮丝不屈,西华子心中也是有了定计,如此美女,心中有着自己的骄
傲坚持,也是自然,而西华子却是最喜,将这些高傲佳人的尊严,一点一点剥开。

  凭什么,她们就是得天独厚,天生高人一等,不过就是仗着身份,相貌而已,
这些,西华子全没有,但他,却也偏就不服,他就是想要看看,这些所谓的天之
骄女,没了倚仗,会是如何?

  西华子就是想要将着这些绝代美女,强行的征服于胯下,不择手段,不惜一
切想要将她们拉下,现在,面对黛绮丝,就是如此。

  眼珠一转,西华子看着身旁的辉月使,从其怀里缩回做怪揉捏的大手,将黛
绮丝拉到她身旁,让两女目光相对,冷声说道。

  「老道我一向赏罚分明,现在,你们都是我的女奴,就是该按照我的规则来,
你交出总纲,有功,所以赏你,而她,办事不利,这么久,连让我出精都办不到,
你说,该不该罚!」

  这句话,西华子正是对着辉月使所说,月光下,西华子身躯赤裸袒露,矮胖
丑陋的身躯,配上狰狞的笑容,冷笑注视,宛如地狱恶鬼。

  一旁,还可见流云使重伤晕倒的身躯,辉月使心中恐惧,面对西华子这喜怒
不定性格,不敢违逆,当即接口说道:「这,这当然,该罚!」

  辉月使心知西华子所说要处罚的对象,就是黛绮丝,虽然心中略觉有些不忍,
但是,在她心中,却也是隐隐,有想要看着黛绮丝被处罚的念头。

  以黛绮丝在教中身份地位,那却是为无数人所敬仰倾慕,昔年,她为圣女,
享受无数人爱戴尊敬,之后,去往中土,又是如此。

  即使她是违反了教规,以圣女之身,与人成婚,如此大罪,却也是因为她女
儿,成为了现任教主,得以赦免,仍在教中,地位遵从。

  这一切切,辉月使看在眼中,虽不能言说,心中却也是不禁会有所比较,女
人善妒,往往于各方面都会进行比较,而在辉月使的心中,这颗种子,却早就不
知觉埋下。

  西华子闻言,狞声一笑,手上一拉,将着黛绮丝身躯往辉月使推去,开口道:
「好,既然你说要罚,那么,就由你来处罚,你想怎么做,我就在这里看着!」

  老于江湖,西华子也是看出了这两女之间,关系并不和睦,只不过,却是还
保持着表面上一个客气关系而已。

  而既然,现在西华子想要收下两女,却是必须要对她们有一个分化,转嫁仇
恨,让两女相互更加仇视,如此一来,他才能真正坐收渔翁之利。

  「这,这,主人!」辉月使面对西华子这指示,心里一惊,没想到他竟会让
自己来处罚,这一时却只感无所适从。

  按着黛绮丝那赤裸的洁白身躯,光滑如玉般的肌肤上,处处可见着红色手印,
显然都是西华子之前杰作,禄山之爪却是游走黛绮丝全身,全部放过。

  尤其是黛绮丝下体,红肿张开,其内嫩肉外翻,但是,却是隐见粉嫩,被玩
弄的如此之惨,却是仍无损其绝美气质,眉宇之间,仍是毅然不屈,却是让辉月
使不禁心中羡慕。

  辉月使正是要犹豫是否出手,黛绮丝却是率先开口,强自稳住身躯,看着辉
月使,却是不屑嗤笑一声道:「想不到,想不到堂堂总教护教使者,竟然如此,
如此自甘下贱,你对的信仰之圣火吗?」

  紫衫龙王黛绮丝,性格一向高傲不屈,也是自视高人一等,不管是当初以何
等身份行走江湖,都是绝少求人,要她跟人低声下气求饶,绝无可能。

  所以,此时面对辉月使,这个曾经下属,黛绮丝虽然是想要让其醒悟,说出
的话语,也是以呵斥为主,仍然是想以昔日身份压人,以及对她此时这屈膝求饶
以保命的行为以视鄙夷。

  黛绮丝性格高傲不愿低头,这本不是坏事,可是,她此时说这话,却是就等
于对辉月使的一个不加掩饰之嘲讽,老话言,崩口人忌崩口碗,黛绮丝如此点出
辉月使行为,却是,反而激起了她心中怒意。

  「你,你,好啊,你说我自甘下贱,那你呢!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更是
放荡,当年身为圣女,与人私通生女,现在呢,又跟,又跟主人野外,幕天席地,
甚至在水下,那个,我看,就算是最下贱的卖春女,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话语越说越急,而想起过往种种,辉月使心中也是越想越妒,凭什么自己会
是事事不如,而黛绮丝就是可以一直这样高高在上。

  如果这是她们的命,那么辉月使认了,而现在,黛绮丝明明是还不如自己,
她是要受罚,凭什么还是要这样目中无人,凭什么还看不起自己。

  心中这么想着,辉月使原本的犹豫,此时终于还是做出了决定,既然黛绮丝
看不起自己,那么,就是让她看看,到底,是谁更下贱。

  下定决定,辉月使也再不犹豫,心里恶狠狠想着,她会落得如此,不也是拜
黛绮丝所赐,如果不是她引来着外人,自己又何至如此。

  现在,被这老道下药控制,恐怕是再难解脱,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是不
仅没有一点的愧疚,反而还是以这话语讽刺。

  再不隐忍,辉月使手掌抬起,狠狠挥下,却是朝着黛绮丝臀部打去,啪的一
声,辉月使手掌打的黛绮丝白嫩的臀部一颤,猛然间,黛绮丝嘴里也是不禁的发
出一声轻哼。

  「你,你,啊,辉月,你,敢,以下犯上,你,你就不怕,啊,啊停,停下,
别打了,别打了!」

  已到此时,辉月使哪里还会停手,见黛绮丝竟然还想威胁自己,心里却是越
加气怒,抽打的却是更快,她每说上一字,辉月使就是会先行的一巴掌抽打下。

  不停拍打,黛绮丝越是倔强,越是显得高傲,辉月使反而手上扇打的就是更
为兴奋,就仿佛是要发泄此时她心中的怒火。

  事已至此,无法返回,已经出手的辉月使也是再不管后果,就是一心的想要
让黛绮丝受到羞辱,手掌连扇,指尖处,却是还不停的对着黛绮丝此时红肿的花
穴拍去。

  那一处,却是女子全身最敏感之所,纵使黛绮丝武功再强,也难以忍受住那
里的疼痛,更何况,此时辉月使为了一扫心中怒火,嫉妒心下,想要让黛绮丝出
丑,掌上却是还带上了特殊气劲。

  手掌用力落下,手指前打,辉月使却是暗暗的注入着圣火令真气,凝聚如阵,
手指扫过间,暗中就好像是有着多根细针快刺在了下体的敏感位置处。

  女子之间的自尊心和妒忌心,也是真无法理解,黛绮丝之前面对西华子的淫
辱,却还是颇为硬气,不管如何羞辱,却终是一言不发,始终硬气相对。

  但是在着辉月使的手中,却是才被她这样的拍打了二十几下,虽说辉月使手
段特别,但是黛绮丝却也是屈服的更快,嘴里连声叫喊,终是忍不住的示弱。

  「疼,好疼,好疼,不要,不要再打了,辉月,辉月,你,你快停手,我,
我当,啊,这一切没发生过,不然,你等着,等着教规极刑处罚吧!」

  黛绮丝声音哭喊,如泣般呻吟,尽显女性柔美魅力,绝美的脸颊上,眼角含
泪,眼神盈盈望向辉月使,以黛绮丝性格,能够说出这些话来,也是已经着下了
决心。

  但是,已经做了决定的辉月使却是哪能再停下,之后之事,纵使她想考虑,
此时也难!

  辉月使心知黛绮丝性格,一向恩仇必报,而且分外记仇,这从黛绮丝可以为
了报复胡青牛,而化身金花婆婆那么长时间行动,就可看出一二。

  当初波斯三使东行时,就是已经对黛绮丝行动身份进行过调查,所以辉月使
会是如何的信着黛绮丝这样的敷衍话语。

  不仅不信,辉月使手上反而是加重力道,连续几下重重的扇打在黛绮丝红肿
的花穴上,持续剧烈痛,让黛绮丝当即嘴里痛呼数声。

  敏感无力的身躯,随着辉月使这样一下下不停的拍打在敏感处,花穴收到刺
激,穴口不断收缩,犹如一个美丽玉贝,开合之间,正还不停的从中流出爱液淫
水。

  「骚货,你个荡妇,给我们宗教丢脸的荡妇,你不就是只靠着这身体来勾引
人吗?无耻放荡,你还在这里,给我装着高高在上,让我开打烂你这骚穴,看你
以后还怎么去放浪!」

  或许辉月使自己也不知道,在她心中竟然还有着这样的一种施虐之念,此时,
看着黛绮丝被自己打的浪叫,却是心里涌起着一丝兴奋。

  越拍打,看着黛绮丝叫的越惨,辉月使只觉心里就越兴奋,下体竟然还是隐
隐有了一些说不出的快感,花穴发麻,好像有隐隐有液体要从中渗出。

  身体感觉隐隐快感,辉月使却是越打越狠,右臂一下下不停抽去,疼痛加剧,
黛绮丝到底还是无忍住,身体开始左右晃动,挣扎避让。

  只是黛绮丝功力被封,如何能够挡的住辉月使这样的抽打动作,身体缓慢的
移动,却是根本避让不开,辉月使每次手掌都是准备的拍落在那花穴上。

  如针刺一般的痛苦,黛绮丝水蛇般细腰扭动,强忍住身体异样,但是随着辉
月使越是拍打,身体感觉就越是强烈。

  酥酥麻麻的快感,伴随着间隔而来的刺激感,辉月使手掌打下,犹如细针扎
下,黛绮丝花穴不禁颤抖,但是这种快感在稍许过去之后,又是变成了一种空虚
的快感……

  拍打又持续了大约三四十下,西华子在一旁观看,却是从着主角,变成了一
个旁观的配角,他本是想要借辉月使来羞辱黛绮丝一番,却是没想到她竟然是如
此之狠。

  黛绮丝浑圆洁白的翘臀早就是被打的满是手印红痕,但是辉月使却是仍然没
有丝毫停留,仍然手掌挥下,一点也不觉疲累,全不犹豫。

  西华子对这一幕,看的满意,但是心中也是暗凛,女人之狠,不容小觑,一
旦是让她们下定了决心,那往往会做出超乎想象的举动来。

  看着辉月使俏丽面容上,略显狰狞,而又带着兴奋的表情,西华子心中已有
定计,这辉月使,却是可以重用一番,但也是要特别注意,防止反复。

  不过,要是可以将她利用好,这一个心思狠绝,又有这特殊心思爱好的美女,
却可以成为自己的一个好助力,甚至,更近一步!

  「啊,疼,啊……」

  黛绮丝一声魅呼,白玉般身体突然一颤,撑地的双手一直坚持不住,上身仰
趴在地,下身却是一下抬起,一股爱液直接的从着花穴中喷出。

  性格高傲,行事果决很辣,身份尊贵的紫衫龙王,前波斯宗教圣女黛绮丝,
竟然就在这野外湖边,被以前的女下属给拍打到限入了高潮。

  身体瘫倒,黛绮丝后臀翘起,爱液不断流出,却是一直喷射了近十息才是停
下,身体无力,加上羞愧,她当即低埋着头,眼角清泪悬挂,再不敢抬头挣扎。

  看着黛绮丝如此模样,西华子嘴里放声大笑,辉月使却也是一阵兴奋,嘴里
羞辱说道:「哈哈,打烂你个烂穴,什么圣女,什么法王,也就是一个野地苟且,
还会兴奋的贱人而已!」

  辉月使的惩罚还没有结束,仍然继续拍打,保持着规律,白皙手掌不断落下,
这一简单之举,却让黛绮丝身体颤抖不绝。

  刚刚高潮的身躯,正是在兴奋之时,此时黛绮丝全身各处均为敏感处,感觉
越为强烈,如此痛楚伴随着快感一其涌来,让黛绮丝更难忍受。

  雪白的双腿无力的想要并紧,翘臀轻摇,黛绮丝身体挣扎爬起,却是双臂撑
地,慢慢的爬到了西华子身旁,这位高傲的女侠,此时,终于放下了她的自尊,
低下头颅,开口求饶。

  「求,求你,放,放过我,让,让她停手,让她停手,好不好?求你了,我,
我受不了!」

  下体的酸麻混合着针刺的疼痛,让黛绮丝再也忍不住,身体内压抑不住的快
感,比之疼痛更甚,终于开口出声求饶,而这求饶的对象,却就是之前她所仇视
之人。

  之前带给了她莫大羞辱,侮辱她身躯的恶人,此时,情况逆转,反而是成了
黛绮丝唯一能够求助之人,不得不说分外讽刺。

  心里悲苦,可是,面对辉月使不停的折磨殴打,黛绮丝却是没有别的选择,
她想要结束这一幕,却是只能选择这一条路。

  「哈哈哈,你是在求我,你是在求我吗?」西华子笑的脸上肥肉横颤,话语
中带着隐藏不住的笑意,简直,就是没有比着这更让西华子兴奋了。

  刚刚玩弄她的身体,转眼功夫又是让她这样裸身跪趴着跟自己求饶,能够让
这样的绝色女侠臣服求饶,虽然还是并不情愿,但是,这也是足够刺激了。

  抬眼看着西华子丑陋的猥琐老脸,眼中淫光似乎是要将自己整个吞下一般,
黛绮丝心里一黯,虽然已经是有了心里准备,却是仍然难以对着这作呕的脸庞说
出着臣服话语来。

  犹豫一会,在西华子一声略带不满的催促下,黛绮丝无奈的轻硬了一声,当
做回答,但是这一举动,却是让她不禁的羞红了脸颊。

  黛绮丝回顾自己前尘,什么时候受到过如此的羞辱,不管在哪里,都是众人
所高高仰慕存在,中原,波斯两大明教,无数青年才俊,皆难入自己之眼。

  可是,此时,却是要对如此猥琐老道,奉承迎合,身心都是一个巨大折磨,
这一夜,是黛绮丝一生的噩梦,永远也洗刷不清的耻辱。

  轻应一声,听在西华子耳中,犹如天籁,他嘴里狂笑一声,手上却是不老实
的顺着黛绮丝的胸前美乳把玩着。

  右手一边揉动,看着黛绮丝羞涩又无奈的表情,西华子左手顺着腹部往上,
手指摸到了她的大腿根部,雪白的大腿间,点点芳草漆黑点缀,黑白分明。

  本是粉嫩的下身芳唇,此时却是往外倒翻张来,红肿一片,两侧阴唇还在轻
微闭合,白色的液体,正还顺着其中,缓缓往外流出。

  西华子手掌伸下,对着黛绮丝的花唇处轻微抚摸几下,接触瞬间,黛绮丝身
躯猛然轻颤,却是因为着刺激疼痛。

  看来,辉月使真的是打的不轻,下手却是一点也不留情,西华子手掌在阴唇
外抚摸几下,然后手指往前一伸,直接的探进了黛绮丝花穴之内。

  「嗯,呃,疼!」黛绮丝一时不备,嘴里呻吟一声,但是随后意识到自己是
在这恶人玩弄下,发出的配合声,心里又羞又怒,埋头不敢直视,将头低埋在了
西华子的肥腻胸前。

  心神慌乱,理智全失,黛绮丝不想让西华子看到自己的羞态,却是没有想过,
这样的举动,却似乎,显得更为亲昵。

  辉月使却也是没有在着黛绮丝的身上发泄够,看着黛绮丝此时身躯伏在西华
子怀里,状似乖巧顺从的样子,心里愠怒,嘴里轻唾一声道:「骚货,刚才还装
的正经,现在就是开始发骚了!」

  西华子目光扫过辉月使脸颊,脸上笑容突然一敛,狠声喝道:「跪下,你知
道错了吗?」

  这突然一喝,辉月使应对不及,当即身体一抖,身体本能的一软,双腿下跪,
却是不知道这喜怒无常之人,又是想到了什么?要如何的对付自己?

  「你好大胆子啊,我让你惩罚她,那怎么动,是你的事情,但是她的身体,
现在可是我的!」

  西华子双手上下玩弄着黛绮丝身躯,开口呵斥道:「你不能将她给打换了,
尤其是她的下面这骚穴,你现在打成这样,还让我怎么干,你说,老道我现在要
怎么出火,你是分明的不想让我再玩下去啊!」

  这个理由,有些靠不住,以西华子的好色之性,他要真想玩弄,别说黛绮丝
只是花穴红肿,就算是再不堪征伐,他想要发泄,也是可以。

  这只不过,就是西华子反找着一个理由,要想压压辉月使而已,也是,继续
的分化两女,挑拨着她们的关系。

  「你说,现在,既然你犯下了错,我是不是该要罚一罚你?」西华子冷声道!

  听出西华子话语不善,辉月使心里一凛,正巧着,黛绮丝此时,目光回望,
正是凶狠的望来,难道?

  「有错就该罚,既然这样,那你去吧,代替我,处罚她一下!」

  果然,下一刻,西华子却就是拍打着黛绮丝的翘臀,用力的捏了两下,这次,
黛绮丝却是不再躲藏,反而是顺从的应着西华子的抚摸,而望着辉月使的眼神,
却是转为冰冷!

  西华子这一下的手段,挑拨离间,让两女互相仇视,而自己就是会成为着这
其中的最大的获利者。

  计划,其实并不算高明,甚至可说,这就是一个阳谋之计,就是刻意挑拨,
黛绮丝和辉月使也是江湖经验丰富,不会感觉不出。

  可是,就算察觉,她们却也是不得不去进行,原因无他,只是因为,现在西
华子是场上三方之中最有利者,牢牢占据了优势,控制局面。

  如果两女中,哪一方拒绝,不允配合,那个西华子就是转而支持另外一方,
扶持一方,压迫着另外一方。

  而如果,不想要成为着这被羞辱者,那么她们所能够依靠的,现在只有着西
华子而已,黛绮丝或许之前也并不情愿。

  但是在承受着辉月使的侮辱间,黛绮丝却是不由的改变了主意,既然,受辱,
不可避免,那么,不如就是采取主动。

  能屈能伸,黛绮丝更是有仇必报,刚才辉月使给自己的羞辱,她更不会忘,
虽然,听从西华子的命令,对于高傲的黛绮丝而言,有些难以接受。

  只是,此时心里想着先报辉月使刚才羞辱之仇,对于西华子的恨意,也就是
暂时压下,失身羞辱之仇,黛绮丝绝不会忘,终有一天会报仇,一雪耻辱。

  「不,不要,主人,奴婢,奴婢知错了,是奴婢,刚才,刚才处置不当,请
主人原谅!」

  才是刚在黛绮丝身上凶狠失虐,此时形势逆转,辉月使几不敢想,自己会是
面对黛绮丝一个如花凶狠的对待,在教中,早就是有过黛绮丝之传闻,面容绝美,
心思也是绝狠。

  得罪黛绮丝之人,绝不会有好下场,辉月使此时不禁担心,她会对于自己的
报复,绝对不简单,心里胆怯,辉月使当即就是再想要开口,可是,黛绮丝却是
更快一步。

  得到西华子同意,黛绮丝目光转冷,从西华子的怀里脱身,身体踉跄两步,
不等辉月使再开口,手上狠狠一巴掌挥出,打在了辉月使那精致的脸颊上,登时
留下了一个红印。

  虽然功力被封,但是黛绮丝技巧仍在,这一下巴掌挥打出,出手快捷轻巧,
角度刁钻,纵使辉月使有所准备,也是避让不开,脸上重重的挨了一下。

  身躯一晃,辉月使勉强身形站稳,这么多年来,她还是没有被人给打过耳光,
这一巴掌,也是将辉月使的怒意给激起。

  看着黛绮丝逼近的身形,辉月使右手本能一抬,一招推挡招式正要使出,突
然间却是看到了旁边,西华子正戴着冷笑望来,眼神之中若有深意,阴沉难测。

  辉月使想要出手的招式,当时,生生忍住,比起黛绮丝,现在控制着她生死
的西华子,显然要更为可怕。

  这一犹豫间,黛绮丝身形已经冲至,手臂挥舞,连续数招对着辉月使打来,
招式纷乱,并无甚章法,就如街头夫人一般,几下乱打辉月使面门,然后趁其抵
挡间,伸手拔下着她的外衫。

  辉月使当时身穿一件红袍长衫,在这个过程中就是被黛绮丝给扯下,露出了
里间白色内衫,而不等辉月使进行整理,黛绮丝又是跟着一起将其用力扯下,连
最贴身的肚兜一起拉下。

  登时,辉月使的双乳从衣衫中露出,双乳雪白,乳形却是相似着木瓜美乳,
抵挡间,双乳挥晃,跟着黛绮丝袒露的丰满双乳相对挤压,美乳对撞,雪白乳肉
随着身体而晃动。

  两美相斗,美乳相对,如此特别的美人打架,西华子从旁欣赏,却也是别有
风味,挑起两女的仇视,相互为敌,打破了她们之间的默契,如此,他才是好借
这机会,尽收两女,尽享齐人之福。

  衣衫散乱,辉月使虽然武功扔在,但是因为有西华子在旁,反而不敢过多出
手,只是双臂护住了自己胸前双乳,尽力抵挡,但是双乳敏感处,却是扔屡屡被
黛绮丝得手。

  为了一还刚才报复,黛绮丝下手却是颇狠,仗着此时有西华子开口撑腰,双
手找到机会,就是抓向辉月使的双乳,对着双峰上嫣红一点,用力捏住,然后狠
转。

  被连抓数次,辉月使胸口剧痛,犹如针扎一般,不想再忍受,突然伸手推开
了黛绮丝,两步扑到了西华子身前,求饶说道。

  「主人,主人,奴婢错了,奴婢不该,不该重手伤了您的婢女,不过,奴婢
这也是为了要帮主人进行管教!」

  话语到此,辉月使转头望向黛绮丝,迎着她凶狠眼神,咬咬牙,毅然决定说
道:「伤了主人女奴,是奴婢的错,为了弥补,奴,奴告诉主人一个消息,其实,
就在林中,那小屋之内,却是还有着一位佳人,那可是一位妙龄佳人,正适合着
主人您泻火!」

  为了自保,辉月使此时也是没得选择,现在,已经是得罪了黛绮丝,她必须
是要给自己寻找一后路,眼前,没有其他选择,辉月使却就想出卖这个信息。

  竹屋之内,辉月使所说之人,不需多言,正是殷离,她曾经是作为金花婆婆
弟子,黛绮丝前来山庄,也是跟她有过见面,师徒许久未见,却也是想谈颇欢。

  随后,出于隐蔽,黛绮丝就是将身上的圣火令总纲,交在竹屋之内,给予殷
离保管,因为三使的心思,所以辉月使特别的注意了这点,自然的也是注意到了
殷离。

  「哦,有这事,你说说看!看看你这消息,是否可靠!」闻言有美女,西华
子好色成性,心中自然在意,但是,却也是不会贸然决定,美女虽好,却也是要
看有否能力和机会去占有。

  谨慎小心,才是西华子能够活到现在的原因,莽撞随意,那只是西华子表面
所装的印象而已,留着性命,才能够去享用美女,在情况不明之前,西华子虽有
心动,但也仅限于此。

  辉月使轻咬嘴唇,回首查看黛绮丝,月光下,黛绮丝绝美的面容,冷若寒霜
眼神之中冷冷扫来,却是带着杀意,看了心中已经动了杀机,只是此时,碍于西
华子在场,不好表示而已。

  这一眼,成了辉月使选择的最后推动,既然已经跟黛绮丝撕破脸,那么辉月
使也是再无选择,现在,就算自己想要反悔,黛绮丝也不会放过自己,更会遭到
西华子责罚。

  既如此!

  「回,回主人,之前,之前奴婢在回返竹屋时,想要拿取总纲,却是意外看
见一幕,有人趁夜,潜入了竹屋之中,点到了那女子,而且,还给她喂食了一副
药剂,看那人身形,似是……」

  听到辉月使娓娓讲述,西华子脸上闪过一丝压抑不住的喜色,内心暗暗狂喜,
没想到,这里面,竟还有如此秘辛缘由,如果不是由辉月使此时口中讲来,恐怕,
他绝不会想到,这其中,竟然还有这一层。

  原来,这才是那纸条所留,要让自己前来后山的原因,红粉陷阱,确实诱人,
确实是偿了他这一个心愿。

  心里细细思索,西华子想明白这其中缘由,归根结底,还是出在了情字和着
妒字上,卡莱,那位外人所传的天下无敌的大英雄,张大教主,可还是有不少问
题啊。

  后宫不睦,真不知是张教主厚此薄彼,还是雨露不均,所以才是会出了这种
事情,不过,对于这情况的发生,西华子却是更乐见其成。

  没有想到,那张纸条,竟然会是那人传来的,看来,她是想要利用自己来坏
了这殷离的身子,让殷离再无颜面留在张无忌身旁,而如果西华子真的做了此事,
恐怕,接下来,就是要到了灭口时候。

  「哈哈哈,好啊,原来如此,既然,这么大的诱饵,都抛了出来,那我怎么
能不赏脸呢,这机会,错过了,可不会再有!」

  西华子心中计定,放声狂笑,他也是知道,自己的一些暗地行动,瞒不过那
位,以她的智谋聪慧,再加上对于山庄内外信息掌握,估计不难猜测出西华子暗
中的不耻行为。

  这次,她只不过是要顺势而为,借着西华子这个要舍弃的弃子,来去除掉自
己的一个阻碍而已,只是,她太小看了西华子,算漏了西华子今晚的机缘。

  全无准备下,西华子可能是真的会中了这个陷阱,直接踩进这个为自己准备
的美人阵中,但是现在,听着辉月使一番讲述,他心中却是有了一个新的念头。

  这场美人阵,他却是真的想要去参加一番,这个美味的诱饵,他不仅是要吃,
而且,还要全身而退,同时,还要让那位高高在上的主人,自己尝到苦果。

  「好,好,你这个消息,很好,很有用,老道我很满意,既然你如此将功补
过,那你刚才的失误,我就原谅你了!」

  西华子开口道:「既然,那边还有一位佳人等候,那我也不能让她久等失望,
我先过去,你再带着她过来,记住,我现在将她交给你,可是千万,确保安全!」

  留下这意味深长的一句话语,西华子转身先行的往林内跃去,他回身看了一
眼,却是只见黛绮丝眼神茫然不定站在原地,身躯隐隐发颤。

  这已经是彻底撕破脸的两女,此刻,没了西华子在中间斡旋把握,而黛绮丝
此时身上穴道被封,气劲全无,接下来,行事之间,却是全由辉月使把握。

  确保安全,西华子要是黛绮丝的安全,以及,不要在她身上留下什么伤势,
如此美女,西华子可是还想好好把玩,而交给辉月使,却是正好可以借机,去一
去黛绮丝的傲气不逊。

  既挑拨关系,又是一举竖立在两女心中威信,又可对辉月使收心,正是一举
多得,再加上,那即将得手的殷离,那位张大教主表妹。

  心中想着种种,西华子禁不住想要高声呼喝一声,以示心中欣喜,张无忌,
你天下无敌又如何,当初你如此羞辱于我,今晚,我就要先在你这一个女人身上
讨回,让你戴上一顶大大的帽子。

  身形快行,西华子施展轻功,矮胖的身形在林中却是身轻如燕,疾行如风,
快速往木屋方向掠去。

  算算时间,西华子结合从辉月使口中所知信息,木屋内,殷离那个小美人,
被下药的时间,已经是有两个多时辰,这么长时间,却是不知道是否会有变故,
也不知道,她所下的,到底是什么样?

  西华子并不担心辉月使会拿这个消息故意诓骗自己,不然,西华子有的是办
法让其后悔,现在她已经服下了特质药丸,不愁她不会衷心。

  不知道木屋内,那位小美人现在如何,可不要承受不住了,如果殷离被下的
是烈性春药,这时间,应该已经情发失智,可是千万不要坚持不住才好。

  一心只想着之后的春色绮丽,西华子却是并不知,此时,在他以为一切顺利
之时,却是又有一个变故,身在木屋之中!

  到底是一场春风之欲,还是杀身危机,却是仍未可知。

  西华子身形急掠,不到半盏茶功夫,就是已经冲到了木屋前,耳中听着房间
内,有着一个沉重呼喘声,心中暗喜,看来,自己来对了。

  「呵呵,哈哈,美人,老道来了,知道你忍的很辛苦,现在,老道就来满足
你!」

  淫笑中,西华子推开偏房木门,眼前陡然只见身影一晃,一股甜美芳香沁入
鼻间,黄影闪过,突然胸口一疼,身体不受控制,往外飞去。

  掌力在胸口回荡,以西华子此时内功,却是仍然禁受不住,胸口气滞,喉间
一甜,一股鲜血忍不住从嘴里喷出。

  身体凌空飞出了三丈多远,后背狠撞到身后木墙上,一身震响,西华子才是
终于得忍住去势,体内气血翻涌,忍不住又是咳出一口鲜血。

  勉强稳住身势,西华子此时才是终于看清楚那袭击自己之人的相貌,一眼望
去,心神俱惊,魂魄仿佛都是随着这一眼被引出。

  那却是一个黄衫清冷的绝美女子,面容苍白,并无多少血色,但是却更添其
出尘绝美之感,月光下,身躯倒地仰望其娇柔纤细的曼妙身姿,西华子心中只觉,
自己仿佛是在看着一位仙子。

  是的,如仙如幻,只有那画中仙子,才会是有着如此美貌和气质,西华子也
是阅花无数,但是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美女,视线几不忍移开。

  单论相貌,赵敏郡主,就是西华子所见过之最美,他从没有想过,会有女子,
相貌却是丝毫不逊色于郡主,而且与郡主的贵气聪慧不同,眼前这黄衫女子,却
是给西华子一种自带仙气之感。

  遥望黄衫女,西华子心中,仿佛有着错觉,自己是在注视一位仙子,她本就
是不该出现在尘世,这一切对于她,就是一种亵渎,甚至,这一切中,也是包括
了自己。

  看着黄衫女秀眉轻皱,西华子却是忍不住心中有不忍之感,让如此天仙般佳
人烦心,简直就是自己最大的罪过。

  能让西华子这种采花无数的淫邪之徒,心生愧疚,哪怕仅仅只是一瞬,也是
可以想见黄衫女的气质相貌,美到何等程度,却就如不该在人间出现的仙子。

  看着西华子那丑陋痴态,再看着他肥胖身躯,不着片缕,下身那丑陋异物还
是在不停的晃动,狰狞,不堪入目。

  想到之前殷离所被下的春药,再看到西华子这丑陋不堪一幕,黄衫女自然就
是会将这事情给联想到一起。

  毕竟,实在太过巧合,就算西华子想要解释,黄衫也是不会相信,对于这种
好色淫邪之徒,最好的办法,只有一个!

  黄衫女美目一凝,白玉一般的手掌抬起,再次一掌,印向西华子胸口,欲为
江湖武林除这一害。

  眼看手掌印来,重伤之下,西华子无力抵挡,而且,就算出手,他也绝非是
眼前这天仙一般的佳人对手,似乎,殆命,只在此一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