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伊人】(49—50)(长篇母子,纯爱,无绿)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轻狂似少年

2021年7月6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10870

  ps:再写完几场肉戏魔都部分就会暂时告一段落,男主将会走向认母的剧情
主线上,一场注定致命且荒谬的冲突会很快在故乡上演,接下来剧情会推进的很
快——作者因为刚刚从西藏回来,目睹了藏传佛教的阴暗与愚昧,感触良多。之
前近半个月去旅游没有在会所更新,现在会恢复更新了

  以上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物介绍:

  钱晓萌:公主大人的闺蜜,毒舌女,因为写到现在一直很素的原因,安排了
她跟猪脚的一场肉戏。

  公主大人:不知道大家为什么一听到公主就会想到小姐,许晴不也是京圈公
主吗,你看看人家活得多肆意,现在还在撩拨小鲜肉肖战,听说已经把肖战日了,
多牛逼!本文的公主没有许晴这么豪放,她只是一个极度压抑极度狡黠的名校毕
业生,难以上垒的中产阶级美熟妇一枚。

                第49章

  陈灵发现原本全身无力的症状有了极大的缓解,她看着头顶上空绿意盈盈的
河水逐渐变得浑浊,看着原本死前的所有宁静与安详被彻底打破,终于再也没有
了之前萌发的死意,「我最少要见一见小波,我要见见我的儿子,」她鼓起勇气,
顺着滔滔的河水顺流而下,浮水如同一个精灵一般,她的身影在波涛中时隐时现,
然而坚持许久的陈灵终于慢慢力竭了,随着水流的缓慢下来她终于再次沉入了水
底,这一次她知道将是永别了。

  那一刻陈灵流泪了,尽管没有任何人看得到,也没人会在乎她的悲伤。她的
眼泪刚刚溢出眼眶就被河水吞噬溶解了,她甚至不想再挣扎了,因为她浮水了许
久早已经精疲力尽,此刻她只是摊开双手任由自己朝着河底坠落下去,就像一个
死尸一般。

  恍恍惚惚的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自己已经死了,到了那个地方,一阵歌
声把自己唤醒了,陈灵仔细的分辨着声音,终于明白过来自己还没有死去,水面
上那个男人的歌声分外粗狂而有力,把昏昏沉沉的自己彻底惊醒,从死神的手里
抢救了回来,

  「我不需要走南闯北奥,我活在河里面呦,风里雨里我都在船里面奥,我也
死在这里,」他的歌声犹如一道惊雷一般在陈灵身体里面炸响,虽然隔着河水歌
声不那么响亮但是对于陈灵来说已经够了,她被歌声唤醒了求生的意志,她看着
倒映在河水里面的一只慢悠悠摇荡过去的小船,那只浆仿佛是一个信号一般拨开
了一层层河水,陈灵终于发挥了自己以前的游泳特长,她双脚蹬着水底,朝着光
明的天空游去。

  没多久一个女人抓着船桨冒出了水面,她剧烈的咳嗽着,无力的扒着小船,
任由渔夫一阵阵的询问,终于看着天空发出一阵肆意的笑声,那笑声带着大难不
死的狂喜,带着劫后余生之后目空一切的勇敢,带着绝望之后的疯狂发泄的冲动,
响彻在幽静的下游河面上。

  然而于伊人此刻却没感觉自己获救,她仍然感觉自己还在水里面扑腾着,她
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怕死,于伊人是如此的胆怯,如此的畏惧死亡,她沉溺在幻觉
之中越来越深,她哆哆嗦嗦的拿起手机,找到了儿子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然而
电话里面居然提示对方正在通话中,她打了十几次就好像不信邪一般,直到她突
然明白冯小波已经把她的电话号码加入了黑名单之中,这一个提示让于伊人更加
恐慌了,她哭哭啼啼的打开微信,给冯小波发了几次信息发现都是拒收,原来冯
小波连她的微信号都删除了。她终于崩溃的自言自语起来,「小波把我删了,小
波都不信我,这世界上所有人都不信我,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什么都没有了,」

  她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把昨晚上翻看的那本相册翻开,抚摸着冯小波一张张
照片,第一张是他刚出生时候照的,然后是一连串的照片都是六岁之前的,在他
六岁到8 岁的这一段时间照片是一片空白的,在冯小波九岁的时候有几张于伊人
偷拍的照片,也有几张她找人偷拍的照片,上面的冯小波慢慢从一脸天真变得神
情阴郁,变得不合群,变得孤僻起来。在冯小波8 岁的时候有一张拍摄的分外模
糊的照片,照片中冯小波红扑扑的小脸上满是尘土,他好像在奔跑一般,后面跟
着几个追赶过来的小孩子。8 岁的冯小波眼神倔强而痛苦,他的衣服已经有些显
小了,还有一个歪七扭八的补丁。他的左脸上好像还带着一道伤痕,他跟后面的
同学打架了?

  于伊人脸色苍白的从头翻动着那本翻了几千遍的相册,看着冯小波从刚生下
来的一个小肉球终于变成如今16岁的大小伙子,而她也不再是那个年轻单纯的女
人了。

  这张冯小波八岁时候的照片是自己第一次回许州时候拍的,那次自己来去匆
匆,本来打算带走冯小波的,可是冯凡把冯小波带去城里玩了。于伊人知道冯凡
刻意回避自己,就是为了隐晦的告诉自己,冯小波自己带不走。于伊人知道自己
不能逗留太多时间,因为卫东阳的势力盘根错节,他的眼线遍布村子上镇上,自
己虽然刻意的化妆,开着浙江牌照的车,可那也不保险啊?

  于伊人想到自己时隔两年之后再一次见到儿子时候的场景,荒谬可笑的那次
会面让于伊人每一次想到都会不由得哭笑不得——

  冯小波无论如何想不到那个一脸英气勃勃的男人会是自己的妈妈吧?

  那是于伊人第一次女扮男装,她忍受着裹胸对丰满胸脯的挤压,即使穿着宽
松的T 恤,那也不是很好受的。

  多年之前的一个在普通不过的晌午,8 岁的冯小波异常羡慕的睁大眼睛看着
同学们三三两两的进出小卖铺,他瑟缩的捏着自己的衣角,看着路过的一个小胖
子炫耀似的狠狠咬了一口金灿灿油光光的烤肠,一脸享受的表情,不由自主的吞
咽着口水。他站了一会儿,终于低头离开了小卖铺,朝着回家的路漫无目的地走
着,他一直在无名河边消磨着时间,时不时的丢一个石头进河里面,看着水花好
像在想些什么东西,时不时还会低声自言自语,消磨了一个多小时,就是不想回
家。

  空旷而廓大的天地间,一条如同玉带一般的长河弯弯曲曲的穿过林间,有些
昏沉的太阳被茂密的绿意遮盖了他的热度,这亘古而永恒的一幕每一个夏天都在
上演着,无数不知名的鸟儿在林子间啼叫,时不时的有几只鸟儿冲出树林好像是
跟眼前完全熟视无睹的小孩子打招呼一般的飞掠过水面,男孩子好像这片天地孕
育的精灵一般的成长着,平凡而孤独的成长着。

  冯小波看着水面的涟漪入迷了,他喜欢这种沉浸到一种忘我的境界里面,然
后可以理所当然的遗忘一切。也许是他听说了自己妈妈的传说,以为这样可能看
到已经变成了水鬼的妈妈?也许是他根本不相信妈妈会死,只是希望可以在这条
河边能够看到她?

  他对站在他身后许久的那个男青年视若空气,他不太想理会这个陌生人,他
对这个世界抱有深深的戒备心理。

  青年男人在无声无息的陪伴着这个男孩子一个多小时之后,终于笑眯眯的跟
冯小波打了个招呼,「小弟弟,问下路可不可以?」

  冯小波转过身,显然被眼前的年轻人的俊美惊呆了,只知道目不转睛的看着
眼前的高挑的美男子。这个男子面容俊美,声音温柔,他隐约觉得眼前这个男人
曾经见过,但是愣是想不起来他是谁。

  「小弟弟,请问下娘娘庄怎么走?」青年好像真是问路的,居然问起冯小波
所在的村子了,

  「这里就是啊,」冯小波的回答干瘪而生硬,

  「小弟弟,你今年上几年级了啊?」眼前这个陌生人笑眯眯的,让自己颇有
想亲近的感觉,而忽略了这个陌生人问这些干什么?

  对于只有8 岁的冯小波来说,他觉得眼前的大哥哥长得好好看,身材好好啊,
居然没有让自己有一点陌生感,这可能也是自己对他没有这么多防备心理的原因。

  「2 年级,」冯小波非常羞涩的看着青年,眼神有些躲闪,

  「你妈妈呢,放学怎么不来接你?」青年人有些疑惑的样子,他还特意看了
看别的小孩子们放学都有家长接送的,他这句话很明显刺痛了冯小波,他终于低
下头不说话了。

  看着转身就走的小弟弟,高个青年想都没想就追了上去,「别跟着我,我没
有妈妈,我没有!你满意了吗?」冯小波突然转过身来,双眼通红的看着青年人,
青年人下意识的退了一步,脸色苍白的看着冯小波疯跑的消失在自己面前。

  「没有——没有」高个青年来回嘀咕着这个词语,站在河岸上很久,将要落
山的夕阳把血色的光辉都撒在了树梢间,让青年身后的大自然好像一副时日无多
的模样,青年的修长影子被拉到了林间,在落叶与枯枝之间扭曲起来,好像一个
灵魂正在被这个冷漠的世界湮灭掉一样。

           良久的沉默过后——————

  他终于低头离去了,他刻意的用一只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好像怕被别人看
到,他此刻已经被泪水打湿的鹅蛋脸庞。

  然后于伊人就被卫东阳的人发现了,任她一番改扮,男扮女装,依然没有逃
开这条地头蛇的耳目。

  「奥,你说看到一个可疑的人物去找冯小波了?」卫东阳此刻已经是镇里派
出所的所长了,他饶有兴致的问一个小痞子模样的小青年,

  「哥你不是跟大家打了包票吗,抓到了那个女人,举报的人奖励100 万,你
赶紧的吧,别到时候人跑了,」小痞子比卫东阳还急,催促着他。

  「跑不了,这地方都是我卫家的,只要是那个女人,今天就得留在镇子上,」
他摩拳擦掌,民警们早已经不经招呼就跑出去了,这帮小子,果然重赏之下必有
勇夫啊。

  「所长,肯定是那个女人,虽然她女扮男装来了但是那身高,还有那脸蛋绝
对没错,」一个打前站的心腹打电话来,急切兴奋地说,

  「哼哼,她在哪里?」卫东阳非常激动地问道,连牙齿都被他咬得咯吱直响,

  「她开车跑了,」心腹的一句话让卫东阳火冒三丈,

  「咱们几个追着她呢,快要上高速了,」属下继续说道,

  「卧槽,现在让堵截也来不及了,只能尽量追了,」卫东阳火急火燎的开着
车,朝着属下告知的地方开去,最终在一番飙车之后,在交警大队的人因为晚来
了半小时之后,于伊人险而又险的冲过了临时的阻拦杆,离开了许州段高速,

  卫东阳只能看着于伊人扬长而去的尾气一阵跳脚大骂,看着属下喽啰的车歪
歪扭扭的停在高速上,一个个属下一副委屈的样子,他怒气冲冲的朝着天空怒吼
一声,狠狠瞪了交警中队中队长一眼,愤愤不平的掏出枪来,朝着天空打空了弹
匣,然后开着警车独自回家了。

  再一次想起那段记忆让于伊人一阵心惊胆颤,卫东阳的枪声她至今还记得,
记得那个男人在飙车时候从降下来的车窗里冷冷的看着自己,他甚至拿着手里的
枪朝自己比划了一阵,最后那一阵枪响在她的身后高速路上响起,她知道这是卫
东阳给她的最深刻的警告,然而她害怕归害怕,依然时不时的找机会回家看冯小
波。

  然而这一切冯小波并不知道,他只相信自己昨天亲眼看到于伊人的放浪,淫
荡,他已经把于伊人跟他以为亲眼目睹的妈妈看成了同样的女人。这是最让于伊
人绝望的,她蜷缩在夕阳的残光中,任由地板的冰凉刺激着她的身体,刺激着她
只是穿着睡衣的身体,她感觉自己已经彻底的被那条河水吞噬了,而且她再也没
有任何的勇气与能力浮水逃生。

  她挣扎着伸手徒劳的添加冯小波的微信好友,好像又觉得自己这样的举动异
常可笑,她好像看到无数人站在那条河的河岸上看着她,一边大声议论着一边发
出无比张狂的嘲笑,那些人中有一副大仇得报的模样的老克勒与林丽华夫妇,有
冯凡,有苏晓晓,有卫东阳,也有自己的那两个「好大哥」,有手牵手一副母子
和谐模样的陈佳人与冯小波,她们都在岸上看着自己,嘲讽着自己,而于伊人却
发现自己慢慢的沉入了这条河里面,她将会淹死,将会万劫不复——

  我儿子呢?于伊人猛然想到岸上的冯小波,她伸出手朝着他呼救,

  「小波,小波你站在岸上干什么?」

  「小波你救救我,」

  「你救救妈妈,

  「小波,」

  终于于伊人的呼救越来越没有底气,她看着一脸蔑视的看着自己的冯小波,
她想要闭上眼睛接受自己的命运,然而就在这这个时候微信响了,冯小波通过了
她的好友请求,他发来了一条无比残酷的消息,

  「你跟那个十年之前抛弃我的女人没有什么区别,」

  「呜呜呜」于伊人终于崩溃的大哭起来,眼泪的咸味夹杂着儿子那刻意留下
的已经干涸的精液的腥味,让于伊人痛苦的把头捂在了手臂之间,她终于发现,
原来自己从来没有从那条河流里面浮水而出,她从来没有在水一方过,她一直深
陷在那条河水里面,她一直满身污泥她一直肮脏而放荡。

  她甚至觉得,陈灵早已经淹死在那条河里面了,如今的于伊人,只不过是另
一个行尸走肉而已。而她也没有了陈灵的年轻与果决了,苍老犹疑的于伊人注定
无法渡过这条无名河,她在人生的深渊里,终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溺水而死。

  「小波要离开我了,」冯小波的那条消息彻底击溃了眼前的女人,原来这么
多年兜兜转转下来,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在还不知道自己身份的冯小波面前,她
还是当年那个放浪出轨的女人。

  这么多年原来不过是做了一场无比奢华的梦而已,如今梦醒了自己还是十年
前的模样,一切没有丝毫的变化。

  乐楚楚打来了电话,于伊人不过是惯性的接听了,她的声音虚弱无力,带着
一些反应迟钝,显然让乐楚楚吃惊了,她一边保持通话,一边朝着于伊人的住处
赶来,「伊人姐,你不要挂电话,我去你家,」她通过微信让自己的同学拨打了
120 急救电话,显然于伊人的状态把她吓着了,于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这种脆
弱而病态的声音,她几乎从不生病的,现在她居然告诉自己感冒了,好像还发烧
了,事情显然并不简单。

  赶到别墅打开门之后,乐楚楚被躺在地板上的于伊人的万念俱灰的状态,一
副奄奄一息的身体状态震惊了,她试探着喊于伊人,但是于伊人看了她一眼分外
好奇的问道,「楚楚你怎么突然就长大了,要不是你依然是这副假小子模样,一
样的短发,我还真认不出来你,」

  「伊人姐,你病了,你发烧的好厉害,」乐楚楚用手摸了摸于伊人的额头,
于伊人全身滚烫的,好像一个烤炉一般。她看着于伊人的衣着,摇摇头去卧室里
找来于伊人的衣服帮她穿上,折腾了一阵子才帮助于伊人穿上衣服。

  这时候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匆匆跑了进来,医生拿着温度计只是随便
一量,「这是发高烧了,赶紧用酒精降温,时间久了人会烧坏的,」,乐楚楚看
着护士给于伊人的身体擦着酒精,随着温度下降,于伊人慢慢不再胡言乱语了,
乐楚楚不禁松了口气,

  不料这时候于伊人看到这么多人围着自己,她显然误会了,只见她蹬着长腿
一阵乱踢,把一个医生踢得翻了一个跟头趴在地上,一边胡乱的挣扎一边绝望的
大喊着,「小鱼儿,你在哪里,你来救救妈妈啊,小鱼儿,」她张牙舞爪的,任
由满头的长发被汗水粘在了额头上,看上去如同贞子一般,哪里有平时的惊艳无
比的大美人风度?

  陷入一种疯狂的情境中的于伊人很快她又喊道,「小鱼儿不要妈妈了,呜呜
呜呜,妈妈要被坏人抓走了,妈妈再也见不到小鱼儿了,」

  陷入疯狂的于伊人此刻力气分外的大,几个医生护士都近不了身,还是乐楚
楚细声安慰着于伊人,许久之后于伊人才安静下来,

  她不再大喊大叫,只是一直重复着说道,「妈妈要淹死了,妈妈要淹死了,」,
一直到被送上救护车,于伊人一直在低声念叨着,乐楚楚用手握着于伊人的手,
内心却波澜汹涌,小鱼儿这个名字显然被她听到了,她想到一个叫小鱼儿的少年,
很快她又打消了这个怀疑,于总的儿子如果是冯小波,她为什么不直接认了?没
听说于总有儿子啊,而且于总也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人,她现在精神失常也许是
想到之前的儿子了吧?也许是于总的陈年旧事吧?乐楚楚自以为是的分析着,总
算解开了心头的疑云。

                第50章

  你怎么欺负于总了,让她一边喊你一边哭,你做什么了?

  乐楚楚的电话劈头盖脸的骂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完全一脸懵逼的表情,
她这一通责骂,完全让我摸不著头脑,于伊人会被人欺负?不会是她那个男朋友
吧?

  「关我什么事?我就是删了她的微信,把她电话加入黑名单而已,」我越说
话音越小,到最后声音小的自己都他听不到了,我感觉自己居然一点底气都没有
了,什么鬼?

  「你一定欺负于总了,马上、立刻,给我到华山医院,不来的话,老娘阉了
你!」乐楚楚说完这句恶狠狠的威胁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留下我一个人莫名其妙
的凌乱在台风天里,看着满天阴云山雨欲来,终于还是被乐楚楚那句威胁吓得赶
紧屁股尿流的打了出租车,直接去华山医院。

  在病房里见到于伊人的时候我差点没认出来她,没想到才一天多不见,她就
憔悴到了这种程度,看着她此刻苍白的鹅蛋脸居然有些凹陷,原本精光四射的双
眼居然全无一丝精神可言,她半躺在病床上看着电视,眼睛丝毫没有焦距可言。

  我进单人特护病房的时候她就注意到我了,先是眼神一亮,刚想喊我,又马
上委屈巴巴的泯上了细长的嘴唇,那原本涂着唇彩光彩靓丽的两瓣嘴唇此刻全无
一丝血色可言,嘴巴一蹩好似就要委屈的哭出来一般。终于还是没有给我打招呼,
她低下头不想说话了,只是无聊的扣着手指甲。

  乐楚楚此刻正在一边给于伊人剥橘子,看到我来了,顿时面色不善的手指一
勾,我就跟小狗一般巴巴的走到了她身边,可怜的看着她,看这个男人婆想怎么
发落我,她居然要阉了我,我们有什么深仇大恨?

  乐楚楚拉着我走到了病房外一处僻静处,跟我说起了于伊人的病情,

  「你知道于总当时多危险吗,于总对你这么好,给你打电话打不通,给你发
微信你把她删了,于总给我妈打的电话我才知道于总出事了,我带着医生冲进来
的时候,于总就神志不清了,拼命地挣扎着,踢打那些医生护士,你不知道她当
时劲多大,她本来就身高腿长,加上长年健身,体力好的很,情急之下,踢倒了
好几个护士,她当时就像陷入某种幻境一般,拼命喊着,」小鱼儿你在哪里,小
鱼儿你救救我,「你没听到她的声音有多绝望,多凄厉,我趁着她力竭才抱着她,
安慰了她好久才让她清醒过来。」所幸的是把当时医生诊断她只是精神有些频于
崩溃,以至于分不清现实与虚幻了;但是于总这几天一直挺好的啊,是不是你小
子伤害她了?「

  我撇撇嘴,来的路上我就看到她男朋友的特斯拉了,听说车主因为黑夜开车,
刹车不灵闯入黄浦江,估计是男朋友突然死亡,她接受不了吧?

  「于总可能是感情生活出了问题,」我硬着头皮解释道,

  「放屁,伊人姐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哪有什么感情生活?」乐楚楚
对我的猜测嗤之以鼻,我则不想跟她争论,我亲眼所见,难道还不算证据?

  「进去跟于总好好说说话,无论如何她对你是真心相待的,你想想你们俩个
陌生人,她一个大老板,这么对你,不求回报什么的,你总该知道轻重才对!」
乐楚楚跟训小孩子一样训斥我,我点点头不想跟她争辩什么的。

  走到于伊人病床前,发现她居然在偷眼看我,看我看她又赶紧把目光盯着电
视,一副沉迷肥皂剧的模样。

  「于总,来吃个橘子,」我不想说什么没营养的安慰话,剥了一个橘子想要
递给她,她却扭过头来,不理会我,也不张嘴,难不成要我喂她?

  我一向没有过安慰病人的经验,此刻看着于伊人把脸转向一边,有些尴尬的
想要把橘子放在床头小桌子上,这时候于伊人发话了,「你躺在床上躺了很多天
的时候,没人照顾你什么的吗?」她依然不看我,却提起我当年跟别人打群架的
时候受伤的事情了。

  「我当时一直在发烧,哪里知道有没有人照顾我,只知道好像有一个仙女在
给我洗伤口,后来我慢慢好起来能睁开眼了,发现一切都是我的幻觉,」我自嘲
的笑道。

  于伊人听到我这些话肩膀不自主的抖动一下,披肩的长发随着她的身体左倾
聚拢在一侧露出了忻长雪白的脖颈,她闷闷的说道,「你就当是仙女照顾你吧,
反正比我强,你连给我剥个橘子都敷衍我,你回家吧,」她说道这里再也不说话
了,也不转头看我,全当我不存在一样。

  「回家?我在魔都没有家,我在许州也没有,我就是来这个世界凑个数,哎
我就是玩,」我回应着于伊人,转身准备离开,「你站住,」于伊人却叫住了我。

  「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我,你觉得我就是那样人尽可夫的女人对吗?」于伊
人的问题如此锋利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的好,

  「于总你知道我在来得路上看到了什么吗?」我不看眼前这个一脸憔悴的女
人,无视她楚楚可怜的外表,自顾着说道,「我看到一辆特斯拉出事了,司机死
了,那辆特斯拉之前就停在你的别墅门口,」我继续肆意喷洒着自己的愤怒,
「你是因为那个男人死了备受打击才生病住院的吧?」

  于伊人此刻已经隐隐明白我话语的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因为那个男人死了
所以?」她一脸不可置信的惊讶,一双有些无神的眼睛挣得很大,看起来异常绝
望,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那个帅哥死了应该也是乐极生悲吧,」我不顾及
眼前于伊人的感受,有些羡慕的语气说着无比恶毒的话语,

  「如果我说不是呢,你是不是说我骗你?」于伊人冷冷的问道,

  「你不需要跟我解释,你们这些女人成功了之后,就喜欢玩弄我这种一无所
有的少年人对吗?那个欧岂彤也好,你也好,你们都是一丘之貉,以为可以利用
我少年人的天性,玩弄我的尊严,玩弄我一文不值的信任,玩弄我的一切,」我
此刻再也没有什么遮掩了,

  「就这样吧,于总,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了,我不属于这个地方,我来到魔
都是个错误,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你放过我,我也会从你的世界里消失掉,」
我终于一吐为快的说出来心底一直憋着的话,此刻感觉全身都畅快起来了,

  「你不相信我,你谁都不相信,你这个小混蛋!」于伊人此刻终于崩溃了,
她竭撕底里的朝我吼道,

  我耸耸肩,走出了这间病房,任由乐楚楚在后面大声喊我也不作回应,笑话,
我跟她有什么关系吗?

  我异常快乐的走在大魔都的台风天气里,任由大风把我刮得几乎无法走路,
我看着路人在风下各种狼狈的样子,看着许多找地方躲风的人们的各式各样的挣
扎,抱着路灯杆的抱着路灯杆,还有情侣手牵手的站在屋檐下,而我任由着大风
刮带着,一阵灰尘挂到我眼睛里,我被迷住了视线,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开始疯狂
的大笑着,无视着路人们的各种呼喊,我知道他们是想让我躲一躲这波台风,免
得把命送掉,但是我不在乎,我就是玩。一路被风吹得七扭八歪的走了一个多小
时才到了海上豪庭小区,听着风声如同怒吼的天神一般在高空咆哮,看着行人狼
狈而逃,我却不为所动。

  我看着躲在保卫室的平头大哥正在打盹,突然明白过来,这个地方从来不属
于我。我甚至不如平头哥活得通透,我如此拧巴的活着,难道这个世界就会对我
温柔以待?难道陈佳人就会改变本性,难道于伊人就会表里如一,或者说我就可
以不止当个看客,也许我比那个死在河里的特斯拉司机更无耻!

  我浑浑噩噩的朝着陈佳人的家走去,我一直没有认可她这个妈妈,也许是昨
天她的表演太过于奔放了,让我完全无法接受,我走到楼下一时间不想进去,但
是我又没地方可去,我不想去林阿姨家,我感觉此刻的自己如此黑暗,如此无耻,
还是不要去她那里的好。

  一个台风突然小了很多,我没有坐电梯,是走楼梯的,陈佳人的房子在三楼,
并不算多高。我走在楼梯间里突然被一个女人擦身而过,那个女人居然转头看我,
我没理她,她却叫住了我,「你叫冯小波是吧?」

  我反感的转过头,看到面前女人的样子不禁怒火中烧,冤家路窄,居然在这
里碰到了欧岂彤那个嘴贱的女人,我对她怒目而视,转过身来恶狠狠的看着她,
我想让她知道,再骂我我会教她做人,最好她识趣点赶紧走,没想到这个女人居
然主动跟我说话了,

  「之前的事我不是有意的,我跟你素昧平生,你就看我几眼我就会在大庭广
众之下骂你吗?我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犯得着跟你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她
这番解释什么意思?

  「我有把柄握在别人手里,这不,今天刮着这么大的台风我还得来找她,」
眼前的女人一副认命的样子,

  「你什么意思?」看她好像一副无辜的样子我更加愤怒了,

  「那个女人跟你是至亲,我说什么估计你也不会信,她有着我的证据,现在
巡视组要巡查魔都了,我们一家都岌岌可危,她就趁机威胁我,我没办法只能照
着她说的做,」欧岂彤话说的如此直白,但是我依然难以接受,陈佳人居然找别
的女人侮辱我,就为了认亲顺利,就为了给我一个下马威?

  我不敢相信她会是这样的女人,可很快欧岂彤接的电话直接把我所有的幻想
打破了,

  「欧法官,你们家龚局长这次肯定要被拿下的,你要是不听我的,不止那一
笔公款你拿不回来,而且你还要蹲监狱,想想你一个大法官,平时都是你审判别
人送囚犯进监狱,如今你以身试法,一定会爽的不要不要的吧?」开了免提的电
话里陈佳人的声音异常放肆,和她跟我相处时候的举止得体,谈笑克制完全是两
个样子,

  「你又想怎么样?」欧岂彤问道,

  「我儿子被你骂了一顿,你得给他一些精神补偿吧?我看儿子蛮中意你的,
你给他一次怎么样?」陈佳人居然为了我的下半身如此处心积虑,真不知道是谢
谢她还是怎么样,

  「还不是你让我骂冯小波的,你说你以前有过一些污点,你要是直接认了儿
子,估计儿子根本不会理睬你,所以你就让我给你助攻,」欧岂彤面色复杂的看
着我,斥责着对面的陈佳人,

  「呵呵,谁知道呢?你告诉我谁知道?你说是我指示你的,你有什么证据?
但是我儿子可是被你的那张惯于审判别人的利嘴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你打了一个
巴掌,总要给个甜枣吧?」

  陈佳人异常张狂的说道,

  「我考虑考虑吧,」欧岂彤终于没敢直接拒绝陈佳人的要求,

  「你最好不要考虑太久,你老公想让我肉身宴客,帮助他逃脱牢狱之灾;我
以牙还牙,只要你肉身布施,我就让你平安落地。」陈佳人说完这些就挂了电话,
我被电话里的陈佳人震惊的再次三观粉碎,想不到我的妈妈居然用羞辱我的方式
来和我相认,我一瞬间有种想死的冲动,碍于欧岂彤这个女人在场,我绷着脸,
没有什么反应。直到欧岂彤终于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离开了,我才忍不住双眼的
酸痛,再一次任由眼泪流下,在已经暗下来的楼道里无声地哭泣着。

  许久之后我终于发泄完自己的绝望感,这种情绪从秀场后台被欧岂彤肆意辱
骂开始,一直到昨天陈佳人与于伊人跟那个特斯拉司机的双飞,再然后到了如今
被欧岂彤告知真相之后,我终于把积蓄了几天的所有负面情绪发泄出来,但是哭
过之后我反而有种无处可去的恐惧,我不打算上楼看见陈佳人了,我恶心这个所
谓的母亲;但是我现在神情萎靡的,再加上刚刚跟于伊人吵了一架,乐楚楚估计
对我意见很大,我不会去林阿姨那里,万一乐楚楚在那边,那我不是往枪口上撞
吗?

  我漫无目的的在小区里走着,此刻暗红色的天边雷声滚动,一场大雨正在预
谋之中,我想去一个网吧躲躲雨,也算是挨过了今天再说,这个大魔都我是一天
都不想呆了,陈佳人给我的那张卡我还没动过,我觉得还是走之前还给她比较好,
我们母子就当从来没有重逢过,就当我做了一场噩梦好了。

  我还在小区里跑呢,瓢泼大雨就如同密集的万马马蹄踏地一般下了起来,无
数黄豆大小的雨点打在我的身上,打得我全身发疼,我赶紧跑到附近的一处便利
店里面躲雨,只是片刻功夫,衣服已经几乎湿透了,如同落汤鸡一般的站在便利
店里面,刚刚缓口气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她虽然神情狼狈,但是我还是在她
拨开湿哒哒滴水的头发的时候看到了她那张娇小的苹果脸,是钱晓萌!

  这个昔日毒舌无比的娇小女人全身瑟瑟发抖的站在我眼前,她虽然没有像我
一样严重到全身湿透,但是上半身轻薄的衣服终究是透了,我看得到她的衣服被
雨水贴在了一起,火红色的蕾丝胸罩如同一团烈火烧灼着我,两颗硕大的凸起长
长的如同小肉柱一般,下身倒只有裤腿湿了一截。如此春光看得我一时间口干舌
燥,原本有些郁闷的情绪也被眼前的诱人的十八禁场景暂时压倒了,眼前的女人
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嘴不饶人的钱晓萌吗,莫非是因为公主大人没跟她在一起她没
有了buff作用?但是碍于之前我还是用肉棒尝尝她不饶人的小嘴的,此刻也不好
意思看着她如此狼狈,要知道周围避雨的人们有几个眼尖的还刻意的朝她的激凸
部位看呢,我只好脱下了外套就给她披上了,她披上衣服之后却是一副理所当然
的样子,连句谢谢都没有,我此刻因为看了她的激凸也大度的没有计较。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