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四个妓女共租一屋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我整天闲着没什么事,几乎天天在电脑前呆着,写一些可以糊口饭吃的文章。而我上大学的时候,电子课我是学的相当好的,所以,改造一个窃听器对我来说轻而易举,于是我找了个换灯泡的机会,在妓女卧室的天花板灯上,装了一个窃听器,与电灯并联,保证二十四小时有电。这样我就可以很顺利的收集生活素材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是四个不安分的妓女了。下面就是我窃听来的有关于言姐的故事:她们四个总有时间呆在一块,谈一下自己的过去,然后再互相对骂着对方的骚气,进而发出一浪一浪的妓女特有的笑声。「砰」我听到一声打火机的声音,估计言姐的故事要开始,我想烟总是可以给人带出那几分忧愁的。

「言姐,你到底说不说吗?不是说好了的嘛,今天你说吗?」听声音似乎是德姐的,只有她的声音最为娇嫩。

「阿德,就你最急,总得让我想想该怎么说吧,你这小骚货……」说着言姐「噗哧」一声笑了。

我一听有门,看来她们要轮流讲自己的故事,而且还是第一场,我暗自庆幸我一点都没有错过!

言姐接着说:「你们有来自农村的吗?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没有了,算了算我没问。我是个小山村的穷家女子,你们应该知道山村的日子苦吧,我从小就立志要走出小山村,可是我只上过小学,勉强熟悉几个字而已,那段日子真是太苦了:一年一年的捱过来,我十二岁的时候就来例假了,可是一直到我十七岁,我从来没有洗过澡,你们根本无法想像。后来,我十八岁那年我到我们山后一个人迹罕至的小溪里洗了个愉快,换上了我的新衣裳就只身来到了深圳。」言姐顿了一顿,似乎是擦了擦泪吧,接着说「不过,以后的日子就好了。说起来也算是我比较幸运,刚来的深圳就碰到了,一个团长将军要找女保姆,月薪2000人民的币,而且保吃保住,2000元啊,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挣那么多钱!一切都来得太忽然,也太顺利了,我被选中了。这对我来说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啊,不过,你们怎么也猜不倒我在老团长家里干了些什么。」说到这里,言姐忽然说:「哎,阿容,给我倒杯水喝。」

随后,我就听到了床「吱吱」的响。

「我在那里工作了两年,第一个半月我什么也没有做,只是每日三餐吃着大鱼大肉,再就是一天洗一次澡,将军夫人帮我清洗外阴,将军夫人大约有五十几岁吧,身体健康的不得了,不过,人还是挺和蔼的。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感到害羞,她就说,不要害羞,女人要注重自己的清洁,要不日后落下什么病可就晚了。我当时还是处女,所以,对这个也不是很了解,就在那天晚上我才知道,原来尿道和阴道是两个地方」,说到这里,我听到了一浪一浪的笑声。「将军夫人说她是妇科医生,我现在的好多知识都是她交给我的,她告诉我女人的下体要天天洗,而且要把大小阴唇扒开清洗阴唇沟;她还说要用清水,不能用热水汤,更不能用热毛巾捂,否则,会导致下体充血,是阴部变黑,丧失了女人鲜红的勾引男人的漂亮小穴;她还告诉我不要用毛巾什么的,清洗阴道里面,那样是最不卫生的,也不要在下体喷香水,否则,香水的味道和男人的精液以及自己的阴精混合起来很难闻,男人是不喜欢的。」

「言姐,你在举办性知识讲座吗?快讲你的故事吧,你到底干什么了,不要卖关子了。」有人终于忍受不住了。

言姐笑着说:「功姐,这里面就你最不卫生了,小心得了性病,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还要告诉你一点,大小便之后,用卫生纸要从前往后擦,不要弄反了,那样很轻易感染阴道的,感染了,看你以后用什么混饭吃!」随后,我似乎听着有人喝了一口水。

「在这半个月里,我明显感到了自己的变化:头发越来越有光泽;皮肤越来越有弹性,而且越来越光滑;更为重要的是我感到自己越来越女人,越来越寂寞。终于有一天,将军夫人问我是否起夜,我当时感到很迷惑,我就告诉她,我从来不起夜的,我问她有什么事吗,她却笑而不答。那天晚上将军夫人来了,不过,还给我带了一个小礼物--一枚干瘪的枣。随后,她拿出四副手铐,将我的四肢铐在床上,让双手和双脚尽量的大开大合,这样我的下体就充分的暴露在夫人的面前,假如靠的近一点,我想很有可能会看到我的处女膜。不过,当时我太惊恐了,也不知道我下面的命运将是如何,不过,从我来的那一天起,我就想一个月2000块,叫我做什么我都认了。随后,夫人将我的阴唇扒开,将那枚干瘪的枣紧贴处女膜放在我的阴道里,随后我感到阴唇自动闭合了,同时有一种热乎乎和火辣辣的感觉通遍全身,下体在不停的一翕一合,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忽然觉得想要小便,夫人拿出一根皮管,粗细正好可以插进尿道里,然后,将另一端插在夜壶里。最后,对我小声说了句什么,就笑嘻嘻的走了。」

「难不成这就是你的任务?这倒是有点新奇,不过,这有什么用呢?」终于还是有人要问了,难道你不想问吗?

言姐没有理她,接着说:「那天晚上我可遭罪了,怎么睡也睡不着,那种感觉让我感到莫名的兴奋,尤其是那枚干瘪的枣是会泡胀的嘛,它在里面不停的胀,感觉像是有个东西在动似的,同时感到似乎从里面流出来什么似的,可惜我看不见。一直折腾到凌晨5点钟,下体的感觉渐渐麻木了,也或许是我流的东西太多了,整个身体都已经虚脱了,没有力气了,渐渐的昏沉起来。正在这个时候,夫人把我给唤醒了,我天天早上六点钟都要准时跑步的。在我朦朦胧胧的时候,夫人把我的阴唇拔的出奇的大,我感到了阵阵的刺痛,然后,她用镊子将胀的饱满枣取走,上面有白色的,还有血色的,估计是我的阴精和我的处女血,后来我听说老将军就这样没有清洗原汁原味的吃掉了。以后这件事我干了整整两年,不过在刚开始的半个月里,我没有额外的服务,下体没有经过大一点的刺激,所以只能放一个枣,而且整整流了半个月的血,虽然每次都不多。过去这半个月,每逢初一、十五就要和将军作一次爱,而下体的枣也随着增为三个。说起来你们或许不相信,人家将军不愧是当过八路的,都七十好几的人了还能坚持半个小时。」

这时不知是谁在开玩笑,笑着说:「都是你言姐的功劳!」随后大伙笑成了一片。

言姐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得问:「你们还想听不想听了?精打叉,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搞的?记得第一次和他搞的时候,觉得他很温柔,我想假如我没有他也许我不会对性这么渴望,也不会加入到服务--性行业,人家当大官的就是不一样,小弟弟长得就是大,当他第一次掏出来的时候,我都给吓坏了,幸亏人家见多识广,知道我是处女,所以,格外小心。当时我知道我的下面可以塞进一枚枣去,可谁知道这么大的东西也可以进去啊。」

接下来我听到的就是七嘴八舌的声音,但是呼声最高的却是「他的小弟弟到底有多大啊?」

言姐笑着说:「我出道这么久以来,再也没有见到过如此的小弟弟,或许那过真是天下奇品吧,长也不算太长,勃起的时候大约有16公分吧,不过,很粗哦,我用一只手掐不过来,大该有20多公分吧,不过,自从他帮我开包了之后,我的阴道内就再也没有处女膜阻碍了,里面还可以放三个枣,这种事我重复作了两年。」

忽然间,我听见里面有人说话,「湿了,湿了,湿了……」

接着门打开了,从里面陆陆续续出来四个美女,陆陆续续到浴池里冲澡,妆扮好,穿上性感的衣服,也便开始了整个晚上的生意。

我知道她们要走了,同时,我还知道明天下午5点钟,她们肯定还会有另一个亲身故事,只不过她们永远也不知道有一个我在偷听罢了。

时间过得真快,她们的故事,又在等待中开始了。

这次是容姐的故事,容姐似乎很会说故事,开场白都不一样,刚开始就说要问大家几个谜语,说是和情节发展息息相关的。

容姐问:「裸体女人在雨中跑步,打一成语」

接着我就什么也听不到了,除了床的响声外。

容姐说:「还是我来告诉你们吧,是」空穴来风「;再给你们出一个」王昭君出塞「,也打一个成语,怎么样,又不知道了吧,告诉你们,记住了,是因地(阴蒂)制宜(异),就是说把阴蒂放到异域去了;为了更好的烘托一下这里的气氛,我就在讲一个,」一个裸体女人坐在石头上是什么啊「?看来你们是猜不倒了,是」因小失大「啊,就是说阴部小,石头打啊!」讲到这里同寝的其他三个妓女都笑的前俯后仰了,有人还接着起哄,「再将几个黄段子」。

容姐笑着说:「假如想听黄段子有的是,既然你们这么捧场我就在给你们再讲一个,伟大的领袖毛泽东有这样一首诗--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据说这是毛主席给江青写的情诗,而段子就在最后那两句,充分发挥你们的想像力,」仙人洞「、」险峰「到底是什么?」这个时候下面已经笑得一团糟了,容姐接着往下说,「其实,无独有偶,我们可爱的领袖邓小平,以前也提出过什么--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和我毛委员真是异曲同工啊!是不是没有想到我们女人的身体存在着这么多的巧合啊?」

容姐不无自得地接着说:「你们还想听吗?我看算了吧,否则,你们的肠子都要笑烂了。」

「容姐,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啊?」不知道是谁问的。

容姐说:「这也正是我说这些黄段子的原因,假如一个正常的人整天在这种环境下活下去,会不会疯啊?我工作的地方就是这么一个大染缸,我是一个国营织布企业的纺织工人,在那种环境下,不知道怎么地人都似乎疯了似的,里面的那工人,不管是结婚的没结婚的,还是领导非领导,整天围着你屁股后面讲这些黄段子,而最为可气的是每次有布头的时候,他们总会来上一句,怎么样够不够,而且动不动就动手动脚的,摸你屁股,抓你把乳房,他们就满足了。后来有一件事,使我下定决心离开那个鬼地方,我们厂子里面有个小姑娘,只有十八岁,长得可白净了,人见人爱,可是却被我们的党委书记--老韩头子--给强暴了,由于老韩头子在法院有人,便判了个证据不足,驳回上诉了。」

「可是你走了之后,还不是当了妓女,照样被人干?」

「但是,我拿到钱了,不像那碗饭吃的都是气!」容姐调了调情绪,接着说,「我是怎么成为妓女的呢?说起来也是拜党所赐,正当我无处可去的时候,有一笔买卖找到我头上来了:那天我正在喝咖啡,一个机关领导模样的人走了过来,说是让我演一出戏,给我10万人民币,我付出的可能会是2个月的牢狱之灾,我当时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个嫖我的人是某市公安局的副局长,而找我的那个人就是局长,局长听说副局长可能要提升为正局长,便出此下策,正当我把副局长的老二舔硬了,党的人马就来了,所以第一次卖淫完事之后,我还是个处女。不过,这还不是我最幸运的事,后来那个副局长被训斥了及句,就给放出来了,说什么看在是领导的份上,日后肯定会严于律己,本次就不予追究了。而我卖淫的案例也因此而没有立案,所以直到今天我还是一个没有前科的良民。听里面的姐妹说的,抓到妓女的通常的做法,是罚金5000元,但假如交待一个嫖客或妓女,就会少交1000元。告诉你们一个关于抓鸡的小故事,听说每次行动,他们都会自备照相机,有很多人还又抓又挠的,听说里面有个姐妹有性病,所有的警察都跑到卫生间里头去了。」

「那容姐,你的第一次给了谁了,你还记得吗?」

容姐不气也不闹,接着说:「有一个富翁,要给他的傻儿子找个女人玩玩,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去了,很多人去应征,可惜很少有处女,所以,当我去的时候,富翁就答应我了,给了我10万人民币,可是,我真没有想到他的儿子是那样的傻,我本来以为性是人的一种本能,可是他的那个傻儿子,看到了阴道竟然不知道做什么,他老爸告诉他后,他将软绵绵的老二放了进去,一会儿,你别说还真硬了,不过,接着他的那个傻儿子说,爸爸,我要撒尿,于是他的儿子就在我的那个地方撒了一泡尿完事,整个下身别他弄脏了,尿也冲出了少量的血,我当时暗自庆幸还可以卖一次,没想到下面的事,让我的希望彻底破灭了。那个富翁牵进一条叫德国黑的狗,那狗长得和驴差不多大,老二也大得出奇,不知道他给他的狗吃了什么东西,那只狗见了我就往上扑,一开始富翁让我仰面朝上躺在沙发上,那只狗就趴在我身上,前肢就搭在我的乳房上,那只狗熟练的将它的老二,插进了我的下体,我感到有一种撑爆的感觉,随后,它的老二在我的下体里以每秒钟3次的速度抽插着,在很短的时间内,我就迷失了自己,觉得整个灵魂都不复存在了。随后,我还做过像狗一样爬着的动作,至于后面我又做过什么我就不记得了,不过,隐约记得似乎狗的精液比人的烫,整个过程过我也不知道对了多少次,只是当我清醒的时候,我见到了一地的白色的东西,夹杂著片片落红。也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家的,只记得回家后,一个星期下体都有那种灼热感,彷佛那只狗还在射精,再就是大小阴唇肿得大约有指头肚子这么厚,等好了以后,我一直留恋狗的老二射精的瞬间,整个鬼头填充在里面,塞得满满的,那种灼烧感,那种往外拔的刺痛感,至今仍让我念念难忘。我喜欢这种充实感,所以,我当鸡了!」

讲到这里,容姐问:「湿了没有,我敢打保票你们肯定不用我请吃饭。」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昨天她们说话的意思了。

接着她们都出来,出去上班了!

这天下午,听了她们的故事,我也有些熬不住了,就决定也出去寻找些野味。在深圳这个地方只要你愿意找个人陪你睡觉还是比较轻易的,不过,我只是个自由撰稿人,根本就没有足够的钱,可以像王朔那样理直气壮的说,我是流氓我怕谁,我只是找个像我一样寂寞的人陪我睡一觉,满足了她也满足了我自己,今天晚上运气不错,在一个小酒吧,我找到了一个很南方的小女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和她对坐喝个不停,随后自然在一家旅店同居了,当时,那个小女人喝的事太多了,所以,我干什么事,她都没有反应,由于我憋得太久了,也就没有顾及太多,趴在她柔软的身体上大干了一场,干了几次,我也不知道了,只是看到她的阴部再也盛不下一点精液了,成股的精液从她的两腿之间留下来,随后,我也感到累了,就抱着她睡了。

第二天早上,那女孩子从我的双臂之间摆脱出来,她一动,我也醒了。她看着我俩赤身裸体搂在一块,就问我:「昨天晚上,你真的把那个丑东西方进去了?我可正在危险期呢,不行,被你害死了,万一怀孕怎么办?我可正在上学呢!」随后,扒开阴部仔细地看,看到正片的阴毛像是被涂了摩丝一样,紧贴在皮肤上。接着裸体起身预备洗个澡,我抓住时机,亲吻她的嘴,随后又是一番云雨,只觉得她的汗和我的汗水混和到一块,大约半个小时以后,那女孩子会过神来,深情脉脉的看着我,说:「我要去上课了,你有电话吗?我们以后还会再联系吗?」我笑了笑了,她接着说,「算了吧,我就知道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占完了便宜就会走。哎,我怎么会碰到你这种坏男人呢?」说着用眼睛瞟了瞟我,我很坦率地说:「其实,我也很像碰到你,缘分嘛,不可琢磨,我相信我们之间还是有缘分的。」

和那个南方小女孩分手之后,已经是凌晨六点钟了,我回到房间的时候,那四个妓女已经回了,并且已经熟睡了。带着满身的疲惫,我倒了一杯咖啡,喝了一口,提提神,在电脑面前写着可以给我带来生活费的文章。这种生活已经使我分不清生活的本身了!

以后,我又陆陆续续的窃听了功姐和德姐的故事。

先说功姐的故事吧,功姐可了不起了,以前在机关里工作,是个标准的白领丽人。她的顶头上司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按理说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但是,他是从上面退下来的,枝大根深,没有人敢有疑问。他有个宝贝儿子,是个花花公子,人称阿舍。在这个单位上班的女士,都遭到过他的性骚扰,可是没有办法,谁叫人家老爸有本事呢!很多女士都争着结婚了,到最后,整个机关里面只剩下了功姐一个没有结婚的,所以,也就成了阿舍目标;再加上功姐本来长得就漂亮,如此一来,就会三番五次的遭到阿舍的性骚扰,苦不堪言!后来换了几个工作,都不能逃出阿舍的势力范围,被逼无奈当了妓女。可以说功姐的遭遇没有什么曲折,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我想功姐下面的这个故事,你肯定会感爱好。

有一次功姐姐了一个赔本的买卖,说起来也是新鲜的。功姐人长得没得说,身材又好,所以价码也比别人高,再加上她的党员气质,一个晚上最少也会挣800元,当然,往往是找几个客人。这次她做的这个买卖的对象是一寝室的大学生,本来她不想答应的,后来一想他们都是处子鸡又没有性病,就同意了。他被一个寝室8个男人给包了,讲好了是800元。后来他整个晚上都献给了这8个小畜牲,他们轮流干,从来没有让功姐闲过,后来听功姐说凡是她身上有的洞他们都插过,那次她也是第一次尝试了肛交,本来她拒不答应。可是面对8个猛虎般的青年,不得已只好同意了。不过,也幸好功姐同意了,否则,事后就不仅仅是在床上躺3天了。那天晚上功姐真是惨了,凌晨5点钟,她给我打了个电话要我去接她。当我看到她的时候,她趴在那个地方一动也不动了,衣服凌乱着穿着,估计是那帮大学生帮她穿的,浑身发着一种让人恶心的气味,她根本就站不起来了。我扶着她,打的回家。幸好是在凌晨,天还不怎么明,所以,我猜想出租车司机并没有发现功姐没有穿内裤,并有白色的液体流出来。上出租车后,我打开功姐的手提包,从里面拿出整卷的卫生纸,拨开十几层放在手里,然后,一下子贴在功姐的下体上,因为我怕会弄湿出租车的后座。

好不轻易捱到家,功姐都彻底没有什么知觉了。幸好她的其他姐妹没有在家,否则,这一定会成为大家的笑话的。我把她躺在沙发上,以便于她体内的精液可以顺利的留下来。我扔掉了那早已浸湿的卫生纸,找了一个小碗在她的下体上捂了半天,捂出了整整半碗的精液,然后,我把她抱进浴池,帮她清洗了一下外阴,按照言姐的步骤。随后,找了一条干净的内裤帮她穿上,抱会她自己的床上睡觉。在我处理我了这些事,功姐的其他的姐妹还没有回来,或许,生意比较好吧。而功姐在整个过程过出了喘气没有任何反应。我把那半碗精液放在了冰箱中保存,以备有什么需要,其实,只是为了取消功姐用的!

不过,大家放心三天后功姐用可以接客了,或许,你就被她服务过呢?

下面是德姐的故事,虽然年龄是妓女的大忌,但我还是知道德姐是最年轻的一个,大约只有十八九吧。德姐和现在的女孩子一样,总是大大咧咧的,很叛逆,总拿家长的话不当回事。正天和一帮狐朋狗友在一块喝酒、蹦迪什么的。结果有一次被人在就下了迷药,被一个港台老板给奸了。当我们可爱的德姐醒来时,发现下体赤裸着,并有一片一片地落红,整个阴唇往外翻着,红红的,肿肿的,整个阴道内部的娇嫩红肉把整个阴道给挤满了,最为可气的是那位该死的港台老板的精液还不断的从阴道里渗出来,不过,接下来,我们德姐的表现是我吃了一惊。她很快就稳定下来,哄住了那个气大财粗的,说:「自己的卫生纸没有了,要出去办一些女孩子要办的事,晚上在这里相会。」谁知那个富商就那么傻比,居然相信了!

而德姐利用这半天的功夫,去医院做了一个尿检,证实里面却有使人昏迷的药物;而后又做了一个精液dna检验,根据这两样证据,即便是没有任何的认证,在我们大陆也足可以判她的刑了;更为重要的是德姐还没有满十六岁,强奸幼女在中国是要枪毙的。而后,德姐来到宾馆找到了那位富商,告诉他,「你这是强奸,虽然没有运用暴力,但使用了其他的手段,况且,我还没有成年,你最坏是要枪毙的。但是,我不是那种损人不利己的人,所以,只要你给这个账户汇进15万美金,这件事就算完事,否则,法庭上见!」德姐这番说辞恩威并用,有理有据,的确让这位在商场中打拼了多时的港商有些汗颜了!

港商强作镇静地说:「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实是我强奸你了;而不是你在向我卖淫呢?你不用在这里唬我了,你以为我是唬大的嘛!」

「我就知道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德姐笑着说,「你自己看吧,这是我的化验单。当然这只是复印件,真正的我是不会带在身上的。我想着点证据足可以告倒你了。」

「你是金屄,还是银屄啊?这么贵!」

「假如你要买的话,我不卖;我知道它不值什么钱;这些钱不是用来买我的屄的,而是换你生命或者十年自由的。不好意思,我现在改变注重了,我要20万美金。」

就这样我们的德姐成功地从富商那里诈取了20万美金,大量的金钱的刺激终于使德姐走上了鸡的道路。现在她才十八九岁,以后的路还长着呢!真不知道她的明天会是什么样。

在这四个妓女里面,德姐是最爱美的一个了,她经常说,再减掉1.5斤她就拥有最标准的身材了。她也一直在努力着。天天辛劳了一晚上,刚回到家里,就在跑步机上跑半个小时,她的身材真是没得说,不过,无论她怎么努力,似乎总和标准的体重差1.5斤。后来,她才知道天天吞吃的10到15口精液,使她不可能完成减肥的任务。所以,直到今天我想她还是差1.5斤吧?

言姐和我关系最好。她又一个梦想,就是拚命的赚够钱,期待着有一天可以从良。她并不希望自己将来的老公怎么爱她,甚至也并不希望自己会有老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不相信银行,她将自己辛辛劳苦赚的50万人民币放在我这里。我了解言姐的脾气,经常会和自己顾客翻脸,所以,她经常浑身是伤。我知道假如嫖客喝多了,很有可能言姐会吃亏的。综合很多的情况,我给言姐买了一份人寿保险,受益人是她的父母。

可是随后不幸的事发生了,言姐卖淫碰到了一个便衣,可问题不是言姐被劳教,而是言姐被便衣掏出枪来枪毙了。具体的情况似乎是这样:言姐和一个便衣做爱,大约有一个多小时吧,各种的姿势他们都试过了,整个的做爱过程全是在公园里发生的。事后,言姐很认真地问他要钱,便衣便掏出了五四式手枪。言姐没有见过真枪,所以不知轻重,以为是拿假枪吓她。言姐就勇敢的往前走了一步,说:「警察有什么了不起,警察嫖妓就可以不花钱了吗?」便衣听完了大怒,只听「砰」的一声,言姐就永远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后来,我处理了言姐的后事。

随后,传来了容姐的喜讯:容姐恋爱了!这个消息对于我们来说,当然是个喜讯,虽然,妓女不是什么好女人,但是找个好的归宿是所有女人的梦想!后来,我们举办了一个party庆祝一下。

为了安全起见,我去调查了一下那个小子的资料:大四的学生,曾当过学生会主席,中共党员。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优秀的大学生,会要一个妓女呢?

后来的事证实了我的预感是正确,那个小子骗走了容姐所有的财产。容姐受此打击彻底地崩溃了,看来将要在疯人院里度过她的下半生,不过,由于没有付那笔昂贵的医药费,容姐终于有一天在街头安静的去世了!

而功姐和德姐后来我就没有再见过,而由于言姐和容姐的非凡境遇,我知道了她们的名字:一个叫罗言,一个叫陈容。

而我至今仍是一个落魄书生!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 (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