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上邻居的老婆

打牌月入5000-注册就送28元

暑假到了,天气也渐渐的热了起来。

三十岁的刘红,独自一人在家,丈夫出差,她没事,回到娘家。

我就在她娘家的隔壁。

我早就对她有想法了,很想***她,这次机会来了。

一次,她坐在外面,蹲下身子,顿时超短裙裏的白色内裤露出,我特蹲下身子偷偷的看,我终于看到她的阴毛。

她也似乎发现我在看她的下面,便站了起来,我真的很少性,便想强姦她。

2000年六月。

我偷偷的溜进她的房间。

「刘红,你睡着了吗?」我轻声的问。

「刘红,你睡着没有?」我再次轻声的问。

刘红没有回应。

刘红拉过一层薄床单盖住下身,脑中想着前两天在同学小徐那儿看到的成人杂誌上日本女学生的裸体,开始自渎手淫。

同时我也张大耳朵,保持警惕,聆听着刘红的呼吸动静。

刘红身高162公分,体重45公斤,三围是34B。

23。

34,皮肤白嫩,外貌清秀。

刘红总觉得自己的乳房不够大,事实上她的乳房虽不是什麽「波霸」,但小巧玲珑,坚固尖挺,十分漂亮。

刘红多已睡着。

天热了,卧室门大开,刘红仰卧时,我可清楚的看到薄睡衣下隆起的小乳峰,性感便会油然而生,阳具开始胀硬。

现在我在薄被单下,正用手上下摩擦着自己胀大的肉棒,想像着自己的阳具插入了那杂誌图片上的日本女学生的阴户裏,时缓时急的抽送┅┅刘红似已熟睡。

但不知为何,我总有一种感觉,刘红并没有真的睡着。

几分钟后,那快感来了,我便用已脱下刘红的白色内裤,包住龟头射精。

连着几天,我每晚偷看时,发觉刘红的睡姿一天比一天更撩人。

有时薄被单掀开一角,露出半条白嫩的大腿;有时睡衣上撩,露出腿叉间的三角小内裤,可清楚的看到她大腿间、小腹下坟起的肉丘轮廓。

这晚我发现了更多,刘红的被单掀开了一半,露出白嫩修长的右腿。

睡衣右襟也敞开着,一只尖尖的小乳房全部裸露在外。

「太美妙了,太性惑了!!」我心在狂跳,我的生殖器立即发硬,我站在刘红的窗户口,眼光盯住刘红的玲珑小乳房。

粉红的乳头翘立在白嫩的小乳房上,性感极了。

虽然以前曾在图片中见过女人的乳房,但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的真正乳房。

看了好一会,我感到强烈的需要,阳具越来越硬涨,我马上回到自己床上,取出枕下的小毛巾,预备手淫,但还来不及摩擦,肿胀的龟头便已一突一突的射了出来。

第二天,我特意早点溜进她的房间,脱去内裤,抚弄几下阳具,鸡巴就涨大挺立起来。

我藏在门后,让左腿和半条涨硬的生殖器裸露在外。

一会听到刘红上楼,看到刘红站回到她床上。

我马上跑上去,捂住她的小嘴,说别叫,不然我强姦你。

她吓的花容失色。

我叫她脱掉内裤,她不肯,我用手一下撕掉她的内裤,这时她昏了过去,我把抱上床,下体裸露着,双腿併拢,当中夹着一只肥白玲珑的肉蚌!这是物品第一次看到真的女人阴户,心中一阵狂喜。

她的阴阜上有一小片稀短的柔毛,阜下的两片大阴唇肥白鼓涨,光致无毛,当中紧夹一条粉红裂缝,缝间似有闪亮的花露。

她双腿合拢,在一前一后轻微的互相磨擦,她的两片大阴唇也随着大腿的动作而缓缓的彼上此下的蠕动。

我马上把鸡巴放到她的阴道裏,快速的抽插,她在我的抽插下醒了,我说你的妣好紧我好舒适,你的妣裏开始慢慢的流出淫水,不一会,我终于射了,接着拍了照片。

便流下话假如你不想你的老公知道,最好都听我的。

晚上,我来到刘红的房间,她马上过来帮我,脱掉衣服,随后自己也脱掉,我的眼光盯注着刘红大腿间肥涨的肉瓣,足足有二分钟之久,然后我回到床上,全裸侧躺在床上,面向刘红,双眼盯着她裸露的下体,手握十四公分的粗壮肉棒,飞快的上下磨擦┅┅第二天,我打电话叫她到我的卧室裏,我裸体仰卧,一手握着挺立的阳具,缓慢的上下抚摩。

这回轮到刘红,她就站在我的房门口,盯望着粗壮生殖器,她伸手在自己的阴户肉缝间往返拨弄自慰,直到性高潮来临,才回床就寝。

我俩白天都装着什麽事都没有发生过,和平常一样。

进入她的房间,发现刘红全裸的仰卧床上,似乎已真的睡着。

她的肉缝间显得很潮湿,右手食指仍插在紧合的肉缝裏,右腿向床外伸出,右小腿悬蕩在床沿外。

这次我立即走进刘红卧室,站在床边,大腿紧挨着刘红悬在床外的小腿和膝盖,目注刘红的肥白小,掏出铁硬的鸡巴,上下磨弄。

一会,刘红动了,她睁开美目,注视正在她床边手淫的胀挺鸡巴。

她用膝盖轻轻的上下磨擦他的大腿,插在缝中的手指也开始蠕动,拨弄裂缝中的肉芽。

我右手套弄鸡巴,伸左手抚摩刘红的膝盖和小腿。

半晌,我的手上移到刘红盖上的白嫩的大腿上,那感觉真好。

我忍不住了,开始射精,射得刘红的大腿上全是精液。

她发出稍微的歎息,肉缝中涌出一大股半透明的温润花蜜。

下一夜,我裸体斜躺床上,手抚鸡巴上下摩弄,刘红全裸的站在我的床边,大腿紧贴我伸出的左腿,玉臀不住的向扪盖在阴户上的小手耸挺┅┅接下来的几夜,两人轮流去到对方的床边,盯着对方的性器,同时手淫,直到两人都到达高潮。

这天是星期六,刘红丈夫有应酬,要深夜才会回家。

和前几天一样,我站在刘红床前,望着刘红的裸一边手淫,一边抚摩刘红的小腿、膝盖、和膝盖上方的大腿。

这次我大胆的,沿着大腿,渐渐的向上摸┅┅刘红发出呻吟,一任抚摩她的白嫩大腿。

得到刘红的默许,我便更向上摸,手掌微微见汗,瞬间便摸到了紧邻阴户的白嫩大腿内侧,随即我便大胆的将手掌移盖在刘红的阴户上。

刘红的反应是缓缓将身体向床内边移动,让出卧床外侧的空间,让我登床。

我意识到这无声的邀请,便在刘红身边侧卧下来,将右腿伸进刘红的白嫩大腿当中。

我已不再能克制心中对刘红的羡爱,一语不发的,我亲吻了她。

这是我第一次吻女人,她也是第一次被男人亲吻。

不是湿吻,只是像初恋的情人,浅浅的四唇相贴,但这接触已足够撩起了这对处男处女的更浓炽的情欲。

我们彼此轻拥着,伸手摸弄对方的异性裸体。

我开始温柔的抚摩刘红胸前挺立的一对小乳房,她伸手他胯间,小手捉住早熟的粗硬肉棍,上下套弄。

两人都发出愉快的呻吟,四片嘴唇轻贴,一再温柔蜜吻┅┅刘红的乳房呈角锥形,柔嫩而富弹性,一手摸揉刘红的嫩乳,另手伸进她的大腿间,手掌捧托着她的肥嫩肉户,中指伸入两片柔软的大肉瓣当中,探弄满是爱汁的肉缝。

刘红一手搂住我的颈项,轻抚我的颈背,另手探索我的整个阳具,鼓涨的龟头、粗热的棒身、和棒下涨鼓的球袋。

我俩呻吟着,四唇一直轻轻的贴吻着。

从最近几天来相对自慰时的观察,知道的刘英喜爱,我模拟着她的动作,用手指往返轻擦花唇,又不时将食指指尖浅浅的捺入小入口,用指尖蘸泄了眼中爱液,在秘洞口轻柔的磨旋擦拭。

「啊┅┅天哪┅┅好美┅┅真舒适┅┅不要停┅┅比我自己摸更舒适┅┅」刘红舒气如兰,在耳边轻说,同时玉手握住的翘硬鸡巴,加快套弄。

在刘红柔软小手的抚摩下,没多久我便感到龟头一阵酸痒,炽热的阳精狂喷而出,像高射炮似的,一次、两次、三次、射上的刘红乳房,然后便遍洒在刘红平坦的小腹上。

就在这时,我感到刘红的妣眼中渗出一股暖和的液汁,沾潮了我的整只手掌,刘红也到了高潮。

「我也好舒适┅┅前几天我自己用手摸那裏时,一直在想,假如是你在摸我,不知会是甚麽感觉?可能会更舒适些吧!┅┅现在我才知道,远比我想像中的更好┅┅」两人都倦了,相拥睡去。

我的指尖点蘸了刘红英眼中分泌出的花蜜,在小入口四周温柔的抚弄磨旋┅┅发出愉快的呻吟┅┅两分钟后,刘红轻声说∶「再放进去一点。」

我小心翼翼的将指尖挤进刘红的柔嫩眼,指尖立即被又嫩又湿的肉密密的裹住。

刘红发出一声轻呼∶「啊!┅┅┅┅就放在那儿不要动┅┅哎┅┅」一会不到,我觉到刘红的阴道中涌出温润的爱液,湿软的肉包住指尖,有节奏的一张一合。

我感到无比的性感,被刘红握住套弄的鸡巴立即射了出来。

下一晚,当我小心的将指尖放入紧凑滑润的眼入口处磨旋时,刘红耸起臀部,小便吞没了手指前端的第一节。

她发出哼声,似是有些抱怨的说∶「用两根手指!┅┅粗一点┅┅我想感受一下┅┅那可能跟你的鸡巴差不多┅┅」我将中、食指併拢,小心的插入刘红的眼内。

太紧了,只能勉强插入手指前端的两公分左右。

她开始颤抖,不能自控的耸动阴户,想让小吞入更多。

「哎┅┅好舒适!」刘红说。

她的肉紧夹着我併拢的手指,她不住地耸臀部,同时配合她的耸扭节奏,玉手紧握我的鸡巴上下套弄,她喘息着问∶「,这像不像是小在套弄你的鸡巴?」「刘红┅┅我不知道,我没被套弄过┅┅噢,刘红,你这样弄,我好舒服。」

一会,俩都到了高潮。

她拿起我插入中的手,将食中两指併拢,仔细的看了一回,说∶「它们还是没有你的鸡巴即麽粗。

我真┅┅好想┅┅要你的鸡巴插进我的裏试试,不知那会是什麽味道┅┅可惜你是我丈夫的朋友,我们不能那样做┅┅」2000七月。

继续着睡前的性抚爱。

每夜我都会爬到刘红床上,温柔的轻吻刘红的软热樱唇,互相用手抚摩对方,直到两人都高潮满足。

她移动臀部,我也相对的调整了身体位置。

我的硬挺的鸡巴现在已兵临城下,正对着刘红英大腿间的肉缝。

她握住我的粗壮肉棒,小心的用龟头擦弄她的湿透了的花唇内外,性器官的直接接触,两人都感到前所未有的愉快┅┅我觉得阳具在暴涨,几乎有要射出的感觉,刘红也觉察到了,她迅即改成仰卧,分开大腿,将我拉到她身上,我的龟头正好顶在她的眼上。

两人都有如同触电的感觉,不禁同时发出愉悦的呻吟。

「啊┅,真美,真棒!」刘红喘息着说。

真是美妙得不可思议!」我喃喃的说。

我开始向内顶,大龟头的一半已顶进了刘红的眼宋祖英警觉的迅速的挪动臀部,我的龟头便脱出阴道入口,挺硬的肉棒向上翘着,用刘红手按住他的屁股,挺耸阴部,两片肉唇夹住棒身,棒茎的下沿在满是蜜汁的肉缝中,像拉锯似的往返磨擦,我俩都感到美妙极了。

她在我耳边轻语∶「我也好想你插进去┅┅可是你知道我们不能那样做,我┅┅这样不是也很舒适,是不是?」她喘息轻哼,臀部上下耸挺,感受着粗硬的男根磨弄花唇和碰触裂缝内小肉芽的快感┅┅「红,我要射了!」她放开了紧按在我屁股上的手,他撑起上身,鸡巴像一座藏在两人腿叉间的的小钢炮,弹发连珠,尽数射在的乳房和小腹上,还有几滴远落在刘红的脸上仲夏夜的小阁楼上,每夜却都布满了浓浓的春意。

这夜,我手握翘涨的阳具,紫亮的龟头在刘红溜滑的莲瓣间,温柔的上下磨弄。

「刘红,假如插进去┅┅只插进一点点,不知会多麽好受?!」我细声的说。

「我也一直在这麽想,那一定很美妙┅┅可是我们不能那样做,我也怕会怀孕。」

刘红轻声回答。

「可不可以试一次,就只一次,插进去一点儿,马上就拔出来,那样一定不会让你怀孕。」

「嘘┅┅不要大声┅┅你磨得我好舒适┅刘红耸动阴户,配合我的磨研∶「你一说到要插进去,我就感到来了┅┅」我也感到十分性感,肉棒加快的在缝中拉锯似的往返磨擦,一会两人便都到达高潮。

射精后,我的肉棍没有软化,仍继续往返拨弄肉缝中的小肉芽,俯下头来吮吻刘红的小乳峰┅┅下午刘红的丈夫有商务接洽去了台北,要星期日下午才回。

刘红脱去奶罩,将我推在她床上仰卧,除下我的内裤,伏在我身上,将硬胀的鸡巴捺入缝中,扭动臀部,让鸡巴在肉唇间往返拉锯磨擦。

刘红停止亲吻,双目注视我∶「我一直在想插进去到底会是甚麽感觉。

八月九日,星期三。

入夜,小阁裏,我正伏在刘红的白嫩裸体上,温柔的和她亲吻。

现在已学会避免压痛我心爱的刘红,我用手肘和膝盖支撑着自己绝大部份的体重,胸膛轻轻的贴压着刘红的玉乳,我们小腹紧贴,充血的粗硬鸡巴在湿淋淋的肉缝中来回拉锯似的磨弄。

它一再碰触缝中伸出头来的小花蕾,她的喉中发出如怨如诉的呻吟。

「刘红,你真美啊!我好爱你刘红!」「,你也好俊!┅┅我的大鸡巴好弟,我也好爱你!」她挺耸着阴户,配合的臀部起伏,玉手抚摩头和背部∶「,我快要出来了,你可不可以像上次一样,将鸡巴全插进去,这次在裏多停留一会,让我感受鸡巴插在裏面的滋味。」

一语不发,立即温柔的照办。

刘红分开美腿,提高膝盖,我的鸡巴头对正眼,耸动臀部。

十秒钟后,十五公分长的肉棒(是的!暑假以来它又长了一公分!)全条进入了刘红的紧凑小肉洞。

我觉得软湿的肉壁在颤抖,我让它停留在裏面,静止不动,那感觉真好!「可不可以进出动两次?┅┅我们动两次就停,那样┅┅大概不能算是真的.」刘红有些心急的恳求的说。

「OK!」我立即行动,将生殖器缓缓地全条拔出,然后迅快地又再插进去,一次插个尽根。

「啊┅┅啊┅┅好棒┅┅我就快来了┅┅」我又再度缓缓全条拔出,然后缓缓的全根插入。

「啊┅┅我出来了┅┅裏有根大鸡巴┅┅出来了┅┅」她喜悦的轻呼,声音越来越弱,花心涌出了一股温润的蜜汁。

我觉得阵阵快感自插在肉中的鸡巴上传来,但极力忍住,直到最后一瞬,我才迅快拔出射精。

最先的两滴远射到刘红的嘴角上,其余的便喷洒在她的乳房和小腹上。

她用手背擦去嘴角的精液,胸乳起伏,心跳加快,脸上露着开心的微笑。

稍停了片刻,她平静的说∶「真是太棒了!┅┅我们几乎┅┅像是在真的┅┅」「刘红,似乎是一次比一次的感觉更好、更舒适。

上次我几乎马上就要在你裏面射精,这次我已不那麽心慌敏感,比较可以控制,但我们还是得十分小心。」

她坐起身来,向我微笑,我用手扶住刘红的白嫩臀部,鸡巴像正待发射的火箭一样的挺立着,棒身晶莹油亮,儘是刘红刚才高潮时泌出的沾滑花蜜。

她耸动阴户,让龟头在肉缝上下磨擦,碰触缝中的小花蕾。

肉缝中儘是潺潺的沾液,这次她的阴户抬得略微高了一点,紫亮的龟头意外的滑溜到肉瓣下方微微下陷的小眼上,龟头刚好顶住了小的入口,刘红一坐下,铁硬的肉柱便顺利的顶进了她的紧滑阴道。

刘红「噢」了一声,感到又胀、又美,她注视着俊美的我,俯下来和我湿吻,旋扭臂部,我也立即耸挺臀部,让鸡巴深入。

我耸了几耸,阳具便已全根进,龟头紧紧的顶住刘红花心深处的软肉团。

刘红中断了亲吻,在我耳边轻声的说∶「我想要再泄一次,你可以像上次那样抽动,这次可以多动几次,让我们尝试一下真正是什麽感觉。」

「好的,刘红,这次我会待久一些,多做几次!」「只要不在我裏面射精,多做几次没关係!」我简直不能相信性感漂亮的刘红竟真的要和我,而不是像上两次一样,只是插进去不许动,或是插两次便得拔出来。

伏在我身上的刘红的臀部已开始摇摆蠕动,我也开始缓缓的耸动臀部,配合刘红的动作,阳具开始在紧暖滑腻的小肉洞中作半进半出的活塞运动。

「啊┅┅啊┅┅弟┅┅好美┅┅从来没有这样舒适过┅┅」刘红喘息着说∶「太棒了┅┅啊┅┅噢┅┅」从刘红的表情和呻吟,我知道刘红确是十分的畅美。

;刘红像骑马似的跨坐着,我伸手抱按在刘红的白嫩坚固的屁股上,帮助它上下起伏,配合我阳具的耸挺。

我感到她的肉洞好紧,幸好裏面十分润滑,才不碍鸡巴的抽动。

两人都闭着眼,享受每一次抽插的奇妙美感┅┅我们遂渐增大了进出的幅度,加快了抽送的节奏┅┅我睁开眼看看刘红,只见她闭着眼,头稍向后仰,小口微张,一对白嫩的乳房上下幌动,喉中不住发出低沈的「啊┅┅噢┅┅」的轻哼。

过了一会,忽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刘红拚命压住嗓门,低声的叫。

她全身颤抖,阴道痉挛,肉壁一张一合的吸吮他的阳具,温润的爱液泉涌而出,小发出「叽咕叽咕叽咕」的性器磨擦而发出的春声。

我再耸顶了廿来次,龟头突感到一阵前所未经的酸痒,我知道快要射精,「啵」的一声,赶紧拔出了阳具。

刘红觉到我的拔起,发出一声失望、不情愿的歎息。

阳具才拔出,便似喷泉般向上方射出。

刘红瘫软的伏在我身上,情致致的湿吻我,我索取刘红的丁香小舌,刘红让我含住吮吸。

半晌,刘红说∶「假如刚才你射在我裏面,那我们就完全是真的了,不知那会是怎样的好感觉?我真希望我们可以试一次┅┅但那样太危险┅┅绝对不行的┅┅」说毕,很快的便沈沈睡去。

我从来没有这样愉快的射过。

那快感不是自渎、或是祖英替他抚摩、或甚至是在刘红阴户外磨擦出精的感觉所能比拟。

鸡巴在祖英的肉中尽情抽插后射精,感觉上是那麽的憩畅满足,和自渎后的那种空虚失落的感觉,完全不同。

猛操邻居的老婆三八月十九日,星期六。

这夜我轻伏在刘红的裸体上,我俩情致致的蜜吻,互相含吮对方的舌尖。

刘红将我推下,伏在我身上,重新将我的粗硬肉棒紧夹在濡湿的莲瓣中,眼神中有着雾似的迷离,望着我微笑。

「我一直在想前几天我们的情景。」

刘红轻轻的说∶「是那麽的美妙,那麽的愉快,为甚麽那麽美好的事,却偏偏要说是什麽,不可以做?我一直在想,要再和你那样,要畅畅快快的,很多次!」她一面说,一面玉手握住涨硬的鸡巴,将龟头套她的小眼裏。

「刘红,我也一直在想要和你尽情的!」我兴奋的回答。

肉紧紧含住乒乓球大小的龟头,刘红的小舌舐着我的嘴唇,我轻缓的耸动臀部,鸡巴的前半段在多汁的阴道中一进一出的滑动。

刘红耸挺旋扭,配合我的耸动┅┅一会儿,小肉洞吞没了整条十五公分长的粗壮肉棒,我觉得刘红的肉穴热呼呼、又紧又软,龟头顶住一团嫩肉,我的球囊紧贴刘红的股弯。

我们暂停片刻,让小适应被粗大肉棒插入的胀塞。

刘红的肉壁不自主的收紧又放鬆,收紧,放鬆┅┅我觉得肉棒在被一只又紧又热的口袋压榨,肉攀也相应的变得更硬更胀┅┅好一会后,刘红适应了这侵入她花心的肉杵,她俯身吻我的嘴和面颊。

她抬起玉臀,让肉杆慢慢退出。

「啵」!龟头脱出紧紧吸住它的洞口肉,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的硬鸡巴给刘红带来了难以言传的爽感,她马上捉住大棒棒,将它再塞回柔嫩的眼裏,耸动臀部,让它全根尽入。

我们重複的这样做了几次,便加快了的节奏。

不再让肉棒和阴户完全分离,每次抽出时让龟头仍含在裏,便再全根插入┅┅两人都沈醉在性器交合磨擦的快感中,我耸挺阳具,一遍又一遍的,飞快的在刘红紧暖潮润的小肉洞中进出抽送┅┅她的腿紧夹着我的腰股,俯身下来,乳球贴在我的胸口,玉臂将我紧紧搂住,玉臀飞快的上下挺送磨旋。

我俩疯狂的尽情的交合,此刻,在我们的感觉中,这世界上的其他一切都已不再存在,只有我们这对沈浸在美妙肉欲中的、密合为一体的。

「我就要来了!」刘红喘息着说。

我加紧的冲撞,龟头下下顶到最深处,撞击花心的软肉。

「噢┅┅噢┅┅啊┅┅酸死我了┅┅」刘红叫出声来,一大股温润的热流自花心涌出,使得本已湿透的花径更为油滑。

听到刘红的叫「酸」声,我的龟头也感到一阵莫名的酸痒,我知道我即将要射精,「刘红,我要射了,快拔出┅┅」我想撑开身上的刘红,将鸡巴拔出。

刘红睁开美目,注视着我,兴奋的说∶「射在裏面!射在祖英的裏!」她的玉臂紧搂着,大腿紧夹住我的腰身,挺起阴户,将深插在肉户裏的男根紧紧锁住,她的丁香小舌伸入我的口中,急迫的要他吸吮。

我急迫的含住刘红的舌头,贪赃的吸吮,我的鸡巴胀的更粗更长,感到它暴涨至前所未曾有过的长度和硬度,在祖英的耸挺下,我觉得怒涨的龟头挤进了花心软肉中的缝隙,突破了软肉的瓶颈。

「噢┅┅哟┅┅哟哟哟┅┅」刘红忘形的大叫,我赶紧用嘴唇封住刘红的樱桃小嘴,将叫声压至最低。

下面的龟头感到极度的苏痒,我忍不住了,马眼一突、两突、三突、四突、五突┅┅火热的精液狂喷而出,遍洒在刘红的子宫裏。

射后一会儿,鸡巴回复到原来的尺寸,软了一些,但仍然半硬。

仍互相紧搂着,两人身上儘是汗珠。

她含情微笑,两人蜜蜜的湿吻,她的臀部仍在缓缓的磨旋微耸,肉壁一张一合,似要吸尽肉棒中的最后一滴精液。

良久,不觉的掉入了甜蜜的梦乡。

她仍伏卧在我身上,我的生殖器已软化,溜出了肉洞,仍很粗大的茎身躺在滑腻的肉瓣中,龟头贴睡在刘红濡潮稀浅的毛裏。

夜暮来临,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楼上刘红卧室。

刘红披着齐膝的长睡袍,坐在床边,她拍着身边床沿,示意我在身旁坐下……「我真不能相信你在我裏面射了精,撒下了你的精种,你射的那麽多,我只怕我已怀了你的小孩。」

「刘红,真对不起┅┅」「不,不是你的错,是我抱住你,要你射在裏面┅┅我完全不能控制自己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要那样做。

只要一开始,我就完全无法停止。」

「我懂得你的感受,我也完全无法不那麽做┅┅是那麽的愉快,我当时只觉什麽都已不存在,只有我俩,而且我似乎已和你合而为一,成了一个人。」

「我真兴奋听到你这样说,和我当时的感觉完全一样。

我可清楚的感到你在我裏面一抖一抖的跳动射精,播洒你的种子,那真令我感到不可言喻的美畅,跟着我又来了一次┅┅后来我俩仍湿淋淋的合在一起,裏面那又胀又滑的感觉真爽透了┅┅」她压低了声调,目光下垂有些羞涩的说∶「,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你了!」「刘红,我早已真的爱上了你。

要你做我的情人!」「刘红,我也是。

姐,我好想你!真好想抱住你,让我的鸡巴永远留在你的裏,感觉你的肉包住我的鸡巴的那种美得不可思议的滋味!」刘红面泛桃红,眼中又现出淡雾般的蒙泷迷离神韵。

又再度蜜吻,舌头交缠在一起。

她的玉臂自他臂下穿出,勾住肩头,。

我的手掌向下移到刘红后突的玉臀上,抚摩她的美丽曲线。

「哼┅┅┅┅」她抚索着我膀。

「刘红,你想说甚麽?」我在刘红耳边轻轻的问。

「也许我昨晚就已经受精怀孕了┅┅那我们就不妨再做一次┅┅」在强烈青春荷尔蒙的作祟下,她把我推倒在她床上,迅快的脱去我的内裤,她除下睡袍,裏面没有奶罩,也没有内裤。

她压在我身上,我的擎天肉柱早已笔立,她熟练的捉住它,将龟头纳按入已潮湿沾濡的小眼。

「,我要你,我要你的大鸡巴。

用力我就快来了!」刘红,你的是我平生最快乐的事!真棒,真舒适!」她的玉臀耸扭着,龟头不停的顶撞着花心隆起的嫩肉。

两分钟不到,英便到了第一次高潮。

我翻身起来,让刘红仰卧,我跪在她腿间,将刘红的玉腿分搁两肩,抱住刘红雪白的屁股,狂涨至十六公分长的粗硬生殖器,有节奏的在刘红的肥涨的阴户中抽插。

刘红闭着美目,喉中发出如怨如诉的呻吟,耸抬小,配合着我的冲击。

七、八分钟后,我的臀部飞快的耸挺了约一百下,便喘息的伏在刘红身上,将龟头儘量顶入,在刘红的花心深处「噗哧噗哧」的射精。

轻怜蜜爱,相互抚摩湿吻。

十分钟后,刘红再次跨坐在我腿上,耸扭玉臀,再度和欢合。

九个月后,刘红生下一小孩叫郭安妮,他丈夫还不知道是别人的孩子

0 0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