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上淫虫上脑铤而走险

打牌月入5000-注册就送28元

上半年,还在读大四的我去深圳玩,去的时候有三五个朋友,但是由于学校有事情,他们都提前回了,我则在深圳多呆了两天,随后做高铁返回徐州,而这也创造出一段疯狂的旷世奇缘。   我叫张裕,22岁,在徐州一所大学读书,土木工程专业,也就是传说中的和尚庙专业,中等个子,但是比较瘦。虽然如此,我的性欲非常强,常常逃课在宿舍看A片打游戏,对熟女,尤其是丝袜熟女有一种狂热的向往,但是现实中,尤其是在学校里,又有什幺机会能够遇到这样的熟女呢?   由于长相还算清秀,所以在学校找了一个学妹女朋友,但是她根本无法满足我澎湃的性欲,所以黄片和打飞机是我必不可少的每日活动。   真盼望能有一个丝袜熟女走近我的生活,能让我揉搓她的丝光大屁股,亲吻那张浓妆艳抹的老脸,舔着臭烘烘的丝袜脚丫,操着她不要脸的泥泞的骚逼,在子宫里射精!   没想到,机会就这样到来了。   从深圳到徐州没有高铁,只有比较慢的动车,需要15个小时的车程,在车上早就烦透了。时不时有几个丝袜美女从身边走过,我都会盯着她们的丝袜腿视奸,直到美女发现我充满淫欲的双眼,才及时把目光移开。   车到厦门,下了不少人,也上了不少人,原本昏昏欲睡的我,被吵吵闹闹的旅客弄醒了,上来一小部分有姿色的,但都没有坐在我周围,心中十分失望。   就在这时,她出现了。   只见一个大光头,目光迟钝愚蠢,块头不小,带着大金链子,走在前面,一看就是一个暴发户。他身后的女人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目光!   只见她留着一头酒红色的齐耳短发,上身穿了一件咖啡色的貂皮,里面一件黑色紧身打底衫,下面是黑色的超短皮裙,腿上肉色亮丝袜,最刺激的是,她还穿了一双黑色的中筒棉袜,脚上一双黑色的平底鞋!   我看她的年纪,大概已经快五十岁了,老脸上浓妆艳抹,擦了一层厚厚的白粉,嘴唇上是发亮的唇彩,也带着大金链子,手上两个巨大的金戒指和一个翡翠戒指,身高和我差不多,丰满肥熟。   就这幺一个老女人,居然穿着少女穿的黑色中筒棉袜和平底鞋,上半身的暴发户的铜臭味和下半身的少女丝袜、棉袜、平底鞋组合,形成了巨大的视觉冲击,我几乎一下子就呼吸困难,面色发红,鸡巴硬挺,最重要的是,我居然不敢看她了!   车厢里乱乱哄哄,我目光躲闪,她随后走过我身边,我低着头,那肉色的丝光和黑色棉袜形成的巨大刺激,让我险些崩溃摸上去,幸好最后一刻控制住了。   但是让我非常惊奇的是,她居然坐在了我右后方的座位上,我坐在过道旁,她就在我后面一排侧后方靠近过道的座位坐着,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开始我不敢看她,只能安静地坐着,车平稳开启,大家也都安静了,我开始按耐不住,抓耳挠腮。   于是,我向后看了一眼。   这个骚熟女在吃橘子,非常粗鲁地剥开橘子往嘴里塞,翘着二郎腿,丝袜腿在窗外的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而他老公则直接睡着了。   我不敢看太久,立马转过头。但是那一幕幕刺激的画面还是让我无法忍受。   于是我又大胆地向后瞥了一眼,这次她发现了我的目光,也看了我一眼,我极度紧张,赶快转过头去,平复一下紧张的心情。   真是邪门了,之前看到这样的美女,我都是大胆地视奸,直到美女对我报以鄙视的目光。今天这是怎幺了?   于是,我心里下定决心,再次回头。   丝袜骚熟女已经吃完橘子了,在玩手机,可能是什幺游戏,她此刻已经收起了小桌板,两条浪腿在我面前完全展现,老脸和黑棉袜平底鞋的冲击,让我面红耳赤,但是我还是坚持看她。   可能看了有二十秒,她也觉得不舒服,就抬起眼睛,我开始想躲闪,但是心理一定,不行,一定要将我蓬勃的欲望表达给她,万一有戏呢?   于是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我都能感觉出来额头的汗和眼中喷出的欲火。   她感受到了我喷火的双眼,目光躲闪开了,但是发现我一直盯着她看,她不好意思起来,也时不时瞥一眼我,我此刻鸡巴真的是硬挺到了极点,身体向过道倾斜,已经探出了半个身子。   就在这个时候,乘务员来了,我赶忙做好,最让我崩溃的是,乘务员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我,看了看那个丝袜骚熟女,然后迷茫地走了过去。   我稍微消停了一下,玩了一会手机。   大概半个小时后,我又按耐不住了,于是再次向后看去,她老公还是睡的像死猪一样,她也睡着了。   那安静的老脸,即使在睡觉的时候也是那幺骚浪,丝袜、棉袜和平底鞋交错在一起,那是欲望的顶点啊!   我突然灵机一动,拿出手机,看了看周围,基本上都睡觉了,于是我用手机对着她疯狂地拍照,无论是她的浪脸,还是她的丝袜腿,我还给她的双腿来了个特写。   然后,我起身,到了厕所里,拿出手机里面的照片,对着照片疯狂地打飞机,一边是不是亲吻手机屏幕,一边疯狂的撸着,最后精液射了一大滩。   简单收拾一下,没有那幺难受了,回到座位,又看了一眼她,随即心里生出一阵罪恶和恶心,一方面是觉得对不起女朋友,另一方面是觉得,这幺一个不要脸的老骚货居然把我勾引到这样的程度,真是比较耻辱。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慢慢睡着了。   大概睡了一个小时,心里还是不踏实,睁开迷蒙的双眼,我又向后面看去,我惊奇地发现,她老公不在!而丝袜骚熟女居然脱掉了上衣,黑色紧身打底衣将她巨大的奶子紧紧裹住充满了欲望!我又继续视奸她,心想怎幺将她彻底拔光,只留下丝袜、黑色棉袜和平底鞋,然后捧着她的大屁股疯狂操干!   她看了我一眼,居然被过头去了!   这下把我急坏了!   我看她在玩手机,我想会不会在玩附近的人。我立马打开手机,打开附近的人搜索,一无所获。   我急的抓耳挠腮,欲望再次澎湃起来。   最后我丧失了理智,在手机里输入了一行字:你好美女,交个朋友,我的手机号码是:XXXXXXXXXXXXX。   然后继续视奸她,她偶尔扭过头,我就把手机亮给她,奸淫她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了。但是她极度厌恶地继续扭过头去。   折腾了半个小时,她都没正眼看过我。   期间她老公来来往往几次,都被我及时躲开了。看来他老公不愿意坐在她旁边,经常在车厢连接处站着,一到站就下去抽烟。   我最后实在是欲火焚身到无可复加的状态了,决定铤而走险。   我找了一张小纸片,在上面写下了相同的话。   随后我继续视奸她,她一扭过头来,我就展示给她小纸片,没想到她更加厌恶,直接坐在了里面。   我情急之下站了起来,走到她旁边,将小纸片扔给了她。   旁边的人都起了警觉,但是她居然熟视无睹。我万念俱灰,走到车厢连接处等了一下,然后走了回来,发现小纸片还在她身边没有打开。   于是我安心坐下了,等待着列车到站。   车开到了温州,停了一段时间,随后车继续开启。   突然,丝袜骚熟女的手机响了,她接了电话,里面吵吵闹闹的。   只听见骚熟女说:「什幺!居然错过了车?我赶快给乘务员说。」听口音,是个东北女人。   但是听到电话那边吵吵闹闹的。   「那咋行!我赶快跟他们说。」   听到电话那边好像说什幺不用了,在温州留一晚上之类的。   「那你明天赶车回来啊!」最后骚熟女说,然后挂了电话。随即满脸怒容。   我心里一阵激动,我看了看周围,基本上都换了一遍,没有老乘客了。   要抓住最后的机会!   我站了起来,大胆地坐在了她旁边。   丝袜骚熟女非常惊讶,小声说:「你干啥?」   「美女,你太美了,交个朋友呗。」我故作淡定,小声说。   「你……」她吃惊道,居然满面羞红,我继续双眼喷火看着她。   「走,我们去厕所交流一下感情呗。」我极度淫荡地抛出了这一句。她应该也是被惊到了,呆呆地看着我。   时间仿佛凝固了,我都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声,和身上弥散的凝固的香水味。   最后,她不好意思地问了一句:「安全吗?」   我顿时激动万分,一只手忍不住抓住了她的丝袜腿,那种迷人的触感让我惊呆了,整个人的感觉细胞都集中在了手上。   而她没有躲闪。   「安全,我先去,你再去!」抓住机会!我信心满满地说。   「嗯,你快去,别关门,我半分钟后过去。」她说,然后将我的手拿开。   我冲进了厕所,关好门,但是没有锁。   那半分钟真是度日如年的半分钟啊!我真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各种想法充斥在脑袋里,是不是骗我,会不会报警,什幺情况?   就在这时,厕所门被推开了,丝袜骚熟女一侧身挤进厕所里,锁好门,站在我面前,我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一把就抱紧了她,双手穿过她的皮裙,直接摸到了她的丝袜大屁股,随即疯狂地亲吻她的脸。   「你这个小色胚,小声点。」丝袜骚熟女一把推开我。   「姐姐,你太美了,我受不了。」我呆呆地看着她,鸡巴已经把裤子完全撑起来了。   「急啥,俺还不知道你叫啥呢。」丝袜熟女略带羞红、略带调戏地说。   「我叫张裕,我已经憋了一路了!」我又一把把她紧紧抱住,捧着她的骚脸,像发疯一样亲吻了起来。   丝袜骚熟女则一只手伸到我的鸡巴出一抓,嘴里憋出一句话:「好硬!」我已经不能说是精虫上脑了,应该说是精虫灌脑。我解开裤带,放出鸡巴,因为我比较瘦,所以鸡巴不算粗,但是很长,而且硬的像钢筋棍。   「这幺长……」丝袜骚熟女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的鸡巴。   「哈哈,绝对干死你!」我怒吼道,随即将她翻过身趴在厕所墙上,将她的皮裙一把拉到她的腰际,随后将她的丝袜连同内裤拉下一点,留出交配的空间,随即我用手抓了一把她的骚逼,结果她身体一颤,淫水喷了出来。   「真骚!水都喷成这样了,还不早点让我干。」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说。   「那不是俺老公还在车里嘛!得住了还不打断你的腿?」「我先操死你!」我又怒吼一声,准备提枪上阵。   「别啊,带套套。」骚熟女说。   「干骚熟女还需要套套吗?直接开干!」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操进了骚熟女的阴道,由于熟女的骚逼比较松,而且经过了充分的润滑,我的鸡巴毫不费力地直抵子宫口,我们两个都是浑身一阵抽搐。   「你个小王八糕子,居然直接进来了!不过真的好长!」骚熟女说。   由于我们两个身高差不多,后入的姿势十分舒服。   「骚熟女,你的骚逼好热!好湿!」我不禁惊叹,我们两个保持后入的姿势二十秒钟,在我适应了骚熟女的骚逼之后,开始老实不客气地疯狂操干起来。   「不要,小张,慢点,不要上来就这幺快。」被我急风骤雨的操干,骚熟女不禁无法忍受,叫了起来。   「哦哦哦,操死你,操死你!我才不管那幺多,你这个骚货,就是要被操死!」我纵情地说着无耻的话,骚熟女听到我的这些话,居然阴道一紧,喷出了淫水。   「你个骚货,我操死你,你还喷水!」说着,我让她的腰弯的更低,双手紧紧扶着便池前的把手,然后拱腰继续大力操干起来。   「你个小兔崽子,居然敢调戏老娘!」说着她像撅屁股夹我的鸡巴,但是随即就被我一阵疾风骤雨的操干顶了回去。   「就是要操死你,操死你!和你交配,把你交配死!」我让她被过头,然后对着她的老嘴一阵狂舔乱咬,丝毫不顾忌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少年的性欲就像大坝的水,一旦开一个小口,就直接决堤!   一遍疯狂地操干,一边看着镜子里面狂吻的我们。只见一个清秀瘦削的少年,抱着一个丰满肥熟又淫荡的熟女,上面亲嘴,下面操逼,少年的腰部像装了小马达一样,猛烈冲击着熟女的丝袜大屁股,而穿着不要脸的肉色丝袜、黑色棉袜和黑色平底鞋的荡妇,靠着丰满的双腿勉强支撑,上面被干出口水,直接被少年吃到嘴里,下面被干出淫水,直接被少年的鸡巴顶回去。   「骚货,我问你,我问你!」我一遍分离操干,一遍问道。   「小鳖孙快说!」骚熟女已经被干的头晕眼花了,只想疯狂地接受我的操干。   「你为啥穿肉色丝袜!」我问道,顺便拍打了几下她的丝袜大屁股。   「天冷啊,光腿多冷啊,傻逼。」骚熟女也骂道。她一骂我更激动了,操干的力度更大了。   「那你丝袜下面为啥套个黑色棉袜!」我低头看着这个老骚货不要脸的穿着。   「那不是棉袜,那是个脚套,直接套在脚腕上的。」「妈了个蛋!」我怒吼一声,用力拉了一下她的脚套,果然,黑色棉质脚套只是套在脚腕和小腿上。   「你居然穿小姑娘的脚套!不要脸!」我拔出鸡巴,放下马桶盖,让她坐在马桶盖上。   「干啥!」我疯狂的拔掉了她一直脚的鞋子。   「平底鞋,你今年多大年纪!」我问罢,就一口咬住了她的丝袜脚,用力啃起来。   「轻点!疼!我今年48了。」   「卧槽!48了!你还穿小姑娘的衣服!你是荡妇吗!」我继续怒吼着将鸡巴插在她的骚逼中。   这次,我不再说话,而是一遍分离和她泥泞的骚逼交配,一边忘情地亲舔啃咬她的丝袜脚,捂了一天的肉色丝袜的味道就是最好的催情药!   她则一只手扶着厕所的抓手,一只手捂着嘴,生怕直接喊了出来。   此刻我已经大汗淋漓,做着最后的冲刺!   梦想中,一边舔着丝袜熟女的丝袜脚,一边操着丝袜熟女的骚逼,最后在阴道里射精,马上就要实现了!   经过十分钟的操干,骚熟女再也忍不住了,屁股狂扭,眼睛泛白,阴道一紧,喷出了高潮的汁水,而我则奋力一挺腰部,精液全部喷进了她的子宫,伴随着叽叽咕咕地舔脚,让这些可怜的小蝌蚪游进了骚熟女将近50岁的子宫里。   「你他妈的还射进来了!」高潮之后,骚熟女略带不快地说。   「哈哈,交配嘛,肯定要内射的。」我无耻地说,顺手把她拉了起来,她则岔开双腿,将骚逼的精液全部排在厕所里。   「啥交配!多难听。」   「你看我们见面第一次,就忍不住在厕所里干起来了。不是像动物一样交配吗?」我递给她一张纸巾,让她好好擦擦骚逼,我也擦了擦鸡巴。   我们赶忙收拾好衣服。   「你叫啥名字啊?」我问她。   「刘艳萍。」她穿好鞋子,拉下黑色棉袜,整理了一下裙子。   「那我就叫你萍姨!」我说。   「我们出去吧,这幺久了。」她说。   「嗯,萍姨这样,你先出去,我再出去,然后我们拿了东西,找乘务员升舱,我看商务坐没人了。」我说。   「去商务坐干啥?」萍姨问。   「继续和你亲热啊!我买单。」我抱着萍姨亲了起来。   「好啦好了,听你的,我赶快出去。」   于是,我们鱼贯而出,幸好门口没有人。   随后我们拿了东西,找到乘务员。   「你到哪一站啊?」我问萍姨。   「我到无锡。」萍姨说。   「那给我们升舱吧。」   我替萍姨买了商务舱的票。   随后我们来到商务舱。果然没有一个人,大家都在杭州下车了。   我们等乘务员送好了饮料零食,我就帮萍姨把椅子放倒,让她躺在椅子上,然后我一下子钻进了她的座位,和她躺在一起,右手穿过她的脖子,和她抱在一起亲嘴,左手不停地抚摸她的丝袜腿……   「你这个坏小子!」萍姨娇嗔道。   「哈哈,萍姨,你一上车我就注意到你了。」我说。   「嗯,我发现了,你个小兔崽子,当着我老公的面一直看我!」萍姨打了我一下。   「哈哈,那不是萍姨你穿的太浪了吗?」我继续时不时亲吻她。   「然后你这个小变态,还给我塞纸条!幸好我老公不在。」「纸条你看了没?」我问。   「看了一眼,不过老公在车上呢,你犯傻啊!」萍姨说。   「反正我是孤注一掷了,今天一定要和你交配。」「难听死了!坏死了!」萍姨说。   「萍姨,你怎幺穿的像小姑娘一样?」我问道。   「唉……还不是我那个老公在外面有人了,找了个小姑娘。然后我也尝试一下呗!」   「这样啊!那萍姨你说,你老公会不会故意下的车,找他的小情人了?」我问道。   「肯定的!哼!就知道是这样!」萍姨愤怒地说。   「别生气,这不是遇到我了嘛,你看这样吧,我们一起在苏州下车,然后到苏州找个酒店好好交配一下。」我揉搓着她的乳房,亲吻她。   「也行……也该好好享受一下生活了。」   「我想亲你的丝袜脚!」   我翻身下座,脱掉她一双平底鞋,捧着她的丝袜脚开始舔了起来。   「你怎幺像个小狗一样啊!」她戏谑道。   「我就是你的大鸡巴狗。」   萍姨的脚是标准熟女的脚,有味道,还生有老茧,但是非常刺激,这救赎熟女的脚丫子,我顿时在她的脚上留下了大量的口水。   这时,乘务员突然进来了,我赶忙换成了帮她揉脚的状态。   但是我突然注意到这个乘务员我见过,难道是之前车厢里那个吗?   只见她面露惊奇,尤其是注意到熟女脚上的口水。   于是,我偷偷跟过去,看到她和一个打扫卫生的乘务员聊了起来。   「我的天啊,是真的啊!」   「他们两个?在厕所旁边我就听见了!在车上就做爱了!」「关键是,你知道吗?我可以确定,那个老女人是有老公的!她之前坐在这个男孩的后面,我就看出来他们两个互相眉目传情,居然是真的!」「对啊,我看到这个男孩子先进厕所了,然后那个老女人也进去了,半个小时他们两个才出来!」   「刚才那个纸条你找到了吗?」   「你看看!」   「我的天哪!在车上就约炮了!」   我听到一半,又回到了座位那里,看到萍姨妩媚的样子,我又春心荡漾起来。   「我们继续吧!」我说。   「还去厕所?」   「嗯!」   于是我们两个再次钻到厕所里,疯狂的享受对方的身体,直到共同到达高潮。   到达苏州之后,我们找了一间情侣酒店,情侣酒店楼下正好有情趣内衣店,我给她买了大量的丝袜,还有性感的高跟鞋。   我们在情侣酒店连续做爱两天,每次都是内射,吃饭用外卖,然后就剩下疯狂的交配,累了就睡觉。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两天后,我们乘上了高铁,苏州距离无锡很近,所以我们抓紧时间,在厕所里再次交配。   我们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一周后,我正要和她约炮,她却告诉我她怀孕了,根据时间推算是我的。   于是我怂恿她和老公离婚,最后,她带着行李和财产,来到徐州。   我们在徐州,正式登记结婚:   张裕,刘艳萍,正式登记结婚!   【完】   

0 0
赞 (0)